武林中文网 > 战国之鹰 > 第897章 神秘和尚(二)

第897章 神秘和尚(二)

作者:不游泳之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遮天之万古独尊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战国之鹰最新章节!

    千寿庵中,神秘家司与对面的小和尚两人的一番怪论,句句让人瞠目结舌,口羽通良竞插不进一句。还好,小和尚总算闭上了大嘴,要是嘲笑小和尚在说大话,或许小和尚就会说:“所以我才是天海嘛!”

    “这和尚”家司再次开口道:“据说是来给石山御堂的住持提意见的,但住持却不把他当回事,现正在气头上呢。”

    “哈哈,贫僧并不生气,只是感到失望。第三代传人肯定会成为傻瓜,无法与先祖相提并论。其完全不懂莲如之志,实乃小人一个。”

    “放肆!”坐在怪和尚左边的一个流浪武士实在听不下去了,当即大声喝道。

    小和尚却嘿嘿笑了起来,“蛆虫怎知粪坑之外的事。你住嘴!”

    “你……你!”

    “你不认为生气本身并不值得吗?没人会让你们在此把我杀掉。他们肯定会说:比睿山来的疯和尚胆敢搅扰道场,决不能让他活着离去。但又不能让他的血污了道场,所以等他离开之后再下手。哈哈……我所言不差吧,故尔你们还不会对我动手。” 口羽通良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提到自己,此前他完全就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一场闹剧的。至于这个小和尚所说的知晓了一些外边的情况,他也没有去认真揣摩其中的含义,于是慌忙间当即正视小和尚。道:“在下生于……”

    话还未完,小和尚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我不用知道你是何人,来自何方。我问你,你知道莲如上人为何选择在大坂、长岛、金泽、吉崎和富田等要害处建造这么多不让大名涉足、免除各种杂役的道场?其用意何在?”

    “是为了拯救众生,济世救人。”口羽通良当即随口说道,这句口号可是本愿寺一直对外宣扬的口号阿。

    “哦。那如何济世救人呢?”小和尚闻言后随即笑着继续问道。

    “这……”口羽通良方才急忙之下不过随口回答罢了,自然是无法回答了。于是当即哑口无言了。 口羽通良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家司。小和尚此时明显是在说本愿寺的坏话了。而这个家司又明显是本愿寺中的一个重要成员,现在这个小和尚如此责骂本愿寺,这个神秘家司无论如何都要反驳一番吧?

    只是面对口羽通良的眼神,神秘家司却是摇头一笑,随即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且听他说。这个小和尚要是不痛痛快快说话,定会发疯。”

    “哈哈哈,说得对。”口羽通良本以为小和尚会生气,不料他却大笑起来。

    “现今的这些住持们肯定会解释说,这是为了弘扬各宗各派的佛法。纯属无稽之谈!九泉之下的上人听了这话。必也不能瞑目。莲如上人继承宗祖亲鸾的遗志发展起来的圣业,已经被践踏得不成样子。现在他们只会用这些话来搪塞和欺骗百姓。什么是济世?什么是救人?”

    小和尚睁大的双眼闪闪发光。

    “自应仁之乱以来,这号称日出之国的国度何尝有过一天安宁?大名赶走地头蛇。逆臣杀掉大名,天下已被豪门瓜分贻尽。父子兄弟相互残杀,夫妻主从你死我活,沃土变成废墟,世间沦为地狱。武士手持凶器原本无可指责,但那些牛马一样被驱来赶去的下层百姓又该如何是好?看那些饿死街头、曝尸野外的流民……”…

    “说得对!”旁边另外一个浪人却是突然开口附和道。显然这个浪人曾经了经历过小和尚口中所说的事情。于是有感而发了。

    “你我生于武士之家,或许还不知什么是真正的悲哀。庶民整日被驱来赶去。无法安心耕种,一旦稍有收成,又会被夺个干净。若奋起抵抗,则会被杀,建了房屋会被烧掉。每逢战争,他们的妻子被强暴,女儿被掳掠,只能逃到荒无人烟的丹波或淡路岛,与牛马相伴,与鸡犬同眠。有史以来最悲惨之事莫过于此。他们被驱赶到人皆不忍的畜牲道。然而,在这样一个时代,寺院却紧闭山门,还算什么佛家弟子?又算是什么僧侣?”小和尚说到激动处,竞大哭起来。

    家司说他俗名芦名太郎,应该属会津一带的芦名一族。口羽通良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慷慨激昂之言。小和尚见口羽通良屏住呼吸怔在那里,用他脏兮兮的手抹了抹眼泪,继续道:“莲如上人正是想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才作出那样的决定。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把百姓从疯狂的屠刀下拯救出来。然而,现在的这些蛆虫,早已忘了祖师爷的志向。”

    小和尚看了看口羽通良和家司,又瞧了一眼在场的武士,继续说道:“这或许情有可原。如果没有乞丐,这些跛脚的和尚们如何能理解佛祖的教诲,佛祖的理想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空中楼阁。他们蜷缩在堕落的深渊,在黑夜里摸索着打开经卷,只求自己得到救赎。正因如此,我才更加仰慕莲如上人。我认为,亲鸾看见了佛祖,而莲如却看透了佛祖。”

    这时家司呵呵一笑。

    “笑什么?”

    “这些话我已听了好几遍。抑扬有致,果然聪明。你所说的亲鸾看见而莲如看透的那位佛祖。是怎样的佛祖呢?不如指教一二。”

    “噢,那还用说,我所说的佛祖便是佛法的精髓。”小和尚毫不示弱。继续说道:“在人间建造一个极乐世界,此为释尊的宏愿之一。为了这个目标,应该坚持不懈地奋斗才是。佛祖发现了通往极乐之路,他相信,只要那样做,心愿便能实现。百万卷经文都是冲出地狱、建设极乐世界的良方。如果错误地认为这些经文只是教条,弘法大师又何必那么辛苦?大师亲自为病人把脉。寻找各种药物治病救人。他要将众生从现世的痛苦之中解救出来,为千古垂范。进一步去影响人们的心灵,影响政治。但不知从何时起,他的弟子开始怠惰。他们深居藏经楼,操纵当政者。试图通过别人之手建造极乐……这种怠惰的做法便是堕落的开始。佛祖岂可见容如此懒惰之人!”

    口羽通良疑惑地看了看家司。只见他紧绷着脸,神情竟然开始严肃起来,显然是在认真侧耳倾听了。

    “寺院本该由百姓捐舍而建,但不知从何时起,当权者恣意下令,大筑寺院。这已然不是为百姓造福,而是在搜刮民财。亲鸾不畏艰辛,游历各地,授可怜的百姓以往生成佛之法。莲如则更是广涉民间疾苦。寻求变革之道。他的寺院是真正救助那些无果腹之食无立锥之地的苦难百姓之所。他为心中之愿尽了一己之力,为了不让乱兵闯入寺院而竭尽所能。我仰慕莲如上人,正在于他的慈悲之怀和果敢之为。他始终将乱世兵危拒之门外。此举甚或可与弘法大师悬壶济世之佳话相媲美。可莲如之后,在世间更为需要这种大慈悲大善举时,住持却和他的同门于内奢糜放纵、声色犬马,于外发号施令、奴役生民。这和俗世的大名有何分别!若不借莲如之名加以指斥,我佛*不久便会由救世神器化作乱世凶器……”…

    小和尚再次流下泪来。坐在一旁的浪人武士互相递着眼色,其中一人突然抽出了武刀。不知小和尚是否意识到身边的危险。只听他继续说道:“长此以往,莲如遗志不复存在。上人在各地营建极乐世界。不许任何凶器进入,让那些疯狂的当道者束手无策。可怜的百姓若是走投无路,便可以前去投奔。他建造这样一所御堂,就是为了阻止那些手持凶器的残暴之徒进入。这样的勇气,这样的决断,才是深知佛法精髓,乃是一般僧人无法企及的大悲愿。因此,百姓们要拼命保护这块圣土,一心念佛。在加贺,他们甚至推翻了守护富槛正亲。然而现在怎样呢?百姓这块唯一的乐土,却成了身怀凶器的奸细与刺客的藏身之所。为百姓建造的御堂,现在成了住持维持自家奢侈生活而征收赋税的地方。你们看看,现在百姓反而深受双重盘剥,饱尝涂炭之苦。当年莲如确也拥有不少女人,还生了几十个孩子。这一点我不敢苟同,而现在他的子孙独独学会了这一点,堕落成他的敌人。”

    左侧的一个浪人再也听不下去,抡刀朝小和尚砍去。口羽通良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正在这时,只听家司喊道:“慢!”

    家司将手中的一个白色物件朝武士扔了过去。那是他的香炉。那武士手一抖,香炉裂为两半。小和尚则趁机躲过一击。“这里已经变成了这些家伙的庇护所,莲如还能成佛吗?”他颤抖着对救了自己一命的家司道。

    家司也激动起来。“慢着!他要是有不可宽宏之处,也用不着你们动手。休得莽撞!”迅速止住那些浪人,家司随后转向小和尚。他双目如炬,手握大刀单膝跪地,脸色如冬日晨霜。浪人们重新坐好。只有小和尚仍是先前那副姿态。

    “小和尚,依你看,这里的住持该怎么做?”

    “当然是拿起武器奋起反抗,让差点变成凶器的御堂,变为济世救人之所,完成莲如的大悲之愿,救百姓于水火。”

    “小和尚,这,符合佛道吗?”

    小和尚高声笑道:“所谓佛道,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用另外一个世界的地狱和极乐来哄骗百姓,用百姓的葬礼来中饱私囊。”

    “休要顾左右而言他。回答我的问题:你认为这样合于佛道吗?”

    口羽通良僵硬地坐在一旁。他觉得家司的刀似要马上出鞘。小和尚的话固然离奇古怪,但家司现在的样子更让口羽通良吃惊。这是他方才一直没有表现出来过的气魄,让人感觉久经磨炼。却不乏女子的柔韧。这是英雄气概吗?然而,小和尚对这种杀气却毫无察觉。他是大智若愚,还是蠢笨至极?

    “佛家弟子持剑主事,难道就是所谓佛道吗?”

    听到家司严厉的问话,小和尚斩钉截铁答道:“当然!”

    在杀气腾腾的气氛当中,他毫不示弱地继续说道:“倘若佛法不能消除苦难,还要它何用?予病痛之人以医药。予冻馁之人以衣食,才是真正的佛法。即时将百姓从苦难当中救出来。才是佛祖的大悲愿。若病魔当道,便和病魔作战,若强权横行,则与强权相斗。在这个暴力横行的时代。死后的安乐又有何用?为什么不在现世阻止屠刀出鞘呢?”

    “你的意思是,应该持剑向屠刀吗?”

    “融通无碍,观自在。不敢反抗都是因为怯懦。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先求现世之福,再求来世之救赎,方才是正道。”…

    “小和尚!你敢以性命担保,方才无半句诳语?”

    “哈哈,岂止是我的性命,我敢以佛法作赌。”

    “啊!”茌场人瞬时都有些呆了。他们以为家司起身的那一刹那便会血溅当场。然而良久,家司并未拔刀。只手握刀鞘在空中虚晃一下,又坐了下来。口羽通良瞠目结舌。在场的浪人武士们俊也都松了一口气。

    “小和尚,你走吧。这里已经不再适合你了。”听到这里家司却是看着小和尚说道,随即他站起身来,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像往常一样从容不迫。他在门边慢慢穿上草鞋,大步去了。反应过来的口羽通良跟在他身后。日头还很高。森林里蝉声一片,沁入尘世之人的肺腑。让人生起悲凉之感。

    “阁下,你以为小和尚方才之言如何?”当走出千寿庵后。神秘家司却是突然停身,看着身侧的口羽通良问道。

    “啊?”口羽通良显然还没有从方才千寿庵中的变故中走出来,所以被神秘家司这么一问,当即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呵呵!”看到口羽通良的表情后,神秘家司当即一笑,然后却是没有等待口羽通良的回答,反而继续往前而去了。

    一边行走,家司一边思索着,作为此时石山御坊主持本愿寺证如的儿子,也就是小和尚所说的自本愿寺莲如的第三代人的后代,小和尚的话的确给他带来了很多的启发。

    实际上无论是他最近身体已经越来越差的父亲,还是即将继承家督之位的他,都承认小和尚的一个观点,那就是拿起武器为世人争取和平,结束这一个乱世。为此,他的父亲与许多大名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比如武田信玄游历京都、畿内时他的父亲证入曾经与其会面,上杉谦信进京期间父亲证如也专程送去了礼物,而此前也已经与细川、畠山和睦。在亲善外交的同时父亲还在修桥建寺等公益性活动上表现积极,这都为净土真宗的空前发展奠定了基础。而在今年,本家更加是与长年抗争的越前朝仓家达成了和议,并且准备在明年和虽然被三好家不断打压但依然保持着对近畿地区相当影响力的管领细川晴元联姻,迎娶细川晴元的养女、左大臣三条公赖三女如春尼,如此一来,本家就和婚娶了三条公赖次女的武田信玄、细川晴元亲女的朝仓义景成为连襟。

    而这一次毛利家的前来求助,更加是给了本家趁机在西国地区扩大影响力的机会,方才将身旁的这个毛利家的使者带去面见那个奇怪的小和尚,也不过是他刻意试探这个使者罢了。偷偷地看了一眼明显还处于迷惘中的毛利家使者后,扮作家司的本愿寺显如却是暗中想道:

    “看来,本家应该加快对西国的动作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战国之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游泳之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之鱼并收藏战国之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