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战国之鹰 > 第944章 敌在前方

第944章 敌在前方

作者:不游泳之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遮天之万古独尊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战国之鹰最新章节!

    九州丰后国海部郡佐伯家的用来城中,岛津贵久、伊东义佑、佐伯惟教三人正在进行了联军汇合的第一次正式会面。

    不知何时,外面突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好像要把树木的嫩芽剥开似的。城外山谷和溪流间,像流溢着加热了的乳汁一样,弥漫着一层雾霭。

    “原来如此。没有想到罗氏政良竟然如此奸诈。”听完佐伯惟教有关罗氏家最近一个月以来的种种举动的叙述后,岛津贵久叹了口气。罗氏家如此诡异而可恶的表现,决非小事一桩,按照罗氏政良以往的作风,其中定然有着阴谋的。正因如此,此前还因为新纳忠元的失踪而苦恼不已的他现在又冷静了下来,他要再仔细研究一下此前作战计划,然后与伊东家、佐伯家相互再商议一番了。

    岛津贵久如此考虑,但佐伯惟教却是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告诉岛津贵久与伊东义佑:“两位,数日前罗氏家还在夜间派人送来了几个首级。”

    “嗯?”岛津贵久与伊东义佑闻言后却是再次一愣,同时看向了佐伯惟教,等待着其继续说下去。

    “这几个首级当中,其中一人正是本家派往罗氏家潜伏的左三郎,至于其他几个首级,恐怕是两位大人的手下吧?”佐伯惟教说道。

    “恐怕是了。”伊东义佑闻言后首先点头说道,至于另一边的岛津贵久虽然没有作声,但也缓缓点了点头。

    虽然没有亲自去确认,但从佐伯惟教的话语中。他们两人基本已经断定此前派遣进入罗氏家的细作都被发现了。而罗氏家正是通过将这些细作的首级扔进城中的方式来给众人增加心理威胁。这一点还不是最重要的。更为重要的是,既然左三郎等人做细作一事已经暴露,那么说明罗氏家已经作好了准备,因此,就更加不可麻痹大意了。三人不由得为此而沉思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等更应举起枪头,踏平来犯的罗氏家。”三人沉默了一会后,岛津贵久却是突然说道。

    “不错!”佐伯惟教也是大声赞成道。现在罗氏家已经杀到他的领地当中了。他已经避无可避了,自然是更加希望岛津家与伊东家能够全力相助的。

    说话之间,罗氏家所驻扎的地区的地图在三人面前展开。从地图上来看,从用来城方向出发,只有两条道路可以进攻罗氏家的所驻扎的地区。

    第一条是看上去最简捷的,那就是直接沿着久留须川的东岸一直前行,直至来到久留须川开始转道的几字形地区。在这里将会遇到东岸地区密林区域,而且这一处密林还伴随着有险要之处的山地,但罗氏家已经利用这处密林的地形构筑了防御工事。

    显然,有着这样的地理位置优势。作为防御的一方是极为容易在此抵抗来犯之敌的。若是罗氏家再在这样的地形中布置一队铁炮番队,那么作为攻击的一方除非愿意遭受重大的损伤。否则是绝对无法摧毁这一处的防御点的。更为要命的是,这里还是罗氏家的第一个防御点,后面还不知道还会有多少这样的防御点,估计等到将这些防御点都摧毁后,进攻这一方已经没有兵力来进攻罗氏家在大后方的大本营了。

    至于西岸,这一路也有不少的困难,首先就是在接近罗氏家大营子前,就有一处与东岸那处密林相对的密林,唯一的值得高兴的是,这一处密林的地形相对比较平坦,并没有险要地形。而且在此处密林之前,进攻的部队还可以沿着河流边缘直接绕过去。

    但到了这里,又将会遇到更大的问题。虽然此时进攻的军势绕过了西岸的那处密林,从而抵达了久留须川几字形地区中央的平坦之处,但此时军势还需要渡过眼前的河面有七、八米宽的久留须川才能抵达对岸的罗氏家大营,而唯一能够渡过这条河的,就只有此时那道索桥了。

    而在索桥被罗氏家控制,东岸以及对岸的罗氏家弓箭兵与铁炮兵又能够对索桥附近地区进行全面射击,甚至是此时稍为在后方的原先饶过的那处西岸密林也成为了可以从后方进攻他们的军势的夹击下,如此一来,进攻的军势就真的会腹背受敌了。

    因此,要想一举击破罗氏家的大营,在三人商议一番后,均以为只有两面同时进攻才有可能了。

    “只是,我军主力应放在何处?”决定进攻的总体攻略后,佐伯惟教再次问道。此前他已经被罗氏家掠夺领地的举动给气得食欲不振了,这一次他可是万分期待对罗氏家的进攻的,至于留守在用来城,与罗氏家对峙,这无论对于佐伯家还是岛津家、伊东家都是处于下风的。

    原因是佐伯家的储备粮食被烧毁了大半,岛津家与伊东家必然需要山长水远地持续支援这里的。所以时间越拖得长久,那么三家必然会遭受更大的损失,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与罗氏家对战,争取将罗氏家击退?

    “久留须川的东岸。”面对佐伯惟教的提问,岛津贵久不假思索地答道,“留三千预备军驻扎在那里,作为殿后军,阁下来指挥,如何?”

    “不,还是由在下来做先手阵的指挥吧。”面对岛津贵久的邀请,佐伯惟教却是说道,“在下对当地的地形更为熟悉。”

    “那么就拜托阁下了。”岛津贵久当即说道。一旁的伊东义佑也是点头同意。他本以为佐伯惟教会尽量避免承担作为损失必然惨重的先手阵的任务的,毕竟佐伯家的军势实在是有限,再损失下去,就真的会大大降低在本家与岛津家面前的分量了,现在佐伯惟教却是主动承担先手阵的任务,那么无论是他还是岛津家这一次都感到满意了。继而会全力以赴地对付罗氏家了。

    “阁下估计罗氏家此次有多少兵力?”

    “估计有不下五千人。”佐伯惟教有点羞愧地说道。说起来。他真的有点恼火。在自家领地接连受到对方进攻的情况下。即便到了现在,他的手下依然还没有摸清这一次罗氏家大军的具体数量。

    “不过区区五千人,而我等却调集三家兵力。万一失手,不被后人笑话才怪。”伊东义佑闻言当即说道。

    “嗯。”虽然心中一直警惕,但为了提升士气,岛津贵久也是出言赞同道。于是,就在这一天,三人迅速商议好了对罗氏家的进攻策略以及具体分工。

    第二天。上万人的三家联军正式从佐伯家的用来城出阵。其中,城北的伊集院忠仓、上原尚近率领两千岛津家人马;城西北的正门则由佐伯惟教率领两千佐伯家人马;这两路人马将作为东岸进攻的主力。而城西的有伊东义佑为首所带领的两千五百伊东家人马。这路人马将作为西岸进攻的主力。至于城南以岛津贵久为首所率领的三千余三家混合人马,则是作为后备军势,随时准备支援两路大军的进攻。上万人的大军随即开始往罗氏家所在的营地开始进军。

    另一方面,久留须川罗氏家的大营周围的防御工事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作为东岸第一处前哨防御阵地的主将罗氏家的独眼龙军目付罗氏政宗,此时正指挥人马,在修筑着防御工事。

    “如果对方大军杀来,这些工事到底能不能顶得住?”看着眼前的阵地,罗氏政宗思量着。早在岛津家、伊东家援军抵达佐伯家的边境之时,潜伏在当地的罗氏家黑鹰就已经将岛津、伊东两家的援军的情况查探清楚了。

    “听说敌人怎么也得有一万人马。”

    “咱们这里能够抵御得住吗?”

    “怕什么。开战的时候,咱们就退回后方了。再说。这里也有上万人阿。”

    看到搬运土石的众多被罗氏家从佐伯家领地抢掠而来的临时工人时不时地交头接耳,九七郎就鞭打他们,催他们赶紧干活。

    “我们这里乃是天险,胜过数千兵马,此战定会获胜!你们就别打小算盘了!”

    九七郎是一个佐伯家当地的领民,单纯至极,初生牛犊不怕虎。后来直接就加入了罗氏家的军势当中,成为了一位预备役常备足轻。

    他原本与原来的村子的一个名叫杏子的女孩相爱,并且准备成亲。结果杏子却在一次外出时遇到了当地的佐伯家的一个家臣,被看上了。

    “万一被捉住了,我也要与你同生共死。”在即将被逼嫁给这个佐伯家的家臣的一个晚上,两人决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私奔,前往那处被人传言是安居的好地方的罗氏家领地。

    万幸的是,就在两人准备行动之际,罗氏家的抢掠大军竟然到来了,九七郎与杏子两家也因此成为了罗氏家的领民,同时两人也可以安心地在一起了。一直将自己的幸福看作是罗氏家带来的九七郎凭借着在修筑防御工事过程中的辛勤表现以及不断请求,正好遇到了罗氏家大军临时就地征募士兵的机会,于是终于成为了一名罗氏家预备役足轻常备。

    当然,虽然成为看了一名预备役常备,但由于人手以及还没有进行罗氏家专门培训的关系,目前九七郎的工作主要还是监督那些同样来自佐伯家领地的一般领民进行监造防御工事。于是,运沙袋,做栅栏,堆土堆,士兵、民夫不分彼此,忙得不亦乐乎。因为在这里,无论官兵还是百姓,也不管男女老幼,都将面临着同样的命运:要么大破敌军,否极泰来;要么战死沙场,曝尸荒野。

    此时已是三月下旬。杜鹃在山林之间盘旋,发出凄厉的悲鸣。大部分工事也已筑就。

    “杀呀!”

    “冲啊!”

    在工地的另外一侧的树林中,此时也是充满了演习声。不管敌人从哪里进来,务必要将其击退。敌人稍有疏忽,就立刻杀出去。避实击虚。

    “如果我们悄悄地藏在这里不出动。敌人就会迂回向其他地方分兵。决不能让敌人的计谋得逞。要把他们钉在这里。让他们欲进不能,欲退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是我们的战术。大家切记。”一个看上去是罗氏家家臣的将领正对着麾下的训练士兵大声地说道。

    大家都在忙着练兵,有拿刀砍箭靶子的,戳土袋子的,投石头的,射箭的。看着如此情景。九七郎当地大笑几声:“哈哈哈……如此,我军必胜,必胜,必胜啊!”

    刚开始,周围的人跟着他笑的人凤毛麟角。但是,随着罗氏家军势的不断训练,不可战胜的信心逐渐树立起来后,九七郎一笑,周围的大家也都跟着张开大嘴笑起来,笑得嗓子都痒痒。

    三月二十七日。下午。岛津、伊东、佐伯三方联军终于逼近。伴随着罗氏家侦番在前方燃烧起的狼烟,罗氏家阵地这一边迅速开始准备起来。

    “看啊。到处是旗帜的海洋,真是壮观!”爬到一处山头上的九七郎看到远处的敌军后,突然发出感叹的声音。不知道为何,他有一种留在阵地中迎敌的冲动。

    周围的众多元佐伯家的领民沿着九七郎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人山人海,如潮水般涌来,吓得很多人当即腿都软了。一万人这个数字,经常从周围的人口中听到,可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多阿。

    “好了,听令,立即返回后方!”这个时候,眼看这些当地领民有着惊慌的情绪,作为前线阵地主将的罗氏政宗当即下令道。

    “是。”众多原本负责修筑工事的领民当即领民,开始在众多监工的指挥下,开始迅速往后方而去。眼看大战就要开始了,他们自然希望尽可能地远离战场了。

    “要是我也出身于武士世家,也想指挥这么多人马,哪怕只有一次,我也满足了。”九七郎一边听从命令开始指挥中领民有序撤离,一边偷看着站在山头最高点的罗氏政宗,心中不由得想道。

    “赶紧集合,武装起来。”而罗氏政宗这个时候也在迅速下令道。在他的命令下,作为东岸前沿阵地主力的罗氏家常备们当即纷纷开始顶盔挂甲(罗氏家的装备重量较大,一般情况下,为了保持体力,常备们并不会一直穿戴在身上的)。

    看着麾下迅速开始装备起来,罗氏政宗心中自然是非常满意的。罗氏家军势武装迅速,可是远近闻名的,而作为他的麾下,自然是不能有所懈怠的。这一次为了获得作为前沿阵地主力的机会,他可是跟家中众多主将争夺了很久的。

    在好不容易争夺到了这个激活后,作为主将的他在准备迎战之时,可是做得事无巨细,考虑周到的。所有在阵地中的干柴树枝、茅草等都收拾得干净利落,这样,敌人放火箭时,容易把火扑灭;阵地内一些灌木也被收拾干净,如此一来,在敌人冲入阵地后,才能舞得开刀剑;弹药库要保护好;铁炮队的行动要迅速及时;饮用水的使用更要严格控制。结果那一天,敌人没有进攻,战火没有烧起来。

    “敌人像是在休整,而我们却有劲无处使,闲得难受。”

    第二天,有了动静,敌人开始向阵地逼近。人一旦找出一个不怕死的理由,就会异常胆大,甚至会认为生死无别,即使可以保全性命,也在所不惜。看敌人逼近的情形,显然敌人是准备直接强攻阵地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来吧。”在发觉敌人这一意图之时,主将罗氏政宗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大人,他们终于上来了。”手下一个常备组头左卫门胜吉这个时候前来请战道,“我领军主动出击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罗氏政宗听完后,差点就想立即训斥他,却又住了口,只是皱起了眉头,道:“次左卫门,你的胆量倒是不小啊。”

    “大人过奖了。我只是想吓一吓敌人。”

    “休要再说!”罗氏政宗站了起来,立刻向走下了山头的最高点,“正面与敌人对战,这得死多少人,你考虑过吗?”

    “只要打仗就会有牺牲。我想至多折个五六十人……”

    罗氏政宗闻言后踱来踱去,然后回过头来。严厉地盯着次左卫门:“对方看上去起码也有四、五千人。而我们原本可以躲藏在阵地中利用铁炮、弓箭攻击敌人。而你却要抛弃这些优势去与敌人血拼,你这样做划算吗?”

    “原本可以轻易地对敌人进行攻击,却要与敌人血拼,着到底要白白折损多少人呢?你难道没想到?断不可贸然出击!这次战斗,轰轰烈烈地死不是英雄,坚强地活下来的,才是真正的英雄,你明白吗?”

    次左卫门不再说话。

    “不仅要你知道。还要让大家都知道。不能过早地断送性命。”说完,罗氏政宗头也不回地向了阵地当中。

    “大人,敌人开始靠近了,怎么办?”当罗氏政宗来到阵地当中后,不知是谁尖叫起来。自然,在这里观察敌人的绝不仅罗氏政宗一人。

    “啊,大人,敌人已经源源不断地杀过来了。”不知谁又大喊了一声。

    罗氏政宗这个时候像磐石一样,一动不动。眼角稍为扫视了一番,发现喊出声的却是两个明显是今年新加入到常备番队中的新兵。似乎没有参加过任何的战役的,这个时候表现紧张自然是正常的。于是他当即笑着大骂道:“急个屁!”

    虽然在心里骂着这两个家伙。但此时决不是发泄怒气的时候,反而要表现得更加镇定一点,这样才能稳定军心。所以当敌人的先头部队抵达阵地不远处的时候,他竟然还大笑起来,“哈、哈、哈……铁炮队、弓箭队做好准备!”

    “是。”铁炮队与弓箭队的主将当即领命道。

    就在罗氏政宗传达命令后,只见敌人这个时候突然开始加快速度了。

    “大人,敌人已经……”眼见如此,麾下当即提醒道。

    “再等。”

    罗氏政宗所负责的阵地,位于久留须川的东岸罗氏家防御工事的最前沿。在这一条前沿阵线当中,分别由神代胜利、罗氏政宗、上田真次三人负责左中右三处。而作为中面主阵地,由于该地理位置正好是一处有着山头的地形,一旦被敌人占据该处阵地,那么作为左右两面的罗氏家防御阵地以及处于罗氏政宗后方的罗氏家后继阵地都将会处于被敌人俯视的境地,陷入劣势。所以罗氏政宗这一处阵地的战略位置显得尤为重要,这也导致了这里必然会遭受到敌军的猛烈进攻。为了全力守护此处阵地,政良刻意安排了三百八十支铁炮前来支援,至于弓箭手,则是有上千人,此外其余一般的长枪常备等士兵也配备了弓箭,作为临时弓箭手。

    此时,面临着快速接近的敌军,罗氏政宗努力控制着情绪,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他回头看了一眼麾下众人,随即大声说道:“好!等到敌人进入十间的距离后就开始射击,记住,一定要打准要打准。”

    实际上,十间的距离已经是相当近的距离了,只要不是眼睛瞎了,无论是铁炮还是弓箭,只要往着敌军的人群随便一射,就必然会射中的。而罗氏政宗正是希望能够最大程度地对敌军造成损失,才会极力的忍耐着,等待敌军进入如此之近的距离后才允许开始射击。

    “准备!瞄准!”随着敌军即将进入十间的射击距离,罗氏政宗不敢大声,只是飞快地挥了一下手。此时敌军的弓箭手已经开始往罗氏家的阵地进攻了,但由于众人头顶上有着树木所遮挡,那些射入树林中的箭矢也只是钉在了树干上,后者受到树枝树叶的阻挡后缓慢掉落到地上罢了,完全无法伤害到罗氏家的守军。

    这时,天已经开始晴了,当地在这个季节常见的山间雾霭已经开始散去,只见激流穿越久留须川两岸,奔腾而去,明媚的阳光照着两岸,格外壮丽。

    “砰,砰……”

    “嗖、嗖……”

    随着枪响与箭响,在久留须川两岸回声相呼应,如同百雷轰鸣。正在快速靠近的敌军当即一缓,仿佛被什么阻截住一般,瞬间造成了不少的混乱。

    “啊……”随即,惨叫声从敌军当中传了上来。

    眼见如此,罗氏政宗当即大声喊道:“敌人就在前面,打,给我全力打!”(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战国之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游泳之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之鱼并收藏战国之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