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战国之鹰 > 第972章 肝付之乱

第972章 肝付之乱

作者:不游泳之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遮天之万古独尊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战国之鹰最新章节!

    时间已经是永禄二年的六月末,夏天即将到来,就在岛津家为如何向罗氏家投降而君臣齐聚一堂商讨之时,在南方大隅国南部肝付家居城高山城城内的樱花一早已经谢落一地。4,.2︽3wx.

    这一日,肝付家家督肝付兼续来到高山城中的长屋的檐下,让贴身侍卫弥五郎帮他剪脚趾甲。

    “莫要剪得太秃。不定何时又要开战。”他一边提醒着弥五郎,一边眯缝着眼享受着暖阳,懒洋洋地摊开手脚,仰面朝天躺了下来。

    “弥五郎,阿菊的事吩咐下去了吗?”肝付兼续继续说道。

    “臣……臣下……”

    “混蛋,你怎么了?不就是让你告诉阿菊的家人准备好,迟点将人送进来吗?你这是怎么回事?”本来还躺在地上的肝付兼续在久久在未听到弥五郎的回答后,当即睁开了眼,抬头瞪着弥五郎责骂道。

    被肝付兼续这么一骂一瞪,弥五郎当即迟疑着回答道:“已……已经说了,阿菊的家人已经准备好,阿……阿菊也回到家中准备被迎接入城了。”

    肝付兼续与弥五郎所提到的阿菊,原本是服侍肝付兼续的一个侍女。数日前的一个晚上,在阿菊服侍肝付兼续洗澡之时,被肝付兼续一时兴起给占有了。事后,看到这个侍女样貌还不错,于是肝付兼续干脆就决定将这个侍女直接接入高山城中作为的妾室了。

    当然,这也不是肝付兼续急色而乱来的,毕竟他的城中也有着数个女人了。他突然如此做。还真的是一时兴起。这两年以来。他实在是太累太辛苦了,先是岛津家的不断入侵,令到肝付家在大隅国的领地不断缩小,后来他刚刚元服不久的嫡子肝付良兼还在去年的大隅国中部地区与岛津家激战之时战死,最后,就在今年,岛津家彻底占据了大隅国中部地区,正式往肝付家老巢所在的南部地区逼近。不仅如此。伊东家在南日向地区的攻略也取得极大进展,他们也正式占据了南日向的大部分地区,并且直逼肝付家在南日向志布志湾沿海的领地,一时间肝付家的老巢地区已经面临岛津家与伊东家左右夹击的危险了。

    即便如此,肝付兼续依然极力抵抗着岛津家与伊东家的入侵。而就在此时,传来了罗氏家出阵丰后国佐伯家的消息,而作为佐伯家盟友的岛津家与伊东家也是出阵相助,为此而减缓了对肝付家的入侵,令到肝付兼续得以喘上一口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令肝付兼续意想不到的是。随后传来了岛津家与伊东家援军被罗氏家大军围困的消息,紧接着日向国北部甚至中部地区被罗氏家大军入侵。就连岛津家萨摩地区也面临着罗氏家的威胁。在这个时候,肝付兼续看清楚了形势,最终答应罗氏家使者加入罗氏家阵营的邀请。

    而就在他以为南九州地区将会在罗氏家势力的强势介入后即将混乱一段时间之时,事情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实在没有想到,伊东家在中部地区的势力竟然投降罗氏家,从而令到罗氏家的大军顺利推进到了日向国南部、萨摩国中部、大隅国西部等地区。

    尤其是罗氏家大军对岛津家所占据的大隅国西部地区的进军,可是极大地缓解了肝付家此时的困境阿,他甚至已经下令麾下军势开始动员起来,等待罗氏家大军在拿下大与国西部地区后,顺势杀入大隅国中部地区令到岛津家这个亲家(肝付兼续的正室是岛津忠良的女儿、岛津贵久的妹妹,在岛津家入侵肝付家后,肝付兼续已经将正室送回岛津家了)在该地区的军势腹背受敌之时,他亲自率领肝付家大军去抢夺回一些中部地区的领地。

    于是,在一直受到岛津家、伊东家压迫,本来就一直精神绷紧了,而现在又突然面临如此美好形势,肝付兼续的心中突然非常想好好发泄一下,于是在数日前的晚上,在洗澡之时,看到侍奉他的两个侍女中的那个名为阿菊的姿色不错,于是一时兴起,直接就抱着阿菊在澡房好好发泄了一番了。

    发泄完毕后,肝付兼续就下令在他发泄之时一直守在澡房外面的贴身侍卫弥五郎安排人员照料一下阿菊,同时还由弥五郎负责安排将阿菊迎接进他的城中作为他的妾室居住了。

    原本这是肝付兼续在发泄完毕后,一个随意安排罢了,但却给了弥五郎与侍女阿菊一个人生的大难题。

    原来弥五郎与阿菊两人都是同一条村子的人,而且两家还是邻居,两人更加从小青梅竹马地一起长大的,自然就暗生情愫,甚至此时阿菊已经身怀弥五郎的骨肉了(只不过肚子还没有隆起来罢了),原本弥五郎已经准备在这几天向肝付兼续请求将阿菊许配给他的了,但现在却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故,这让弥五郎如何抉择?

    原本在澡房外亲耳听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家督大肆玩弄,但又不敢进去阻止,弥五郎就已经非常羞辱的了,现在家督还要将他的女人收为妾室,这当即令到弥五郎惊惧了。

    至于为何惊惧?若是等家督知道自己的女人跟自己的侍卫有私情,而且还有了这个侍卫的孩子,那么弥五郎与阿菊两人以及他们的家人都会被处死了。所以这几天,在将同样惊慌不已的阿菊送回村子中去后,弥五郎就一直神不守舍的样子了,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前日他按照家督肝付兼续的命令返回村子中准备安排阿菊进入家督居城定居之时,在阿菊家人的引荐下,他在家中见到了一个自称是罗氏家家臣的家伙。

    这个家伙直接指出了他与阿菊的事情,令到他惊惧不已。于是这个家伙趁机要挟弥五郎在返回家督居城后。要寻机将家督杀死。而且这个家伙还以为了保障阿菊与他的家人的安全为借口。在阿菊以及阿菊家人的配合下。带着他的家人一起前往一处沿海的隐秘之地暂时躲藏起来了。

    “尽快找机会下手?否则一旦时间拖延得太久,你的妻子、家人失踪的消息早晚都会被人发现,到时候你就不安全了。”那个自称是罗氏家家臣的家伙在临走之前最后提醒了一番。

    于是,就这样,弥五郎浑浑噩噩地返回了家督的居城了。直至那个时候,他也没有明白,这个自称罗氏家家臣到底是怎么找上他们的。实际上,弥五郎不知道的是。早在很久之前,在赤羽信之介的指挥下,罗氏家情报阁的人员就潜伏在高山城城下町中,一直严密监视着他们这些肝付家的家臣,寻找为罗氏家获取利益的机会,只要是能够令罗氏家获利,任何手段他们都能够施展出来。

    而在罗氏家大军开始进入大隅国西部地区后,赤羽信之介更加是向肝付家这里加大了这里的投入,向这里派遣了更多更精明的人员。于是在罗氏家情报阁人员的监视下,弥五郎那一天带着神情恍惚的阿菊离开高山城的情景自然就被罗氏家情报阁人员发现了。在经过分析后,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获利的机会后。罗氏家情报阁人员就寻找到阿菊以及其家人,在经过威逼恐吓利诱等手段后,终于得到了阿菊以及其家人的配合,从而出现了要挟弥五郎谋杀肝付兼续的情况。

    而在经过了两日的时间后,弥五郎也终于遇到了一个谋杀肝付兼续的最佳时机(此时庭院中只有弥五郎与肝付兼续两人),所以在内心矛盾与紧张之时,面对肝付兼续的询问,弥五郎的回答自然就吞吞吐吐了。

    不过也合该肝付兼续的命不好,原本此时弥五郎的心中还在矛盾以及紧张之中的,结果肝付兼续竟然提起了阿菊的事情,想起那一夜自己的女人在澡房中传出的无奈哭泣之声他就渐渐地恶向胆边生了。

    在这个时代,家督索取身边的侍女,这是侍女应当接受的命运,而且不少的侍女为了得到荣华富贵而都为得到家督的宠幸而感到幸亏的。但阿菊却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既然是无法拒绝肝付兼续的玩弄,但心中依然是爱着弥五郎的。这也是为何在罗氏家情报阁人员指出她与弥五郎的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后,虽然很胆小,但依然配合着罗氏家情报人员了。

    而现在,就在弥五郎恶向胆边生之时,他慢慢地将其中一只手按住刀柄,手微微地颤抖着。

    “怎么停下了?”这个时候,发现弥五郎停下了为他继续剪脚趾甲,肝付兼续终于停下了继续询问阿菊的话题,而是问道。但即便如此,他依然还没有张开眼睛。

    “主公!”弥五郎这个时候却突然站了起来。

    “嗯?”肝付兼续终于听出了弥五郎语气中的不对,于是猛然睁开了双眼。

    “对不起了!”弥五郎此时腰间的太刀已经拔了出来,并且一步跨到了肝付兼续的身前。

    “啊?”肝付兼续真的被弥五郎的举动吓到了,一边坐在地上用手推地,往后躲避,一边嚷了起来,“你干什么!”

    “为了阿菊!”弥五郎的刀猛地向肝付兼续下腹刺去。

    “啊!”躲避不及的肝付兼续惨叫一声,双手抓住刀刃,欲要站起来。弥五郎却是猛地拔出刀,刀迅即回鞘。

    “你?你?你……”肝付兼续双眼圆瞪地指着弥五郎连叫了几声,最终还是慢慢地倒下去了。

    “主公,对不起了!”深深地最后看了肝付兼续的尸体一眼后,弥五郎说道。

    “弥五郎,怎么了?”就在这时,同样是肝付兼续贴身近侍的新六郎匆匆而来,他是听到了惨叫声后赶过来的。

    但在看到躺在血泊当中的肝付兼续后,新六郎当即大喊一声,“啊,弥五郎,你疯了!快来人!弥五郎疯了!”他一边大叫一边跑到肝付兼续的尸体跟前,发现肝付兼续已然断气。

    “弥五郎砍杀主公!”

    听到那喊声。不知为何。弥五郎头脑发胀。这个乱世。不能随便宣布城主的死亡。但弥五郎清楚自己的能耐,他知道那一刀下去会怎样。

    “弥五郎,把刀放下!”在一片慌乱的脚步声中,新六郎朝他大吼道。

    “不!”弥五郎咆哮道,“我没有背叛主公。”

    “闭嘴!你在为谁尽忠?”

    “不!我……我……”一时间,弥五郎不知道应该如何解析了。

    “闭嘴!你这个发疯的家伙!放下刀!否则……”新六郎已经懒得再听弥五郎的辩解了,而是迅速地拔出了刀。

    “哈哈哈……”见此情景,弥五郎突然狂笑起来。“阿菊!你看见了吧。我不明白,我都干了些什么。”到了现在,他终于为方才的一时冲动之举而敢到害怕了,同时也想到了正在海边等待着他的阿菊,预感到自己今天可能无法走出这里了,于是反而是狂笑起来了。

    “放下刀!”新六郎厉声喝道。

    “哈哈哈……”弥五郎依然狂笑不止。

    “再不放下刀,就杀了你!”

    “你……要杀了我?”弥五郎又笑了,“新六郎能杀了我?”平时训练之时,就算三个新六郎也不是他的对手。

    “弥五郎!”

    “哈哈哈……”

    “我杀了你,又怎样?”新六郎说罢。挥刀斜刺过去。弥五郎无意间猛向后退。他踢碎廊沿,跳到院中。

    “苍天给你的惩罚!看刀。”新六郎不敢大意。跃出走廊,正面强攻。弥五郎来不及起身,就势向前一扑,躲了一刀。但此时周围听到喊声的侍卫也纷纷赶到了。一时间,由于还没有看到院子中肝付兼续的尸体,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最先赶到了几个侍卫听到了新六郎所大喊的主公被杀的话,但此时都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还要顽抗?”

    “来吧!”弥五郎摆正姿势。强烈的阳光照射着他裸露的后背,旁边一颗樱花树的樱花纷纷洒落。

    “众位不要插手。”新六郎道,他一边喘气,一边自信地迈进一步,“邪必受罚!”

    弥五郎后退了一步。他忽而对新六郎的自信心怀敬意,忽而又觉得世人如此滑稽可笑。这是没有遭遇过人生苦难之人所说的话。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对峙已毫无意义。即使赢了,又能怎样?生是梦幻,死可是地狱?

    新六郎瞧准一个破绽,冲了过来。弥五郎举刀迎了上去,“当”一声,两条白刃同时飞开。

    “来!”新六郎赤手空拳蹲下身。弥五郎觉得这像孩童时玩游戏一样可笑。

    他摇着头,抓了个笏板撒腿就跑。围观的侍卫们在新六郎的呼喊下当即大叫着追了上去。于是,在花丛中间,这些大男人玩起了捉鬼游戏,场面一片混乱。可笑的是,原本已经对生存不存希望的弥五郎竟然趁着这样的机会直接逃出了高山城。

    “可恶!”不久后,新六郎拿着一件琐碎的衣服回来了。

    “抓到凶手了吗?”肝付家重臣麦生田忠能询问道,发生了家督被杀如此险恶的事件,以麦生田忠能为首的肝付家众家臣也陆续赶到了。

    “可恶,这个家伙有同伙。在城下町外围的树林中被同伙救走了,在下已经安排人手追击了,还请大人安排人手全力搜捕吧。”新六郎无奈地说道。

    “竟然有同伙?好。”麦生田忠能得知弥五郎竟然有同伙,当即一惊,同时瞬间联想到了什么,于是赶紧吩咐众人下去派人全力搜捕弥五郎,甚至还派人前往弥五郎的家中,准备将弥五郎的家人都捕捉起来。

    “这是何物?”安排好追捕弥五郎的事情后,麦生田忠能却看到新六郎还拿着一件破碎的衣物站在那里,于是便询问道。

    “这是弥五郎那个家伙的同伙在与我等交手时留下的。”新六当当即将手中那件破碎的衣物递到了麦生田忠能的面前。

    “且容在下一看。”麦生田忠能当即接过这件衣物仔细查看了起来,当看到衣物中的一个家纹之时,麦生田忠能当即直接站了起来。

    “如何了?”周围的众肝付家家臣都疑惑地看着麦生田忠能的突然举动。心中同时不由得想道。难道从那件衣物当中发现了什么了?

    “果然。果然如此啊!可恨啊!”而麦生田忠能也没有令到众人失望,当即痛恨地大喊道。

    “忠能大人?您这是?”新六郎此时不由得问道。

    “诸位,请看。”对于众人的疑惑,麦生田忠能已经懒得再多说了,而是直接打开手中衣物,将绣在衣物当中的一个标记显露了在众人眼前。

    “丸十字?”

    “这不是岛津家的家纹吗?”

    在众人的观看下,终于有人认出了衣物之上的标识物了,于是当即惊呼道。

    “哼!正是。此乃岛津家的家纹。”看到有人终于认出了衣物的标识后,麦生田忠能当即愤恨地大喊到:“没有想到阿,岛津家竟然如此卑鄙,眼看罗氏家大军不断逼近,本家也将从岛津家的毒手中幸免于难,只是,对方竟然在这时候,做出了如此卑鄙狠毒之事阿。”一想到此前看到的家督肝付兼续惨死时的凄惨样子,麦生田忠能就不由得悲从中来。

    “可恶?”

    “该死的岛津家!”

    “决不向岛津家投降!”

    ……

    随着麦生田忠能直接指出这一次家督被谋杀,正是岛津家的阴谋后。肝付家众人当即纷纷愤怒地咆哮道……

    两日后,在高山城的城下町中。领民纷纷议论了起来。

    “听说城主偶染微恙,后来竟一病不起。”

    “不,好像不是病。”

    “别瞎说了,听说是被弥五郎刺伤了。”

    “对,城主午睡时,他突然发起袭击……”

    “不,不是午睡时,据我所知,是城主大人让弥五郎给他剪脚趾甲时,被弥五郎刺伤的。”

    “你们都错了,城主是被杀了。”突然有人说道。

    “什么?”这可是比起城主病了更加令人吃惊以及感兴趣了。

    “难道你们不相信?前日不是在町子西面的树林中发生了一场激斗吗?那就是城中的士兵在追捕弥五郎啊。”

    “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后来还有很多武士老爷在町子到处搜查呢。”

    “弥五郎竟然没被抓住?”

    “是没有被抓住。听一位武士老爷说,就连弥五郎的家人以及邻居都没有被抓住,他们感到弥五郎的村子时,发现弥五郎的家人甚至邻居都不见了。”

    “听说弥五郎是岛津家派来的奸细。”一想到高山城里居然有这种人,听者不禁摇头慨叹。“不,大概是和岛津家串通好的”甚至有人作出这样的猜测。

    就这样,在町子当中,领民们七嘴八舌讨论最近的传闻。而他们所谈论的主角之一,弥五郎。此时已经与阿菊以及两人的家人一起,坐在一艘开往西国地区周防国沿海的罗氏屋商船之上了。在那里,他将与阿菊以及两人的家人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罗氏家情报也并非都是冷血无情的机构,相反,为了避免让人在将来都觉得罗氏家的情报阁人员无法相信,所以都很讲究信诺的。此前在威胁弥五郎前去谋杀肝付家家督后,罗氏家情报阁人员也安排了人员准备接应弥五郎逃走的。

    当然,在刺杀肝付兼续后,若是弥五郎未能从高山城逃脱出来,那么情报阁的接应人员也无能为力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此前与弥五郎、阿菊的协议,将阿菊以及两人的家人送往其他地方,在罗氏家内政阁的资助下重新定居了。

    而即便弥五郎在刺杀肝付兼续之时失手被捕,或者刺杀成功后被捕,从而在严刑中供出了作为幕后黑手的罗氏家,罗氏家情报阁也是一点也不害怕的。以罗氏家此时的实力,还有需要害怕引致肝付家上下的怨恨吗?

    况且,就算弥五郎如此说,那就真的可信吗?就算弥五郎说的是真的,那个自称是罗氏家的人又真的是罗氏家的人吗?难道就不能是岛津家的人假扮罗氏家的人?更加重要的是,就算被弥五郎将罗氏家供出来了,罗氏家情报阁人员也已经准备了一些后手来引导肝付家上下将矛头指向岛津家。就像这一次在成功接应弥五郎逃脱后。还顺手将取自岛津家的信物丢弃了在现场。从而引导肝付家将目标指向岛津家。

    而在弥五郎等人逃走后。高山城中的肝付家众家臣当即做出了共同的决定,那就是任何人都不能去探望肝付兼续,但在罗氏家情报阁人员的刻意引导下,却因此而闹得满城风雨。

    高山城就这样突然没有了主人,众人手足无措,一片混乱。本来明朗的天空显得那么阴沉,门窗紧闭的房间也十分暗淡。老臣们坚持说城主只是患了病,但有人却说。肝付兼续乃是被弥五郎所伤,甚至所杀……

    而在肝付兼续丧命后,他的遗体也在当天的晚上被秘密转移到了高山城附近大禅寺,迅速被秘密埋葬了。负责此事的是麦生田忠能、检见崎兼晓,以及薬丸兼将、新六郎,其他老臣事后方知真相。

    肝付兼续卧房旁边的居室,被褥照旧铺着。但里面不是躺着入,而是塞着肝付兼续的衣物。不久之后,那些包着肝付兼续衣物的寝具随葬了,但重臣们对于由谁来继承家督之位的讨论仍无半点进展。睡觉的地方用屏风围了起来。众人则聚集在肝付兼续的卧房里,个个面无血色。

    “我还是说。无论如何都应该将少主从新召回城中,赶快继承家督之位”薬丸兼将说道。薬丸兼将所说少主,正是历史中的肝付兼亮。但肝付兼续的这个次子今年才刚刚降生,还在吃奶当中呢?如此幼小的家督,真该让他继承家督之位吗?不少家臣当即有另外的想法了。

    “依在下来看,不如让旁支的肝付大藏来继承家督吧?”检见崎兼晓却是提议道。

    虽然他没有直接指出主公肝付兼续的次子因为逃过年幼而不适合此时继承家督之位,但显然很多家臣都明白了检见崎兼晓的意思了,不由得纷纷议论起来,一些人甚至已经动心了。毕竟此时肝付家正面临着岛津家与伊东家的威胁,即便将来这两个豪强被罗氏家所驱离甚至被覆灭了,但谁又能够保证紧接着到来的罗氏家不是一个比岛津家与伊东家更加贪心的豪强呢?现在就需要一个及时领导肝付家的家督啊。

    “不,在下绝不同意。”就在不少人意动之时,昨夜刚刚赶到的重臣伊知地重武却是断然反对道:“岛津家与伊东家已经江河日下,只要我等合力再坚持一段时间,等到罗氏家大军到来之时,本家的危机自然就将不复存在了。在如此形势下,我等自然可以支持少主继承发展肝付家的。”

    伊知地重武一面陈述着他的意见,一面却想起了数日前在锦江湾的船上面见的罗氏家使者赤羽信之介。当时他就对赤羽信之介为何突然前来求见自己,并且向其提出臣服罗氏家的邀请而感到奇怪了,尤其是对方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很是奇怪地说出了不出数日他就会知道应该如何抉择的话后。甚至在昨日当他接到紧急前往高山城的通知之时,还突然收到来自赤羽信之介的书信,对方提出希望其支持肝付兼续的儿子继承肝付家的家督之位的要求。

    而当他带着满脸的疑惑抵达高山城,然后得知肝付兼续被杀后,他当即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从目前的证据来看,谋杀家督肝付兼续的幕后黑手正是岛津家,但他怎么都觉得跟罗氏家脱不了关系。

    再详细地想了一下目前罗氏家的实力以及目前南九州的形势后,伊知地重武就有点心动了,反正此前在岛津家使者的数次劝说下,他也已经有了向岛津家投诚的决定的了,既然现在岛津家也不是罗氏家的对手,那么投降罗氏家自然是更加好的一个选择了。而在若是打算向罗氏家投诚,自然就要按照赤羽信之介此前的要求,支持原家督肝付兼续的儿子继承家督之位了。即便他不愿意投诚罗氏家,但以他此前的想法,也还是要支持家督的次子继承家督之位的。

    “不知道届时如何应对罗氏家呢?”在伊知地重武提出自己的看法后,当即有家臣出言道。

    “既然本家此前已经答允了罗氏家邀请,共同向岛津家与伊东家出兵。”伊知地重武看着提出疑问的家臣看了一眼,随即严肃地说道,“那么只要本家尽快动员兵力,同时迅速对大隅国中部地区的岛津家军势出击,以此来表示本家对加入罗氏家阵营的诚意,那么在下相信,再将岛津家驱赶离开大隅国,罗氏家自然愿意与本家保持着良好关系的,本家自然有足够的时间支持着少主成长,同时逐渐继承家督之位。”

    “报!”就在伊知地重武将自己的意见发表完毕后,一个武士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

    “何事?”

    “报,不好了,龍相城的肝付大藏大人正率领着大军往附近的富山城而去了。”武士当即禀报道。

    “什么?”

    “该死!”

    ……

    随着武士的话音一落,房屋中的众人当即惊呼起来。当初在家督的嫡子肝付良兼被岛津家所杀后,家督肝付兼续由于伤心过度而暂时将次子母子送到附近的富山城去了,现在肝付大藏突然向那里出兵,自然就是为了杀了家督次子两母子,从而成为唯一一位有资格继承家督之位的人了。

    “不知道如此情况下,那个来自罗氏家的赤羽信之介会否有所预料呢?毕竟对方既然希望在下支持少主继承家督之位,自然应该有所准备的吧?”在得知肝付大藏出兵后,伊知地重武也不由得希望道。(未完待续。。)

    ...你正在阅读,如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战国之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游泳之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之鱼并收藏战国之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