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战国之鹰 > 第1024章 各方反应(一)

第1024章 各方反应(一)

作者:不游泳之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遮天之万古独尊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战国之鹰最新章节!

    面对气势汹汹地不断逼近的罗氏信良大军,井伊家众人还真的害怕了。于是在井伊谷三人众(近藤康用、铃木重时、棺沼忠久)的带头下,井伊家上下进行了紧急会议。

    会议中,在井伊直虎的一再坚持下,井伊家上下也终于在罗氏信良的人马抵达井伊谷城城下之前达成了一致,决定按照今川葬零的要求由井伊直虎继承井伊家的家督之位,同时发表声明,支持今川葬零继承今川家家督之位。

    于是,在远江国甚至整个东海道地区的第一位女领主诞生了,这一情况,当即令到周围的豪族瞠目不已,甚至还引起了一股暗流。

    的确,由于远江国长期以来都是被今川家统治着的,而今川家又是战国最为遵循传统的豪强之一,对于长期守着今川家传统统治的这些豪族而言,还真没有让家中女儿继承家督之位的行为的,如今突然在他们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先例,还真的造成了他们不少的震动。

    一些人自然对于井伊家如此荒唐行为而有点愤怒,一些人则是在考虑在自己也没有儿子的情况下,是否也可以如此传递家督之位呢?毕竟寻找远亲或者收养养子这样的无奈之举家族继承方式,的确是有点让他们心痛起来,无论怎么说,实际上都是将家业送给了非血亲之人阿,尤其是那些特别注重保持自家血脉贵重的豪族。对此更加是有点意动起来。

    当然,作为来自罗氏家的人马,罗氏信良与山本勘助等人自然也意识到逼迫井伊家如此举动自然会造成不少的影响的。于是他们当即运用起在当地的情报阁体系,大力在各地宣传起其中的好处来,同时,也为了安抚井伊家,在山本勘助的建议下,今川葬零准备将没有成功继承井伊家家督之位的井伊直亲的儿子收为小姓(此人正是历史中的井伊直政)。

    不过今川葬零的这一举动,的确是安抚了井伊家众人心中的不满。但也令到井伊直亲有点哭笑不得,因为此时他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呢。连是男是女都不清楚,结果就被今川葬零提前招揽为小姓了。

    随着井伊家的臣服,井伊家臣属的吉田铃木家也随之而臣服,于是。罗氏信良不但顺利掌控在平原地区当中,三河国与远江国交界处的重要战略地点,而且还进一步扩大了在东三河地区的领地面积。

    安置完毕井伊家的事务后,罗氏信良再次挥军东上,向着远江国山区地带的天野家居城犬居城而去。

    天野家是远江国的大豪族之一,它掌控着三河国、远江国、信浓国三地交界处的山区地带,是信浓地区进入远江国的入口之一,虽然该入口沿途都是崇山峻岭,但一旦被信浓地区的武田家掌控。对于远江国而言就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所以这个地区是必须紧紧地抓在手中的,而天野家自然也必须解决。

    不过。天野家上下也是非常狡猾,在看到邻居井伊家都向今川葬零投降,并且意识到今川葬零掌控远江国是大势所趋的情况下,还没等罗氏信良的大军进入其领地,他们就果断派出使者前来表示支持今川葬零继承今川家家督之位了。

    除此之外,天野家还将其领地中原本属于今川家直辖管理的中日向城等数处城砦交还了出来(当初在今川葬零现身声明有资格继承今川家家督之位。从而引发了额大量豪族独立之时,天野家虽然并没有跟风宣布独立。但却将当地的这些城砦给占据了)。

    既然天野家主动服软了(至此,整个远江国在名义上已经被今川葬零所占据,其中大部分地区更加是受到了罗氏家的直接掌控),罗氏信良一时间还真的找不到借口去进攻天野家,于是他只好带着大军进驻在当地的城砦,然后开始在山本勘助的指导下,借用今川葬零的身份,开始稳固起此前在远江国、东三河地区当地所取得的战果。

    今川葬零在罗氏信良等人的辅助下,仅仅用了一个多月(此时已经是六月末)就如此快速地全面掌控远江国,并且击败骏河国今川氏真的征伐大军,的确是令到周围的豪情惊讶不已的。

    在尾张国,刚刚从京都返回的织田信长,此时正令人打开所有的窗户,然后赤-裸着上身,一直在摆弄着一把武刀。此前的京都之行,他收获甚丰,而在回来后得知今川家的形势后,更加是狠狠地嘲笑了今川义元一番,毕竟他生了两个很少可笑的儿子。开心完只后,他就再无评论,反而摆弄起一把刀来了。

    而那摆弄的姿态就像个孩子在端详刚刚获得的心爱玩具,一会儿双手高捧,一会儿单手挥舞,偶尔还凑上去闻那武刀的气息。夫人(齐藤道三三女儿)站在织田信长身后,静静地为他扇着风。

    与历史中性格比较强势的浓姬不同,这一位浓姬的妹妹显得更加温柔体贴,所以跟织田信长的关系更加融洽,甚至还为织田信长生下了嫡子。

    “夫人。”

    “在。”

    “今川义元就是用这把刀,将本家一个武士砍成跛子的。”

    夫人故作惊讶地点了点头,实际上她已是第二次从织田信长口中听到这句话了。三好宗三乃是技艺绝顶的铸刀师。他将一把二尺六寸的豪刀送给了甲斐的武田家,自那以来,这把刀便被称为“宗三左文字”。今川义元在娶武田信玄之姐为妻时,将这把刀作为陪嫁从武田家要了过去,并一直引以为豪,这次进京时也随身带上了。

    这把武刀难道就这么让织田信长痴迷吗?不过历史上。它还真是一把神秘的刀,其先前的主人,三好宗三在江口之战里败死。武田信虎被长子驱逐,今川义元在桶狭间身首异处,这时又作为战利品被信长典藏起来,继续着它诡异奇特的经历。

    “宗三左文字,这是武田家以嫁妆的名义送给今川义元的礼物呀……”

    “大人,我已经知道了。”听到织田信长又要重复,夫人赶紧微笑着截住话头。

    “哦。”

    织田信长转过身看着夫人。“你是否对我不满?”

    “您这话可真奇怪,我为什么不满?”夫人虽然十分明了如何不让织田信长发火。却故意板起脸责问道。

    “你的心思写在脸上。你是不是想说,不要再像个孩子似的摆弄武刀,不如趁势拿下美浓,替你父亲报仇。”实际上。在齐藤道三的要求下,织田信长到目前为止还隐瞒着齐藤道三没有死的真相。

    “大人真会揣摩人的心思。”虽然由于政良的出现,导致浓姬跑到了罗氏家去,而她作为浓姬的妹妹则是嫁给了织田信长,但她也与历史中的浓姬一般,希望织田信长能够杀了兄长齐藤义龙,为父亲齐藤道三报仇的。

    “我却要停下来。人们认为我织田信长会乘势攻城略地,但我偏不如此。”

    “明白了。您进军时,我随时给您奉茶上水。”

    “夫人。这把武刀,就这样放着,不过是一把不中用的钝刀。”

    “天下闻名的宗三左文字。今天却成了钝刀一把?”

    “不错。正因为它是把钝刀,今川义元虽然拿着它,没杀死一个人,自己却被人取去了首级。所谓名刀,必须保护主人。这把武刀非但没有保护好主人,反而送了主人性命。”

    夫人没能领会话中含义。只惊讶地低低应了一声。织田信长如孩子般挥舞着武刀,放声大笑。“哈哈哈……你果然想听。武刀的故事有趣得很吧。哈哈哈!”

    夫人听到这里。沉默无语。

    “想知道,我就说给你听。武刀本应为使用者量身订做。一旦情势危急就该纵马杀入敌阵的大将,如若佩戴着一把无法挥洒自如的刀,岂不是遗憾?”

    织田信长紧紧盯着眼前的武刀,接着道:“如果按照史书的说法,佩带着刀出征的今川义元大将,从一开始就注定要被我织田信长取下首级。”

    “听大人的意思,这把武刀乃是不吉之物?”

    “正是。倘若一把武刀与主人的力量不符,那它定会成为不吉的障碍。所谓利刀与钝刀的差异,不在于铸造的品质,而在于使用者的状况。你明白吗?”

    夫人严肃地点点头。她像对待一个需要倾诉衷肠的孩子般,故意给织田信长留下说话的时间。

    “我要将这把钝刀变成名刀。叫桥介来。”

    “是。”夫人回过头去,侍女心领神会,立刻下去叫来下人长谷川桥介。桥介是个独臂,他将一只胳膊伏在地上。

    “大人叫我?”

    “你记住,将这把武刀打磨到二尺一寸五分左右。”

    “二尺一寸五……那四寸五分呢?”

    “笨蛋。我要将这把武刀打磨成名刀。我织田信长爱惜那四寸五分,不愿意把它送给刀铺或者铁匠铺。”

    “是,只剩二尺一寸五分。在下记住了。”

    “还有,在刀上刻上:永禄三年五月十九。”

    “五月十九?”

    “对。这是今川义元被杀的时间,这把武刀是他的。”

    “知道了。”

    “然后在刀背上刻上织田尾张守织田信长。这把武刀就将成为我的名刀。”

    最后,桥介小心翼翼地捧着宗三左文字出去了。坐在织田信长身后的夫人不禁笑了。刚才织田信长反复念叨武刀的事,她还担心他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致颠三倒四,看来纯属杞人忧天。织田信长并非不相信铸刀师的技术和水平,但他既然要将这把武刀作为佩刀,就绝不会被世间铸刀师的名声所惑。器物归根到底是被人使用,而不是来驱使人。

    “在这次战争中,能够不被武器驱使的只有两个人。”织田信长突然仰躺在地板上。问道,“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夫人立刻笑答:“大概是松平元康和冈部元信吧。”

    前者能够有条不紊地坦然撤回冈崎城,后者则从鸣海一直攻至刈谷。终于从织田信长手中夺回今川义元的首级,然后顺利撤退。二人表现实在突出,夫人将心中所想信口说了出来。

    “哈哈哈,错了!”织田信长捧腹大笑,像是觉得十分有趣,摇了摇头。“你也没弄明白钝刀和利刀的区别。在此次战斗中,其中一把利刀便是我。”织田信长张大嘴。用手指着自己。

    “那么,另一把呢?”夫人已经完全被织田信长的情绪感染。情不白禁问道。

    织田信长的魅力就在于,在看似游戏般的行为背后,总是隐藏着敏锐的洞察力。也正因如此,夫人逐渐被织田信长吸引。并且开始从心里敬佩、爱慕丈夫。

    “你真想知道吗?我不妨告诉你。冈部元信不过是仓皇败走的骏府武将之一,不过他尽了君臣之义,仅此而已。你看,这一次他不是被今川葬零麾下那个信良公子给击败了吗?就如丧家之犬般逃回了骏河,哈哈哈……”

    狂笑一番后,织田信长又说道:“当初,我是考虑到他的忠诚之心,才会将今川义元的首级赠予他的。倘若他不表现出忠义之心,我可能会很麻烦。”

    “麻烦?”

    “我将为寻找埋葬敌方大将的地方而发愁。如郑重其事。别人会说我惧怕今川家;若草草了事,又有负武士之义。”

    “说得不错。”

    “所以,作为对元信忠义的表彰。我便将今川义元的首级送了回去,其实他并无实力从我手中抢去。如果人们看到他,会怎么想?是认为元信尽了忠义本分,还是认为织田信长害怕强大的武士?”

    “这……”夫人故意皱起眉头,看着织田信长,“这种事情不好判断。众人都害怕织田信长大将吧。因为都说你是可怕的黑心大将。”

    “哈哈哈……所以,冈部那把刀。一半是因为今川义元,一半是因为我,虽然不是钝刀,却也算不上利刀。”

    “那么,另一把利刀是谁?”

    “竹千代。”

    “果然是松平元康。”

    “这把刀锋利得令人嫉恨。还是在我小时候,那时我说要和他一起统一天下,他居然毫不介意地应了声‘好’。他这次的行动正应了他那时的抱负,丝毫没有违背。我……”织田信长眼睛眯缝了起来,望着天花板,“看来必须将女儿许配给他儿子。”

    “德姬?”

    “对,将她许配给尚留在骏府的小竹千代。”此时的织田信长还不知道包括松平元康的妻子儿女在内的众多今川家、松平家家臣的家眷、子女都被罗氏信良所控制了。

    “我不明白。元康不就是撤退到了冈崎城吗?难道真有那么大的力量?”

    “哈哈,”织田信长高兴地笑了起来,“假如我和元康开战,那你的杀父之仇永远也报不了。我必须先讨伐敌人。美浓离京城很近,元康已经看透了我的心思。”织田信长一顿,睁大眼睛,猛然站了起来,“究竟派谁去与元康谈判为好?不结盟,荡平他!”

    夫人背上如同挨了狠狠一鞭,她默默地看着丈夫。织田信长哪里陶醉在胜利之中,他已经在考虑下一次行动了。

    “您要和松平家结盟吗?”

    “若不那样,你父亲的仇恐怕报不了。”

    “如果元康惧怕远江的今川葬零,不答应与您结盟,怎么办?考虑好了,再选择出使人选,方可保万全。”

    “小聪明!”织田信长嘲笑道,但并没有训斥她。“你的口吻活像个狗头军师。当初,若我派去使者,而元康却因惧怕骏府而拒绝我,那他岂不成了钝刀?也就不足挂齿了。就让使者将他们踏平即可。”

    “松平家那么容易对付?”

    “我是说如果当初元康惧怕骏府,就变成了钝刀。那时我则是利刀。”

    夫人摸清了丈夫的心思,没再继续纠缠此事。“派猴子去如何?他在桶狭间之役中可是跟随在您的身边奋勇杀敌呢。”

    “猴子……他?哦。”织田信长猛地将席子揪起一块。猛拍膝盖,“若是藤吉郎,倒不会为元康而倾倒。那厮脸上一副崇敬对方的样子。肚子里却时刻在盘算让对方喜欢自己……”

    “重休!”他大喝道,“叫猴子来。”

    “是。”岩室重休跑过来,应了一声,拔腿向厨房奔去。

    藤吉郎很快赶了过来。他已经完全是一副军师派头,只要织田信长说上一句话,他肯定能提出两三种意见。织田信长总是让他说完,再加以训斥。然后修补藤吉郎的意见——这是织田信长为人刻薄之处,但也为那些拘泥于体面和礼节的武将所不及。

    “猴子。你的坎肩怎么回事?”定睛看去,只见藤吉郎穿着一件不知从何处得来的红色坎肩,仿佛准备跳幸若舞。

    “在市场上的旧衣铺里买的。现在会休战一段时间,便换了件花哨的衣物……”

    “好了。”织田信长不耐烦地挥挥手。“你如果是我,打算如何对待松平元康?”

    藤吉郎立刻严肃地施了一礼:“如果我是主公,首先会试探那元康究竟是雄狮还是苍蝇。”

    “试探?”织田信长微微一笑,咬着指甲,“如何试探?说来听听。”

    藤吉郎故意装出高深莫测的样子,歪头摇着扇子。“如果在下处在主公的立场……会首先叫来木造重忠。”

    “哦,重忠,他还是个新手。”

    “所以,可以在试探元康的同时。也试探重忠。做任何事情,都必须一箭双雕。”

    “不要故弄玄虚,有屁快放!”织田信长骂道。夫人也炯炯有神地注视着藤吉郎。

    “叫重忠来。让他今年负责监视松平元康的动静……”木造重忠奖励所得的领地正是位于西三河与尾张国交界处的挂踏城,的确是监视西三河松平家的有利位置。

    “今年一年?听来并非良策。”织田信长摇头道。

    “到时如果觉得元康有可取之处,就和他结盟;如无可取之处,就降服他……这是我的看法。”

    “就这些?”织田信长淡淡地笑了,“当判定元康有可取之处,且派使者前去结盟。如被拒绝,该当如何?”

    “那就可以判定元康是只苍蝇。讨伐一只苍蝇。对我藤吉郎也只是举手之劳。”

    “哈哈!你的想法太老套了。好了,你下去吧。”

    藤吉郎破颜笑道:“大人真是狡猾之人。您必会采用我的陈旧想法吧。好,我去了。”

    藤吉郎火红的背影消失后,织田信长道:“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他说重忠可以作为使者。看来他还有点轻视元康哪。叫重忠来。”

    夫人没有回答。她认为不应该将重忠叫到内室,便有几分磨蹭。织田信长又呵呵笑了:“你恐怕想说,不应该让新手到内室来。女人的心思,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重休!”

    “在。”岩室重休跌跌撞撞跑了过来。

    “木造重忠可在?他若不在,你就说我暴跳如雷在找他。”

    重休出去后,织田信长立刻翻身倒在席子上,望着院子里的树叶。

    附近的松树梢上突然传来夏蝉的鸣叫。虽然艳阳高照,那蝉声却充满了无限的哀愁,让人心生感伤。

    “夫人,耳朵好痒。”

    夫人苦笑着挪了过去,为织田信长掏耳屎。夫人本希望织田信长到外室去与家臣好好议事,但他却偏偏要在内室里一边掏耳屎一边接见家臣,她对织田信长近乎孩子般的任性无可奈何。

    未久,廊上传来脚步声,已经睡着的织田信长突然叫道:“重忠!”

    “在。”木造重忠连忙来到门口,看到织田信长正躺在夫人腿上,顿时现出狼狈之色,在入口处坐下了。

    “你能不辱使命吗?”

    三十四岁、精力充沛的木造重忠困惑不解地望着织田信长。“在下不敢妄下断语。”

    “自作聪明。”织田信长终于将视线移到木造重忠脸上,“你认为我是那种重用无能之辈的大将吗?”

    “抱歉。”

    “你的表情毫无歉意,还是自作聪明,你是否认为我所说的十分无聊?”

    “不,不,绝对没有。”

    “哦?好,你记住我的命令!”

    “是。”

    “松平元康……你今年好好监视他,看他究竟会有何动静。”

    “记住了。”

    “倘若觉得他有和织田家结盟的实力,就与他和睦相处;若他只能为人所用,就劝他归降。”

    “立即开始监视他,我记住了。”

    “结盟还是劝降,由你决定,总之要带他来清洲城见我。如敢不来,就消灭他。”

    木造重忠抬起头望着织田信长,“那是自然。如果他不来,我就刺死他。杀不了他,我决不再踏上尾张的土地。”

    (感谢本书老读者“spring晨曦”的月票支持。

    新书《巨树领主》已经发布,书号是3452023,在本书首页还有超链接能直达该书,在此只求大家能够前往那里给予一个宝贵的收藏,以及一张宝贵的推荐票,万分感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战国之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游泳之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之鱼并收藏战国之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