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战国之鹰 > 第175章 箭术师范

第175章 箭术师范

作者:不游泳之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遮天之万古独尊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战国之鹰最新章节!

    武术操完毕就可以开始刀术的训练了。所有人拿着刀对着木具进行基本刀术练习,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刀是政良吩咐打造的竹刀。现在一般使用的是木刀,但是这木刀还是很危险的,弄不好还会被木刀弄得手断脚断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后来的宫本武藏在与佐佐木小次郎决战中,用木刀敲碎了后者的脑袋。据说,最早发明竹刀的是上泉信纲,但这已经是战国晚期之后的事情了。现在政良将这中竹刀提前发明了出来。当然,这些东西肯定严格控制的,只能够在罗氏家领地中流传。

    除了这些外,政良还增加了一些游戏,比如将这些学徒分成两队,进行合战游戏。输掉的一队,是要延长训练时间的。

    当然,政良是不可能整天看着这里的,所以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师范代人选。

    这个师范代就是吉田重政。

    吉田重政为何会答应政良的邀请?这就要从头开始说起了。

    收到政良前往罗氏家领地作客的邀请后,吉田重政一边作为客人在罗氏家做客到处游览,一边等待木下昌直的伤愈。回到领主府邸后,政良原本以为他会呆在府邸外的村子中照顾木下昌直的,结果在政良即将外出巡视领地的时候,他自动请命跟随政良一同前往,美其名曰是欣赏一下罗氏家各处的风光。

    政良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事实上,对于政良的招揽,吉田重政一直保持着含糊的回应。政良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再招揽一番。当然,要是到了最后吉田重政仍然坚持离去,那么就不要怪政良心狠手辣了。为了不让领地的一些技术以及情况泄露,吉田重政是要准备过上一段被“囚禁”的日子了。为此,政良已经安排了黑鹰暗中做好了准备,到时候他绝对走不出罗氏家的领地的。

    巡视的过程中,闲暇之余,两人也会相互比试一番的。现在的吉田重政的近身战斗力可谓是很一般。完全不是政良的对手。近身战斗力不如政良,那就只有寄望于赖以自豪的箭术了,但是吉田重政很快发现。就连他的老本,在实际效果上,也不如政良,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两人通过狩猎比拼箭术。结果是政良的收获大大超出了吉田重政的。对此,吉田重政有点失落。

    对此,政良暗暗偷笑。现在的吉田重政还只是勉强称得上是一个箭术高手罢了,但是距离他日后成为箭术宗师的水平还差得远了。道理很简单,要想有所成就。是必须经历一番历练感悟的。现在的吉田重政也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在箭术上与无须学习就可以快速升级的政良相比,肯定是不如的。

    沮丧一段时间后,吉田重政主动向政良请教起箭术的心得来,早有准备的政良心中当然是乐开了花,但是外表却是故作沉吟地说道:“重政,你可知道何谓大道?”

    “殿下所言的,可是禅家的大道?”吉田重政疑惑地问道。他自少在京都附近长大。可谓是见识宽广。对于禅宗还是有所认识的。

    “正是”政良点头说道,“禅是‘平常心’,禅师们所说;‘平常心’就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当弓,箭,目标与自我。全都融合在一起,我们再也无法把它们分开。也不需要把它们分开的时候,这就是箭术的最高境界了。也就是箭术的大道。可笑的是,这就是禅师们所说的‘平常心’。”

    “这…”吉田重政被政良的一段话弄得满脸疑惑。

    “要领悟箭术的最高境界,最少要首先达到三个境界”政良严肃地说道。

    “何谓三个境界?”

    “用心灵射箭、不射箭的射箭、以心传心”政良继续说道。

    “请殿下不惜赐教”吉田重政显然被政良的话绕进去了。

    “当弓被完全拉开时,它就包括了‘一切’”,政良拿起手中的弓胎弓,以一种肃穆庄严的姿势站着,轻弹了几次弓弦,发出了尖锐的弦声与低沉的弦响。然后把一枝箭扣在弦上,把弓拉得很满。

    “箭术不是用来锻链肌肉的。拉弓时不要用上全身的力气,而是只让两手用力,肩膀与手臂是放松的,彷佛它们只是旁观者似的。只有当做到了这一点,才算是完成了初步的条件,使拉弓与放箭心灵化”,政良“嗖”的一声将箭射出,然后转过头对吉田重政说道。只见射出的箭支准确地射中了远处的一棵直径10厘米不到的小树的树干。

    “是这样吗?”吉田重政按照政良刚才的样子拿起了弓箭,扣上箭,双手高举过头,双手臂几乎平伸,平均地向左右拉开双臂,弓渐渐拉开,双手逐渐向下移,直到握弓的左手到达了眼睛的高度,手臂伸直,而拉弦的右手臂弯曲,略高过右肩,使三尺长的箭只有一点尖端突出于弓的边缘─形成非常大的弓幅。他必须保持这种姿势一会儿才放箭。这种特殊的拉弓方法使他的手慢慢地开始发抖,呼吸也变得有点沉重。

    “感觉到了吗?”当吉田重政终于将箭支射出去后,政良说道,“你的手抖,那是因为你的吸气不正确。吸气之后要轻轻地把气向下压,让这里紧绷”,政良拍了拍腹部,“忍住气一会儿,然后再尽量缓慢平均地吐气,停顿一会儿,再快吸一口气。就这样不停地吸进呼出,自然形成一种韵律。如果能正确做到,你会觉得射箭一天比一天容易。因为从这种呼吸中,你不但能发现一切精神力量的泉源,也会使这泉源更为丰盛流畅地注入你的四肢,使你更轻松。”

    “握弓,搭箭,举弓,拉弓并停留在最大张力状态,然后放箭。每个步骤都开始于吸气,然后将气屏在腹部,最后呼出”,政良再次拿起弓示范起来,“这样做的结果是吸气自然地配合。当你坚持一段时间后,就会形成自己的独特的射箭技术,你的个别的位置与手的动作会形成固定。而且依照个人吸气动作的不同,将一切动作编织成有韵律的过程。这就是用心灵射箭。”

    吉田重政仔细地聆听着,他已经完全陷入了政良的观点之中了。以前他在家中,学习的都是一些射箭的技巧。但是这样新奇而似乎有效的射箭方法,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觉得太不可以思议了。

    “当达到第一个境界后,我们就可以去感悟第二个境界了”,政良回转身。看向远方的树林,静静地说道。

    “不射箭的射箭?”身后的吉田重政问道。对于这个境界,他更是疑惑了。射箭本来就是为了射中目标的,结果现在却说不为射箭而射箭?

    “你先射出一箭”,政良说道。

    吉田重政依言拿起手中的长弓,再次拉弓准备射箭。只见他拉弓时,拇指绕着弦,贴着箭。扣进掌心。三个手指紧紧压住拇指。同时稳稳地夹。放箭就是张开握住拇指的手指,把拇指放掉。因为弦的拉力极大,拇指会被猛力拉直,弓弦一抖,箭便飞了出去。一般的武士以及足轻都会因为这一个动作而身体猛然颤抖一下,从而影响了弓与箭的稳定。因此根本无法做到平稳的放箭。不用说,有些箭是一定是射得歪七扭八的。现在由于从小就经过家中的悉心知道。吉田重政已经基本不存这一个问题了,但是仍然可以看得出。肩膀有点微微颤动。

    “你来看我的”,政良再次举起长弓,开始示范起来。一切动作与吉田重政相差无异,但是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政良的右手虽然因为张力的释放而向后弹回,但是却完全没有震动到身体。他的右手在放箭前是成一个锐角,放箭后被弹开来,却轻柔地向后伸直。无法避免的震动完全被缓冲所吸收抵销了。如果不是那颤抖弓弦尖锐的“绷”地一声,以及飞箭的穿透力,没有人会感觉到那放箭时的威力。在政良身上,放箭看来如此轻松平常,简直就像儿戏。

    “为何会如此?”,

    “不要思索你该怎么做,不要考虑如何完成它只有当射手自己都猝不及防时,箭才会射得平稳。弓弦要彷佛切穿了拇指似的。你绝不能刻意去松开右手。”政良说道。

    吉田重政似乎仍然不明白。

    “彷佛像一只蜈蚣,要是它突然想弄清楚自己的脚走路的顺序,你想最终会是如何?”,政良问道。

    “那必然是无法移动分寸了”,吉田重政想了想后回答道。

    之后,吉田重政又按照政良说的办法偿试了数次,但是仍然不满意。

    “你握住拉开的弓弦,必须像一个婴儿握住伸到面前的手指。他那小拳头的力量让人惊讶,而当他放开手指时又没有丝毫的震动。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婴儿不会想:我现在要放开手指来抓其它东西。他从一件东西转到另一件东西,完全不自觉,没有目的。我们说婴儿在玩东西,而我们也可以说,是东西在跟婴儿玩。”看到吉田重政满头疑云,一旁的政良说道,“你知道你为何无法等待下去?为何在放箭之前会喘气?正确的放箭始终未发生,因为你不肯放开你自己。你没有等待完成,却准备迎接失败。只要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你就别无选择,只能靠自己来召唤一些应该自然发生的事,而只要你继续这样召唤下去,你的手就无法像婴儿的手一样正确地放开,就无法像一颗熟透的水果般自然绽开果皮。”

    “这…实在是无法明悟之事啊”,吉田重政低头说道。

    “当你射箭时无所求的,没有箭靶你越是顽固地要学会射箭击中目标,你就越无法成功,目标也离你越来越远。阻碍了你的,是你用心太切。你认为如果你不自己去做,事情就不会

    发生”,政良继续说道,“射手以弓的上端贯穿天际,弓的下端以弦悬吊大地。放箭时如果有一丝震动,便会有弓弦断裂的危险。对于有心机与暴躁的人而言,这种断裂便是永久的,他们便陷入上不及天,下不着地的可怕境地。”

    “这就是不射箭的射箭?”吉田重政抬头问道。

    “嗯。放开你自己,把你自己和你的一切都断然地抛弃,直到一无所有,只剩下一种不刻意的张力。这就是箭术的第二境界,不射箭的射箭”,政良点头回应道。

    “这似乎就是禅家所说的,到「空无」与「超然」途中的一个阶段吗?”吉田重政问道。

    “是的,这就是通往箭术的大道的途径。”

    “那么,殿下,箭术的第三种境界,以心传心,又为何意呢?”,虽然暂时无法感悟前两种箭术境界,但是吉田重政还是决定了解一下最后的一种境界。

    “这种境界,必须从放弃一切执着开始,成为完全的无我;于是灵魂会回返内在,进入那无名无状,无穷无尽的原本之中”,政良沉思了一会,最后说道,“可惜的是,在下也无法达到这一种境界。”

    得到政良的指点后,吉田重政似乎感悟良多。此后的数日,他一边继续陪同政良到处巡视,一边练习箭术,企图感悟政良所说的箭术境界。政良见状,心中暗暗偷笑。实际上,论箭术而言,政良的水平实际上只比吉田重政高一点点。但是政良现在搬出来的,是来自后世经过实践证明的箭术理论,当然是水平高很多了。政良就是打算通过这些高深的箭术理论吸引住对方,从而再次招揽对方。

    看到时机已经成熟,这一日,政良装作无意中谈起了即将开场的罗氏道场的事情,更是表达了准备四处寻访剑术、箭术以及枪术出众的剑客作为师范代。

    没有想到,吉田重政当即表达了浓厚的兴趣。政良趁热打铁,当场盛意邀请其为罗氏家的箭术师范,同时作为罗氏道场的师范代,负责领地弓箭手的日常训练以及罗氏道场那些小姓的箭术指导。当然,政良也强调了,只需要教导基本的箭术以及箭阵就可以,毕竟他正是因为不愿意将家传箭术传授给六角家的少主才出奔的。而政良更为看重的是他对领地弓箭手的基本箭术指导以及那些交战当中的箭阵,尤其是吉田重政所熟悉的“扇雨”箭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战国之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游泳之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之鱼并收藏战国之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