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战国之鹰 > 第1112章 猪队友的危害

第1112章 猪队友的危害

作者:不游泳之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遮天之万古独尊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战国之鹰最新章节!

    随着太阳的逐渐升高,江户城上的雾气开始稀薄起来,高桥绍运站在江户城的二之丸的箭橹上方,影影重重地看见远处北条军如山如海般的军阵。

    远处的北条军阵势6续调动,一支一支北条攻城部队,已经准备就绪,等候在山下。而山道之上,又一队向山上进攻的北条军赶来,他们身后的黑色靠旗如密林一般,扑扑地摆动。

    而位于他身下天狗丸的正面,北条军遭到了守军天狗丸和二之丸上铁炮、弓箭的阻截,一时间无法上前攻城。

    这江户城是典型战国式山城设计,可攻击的正面狭小,纵然北条军有一万人的军势,但是一次进攻能投入正面的兵力,最多只有上百人。尽管北条军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力军和后援,但一时半会想要拿下江户城却没那么容易。

    而在二之丸的狭间之后,铁炮声不断鸣响。守军的铁炮足轻,双手握持着铁炮,单目闭眼瞄准着。每一枪射击之后,铁炮足轻就立即开始清膛,小心翼翼地装入火药,弹丸,用推杆压死,装上火绳。

    就这样,守军从二之丸和天狗丸曲轮的狭间中,铁炮轰鸣声不止,压着北条军抬不起头。而弓足轻同样不甘示弱,给与了任何敢于暴露出身子的北条士兵予以杀伤。于是,从挡箭板到堀切这一段路上,北条军的士兵伏尸处处。

    而这个时候,城下的北条足轻左五仍然猫着脑袋,与足轻组头六郎兵卫。一起躲在挡箭板的后面。这时北条军的太鼓再度擂起。城下北条军的铁炮足轻亦然已经赶上。几十人聚集成一排,轮番朝守军的曲轮上进行排枪射击。

    铁炮的弹丸,打在石墙上,溅起浅浅的白灰,并打出一个个小弹坑。虽说没有对守军的铁炮足轻造成任何杀伤,不过一定程度上压制了守军的铁炮射击。

    “给我上!”

    六郎兵卫再次大声喝令,又是几十名北条足轻上冲上前,背起土包。

    “四郎!”

    在左五吃了一惊。眼前这名头戴阵笠的足轻,正是和他一个村子,并且从小长大的玩伴四郎。四郎以前当过猎手,整日在山林间穿梭所以伸手很好。只见四郎刚走了几步,就头顶上守军铁炮轰鸣声,吓得一跳,然后马上缩进身旁的挡箭板中。

    之后六郎兵卫就一脚将他踹了出来,骂道:“有什么好怕的,北条人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四郎牙齿一咬,拼命冲上前。凭着山林里练出的矫健的身手,一口气避过联家的几箭矢。随即他就从一名喉咙被弓箭射穿的足轻尸体身边,捡起一个土包,然后就奋勇地将头一埋朝前冲去。

    “干得好!”

    左五这才刚刚为这位从小的玩伴鼓劲,就听一声铁炮鸣响。四郎就被一铁炮弹丸,贯穿了胸膛,软绵绵地栽倒在了地上。

    左五这时只感觉脑子一闷,身子一震,随后就瘫倒在地,从小的玩伴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

    “左五给我上。”但六郎兵卫回头看了一眼左五那个狼狈样后,随即就喝骂道:“没种的胆小鬼?”

    说完后,只见六郎兵卫,自己冲出了挡箭板。六郎兵卫一身鲜亮的武士铠甲打扮,顿时吸引了守军足轻的视线。

    “砰!砰!”两声铁炮响过,只见六郎兵卫身躯一晃,一铁炮射空,令一却打中了腰间。六郎兵卫忍着剧痛,牙齿一咬,冲上前捡起四郎丢下的土包,又朝前直冲,就在距离堀切还有三四步路远的地方,这时从二之丸射一支箭矢,从后背被射穿他的铠甲,六郎兵卫身子一晃,向前扑倒在在地。

    眼下足轻头六郎兵卫都战死,左五心知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否则会以畏战而被处死的。他用手往脸上一抹,“啊”地一声大喊,大步朝前冲去。而与此同时,又是一队肩扛着土包的北条军足轻冲上。

    左五混在人群之中,四周的人不时有守军铁炮弓箭打中的,栽倒在地。他只是一口气往前冲,眼底直盯着六郎兵卫丢下的土包。而左五此刻犹如神明护佑般,没有一弹丸找上他,只是有一枚箭矢打在他铁炮包着的阵笠上,没有贯透。

    左五终于捡起六郎兵卫丢下的土包,成功地将之丢进了堀切。同样还有十几个成功到达的北条足轻们一同将土包丢进了堀切中。他只见堀切已被填满了大半,除了大手门正面这一块,其他堀切部分的底部,满满地都倒插着,尖刃向上的竹枪。

    左五暗自庆幸,开始朝过来的地方跑去,大概跑了十几步距离,这时守军铁炮再度进行了一轮齐射。附近的北条足轻纷纷倒下,左五顿时感觉右腿一痛,仿佛什么东西钻了进去一般,火辣辣地疼痛。他终于扑到在地,扭过头朝后看了一眼,只见右大腿上多了一个血洞,正泊泊地冒着鲜血。

    “我不能死在这里。”左五只觉眼眶中泪水横流,嘴里说了这么一句,一瞬间他想起了自己在家中守候的妻子。左五顿时生出一股求生的意志来,当下伸出一只手来捂住大腿,一手撑着地,在尸体堆中匍匐前行。

    “还有十步路,不,还有八步。”左五瞪着眼睛,尽管视线正不断模糊,但嘴里喃喃说道。就在这时,又是一群扛着土包的北条足轻冲上去。

    待左五爬回挡箭板后,只听见四周传来一阵欢呼,许多北条军足轻同时在大喊言道:“堀切被填平了!”

    左五脸上勉强笑了笑,终于在一刻昏倒了过去。这时候,北条军十几名足轻,手捧前端点燃火的木桩,一起朝大门冲去。

    联家的铁炮大将不断喝令。铁炮足轻朝北条军足轻射击。6续有弹丸将北条足轻。打得扑倒在地。尽管前方的北条军士兵仍是不断地战死。但后续人马仍就在源源不断涌上,这无穷无尽的战力,令守军上下皆感到一块巨石压在心头。连高桥绍运看到此亦然摇了摇头。

    北条足轻们,跨过已经填实的堀切,将燃着火的大木朝联家大手门撞去。北条军的进攻继续持续,固然在天狗丸正面已经丢下了上百具尸体,但北条军的攻势仍不间断。

    在清水康英、笠原信为的指挥下,一队一队伤亡惨重足轻队被撤换下。然后又换上一支支生力军。而攻入江户城一番枪奖赏的赏格再次被提高,无论是武士和足轻,只要第一个攻进江户城,都将受封两百石知行地。

    听着天狗丸上,不断传来铁炮轰鸣声,清水康英面色铁青,手持着军配,来回踱步,而目光始终盯着江户城天狗丸。这时一名使番骑着快马,来到一番队的本阵。下马向清水康英拜下言道:“大人,小野足轻队。山上足轻队,伤亡惨重失去战力,小野大人阵亡,山上大人中箭负伤。”

    清水康英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言道:“传令就小野队,山上队退下,换上田中队,木下队进攻。”

    “喔!”

    使番接到命令后,动作利索地上马,接着清水康英就远远听到。

    “田中队,木下队,跟我回来。”随即就是一串铠甲碰撞声,又是一队一队背插着黑色靠旗,肩扛长枪的足轻们,小步快跑上山。

    见此情景,清水康英面色冷峻地言道:“守军我倒要看看你们今日还能支持多久。”

    江户城天狗丸前。

    “哐!哐!”

    木桩捶着大手门的巨响一直响个不停。二之丸上方,铁炮轰鸣声不绝,箭矢更是如雨一般倾斜而下。十几名北条足轻双手高举着挡箭板,遮盖在上方,抵抗着守军铁炮和弓箭的射击。

    在大手门的城洞内,六名手持打刀的武士,一副戒备地凝神盯着不断摇晃着的厚木门。而他们身边七八名身形魁梧,精赤着胳膊的北条足轻,正手捧着前端燃着火的大木桩,一下一下地狠狠地锤着天狗丸的大手门。

    守军的弓箭、铁炮一直不停,大手门中,不时有倒霉的北条足轻,不小心中枪或中箭,栽倒在地。

    每当有人负伤和阵亡,在后方的北条军,就会立即有几人冲上大手门,补充阵亡足轻的位置。在更远方的山道上,山风呼啸,无数北条足轻屏息静气,正挺枪持刀地候立在后面,就等着大手门被攻破的一刻。

    “不能让他们再用木桩锤大手门了。”高桥绍运在二之丸箭橹说道。他转过头,对下方的守军足轻喝道:“给我丢掷瓷瓶。”

    “喔!”

    守军士兵答应一声,随即二之丸上,几名守军足轻搬出七八个瓷器瓶子来,然后被他们用力,朝大手门丢掷砸去。瓷瓶撞在大手门附近,北条军足轻的挡箭牌上,纷纷碎裂。里面的液体顿时洒了他们一身。

    北条军足轻将鼻子靠近湿的地方一闻,顿时脸色巨变,大叫言道:“不好,是火油。”

    他们话音刚落,江户城二之丸上就传来一声厉喝。

    “放箭!”

    守军的二之丸曲轮的狭间里,几支箭头上包裹着点着火棉布的箭矢,朝着大手门里射出。

    火遇油顷刻之间点燃,顿时大手门城洞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着火的北条军跳着叫嚷着,纷纷将手里的挡箭板丢出,然后扑在地上打滚灭火。而这时候守军二之丸上,铁炮弓箭朝大手门处齐射,一轮过后,大手门里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北条军。

    远处的北条军足轻组头,看此情景不禁勉强吞咽口水,他回头望了一眼,只见身后的北条足轻们见此一幕,皆是脸色苍白。等到大手门上的火势熄灭后,又一队北条军武士足轻们,扛着挡箭板,冲向了大手门,接替原来战死之人的位置。

    大手门处那一下一下锤门声又再度响起,而此刻守军仅有一点的油瓶也统统用完了。

    随后守军二之丸的箭橹上,开始朝山道上。居高临下地投掷石块。几个挡箭板顿时被砸个粉碎。连同躲在后面的北条军一起被压在石块下面。

    北条军足轻因被石块阻碍。而不得上阵。铁炮组头连忙命令铁炮队朝箭橹上射击,这才迫使守军停止了投石这一战术。

    高桥绍运仍在箭橹细细地观察着战局,对于眼下而论,给与北条军大量的杀伤倒不是主要的,守军需要的是拖延时间。目前而言,守军一切都做的不错,北条军尽管人多势众,但迟迟阻碍在天狗丸前不得突破。

    正在这时。高桥绍运听见“噔噔噔”的有人脚步匆忙地踏上箭橹木板的声音。

    “什么事?”高桥绍运转身喝问道。

    “回禀大人,太-田康资大人,让我向您禀告,天狗丸的大手门就要被攻破了。”

    “嗯,知道了,”高桥绍运毫不犹豫地言道,“立即让预备队前往支援。”

    “喔!”对方答应一声,匆忙地下楼去了。

    高桥绍运看着天狗丸大手门前,木桩撞门的巨大响声依旧响个不停。高桥绍运摇了摇头,沉声言道:“要想攻下天狗丸。没那么容易。”

    而此时,在江户城天狗丸大手门前。太-田康资正沉着脸盯着正不断“哐哐”作响大手门。

    在大手门厚木门后横架了数道巨木加固,但尽管如此,厚木门仍被撞得轰然作响,每一撞击下,都弄得门框附近的尘土飞扬,细沙颗粒掉落下来,似乎摇摇欲坠。

    现在一个队的枪足轻正挺着枪,排成两列,站在大手门后严阵以待。在枪足轻的更外一圈,二十几名联家弓足轻,铁炮足轻,皆将弓箭铁炮瞄准了大手门洞口这一位置,随时待。

    至于大手门外的进攻一方的北条军足轻们,则是挥汗如雨,他们手举着燃着火的大木桩,朝天狗丸的大手门撞击了好几百下。眼下大手门终于呈现出不支的趋势,这些北条足轻们面露喜色,又更加了一把劲。

    “撞啊!”一声呐喊声过后。

    终于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天狗丸大手门的城门轰然倒下。大手门内的北条足轻们喜色一片,作为第一个攻进天狗丸的武士或足轻,可以获得两百知行的领地。普通足轻也可以获得立即提拔为武士的机会。

    “城门破了!”

    山道之上,上千北条军欢呼声,响彻成一片。他们此刻早已经等待得不耐烦了。

    “我五助是一番枪!”为的一名北条武士自报姓名,先冲入了大手门中,五助自报姓名,是为了确认战功,以方便日后军付目论功行赏时不会有偏差。

    武士五助冲入之后,随即身旁北条军亦蜂拥跟上,而在山道上,北条军们也纷纷冲出了挡箭板,朝天狗丸的大手门冲去。就当五助踏入大手门的一刻,却是脸色一变。

    “不好!”

    五助刚要转过身,要往来处返回时,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铁炮轰鸣的齐射声。五助顿时只感觉身子像是被铁拳击中了一般,然后整个人向前扑到在地。

    “冲啊!城门破了!”

    山道上北条军黑色靠旗哗哗地响动,无数人在这一刻倾力向天狗丸的大手门冲去,要立即占领城门。

    而就在这时,江户城的二之丸,天狗丸上,守军的铁炮足轻,弓足轻,他们火力全开。无数箭矢落下,铁炮声响彻个不停。

    一阵硝烟过后,从山道上冲向城门的北条军,当场被铁炮弓箭放倒了三十多人,于是,北条军足轻们被打得再次缩回了挡箭板的后面。

    这时候大手门中,两三名刚刚冲进城去的北条足轻,也从城门虎口处背身而逃,但是从他们身后天狗丸曲轮的狭间射出了几枚箭矢,却赶上了他们,贯穿了他们身后的竹铠。

    一番激战,终于将北条军攻入城门处的士兵全部击倒或者击退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作为主将的太-田康资却是突然下令道:“撤退,立即撤退。”

    “啊?大人?”一部分来自远江国的士兵却是感到很诧异,即便如今天狗丸的大手门被攻破,但联军明显还可以借助这里的地形来抵挡北条家大军的进入的,可这一位太-田家的大人怎么就突然下令撤退了呢?

    “撤退吧,这里已经无法再坚守了。”说完后,太-田康资没有再管属于高桥绍运带来的那些人马,而是直接喝令属于太-田家的那些人马开始撤退了。

    “如今如何是好,外面的北条家大军马上就要再次进攻了。”看着迅撤离的太-田家军势,远江今川家的众人当即面面相觑起来。

    “还是前去与高桥大人汇合吧。”随即众人当即与太-田家的军势分离,开始前往高桥绍运所在的防守驻地之处。

    至于这一队太-田家人马,他们还真的不敢再继续跟随了,毕竟有着太-田康资这样一位令人毫无安全感的主将,他们还真的有点担心自身的安全了。

    (感谢“雨亦晴o(n_n)o”领取了本书的‘大神之光’勋章,万分感谢您的支持;

    感谢“621343o”的双倍月票支持;

    感谢“鸾雨乱月”1oo点币打赏。)(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战国之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游泳之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之鱼并收藏战国之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