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战国之鹰 > 第1156章 战国女人

第1156章 战国女人

作者:不游泳之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随身带个侏罗纪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遮天之万古独尊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战国之鹰最新章节!

    东海道,远江国,德川家冈崎城。◎

    这一日,筑山夫人在侍女阿琴的帮助下,从早上开始就忙着整理发型。

    不久前,他刚刚收到了弥四郎暗中送来关于今川家的密函,想到即将迎来命运的巨大转折,她无法抑制,一边梳头一边不时展开今川家的密函。虽然每一个字都已经嵌在了她的脑海里,但每翻开一次,仍能感到一阵激动。她自己也觉奇怪,但每读完一遍,眼睛都会湿润。她在冈崎城的生活如此不幸,不免自怜。

    “阿琴。”筑山夫人将已读过三遍的密函放到书架上,对侍女阿琴道,“悄悄去喜奈叫过来。”

    阿琴答应一声,她虽不知主人究竟在想什么,但还是顺从地出去了。夫人最近显得很不冷静。夫人经常翻弄的那封信,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还有减敬,自从夫人与弥四郎大人上一次会面之后他便消失了,但夫人却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这让阿琴莫名其妙。难道女人的心竟那么冷酷无情吗?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全忘记了最心爱的人?夫人是否和减敬商议好了,故意放他出城。那样就更不可思议了,她时常恐惧。

    今天早上,阿琴已经两次被派往弥四郎家了,每次弥四郎都亲自出来回复:“告诉她我很忙,不在家中。”他面无表情。

    如果阿琴不知道弥四郎和夫人的微妙关系,她也许会愤怒地将事实真相告诉夫人:“真没有分寸。”但她看到自从减敬离开后,夫人一直想找弥四郎重续旧情。不知何为羞耻。于是就照弥四郎所说转告给了夫人。但夫人却并没有责怪弥四郎。这就更加令到她感到奇怪了。

    于是,怀着种种奇怪的心情,阿琴找到了妹妹喜奈,然后将其带到了筑山夫人面前。

    “德川家康那边有什么消息?”在看到喜奈后,筑山夫人当即压低了声音问道。由于与德川家康以及其家臣的关系越来越不好,所以筑山夫人已经不便于听到德川家的事情了,于是她就暗中安排了议事厅的侍女喜奈作为她探听德川家事情的暗棋。

    “夫人,大人最近这数日接连攻下了吉田城等东三河地区。现在正准备发兵长筱,将武田家遗留在三河的兵力驱赶走了。”喜奈一边说,一边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道,“对了,阿万怀孕了。”

    “什么,阿万怀孕了!”

    夫人顿时眉头紧皱。她虽然已不再将德川家康看作丈夫,但听到阿万怀孕的消息,嫉妒之情仍是大炽。她牙齿咬得咯咯响,阿万本是她的侍女。却夺走了自己的丈夫,淫荡的女子!走之前决不能便宜了她!

    这个世上。要么杀人,要么被杀,在筑山夫人看来,再也没有比手下留情更愚蠢的了。她最初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德川家康,然后是因为亲近德川家康、背叛主人的阿万,他们都不可原谅。

    对于德川家康的报复,她已经开始实施。无论德川家康在武田面前如何卑躬屈膝,她也绝不宽恕。但对于阿万,筑山还没想好怎么处置。怎能让可恨的阿万怀着德川家康的孩子活在这世上?

    夫人的眼里渐渐放射出骇人的光芒,阿琴顿时紧张起来。但平日不在夫人身边的喜奈,却没注意到夫人表情的变化,“这次凯旋归来或许能抱上孩子……大人是那么说的,然后就满怀喜悦地出城了。”

    “喜奈!你马上到阿万那里去。”

    “去祝贺?”

    “哈哈。”夫人忽然狂笑起来,“你真会说话,竟然要向阿万祝贺。”

    “是。奴婢一定由衷地祝贺她。”

    “喜奈,听好了:你装作去祝贺阿万,然后刺她一刀,要刺在胸口。”

    “啊?刺……刺杀?”

    “你好好想想。阿万本是我的侍女,却去亲近大人,让我每日忍受空闺之苦。”

    喜奈和姐姐对视一眼,咽了口唾沫,她年轻的脸顿时失去血色,瞳孔也渐渐变大。“如果……如果奴婢杀人后不能顺利离开,被人……”

    “真是懦夫!你可以大声呼叫,说阿万是和冈崎城下人有过奸情的下贱女子,你奉我之命前去取她性命。”

    “这……这,这是真的?”

    “我说的话能假?”

    “是……是。那么议事厅那里怎么说?”

    “不必担心。我马上去那里,跟那里说借你一用。越快越好,不能让阿万生下孩子。”夫人边说边站起来,离开了卧房。喜奈和阿琴呆呆地坐在房里。

    “姐姐,你——”

    喜奈想问姐姐阿琴是否和她同往,阿琴站了起来,望着放信的书架。那封来自今川家的亲笔信静静躺在那里。阿琴颤抖着靠过去,悄悄打量了一下周围。

    “姐姐,你要干什么?”

    喜奈惊恐地问阿琴。阿琴不理会喜奈,单是紧张地盯着书架上的书信。她的手脚都在剧烈颤抖。

    “姐姐……”

    喜奈惊讶地走了过去,阿琴立刻将她的双手粗暴地拨开,迅速看了看四周,“不要过来!别过来!”

    阿琴说完,打开信,急急地读了起来。她立刻变得面如土色,虽然全身还在颤抖,眼睛却始终没离开那书信。然后,她慌慌张张将信放回原处,踉踉跄跄走到门边,摇摇晃晃坐下了。

    “姐姐!怎么了?那封书信……”

    “嘘——”

    阿琴闭上双眼,胡乱比画着双手。“不要管!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好了,不要告诉任何人,一旦泄漏出去,你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啊……有那么严重吗,姐姐?”

    比阿琴性急的喜奈知道姐姐不会告诉她,立刻腾腾地走近书架。正在此时。忽听一声:“夫人去哪里了?”

    弥四郎已经站在门口。他从来不用通报。喜奈慌忙来到姐姐下首。跪伏到地上:“夫人到议事厅那里去了。”

    弥四郎已经全副武装。“你们没看到换守到这里的本多作左卫门吗?”

    “没有,早上就没见到过他。”阿琴回答,她的声音还在发抖。

    “发生什么事了?”弥四郎怀疑地打量着眼前这对姐妹,“夫人又要杀人了?”

    “不。”妹妹喜奈的语气很平静,“她吩咐奴婢到阿万松那里去,正到议事厅那里为我告假呢。”

    “派你去阿万那里……做什么?”

    “阿万怀孕了,让我去祝贺。”

    “祝贺?”弥四郎忽然笑道,“哈哈。祝贺?恐是让你去杀了阿万吧。真是让人头疼的女人……作左卫门真没来过?”他撇了撇嘴,嘀咕着走开了。

    未几,筑山夫人回来,几和弥四郎擦肩而过。她好像处于亢奋之中,老远就喊叫起来。“喜奈,喜奈!”姐妹俩赶紧到门口迎接。

    “喜奈,我已经替你告了假。你现在就去。我希望得到你的回音后才离开冈崎。”说完,她从抽屉里拿出些盘缠,交给喜奈。

    而另外一边,负责留守冈崎城的本多作左卫门重次。在兵器库前被弥四郎叫住了,他漫不经心地转过头来。他穿着单衣。袒露出浸满汗水的胸膛。

    “作左卫门,你听说主公的消息了吗?”弥四郎对作左说话时用词非常谨慎,“他令我率领粮队,到足助和武节之间去。”

    作左卫门淡淡地盯着弥四郎:“你要去吗?”

    “主公脾气暴躁,我如迟去……”

    作左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能见的次郎重吉和野中五郎都不能劝止他吗?”

    “他是个勇猛无比的武将。”

    作左卫门心不在焉地皱起了眉头:“七之助不在他身边,我应该陪他一起去。”

    “不,你不必担心。主公既然能一举攻下足助,也可很快拿下武节城。”

    “战场没那么简单。”

    “我知……”

    “攻打足助不过是虚晃一招,真正的目标在别处。”

    “我也知道……”

    “那么,拜托你了。我明日一早也将奉命离开冈畸。”作左慢腾腾站了起来。

    “啊,如果……”弥四郎赶紧叫住作左,本性让他还想再说些奉承之话。

    作左停下脚步问道:“你还有何事?”

    “有件事我十分担心,想告诉你。”弥四郎压低声音,向作左靠了过去,“是关于筑山夫人的忌妒。”

    “哦。”

    “阿万……听说她怀孕了。”

    “哦,我不管内庭之事。”

    “我听说阿万的确怀孕了,夫人可能会以祝贺为由,派人前去……”

    作左卫门紧紧地盯了一眼弥四郎,迈开了大步。

    这就够了!弥四郎不禁想笑,他拼命控制住自己,目送作左卫门远去。

    筑山夫人和阿万之间的争斗,与弥四郎既无任何利害冲突,他也丝毫不感兴趣。他向作左卫门透露此事,完全是为了证明他如何忠诚,以让作左放心出城。弥四郎终于大笑起来。人生难得有良机,能够抓住这些机会不失时机地表现自己,正是能出人头地者的立身之本。

    弥四郎视察了在粮仓和酒谷一带聚集起来的粮队,然后去了筑山御殿。

    此次出城回来,恐怕已成了今川家大军的向导。这是一次决定命运的行动。如果筑山夫人在他出城期间有轻率之举,就大事不妙了。夫人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主公的正房妻子,不过是可以利用的愚蠢女人。如果这个女人任性行事,一旦被人发觉,就有可能影响他的全盘大计。

    “不要因小失大……”

    德川家康在看到武田家撤退后就志得意满,正要攻打武节城,随后又对长筱城下手。一旦知道冈崎城落入今川家之手,面临前后夹击,无论他如何鲁莽。也只会俯首称臣。那时何需让夫人劝说?除非事情有变;现在。与其让德川家康屈膝投降。还不如让他自走死路。

    筑山御殿里已经不见了喜奈的身影。看到迎出来的阿琴,弥四郎傲慢地问道:“喜奈已去阿万那里去了了吗?”

    “是。”

    “好,你告诉夫人,就说我已经准备停当,来看看她,请她到庭院中来。”

    “是……请您稍等。”

    “我不能久等。立刻就要出发。”弥四郎绕过玄关旁边的栅栏,径直向夫人的庭院走去。

    “弥四郎大人在院子里……马上要出征,他盔铠在身。想在院子里和夫人话别,请……”阿琴正说着,弥四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院中,“夫人,听说您今天早上派人叫我。”

    “哦,是弥四郎。”

    筑山正要匆忙站起,弥四郎已大步走上台阶,急急说道:“我有事向您禀报,请屏退左右。”

    夫人匆忙站起身走来:“阿琴,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弥四郎。你辛苦了。”她在弥四郎身后坐下,“都已准备好了吗?今川家前来迎接我的队伍什么时候进城?”

    弥四郎听到这话。愣愣地看着夫人。她没有发疯。她呼吸均匀,面颊丰润,满脸红晕,看起来很年轻。女人真是魔鬼!愤怒、轻蔑、怜悯……弥四郎心中充满难以名状的复杂情绪。

    “为什么这么看我?”

    “因为夫人实在太光彩照人了。”

    “你又说笑。我已经是半老徐娘,时刻都在担心自己的身体。”她脸上又浮现出妖媚之气,却只令弥四郎感到厌恶。他甚至产生一种冲动,想要给她一巴掌。她嘴上说着担心身体云云,心中却充满肉欲。

    “主公恐会难过。”

    “知道我私-通了今川家?”

    “是,竟然让如此光彩照人的妻子就这样离去……主公会后悔一生。”

    “也许吧。我已经下定决心,他不后悔决不罢休。弥四郎,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我不会忘记你的,辛苦你了。”

    “夫人太客气了。还请您在主公面前多多为我美言几句。”

    “不,并非我客气。我有今天,全靠你的周旋。等为返回今川家后,到时候我一定保举你。”

    “是,我感谢不尽。”弥四郎感到自己似被扔到了粪便上,非常不快,差点举起双拳。这个女人是多么不可思议、多么没有自知之明!弥四郎本以为德川家康是冷酷无情之人,现在方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实是太无耻、太让人厌恶。

    这些年以来,弥四郎为了生存,机关算尽,不停斗争。在他看来,与男人相比,女人的力量和智慧如同婴儿般幼稚。她们居然能和男人平等地活在这以力量论高低的世界上,真是可笑之极。

    弥四郎心情十分复杂,他一面笑着,一面只想朝筑山夫人脸上吐唾沫。只要想到她是德川家康的正房夫人,无论减敬还是弥四郎,都对这个女人的肉欲感到无奈。无论多么无耻的男人,在与自己有染的女人面前,都不会轻易表露对其他女人的渴慕,但眼前这个女人,却能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坦然表露出对另一个男人的渴望。

    “哈哈哈……”弥四郎终于笑了出来。筑山愈是厚颜无耻,此后的事态便愈是滑稽,愈令人大觉痛快。

    “弥四郎,什么事那么好笑?”

    “啊,哦……”弥四郎一边搪塞,一边笑了起来,“我觉得今天是个吉日,便笑了。哈哈哈。”

    “你今天就要出发吗?”

    “是,主公十分焦急。”

    “他们是明天前来迎接我,还是后天……”

    “最迟不会超过后天。”

    “时间真是难挨呀!”

    夫人像少女一样歪着头,眯起眼睛,“在队伍到来前,你能悄悄为我传个话吗?”

    “在今川家大军进城之前?”

    筑山夫人媚眼如丝,点了点头。她简单地认为,单单靠她的这双美目,就可打动所有人,为她做任何事:“离开此城之前,我有件事必须办了。”

    “什么事?”

    “阿万实在是太可恶了,我要亲手杀了她!”

    弥四郎再也按捺不住满腹怒气,不禁吼道:“浑蛋。你找死!”

    受到自以为最亲近之人出乎意料的怒骂。夫人顿时变了脸色:“弥四郎。我多少也算此城的半个主人,你怎可如此谩骂?”

    “浑蛋!”弥四郎已经完全抛弃了虚伪的客套。他必须严厉斥责筑山,以免她在此期间轻举妄动。

    “噢,你……你……你说,我哪里浑蛋了?”

    “你真的想听?”弥四郎郎双肩颤抖,直视着夫人。他略有担心地看了看周围,但一旦定下心来,便毫无顾忌了。“你和我弥四郎单独相处。还有什么架子?”

    “你……你说什么?”

    “你要是略有自知之明,就当闭嘴。夫人怎么可能是我的主人?我是觊觎着主公首级的谋叛之人,夫人是与我有奸情的女人、是对丈夫不忠的女人。我们不过一丘之貉,哪有什么主从关系?”

    “你弥四郎不是我的家臣?”

    “那还用说?我是你的战友,是你的情夫!”

    弥四郎无法控制自己,继续说道,“若此事传到主公那里,你我都没有好处,我不想多言。但阿万这种混账事,绝不允许!”

    “那……那又是为何?”

    “你想想看。你杀了阿万。只能令主公更加愤怒。估计还没等到今川家大军带来,我们两人就会因此而被主公囚禁起来了。届时如何帮助今川家大军?你为何就不能善待阿万,然后将她扣作人质?”

    “将阿万作为人质……”

    “不错。如此蠢事,不仅我弥四郎,就是今川家,也绝不允许。你定要牢记在心。”

    弥四郎语气十分强烈,夫人显然被他的气势镇住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弥四郎。

    “明白了?”

    “是……是。”

    “事情成败在此一举。在此紧要关头,绝不可擅自行事。如有一丝闪失,不但夫人,就是我,也会丢掉性命,你定要清楚后果。”说罢,弥四郎立刻站起身,严厉地打量了一眼夫人。

    夫人忙答应了一声。即使是德川家康,也没如此恶毒地辱骂过她,但她为何会如此顺从呢……

    出了筑山御殿,弥四郎仰天大笑起来。忍耐!忍耐!他拼命控制着自己,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一向只知道任由性子训斥别人的筑山夫人,竟然被我弥四郎的气势压倒,直如一个下人般唯唯诺诺。这是多么滑稽之事。

    “唉,其实可笑的实不止她一人。”弥四郎忽然自言自语道,“就是主公,也愚笨至极。”

    德川家康妄想平定天下,却忽视妻子的不忠,才导致今日的困局,竟然不知妻子正被今川家的卧底和家臣任意玩弄。他只如一个追赶星星的呆子,只有远大的志向,丝毫未意识到脚下的鸿沟。连妻子都制服不了,如何夺取天下?

    此时,德川家康已经冲进了今川家事先设好的圈套中;而在家臣中首屈一指的鬼作左,竟然特意将如此重要的消息泄漏给我弥四郎……每一件事,都足以让弥四郎笑得前俯后仰。

    回到粮队,弥四郎发现队伍已经从酒谷排到了连尺门附近。

    “出发!”弥四郎发出命令。山田八藏已经受命,于两天前出发前往武节城;他的另一个心腹仓地平左卫门正让下人牵着他自己和弥四郎的爱马,一脸严肃地候在那里。

    “平左卫门,出发。”弥四郎笑了笑,翻身上马。

    队伍出发了。表面看去是粮队,实际上藏着许多武器,是一支庞大的战斗队伍。弥四郎到城门时,只见另一个心腹小谷甚左卫门手持长枪,表情严肃地站在那里。他留守城内,只待弥四郎一声吆喝“主公回城”便负责打开城门,将今川家的大军迎进冈崎城。

    “甚左卫,留守期间诸事拜托了。”

    “小人明白。”

    夕阳西下,护城河里倒映着河堤上的树木。无心的城堡。无语的箭仓。弥四郎出了城,在马背上缓缓回过头去望着冈崎城,哈哈笑了一声。

    弥四郎实在太过小看女人的心思了,他原本以为被自己这么一责备,筑山夫人应该已经打消了杀死阿万的念头的了。但实际上。筑山夫人并没有就此派人叫停喜奈的行动。

    就在当天的傍晚。侍女喜奈让两个下人挑着准备好的土特产,慌慌张张地来到阿万的住处附近。

    离阿万的住处越来越近,喜奈的心一阵阵颤抖,这实属正常。筑山夫人密令她前去刺杀即将为德川家康生下孩子的阿万,但她仍然以侍女的身份,装作去向阿万表示祝贺,这令很多人都会理解,就连途中碰到本多作左卫门。得知她的目的后,他都勒住马道:“想得好周到,难为你一片真心。”

    他表情严肃,但仍能听出慰劳她的意思。喜奈反复设想过刺杀阿万的情形,定不要出现意外。

    过了美丽的松树林和海滨的白沙滩,即将抵达新城时,已见沉浸在安静黄昏之中的阿万的住处。望着那巨大的城池,喜奈使劲屏住呼吸,震颤不已。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刺客”的角色和任务过于沉重了。夫人曾夸奖她在侍女中出类拔萃。喜奈还为此暗自高兴,但现在。她后悔了。她毕竟太年轻,对失败的恐惧挥之不去。

    城门显得十分坚固。身穿战服的足轻武士一脸严肃地站在门边,如临大敌。当喜奈通过第一道守卫,抵达通用门时,城内已华灯初上。

    德川家康此时不在城内。他已于昨日开始攻打长筱城附近的城砦,目前驻守在久间的中山堡垒。

    喜奈正要过通用门,四个侍卫立刻围了上来。

    “冈崎的夫人派我前来看望阿万夫人。”

    “夫人派你来看望阿万夫人?”

    “筑山夫人听说阿万夫人即将分娩,派我来慰问。”

    “叫什么?”

    “我是筑山夫人的侍女喜奈。”

    “等等。”他们好像不敢作出决断,其中一个立刻跑进去禀报。过了一会儿,侍卫们终于放她进去,又说道:“派个人领她去。城内已经变了样,一个侍女不可能认识路。”

    喜奈跟在向导身后,穿过城门,内心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脚步却沉重起来。即使她按照筑山夫人的密令成功刺杀了阿万,又怎能从戒备森严的城池逃脱?不安死死地抓住喜奈的心。

    穿过厚重坚固的城郭,一直到内庭的台阶,喜奈的脚步变得越来越沉重。她当然不能告诉两个下人。所以,他们没有任何不安和恐惧,但是喜奈的心理却没那么单纯。要刺杀的女人是德川家康的爱妾,还怀着德川家康的孩子。如果杀了她,喜奈绝不可能活着离开这座城池。

    内庭入口处已经有五个侍女等在那里,迎接喜奈。“长途跋涉过来,你辛苦了。”说话的正是德川家康的另一个爱妾阿爱,她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名分,但深受德川家康宠幸,并且负责管理内庭。喜奈不记得是如何回答阿爱的。她发现,阿爱身上正好具有筑山夫人所欠缺的平静、优雅,而且全身洋溢着温顺柔和的气质。这一切都震撼着年轻的喜奈,使她头脑发热。

    “阿万身体虚弱,一直待在卧房,你有什么话,我会转告她。”

    衣着朴素的阿爱将喜奈领进了客厅。她安静的言谈举止,仿佛一团柔和的空气包围了喜奈。喜欢比较是年轻女子的癖好,喜奈不禁惊叹。她比阿万更美!“奴婢来代筑山夫人昀慰问。”

    “是。我洗耳恭听。”

    “筑山夫人说,少主兄弟姐妹不多,忽闻阿万夫人临产,真乃家门兴盛之兆,故希望得见一面,衷心致以祝贺之意……”

    “我会将你的原话转告。”烛影中,阿爱温柔地笑着,郑重地低下了头。

    喜奈放下心来。但如果对方拒绝,不让她进入卧房,该如何是好?她不禁心慌不已。侍女们端上茶点。阿爱捧着喜奈带过来的礼单去了阿万房间。

    “你累了吧。”一个年纪稍大的侍女体贴地对喜奈说,“冈崎的筑山夫人还好吗?”

    “是……还好。”

    “夫人一定也很高兴。阿万夫人原来就在她身边服侍。”

    “是……是。当然……”喜奈一边漫不经心地应着,一边用手碰了碰腰间的短剑,不禁屏住了呼吸。

    许久。阿爱都没回来。天渐渐黑尽了。寂静的空气中隐约感觉得到紧张的战备气氛。不时传来战马的嘶鸣。噼啪作响的薪火声中夹杂着士兵的谈笑。显然,城内到处都布了兵。

    “让你久等了。”阿爱终于回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侍女,端着食物。

    “阿万听说你到来,十分高兴,她虽然很疲惫,还是想在卧房见你一面。她稍稍梳妆一下,你用过饭再去吧。”

    最惊心动魄的时刻终要来临了。见与不见的问题已无需再想,问题是。见面后如何顺利地杀死她。喜奈愈想愈不能平静。她一会儿觉得不能空腹前去,怕到时候没有力气;一会儿又怕吃过量,动作不灵活。所幸四肢还不觉疲惫。只要不致慌乱,应该能完成任务。但成功之后呢?喜奈不免担心起来。她肯定无法活着出城,既然已下定必死的决心,如何去死呢?

    无疑,阿万到时会大声呼救,但最先赶到的应不会有男人。想到自己也许会连阿爱一起杀掉,喜奈顿时害怕起静静地坐在面前的这个女人来。但让她更痛苦的,是在阿爱引领下到达阿万房间之后看到的情形。

    阿万的房间十分朴素。和冈崎城的内庭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比起筑山夫人的房间,阿万的住处和侍女房没有太大的区别。阿万坐在被中。脸庞被烛光映得更显苍白,她高兴地迎接着喜奈。她看起来非常虚弱,腹部膨大,仿佛一个指头就能把她推倒。“让夫人牵挂,真是感激不尽,夫人还好吗?”

    “是。夫人也特别挂念您……”

    喜奈一边回答,一边偷偷斜了一眼门口的阿爱。阿爱施礼后站了起来,恐是嫌灯光太暗,去拿烛台。

    多好的时机!不知为何,喜奈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眼前这个女子究竟犯有什么过错?想到这个,喜奈就不停地颤抖。

    阿爱拿来烛台,放在二人之间。室内明亮起来,阿万的瘦弱和喜悦之情一览无余。她看上去毫无戒心。因为是筑山夫人派来的人,她满脸喜悦之色,还似有些受宠若惊。转达完祝贺的话,喜奈向阿万身边挪去。

    “请你不要客气。”阿万根本不知喜奈在寻找下刀的地方,反而举起手劝喜奈。

    “不,不行。不要那样……”喜奈起身拉住阿万的手。她感觉对方双手冰凉,不禁兴奋起来。她决定杀死阿万后当场自杀。

    阿万站起来,顺从地任由喜奈牵着双手,踉踉跄跄向她胸前倒去。就在这一瞬间,喜奈突然拔出寒光闪闪的短剑。

    “啊……”喜奈和阿万同时尖叫起来。阿万被刺中肩部,差点摔倒,短剑被阿爱抓在手里。阿万摇摇晃晃向里屋跑去。

    “啊,放手!”发现短剑被抓住,喜奈发疯似的挣扎。实际上,刺过去的那一瞬间,喜奈已经忘记了阿爱的存在。她以为坐在门口的阿爱根本不可能听到她的心跳,故而很放心,但现在她绝望了。

    “不要嚷!”阿爱紧紧抱住喜奈,在她耳边轻声训斥:“嚷起来对你没好处!”

    她猛地击中了喜奈。喜奈手中的短剑叮当掉在榻榻米上,阿爱用力将短剑踢开。阿万好像还不清楚喜奈究竟要千什么。她呆愣着,全身发抖。

    “阿万也不要做声。”阿爱一边死死按住喜奈,一边说道,“本多作左卫门大人已经料到此事,让他来裁决。”隔扇外传来轻轻的咳嗽声,接着,一只大手从走廊左侧伸出,捡起喜奈的短剑。那人正是本多作左卫门,他身披战服,头戴方巾,脚穿草鞋,来到灯下。他没有看阿万,单是对阿爱说道:“好了,放开她吧。”

    说完,便默默地在门边坐下,加重语气说道:“你是藤川久兵卫的小女儿吧?我连你父亲是何人都知道,更不用说你来此的目的了。你要从实招来,不许隐瞒。”

    喜奈被阿爱放开,身体摇晃起来。她被作左和阿爱夹在中间,不禁伏倒在地,失声痛哭。

    “此事难办。”半晌,作左向阿爱努了努嘴。他显然想查明真相,但又不愿意让阿万知道。于是递个眼色。示意阿爱带阿万离去。阿爱心领神会地扶起阿万。阿万如在梦中。恍恍惚惚,全身颤抖,而且有些发热。“她究竟想干什么?她……”

    “稍后就会弄清楚,先到我房里去吧。”阿爱说道,搀扶阿万出了房间。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枭的叫声。好像是一个信号,喜奈顿时停止了哭泣。她双眼通红,苍白的嘴唇猛烈颤抖,似极度亢奋。想说什么又说不出。

    “哦,你说什么?”作左靠近喜奈,“你姐姐好像在服侍筑山夫人吧?”

    喜奈听到这话,情感忽如泄闸之水。“杀了我吧。杀了我这个不忠之人吧!”

    “噢,你说自己不忠?”

    “是。因为我要杀大人的爱妾。”

    “既然想死,我自会杀了你,但不是现在。”作左轻轻地呵斥着,无可奈何地咂了咂舌,“我想听听你怎么辩解。是谁派你来刺杀阿万夫人的?”

    “不要问了。杀了我吧!”

    “不行。你若是不说,我会立刻抓捕你的姐姐和父亲。”作左道。喜奈呆呆地喃喃自语起来。作左装作毫无用心地说着:“你不是可以做刺客的女子。派你来杀阿万的。也决不会是筑山夫人,她不会那么糊涂。对吗?”

    “是……是。”

    “你父亲一向忠心耿耿。他不会知道你的行动。是吗?”

    “是……是。父亲……父亲什么都不知道。”

    “我在筑山夫人处见过你姐姐两三次。虽然我不能明辨忠奸,但她颇有教养,看上去是个忠心耿耿、认真纯洁的女子。所以,应该不是你姐姐的指使。”

    喜奈向作左膝边靠去。看得出,她十分害怕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对家人不利。“是。姐姐决不是不忠之人。”

    “哼!”作左重重地点了点头,突然变了语调,“你知道筑山夫人和主公不和吗?”

    “这……这……不知道。”

    “到底知还是不知?你的回答将直接影响我的判断。你要冷静下来,老老实实回答。听着,这将是你的遗言。”

    听到这话,喜奈悄悄从作左膝边移开。她不再颤抖,似已作好赴死的准备。苍白的宁静,让她的脸看上去非常冷峻。“奴婢知道他们关系不和。”

    “若不知,你便是蠢货,是当不了差的。你认为他们究竟谁对准错?尽管说心里话。”

    “对不起……”喜奈悄悄伏下身子,“奴婢认为大人也有过错。”

    “我不那么认为!”作左突然道,好像没有解释的意思,“所以,你才决定服从夫人的命令?”

    “是。大人的所作所为,对于夫人太残酷了……”

    “是吗?好,我明白了。如果我放过你,你会怎么做?你会跑回冈崎城,向筑山夫人汇报已失败?”

    喜奈并未意识到已经说出了主谋,“不,奴婢不能那么做。”她清楚地回答,“我会在途中自杀。”

    “哦。”作左看着庭院,“你听好,我有话让你转告筑山夫人。”

    “是……是。”

    “你先冷静下来,听好……你就说自己到了阿万的住处。”

    “是。”

    “但你到达时,阿万已经不在了。”

    “正因为她在,我才……”

    作左突然瞪大眼睛,大声怒喝道:“闭嘴!头脑简单的女人!”

    “是……是。”

    “你在途中一度被我超过吧?”

    “是。在赤坂。”

    “那时我已知你的来意。你的草鞋破烂不堪,说明你内心慌乱。如果是普通的使者,草鞋怎么可能从前头开始破裂?”

    “……”

    “听着。当你抵达阿万的住处之时,阿万已经移到城外家臣的住所。因此,你无可奈何地将礼品交给了内庭的侍女和我,便回去了……就这样回禀,听清楚了?”

    “是……那么,您如何处置我?”

    “我本该杀了你。但那样将祸及你的家人。真是浑蛋!”说完,作左漫不经心拍了拍手,叫来下人,“去叫阿爱来。我已经作出判决。让她带阿万过来。”喜奈此时方才哭了。

    阿爱和阿万来到房间,喜奈半晌没有抬起头。“鬼作左”虽然严厉地呵斥着她,但他想方设法挽救喜奈的生命,终于打动了十八岁少女的心。

    “阿爱夫人和阿万夫人,今天也都听我的。”作左对坐在喜奈身后的阿爱和阿万道,“无论什么事,都要为主公着想,为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着想。我不希望这件事情传到主公的耳朵里。”

    阿万好像已经在隔壁呵爱的房间里听到了一切,轻轻说道:“任凭作左大人处置,我没有异议。”

    阿爱也静静低下头:“本多大人,请你继续指示。”

    “一生一世的战斗,就在这一月之间。主公日理万机,早巳疲惫不堪,不能让他知道此事,更不能让其他侍女们知道。所以,我决定,今天夜里将阿万夫人转移到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

    “是,我无须重复。这种事不允许再发生。我会陪着她离开……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阿万呢?”

    听阿爱一问,阿万双手护住腹部,用眼神表示赞同:“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你吩咐吧。”

    作左卫门缓缓立起身。“你也要采取相应行动。”他对喜奈道,“你与此事如此关联。你回去后,就说你在我们转移后才抵达阿万的住处城。”

    “是……是。非……非常感谢。”

    “阿爱夫人。这是老实巴交的藤川久兵卫之女,她接受了一个愚蠢的任务,因为害怕而全身发抖。在途中耽误了些时候,到达阿万的住处城时,阿万已经转移了。这都是她运气好……或者说是即将出世的孩子有好运气……你就照这样说。”

    “是。”

    “今天夜里,喜奈就留在你处过夜。明日一早,你便将这位筑山夫人的使者送出阿万的住处。”

    “是。”

    “其他事情稍后处理,但首先要保证孩子的安全。轿子和随从由我安排,这期间,阿万夫人就拜托给阿爱夫人了。”说完,作左卫门迅速转身离去,消失在光影斑驳的绿树丛中。

    (感谢“百世經綸”的月票支持;

    感谢“神鸾、私lver摸on”的100点币打赏支持;

    好吧,按照部分读者的要求,这几章是临时刻意加入的关于战国女人以及小豪族、小人物的描写,希望喜欢。所谓众口难调,该剧情就此结束。

    新书《巨树领主》,书号3452023,已经发布,并且已经签-约,主要涉及种田流、系统流、练功升级冒险、从零开始、势力争霸等元素,不求其他,只求大家一个收藏以及一张推荐票支持。万分感谢!)(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续南明我的大明星家族大国重工

战国之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不游泳之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之鱼并收藏战国之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