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白狼公孙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新的生活(本书完结)

第七百九十八章 新的生活(本书完结)

作者:一语破春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秦楼春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锦宅狙击天才天下豪商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白狼公孙最新章节!

    夕阳犹如潮汐卷来,乌鸦飞过烧红的天云,微红的眸子望着下方一辆汽车停居民楼前。

    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从车上来,鼻梁上的黑款眼镜抬起,望了一眼楼层,走了进去,脚步一层一层踏过石阶,在其中某层停下,打开了一间房门。若是公孙止在的话,会发现,这个人是他在动物园狼山看到的下棋人。

    房门打开,走动的声响中,声控灯一一在房中点亮,那人在酒架上拿出一瓶开过的红酒时,身后的液晶电视陡然亮了起来,满屏雪花里,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影的轮廓,嘶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乌鸦,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完成后,我给你一直想要的东西。”

    晶莹的液体在杯子里卷起,升到一半时,那边的人放下红酒,“什么事你说,价格好商量。”他摘下眼镜,举着高脚杯放在薄薄的唇边饮了一口,“嗯……为你那颗遗失的宝石?”

    “拿回来,把人杀了。”电视里再次响起声音。

    “这不好办啊,他有那么多人,能打的手下更多,再说那人可是我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酒水在杯里荡出一圈圈涟漪,他的头靠在沙发垫上,看着吊着吊灯的穹顶,“.......他死的时候,我很伤心,眼泪都差点哭干了,无处不在的你,应该知道吧?”

    那人坐起身来,放下酒杯,走去一间房里,打开一个柜子,里面摆放着一件件珍藏品:霜之哀伤、金箍棒、青龙偃月刀........

    “知不知道,你让我杀一个好朋友,多让人为难?”他从里面取出一只银色的手枪,慢慢拧上消音器,对着外面扣动扳机的一瞬,子弹呯的弹在墙壁,折射在电视上,看着破开一个弹孔的屏幕,薄薄的嘴唇吹了吹消音口,勾了出一抹笑容。

    “.......所以,要加钱的。”

    所有的声音静止了下来。

    .........

    驶出动物园的轿车飞驰过街道,最后在一家酒店停下。

    白宁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后面看着下车的公孙止,后者也敏锐的抬起头与他对视,笑着点了点头,与任红昌一起被人引领上了二楼贵宾大厅。

    “昨天有些事回崇宾一趟,宦门的人没有怠慢你吧?过来的时候,听说你让其他人去接触现代社会,到时候可免不了惹出事来。”白宁倒了两杯红酒,让侍从端过去给俩人。

    听着对方的话,公孙止接过酒杯看着里面荡起的涟漪,走了过去,与对方并肩站立,他目光望着窗外渐渐西垂的落日,“其实只要大概给他们讲过这个新社会就没多大的问题,这些人哪个有蠢笨的,顶多惹出一些笑话来,对了,东方局长回来了吗?”

    “已经回来了。”白宁转过身与他一起望着晚霞,下方酒店进出的大门一辆车接着一辆车的开来这边,“回来的时候,已经给本督来过电话,通勤局高层那边已经有了安排,对于现在的你们而言,会时最好的安置,你当过皇帝,为这天下黎民做出最大牺牲,总不至于让这片安定的神州再次陷入混乱和战火吧?”

    “不会。”公孙止看着从车里下来的吕布一家提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吕玲绮和严氏歪歪扭扭的踩着高跟鞋,看到典韦、许褚被几名警察护送回来,后面还跟着宦门的人在旁边说好话,也有刘备三兄弟边走边讨论着什么,不停的比划手势口沫横飞。

    “这是个包容性很强的国家,也是最好的一个国度,富庶繁荣,人人都有书念,大部分人都能吃饱穿暖,我自然不会随意将他打碎,让黎民百姓再次陷入战火,但是……”公孙止端着酒杯轻轻磕在落地窗上,传出‘噹’的一声轻响的瞬间,加重了声音:“……我不希望有人觉得,我们是古人,不懂现代的东西,就会认为好欺负,也不希望有人觉得我们研究的价值,当做实验品来随意摆弄,我们能在当初打下整个天下,连带西方也一块打烂,就能再打一次。”

    话语停顿了一下,他慢慢转过头来,看向同样曾经也位极人臣的白宁,只是他身上的气势才是一位真正帝王君临天下,一种仰望山岳般的压迫感,“谁人有这样的想法…….朕绝不饶恕!千岁,明白吗!”

    “上一次在本督面前称朕的,被我亲手掐死了。”白宁眸子冰冷迎上对方的视线。

    晚霞透过玻璃窗,拖着两人的影子倒映在地上,犹如一条盘起来的毒蛇与一头威凛的白狼对峙。下一秒,贵宾的大门被打开时,二人这才转开了视线,就见进来的吕布一家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一边,吕玲绮拉着任红昌红着脸询问一些事情,悄悄的指着胸口的部位,严氏推着丈夫在不远的座位上坐下来,替他按摩手臂,俩人仿佛又回到年轻时候,腻在一块轻声细语的互相说着悄悄话。

    片刻,典韦和许褚吵吵嚷嚷的走了进来,“原来哪里只是开馆教授徒弟的,娘的,还以为专门供人打架的地方……”“还说,要不是你下手那么重,怎会让公人将咱俩抓起来。”“.……我力道拿捏的刚好。”“放屁,人都打飞了。”

    当见到赵云一个人走回来时,巨汉上前问道:“子龙,你今日有没有什么奇遇?”

    “就是到处走走,要说遇到什么事,这个算不算?”赵云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一个自称导演的人,给了我一张,让我改天去试什么镜,演电影?”

    任红昌看过来,从他手中接过名片,来回翻看后,被吕玲绮抢去,揶揄的笑了一下:“我看看,电影不就是那电视里放的那些吗?赵将军去演的话,会不会光一个眼神就把人给杀死了?”红昌笑道:“赵将军哪里那么吓人,不过我刚刚看了,是一家正规影视公司,不妨去试试。”

    “嗯,云也有此意,不过还是需要陛下发话才可。”赵云夺回玲绮手里的卡片揣了回去。

    “那你就去,朕允了。”

    公孙止走了过来,“既然能活在这里,就不妨都去试试新的东西。”看到刘备三人进来时,问道:“玄德公,今日有什么见闻?”

    “呵呵…..”刘备拱手躬身,“陛下,备准备开设一家制鞋厂。”张飞在旁边拍拍胸口,“沙漠那边骆驼好养活,肉可以拿来卖,皮就剥下来给大兄制鞋,一具两得,陛下觉得如何?”

    “挺好,那亭侯呢?”

    关羽昂首左右看了一下,“大兄、三弟都在一起,关某岂能分开,就在附近种种植沙枣…….”

    贵宾厅里谈笑起来,华雄和李恪也陆续回来,两人结伴离开的,回来时也是一起,被问及收获,俩人笑嘻嘻的拿出一串车钥匙,“摩托车,刚买的,我和李大愣子骑着回来了,比战马跑的还快。”

    那边吕布瞥来一眼,冷哼声,又转过头去,继续和妻子说话。

    人也回来的差不多了,这边服务生也开始上菜,当众人落座后,白宁皱了皱细眉,“好像人数不对……”

    公孙止目光扫过大圆桌一圈时,“曹公、潘无双没回来,还有你手下那个高恩的小胖子。”就他话语落下时,外面传来敲门声,一名宦门的人走了进来,在白宁耳边轻声说了句,引的后者在座位上笑了起来,挥手让那人出去后,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方才说道:“这三人不用找了,刚刚来了电话,都被抓进局子里了,嗯……嫖…..娼…..哈哈哈…..东方局长已经拿钱去赎人了,毕竟程序还要走的。”

    圆桌侧面的三女大抵明白这二字是什么意思,呸了一口,拿筷吃菜。周围其他一帮粗汉跟着大笑起来,最后一抹残阳落了下去,夜空亮起了繁星闪闪烁烁眨着眼睛,看着万家灯火中,这片温馨的灯光里,一群哄笑的人,他们曾经穷凶极恶……也抛头颅洒热血,站在天下的巅峰过,而…..现在更是一群有温暖、说着脏话、豪爽,更真实的人了。

    ……..

    不久之后,通勤局的工作在两个月里陆续开展起来,浩瀚的死亡之海,漫漫黄沙里,展现出了基建狂魔的本领,一座不起眼的小镇,一座临时机场在一片黄沙里点缀出来,大量的泥土填充下,适应力强悍的沙枣树在烈阳下欣欣向荣,面容重枣的身影擦了擦汗水,扛着锄头望着这片树林,一双凤目有了笑意,他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打了出去。

    远方,四处搜罗买来的骆驼成群结队的在沙漠放养,骑着沙滩车的刘备戴着墨镜偶尔过来看一眼,心里方才踏实的离开,不远的方向,扬起一阵一阵的黄沙,一群骑着战马的士兵早已不是当初骷髅的模样,也有人的面容,背着步枪仿佛不知疲惫的蔓延而过,看到这边过去的刘备时,不忘吹声口哨打招呼。

    与持枪骑兵并行的另一边,是这片沙漠唯一的一条公路,但人迹罕至,少有人能驱车单独从这里过去,有狂暴之路的怪名,但总有人试图来挑战,遇到抛锚后,便拿出进入公路口发的信号弹,很快就会有徘徊沙漠里的骑兵过来救援,连人带走一起拖走,当然收费肯定不会便宜,最少都是以万字起步。

    滚烫的路面,硕大的车轮嗡的一声碾过去,一辆不同寻常的越野车上,一名戴着耳钉的青年握着方向盘注视在热度里,空气都在扭曲的路面,笑道:“跑车跑高速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早就听说沙漠里飙车是最好的,人又没多少,想怎么开就开。”

    “还是慢一点好。”副驾驶上的女人抓着门上的扶手,胆战心惊的看着飞速往后的片片沙丘。

    青年嚼着口香糖,使劲拍了拍方向,甚至还放开手,“怕什么,那天晚上,多半是你我出现了幻觉,哪有什么马能跑到二百七十码,想想就觉得可笑。”

    目光陡然一怔,偏头看去侧门反光镜,一辆四轮拖拉机突突突的追了上来,并行时,车内俩人目光望去,就见坐在上面的身形目光威凛,棱角分明的脸让他们陡然想起那天晚上在高速上,也是这张脸孔,下一秒,拖拉机超车过去,一个转弯开进了沙漠里。

    青年下意识的看去仪表盘,踩下了刹车,哭哭啼啼的拿出手机:“喂……交警同志吗?这里有人改装拖拉机,都飙到二百八了…….你们一定要管啊!”

    在越野车停靠的公路侧面三十多里,卷起大片黄沙的拖拉机驶进了小镇外面一处农庄,周围都是茂盛的沙枣树,吕布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拖拉机,望着那边拉着犁的赤兔过去,对着电话那头说道:“知道了知道了,别催,等会就过来给你犁沙枣地。”

    收了电话,在赤兔脑袋拍了两下,后者通灵般的一蹬后退,将犁褪下,撒开蹄子朝沙漠疯去了。那边小院里,妻子端了一杯水递给他,随后拿起手机翻看电视剧,吕布朝院子里看了一眼,“玲绮呢?”

    “赵将军刚从外面回来,玲绮找他要签名去了。”

    吕布微微怔了一下,在对面妻子旁边坐下,叹了一口气:“等会儿,还是赶紧让陛下把陆逊给复活吧…….对了,听说有一拨蟊贼被边军追进沙漠,通勤局那边让我们帮忙抓捕,为夫想……”

    “不准想……老实种地。”严氏抱着手机头也没抬的说道,“一伙蟊贼哪里用得着你出手,潘无双、华雄、李恪三个人就够了。”

    “好吧,就手有些痒了…….”

    吕布转头望屋里看去,方天画戟旁边,摆着一架加.特林,弹链绽放诱人的光芒…….

    ……

    镇中心一栋白漆楼房,巨大的防风布照在上面,任红昌穿着比基尼带着墨镜,将纤细的手臂遮在额头上,旁边一名女子身材丰腴,翻看一本杂志,旁边的小木桌,还有几本垒在一起的书本:《历史通简》《服装设计入门》《信息与自动化》……..

    片刻,楼道的门吱嘎一声打开,只穿着短裤,露出精壮上身的公孙止拿着防晒霜过来,名叫蔡琰的女子拉下墨镜,“夫君怎么不去看看李恪他们……”

    “.….就是。”任红昌侧过身,挤出饱满的双峰,一只手撑着下巴,娇声唤了一句:“老公……红昌要擦你手里那个。”

    “一群走私蟊贼都解决不了,难道还要为夫出马?”公孙止在中间的太阳椅趟下,戴上墨镜,将防晒霜丢过去,“自己擦,活了千多年,还嗲声嗲气!”

    蔡琰将杂志遮住嘴轻笑起来,那边的任红昌哼了一声,将头转过去,将耳麦戴上,听音乐去了。不久,嗡嗡嗡的螺旋桨声从上方过去,吕玲绮站在舱口,将刚刚得到签名照塞到兜里,拿起一杆狙击枪,按着耳麦大吼:“李恪,报告你们位置——”

    贴着卡通人物的直升机飞过去的方向,黄沙飞扬,两辆卡车仓惶的逃窜,几名北俄人、欧洲人不时向后看,十多辆没顶的吉普车挂着音响,发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重金属音乐,李恪站在上面,敞开招展的无袖夹克向后翻飞,他拿着一把自动步枪不停的朝天空开火,兴奋的朝那两辆卡车嚎叫。

    潘凤在另一辆车上,涂抹迷彩的圆脸露出大笑,将一个大圆筒抗在了肩上,下一秒,后方喷出火舌,一发圆柱炮弹飞了出去,然后便是轰的巨响,其中一辆卡车直接爆发巨大火焰,支离破碎开来。

    另外一辆车内仅剩的数人吓得脸色发白,然而后视镜内,一辆摩托车卷着沙尘从后面追上,华雄与他们并行的一瞬,叼着烟的嘴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反手掏出一杆双管喷子,照着车窗就两发子弹,靠近门的一人脑袋,当场就爆开,红的白的糊满了前窗玻璃,驾驶的西欧人情急之下,一个甩盘,将车子拐出弧形,避开的同时,迎头撞进不远的一片枣树林。

    剩下的三人提着两只密码箱匆匆忙忙的下车,朝里面钻,“你们不是这片沙漠没人的吗?”“我们怎么知道会有一群怪物!”“他..妈….的……”骂骂咧咧的身影陡然停下,一股燥热的血腥气息直扑鼻腔,三人抬起视线开去。

    一片猩红刺目的鲜血小溪般流进附近一块小水潭,几匹骆驼倒在地上抽搐,一道魁梧壮硕的身形慢慢转过来,豹头环眼下戴着黑色的皮质口罩,裸露的身上挂着染血的围裙,手里正拿着一把屠刀,那双铜铃大眼爬满血丝。

    “.……跑吧…….”

    有人说了一句时,另外两人“啊——”的尖叫起来,转身朝另外一边跑过去,然而迎头撞上的是一堵山岩般的躯体,三人跪伏在地上,看着许褚、典韦裸露上身,还有一群壮硕的大汉耍弄哑铃、杠杆这些健身工具,脸上露出莫名的兴奋。

    片刻,枣林立传出凄惨的叫声。

    盘旋上空的直升机里,吕玲绮耸耸肩膀,对着耳麦说了一句:“让人去收尸吧。”随后转对驾驶员吩咐一句:“我们回去。”

    天光的颜色慢慢在时间中暗下来,并不大的小镇燃起篝火,一群一群的从周围沙漠回来,在家中清洗了沙砾后,加入到欢迎赵云回来的盛宴里,当然,这样的日子其实每几天就搞一次,而这次不过是多了一个借口而已。

    断臂的书生站在篝火前布置会场,忙前忙后,偶尔停下来时,心满意足的看着四周饮酒打牌,或唱K的一名名同伴,腿上放着世界地图的曹操,不时按着手机,正约一个个离婚的女网友来沙漠游玩。刘备拉着张飞、关羽讲解下一步的商业战略规划……

    万里的夜空下,无人知晓的沙漠里,仍一群幸福的人在这里生活着,肩负着一些不为人知晓的使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

白狼公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一语破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语破春风并收藏白狼公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