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十成麒麟果

第四百七十六章 十成麒麟果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陈『药』师听后也是点头道:“姜统领请来的这位高人果然不错,他只是一见乘舟便能明了这些,直到这几ri我细细想过,才觉着乘舟的战力即便我等无法医治,也应当还有回来的可能。”

    说着话陈『药』师转头看向谢青云道:“所以,我以为乘舟你不用太过担心,就算这次不成,将来也还有许多机会,你的身体没有任何损伤,灵元被莫名其妙的封印,也有可能莫名其妙的回来。”

    “正是如此,你也莫要太过忧心。”『药』雀李同样安慰道:“天下之大,总有法子能够破了你龙脊之内的封印。”

    那武国第一针周栋也是点头:“你若愿意,学成之后,倒是可以去我那儿,不需要边让大统领的人情,我会一直为你试针,总有法子解决此事的。”

    周栋如此热情,自是因为谢青云此等怪症极为特别,且他还想借此机会,探究一番谢青云的元轮,好给他一直以来研习的如何以针法修复磨损元轮的医道带来一些新的感悟。

    虽然此举对谢青云没有伤害,也是在帮谢青云,但同样也是存了一些私心。

    自然他的私心无人知晓,谢青云对他也是感激,但半年之后战力就能恢复,谢青云自是不会答应,当下也不直接应答周栋,只是冲着三位医道高人以及一众武圣拱了拱手道:“弟子能让诸位前辈这般为弟子费心劳力,已是十分感激,弟子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眼下若没有其他事情,不如先用了那麒麟果再说。”

    见乘舟并未应答,周栋也不在意,他本就没有报太大希望,至少在所有的法子都试过之前,这少年当然不会这般快的答应跟他回去。

    其余众人见谢青云神se轻松,当下心境也松了不少,祁风从随身的乾坤木中取出装有麒麟果,递给了陈『药』师,同时口中说道:“我等心力早已恢复,还劳烦陈『药』师你继续主持。”[]朝元476

    陈『药』师点头,接过那木质匣子,随后打开匣盖,取出那一株麒麟果,在场众人见过麒麟果的不多,此时都认真细瞧,见那果实和传闻中一般,形似小麒麟,又见那小麒麟的身上纹路细腻,便都忍不住赞叹。

    和之前一般,先是用周栋的二十四枚仙针化解麒麟果中的灵气,再以南岭奇毒针化解剩下的灵气,如此只剩一成的时候,再导纳入谢青云的体内。

    原本预计谢青云的体魄只能承受半成麒麟果灵气的,后因为那三株大成『药』王的三成灵气都成功导纳入了谢青云的体内,比预计的多了一成,所以陈『药』师等几位医道高人才认定乘舟大约能够承受一成麒麟果的灵气。

    尽管那三株大成『药』王的三成灵气全都消失不见了,但并不能因此认为麒麟果只能导纳入半成了,虽然那三成灵气消失,可谢青云身体并没有任何伤害,因此陈『药』师甚至认为麒麟果的灵气可以超过一成导纳入乘舟的身体,但这毕竟有些冒险,因此还是稳妥的选择一成。

    一如既往,众位武圣团坐一圈,将谢青云包围在中间,一齐施展神元,配合周栋施展二十四枚仙针化解那麒麟果的灵气,一边试着将麒麟果的灵气先引出一丝,化进乘舟的血脉。

    原本导纳那三株大成『药』王时,并未同时进行,只是先化解掉一部分灵气,然后再行将灵气引入谢青云的血脉,让其体魄适应。然则麒麟果可是初成『药』圣,远非大成『药』王可比,所以得同步进行,神元裹挟着丝丝灵气涤『荡』谢青云的血脉筋骨。

    两者同时进行,稍有差错麻烦就大了,很有可能至乘舟于死地。因此武圣们十分谨慎,刚开始,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大约一刻钟之后,连半成灵气都还没有化掉的麒麟果,像是忽然和谢青云的身体产生了某种勾通或是共鸣,忽然之间灵气狂涌而出,直接冲击谢青云的血脉筋骨,而那施展二十四枚仙针,耗费心神和灵元最大的周栋则同时感觉到一股斥力顺着仙针倒冲进自己的体内,他反应也是极快,当即知道不好,大叫一声,撒开二十四枚仙针,虽是坐姿,整个人也在灵元的作用下,向后整个弹开,只因为那股子斥力,他能够感觉的出来是众位武圣的神元,本应该协助他控制好麒麟果的灵气,却不知道为何忽然都向他涌来。

    “不妙!”王羲大叫一声,所有武圣也都在瞬间反应,当即将神元全力收缩,硬生生的去缠绕那麒麟果的灵气,却不想这初成『药』圣似活过来一般,强行与这许多武圣的神元对抗起来,那灵气就要硬冲击谢青云的血脉。

    “陈『药』师,可有法子。”祁风一边运转神元,一边大声嚷道。

    “只能以针法相助,其余丹『药』,都和麒麟果同质,未必不会一齐顺了这初成『药』圣之力,冲击乘舟。”陈『药』师说着话,扭头去看那弹开很远的周栋,但此时的周栋已然面se煞白,盘膝调息,以陈『药』师的眼力,当即就瞧出他是受了不小的内伤,绝无可能再运转仙针。

    陈『药』师不再犹豫,只道了声:“周兄弟,借你仙针一用。”在场几位医道中人,周栋之外也只有他能施展针法了,那『药』雀李虽然会,但却远不及他,而此时丹『药』和麒麟果同质,『药』雀李的救治法门都在丹『药』之上,眼前之境况,『药』雀李完全无法施展他的长处,因此,陈『药』师只能依靠自己来了。

    仍旧扎在谢青云身上的二十四枚仙针随即在陈『药』师神元引导下运转起来,开始联合几位武圣的神元,消磨麒麟果的灵气。

    只可惜陈『药』师也只坚持了片刻就察觉到不对,刚一有所察觉,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斥力沿着二十四枚仙针向自己冲击而来,显然是其他武圣神元的合力。

    如此境况,陈『药』师也只能和周栋一般,向后弹she而开,莫说是和这众武圣合力的神元拼了,就算不拼被他们硬撞一下,便有可能当即殒命。[]朝元476

    不过陈『药』师毕竟是武圣,远非周栋的修为可比,弹开的瞬间,还是将那二十四枚仙针从谢青云身上收了回来,这一落地,也当即调息起来,他受到的伤害虽然没有周栋严重,却也是气血上涌,若不细细调息,一时间也难以恢复。

    不过陈『药』师到底是陈『药』师,一边调息,还能够一边说话,只稍稍稳了稳,便道:“诸位可是感觉轻松了一些?”

    “正是如此,陈『药』师你如何知道?”熊纪一边调动神元,细细和那麒麟果发了疯的灵气周旋,一边问道。

    “这仙针似乎和麒麟果的灵气相互应和了。”陈『药』师解释道,眉头也微微蹙起,像是不够肯定,还在思索因由。

    “怎么可能?”祁风惊道,其余几人也都是一惊,这仙针是武仙之物,麒麟果虽然是初成『药』圣,可也没听说会和灵宝相应。

    陈『药』师摇了摇头,道:“或者说,麒麟果的灵气利用了仙针,对付大伙的神元,也是利用的仙针将大伙的神元引导入cao控仙针之人的身上,好让咱们无法阻止这股灵气冲入乘舟的体内。”

    “咦?”说到此,陈『药』师忽然想起了什么,抬眼去看乘舟,发觉乘舟闭目紧锁眉头,像是陷入极大的痛苦之中。

    “他什么时候这般的,你们瞧见了么?”陈『药』师当即指了指谢青云,出言问道。

    “周栋施展的时候还没有这样,你移开仙针之后,他就如此了。”靠谢青云最近的边让说道。

    姜羽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听见陈『药』师和周栋的对话,像是一下子顿悟一般,忽然开口言道:“还请陈『药』师相助,将二十四枚仙针重新扎入乘舟身体,和方才的位置一般。”

    他这么一说,诸位武圣都没能明白他的意思,曲风第一个问道:“这是为何,仙针在,陈『药』师又无法施展,还阻碍咱们拦住麒麟果狂涌的灵气。”

    姜羽还未回答,陈『药』师却忽然点头道:“也好,试上一试。”说着话不顾浮动的气血,再次过来,双手连续挥舞,将那二十四枚仙针重新扎入了谢青云身上原来的位置,只是这一次,每扎一针,他都要受到一次神元冲击,幸好诸位武圣都对仙针的引导有了了解,不在那般突然,因此比起之前两次,所有神元都被引导合力冲击施针之人的境况要好了许多。

    尽管如此,但耐不住陈『药』师一下子受了二十四次冲击,且他的施针本事又不如周栋那般巧,当第二十四枚仙针刺入谢青云身体之后,他用了仅剩下的气力,再次弹开,这一开,再也做不起来,直接瘫软在地,颇像是第一次周栋引那三株大成『药』王后的情形。

    他这一倒,打下手的风长老当即上前,将一枚神元丹送入陈『药』师的口中,但凡三变武师之上,熟悉武圣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陈『药』师这次是脱力了,神元耗费一空,心神也是疲惫不堪。

    那二十四枚仙针进入谢青云身体之后,众位武圣的压力顿时大了起来,虽然如此,但每个人都有信心,时间一长,定能将那麒麟果的灵气消一空,再如何说此果毕竟是一株『药』圣,而非武仙,这许多武圣的神元合力,只要时间足够,自能将他耗光。

    只是每个人都不大明白姜羽方才为何要让陈『药』师重新将仙针扎入乘舟的身体,同样的也没有人明白陈『药』师听过姜羽的话之后,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竟然真就这般做了,不过此时陈『药』师耗光了气力,没法子回答了。

    众人也都全身心的投入消磨麒麟果的大事之上,暂无人有闲心开口问话,却在此时,又听见姜羽说道:“诸位撤力,一点点的来,我最后撤开。”

    这一次不只是曲风,熊纪和边让、祁风也是异口同声的疑道:“为何如此,这般撤开,乘舟危险,况且姜统领你最后一个撤开,那麒麟果的灵气压力全在你一人身上,你也极为危险。”

    “三思。”陈铠说话也就简洁有力。

    “大统领……”王羲也要再劝。

    姜羽并未直接应答,只说了一句:“险自是要冒,信我便是。”

    一句话,众位武圣便不再多言,以姜羽的身份地位,在众人心中,只说了这句,便务须再劝了,姜羽不会拿他们的命冒无稽的险,也不会那乘舟的命冒险,火头军大统领,做事绝不是没有分寸之人。

    众人眼神交汇,便各自明白了心意,六大势力的统领,虽为各自势力都会有各自的心思,但每个人都是心思通透之人,合力做事,自是默契十足,当下从修为最弱,神元最不济之人祁风开始,一点点的将神元抽离出来,而其余几人感受着他的神元抽离,慢慢将自身的神元送入更多,裹着那麒麟果的灵气。

    紧跟着是镇西军大统领边让,镇东军大统领陈铠,灭兽营总教习王羲,隐狼司大统领熊纪,最后则是烈武门门主曲风。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去注意闭目蹙眉无法应话的谢青云,不过很快,众人就发现乘舟的眉头随着他们的撤力,竟然渐渐的舒展开来,这一下不只是几位医道强者,诸位武圣也都想到,战神姜羽和陈『药』师为何会这般做了,似乎那麒麟果的灵气和二十四枚仙针,与这乘舟的身体当是有了某种应和,而他们几位武圣以及施展仙针之人,反倒是阻碍了这种契合。

    只不过如此契合未必是好事,依照所有人对元轮、龙脊以及人体血脉筋骨的了解,修为境界不到,吞噬了大量灵气的后果,就是血脉筋骨断裂,龙脊崩塌,元轮崩碎,一命呜呼。

    虽然大家都无法解释谢青云为何没有痛苦之se,反而越发的舒畅,但众人都知道有些毒『药』吃起来十分痛快,还能让人产生一种难以抑制的亢奋,然后最终的结果,便是死亡。

    众位武圣都是见多识广之人,这样的毒『药』自然都知道,若是乘舟清醒,他自己也知道此类毒『药』,而且还亲身经历过,当然不是他服用过,而是两年之前,那庞放便用过这样的毒『药』,用过之后,潜力全都被激发出来,人也感觉到强大而亢奋,可这都是对身体血脉的摧残。

    不过眼下,唯一能够让众人稍微安心的便是,乘舟之前导纳入那三成大成『药』王的灵气时,并无任何异样,且那三成灵气莫名其妙的消失,对乘舟也丝毫没有损害。

    而这一点,众人想不出因由,大约只能归咎于乘舟当初在元磁恶渊中服用了蛮兽内丹而产生的效果,就好似那蛮兽内丹无缘无故将乘舟的龙脊给封印了,或许其『药』力还在,又如此无缘无故的吞噬了那三株大成『药』王三成的灵气,如今对这麒麟果如此的贪婪,说不得也是要将麒麟果全部的灵气都给吞噬。

    若真是如此,早先那三株大成『药』王,若是众人也这般一边导纳,一边磨损其灵气的话,说不得也和眼下一般,乘舟体内那奇怪的力量,会将三株大成『药』王所有的灵气一并吞噬。

    众位武圣没有说话,又一次相互看了一眼,便都明了了对方的想法,他们想到了那封印龙脊的奇怪力量未必就是坏事,有可能那股力量能够帮助谢青云将所有的灵气储纳起来,到了某一个时刻霍然释放,那一下谢青云就有可能跨境界的提升修为。

    能这般想,自然是武圣们的见闻极广的缘故,而此刻他们也明白了战神姜羽之前说的冒险是什么了,多半是姜羽早就想通了此节,阻止麒麟果的灵气,就这么耗磨下去,便等于浪费这等初成『药』圣,既然乘舟的身体有可能能够容纳,倒不如都让乘舟给吸纳了更好。

    如此做的结果,自然有二,一是乘舟吸纳太多,身体爆裂而亡。二就是和之前的三株大成『药』王的三成灵气一般,被乘舟吸纳之后,麒麟果枯萎,而乘舟的身体全然无恙,这些灵气也储纳到了他身体的某处。

    众人都明白姜羽既然选择冒这个险,自是认为第二种可能xing更大。

    而此时,姜羽则在独自抗衡着那麒麟果的灵气,这般僵持了快有两刻钟的时间,姜羽觉着应当没有什么危险了,气力才一点点的抽离出来,他可不想极速抽离,若是那样,灵气瞬间增大狂涌入谢青云身体,怕即便如他所猜的是好事,谢青云也未必承受得住这等好事。

    这么长时间,从周栋刚开始将二十四枚仙针扎入自己体内,众位武圣开始一边炼化一边导纳麒麟果灵气时,谢青云就感觉到了特别之处,自己的元轮深处,早先被吸纳其中的三株大成『药』王的三成灵气,本已经陷入死寂,他无法调动的灵气就这般忽然活跃了开来。

    谢青云可以十分明显的感受到那三成灵气和外间的麒麟果灵气相互呼应,而这种呼应显然来自于元轮的作用,紧跟着这种呼应越来越强烈,直至元轮之内生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开始疯狂吸纳麒麟果的灵气,原本只进入血脉中要先让自己体魄适应一番的麒麟果的灵气就好似不要钱一般,欢快的顺着元轮深处生出的那股力道,就要通过谢青云的血脉涌入到谢青云的元轮之中。

    只是这样的涌入让谢青云十分痛苦,痛苦的不是麒麟果灵气的本身,而是阻碍那股灵气冲击进来的所有武圣的神元,以及那仙针对自己血脉的刺激。

    所有的一切不过很短时间的事,从仙针开始施展,到周栋被弹开只是片刻不到,而谢青云却在自己被弹开的瞬间,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畅快之意。

    这一下谢青云也明白了其中原因,自己的元轮对麒麟果的灵气生出了某种应和,开始要不顾一切的吸纳麒麟果的灵气,而且感觉上,越是宗儒元轮将麒麟果的灵气吸纳,身体越是痛快,而越是阻扰、越是消磨麒麟果的灵气,身体则越是痛苦。

    最后的时间,从陈『药』师上来施展二十四枚仙针,到仙针被陈『药』师拔下,之后再度扎入,谢青云的感受是起起伏伏的,那痛苦也是随之而时高时低。

    直到最后诸位武圣们听了姜羽之话,开始不断的撤力的时候,姜羽才感觉到自己的四肢百骸彻底的放松下来,那麒麟果的灵气只受到了不强的阻扰,便汩汩的涌入自己的血脉筋骨,随后再通过血脉筋骨涌入自己的元轮深处,和早先已经出纳在元轮深处的灵气汇合在了一处。

    又过了一段时间,姜羽的神元也逐渐撤离,谢青云却是越发的觉着痛快得不得了,那麒麟果的灵气进入他身体的速度也是越发的快捷。

    终于,在姜羽将最后一丝神元撤走的瞬间,那麒麟果的灵气顿时狂暴起来,如同当初在天机洞中从准武者成为武者时一般,只感觉到一股磅礴的灵气冲击进了自己的血脉筋骨,紧跟着又从血脉筋骨之中,像是被元轮吸引一般,发狂的冲向元轮。

    只是和提升修为境界不同的是,这样的狂涌并没有给谢青云带来任何的不适,反而是涌得越多、越快,谢青云感觉越是畅快。

    如此过了不长时间,所有的麒麟果的灵气全部进入了谢青云的元轮深处,而那株麒麟果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去。

    “不可思议!”第一个发出感叹的是最先明白姜羽之意的陈『药』师,见此刻的谢青云吞纳了十成十的麒麟果,初成『药』圣的全部灵气,也只不过是面se微红罢了,自然全违背了所有的关于人类体魄和灵气相关的道理,以陈『药』师医人百多年的经验,也都想不透其中的道理。

    紧跟着陈『药』师之后,那周栋调息了这许久也能开口说话了,忍不住同样叹了一句:“怎么可能?”

    『药』雀李同样瞪着眼睛,十分纳闷的看着谢青云,至于风长老则一脸的『迷』糊模样,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与几位医道高人几乎一样的是,所有的武圣们也都好奇的打量着一动不动的谢青云,只想知道这乘舟吸纳了连三化武圣都难如此直接享用的麒麟果的灵气之后,会有什么内在的变化,他那龙脊是否会因此而解开对灵元的封印。

    谢青云则依旧闭目养神,在所有灵气进入元轮深处之后,他的那股子畅快感就又一次消失不见了,而他试着调用元轮中的灵气,却丝毫不见效用,那新进而来的麒麟果的全部灵气就和之前的三成大成『药』王的灵气一般,彻底不被他所用,就这么沉沦在元轮深处。

    这一点,谢青云也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将来恢复对灵元解封有所影响,虽然自己想不通,但谢青云没有太过纠结,只打算一切事了之后,再去灵影碑时,喊武仙婆婆出来询问一番,说不得就知道这些灵气还能不能为自己所用了。

    尽管已经能够动作说话,但谢青云却没有动弹,只是装作仍旧陷入到一种玄妙境界的模样,只为了做得更像一些,让在场的众人无法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除了王羲和姜羽之外,其余人可都不能知道他元轮有异于常人的情况,因此谢青云必须这般做,好让其他人都搞不清楚状况。

    见谢青云不动,众人怕影响了他的行转调息,便没有打扰他,只是各自凝神静坐,等待谢青云恢复过来,这时候,众位武圣连灵觉也不敢探入谢青云的身体,却感受他身体的状况,只因为方才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的太过诡异,无人知道谢青云身体内部到底是怎样一种状况,若是在临界崩溃的边缘,哪怕只是灵觉探入,都有可能激发谢青云体内那麒麟果灵气的癫狂,到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这般枯坐了半个时辰,谢青云才霍然睁开双眸,他一睁眼,每个人都注意到了,大家虽在凝神休憩,可注意力却都放在他的身上,自然都能察觉到他的一举一动。

    “感觉如何?”祁风第一个问道。

    “没有感觉。”谢青云摇了摇头,“和之前那三株大成『药』王的三成灵气一般,这些麒麟果的灵气又都消失殆尽,再也寻不到踪迹,只是在涌入我身体的时候,让我又一种说不出的畅快感,可很快就不知道为何,从我的血脉之中直接消失不见。”

    这番话自是半真半假,一切都交由众武圣和医者去猜测罢了。

    “又没了?”熊纪紧跟着疑道,当下所有人几乎和熊纪一般,都瞬间将自己的灵觉探入到谢青云的体内,既然那些灵气消散,那便不会再有任何危险,每个人都想去探个究竟,比起乘舟自己描述更要直观和快捷的多。

    几乎又是同事,在许多股灵觉进入乘舟体内后的片刻,每一股灵觉的主人的眉头就同时蹙了起来。

    “真是怎么回事?”祁风摇头。

    “莫非真如咱们所想,所有的灵气都进入了那封印乘舟的蛮兽内丹之中?”熊纪接话道。

    “只能如此猜测了。”曲风应道:“且那蛮兽内丹虽然已经不在乘舟体内,却应当是以某种另外的形式存在了下来。”

    “曲门主说得在理。”边让随后道:“我以为那内丹就是化作了咱们感受到的那股似有似无的气劲,那股封印住乘舟灵元的气劲,只是咱们到如今也没寻到那气劲的实质,便是有力气也无从下手了。”

    “如今乘舟虽无危险,但若真是如此,这许多灵气都被那封印乘舟灵元的气劲所得,岂非封印得更加牢固了?”风长老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似是有理。”陈铠只说了四个字,便看向陈『药』师,毕竟此地陈『药』师对这些远比在场任何人都要熟稔。

    “牢固虽是牢固,但这股气劲并未伤害乘舟,若是最终被乘舟磨化开来,乘舟到底平白无故得了大量的灵气,且这些灵气在气劲未开之前,早已经随着气劲一起储纳在乘舟体内了,诸位方才同意我的冒险,便是想到过,很有可能乘舟的灵元解封、战力恢复的时候,就是他跨越境界提升修为的时候。”陈『药』师没有回答,姜羽却接下了陈铠的话,详细解释道。

    “果真如此,那弟子可是天下第一大幸运之人了。”谢青云乐道:“所谓福祸相依,圣贤经上的古时仙贤早就说过的,诸位前辈就不用这般愁眉肃穆了,若是可以,乘舟愿意等诸位前辈伤好之后,再次导纳那兽王丹的灵气。”

    “你小子胃口真大。”熊纪见谢青云如此轻松,知这少年心境宽阔,当下也说笑了一句,不过似是怕被人误会一般,又补充道:“这便等陈『药』师和周栋两位恢复之后,再行导纳吧。”

    边让接话道:“周兄弟,连累你受此重伤,若有要求,尽可提出。”

    周栋摇头笑道:“一个人情,救一人,人为救好,受了伤是我自己的医技不行,怪不得你,且此事尚未完结,周栋既然来了,便不会食言,自当效力到底。”

    周栋虽然有些私心,可这样的境况,他也不会真个去提什么新的要求,况且他对谢青云的元轮依旧好奇之极,只想着最后导纳完兽王丹的灵气之后,要用极隐针时,便借机探测谢青云的元轮一番。

    再说这许多武圣都在,都是武国最强的jing锐,在他们面前痛快一些,此后再有什么事情,一切都好商量。

    周栋说过,其余人再无多话,当下各自继续调息,谢青云也是一般,陈『药』师和周栋的伤,得还需要几ri,尤其是周栋,伤得较重,此刻虽然能言了,但想要全部恢复,需要的时间最久。

    导纳一下麒麟果都会如此,那最为厉害的兽王内丹,怕是更为强劲,尽管这次有了准备,周栋也不得不要把自己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的状态,才能够再次行事。

    谢青云和众人再次疗伤,灭兽营的一切如常运转,弟子们依旧按照单、双两ri分别外出猎兽,不猎兽时,便自行在城中修习,或是武技或是去炼域或是去那灵影碑中,而这几ri议论最多的也都是乘舟,或是和乘舟相关的叶文等人的去向。

    自然关于叶文,没有正式的说法,一切都只是猜测,到成了茶余饭后,除了众位弟子之外,灭兽城中的那些个家眷、居民们最大的话题了。

    这一ri,又逢着六字营外出猎兽,同样的和二字营互换过时间的十七字也在这一天猎兽,早先已经有过好几次和十七字营一同猎兽,可六字营的众人一直等着的杨恒前来套近乎,或是示好之事,却从未发生。

    终于在这一天,十七字营的众位弟子,在杨恒队长的带领下,极为“巧合”和和六字营走到了一处,而这个巧合,自然是杨恒有意安排,对于十七字营其他弟子来说,也都全然不清楚。

    杨恒行事,不会寻求其他人相助,一切计划都在自己心中,若是自己一人难成,便宁愿等待下一个机会,在他心中看来,如此才能够避免重蹈叶文、彭发等人的覆辙。

    “诸位师师兄弟、师妹,这般巧合,再此撞见了。”杨恒大踏步的走上前来,并未有任何的尴尬和避讳,见到六字营众人,便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和他一般,其余十七字营的弟子也都走了过来,他们虽然了解杨恒和六字营曾经的事端,但队长如此,他们自当同样如此。

    而最为厚道的于吉安见状,更是上前热情的打着招呼,六字营众人见状,也和于吉安等人招呼了两句,只是对那杨恒仍旧不理不睬,只有队长司寇和杨恒点了点头,也是相当冷漠。

    这一切自都是故意如此,若是放在以往,他们怕是早就转身离开,谁也不会理会了,只因为谢青云已经猜出了杨恒的计划,见他果然来讨好,这便要给他一个讨好的机会,才能慢慢帮助姜秀诱出杨恒的接近她的真实目的,当然此事需要的时ri极长,只能慢慢来。

    即便如此,可也不能一下子对杨恒芥蒂全无,那般也太过明显,所以众人既冷漠,却又不封死所有的路,接着十七字营其他弟子,也算是和杨恒之间有个转圜。

    这般做也不会让杨恒有任何的误会,他只会认为,六字营弟子没有和以前那般见了自己就嫌恶的离开,只因为他早先为谢青云通风报信,说出叶文yin谋的结果。

    见众人没有理会自己,杨恒依然不怒不急,却也没有任何谄媚的讨好笑容,只是认真说道:“我知诸位师兄弟、姜秀师妹仍旧无法释怀我之前对诸位的所作所为,可我杨恒真心想要和诸位修好,早几年的事情,杨恒有许多错处,心胸太过狭隘,可我已经想得通透,也在改过,那叶文等人离开灭兽营,虽然大教习们没有公开提及,大家都在猜测,我想应当是乘舟师弟设计让众位大教习发现了他们的yin谋吧。”

    顿了顿,杨恒再道:“诸位虽然对我不理不睬,但没有转身就走,想必也是因为在这件事上见到了我杨恒的诚意,没有关系,我会慢慢等诸位看清楚我杨恒的一切,总有真正释怀的一天,这便告辞。”

    说着话,杨恒便拱了拱手,引领十七字营的众人大步离开了六字营,其余弟子都听杨恒之命,也没有说话,就跟着队长离开,他们并不在意杨恒是否和六字营修好,在十七字营,杨恒修为最高,靠着杨恒,能多拿一些武勋,至于其他,又关他们什么事。

    只有于吉安觉着气氛有些尴尬,面『露』不好意思的神se,笑着又和六字营拱了拱手,随后跟上了十七字营的队伍。

    眼见十七字营走远了,六字营众人忍不住嗤笑,那胖子燕兴第一个开口道:“这厮还以为自己多么大义凛然,却不知咱们早已经识破他的诡计,这就等他入瓮了。”

    子车行跟着嚷道:“若非乘舟师弟是那当初助姜秀师妹戏耍这厮的野人,咱们还真未必能够识破,就算头几次对他极其厌恶,可这杨恒若是真心实意多帮助我们几次,我还真的会对他慢慢改观。”

    这一次燕兴没有反驳他,也是点头道:“所以,才更让咱们看清杨恒的yin毒,他为了接近咱们,却是可以彻头彻尾的做一个好师兄,好弟子,将以往的一切都改掉,这样的心计,怕是无人能够抵御。”

    司寇也是叹道:“就如伪君子一般,在伪君子的伪面被揭穿之前,他所做的一切事情,还真个都是好事,还真个惠及了他人,这才是利用人心、人xing的大恶。”

    罗云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只有姜秀依旧满脸的愤懑,道了句:“这人只会让人恶心,便是乘舟师弟没有识破他的诡计,我也觉着此人恶心。”

    “哈哈……”胖子燕兴就爱听姜秀这般骂那杨恒,当即送上了一句赞语,道:“这天下能和师妹这般看透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才会让许多人,譬如那老实人于吉安被杨恒欺骗,还真当杨恒是他的好兄弟。”

    一句奉承的话,却引来众人善意的调笑,随后司寇又道:“不过恶狼总归要『露』出本xing,这杨恒讨好咱们,咱们也要小心,说不得就会故意引来一些兽类围剿咱们六字营,他在带领十七字营,或是他只身路过,独自为了咱们拼命。这天底下引兽的草『药』太多太多,早年咱们不就是被刘丰算计过一回么?”

    司寇说过,众人都一齐点头,子车行点头之后,却是想到了什么,当即问道:“杨恒这厮若是真要如此,引来的荒兽太弱,咱们自己就能够解决,他来相助,岂非太假,若是荒兽太强,他自己也未必能够保证能救下咱们,若是失误了,就算他全力相救,只要咱们有人受伤甚至丢了xing命,对他只会更加憎恶。”(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