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五百零四章 悟

第五百零四章 悟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谢青云自不会直接说那小姊姊告诉他的这灵影碑印记的古人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失,只有给灵影碑印象极深,多次出入的生命才会留下印记,若是如此说了,定会引起总教习王羲的猜测,因此这些话,他只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好像是自己观察出来的一般。

    总教习王羲听过之后,果然没有任何怀疑,反而赞叹了一句道:“你能瞧出来这些,却是不错。”顿了顿,跟着又道:“当初我和几位大统领一齐进入这灵影十三碑中,各自在不同的空间闯荡,出来之后,也都瞧出了这灵影十三碑中能够虚化出来的生命的奇异之处,于是我们几位相互探讨,才有了你方才的想法,武国存在的越多的生命种族,其中虚化出的武者数量也就越多。”

    说到此,王羲微微停了一下,才继续道:“可当我们发现兽人族竟然有这许多武圣能够被虚化出来之后,便也觉着和之前所想有些不服,随后我们分别都和兽人族的武圣在这灵影十三碑中斗战搏杀,发觉他们的武技更多来自五百年前,有些古武的味道,但又不至于古老到上千年那般久远,于是我们揣测这灵影碑在五百多年前应当落在了当时的兽人族所在的地域。”

    说着话,王羲看了看谢青云,接道:“其实咱们灭兽营的弟子虽然都知道灵影碑来自上古,可却不清楚这灵影碑不是我武国第一个从上古遗迹中发掘而出的,早在千年之前,灵影碑就曾经显世过。此后四处漂泊,最终才到了我武国大匠师陆角的手中。也是经历过许多波折,有这些兽人族的武圣存在。也就是说数百年前,这灵影碑应当是曾经呆在过兽人族的领地之内,不说中土、北原,只说咱们这东州九国,便有两三个国家,以兽人族居多。”

    王羲的话说过,谢青云微微惊愕,他今日最后一个问题便是这灵影碑的来历,只因为他在这灵影十三碑的蛮兽选择当中。发现了虚化出来的兽王肴,当然那还是兽王肴修到三化武圣的时期,如此一来依照他之前的推测,灵影碑千年左右的时间,应该出现在元磁恶渊的狂磁境当中,为何又成了兽人族的地域,这确是有些匪夷所思。

    谢青云正想着如何婉转的问出自己的疑惑,又不让王羲猜想到那兽王肴和自己相识,以他的机敏。很快便想出了法子,当下便出言问道:“可当初对咱们灭兽营弟子所说,这灵影碑是陆角大匠师从上古遗迹中发掘而出的,但总教习如今又说这灵影碑千年以来四处漂泊。这岂非说他经历了各大国度或者是势力,最后被我武国机缘巧合得到,或者……干脆是从其他地域抢来的?”

    王羲听了谢青云的话。随即哈哈一笑,道:“你小子到底是够机灵。这等细节也被你捉住,那就在猜猜看。灵影碑到底来自何处,他的确四处漂泊没错,我武国大匠师陆角得到他的时候,也绝非抢夺而来,确是从上古遗迹中寻来的。”

    王羲这般一说,谢青云当即恍然,方才他那般问就是在试探,如今总教习王羲如此反问,他便肯定了,所谓的四处漂泊是那元磁恶渊四处漂泊,早听闻凤宁观的秦宁观主说过,这元磁恶渊会自行转移方向,想必五百年前曾经就和如今停留在武国一般,曾长时间停在兽人族所在的国度之内,那些兽人族也和武国这般,对外极为保密,也就无人知晓了,可他们未必就能知道,他们多次进入这灵影碑之后,等到下一个元磁恶渊长期停留之地,有其他强大的武圣、匠师有足够的时间探究这灵影碑,发现了灵影十三碑能够将长时间在其中试炼的武者给印记下来的秘密,便会知道当年这元磁恶渊在何处停留过了。不过有一点,谢青云却是极为佩服大匠师陆角的,同样是元磁恶渊在一地长年停留,可那兽人族的国度,却没有法子将这灵影碑从元磁恶渊之中弄出来,只能每次进入恶渊之中的日子,在恶渊之内,闯荡灵影碑,因此他们未必能够发觉十三碑的秘密。

    而武国的天才匠师,却将灵影碑从元磁恶渊之内整个给运了出来,谢青云虽然完全猜不到是怎么做到的,但只听上去,就觉着十分厉害,自是对那陆角的佩服便增加了无数。虽然从王羲的问题中一下子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可谢青云却不能直言,否则便不是机灵了,而是预知了,且若如此,总教习王羲多半会猜测他可能提前知道了些什么,因此谢青云当下就装糊涂般问道:“莫非那些兽人族的武圣们,有法子将这十三座灵影碑置入大乾坤木中,随身携带,之后又去上古遗迹探秘寻宝,结果死在里面,于是这灵影碑又成了无主之物,后来却被大匠师陆角所得?”

    王羲一听,这便又笑,这等猜法确实胆大之极,不过他也知道任何人听他那般发问,若想猜出真相,几乎不大可能,只能全无依据的瞎猜,如今谢青云这般说,也算是另一个方向的瞎猜了,因此他觉着谢青云这般猜,挺符合这聪敏弟子的心性,当下这便说道:“猜得挺狂放的,不过方向错了,可以再试试,其实灵影碑未必要跟着人来走的。”

    “呃……”谢青云早知道王羲在说什么,仍旧装糊涂一般,一拍脑门道:“莫非灵影碑自身也能够行走,就好似那些药圣一般,虽然灵智低下,却有了灵智,可以趋利避害,他们自己个从兽人族那里逃了出来?如此这般,将来也说不得会从咱们里逃走,到遇见他们下一个主人的时候,诸位大教习的虚化出来的虚体岂非也被下一任知晓了?”

    王羲先是摇头,后又点头,依然笑道:“猜得有些靠谱了。不过前半段还是差了一些,后面说得确是没错。若是灵影碑再落入其他人手中,咱们的印记也会被知晓了。不过只要武国不灭,且一直强大下去,这灵影碑便不会落入他人之手,只因为灵影碑自身并不会行走,我说他未必要跟着人走,却并不表明他自己就会和药圣那般行走。”

    王羲说到此,谢青云自然顺势就要说出结果了,再要糊涂下去,反而不像他的机敏。这般当下一拍脑袋道:“莫非,莫非这灵影碑来自于那元磁恶渊?外层还是内层的狂磁境?”

    王羲点了点头道:“正是,这元磁恶渊行踪飘忽不定,如今能在我武国停留如此之久,自也会在其他国度停留,想必上一次长时间停留就在这些兽人族的国度,之后又四处漂泊,后来便来了咱们武国,只是这些兽人族前辈或许并没有高明的大匠师。没法子将这灵影碑从狂磁境中取出来。”

    听王羲这般说,谢青云自是顺势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那大匠师陆角如何取出来的,这灵影碑十三座大碑就孤零零的立在那狂磁境深处么?还有那兽人族当初在狂磁境中,可以随意进入灵影碑么。他们既然没法子将灵影碑从狂磁境内取出,却有本事制出类似咱们现在的弟子令一般的灵影令牌?”

    谢青云这般问,自是想清楚。既然那兽王肴也曾经在这碑中试炼过,多半是拥有此灵影碑之人。为何能让兽人族的人进入狂磁境后随意闯荡灵影碑,而这陆角又是如何从兽王肴处得到灵影碑的。

    王羲哈哈一笑。道:“就知你这厮知道以后,定会问出一大堆问题,这便一一答了你的,有些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便听听罢了,或许将来你可以解开这灵影碑全部的机密。”

    说过这些,不待谢青云接话,王羲便继续言道:“当初灵影碑还在狂磁境的时候,我武国几位武圣一齐进入狂磁境时,可以随意进入灵影碑中,且出来时候也不必战死,即是说出入随心,自然发现这等宝贝,我们便留下几位武圣守着,再由其他武圣出去把陆角也请了来,大匠师陆角的武道修为不过二变武师,但其匠师修为确是武国第一,匠师修到他这等境界,寿命和武圣相当,只是进入这狂磁境中,十分勉强,便由几位武圣护卫而来,之后自是长时间的呆在这灵影碑中,不瞒你说,灵影碑被发现时,我尚未成为武圣,也无资格得知此密,据说每年狂磁境会开两个月,比现在要多,陆角连续多年的这两个月都呆在那灵影碑中,终有一日让他寻到了灵影碑的部分秘密,将此十三座石碑带出,只是出来之后就无法进出了,他便打造了灵影令,再后来将灵影碑放置于新成立的灭兽营中,灵影令改造成弟子令、营卫令、营将以及教习令,此后我成为武圣,才有机会做了这灭兽营总教习。”

    说过这些,王羲才道:“你问那些兽人族,当初进入元磁恶渊的狂磁境时,也是不需要令牌便可自由进出灵影碑的,因此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再者当初元磁恶渊刚入武国时,每年会有两个月的开放,五百多年前,在那兽人族的国度时,未必不会开得时间更长,所以我以为那些兽人族之人或许会有更多的时间,进入元磁恶渊,进入这灵影碑,因此他们心下也有可能并不着急将灵影碑取出,没有人在意这个,知道元磁恶渊自行离开,他们想着急也没法子了。”

    见谢青云陷入沉思,王羲便继续说道:“至于你问的这十三座碑在狂磁境的何处立着,说来就是那般突兀,它们还真就孤零零的立在狂磁境深处,那四周围大约都是些一化兽将的活动区域,相隔数十里有一座巨大的山脉,只是那山脉极为奇怪,火头军姜统领对我说过,他们当时到了近前都能看见那山,却是如何走也无法靠近,几位武圣连带大匠师陆角,想尽法子,怀疑那山附近又什么掩藏形体的灵宝,可寻遍了也没法子找到,最后只好作罢,在以后取走了这灵影碑,他们便再也寻不到那山脉了,我有资格进入狂磁境后。也试着寻了一番,同样没有找到。”

    王羲这么一说。谢青云心中的脉络也一下子清晰了起来,很有可能那所谓的山脉。便是他进入过的天机洞的山体,而当年的几位武圣所以进不去,怕是没有找到法门,自己当初进去也是机缘巧合,随后和那犀龙一齐,寻遍了方圆百里,想要出来,却发现始终在那范围之内,怎么也出不来了。若非最后依靠传送阵,自己怕也要困在其中直到死去。

    谢青云方才沉思时间有些久,很容易被王羲猜到他或许在狂磁境的经历和王羲所说的灵影碑有些关联,加上谢青云以为总教习王羲并没有对自己隐瞒任何,也就透露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讯息,这般也不算直接说出兽王肴以及天机洞之事:“弟子好像见过那山脉,只是弟子也同样寻不到如何进入的路途,后来弟子便离开那里,待弟子机缘巧合服了蛮兽内丹。修为大增,又估猜再也出不来之后,便试着回去寻那山脉了,却再也寻不到了。”

    王羲听后先是微微一惊。随后也觉着合情合理,谢青云在狂磁境足足待了两年,能偶尔遇见那奇怪的如海市蜃楼一般的山脉。也不足为奇,谢青云同样也没法子再寻到那处山脉。他也就不指望谢青云能够带他们去找了。

    至于谢青云,他若是在进狂磁境。也却是无法寻到天机洞到底在何处,想要见到兽王肴,只有被兽王肴感应到自己又回到了狂磁境,且兽王肴想要见自己的时候,才有可能进得去那里,不过若是身边还带着其他人,没有得到兽王肴的认可,多半兽王肴连自己也不会让进了。

    说过这些,谢青云和总教习王羲一齐唏嘘了一会,便又问起下一个疑惑,道:“总教习,我在那翼人族中瞧见一位二化武圣,打法十分奇特……”

    他话还未说完,王羲就打断道:“紫发,紫肤的高大翼人么,浑身肌肉虬扎的那位?”

    谢青云听王羲一下便猜到了,便觉着这问题,王羲多半能够回答,当即笑道:“正是此人,这厮的打法很奇怪,一动不动,我杀他多次,他死后又生,若是没死,重伤也能恢复,关键在于恢复或是重生一次,他的修为战力就增进一层,可我只能让他增进到破入一化武圣,我便被他打死了,自然无法试探下去,他究竟会否能够达到那选项之中的二化武圣的境界。”

    王羲点了点头道:“和这人打其实得不到什么长进,只是用来测探自己的战力究竟能够逼他到二化武圣中的什么境地,我们几位大统领都和他试过,还打赌看谁能够逼他精进到更强的境界。”

    “他是谁,为何有这般本事,太过奇妙。如今还在么?”谢青云连问了几个问题,道。

    “原本我们也不清楚,好在武国的翼人族中,尚有好几位武圣存在,你也见过的洛枚、洛申到洛家双武圣,再有当年洛枚的夫君宗君,想必你在翼人族一化武圣之内也见识过了,他们知道在东州有一位传奇翼人的前辈,所习练的武技之中,有一门奇特的身外化身,依洛申到的洛家的判断,咱们面对的十三碑中的紫发翼人,就是那位前辈的身外化身,应当是那位前辈数百年前进入过狂磁境多次,和他的化身一道,闯入过这灵影碑,方才也说过数百年轻的狂磁境,谁知道开放时间有多久,或许很长,所以他们进来常年在灵影碑中闯荡也不奇怪。”

    “这就奇怪了。”谢青云疑惑道:“既然前辈的分身都有印记在这十三碑中,为何那位前辈自己却不在其中?”

    谢青云这般问过,其实心中早有猜想,因为他早就问过那灵影碑中的小姊姊,知道武仙之上的战力,十三碑无法直接幻化而出,只有依靠武仙婆婆消耗灵气,才能幻化而出,这也就是姜羽大统领不在其中的缘由,如此看来,那位紫发翼人的本体或许在成为武仙之后也进入过这灵影碑,又或者他也和姜羽大统领一般,达到了近乎于武仙的战力,所以才没有被直接印记下来。

    原本谢青云不打算去问火头军大统领姜羽为何不在碑中的,只因为他问过那位武仙小姊姊了,可听见王羲说这紫发翼人时。自然牵连到这紫发翼人的本体不在其中之事,当下就警醒过来。想起自己若是不问姜羽不在灵影碑中事,王羲定然会生疑。武侠婆婆和小姊姊的机密是决不能透露出来的。那武仙婆婆曾经直言要求过他。这甚至比天机洞的机密还要严得多,毕竟兽王肴不介意他透露出去,只是提醒他若是全盘暴露,麻烦的是他自己,所以他才连总教习王羲都没有去说。

    听谢青云这般问,王羲微微一笑,道:“知道你会这般问,你今夜准备问我的疑惑,怕是还有火头军大统领姜羽为何不在灵影十三碑中的事情吧。这便一并答了你。”

    稍稍一停,王羲这便继续言道:“这灵影碑取出之后,我们便从未见过武仙在其中出现,但依照石碑的数量,从第十到第十二碑应当是武仙的三大境界,也就是说武仙对此也是极为稀罕的,当年在狂磁境时,应当有武仙来过,可十三碑内却从未见过武仙踪迹。而随后姜羽大统领在其中闯荡多次,十三碑中也只是在开始一些年有他的印记,直到他的战力再度暴增之后,那十三碑他的虚化体便消失了。于是我们几位武圣便都猜测,这十三碑中能够印记下来的人物,都是武仙之下战力的。武仙之上战力按道理应当也印记下来了,只是我们武国的所有武圣。没有能力见到,即便是陆角大匠师打造的终极玄令。也没有法子见到,或许只有揭开灵影碑全部机密,才有可能见到十三碑中的武仙,又或者咱们的战力达到一定程度,才可能见到。”

    “若是这般说,大统领姜羽的战力和那紫发翼人的战力应当都合当武仙了,那姜羽统领进十三碑之后,也无法见到武仙么?”谢青云当即再问。

    王羲摇了摇头道:“这一点也是我们想不明白的,姜羽大统领确是和咱们一样,无法在十三碑中见到武仙的虚化体,可他自己的虚化体既然没了,他应当达到了武仙战力才对,为何他也见不到武仙,确是十分古怪,或许想要见到,不只是战力足够,修为也要再度提升吧,至少我清楚在灵影碑安置于灭兽营之后,武国没有出现过三化武圣来灵影碑闯荡过,那些三化武圣,都隐居在不知何处,勤修心法,想要早日破境,我等想寻也寻不来,也就无从得知三化武圣进入十三碑后能否瞧见武仙的虚化体。”

    谢青云点了点头,忽然狡黠一笑,道:“皇上未必肯让隐居的三化武圣知道吧,这灵影碑大约只有六大势力清楚。”

    王羲听后,哈哈一笑道:“你小子洞察力不错,皇上是有这层意思,所以才立下规矩,任何弟子出去之后,但有暴露灵影碑之事的,便会受到六大势力武圣的合力追杀。只是这种事情,谁也把不准无意中传出去,那些隐居的三化武圣未必听到,可青宁天宗的武仙说不得会知道这灵影碑的存在,不过他们却从未来过,这也是皇上想不明白之事,后来请了姜羽大统领和他在天宗的相识的武仙联络,许久才见上一回,也问过此事,那武仙回答模棱两可,只说武仙真要去灭兽营,你们武国所有的精锐都守在那里,也未必能瞧见有武仙进去过。”

    谢青云惊讶了一声,道:“这般说来,天宗的武仙说不得来过许多次灭兽营,只为闯荡这灵影碑的第十碑到第十二碑咯,我觉着他们也应当对此有兴趣,想来就是这般了,灵影碑放在灭兽城,多半是他们觉着十碑之前,给人族弟子培育精锐,再合适不过,若是取了回天宗,便有些浪费了。”

    王羲点头道:“你想的和我们猜测也大致相同,不过天宗武仙真实的想法,咱们可无法猜透,这事也只能如此去说了,若是将来你有幸能和姜统领那般去了天宗,也好问问其中真相。”

    谢青云哈哈大乐,道:“若是真能去,自然要全都问个清楚明白。”说过这个,这便又问起下一个疑问,道:“总教习你可猜得出我还有的两个疑问?”

    王羲微微一笑道:“未必猜得准,若只剩下两个的话……”迟疑了片刻,王羲再道:“那剩下的武圣当中。最为古怪的两人,应当是妖灵族的鳄王。以及翼人族洛枚那陨落的夫君宗君了。”

    谢青云点头笑道:“正是这二人,总教习先为我解惑那鳄王吧。他真个是鳄族妖灵么?”

    王羲摇了摇头:“他是何等妖灵,我也不清楚,不过他那武技,却有人识得,熊纪大统领身为隐狼司统领,对付的妖灵也是极多的,这位鳄王虽只是灵影十三碑虚化而出的,但其武技,熊纪大统领识得。此人的胃能够化出体外,说是体外,其实只是他胃的一个镜像,尽管如此,那镜像也有极强的本事,捆住敌人之后,便能释放胃中酸腐之液,将敌人彻底腐掉,你这小子没少受那苦楚吧。那滋味可比寻常武圣击杀要苦痛得多。”

    谢青云点了点头道:“确是极痛的,我在那狂磁境中也遇见过一种蛮兽,一种蛇类,虽然胃无法镜像在外。但我被那蛇吞入腹中,受过类似的酸腐之苦,好在那蛇本身修为不强。被我从内至外破开了肚腹,才逃了出来。”

    此话自然是半真半假。那蛇修为倒是极强的,也是兽王肴派来考验他的。自然谢青云不能全盘告之总教习王羲。

    “是么?”王羲也不惊讶,在狂磁境中遇见各种从未见过的稀有蛮兽,确是极为常见之事,当下跟着又道:“蛮兽和妖灵都是同宗,不过异支罢了,蛮兽依靠先天修行,妖灵祖辈则学了轩辕人族的武道修法,这般说来那鳄王说不得本体就是一条蛇,有可能和你在狂磁境中见到的那种相似,鳄王祖辈武道有成,化作人形,此后传了不知道多少代,中间很有可能修成这般法门,不只是以以胃中酸腐来攻击敌人,还能将胃具象在体外,令人防不胜防。”

    谢青云“嗯”了一声:“这天下稀奇之事,处处可见,将来定要离开武国,四处行走,多见识一番。”

    王羲点头道:“你这话,老聂和我说过,说你小子还想要游遍整个天下,中土、北原、西荒、南岭都要去,倒是好志气,不过要达到这本事,怎么着也要先修行到武仙再说。”

    谢青云哈哈一笑:“弟子只是这般一说,心有向往,努力便是,成不成便不是弟子能说得算了。”

    王羲点头,“不错,努力便是,其他的不多去想。”说过此话,接着又说回正题道:“你想要问的宗君,可是他那羽剑齐发的本事?”

    不等谢青云应答,王羲便借着说道:“那是他们翼人族的一门特殊武技,只有特殊体质的翼人才能够做到,洛枚和洛申到就不行了,其他我识得的翼人也都不行,姜统领和我说过,那宗君的父辈也都不行,只有他继承了不知道哪一代祖辈的特殊体质,才有这等本事,刚好他们祖上传下的武技之中,就有这门,一直束之高阁,直到他的这种体质出现,才又将此门武技习练至身,只是下一位这样体质的翼人,便不知道何时出现了。”

    听过总教习王羲的话,谢青云恍然,随后立即问道:“原来是体质,我更想直到这般体质下,宗君的那双羽翼,也非肉生的么?”

    “咦,这你如何得知的?”王羲听见谢青云这般问,倒是有些吃惊。

    “那羽剑爆射而下时,我瞧见宗君前辈的羽翼并非光溜溜的一对翅膀,而是形似坚铁,倒像是匠宝和肉身融合在一处的感觉,并不像寻常肉身羽翅了。”谢青云认真说道。

    王羲听后,更为惊讶道:“那般狂暴羽剑射下,你非但没死,还能从缝隙中瞧见宗君的羽翼么?”

    谢青云被王羲问得有些愕然,道:“自是能的……”说着话,便把当时的境况说了一遍,只道自己浑身被刺穿了,但还有一口气,在那羽剑被收回时候瞧见了宗君的翅羽的银色。

    王羲听得先是依旧惊讶,到后来却是抚掌大乐道:“你小子真是机敏,竟抓住这等机会,换做寻常人,此时只会关注自身痛苦,哪里还来得及从羽剑的缝隙中去细瞧宗君的翅羽。”

    说过这话,王羲这才认真解释道:“其实你猜得没错,宗君天赋异禀,体质能习练此等羽剑离身射杀敌人的本事。但后来发觉若是遇见强大敌手,羽剑离身之后。肉翅便暴露在敌前,这肉翅的防御可比那羽毛要差许多。极易遭受重创,于是宗君便寻了大匠师陆角相助,寻来神材和肉身相融合,才打造出此等匠宝羽翼,银色流光,灵元运转其上就和自身的羽翼全无二致,这也是大匠师陆角在灵影碑之外,最强的杰作,只可惜宗君还是不免被人埋伏。最终陨落。

    听过宗君之事,谢青云惊讶那大匠师陆角的本事之外,也是对宗君的陨落唏嘘不已,两人又说了几句,谢青云忍不住问道:“据闻匠师可以给人族打造身外骨骼,能够辅助行走攻击,和这宗君前辈羽翼是否相同?”

    王羲摇头道:“全然不同,那身外骨骼是贴服于筋骨肌肉之外,类似一套拆分成和人体骨骼相近的盔甲。每一块骨骼通过机关贴合在肉骨之外,行走起来速度更快,更强,大多是匠师自身武道修为不高。为自己所配备的,遇强敌时可以逃跑的匠器,有些匠师则给这匠器安置了一些灵兵。也能够攻击对手,宗君的羽翼确非身外之物。早已经和他肉身连成一体,陆角大匠师到底是如何做到。我也不知,其中神妙,怕是只有达到陆角那个本事的匠师才能领略。”

    谢青云听后,自是惊叹不已,好一会才回转过来,疑惑都差不多解惑了,既然来叨扰了总教习王羲,他便不会耽误时间,这又直接问起了王羲的《血剑》,明日再去灵影碑,除了和大教习以及诸位营将比试一番之外,剩下的日子,好一段时间都要以王羲的虚化体为陪练了,自是要请教一番。

    王羲倒也不私藏,本来就已经印记到那十三碑中,就是给能够进入十三碑中的精锐了解他的武技的,能说的地方,他便一一指点了谢青云,自然一些看家手段,没有印记到那灵影碑中的,当然不会合盘托出。

    如此一聊,很快就接近天亮,当天空泛起了鱼肚白,谢青云才察觉到时间已经很久了,赶紧道谢,告辞,离开,省得被人发现他大半夜的跑总教习这里畅聊,谁都会知道他没有被总教习轻视。

    离开王羲的住处,谢青云极速回了六字营,本打算去和子车行说说身法,但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如何提升子车行的身法,这般提醒他身法之事,未必会有什么效果,他也不知道被提醒多少次了,苦练一段效果不佳,又自行放弃。

    早些日子越好了,要和众人以及几位好友再有十七字营弟子讲述灵影十三碑中经历的,谢青云打算推后几日再谈,待他将十三碑所有的选项都摸透,这般说起来也会更加清楚,于是大早上就去了司寇居所,把这事和他一说,让他代为道歉,此后几日自己要闭关不出,白天去灵影碑,晚间就在自家庭院修习,司寇自能理解乘舟师弟的做法,便都答应下来。

    回到住处,谢青云没有再去习练什么,直接倒头睡了一个多时辰,这一天一夜,虽然时间不算长,但见识极多,心神疲惫,这般睡上一个时辰,自能恢复,起来之后,发现六字营众弟子都已经离去,今日是他们外出猎兽之日,谢青云也就去了舟域,搭乘飞舟再次来到灵影城。

    昨夜后来和王羲聊血剑时,也说道了终极玄令,总教习王羲又教了他一个用法,这让谢青云发现了更为方便之处,于是今日便直接进入第六碑,如此也就避免了其他弟子的啰唣,随后从十六碑直接进了十三碑中,且到晚间时,他可以从十三碑再行进入第六碑,最后出来,便是灵影碑的值守营卫见了,也不会知道他去了十三碑中,如此便可避免有人怀疑他的权限之事。只因为他得到的奖赏,只是每月进入十三碑二十个时辰,若是长期呆在其中,自会有人猜疑,那终极玄令决不能外泄之物,所以又这等自由出入各碑的功效,也就不足为奇,当然所谓自由出入,是出入他曾经闯到的碑中,第七碑从未闯过,也就没法这般去做了。

    再次来到十三碑中,谢青云没有啰嗦,直接用终极玄令唤出了那虚空文字,选了轩辕人族,选了第三变的武师,这一下人名极多,他也不打算一个个去看了,如此贪多必然嚼不烂,且有些未必值得去看,反而耽误时间,于是便直接依次选那几位大教习。

    第一个对付的是刀胜大教习的虚化体,刀胜用一柄战刀,打法极为灵巧,同样也拥有小身法,谢青云用了四重劲力,以《九重截刃》和《赤月》两门武技分别和刀胜斗战,结果斗了个旗鼓相当,刀胜的战力也到了三变顶尖,武技也极为了得,便有了如此结果,只不过后来谢青云《赤月》和《九重截刃》分左右手一同施展,这刀胜的虚化体便承受不住了,大约三百招开外,终于被谢青云寻到了破绽,三刃便斩去了刀胜的首级。

    自然,谢青云知道这并非最强的刀胜,只是印记在这十三碑中的刀胜罢了,不过再如何去算,即便最强刀胜来了,谢青云觉着时间一久,自己仍旧能够胜过刀胜,且刀胜性情容易激荡,不似其他人那般冷静,若非虚化人,谢青云言语挑逗加上其他各种坑人法子,找到刀胜的弱点,胜过他也就更加容易。

    对付过刀胜之后,便是大教习王进,王进的武技称之为《撼裂》,自然是极为狂暴的,谢青云早先就见识过他的威力,可尽管如此,这般打起来还是极为费事,最终也是两门武技一同施展,在三百七十二招的时候,五刃斩了这王进的虚化体。

    一连和两位大教习斗战,谢青云自然是有些疲惫,在这灵影碑中又无法服用丹药恢复,只有打坐调息,不过谢青云有终极玄令在身,懒得浪费时间,这便又去武圣之中,选了杀人最快的武圣,也就是王羲总教习,这一上来,瞬间就被王羲总教习刺中了龙脊,一命呜呼。

    由于时间一开始就设置的足够,死后自然不会被踢出灵影十三碑,却又能瞬间恢复灵元气力,谢青云自然是不亦乐乎。且对付这武圣级的王羲也不是只求一死,他也试图能够避开血剑一刺,尽管失败,但只要有一丁点的经验积累也不算耽误时间。

    随后,谢青云便选了伯昌,对付伯昌,谢青云自然不用耗费太多的功夫。(未完待续……)

    ps:今日更新完,明日再见,多谢诸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