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蹙眉的门道

第五百一十七章 蹙眉的门道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这四家意外,衡首镇最大势力的也就是张家了,事实上这五家相比,除了衡首镇府令之外,张家的势力还要胜过那三家武者家族,说起来这三家都有武者子弟,可其实当年尚未出武者之前,三家不过是小生意人,自家中子嗣各有一人修成武者后,这几位武者在宁水郡中,也不过跟着小门派厮混罢了,想要巴结烈武门都十分困难。

    至于张重,确是完全不同,他和烈武丹药楼的其中一位掌柜结交,才有了这架烈武药阁。在刚成立烈武药阁的时候,张重还以为自己得到了那烈武丹药楼中那其中一位掌柜的器重,可后来,他才知道,设立在郡下镇属的烈武药阁,其实是可以买卖更好的丹药和药材的,这些是从路过衡首镇的武者口中听闻而来,那武者本想来购买更好的丹药,却得知没有,便说出其他郡下的镇属烈武药阁,就有上好丹药,怎地你这里偏生没有。那之后,张重才明白,自己之前不清楚,只因为整个宁水郡下的镇中,也只有衡首镇,也只有他这一家烈武药阁,没有了比较,他还一直以为这镇中的药阁只能获取一些烈武丹药楼炼制的次品丹药,来进行出售,那武者离开之后,张重还悄悄托人打听,才确信了此事为真,那以后张重才清楚自己当初有多么的自以为是,其实自己不过是那掌柜眼中的一个蝼蚁而已,这宁水郡的烈武丹药楼,在镇子里开不开设烈武药阁都没有关系,只不过顺带养了一条狗而已。刚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张重还是很愤怒的,不过他向来懂得钻营。自知没有武者的能力,就莫要去争这些。既然被当做蝼蚁,他就在那烈武丹药楼的掌柜面前好好的做一只蝼蚁,他只需要利用这一点,每次这位掌柜来衡首镇时,他便大肆宴请,也都会请了衡首镇另外四大家族一齐吃宴,在宴席之间,表现得和那掌柜熟稔一些也就足够,这样他在衡首镇的地位便会极为稳固。那四家也绝不敢不给他面子。张重当然清楚,那掌柜知道他的小伎俩,只不过未点破而已,来吃上一顿,又得到许多张重孝敬他的银钱,还有偶尔挖到野外极好的药材,私下里单独送给这位掌柜个人,好让他在烈武丹药楼的诸位掌柜之中出出头彩,这些只需要这位掌柜吃酒时。稍稍配合一下,表现出很看中张重的模样,他又怎么会不愿意呢。张重的这个法子,虽然让张家地位尊崇。胜过另外三家武者家族,可张重却依旧谨慎,这一切都源自于他清楚那烈武丹药楼的掌柜只当他蝼蚁之后。这之前,他却是十分嚣张的。所以之后变得谨慎。只因为他已经清楚家中若是没有武者,永远得不到强者真正的尊敬。一旦将来那烈武丹药楼拆了自己的台,把烈武药阁的经营换给其他人,他的财富虽不会被剥夺,但地位定要一落千丈,如此一来,曾经看不过他嚣张的人,定然会回头来羞辱他,甚至谋夺他的财产,因为此,张重便自认了衡首镇第五大家族,从未把自家宅院称之为和其他四家那般的府邸,门牌匾额上也不会写什么张府二字,只以寻常百姓家的张宅代替。平日和另外四家往来时,张重也向来客气,连带他一直纵容的儿子张召,他也严厉提醒,可以欺负整个衡首镇任何人家的孩子,却绝不要去得罪另外四大家族中的人,而这一点,张召倒是遵循的挺好,他已经能在衡首镇横行霸道了,也犯不着去得罪那四家的公子少爷、小姐们。

    自然,也因为家中没有武者,张重才会在武道方面,全力督促儿子张召,并没有放纵于他,且他知道修武需要大量银钱,便在这方面从不吝啬,只可惜他对武道一窍不通,也从未去细细询问过,只知道拿钱好办事,结果去不想儿子的修习就用钱和丹药堆积起来,境界是上去了,根基却是极为不牢,丹药吃的越多,成为武者的可能也就越小了。除了平日给儿子张召许多银钱之外,张重也替儿子寻了很好的武院教习照顾着,从一开始就是这般,只可惜早先使了钱财本能够进天院的,却莫名其妙被赶了出来,直到几年后,使了大量的钱,才从天院教习之一的蒋和口中得到消息,是因为首院看中谢青云,而谢青云和首院谈了一会儿话后,首院就下令要轰走那张召了。自然,蒋和并不清楚小狼卫的事情,所以张重也不知道,他只将这一笔账算在了谢青云这个小王八羔子的身上,同样也算在了白龙镇的身上,从而对白龙镇更加恨之入骨,可张重要面子,想要光明正大的羞辱白龙镇的曾经的街坊邻居,却始终寻不到机会,又距离得太远,一直就这般拖着,直到大管家童德早些日子提议可以寻个由头,由他出面,先折辱一家是一家,他便想借着大寿的机会,找那白逵打造雕花虎椅,如此来找那白逵的茬儿,这还是在他一次去了宁水郡时,听到城里的大木匠夸赞过一回白逵的木匠手艺越来越厉害,算是郡下九镇中的数一数二之人,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童德身为张家的管家,在张宅之中,除了东家张召和少爷的房院不能随意进出之外,其余的地方不用通报,那是畅行无阻的。这张家虽然称之为宅,但却比一般府邸还要大得许多,他面子上谨慎低调,但可不会赚了银钱不去享受,这张宅的规模极大,里外一共七重院落,大气豪贵自是非同一般。童德一路穿行过院,终于到了张重的院落之前。这张重虽是掌柜,却也是东家,并不常在药阁之内,大多时候就呆在自家宅院中,那药阁倒是多半交给童德打理,对于这一点童德一直又怨言,只因为他虽然打理着了。可这药阁的财库、账目他都管不上,这掌柜一职他觊觎了许久。可东家张重始终霸占着,连东家带掌柜一起做了。哪怕自己累一些也是如此,对于自家财富,张重绝不放心让外人管着,这就是童德也是走了好些年管家,始终得不到掌柜一位的因由。

    这内里宅院也有一道门,只不过白日并不关着,童德大步走了进去,那门口就站着一个小厮,算是张重平日使唤的贴身小厮。那小厮见是童德,里面笑脸相迎道:“童大管家回来了,东家掌柜刚吃过睡下,若是没有重要的事,童大管家还请先歇着,下午十分在过来,我会在东家掌柜醒来的时候和他说的。”

    童德“呃”了一声,眉头随即蹙起,不过马上就又松了开来。他不想让这小厮见到他不满的情绪,这小厮虽算作他的属下,可比他更能和张重说一些小话儿,若是把自己蹙眉的事儿说给了张重听。让张重起疑心可就不好了,只因为他童德做事向来稳妥,尤其是在张重眼里。这般时候童德自然知道是张重休息的时间,若非有紧急事情不会匆匆而来。可眼下并没有什么太过紧急的事情,自己又因为一下子见不到张重而蹙眉不满。偏巧见到之后,他又要和张重提起那引他儿子张召去收那雕花虎椅的事情,说不得张重就会猜忌于他,若是将来张召死了,张重更有可能一下子想起今日之事,想起自己蹙眉之事,在那裴家还没能助自己夺下烈武药阁的时候,张召说不得便动用他的本事将自己给捉了甚至悄悄斩了,毕竟自己对于裴元,也不过是个棋子,裴家也算是远水,这事想要从裴家得到好处,做好了一切之后,便要硬拖到最后,裴家顺利解决那白逵,自己才能万事大吉。自然,童德也想过若是自己替裴家做好一切,裴家会不会杀人灭口,可想了一会觉着裴元没有必要如此,只要此事天衣无缝,裴家也不会冒险再杀一人,且他们一定能想到自己在事情完成前后,会写下一封书信藏起,交待身边最亲信之人,若是自己遭受意外,便将这封信转交给宁水郡隐狼司特设的报案衙门,隐狼司在各郡都会有这样一个衙门,衙门内的官员连狼卫都不是,但却能够接下各类大的,涉及到武者的冤案,自然若是报案人是诬陷他人,被查处之后,便要力斩抄家。隐狼司查案能力一流,若是诬陷者没有确凿证据,想要诬陷几乎不可能,所以也没有人敢与在这里诬陷他人,另外来这里报案的,在没有查清之前,隐狼司都会替报案者隐瞒一切,由他们暗中查探,若是查出是诬陷,自不用说那报案人要满门抄斩,若不是诬陷,同样会一直隐瞒下去,当案情了解之后,也只能算作是隐狼司的狼卫们自行发现了案件,自行查出了结果,一些武者罪犯到了死,也不清楚自己是被苦主或是苦主亲人举报了,才被查出的。

    因此这各郡的隐狼司的报案衙门也对江湖门派、势力包括郡守衙门都有些云山雾罩的神秘,最初设立的四五年,大家对其十分惧怕,尤其是做过恶事之人,可时间久了,所有人都明白害怕也没有用,被查出和不被查出,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举报,还是隐狼司自己发现的,所以索性把精力都放在抹除证据之上,因此但凡是要在人族聚集地害人杀人的,都会想尽办法,寻到最好的由头或是光明正大,或是悄然杀之诬赖他人,自然,就算如此,也常有被查处来者,可依然不知道是隐狼司自行发现,还是被人举报的,久而久之,大家只能对这报案衙门视而不见了。当然,视而不见说的只是不再去纠结或是想要探听衙门内的事情,但杀人害人的手段,却依然保持甚至提升到了更加精细,尽量不让人发觉的境地之上。正因为此,童德才不担心裴元会对自己杀人灭口,因为裴家知道自己的本事,拿了好处之后,也不可能去以此威胁裴家给更多的好处,一旦撕破脸,倒霉的还是自己。所以,裴家对自己的态度,最好的法子,就是在自己完成他们交代的事情之后,依照约定给自己好处,之后依然把自己当做他们的棋子。安插在衡首镇,到时候张重没了势力。自己个还是能够替裴家禀报一些其他四大家的消息的。童德为人精明,对这些想的十分通透。可尽管裴家不会杀自己,若是自己拖不到最后,被张召发现暗中杀了他,那裴家也不会理会,所以眼下,童德最主要的是要过了张重这一关。蹙起的眉头重新舒展之后,童德换上了往日对待这张重小厮惯有的亲切笑容,道:“你看我都糊涂了,今日倒是得了一枚好丹药。早早想要和东家掌柜报喜,却忘记东家掌柜这个时候都在午休,回头下午我在过来……”说话的时候,自然是放轻了声音,随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便转头迈步而出。那小厮也是呵呵一笑,小声道:“放心吧,大管家,待掌柜东家醒了。我会去说。”

    这小厮也是十分机灵,他虽然好奇这童大管家说的丹药到底是什么,但绝不会多问一句,若是到时候有幸见到或是听东家掌柜无意和自己说起。那便算是运气,若是不能知道,也不是什么损失。在这东家掌柜挑选的众多小厮中脱颖而出,他没有这点机敏。又如何做的上贴身小厮。不过这小厮也有嫉妒痛恨之人,便是那东家掌柜身边。最为贴身的小丫鬟,那小姑娘比自己大了一岁,却有一双媚眼,东家掌柜的妻子,在小厮进张家之前,就已经去了,东家掌柜平日不近其他女色,却唯独对这小丫鬟极为上心,小厮只能在这院落中做些活计,算是贴近东家掌柜了,那小丫鬟却能在厢房内真正的贴身伺候,有几次小厮都听见房内传出小丫鬟旖旎的声音,直到这丫鬟又在和东家掌柜做那男女之事了,有时候小厮恨不得自己是个女儿身,这便更有大好前途了,当然这一切不过是心中愤懑时候所想,若真要他变作个女的,他也不会愿意。至于童德大管家方才那一蹙眉,小厮是瞧见了的,一见之后他就猜到童大管家应该有大事相报,随后听到这丹药的事情,便能猜到此丹药多半是极为珍贵之物,否则童大管家一贯做事稳妥,也不会这时候来吵着掌柜东家,在知道东家睡了之后,还微微皱眉。

    离开张重的宅院之后,童德心中忍不住大骂自己糊涂,又忍不住大骂那小厮是个无耻小人,好似那些大家族中的无耻禁脔一般,只会背后说人谗言,以至于他方才皱眉之后,不得不赶紧说出自己得到一枚上好丹药之事,然则这所谓的上好丹药自然不是这一次得到的,那丹药是童德数年前无意中寻来的,算是他压箱底的宝贝了,一枚中品武丹,平日里这烈武药阁最好的丹药不过是劣质的下品气血丹,武丹是极少见到的,哪怕是给武师用的下品武丹,也是要在烈武丹药楼出现次品的时候,才能供几枚给这衡首镇的烈武药阁,而这些次品,对于提升劲力修为是很有可能失败的,因此再穷的武师也很少有去买次品武丹的,就算如此,那次品武丹在张重的烈武药阁里也算是宝贝了,他卖的最多的就是寻常跌打伤药,即便是次品,也会有人买,只因为这类丹药的次品不会影响修为,只是药效差了一些,疗伤的速度慢了一些罢了。下品气血丹则都卖给一些一变武师们来用,也算是烈武药阁里的精品了。而童德的这枚中品武丹,可绝非炼制不好的次品,是标准的武圣提升修为时所需要的,对于武圣来说并不算难买,但若是在衡首镇的烈武药阁出现,那绝对是极品了,童德为避免怀疑,不得已才会临机说了得到上好丹药,也只有此才能掩盖他忘记了东家掌柜在午休,掩盖他蹙眉的原因。而事实上,他所以忘记了那张重此时在睡觉,自是因为他急于想见到张重,提出让张召跟着他一起去提那雕花虎椅的事情,他的说辞自然无外乎见到张召苦闷,无外乎让张召替东家掌柜出气,比自己更能让张重痛快,又不用张重出面,保留了面子。而这样的说法,若是隔了一两天再说,反而显得自己思虑太多,回来当即说了,足以表明自己是真个刚看到小少爷习武烦闷之心,便有了这想法,也算是心直口快了。至于那枚中品武丹的由来,他自不能说是烈武丹药楼的掌柜忽然大方了,赐予的,只要下回张重见到那掌柜一说,便会被揭穿,尽管他不知道张重下一回是什么时候会见到那掌柜。

    ps:多谢,明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