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演武

第五百二十一章 演武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陈升并不会认为谢青云得到了什么老王头厨艺的传承,虽然他知道老王头收了谢青云为徒,就好似那白逵收了谢青云为徒一般,可这不过是虚名罢了,这许多年谢青云都不在白龙镇,多半早已经死在外面,就算还活着,又哪来时间和老王头学艺。 吃过那瞧起来非常诱人的肉枣,陈升通体舒泰,只是口中有些干燥,当下便取下腰间葫芦,咕嘟嘟的喝了两口清水,这才过足了瘾。

    随后,陈升就再次行动起来,而这一次的目标是镇中最后一家被刻上特殊标记的家院,这一家便是白龙镇中,相对最为富有的药商柳姨的家,而这里同样是捕快秦动的家,只不过此刻的秦动还正在镇外巡查,丝毫影响不了陈升的行动,否则的话,即便陈升的本事胜过秦动不知道多少倍,可一旦要在柳姨家中寻到厨房,撬开砖块,必然会发出一点声响,陈升可以控制自己的脚步悄无声息,速度诡如暗影,却没法子掌控那撬开砖块之声,寻常百姓或许会因为熟睡而无法察觉,但秦动身为内劲武徒,虽然没有开六识,但耳朵比常人自要敏感许多,很容易听到这点动静,因此他今日来之前,也打探过了,轮到秦动值守时,才会加上柳姨这一家,否则的话,只需要在白逵和老王头家中做上手脚便可。事实上,这最紧迫的一家也只是白逵而已,对于老王头,少主人裴元交代过,是下一个才需要暗害的对象,而那柳姨则要更晚上一些,正个计划前后相持两个月的时间,连环着一个接着一个。因此他其实不着急在柳姨和老王头家中做手脚,不过这手脚若是都能在今夜一晚上之内完成,也省得此后再来麻烦,这手脚本就十分隐秘。即便这般早做了。陈升也可以肯定,柳姨和老王头绝对没法子发现。没有人会没事去寻自家厨房墙壁上的砖来探查什么。来到柳姨院中,陈升一眼瞧去,屋子挺多,院落也极大。不过他并不感觉到任何的意外,只因为他早已经从最近几个月裴家安插在白龙镇的生意人口中打听过了,这般建宅不是柳姨奢华,只是需要有仓库存放药材,晴日时又需要在院中晾晒药材,且许多屋子是给一些临时帮忙的药工,忙得太晚。就住在家中而用。陈升知道这柳姨在白龙镇的人缘也是极好,许多户人家,都是跟着她一起采药,做药农。由她牵头,集中起来药材,才在这兽潮后的数年,顺利的生存了下来。对于柳姨这样的女人,陈升其实挺敬服的,然则在他心中,早已经把自己的命送给了裴杰,因此裴杰要他做什么,他便会做什么,哪怕违背他本性之事,他也绝不会去多想,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何况这白龙镇与他非亲非故,若是裴杰让他一人屠戮了白龙镇,他也会这般做,尽管他知道这般做后,自己的命也就没了,隐狼司的本事定然会追查到他这个小小的二变武师。仔细辨明了方位,以灵觉探出了柳姨的宅院中,各屋之间的情况,发现只有柳姨一人睡在正房之内,呼吸匀称,陈升便放了心,悄无声息的寻到了厨房,这便又和之前两家一般,在灶头旁的墙壁之上扣下砖块,换上自己带来夹心砖,画上标记之后,再压制紧实,做好一切,陈升便出了厨房,几个纵跃离开了柳姨的院落,所以要灶台之旁的墙壁上这般做,只因为他带来的那块夹心砖块是特质的,有热度传导在其上,便会让这砖块微微膨胀,卡扣住周围的砖块,便是有人无意中用力砸墙,也很难发现这砖面之下还有这样一块活动的砖块,同样这热度又能保证其和周围砖块之间生出一定的空隙,方便取出。这等砖块,打造起来并不算难,若是学过,只要成了匠师都能够制成,但知道其手艺的匠师其实并不多,往往是一些人家需要藏宝时,只要出得起银钱,请来会打造此砖的匠师,便能够造出,且在一些郡守衙门以及隐狼司中,这类砖块算是备了案的,许多隐藏在寻常百姓或是武者当中的兽武者,在家中藏有机密时,用得就是这等砖块。陈升离开柳姨的家之后,并没有做任何逗留,直接出了白龙镇,向南疾奔而去,自然路上又瞧见了那值守的捕快秦动,这一次陈升没有潜行,只是全速从他身边一掠而过,那秦动只感觉到一阵忽如其来的劲风扑面,再要找寻什么,却什么也瞧不见了。

    “莫非是武者么?”秦动动了动嘴皮,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又笑着摇了摇头,只当做是自己的错觉,其实便真个是武者来过,秦动也不觉着有什么,他听那善于断案的捕头,也就是自己的师父提过,一年之中总有那么几次值守时,会遇见这种劲风吹面,却又寻不到人影的情况,有可能是本事极强的武者路过白龙镇,急于赶路才造成的,白龙镇人就这么多,不值得任何强者窥觑,因此就算有这样的武者路过,也没有什么值得警惕的。至于荒兽中的兽卒,也有这样的速度,但那老捕头经历过兽潮,知道兽卒灵智绝不会高到无声无息的来,就算它们能够做到,在突入人类聚集地时,也都会发出本能的嘶吼,又怎么会只感觉到劲风过后,便没了踪影,自然也有一些荒兽天性就喜欢猎杀,但是这类荒兽见到人便会直接猎而杀之,也就是说值守的捕快,只要感觉到看不见的劲风,那下一刻就会遭到扑杀,也绝不会存在劲风过面,而又安全的情况,所以说但凡出现眼下的境况,都用不着去紧张,不会有什么事。

    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陈升还在赶往宁水郡城的路上,同一时刻,童德也离开了衡首镇,同样赶往宁水郡城,他要去接了小少爷张召回镇休息。中午十分,陈升前脚踏入宁水郡城的大门。赶回裴家复命,童德后脚也进了宁水郡城,不过他的方向不是裴元约定的酒肆,也不是三艺经院。而是他往日来宁水郡中。习惯住的客栈,天字三号厢房。上一次和裴元接触之后,便已经约好,事成之前,便不要再行见面。而今日来此。也是和裴元相约好的,那房间裴元已经遣人定下,童德只要上去,在卧床之下的边沿搜摸,便能寻到裴元给他的毒药,而这药粉自然是用来给那小少爷张召吃的,一切都十分顺利。当童德在那床沿之下随手摸了摸,便发现了药包,虽然童德做过将张家言行报给裴家的事情,虽然童德在这两日也已经下定决心。要谋害张召,谋夺张家产业,可这刚拿到毒药,心中仍旧有些紧张,尽管这厢房中只有他一人,还是急忙将那药粉包塞入自己的怀中,细细藏好,跟着左右看看,又贴着门听了听,直到确认走廊上再无脚步声,这才缓缓了开了门,走了出来。随后,童德深深的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往常一样,这便大踏步的离开了这间客栈,直接向三艺经院而去。不长时间,童德便见到了三艺经院武院的内院教习,随便塞了些银钱,替张召请了数日的假,便去寻了张召。今日内院修习,有些弟子自行去校场习武,张召的性子,自然会好好利用这样的时光,呼呼大睡,直到童德到了近前,将他拍醒,这位小少爷才睁开了眼睛,且还有些不满的嘟囔,为何这般早就叫醒他,直到看清是童德,才猛然露出了笑意,道:“咦,童管家怎么就回来了,莫非我爹已经同意我回去为他祝寿了?”

    童德笑着点头道:“正是,这里说话不便,咱们事不宜迟,随便收拾一下,这就随我回去吧,车都准备好了,傍晚就能到家,再不用在这食庄吃这些破烂玩意,我叫家里的厨子给你准备了衡首镇最好的美食。( 平南)”

    “太好了。”张召到底是个小孩儿,听说有好吃的,兴奋莫名,不过马上面色又微微沉了一下,道:“童管家,再帮我个忙如何,去那武华酒楼买些好吃的,咱们路上吃,那里的美味我很久没吃过了。”

    童德慈爱的摸了摸张召的脑袋,道:“这点事,不打紧,先收拾好,去三艺经院门口等我,我这就去武华酒楼买些熟食来,一会叫了马车一齐在大门外聚首。”

    张召见童德答允,笑容再次满面,道:“如此甚好……”跟着一骨碌爬了起来,开始收拾行装,童德便告了别,出了弟子厢房,出了武院,又出了三艺经院,去那武华酒楼为这位小少爷买些好食,反正这些钱都是张家的,且这位小少爷活不了几日了,童德便想着自己发发善心,给他买些贵些的美食,好让他在死前几日,也享受一番。两刻钟之后,童德便和张召在三艺经院大门之外相见,一上车,张召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大吃起来,这回程之路,童德租用的是雷火马车,比他上午来的时候要快了许多,不到傍晚,便赶回了衡首镇。张召回到家中,自然老老实实的见了自己的父亲张重,又讨好的耍了一套拳法,以他内劲武徒的本事, 就算都是依靠丹药堆积起来的,但劲力却是实打实的,身法也都在那儿,在张重和童德以及那贴身小厮、丫鬟这几位全然没有修习过武道的普通人看来,那自然是极为厉害,尽管家中有一位先天武徒刘道,但在张重眼中,和自己儿子比起来,都是让自己眼花缭乱的打法,且都能够举起大石,都是十分骇人,因此他也分外满意。当晚就给儿子设了接风宴,不过儿子毕竟还只是内劲武徒,相较于镇中那几个武者子弟还相差很远,张重依然十分低调,这宴席只请了自家人而已,那先天武徒,张家的护院教头刘道自然也在酒席之中。吃到一半,说起张召的武艺,张重兴起,便要他在刘道面前演练一番,好让刘道指点一二。张召这下就有些心虚了,他知道自己的本事糊弄一下寻常人还行,若是在练家子面前,很容易暴露武技不精的真实情况,可父亲既然说了,他也没什么法子,只能在刘道面前演练起来,练的却是最普通的武拳。是每一名修习武道之人,打基础的拳法,也是他习练的最为熟练的拳法,虽然不如在父亲面前演练的内劲武徒的武技那般华丽。但相对来说破绽要少许多。且张召牢记武院教习所说的即便是最基础的武拳,若是练得好了。依然十分厉害,每一拳每一脚都要以沉稳为主。拼了全力,累得浑身汗珠儿滚下,比方才那华丽的拳法打得还要疲惫。总算将这门武拳打了一遍,张召知道即便是习练这门拳法,依然会被刘道看出许多问题,却没有想到演练之后,父亲和童德面色难看,刘道却是面露喜容。父亲、童德面色难看,张召自然是知道的。他这拳法沉稳却不华丽,一招一式普通人都能看得出来,自然会觉着不怎么样,只是刘道面露笑容。张召却是有些纳闷了。

    “召儿,怎么和之前完全不同?”张重有些不满。童德忙跟着解释:“怕是下午练过累了,东家掌柜瞧瞧小少爷一身汗,这般慢的拳法还一身汗,定是累透了,这些日子可要好好歇息,不要再碰武技了,否则说不得就要走火入魔。”

    “是啊,小少爷已经不错了,这般大点的年纪……”贴身小厮也跟着说好话。

    “老爷,你瞧小少爷累的,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贴身丫鬟拿出粉帕儿,上前就替张召擦起面上的汗水来。

    “不错,十分不错,小少爷武技中虽然有些许破绽,但能明白步步为营,打下深厚根基的修习之道,却是这个年级的娃儿很难体会的,即便短期内不如其他习武弟子,将来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刘道在最后说话,他这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众人都吃了一惊。只因为谁都看得出来张召方才的打法十分缓慢,招招式式难看之极,却不想这张家最厉害的护院教头,竟然出口夸赞,大家都了解刘道的性子,虽然是个内明之人,不会太过于拍马屁,但也不会直爽到时常为小事儿说出得罪人的话语,但在武道一事上,从来都是直言之辈,他能这般说张召,那张召方才的打法必然是入了他的眼的,这一下让其他几人都有些迷糊,进而去想是不是自己全然不懂武道,张召的打法其实内涵什么门道,只有这刘道瞧了出来。

    张召是在场之中,唯二的习武之人,听过刘道的话,当即也明白了自己误打误撞,得到刘道称赞的原因,他记得去年回来的时候,按照父亲要求在刘道面前习武,他打的十分花哨,当时还以为能让刘道称赞,却不想刘道没怎么说话,事后单独寻到他,提醒他习武要扎实,不要只寻求些花拳绣腿,只靠那丹药堆积修为,将来没有什么用,当时自己只是点头应了,却哪里听得进去,如今一年过后,自己劲力长了,修为长了,习练这武拳的次数也多了许多,方才只是想着尽量少些破绽罢了,却不想刚好应和了刘道的习武理念。武院的内院教习之中,有两位武技全然不同的教习,一位追求的是轻灵的招法,另一位追求的是沉稳的武技,但两位教习并没有什么争论,他们对于弟子,因材施教,说是要根据自身的天赋追寻习武的道路。张召虽然听得不认真,但却对此记忆尤深,他知道自家的这位刘道教头从来没有进过三艺经院的武院,只跟了一个野师父修习,他那师父也不过先天武徒的修为,如今看来,多半是个追寻沉稳之人。刘道见识少,便以为这才是唯一的正途,刚好瞧见自己内劲武徒还在习练这基础的武拳,且自己将全部的劲力都用在将一招一式尽力打好之上,如此一来,确是十分沉稳,刘道不称赞才怪。明了了一切,张召当下装模作样的拱手道:“刘教头谬赞了,小子还差得很远,多亏刘教头去年给小子的指点,才让小子没有误入歧途。”这番话,全然不符合张召的性子,他也是难得会这般说的,只是想着武院之中同年弟子有些沉稳之辈,会如此对着教习说话,便一并学了来,表现一下自己的稳重,他知道就算父亲再如何看不明白自己的武技,只要刘道说了好,父亲一定会信服,这样自己的日子也就好过许多,将来再回武院,得到的银钱说不得还会增加。

    ps:

    明日见,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