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五百六十四章 报案衙门

第五百六十四章 报案衙门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若是韩朝阳没死,郡守陈显就提前写下全部案卷记录,很有可能被隐狼司鉴定痕迹后,发现并且戳穿一切。 不过这一点,并非陈显谨慎,却还是第一捕快钱黄提醒,否则以陈显和夏阳二人的心思,还真有可能会疏忽了这一点细节。

    并不是说郡守陈显和第一捕头夏阳为人不够心细,所谓术业有专攻,钱黄在这方面的本事极强,才会想到这些,这也是陈显一直愿意重用钱黄的原因。宁水郡在武国地处偏远,且相对穷困,地域也比武国另外的十一郡都要小不少,但钱黄不只是验伤、验尸的本事,连探查痕迹的本事在整个武国,也是除了隐狼司中的专攻此术的刑官之外,也算是一流的了。若非钱黄不想去大郡跟着别人混,只想在这宁水郡得到更多查案的权力,他大可以去更大的郡城中,凭借他的本事也一定能坐上捕快之位,只是依他的修为和年岁,想要得到全权处理每一件案子的痕迹、伤体、尸首的权力,却是不可能的,他得跟着哪怕不如他的大仵作的身后,这也是武国吏治的一个弊端,却并非想要改就能改得掉的,在同样家世的境况下,有本事的人自然先上位,但钱黄学到这身本事之前,只是个贫民家中的孩子,许多大郡中的捕快都是武者家族连带的关系,一整个武者家族可以为武国出很大的力,他们当朝为官或是进入军门,武皇给予这样的家族很大的便利,只要他们不依权私贪,许多好处都是明面上的,而类似于钱黄这样有本事的年轻捕快,虽然所做的贡献会不如本事低于他的大家族子弟。但若以一个家族集体为武国所贡献的力量来比较,钱黄就不算什么了,因此即便在百姓口中极为英明的武皇,也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只要这些大家族的人不结营私。也就行了。大部分类似于钱黄这样,在某些方面有天赋和本事的年轻人。很少有如他这般,不在意名利的,因此那些家伙宁愿多熬一些时间,在大郡城中、大势力中呆着。也不愿意来宁水郡,所以钱黄在宁水郡的日子倒算是如鱼得水,只要有案子查,他能做主探究一切和痕迹相关的一切,就十分痛快了,郡守陈显有他这样一个得力的助手,为官多年。还真是破了不少案子,加上第一捕头夏阳也是个善于推理的厉害捕头,他们三人相互配合,整个武国隐狼司收集的各大案宗之内。宁水郡还算小有名气,这也是为何扬京城有了空缺之后,宁水郡郡守陈显也在升官的考察之列的原因,若是再加上这一次捉拿兽武者的案子定下,郡守陈显以为,自己定能够成功升入扬京城,他倒是问过夏阳和钱黄,夏阳当初也愿意和他一起去扬京来着,只是钱黄仍旧不想去那大都城中,打算留下来,即便这里换了郡守,钱黄也相信自己的本事会让新的郡守重用。若是陈显真个最后升了官,他倒是不打算对新任郡守宣扬钱黄的本事,这也是官道之事,他很清楚,钱黄隶属于他的人,若是他大力推荐,那新郡守说不得会有顾忌,更想用自己人,他若说也不说,钱黄还能够便宜行事,让新郡守以为他是个中立之人,并不算前任郡守的人,再见到他本事如此,多半仍旧会重用于他。陈显盘坐在试炼室的地上,貌似看着秦动,可心中却在盘算之后的事情,秦动则细细阅读那卷宗,看得是气血不断上涌,刚开始的时候,还有意压制,后来便干脆释放出来,连连重拳捶击地面,把自己的情绪全都表露在郡守陈显面前,只因为秦动早就确定了白龙镇被人陷害,也打定主意先冷静下来出去再说,正因为此,他看到卷宗上那一条条的证据,一个个的细节,从前到后,没有丝毫的错漏和值得怀疑之处,才会惊怒交加,才要故意压住,怕自己忍不住爆发出来。不过压了一会,他忽然明白,若是这般压抑,反倒让这郡守陈显大人觉着自己有所图谋,这般年纪,血气方刚,之前听闻自己娘亲被抓,还怒到发狂,这会看见卷宗这些更为强大的铁证反而冷静,任何人都很容易猜出自己在装,在想其他法子,于是秦动索性把情绪发泄出来,既不用忍受得那般苦痛,又能减轻陈显的怀疑,同时心思极为冷静的细细看着卷宗上记录的每一处细节,想要寻找漏洞,只可惜找来找去,仍旧全无任何可以驳斥之处,若是非要质疑的话,也都只能以假设的法子来定案,假设有人栽赃陷害,假设有高手潜入了白龙镇,潜入张家,潜入韩朝阳在三艺经院的宅邸,又冒充人引自己的娘请和韩朝阳出来会面,就如同当初引白龙镇的老孙捕头一般,可秦动明白,这种假设虽然完全可能,但却不能作为罪案中推翻证据的存在,否则的话,任何铁证如山的案子,只要嫌疑人不承认,都可以用这种假设来狡辩,可假设始终是假设,郡守陈显他们却已经寻找到了足可以定罪的证据,因此秦动从这卷宗之上,寻不到一点法子,来帮自己的娘请、白叔和老王头以及三艺经院的韩朝阳首院脱罪。当然,秦动却很明白,自己的假设一定是正确的,也只有这个可能,包括娘亲在内的诸人才会被诬陷,只因为他十分确信这些人绝不可能只罪犯,至于不算熟悉的韩朝阳,秦动当年在三艺经院修习武道时就已经认识了,当初给他的感觉就是个时而有趣时而威严的首院教习,而之后此人收了谢青云为弟子,加上后来助谢青云一起对付裴家以后,他就对这韩朝阳十分有好感了,不过好感归好感,秦动也不能肯定韩朝阳就没有问题,就不是兽武者,只因为他并没有接触过韩朝阳太多,并不像白龙镇的乡邻一般,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不管韩朝阳到底是什么人,秦动坚信这起案子的背后。有一个惊天的阴谋,而他在看卷宗的同时,细细思考之后,大约把这个幕后主使猜到了裴杰一家的身上。只因为以他当初和老孙捕头学来的断案思路。在他确信白龙镇诸人被冤枉之后,就要寻找这些人身上的共同的地方。白龙镇三人的共同点不用说了,实在太多,可加上一个韩朝阳之后,就不一样了。这四人的共同点便都是和谢青云关系紧密,老王头和白叔分别是谢青云的厨艺和木匠手艺的师父,韩朝阳则是他武道上的师父,而自己的娘亲在白龙镇算是和谢青云一家最为熟悉的,尽管乡邻们相互之间都十分团结,相互也都极为了解,但因为自己娘亲喜好助人。谢青云的娘时常身体不好,谢青云的爹要外出赚钱,因此柳姨有空的时候就会去帮着照应一下,也是如此看着谢青云长大。而自己同样和谢青云算是镇子里玩的最好的兄弟了,谢青云年少成熟,将其他几个娃儿都当做弟弟妹妹照顾,和自己相差年纪虽然更多些,可言谈之中和自己却更像是同龄伙伴。凭借这些共同点,秦动推测出了现下被关押在牢狱之中的还活着的人若是要得罪一个共同的敌人的话,只有裴家。尽管那事情已经好些年了,谢青云也好些年没有回来了,可裴家的名号,秦动在衙门里听过很多老捕快说起过,去其他镇或是来郡城办事,接触过一些捕快衙役,吃酒的时候也都议论过,很清楚裴杰的性子,只要有仇哪怕数年也都会嫉恨,一旦有机会就要斩尽杀绝,而且手段极为阴毒,让衙门都即便怀疑到他也都无法追查,这才有了毒牙的称呼。谢青云当初和韩朝阳一齐羞辱裴元的事情,秦动知道的一清二楚,除了谢青云说书式的演绎,故意将其中遭受的危险隐去之外,还有秦动送白饭来三艺经院时,和小胖子卫风那些家伙接触的时候,听来了更详细的情况,当时听着虽然痛快,但此时想起来,裴家那种地位身份和性子,想要对付谢青云,却反而被将了军,可想而知心中有多么愤恨,以毒牙之号,筹划几年再来复仇,丝毫没有什么奇怪。秦动只是不太明白,为何自己没有被他们捉了去,或许下一个就是自己,或许他们还有其他法子陷害自己,而此刻只是将自己软禁罢了。想到此处,秦动更加想要出去,只有出去才能想到其他法子,于是在发泄之后,一双赤红的眼睛渐渐冷却了下来,这个表现确是符合惊怒之后又无可奈何的心境,丝毫没法子给人以他尚有图谋的感觉,反倒多了一丝绝望,实际上这丝绝望秦动也用不着去演、去装,他此刻确是想不出任何的办法,他也知道即便出去,一直到娘亲他们被斩之前的时间,也未必能和王乾大人商量出什么法子,可他必须要强迫自己坚信能够想到法子,所以这样的眼神,确是他内心真实的反应。那陈显见秦动快要稳定下来的时候,便停止了自己的思索,想要从秦动面上看出些什么,却终于没有看到他不想看到的样子,他已经确信此刻的秦动,再无可能来捣乱,应当是想要解救自己的娘,却毫无办法的痛苦,只因为那卷宗上的一切证据都像是铁一般的事实,定在了秦动的心中。陈显看了看秦动,摇头说道:“可还有什么话说么?”不等秦动回答,陈显又道:“其实……我相信这一切你并不知情……”秦动听见陈显这么说,随即呃了一声,有些惊讶的看着对方。

    陈显微微点了点头道:“其一,你在白龙镇任捕快的这几年,曾经来过郡里几次,我也听闻你协助其他镇子三年内办了三个大案,其中一件还是武者仇杀之案,整个卷宗我都细细看过,也询问过当事的捕快,你我其实也见过几回了,但当初我没有直接问你,就是觉着你这个年轻人还不错,想要多考察你一番,就从不同人的口中打探过你,其实这次案子发生之前,我已经有了调你来郡里做一个捕快的职位,不过眼下白龙镇老孙捕头已死,你继承了捕头之位,我就想着你在下面多磨练几年也好。至于你师父老孙捕头,几个证据里尚未有定论他也是兽武者的属下,这案子查到这里,我们就要移交隐狼司了。我想韩朝阳之外可能还有其他兽武者,这不是我们衙门的职权范围所在,老孙捕头到底是否清白,也靠隐狼司来查探了。”说过这些陈显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对你们镇里的老王头、白叔。尤其是你朝夕相处孝顺的母亲会是兽武者的手下。始终难以接受,换成是我也是同样。可身为衙门中人,尤其是一位捕头,对待每一件案子都要以证据为第一准则,即便此人在恶毒。没有证据,他便不是罪,犯,即便此人再良善,有了确凿的证据,他就是罪,犯。只有这样才能将那些穷凶极恶的暴,徒一网打尽。明日一早我就会将卷宗呈给隐狼司,你娘亲他们已经是重罪之人,我会在处斩之前。争取让你见一面,这之前你便不能见他们了,只因为此案可能还有其他兽武者没有落网,虽然我信你和此事绝无关联,但隐狼司的人不了解你,你若在这期间见了你娘,他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你是否要通风报信,希望这一点你能理解。”

    “明白!”秦动双拳握紧了,又松开,眼睛依旧赤红,就这么看着陈显,有些木然的应答了两个字。陈显还是一声叹息,之后说道:“我这里有各种匠器、灵宝,你若痛苦不堪,可以在试炼室发泄一番,不只是对着墙壁,我只要开启机关,地面下会有不少傀儡人出来,你想要打就打他们吧,打过之后,便收拾好心情,回白龙镇去,我尽量保证你娘亲和你的叔伯,他们在处斩之前,不会受苦,这些人我看得出来都是良善的老实人,所以相助韩朝阳做事,想必是受了童德的蛊惑,也是为了白龙镇的日子过得更好,你娘的药材能卖的更好。”说过这些,郡守陈显这便起身,准备启动机关,却不想秦动也跟着起身,忽而拱手道:“陈显大人,秦动已经想明白了,不需要再打傀儡人发泄什么,秦动这便回去,等待消息,我娘若是要处斩,还请大人及早告之,我要见她一面。”说这话时候,秦动目中含泪,也不需要有什么伪装,都是自然而流,那陈显丝毫没有怀疑,点了点头,又拍了拍秦动的肩膀,道:“走吧。”说着话,开了试炼室的大门,秦动再次抱拳,便跟着陈显出了试炼室,陈显随即招呼一名家仆送秦动出了宅院,从衙门侧门离去。深更半夜,秦动自没法回白龙镇,这便去了他这些日子在郡里租下的小院,这是郡里的富户家的空下的院子,时常会租给来郡城长期落脚的生意人,比起住在客栈里要便宜的多。秦动刚一进院,就发现有些不对,似乎有人来过,当即小心谨慎的潜藏身形,却不防身后有人一拍,秦动头也不会极速向前奔行,要躲开对方的偷袭,奔过两丈之远,这才转身一看,却瞧见王乾大人正自平静的看着自己,开口问道:“这两日可是被囚禁起来了?”秦动见到王乾,再也忍不住,一腔泪水就滚滚落下,他毕竟是个年轻人,白婶死了,娘亲又被捉了,且都已经定了死罪,之前在陈显的试炼室,全凭意志强行忍着,此刻那种见到依托的感觉蓦然涌上心头,这便情不自禁的哭出声来。王乾聪敏,见秦动一哭,就猜到一切案子都已经定下,怕是所有罪证都已经被列好,若是没有大人物强行施压,要重新查案,怕是没得翻案了,当下就伸手摸了摸秦动的头,安慰道:“堂堂白龙镇捕头秦动,就这般被困难击垮了么,你这一哭,是不是就觉着你娘,你白叔,你老王叔都要死了?你这一哭,是不是让你白婶白白的死了?他们指望你还他们一个清白,你还好意思哭。”嘴上虽是挤兑,可语调却充满了安慰,手也缓缓的拍打着秦动的肩膀,好一会,才让秦动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微微抽泣了一下,秦动十分不好意思的抹去了泪水,王乾见他如此,又是笑道:“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既然已经哭了,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为亲人哭,不用扭扭捏捏。”这么一说,秦动也总算是笑了,笑得满眼是泪,笑得王乾从怀中取出一个装酒的羊皮袋子道:“咱们痛快的喝上一回,醉过之后,就打起精神。随我商议,如何救下他们。”秦动痛快的喊了一声:“好!”跟着接过那酒袋子,咕嘟嘟的喝了下去,只几口。便只觉着脑袋发晕。直接醉倒在地。王乾摇了摇头,拿回酒袋。将秦动抱回了厢房,跟着自己也是咕嘟嘟的将剩下的喝过,同样也跟着醉倒,沉沉睡去。这两日他也是痛苦焦躁。想不出法子,晚上又睡不着,他并不是武者,已经多日未睡、未吃,身体有些扛不住了,这才想到法子,买来这种烈酒。饮下即睡,早上起来,才有气力再去四面探听那些可能要去凤宁观的武者的消息,今夜见秦动这般。他也似一下子想得通透了,打算将这袋子酒两人喝过之后,便不再靠酒来催眠,明日一早醒来,就重新振奋起来,再寻两天,若是仍旧没有半点去凤宁观的消息,就直接先租了马车,请了护卫,去那洛安郡。第二日一早,秦动和王乾几乎同时醒来,王乾这才详细的问了秦动被囚禁的经过,以及郡衙门如何定的罪,秦动这便将那卷宗上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王乾听到韩朝阳的名字,当即一拍桌面,就道:“果然是了,毒牙裴杰,连三变武师得罪过他的,都被他扳倒,咱们要对付他,你可有信心?!”秦动咬牙拧眉道:“大人放心,裴杰这颗毒牙,咱们便是死也要给他拔了。”王乾大声叫好,跟着言道:“今日我依旧在城中寻找,你则出城回白龙镇,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日一早在青峦山下等我,要去洛安郡,必要经过那里,我会请了护卫送咱们去洛安!”秦动一听就急了,道:“为何我不能在郡里陪着大人一起?”王乾摇头道:“昨日你答允陈显要回白龙镇,今日多半有人监视着你,你若不离开,他们多半会猜你还是不死心,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被他们盯着,白龙镇至少还有你护着,你放心这几日他们没找我麻烦,也不急于一时来害我,且他们那些手段,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也不会再用,想要诱我出去,和什么‘兽武者’汇合,那是绝不可能。”

    秦动听过这番话,只好点了点头道:“大人万事小心。”说过话,人就先一步离开了小院,去那富户家中退房,而王乾在他离开一刻钟后,也悄然离开了此屋,另寻客栈居住。上午时分,郡守陈显独自一人来了隐狼司设在宁水郡的报案衙门,以郡守的身份,很快就见到了这里的负责之人,此人自不是狼卫,算是这报案衙门内最大的官员,在隐狼司的官职当中,称之为案官。这位案官大人姓吴,和陈显不熟,却也见过数面,各地案官都是如此,除了公务之外,不得和地方任何衙门中的官员有私下的交情,同样也不得和地方武者家族有私下交情,若被发现,哪怕没有任何错误,也会被隐狼司革职,只是为了防止将来可能发生的徇私断案之事。

    这吴大人见到陈显,微微有些惊讶道:“还不足十天,陈大人这就来了,以往你可是不到最后一刻不来的主儿。”宁水郡虽然不大,案子也不算少,但大多都不怎么涉及武者,即便涉及,也是武者家族的非武者成员相互倾轧,偶有涉及道武者的案子,武国官衙的律则规定了,地方衙门可以先处理十日,以磨练衙门的断案能力,当然给不给十天的时间,也都有隐狼司报案衙门决定,若是觉着此案关系重大,十天时间即便是隐狼司的狼卫来,也会耽误了案子的查探,便会案发当时就去现场接管下案子。若是没有这么做,也就是隐狼司有信心十天之后再来接手,同样可以查出案情,不会耽误什么。十五条武者性命虽然足够多了,但在得知案子的第一天,报案衙门的人就已经去过、看过,拿到了十五人大案的名目,细细探查过,知道这十五人相互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对手是无差别的毒杀,即便是兽武者所为,也不是隐狼司要追查的那一群厉害的兽武者,便放手给了陈显十天时间。至于吴大人见到陈显有些惊讶,是因为以往有涉及到武者的案子,陈显向来都会拖延到最后时刻,若是还查不出真凶,才会交给隐狼司,其中有一些时候,陈显还真在最后时刻查出了真凶。自然陈显的名字也因此在宁水郡隐狼司以及扬京隐狼司的总衙门之内也都小有名气,这些都是陈显加官进爵的积累,当然有一半功劳都在那钱黄和夏阳的身上。而这一次陈显提前来了,倒是尚属头一回。所以这位吴大人才会惊讶一问。陈显则微微一笑道:“吴大人。此案涉及太多,下官再查下去。没有一两个月,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查到可以查的地方为止。”

    吴大人听郡守陈显这般说,倒是来了兴趣。忙招手让陈显坐下,跟着起身把自己的官椅子搬到陈显的旁边,道:“说来听听,那卷宗我回头再看,先听你说说。”陈显和吴大人不是第一次打交道,知道他也是个案迷,这一点有些类似于钱黄。有了案子,吴大人才没有任何官架,若是自己要啰嗦客气,反倒让吴大人不耐烦。于是也不退让,这便坐下,将手上卷宗递了过去之后,这便开始讲了起来,从最初衡首镇张召之死,到白龙镇孙捕头夜间执兽武者匕首丧命,再到张重被毒杀,到老王头毒杀十五条武者性命,最后到那白龙镇柳姨和三艺经院韩朝阳会面被捉,以及张家宅院搜出童德的信件,一一详细的说了出来。听得这吴大人饶是见多了各类案子,也不由得面色从兴奋到惊讶再到凝重起来。说到最后,陈显总结道:“此案牵连十分广,下官只查了和武者无关的那部分,刚好又牵连出了兽武者韩朝阳,下官猜测韩朝阳背后定有他人,拷打也问不出什么,怕耽误了大事,就提前来了隐狼司的报案衙门见吴大人,将此案转交给隐狼司探查。”

    吴大人点了点头,忽然声色俱厉道:“好你个陈显,之前几个案子虽然没有涉及到武者,可你查出了魔蝶粉,为何不来报?”陈显知道这吴大人好吓唬人,但仍旧故做惊慌道:“大人赎罪,下官想着有魔蝶粉也未必就是兽武者,可能是其他情况,加上下官断案的瘾有犯了,想着反正不牵扯武者,就自己查了下去。”说到最后一副求饶模样,却正中吴大人下怀,当即笑道:“行了,你这厮好查案正对我的脾性,这事就算了,卷宗是卷宗,说说你的看法。”

    陈显能来吴大人这里,自然准备好了说辞,当下把自己对此案的详细想法都说了一遍,其中少不了有夏阳的思路以及那钱黄的意见,却是听得吴大人眉飞色舞,最后却还是叹了口气道:“一切突破口都在韩朝阳这里。”陈显点头道:“下官也这般认为,所以下官以为,老王头、柳姨、白逵可以处斩,他们不是武者就交给我郡衙门来做,光明正大,目的就是让韩朝阳背后的家伙,以为咱们要结案了,只是韩朝阳身为三艺经院首院,要得到朝廷批准,所以处斩的时间推后半年或是一年,这段日子,就是咱们利用……噢……是大人利用韩朝阳身后之人疏忽的时候,来追查的方法。隐狼司有的是手段让韩朝阳说,拷打之外,断人是否说的是实话,这方面,隐狼司可远胜过郡衙门,有时候下官真是羡慕大人能够在隐狼司谋得官位,下官若是也能够,便是做一小卒,能时常闻得大案,也是痛快之事。”这些话自然听得吴大人舒坦,尽管如此,他却很明白隐狼司的规矩,对这陈显只有欣赏,却从无结交知己的意思,陈显也明白这位吴大人能够在隐狼司做案官,必然不简单,也确是不简单,对自己不过是欣赏,因此从没有在言辞上有丝毫要故意结交的意思表露出来,免得弄巧成拙,让对方怀疑自己的品性。

    “报,郡捕头夏阳求见。”就在此时,外间衙役忽然高喝了一声,听得陈显连皱眉头,忙道歉道:“大人,我没有叫夏阳过来,不知道这厮此时来有何事?”吴大人倒是无所谓道:“你在这里,他多半是来寻你,或许有什么关于此案的紧急事情也说不定,否则也不会现在来寻你。”话音才落,不等陈显再说,就回向外间的衙役道:“请夏捕头进来。”

    片刻之后,夏阳躬身迈步而来,一进来就对着吴大人行了个大礼,跟着又对陈显行礼,道:“吴大人,陈大人。下官来此,有要事禀报。”

    “废话,没要事你也不会此时来,莫要啰唣。”吴大人呵斥道。

    夏阳也就不再啰嗦。当下言道:“韩朝阳死了。中了魔蝶粉之毒,明明关押在大牢之中。竟出了这等怪事,钱黄验过,那魔蝶粉服下的时间是半夜子时之后。咱们刚刚把这厮转移道重罪大狱之后,那里可是铜墙铁壁。不知道什么人能够进去。若是真要杀人灭口也该在早先的看守牢房动手的。”夏阳一口气说过,连带自己的看法也都说了出来。陈显和吴大人在听见韩朝阳死的时候,都是眉头一跳,不过都没有打断夏阳的话,继续听他说完,此时两人眉头又一同紧锁起来。紧跟着,吴大人当下言道:“未必不能进去。这世上有各种奇法,想要渗入你们那大牢,也不是不可能,真正的铜墙铁壁。是完整的一块熔炼打造,再在内部掏空,想要进去,除非武力卓绝,破坏了他。而你们那大牢,到处都是缝隙,我就听闻过有人可以将身体的骨骼缩小,钻入其中。”

    “什么?”陈显和夏阳听后一齐露出惊讶之色,不过两人心中却都暗笑,他们却是不知道有此奇法,但刚好有这样的法子,可以替他们遮掩,倒是在合适不过,这隐狼司虽然厉害,虽是武国最强的衙门,但同样也有许多死案无法查出底细,这也是为何裴家敢这般做,陈显又敢于配合裴家的缘由,他们相信这案子,隐狼司再如何查,也是查不出任何来的,那韩朝阳背后的兽武者就让他永远神秘下去吧。至于早先涉及好的,韩朝阳先死,后送卷宗,陈显后来想了想,觉着倒不如自己来送卷宗的时候,夏阳再来禀报,才会更显真实,这才改了计划。

    吴大人见两人如此吃惊,心下也还有些得意,他早就认可了陈显的断案本事,如今自己的见识远胜过这陈显,自是有一股子身在隐狼司,见闻极广的自豪涌出。随后才道:“此案就交给我隐狼司来查,至于……”说到此处,顿了顿,道:“那其余之人处斩,仍旧交给你们,韩朝阳死了,那些寻常百姓也都被你们处斩,那幕后杀人灭口的兽武者也定会安心下来,却不知我隐狼司一直在追查。”

    “下官也是这般想,大人放心。”陈显应道:“处斩那几名百姓,下官会做得堂堂皇皇,其实下官以为对方既然能杀韩朝阳,应当更能在看守牢房杀了那几个百姓,约莫是知道那几人不清楚他的事情,所以懒得动手去做罢了。但我等将这百姓处死,倒是更让对方放松了警惕。”

    吴大人也是点头道:“没错,我正是如此考虑,不过我怀疑这韩朝阳未必是兽武者潜入杀之,有可能他自行服下了魔蝶粉,这粉末一直藏在他身上的某处,他为了守住秘密,索性自尽,自然能够这般做,定然是活下去的话,兽武者会对他或者他的家人有更为可怕的惩罚,所以死才会比活着更痛快。说到此处,吴大人摆了摆手道:“好了,言尽于此,这案子的瘾由我来过,你陈显就到此为止吧。夏阳多等一会,我和我的人会随你去大牢,再查一遍韩朝阳的尸首,再将他带回隐狼司。”

    “是!”夏阳拱手应道,心中却是兴奋得很,这吴大人的几个怀疑虽然都有道理,但却刚好帮了他们的大忙,越是乱猜,越是对裴家有利,对裴家有利就是对他夏阳有利,这事便就可以这般过去了,省得以后再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一旁的陈显也是一般心思,也是笑着拱手道:“吴大人,下官真是羡煞你了,不过下官没有本事,也说不得什么话来,这便告辞。”说过话之后,叮嘱了夏阳几句,好好配合吴大人,这便转身离开了隐狼司的报案衙门。事实上,处斩那几个白龙镇的人,即便他不找迷惑兽武者的借口,也是应当交给郡衙门来执行的,这几人本就没有了查案的价值,而陈显早就准备好了,可以用韩朝阳的死,证明那兽武者对这几位百姓也是毫不在乎,能够潜入重罪牢房杀人,要去看守牢房杀人更是轻而易举,他却没有这么做,显然这几位百姓对他成不了任何威胁,没有必要击杀,多杀一回,就多留一些痕迹,反而给了破案人更多线索。而郡衙门捉到的罪犯,郡衙门处死,案卷宗述上就会记录成郡衙门的功劳,这几人对隐狼司继续查案无用,吴大人也不会那么不顺水推舟,非要拿了那几个百姓,来隐狼司处斩,还容易引来郡衙门心下的不满,虽然不会和郡衙门结交,却也没必要为小事得罪郡衙门,吴大人显然明白这个道理。离开了报案衙门,陈显一身轻松,回到衙门之中,就先将此案定下,把几位白龙镇的罪犯押解到重罪牢房,两个月后处斩,签下此案宗过后,一切也就尘埃落定。也就在这天下午,处斩的公告就贴在了衙门之外的公示牌上,王乾夹在人群之中,远远的看了个真切,心中悲愤却没有太多意外,他昨晚见到秦动之后,已经明白了是这个结果,好在两个月的时间,只要银钱充足,就能够雇来最好的车马,去洛安,再搭乘飞舟去凤宁观。而这时候的秦动,正在飞奔回白龙镇的路上,王乾让他回来,是不想让他遇见任何危险,实际上,王乾并没有打算让秦动陪同自己去洛安,所谓两日之后,从青峦山走,不过是个幌子,王乾在看那告示之前,就已经在镖局定下了二变武师的镖头,驾驭雷火快马,护送自己去洛安郡,这样的行程相对安全,王乾以前也曾走过,他所担心的是裴家有人追踪,路上截杀于他,也就麻烦了,他早的这家镖局是多方打听过后,和烈武门没有丝毫关系,而且曾经和裴家都有过小摩擦的,所以才放心请了这家的镖师。

    ps:

    多谢,明日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