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六百零九章 混不吝

第六百零九章 混不吝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裴元打算,等和夏阳问过详情之后,还要让这他想了三年,要一雪前耻的混蛋,尝遍他的酷刑,之后才会将此人处死。而这尝酷刑的同时,他自是要问出这三年来谢青云去了哪里,为何元轮化作了生轮,那白龙镇的女夫子到底是什么人,谢青云和隐狼司有什么关系,为何能够骗过韩朝阳,冒充小狼卫。

    踹过谢青云之后,裴元看了看夏阳道:“你说这厮当年的元轮是不是也是依什么灵宝,故意让人无法看透,以为他没有元轮的?”夏阳交给隐狼司的卷宗里,就写过谢青云、紫婴夫子等人的事情,自然对这些十分清楚,当下点头道:“在下也有些怀疑,毕竟没有元轮化作生轮,太过匪夷所思,那些传说中的异化者也是死轮化生,无轮本就千年难见,这还能化生,就更不可能了。且这厮身份神秘,还有那白龙镇消失的女夫子,不得不怀疑他很有可能一直都是生轮者,是某大家族的孩子,因为要躲避什么敌人,才被家人送到了白龙镇潜伏,那女夫子说不得就是专门寻到这里,护卫他的人。又或者是这厮也算是某势力中类似小狼卫的存在,从小就被要求潜伏在某地,执行什么特别的任务。”夏阳一番话说过,裴元则陷入了沉思,好一会之后,才道:“你说得十分在理,不过好在这厮如今在咱们手里,一会弄醒了他,想怎么问都可以,我裴家连三变武师都折磨过,没有见哪一个人能熬得过这里的酷刑。”他这话一边说一边冷笑,听得夏阳再次不寒而栗,忍不住瞧了瞧刑具架上最特别的圆环形物件,那裴元顺着夏阳的目光看了过去,跟着又是冷笑道:“夏捕头,那玩意你没见过吧,隐狼司的一种刑具。要说这刑具咱们武国可没有任何势力、家族能够比得上隐狼司,这东西还是我爹想尽办法寻摸来的,专门锁人元轮,能让被锁囚徒的元轮痛苦万分。那滋味谁也承受不住,加上还可以随时碎了他们的元轮,哪有人会不说出我们裴家想要知道的一切。”他和夏阳两人说着话,谢青云在急速治疗自己的肋骨之伤,他的计划本就是想要以晕迷之态,多听一些裴家人关于此案的行事机密,之后再忽然暴起伤人,所以才一直忍着让那裴元折腾,此刻此案的机密没听到多少,倒是让他知道了。裴家不只是怀疑到了他的身上,连紫婴夫子也一并怀疑了,看来他们真个是彻底查清了自己不是小狼卫了,只是将自己当做什么神秘家族的孩子,潜藏在白龙镇这一点。有些好玩,他还记得自己父亲说的书中也有过这样类似的故事,真太子流落民间,不过这一点和他确是毫无关系了。裴元和夏阳又说了几句,这就由夏阳将谢青云扶起,准备将他扣在那十字人形架上,谢青云不再等待。这里既然能够囚禁三变武师,那刑架的坚韧程度可想而知,一旦被扣上,他若是不用环玉就很有可能无法脱身,而此时他还不能动用环玉,让对方发现他有这样一枚大杀器的神妙灵宝。于是就在夏阳动手的瞬间,他忽然睁开了眼睛,一张大手直接按在了夏阳的腹部,推山三震打了过去,他已经探明了夏阳的修为。这三震刚好有夏阳受的。几乎同时,在裴元毫无防备的时候,谢青云的另一只手也鬼魅一般按在了裴元的腹部,推山二震也施展了出来,直接震荡裴元的五脏六腑,裴元修为还不及夏阳,这一下足以让这两人痛得想喊都喊不出来,这就是被谢青云练岔了的推山的妙用。推山的正途,自然是全部都集中在一震之上,也就是武圣级的推山,那是杀招。而谢青云早先偏离了方向的习练方法,倒是练出了这推山数震的法门,一能杀敌,二能制敌,最重要的还是一种超级严酷的刑罚,令人痛不欲生。谢青云知道,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师父钟景,也是这般练的,这倒是方便了钟景执行那些隐狼司的任务,用来逼问罪犯,确是一绝。至于那正途的推山习练法子,谢青云确是自己领悟到的,这一点让谢青云一直挺自豪的,只可惜习成之后,还没有见过紫婴夫子,要么可以当着她的面演练一番,让她也好好夸赞自己一番,谢青云觉着无论自己多大,也都想要听到紫婴夫子的夸赞,这可是人生之中,最快乐的事情。

    至于裴元和夏阳,被谢青云两掌一按之后,已经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各自面上都流下了豆大的汗珠儿,痛苦的都没法子思考了,只在拼力用灵元抵御着谢青云的推山震法,谢青云伸手从裴元的怀里摸了摸,寻出了一瓶子丹药,找到淬骨丹吃了下去,肋骨断裂之伤,瞬间痊愈,跟着他才双手分别按在这夏阳和裴元的胸腹之上,将他们体内的震荡都化了去,跟着又各以推山一震,打入他们的体内。这两人刚一轻松不到一个呼吸,又感受到了那股子痛苦,好在这一次只有一震,尤其是夏阳,比起刚才轻松了倒是不少。那痛懵了的脑子这才转动了起来,看着谢青云道:“好计谋,夏阳输的心服口服,你这一身的本事,即便不骗我们,直接打进郡衙门,我等也是毫无抵挡的。”谢青云哈哈一笑道:“果然不愧为传说中的第一捕头,知道直接问我是问不出来什么的,就用这等试探的法子,想让我解释为何不直接打进衙门,你想问,我偏不说。”裴元则在一旁忍痛狞笑道:“不说便不说,你不直接打来,定是有所顾忌,这又在这地牢之内制我,而不是一进裴家便大闹,也是有所顾忌,我猜你和你们那的女夫子,多半有见不得人的身份,没法子走正途来告我。”说到此处,裴元忽然笑了:“不过你放心,你便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承认什么,你那白龙镇的几位他就是兽武者的同谋,那韩朝阳也就是兽武者,这都是坐实的事情。”夏阳见裴元少爷如此态度,当下也就明了了自己该做什么,跟着也道:“裴少说得是,谢青云你这等恶人,为救你的同党,不惜骗过朝廷命官,将我直接捉来这裴家,又冤枉裴少和我同谋,捉了裴少和我就地关在这裴家的地牢之内,在有朝廷命官宁水郡衙门捕快钱黄,郡守陈显也都被欺瞒而过,险些送命在你的手中,你是何等居心?!”说到最后,夏阳的声音越来越大,竟然喊道:“天理昭昭,法网恢恢,你这样做早晚会被我朝隐狼司,被我武皇捉拿严惩,你一个如此有天赋的少年,不好好跟着人族习武,偏生去帮那荒兽,简直是无耻之极。”一番话说得是慷慨激昂,刚开始的时候听得谢青云是怒气攻心,跟着越说越离谱,听得谢青云是目瞪口呆,到最后终于忍不住直接被气乐了。却见裴元也是连声叫好,口中骂道:“恶贼,笑吧,早晚你会遭殃,这天底下容不得你这等畜生!”话音才落,谢青云两只手分别用上了推山震法,又给这二人加了两震,这一下,两人都险些受不住了,谢青云才又放回到一震,尤其是那修为更低的裴元,五脏六腑都差不多烂了,只剩下一口气在喘,谢青云直接用了裴元自己的灵元丹送他吃下,将他治好,又同样将夏阳给治好,同时又让他们体内保持着一震的痛苦,这才道:“你二人不怕死么,我救不下我那几位长辈,现在也可以杀了你们。”裴元这几年倒是和父亲学了不少,此等情况也能忍住,变得泼皮了许多,道:“你若想杀,早就杀了,你想逼我等承认是诬陷白龙镇那几人罢了,可我裴元是硬骨头,绝不会承认没有做过的事情,屈服于你这样的兽武者。”他说话硬气的很,可谢青云手掌一抖,他还是忍不住一个哆嗦,生怕又一次承受方才的苦痛。

    谢青云见他此等模样,当下哈哈大笑道:“我也不会杀你,我这就反复折磨你,看你能承受到几时。”那一旁的夏阳更是害怕,他居然比裴元还要先一步求饶,道:“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声音有气无力,显然是被折磨得怕了。谢青云正要开口,却听裴元恶狠狠的道:“你折磨我,我可能会说,但这都是在被迫的情况下说的,按照你的要求说的,到时见了隐狼司的人,我便会直言你以武力逼我等胡言乱语,以此达到你的目的。”说到此处,裴元瞪了一眼夏阳,口中继续道:“所以,你杀了我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你不杀我,只是折磨我,哪怕将我折磨的主动配合你说,你也还是得不到你想要的。”

    ps:

    明天见咯,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