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再冒小狼卫

第六百一十九章 再冒小狼卫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事实上,陈显想得没有任何问题,谢青云真就是担心柳姨、白逵和老王头他们的性命,但谢青云绝非什么都没有想过,只是一股担心下的冲动,依照他的推测和分析,他很清楚柳姨、白师父,老王师父多半不会这么快被杀,郡守陈显以及裴家为了让此案不被任何人怀疑,也不敢如此做。

    但是谢青云想到白婶的死,心中却是无法放下心来,柳姨、白师父和老王师父这三位长辈,在那牢狱中多呆一天,就有可能出现任何的突发情况,他绝不能接受再失去这几人中的任何一位的痛苦。因此他才会设下了这个详细的劫狱计划,此计划当中唯一算不准的就是两位狼卫的态度,好在无论如何,他都做好了各种准备,如今也已经成功的将三人救了出来。救出三人之后,谢青云很清楚自己要和时间赛跑了,那郡守陈显再如何愚蠢也会第一时间请人将城门封锁,谢青云必须抓紧时间出城,出城的目的当然不是逃跑,而是要进行他的下一步计划,赶去洛安,以防王乾府令出了意外,被裴杰和那同为二变武师的陈升所害,以裴杰的行事风格,加上裴元在自己推山一震的折磨下透露出来的消息来看,裴杰没有想要直接取了王乾府令的性命,只是打算拖延住时间,可就和他担心柳姨等人的安全一样,王乾府令那里也很有可能出现其他的突发情况,若是自己在宁水郡城被困,时间越久。意外发生的可能也就越大。这原本就是他在从白龙镇返回宁水郡的路上想好的几步,先探明郡衙门里的几位查案的官员是与裴家合作的恶人。还是公正廉明值得他请来与自己配合,查明案情真相的人。第二步就是根据第一捕头夏阳、郡守陈显和第一捕快钱黄的真实身份。来决定如何劫狱,若他们没有和裴家合作,也在暗中探查此案,那谢青云就会请他们配合自己,将人解救出来,虽然那郡里的重罪牢狱是归属郡守府管辖,但白婶的惨死,令谢青云认为即便郡守陈显以及夏阳、钱黄是公正之官员,也未必防得住裴家的暗箭。不过现在看来。这些都不用考虑了,谢青云已经探明他们在此次案件中扮演的角色,也已经孤身一人救出了柳姨、白师父和老王师父。接下来就是第三步,离开宁水郡,去救下府令王乾,他既然回来了,就没有必要在让府令王乾冒险去凤宁观,同时在他从裴元口中得知裴杰去截那府令王乾之后,这第三步又多了一个计划。去会一会这个裴杰,若是直接能够将裴杰生擒,那是最好不过,裴家能够将案子定到现在这一步。显然那些证据都坐实了,谢青云清楚想要沉冤得雪没有那么容易,捉了裴杰押到隐狼司。至少他明白那派下来的两名吏狼卫都是真心查案之人,到时候只需要将此案摆在明面上。直接让他们请大统领熊纪来,彻查此案。为了救下三位长辈,而不是从此安排他们东躲西藏,为了彻底将裴家这等阴毒恶霸铲除,他只有暴露身份,否则裴家还在一天,他即便和自己爹娘去了火头军,白龙镇的人也没有好日子过。这一点,谢青云非常清楚。另外他也非常明白,这样的案子,如果自己不是谢青云,不是乘舟,没有在灭兽营呆过,没有得到几大势力大首领的欣赏,没有被隐狼司大统领熊纪赏识,之前三年的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一介平民,怕是整个白龙镇就任由裴家宰割了。谢青云也很清楚,这样的事情,再好的官府,也无法一一确保不会发生,但他还是想要给大统领熊纪以建言,希望他能够改变一些隐狼司的属下们以武道修为和战力来判别人性的习惯,这样虽然仍旧不可能做到没有冤案,但总能够少一些是一些。本事弱、战力差同样也可能撒谎,也可能阴险歹毒,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残害他人,但在这世上,这样的人永远比战力强的恶人要难以成事,谢青云只希望,对待战力弱的和对待战力强的一视同仁,尽量不去有倾向,才是能够减少冤案的一种偏门。再就是从武国吏治上想一些法子,即便不能杜绝,也要减少似郡守陈显、第一捕头夏阳这等断案强者,被裴家这种恶霸家族收买的可能。这些不是谢青云的长项,但他以为熊纪身为隐狼司大统领,应该比自己更有主意。而此刻,谢青云要做的就是将柳姨、白师父和老王师父送去安全的地方,这种时候,他想要独自出城还勉强能够做到,若是带他们三人出城,那可就麻烦了,且离开城后,再安置他们三人,也难以寻到合适的地方。因此,谢青云早就想好了一处最为安全之地,从牢狱出来之后,他就一路提着三位前辈,飞奔去了三艺经院,这等夜半三更,潜入三艺经院,对谢青云来说不是难事,即便手上多了三个成年人,也同样轻松。进入三艺经院之后,谢青云辨明方向,继续裹着三位长辈,飞速去了书院,聂石不在,没有人会来此处搜查,且即便来了,也难以发现书院后院的一处隐秘地,乾坤木所包裹的断音室中。半刻钟之后,谢青云便已经将柳姨、白逵和老王头安置在了断音室内,分别给他们服下了淬骨丹,治疗好了他们身上的伤痛,且恢复了他们所有的气力,同时也在他们将要清醒的瞬间,以灵元拍击他们的血脉节点,令他们再次陷入昏睡当中。谢青云虽不能精确时间,但这样的手法,来自于复元手,寻常人受着之后,大约要五到六日方能醒来,而且在这么长时间的昏睡当中,身体的消耗会降到最低,即便此时气力不足也没有关系,何况谢青云方才已经喂他们吃下了淬骨丹,整个身体的一切都达到了最好的状态。在离开之前。谢青云也以笔留了信,放在三人的面前。又放了一瓶淬骨丹在信上,信中写了。醒来之后,若是身体不济,服下淬骨丹即可,此案必会沉冤得雪,等待来救。谢青云没有写自己的名字,写和不写,柳姨、白师父和老王师父经历了这许多,也都多半不会相信,他离开的三年忽然又回来了。信中一时半会也不可能说清楚,自己现在也没时间将他们弄醒,讲清楚,倒不如就让他们这样昏睡下去。至于那淬骨丹,他知道柳姨能够辨认得出来,且能嗅得出丹药中没有夹杂其他的成分,这一切自然都是益于柳姨身为药农的本事,因此,不管他们是否怀疑送他们来这间无法离开的封闭石室的人是救他们还是要害他们的人。都不会在醒来之后,宁愿饿得有气无力,也不去吃那淬骨丹。原本谢青云还打算请那陈伯乐来,照看着。之前来三艺经院遇见陈伯乐的时候,自己的身份虽然没有告之他,但他却当自己是来查此案的强者。继续以这样的身份要求,陈伯乐定会答应。但想到陈显他们有可能会来三艺经院搜查。陈伯乐若是有意识的看守书院,反而会暴露柳姨他们。倒不如就让柳姨等几位长辈这般昏睡在断音室内,还更为安全。安排好一切,谢青云这就出了断音室,原路潜行,从三艺经院出来之后,就直奔他原先所住的客栈,悄悄的取了那匹已经和他相熟的雷火快马,这就驾马向着南城门狂奔而去,哪里无论举例郡衙门还是重罪牢房,都是最远的一个城门,即便郡守陈显派的人赶到了,也多半还来不及完全准备好,谢青云可以驾马直杀而出,尽管城上有青龙灭兽弩,那此弩需要准备才能发射,对付的都是来袭的大型荒兽,他这样一个灵活的小目标,陈显下令的又是封城,堵人。那些郡兵多半想不到还需要动用此弩,等谢青云冲到的时候,他们想用也来不及了。一切比谢青云预想的竟然还要好,当他赶到南门的时候,此处的郡兵竟然还没有得到封城的命令,谢青云当然不知,郡守陈显叮嘱一切都要有钱黄亲自将命令传到,其他人没有参与到此案当中,尽管作为郡守,下此封城的命令,合乎情理。但毕竟他下令的时候,没有见到两名狼卫,也就是没有得到两位狼卫的首肯,他怕交给其他人去传令,又会出什么意外,也正是如此,钱黄一个人去,选择了最快的路线,先分别去了其他两座城门传讯。而谢青云的身法速度,都胜过钱黄,这样一来,倒是赶在了第一捕快钱黄之前来到了南门。半夜三更,无论有没有封城,出城都要遭到盘问,谢青云不管那许多,手中扬着一枚当初在葫芦镇的街市上买来的仿古令牌,完全没有什么用处,多是孩童们拿来游戏之用,谢青云当时为了和摊贩套话,随手买来的,这时候借着如此夜色,手上令牌扬起,口中大声嚷着:“城中重罪牢狱有人越狱,你等速调二十名郡兵前去支援,我乃隐狼司小狼卫,得狼卫大人令,出城接应另一名狼卫,速速让开,耽误了事,拿你们项上人头低命。他这么一喊,那夜里值守城门的郡兵顿时一愣,一旁的队尉到底冷静一些,第一个回过神来,直接呵问道:“衙役大人,这黑乎乎的天,你那令牌我们看不清,停下马来,给我们过目一番,片刻时间,确认无误,便放你出城!”谢青云勃然大怒,纵马到了城门下,同时手中马鞭猛然扬起道:“少啰嗦,这令牌是狼卫令,给了你们也未必认识,又要上报请示,不知要耽误多久时间,给我让开。”话音才落,那鞭上聚集了灵元,猛然挥舞而下,对着那队尉当头砸下,那队尉只是个准武者,当即吓了一跳,在千钧一发之时,他将手中马鞭偏了半尺。

    谢青云自不会滥杀无辜,也就是这半尺,让那队尉保住了性命,这一鞭子却砸在了队长身旁的地面上,这一次用足了十五石的力道,直接将地面砸了个巨大的坑,一阵碎石飞舞,惊得一众郡兵连连后退。谢青云理也不理,再次高声呵斥道:“都尉何在,见识我的本事。还不明白么,这宁水郡可有我这等年轻的二变武师!”谢青云当年还在三艺经院时。就从聂石口中得知这城门夜守,安排六十名先天武徒和准武者守卫。军制,一队二十人,六十人中有队尉三名,大多数队尉都是准武者,有时候队尉也可能是刚入一变的武师。武**制中,队尉之上便是都尉了,一都两百人,一共十队。这夜里不会派遣一整个都来值守,但必须要有一名都尉坐镇。都尉的修为必须是武者,但大多数都尉都是一变中阶武者。当然也有不善于带兵的一变顶尖的武师,甚至二变武师,他们没法成为都尉之上的营将,只能担任都尉,甚至连都尉也不是,不过却可以成为一都之内的兵王。了解和熟悉了这些,谢青云才有方才那一吼,目的自然是让那一直没有说话。在暗处观察的都尉明白,尽管来探查自己的修为,以修为和年岁为证,对方多半会相信。果然那呆在城墙上的观察许久的都尉早已经被谢青云的一鞭给震慑住了。且接着月光看谢青云如此年轻,当即下令道:“开马行门,快。快!”这一声令下,城下的数名郡兵急速开了马行门。谢青云停也不停,驾马急行而去。所谓马行门。便是夜间城门关闭时,若有人还想出城进城,查明身份,在允许范围内,骑行者便可通过一扇容许一马通行的小门,比开启城门方便得多,相对于马行门的还有车行和步行的小门,都是为了特殊情况之下,不能开启大城门的时候,方便快速开启的城门。当然那车行门也只是允许寻常的两马车出入,再大的话,便就不行了,否则的话若是有荒兽入侵,趁着这等机会,门越大,涌入的自然也就越多。这些门只是方便夜间或是特殊情况下,开启使用的。不能代替城门之用。谢青云用这样的方式顺利出了城,辨明方向,直接东行,和来宁水郡的路程一样,先折向衡首镇,再一路北上,和数镇擦肩而过,自然也要路过白龙镇,从宁水郡去那洛安的陆行,只有如此,还要过青峦山,通过那镇东军守卫的地方,才能进入通向宁水郡北面的洛安郡的官道。在他离开大约半刻钟最有,钱黄敢了过来,钱黄不用令牌,都尉也都认识他,不过此是传令,他依然奉上了令牌,请都尉将城门封锁,理由便是重罪牢狱有罪犯逃脱,没有郡守大人的命令,不得让任何人进出郡城,白天也是一般。他这话一说,那队尉就要开口提方才离开的小狼卫,可刚开口说了半个字,就被都尉出言打断:“钱捕快,请放心,我郡兵的第一要职就是把守城门,郡守陈大人的命令自然会听,不过等到白天的时候,还请郡守大人对营将大人说明,我等才方便在白天也关闭城门。”武**制,除了几大军之外,每郡都有守卫郡城的郡兵,若是前方守卫和荒兽领地接壤的那些精锐军防线被攻破了,郡城还有郡兵把守,这些郡兵每一郡的数量都不同,在宁水郡一共三个营,一营五都也就是一千人,一共三千郡兵,三千郡兵都听从各自营将的,三名营将则听从镇外千里镇守的镇东军校尉的号令。当然平日那镇东军的营将很少回郡,补给也都由郡兵的营将派人去送,郡内若是发生一些需要用到郡兵的地方,各营将都当给予配合。像是此时这种情况,营将不在,也来不及去通告,郡守衙门的官员可以先跨过营将,直接以郡守大人的令牌来要求都尉配合,事后再补来营将手令便可,这钱黄身为第一捕快和这些个都尉都算熟悉,相互之间都明白各自的职责,也是客气的很。钱黄这就拱手应道:“这是自然,都尉大人放心,我这就回去了,还要在郡城中,追查那逃走的重犯。”说过这话,钱黄也不多言,大踏步的上马离开。待他走出很远。那都尉才对手下的人说道:“今晚之事,除非有狼卫大人亲自认了,否则不得对任何人说起,否则全都要掉脑袋!”他这么一说,众人噤若寒蝉,那大胆的队尉又忍不住问了一句:“都尉大人,莫非您是在怀疑方才的小狼卫有问题?难道那少年是冒充的不成?也是,我当时就觉着有些蹊跷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