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六百二十四章 身份暴露

第六百二十四章 身份暴露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如此模样显得十分焦躁,但又拿不定主意的样子,保持着这副神色,谢青云的体内却是在翻天覆地,那封元丹的毒性也在这样的翻天覆地当中,一点点的被清除,一部分被人体自身驱除有害物的能力,沿着毛孔排出体外,一部分则被化灵丹直接化解。如此这般,一刻钟很快过去,谢青云觉着只还需要片刻时间,毒性就可以全部解开了,他便能够以推山五震发难,只要出其不意,便能够瞬间制住裴杰和陈升二人。

    就在这个时候,陈升忽然长身而起,一口浊气吐出,口中道:“兄长,我的灵元已经开了,这小子咱们如何处理。”说着话,眼睛盯着谢青云看了一看,忽然间“咦”了一声,谢青云抬眼瞪着他道:“咦什么咦,你们要押送便押送,我若身死,我爷爷当即就会知道我死在哪儿,今天我便和你们卯上了,我家族子弟,可从来不会受任何人威胁。”这是谢青云作为他所扮演的大家族的天才子弟,最终的决定。这话一出,裴杰面色未变,当下撕破面皮道,既如此,那就只好得罪了,你便跟我去宁水郡,我便不信,你没法子将此事告之你爷爷,由他出面答应不难为我等蝼蚁小人。”他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想着将谢青云带走,带到万里之外的荒兽领地深处,那接近兽将存在的地方,如今这少年如此肯定他宁愿一死也不屈服,在这种情况下所说的他爷爷能够知道他死了,且知道死在何处。应当是十分可信的。既如此,裴杰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了。只能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去杀掉眼前这个少年。话音才落。就瞥见陈升在方才那一声“咦”之后,整个人愣在那里,紧紧的盯着谢青云打量,裴杰心中顿时觉着莫非陈升见过这少年,知道他的身世?心中想着,嘴上直接问道:“兄弟,你识得他么?他是谁,我武国哪家子弟。”谢青云的毒就还剩一丝,便可以彻底清除了。他冷笑一声道:“看什么看,要看就走进一点,看清楚,你爷爷我到底是谁。”说着话,主动迈步走向陈升和裴杰,他必须双掌分别按压在两人肚腹之上,才能瞬间同时制服两人,否则的话,一人得脱。就可能绕开自己,捉了那地上昏睡的府令王乾当做人质,当然这种情况也只是可能,至少无论陈升还是裴杰都不认识自己。并不会认为自己会为了王乾而住手,说不得他们还会以为自己也想杀了王乾,杀了他们四人。裴杰看着谢青云忽然走了过来。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警觉,将身体不经意间侧向洞口一方。就在这一瞬间,谢青云忽然动了。整个人如鬼魅,无论是裴杰还是陈升都无法看清,就发现他忽然出现在了陈升的旁边,那陈升还在盯着谢青云想着什么,被谢青云的手掌直接按在了肚腹之上,推山五震瞬间涌入,而几乎同时,裴杰向后急退数丈,头也不回的就冲出了山洞,跟着飞身上马,随后,随着那一声高昂的马鸣,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裴杰骑着雷活快马,就飞奔远去。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裴杰之所以能够退得极快,得益于他之前的警觉,他瞧见谢青云迈步的时候,那眸子里透露出来的一丝自信,再看他迈出的第二步,十分有力,很像是武者行走的一种习惯,灵元下意识的运在脚上,瞧那模样似乎要施展身法了,尽管不能肯定这少年已经解开了那封元丹的毒,但能够无数次在野外猎兽时逃脱的毒牙裴杰,只觉着一股危险的直觉,涌上心头,也就是谢青云第三步迈出的时候,他就开始向洞口急退了,当谢青云第四步像是鬼魅一般一下子跨越了五六步的距离,从眼前消失,又出现在陈升面前的时候,裴杰已经退到了洞口,急速而出了。看起来,好似裴杰是在谢青云到了自己面前的时候退的,只因为整个过程速度太快,实际上裴杰是提前了一步退的,即便他判断错误,在陈升面前,多退一步,丝毫不能影响到什么,为了保命,裴杰不会在意面子问题。可若是这少年能够解封元丹的毒,先不说是不是他家中真有好几类封元丹的解毒丹药,他悄悄的闻了一闻。只说这少年那自信的眼神,解毒之后,就要主动上前抢攻的举止,足以让裴杰判断,这少年要么就不止是十五石的劲力,依靠什么特别的匠宝、法门掩盖了自己的修为。要么就是他身上有足以轻松杀死自己和陈升这两名二变中阶武师的匠宝。这种情况下,裴杰必跑无疑,且在跑的时候,他同时瞧见了谢青云按在陈升肚腹上的一掌,后面的情况他看不见了,只记得陈升的面目瞬间扭曲,但自己出了洞上了雷火快马之后,却没有听见陈升丝毫的叫声,这让裴杰在这一瞬间,只能判断陈升要么是直接被那少年毫无声息的一掌给弄死了,要么就是他那一掌能够令陈升痛苦的,叫都叫不出分毫。

    无论是哪一种,裴杰都知道自己毫无胜算,他的修为二变武师四十石劲力,陈升虽然

    只有三十五石的劲力,但抛开各种攻心、用毒的手段,两人正面斗战,裴杰知道自己的战力略微输给陈升一筹,十场斗战,自己会输掉七场。这也是陈升战力能够超过相同劲力修为武者,而一直让裴杰器重的原因之一。不过再怎么器重,自己的命还是最重要的,刚才那一瞬间,裴杰的直觉感觉到危险的瞬间,他没有丁点犹豫,去想着是否要在自己动身后撤的瞬间提醒陈升,若是这少年十分强大,要陈升帮他拖延一会儿时间也是可以的。若是这少年不厉害,自己这一退只是太过谨慎了,那事后他只需要对陈升解释说。他没有提前察觉,只是和陈升一同发现。不过自己最近闭关后对身法反应有了一种新的认识,才会比陈升的反应更加快了那么两个呼吸。才能够提前退后一步。当然这话也同样可以留在,陈升这一次如果没有死在那少年手上,而且之后还侥幸得脱之后,来解释给陈升听的。他知道陈升对他的信任,陈升虽然了解他很多事情的歹毒手段,但陈升至始至终都相信自己对他不会用任何这样的手段,只因为自己救过陈升,给了陈升第二次生命。裴杰十分明白,陈升很聪敏。不过只有一点,就是对他的信任,丝毫不够聪敏,从未怀疑在他心中,陈升不过是一枚棋子,他裴家其他的兄弟姐妹,叔叔伯伯也都是一般,只因为裴杰父母早丧,家族亲戚对他的态度。让他从来不把这些人当做亲人,生活在裴家只是忍辱求生罢了,直到他裴杰在烈武门越来越得到赏识,成立的毒蛇小队成为宁水郡烈武门分堂最强的小队。他裴杰的声势也打了出来,整个裴家都依靠他开始,裴杰才摆脱那些亲友叔伯的嫌恶的眼光。若是依照当年他的性子,一定会报复这些叔伯亲友。可成为毒蛇口中的毒牙之后,他越发老辣。裴家是一个家族,他需要这些亲友叔伯的攀附,帮他打理很多事务,帮他赚钱,他又何必报复这些人。在裴杰眼中,除了他的儿子裴元,人人皆是棋子,这位以为他把自己当兄弟的陈升,也同样是棋子一枚。所有的一切发生的太快,谢青云反应过来之后,若是要追,也未必追不上,他的身法已经可以施展两重,未必就弱于裴杰,他的马匹虽不在山洞里,但山洞内还有三匹雷火快马,随便驾驭一匹就能去追。可是谢青云担心地上王乾府令的安危,若是要追裴杰,在不清楚到底多久能够追上的前提下,即便确定花费时间一定能够追上,谢青云也不会去追,那陈升只是中了推山五震,死去活来,却还没有到死的地步,若是他回来之前,陈升体内的震荡就削弱了一半,他挣扎着杀了白龙镇府令王乾,那绝非谢青云想要看到的。再有,即便他回来的早一些,陈升仍旧在苦痛中,无法做到杀戮王乾,或是他此刻再给陈升一次推山五震,直接杀了这厮,也保不准他出去追击裴杰的过程中,有其他荒兽冲进山洞来,吃了府令王乾,还有王乾请来的那位镖师。这一切都是谢青云所顾虑的,他从小就是个思维冷静的人,如今经历了太多的苦难,面对这样几个呼吸之内发生的情况,临机之中,也能够保持住他的冷静,瞬间想到了太多,才决定放走裴杰,先制住陈升,救下王乾府令再说。显而易见的是裴杰离开后,一定不敢久留,第一步就是回宁水郡,打探自己这个人是否出现过,是否可能和白龙镇有关,若是都没有关系,他在想办法弥补今日发生的一切,要去的自己可能存在的那位爷爷的原谅。当然这些在他见到自己的儿子裴元之后,就都不成立了,他能够立即从裴元口中得知自己现在的形貌和身高,当即就知道是自己了,也就是说,谢青云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再回到宁水郡城后,会迎来裴家设下的陷阱,他倒是丝毫不怕,也准备好了将最后诚挚裴家这等杂碎,害死他白婶的混账王八蛋放在宁水郡城进行。至于此刻,谢青云看着地上面色扭曲成一团的陈升,一脚踩在他的肚腹之上,顺带帮他化解了两层震荡之力,剩下的三重足够让他依旧痛苦,但至少能够勉强开口说话。这两层震荡一消失,那陈升就好似白日飞升一般,脸上竟露出一股轻松无比的享受之态,当然这种感觉只维持了几个呼吸,另外三震的连续震荡,又让他陷入了苦痛之中,但无论如何说,比起刚才已经能够忍受得住了,他知道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裂了开来,但却没法子去服用任何丹药,他担心自己在一动,这少年就会直接杀了自己。想到此处,陈升心底里升起一起恐惧,他早已经认为自己不会怕死了,他的命已经是裴家的了,可他想不到这个时候竟然第一次升腾起怕死的感觉。不过马上他就明白了这种感觉的由来,是因为这体内震荡的那重重力道,这样的死。太过令人畏惧。当下,陈升脱口而出:“谢青云。我陈升和你无冤无仇,一切都是裴家所为。即便是跑腿,我也从未亲手做过伤害你白龙镇任何人的事。”谢青云听见他忽然开口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心下猛然一惊,随机盯着陈升,沉稳问道:“你如何认出我的,我们可从未见过。”陈升忍痛说道:“三年多前,你在三艺经院和裴元少爷冲突的时候,那一次食庄供餐,你连裴兄也一同戏耍。只是当时想要戏耍裴兄的是你师父,三艺经院首院韩朝阳,因此裴兄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加上当年你确是很小,今天裴兄没有认出你来,也是正常,可是我却不同,我得裴兄之令,连续几日在三艺经院中跟着你。探查你的底细,那时候你不是武者,自无法察觉我的存在,而那日食庄。众人共餐时,我就坐在你旁边的一桌,对你的相貌极为熟悉。方才你进山洞的时候。我就觉着你有些眼熟,不过当时没有去细想。以为你不过是长得面善罢了。可之后我清理完体内的封元丹之毒后,你那皱着眉头的神色。让我再次发现,太眼熟了,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虽然你现在高大了许多,面上也多了沧桑,可依旧是个少年的面庞,初看不容易看出和当年相貌一致的地方,可许多细节神色,却没法子改变。你那蹙眉的样子,我当年就在你身边几尺之外,亲眼看过,这一次,也是你的蹙眉让我不停的去想,只可惜没能提前一步想出来,否则为你就能偷袭成功。谢青云,回来,十五石劲力,只这三点,我也不需要多想,第一步就会和裴兄那样向后急退,不管你有没有胜过我们的本事,先保住性命,才有反击你的可能。”一番话细说而过,谢青云心中道了声侥幸,若是早一步被发现自己是谢青云,方才还在解毒的时候,裴杰就可以直接动手杀了自己了,裴杰谨慎,同样狠辣,该杀的时候,丝毫不会犹豫。陈升见谢青云微微松了口气,当下咬牙道:“怎么,后怕了么,只可惜这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今日运气在你这边,不过你不要得意,裴家做事滴水不漏,虽然不知道你明明没有元轮,却如何又能修成二变武师,还是个极有天赋的二变武师的,但你仍旧不能为你们白龙镇的人翻案。此案子你问破了天,也没人能够给你任何涉及裴家的哪怕一点线索,一切都是郡守陈显大人前后追查此案,且证据确凿,你动不了裴家,也动不了陈显大人。”话音才落,谢青云一脚再次踏上了陈升的肚腹道:“你为我作证不就行了?”他见陈升有些惧意,便想着这厮未必会和裴元那般,一旦被制服就成了滚刀肉,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想陈升却摇头道:“我虽然惧怕你的这等古怪手法的折磨,且方才有过一丝动摇,但还是不会为你去作证,你若是用这手法逼我,也最多得到我现在的说法,到了隐狼司,你总不能直接刑讯逼供,我自会改口,且会禀告隐狼司说你对我滥用私刑。”

    谢青云见他如此,心中一股怒意再次升腾,瞬间给他加了两重震荡,让他再次回到了刚才说不出话来的苦痛当中,跟着谢青云冷言道:“裴元这般也就罢了,你不是裴家的人,为何也要为他裴家卖命,方才你也瞧见了,裴杰可以找个理由说他和你同时察觉到我的不对,他身法快过你,才能逃掉。可他在逃走之前为何不提醒你一句?显然是想让你做他的人体盾牌,抵挡一阵,他不当你是兄弟,你为何要为他而死。”话一说完,又给陈升消了两层震荡,那陈升又一次面色愉悦的松了口气,跟着摇头道:“你不懂,我的命早已经是裴家的了,裴杰若是直接提出让我抵挡,我也会接受的。这便是我对裴杰的情义,他的所作所为,许多我都看在眼里,可那些被他害过的人都和我无关,这世上,只有裴杰是我的恩人,也是家人,我为他做任何事,都是还他的恩情,这也是我活在世上唯一的目的,这样的情义,没有人能懂,只有裴杰明白,他抛下我,也是因为我不希望他对我太客气,否则他的情义,我永远无法还清。”

    ps:多谢,明日见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