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幽灵墙

第六百四十二章 幽灵墙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困住谢青云之后,裴杰自然会毫不犹豫的发动四面墙之内的绞杀机关,无数的长矛就会将谢青云活活穿透,那般狭小的范围内,如此快速大量的长矛从不同方向发射,想要避开是不可能的,只有依劲力硬抗,可那机关开启之后,长矛冲刺的劲力,非武圣不能抵,三变顶尖武师也难以避开,莫要说谢青云了。

    毒牙裴杰十分清楚,当谢青云死后,吏狼卫佟行当然会问他因由,会问他,既然已经将谢青云困住,为何还要立即以万矛杀害谢青云,同样还会问既然对谢青云如此作为,为何刚才被谢青云拖回来之后,还要为谢青云说不少好话,为白龙镇那几个重罪犯说好话,如此行为岂不古怪之极。

    对于第一个问题,裴杰很清楚,他只需要用一番话便能应对过去,只需对那吏狼卫佟行说,自己从烈武门宁水郡分堂堂主青秋处得知,陈显大人提过那谢青云身上有奇宝,能摧毁重罪牢狱的墙壁,因此他就和青秋堂主在之前商议过,若是逼不得已,真个发生了意外,拼着在这许多外人面前暴露宁水郡分堂的杀手锏四面墙,也要以此困守住谢青云。至于那几位帮忙将人清开的家主、掌门,也都是朋友,事先提过,若是谢青云好好对峙,接受暂时扣押,由狼卫继续调查,便没有什么事,万一谢青云要逞凶,避免这小子身上的那件奇宝无差别的伤人甚至杀人。便要由那几位烈武门好友相助,隔离开谢青云,至于四面墙。这几位家主、掌门也不知晓,他们只是配合烈武门将谢青云隔开便可。这番话九分真,一分假,全无破绽,如此解释,吏狼卫不得不信服。至于后面那个问题,谢青云已经死了。正所谓死无对证,毒牙裴杰想如何说都行。只要胡编一些他被谢青云掳掠去了那客栈厢房之后,如何被谢青云威胁,自己又如何想法子稳住谢青云,答应谢青云可以为白龙镇等人说好话。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拼着自己当街受辱,有意建议谢青云拖着自己来这烈武门分堂,也要将谢青云陷入这包围当中。自然,话里话外,裴杰都会表明自己牺牲极大,且他为白龙镇说的话,虽是为稳住谢青云,也算是他心中真实所想。觉着那几个寻常百姓也得不到什么大利,更不可能敢为了一点钱财利益,就下毒杀害武者。多半是被韩朝阳以及背后的势力所利用了,这等可怜的百姓,罪不至死,所以他才想要为他们说话。并且会青秋吏狼卫继续认真彻查此事,他怀疑谢青云救这些白龙镇的人,很有可能这些人对他们兽武者组织还有什么特殊的价值。连这几位百姓自己都不知道的价值,所以留下百姓的性命。有利于彻查此案。至于以后,隐狼司如何查,裴杰只需要暗中关注就可以了,他不会再做出什么杀柳姨等人灭口之事来诱导隐狼司以为是那白龙镇失踪的女夫子所为,因为裴杰很清楚,因为谢青云的忽然回归,这么一闹,此案隐狼司会更加重视,被隐狼司盯上了这件案子之后,裴家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多做一件,哪怕在怎么觉着不会留下线索痕迹,可裴家并不是隐狼司,谁能知道隐狼司调查的手段,多做就会多错。他已经通过言辞,将隐狼司诱导到错误的方向上了,而且这之前的许多天,隐狼司仍旧没有查到和他裴家有关,包括谢青云大闹之后,也是如此,足以表明之前的线索已经断了,因此裴杰以为这案子在谢青云死后,自己的再次诱导下,多半会成为隐狼司的又一件悬案,这武国立国以来,悬案虽然远不如破的案子多,但那只是相对而已,数百年来,隐狼司办案无数,悬案的比例虽少,可绝对数量也是很多的,多这么一件,时间一长,便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毒牙裴杰的如意算盘打得十分精妙,陈升一事,他只需直言,前些日和陈升一起去洛安办事,陈升在路上说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并没有提是什么,大约两月之内回来,他和陈升是兄弟,自不会多问,也不知道谢青云为何方才会提出陈升可以做证人,结果陈升有没有出现。所以这么解释,自然是给隐狼司增加更多的没有条理的线索,若是编造的太精准,说陈升去哪里去做什么了,反而容易被隐狼司怀疑。对于这些,毒牙裴杰算是轻车熟路,他无数次以自己的言辞骗过了许多武者,令他的对手或是他想要算计的人,最终被他伤了、杀了,都还不知道是谁做的,甚至有一些宁水郡的武者,那些家主之中,就有人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和裴杰关系极好,却不知裴杰背后将他们算计的很惨。也就在这么一会时间之内,被一群人包围的谢青云,已经连续轰开了七八个想要杀他的武者了,在没有到绝境之前,他不想痛下杀手,这些武者虽然想要他的命,但是无法判断到底是直接听命于裴杰还是被裴杰这杂碎欺骗,最为关键的是,一旦杀了人,那周围更多的还在互相撕扯,把对方当成他同伙的这些人就会合在一处,同仇敌忾,那他可就麻烦了。他的目的就是要想法子接近陈显,先捉了郡守陈显再说。就在击退了七八人,谢青云向郡守陈显的方向急进的时候,也瞧见了远处奔来了几个人,分别是陆家家主,陈家家主,李家家主,游家家主,还有兰虎帮和飞鸟门的两位,这些人的战力都在他十五石之上。显然他们不清楚自己真实战力在三十石,且认定了这许多人围剿自己定能够击杀自己,所以才这样蜂拥而至,想要趁机杀人。谢青云倒是很感谢他们一路冲过来。把周围相互厮杀,一片混乱的拦路武者,都给击退到了一旁。也给谢青云带来了不少方便。谢青云丝毫不介意这些家主、掌门的靠近他,他很希望马上就给这几人感受一下推山的滋味,周围人若是见到自己一下击退五人,且这五人还一脸苦痛的软倒在地,那定会被震慑住,只要片刻,谢青云就能够利用身法。从人群中穿插而过,捉拿陈显。这种时候当然只能依靠两重身法。接近影级高阶的程度的身法来行动。他此时的灵元,施展行字诀,只能用来逃跑的,施展过后就要从众人眼前消失。跟着需要以灵元丹恢复,灵元丹恢复虽然快,但总需要时间,在这等被群围的状况下,随时都可能丢命,那自是来不及的。所有念头都是一闪而过,心中也越发平稳,不过马上,谢青云就发现不妙了。那五人清理开一部分武者之后,自己身周连续三对厮杀的武者,方才叫嚣着对方是谢青云同伙的武者。忽然间就推开,钻入人群之中,很显然这几队都是早先安排好的,故意厮杀,之后再引起不明真相的其他人相互厮杀,此时他们如此有默契的退开。且退得十分巧妙,远处的人。未必能够察觉的到,看起来像是他们自信打着打着,因为武技招法的纵跃,而变换了位置,只有身处旁边的谢青云才能感觉的出来,这些人是有意离开,这三对一走,谢青云身边的空档又大了起来,如此反常的情况,谢青云自是觉着有很大的问题,当下停了前进的脚步,四面警醒的去瞧。与此同时,庞峰等一众烈武营的青年才俊,悄悄移向那毒牙裴杰,这个时候的庞峰虽然决定和齐天一齐对付毒牙裴杰了,但毕竟父亲在裴杰手下得到太多照顾,自己也得到裴杰许多好处,一时间仍旧有些犹豫,犹豫之中,便回头对齐天道了一句:“我先把我父亲救回,免得一会动手,毒牙这厮以我父亲当人质,他是毒蛇小队中战力最弱的一位,我若是和裴杰为敌,依裴杰的毒辣,第一个就会捉我父亲来威胁我。”此时人声鼎沸,武者耳识别再好,听在耳中也都是乱糟糟的,毒牙裴杰自然没有听到这里的言谈。庞峰这么一说,齐天微微迟疑,随后点头道:“速去速回,我等比你慢上几步,一旦你父亲到了安全区域,我等立即冲上控制住那裴杰再说。”他看得出庞峰的犹豫,但他知道庞峰的为人,不会为了义气,而影响自己的前途。而现在齐天知道自己的背后是曲风门主,庞峰方才临机转了口风,显然是衡量过,谢青云行事,导致此案疑点重重,那裴杰脱不了干系,只要自己禀告曲风,那裴杰就要面临烈武门内部的彻查,庞峰不可能为了裴家和他庞家的关系,而站在裴杰一面,若是真如此,齐天反而会稍稍佩服一下庞峰的为人了。至于此时答应庞峰,自是因为庞峰犹豫,一会围捕毒牙裴杰,这厮虽然不会帮裴杰,但有可能碍手碍脚,即便损失这一战力,也好过他拖后腿的好,再者他父亲一旦安全,他至少不会因为父亲被威胁,而倒戈相向。说不得,也会回来助战,因此齐天觉着此时让庞峰先把父亲带出来倒是最好。这一帮才俊,以庞峰为首,之后就是齐天,虽然齐天年纪最小,但深得曲风总门主欣赏,加上他自身气度不凡,言谈举止反有大哥风范,众人自都下意识的听他号令,这便一齐点头。庞峰见齐天和众人都应允,心下一松,能够去护着父亲的安全,又不用第一个去面对毒牙裴杰,这对他来说,自然是极好之事,不只是避免了尴尬,若是裴杰还有其他后手,反败为胜,甚至能将齐天等人制住,那他也不算直接得罪了这位毒牙。庞峰很清楚,自己平日和毒牙裴杰相交,虽不用给裴杰面子,且裴杰以长辈身份,却对他礼敬之极,可裴杰内心确是对自己十分不屑的。

    裴杰对自己如此,自然是因为自己在烈武营中,烈武营虽都招揽门中战力最强或是潜力最佳的天才,但每次东部、中部、西部总堂大比之后选出的一群强者都会和烈武营中同一修为、同一年龄段的武者比试,依照一定的规则赛制之后,最终输掉一定比赛。累计勋值最低的人是要被淘汰出烈武营的,庞峰少年时的确是宁水郡天才,被招揽入灭兽营。从灭兽营学成后又被烈武营看中,头几年在烈武营也算是进步神速,烈武门大比也经历过,都算是同境界下排名靠前的,可最近几年,他进步越来越慢,眼看着这一次大比就要来了。他的战力已经落在了同年岁的人中的末尾,随时都有可能被淘汰。他拉拢齐天的目的,也是希望大比时有其中一项,是新老搭配组合,比的是团队斗战。他希望自己能和齐天分在一队,齐天的修为在齐天这个年岁下莫要说烈武门,武国都没有几个,他和齐天在一队,可以轻易先将其他队中的年轻武者制服,再合力对付烈武门的老弟子。可若是裴杰后手极多,顺利度过这一难关,齐天因为这次事情,而对自己不满。那自己多半就在这次大比之后被淘汰出来。回宁水郡烈武门,到那时,他还要仰仗这个地头蛇裴杰。所以此时他不直接面对裴杰,也算是不直接撕破脸,到时候问起,只说齐天瞒着自己和其他才俊联手对付裴杰,也能解释的过去。等自己被淘汰回宁水郡烈武门分堂,就算自己烈武营的身份没了。至少修为还在,在这烈武门分堂也算得上好手。到时候只需要对裴杰言听计从,有值得裴杰利用的地方,他就不会对自己如何。尽管这些都是极小可能发生的,在庞峰看来,毒牙裴杰很难有后手抵御齐天,齐天他们突然发难,多半是裴杰无法预料的,可哪怕再小的可能,庞峰也要做好一定的准备,为自己,也算是为庞家。当下,庞峰也不多话,对着几位烈武营的师弟们拱了拱手,这就钻入人群之中,他知道裴杰此刻没有关注他这里,他自己就更不能主动让裴杰发现,最好的法子就是借着混乱,悄然到父亲身后,将父亲拽走。也就在这个时候,身在场中的谢青云正警惕四望,准备抵御对手设下的某种可怕的陷阱时,突然听见轻微的咯啦一声,只这一声,谢青云就反应过来,是机关开启的声音,可是他无法辨明到底是什么机关,又是如何对付他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急速朝那围过来的几位家主、掌门群中钻,至少他清楚这些人是毒牙裴杰的人,机关来了,自己靠近他们,他们总不至于也被机关所伤,可是下一刻,谢青云就发现,才迈出两步,面前就被一堵无形的实质给拦住了,他想也没有多想,急速变向,却再一次发现,又是一堵实质挡在另一面,很显然这新的一堵实质和刚才那个以折角行事相连,就像是透明的墙壁一般,谢青云心念电转,没有再换方向,而是向上急跃而起,无论对方开始的是什么牢笼,这么短时间,最后围住的应该是顶。糟糕的是,当谢青云猛然向上冲起的时候,只发出一声“嘭!”,那顶上的透明就在这一瞬间出现,他还来不及退,就结结实实的撞击了上去,当谢青云一个翻身,稳稳落地的时候,当即就发现自己已然被四面透明连顶的墙壁给围在了中间,显然,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偷袭”方式的机关,在大教习伯昌那里,他听闻过类似的机关,不想今日在这宁水郡烈武门分堂亲眼看到,还亲身被这机关所算计。而此刻,这四面墙壁连带那墙顶,虽然依旧透明,可比方才刚出来的时候要凝结了许多,能够看得出来,和空气的区别,是实实在在的四面墙。如此变化,除了靠谢青云最近的那几位家主、掌门发现了不同之外,还有校场上首的狼卫佟行、青秋堂主等一直关注着谢青云这个方向的人,也瞧见了不同,当然除了烈武门宁水郡分堂的堂主青秋之外,其他人都没能明白发生了什么,谢青云为何连行两个方向后,向上跃起,跟着又落了下来。分堂堂主青秋当然知道,就在刚才,那毒牙裴杰已经启动了四面墙的机关,这四面墙的最大优势就是出其不意,只会在开启之初发出嘎啦一声,然而这一声过后,你已经来不及跑了,那墙壁不会和其他机关一样,咯啦啦慢吞吞的升起,而是无声无息的向上滑起,顶壁也同时延伸,速度快到了极致,当你察觉到不对,自己就已经被关在里面了,不过若是有武圣之能,轰击墙壁,是可以将这种匠材给轰碎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