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六百七十七章 风云际会

第六百七十七章 风云际会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至于谢青云所写的那姜家祖传的上古遗迹的地图,熊纪自也是动了心。;顶;点;小说 所谓修武之人,需要大量的财力,这财对于修行武道之人便是灵宝、匠宝,各类丹药,武道经卷,诸如此类,而这些都会能够在上古遗迹中寻来。

    谢青云那小子已经在玉玦中说的十分明白,此遗迹的地图在千年前,曾经引起魏国许多强大武者的争夺,更说明了这遗迹内所拥有之物的强大,熊纪很清楚 虽没有人进入过遗迹之中,但强大的武者可绝不会为了确定为普通传承的遗迹拼个你死我活,必然是那遗迹地图的材质以及记录的某些东西,令他们感觉到有可能此遗迹一旦面世,会大幅提升武圣的战力修为,才有如此的拼争。

    这样的遗迹,身为武圣的熊纪又怎么可能不动心,不过善恶之别就在于此,熊纪与荒兽、兽武者斗战时可是诡诈百出,他自不会将自己比作君子,但圣贤经中也曾说过君子的一句话,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谢青云这小子,他还是颇为了解的,聪敏机灵之人,不可能猜不到此遗迹地图的重要,尽管可能遇见大麻烦,但是他认为谢青云的本事,想要破解这些麻烦虽然很吃力,但也未必不能成功。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将此事告之自己,请自己来帮忙,其一自是因为他希望能通过隐狼司这样官家的手段,将对手捉拿、惩治。

    熊纪清楚,他相信谢青云也清楚,这等上古地图。只要不泄露出来,那姜家也是传了好些代了。安安稳稳的收藏着,未尝不可能到将来某一代姜家出了个武道天才中的天才。拿着此地图找到祖上的传承。但是谢青云选择将这消息告之自己,这第二点也是最大的一点原因,就是信任自己,当然,熊纪绝不会因此认为谢青云最终会选择隐狼司留下来,很显然这小子因为聂石、因为王羲的缘故,对于火头军的姜羽大统领应当更加信任,但此时此刻,他无法联络姜羽。退而求其次,熊纪就作为他能够联络上的最为信任的一位武圣了。熊纪自然知道,被信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被信任的同时也就担负着责任,谢青云没有在玉玦中明说,但是熊纪却明白他需要做好两手准备,一是帮着姜家对付过杨恒背后的人,之后将此机密压下来,不让任何人知晓。

    二就是谢青云做事不会毫无分寸。能将此事告知他,有可能是征求过姜家或是姜家人自己提出来的,要将此上古遗迹的地图贡献出来,为武国、为人族做出贡献。留在姜家,也不知道何日才能真正的重见天日,若是这种情况的话。熊纪还要做到,只将此消息转达给可以信任的武圣。确保这些人都不会泄露出去,确保此上古遗迹被寻找到之后。得到好处的都是一心为武国,至少也是一心为了人族的强大武者,绝不能让兽武者或是荒兽族得到消息。同样,他还要保证这些和他一样得到上古遗迹的人物,不只是以屠戮荒兽为己任之人,也会将此遗迹中属于姜家的传承交还给姜家,若是能指点的话,当要指点那姜秀小姑娘修习其中的武道。

    当然,熊纪以为,交还就是真正的交还了,绝不会以姜家实力不够,难以保护好为由,而暂代保管,一旦陷入这样的情况,任何人都无法保证自己将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会否变得贪婪,又或者保存在自己死后,自己的家族即便面上听从了代为保管之话,未必就会真心相助姜家。所以哪怕姜家实力再弱,也是要真正的归还的,在如何说,只要着秘密不泄露,就不会出任何问题,姜家还不是这般保存了数代人了,同样没有问题,而他们可以做的就是在可能出现地图之事泄露的情况下,帮着姜家击退敌人。

    想到这些,熊纪心下也升起了一丝暖意,虽然他并不觉着妖灵和人族不能合作,且他这许多年来一直在为武国朝廷,在帮助人类,事实上也是在妖灵族,对付荒兽,但毕竟他并非人族,这一点,谢青云自绝不会和姜家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谢青云选择信他,也让他真正明白谢青云这小子对于妖灵族并没有任何成见,无论是人还是妖灵,善恶只在生灵个体。

    虽然这第二点,也就是姜家自主要献出这上古遗迹地图来更为有可能,但熊纪内心到时希望是第一点,他只需要击退那些贪图地图之人,替姜家保下这个秘密也就足够,而且这样,无论是从内心上,还是现实情况,他都会舒服许多。内心之上,即便是姜家献出,但他身为武圣,也总有那么一丝助姜家击退恶人之后,挟恩求报去占了人家传承的意思,因为熊纪很清楚自己内心深处第一个想法,就是对着上古遗迹动了心的,虽然姜家献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得到好处,但总觉着心中有些愧。

    至于现实情况,姜家将此上古地图献出,和他之前所想的一般,他一人自然不可能得到全部,也未必有能力得到全部,如此又要陷入选择其他哪些武圣来告之的情况,六大势力的武圣,他都接触过,这些人当都和他一般,即便有人动了心,也同样取之有道,且会顾忌其他武圣的看法,自会商量公正,但除了这些人之外,武国尚有其他武圣,同样也坚定不移的将荒兽视作终身的敌人,但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平日行事确是小人之为,抛开荒兽,在人族之内就奉行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想法,他们若是得到这遗迹地图,必然会想方设法多拿好处,甚至想要独吞,这么一来,又会造成千年前,姜家在魏国的那种事情发生,到时候就算荒兽不攻武国,武国内耗之下。也要实力大损。熊纪可是绝不想见到,人族自耗的情况出现的。

    因此熊纪决定。既谢青云目下只将此情况告之自己一人,那到了洛安郡之后。姜家不献出此地图自然是好,若是主动献出,他倒是会劝说一番,还是姜家自行留着为妙,那些恶人被他捉住自都会处死,姜家也用不着担心在泄密了。主意已定,熊纪这就重新驾驭飞舟前行,目标依然是洛安郡。

    另一边,谢青云和杨恒、姜秀已经吃过喝过。相互道别,回到姜家府邸之后,谢青云又和姜秀和姜老爷子闲聊,他口才极好,随便说些事情,就能逗得姜老爷子高兴,倒是引得老爷子越发喜欢他这个少年了。如此到了深夜,各自回屋,谢青云自又悄然潜行出来。昨夜没有等到杨恒,今日和杨恒吃喝之时,这厮自没有任何暗示,免得被那姜秀发觉。但今天夜里,谢青云相信,杨恒定会出现在那小院之中。而且他十分希望听见,杨恒想到了一个约束他的法子。尽管如此,未必就能肯定杨恒没有寻其他靠山、没有打算欺骗谢青云。而和他师父合谋,但无论如何,他提出约束自己的法子比起他提都不提,总要更为可信。当谢青云出现在杨恒那间小院里的时候,虽然时间距离子时还有一会儿,但还是见到杨恒已经等在那里了。这杨恒一见谢青云来,也不多话,当即拨动机关,那地面的石板分裂两旁,杨恒当先迈步走上了斜向下方的楼梯,谢青云则紧随其后,随后那石板也缓慢的合拢,就在那石板合拢前的一瞬,谢青云一直散在周围的灵觉忽然一动,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人进入了小院,虽然此人十分小心翼翼,但谢青云常年来修习潜行术,对于探出对手行踪也是颇有心得,就如同他的潜行术当年可以瞒骗过灭兽营的大教习一般,如今只要对方的潜行之法不怎么样,就算是三变顶尖武师,他也能发觉到对方的身影,至少在有人窥伺的时候,他能察觉出有所异样。发现了这一点之后,谢青云的灵觉就定在那合拢的石板之外了。

    显然外面那人想利用谢青云和杨恒进入地下石室过程而一时间灵觉没有集中的片刻,在地面上急速动作,只是这一切都没有瞒过谢青云的灵觉,他察觉到有人在刚刚合拢的石板上摸索了一下,插入了一根比头发丝差不多细的玩意,别在了石板缝隙之间。若是不走上台阶,将脑袋正对着那石板,细细去看,根本看不出合拢后的石板,还能有这样细小的缝隙。

    谢青云虽然不清楚这样一根细如发丝的玩意能有什么用,但根据杨恒早先所说的,这间石室最大的妙处虽不能阻碍灵觉,而是阻拦声音,武者的耳识也都无法听见其中的声音,即便知道石板下有人,也无法听见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因此,谢青云敏锐的感觉到那头发丝还细的东西,或许就是能将地下石室的声音传导出去的某种匠宝,而他所利用的就是严丝合缝的石板缝,那缝已经小到绝无可能透声,眼识也无法看出有缝隙的地步,却能够钻入这样细的一根物事来,显是专门针对这一类石室所打造的特殊匠器。谢青云并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自然,依然迈着步子跟着杨恒向下而行,对于石板上的人,谢青云此时已经需要全力集中灵觉,才能探查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很显然对方已经将心神凝一,虽然不如他的潜伏之法,但也在尽力做到和自然相融。方才那一下插入细似发丝的物事,显然是在利用自己和杨恒下阶梯时容易忽略外间情况,而赶紧做出的动作。只因为,自己和杨恒刚下来之前,外间一个人都没有,也就不会怀疑外面忽然来了人,这时候的灵觉却是最为放松的,只有走下了台阶,进入了石室,再也看不见外间情况了,才会重新将灵觉外放,提防有人进来。

    因此,也只有在进入地下石室台阶、那石板合拢的瞬间,才是最好的机会,换做谢青云来,也会如此做。不过正因为谢青云熟悉各种潜伏、潜行、探听的法子,所以才会在这方面格外谨慎,因此下台阶的时候灵觉依然注意着外面,才让他发现了这一点。很显然这个人早就潜在小院外的某一棵高树之上。且已经定心很久,才会令进入小院的谢青云灵觉有所忽略。人的皮肤、五脏,筋骨肌肉。都会因为血脉的跳动,而产生波动,若要潜伏下来和自然相融,时间越久,越能够真正心神凝一,包括身体发肤毛孔都能够顺应所在的环境下的风、音等一切,因此谢青云进来的时候,外面那人应当是处于最佳的潜伏状态,加上谢青云刚进来。只是粗略一探,就见杨恒开启了机关,下入地下,也就没来得及细查,若是时间久一些,他也同样能够发现这人的存在,只是对于杨恒来说就很难了。

    只是此人怎么也无法料到,他选择的最好的待谢青云和杨恒下入地下石室的时机动作,还是没能逃过谢青云的灵觉。对于这个人的身份。谢青云只有一个猜测,就是杨恒的师父或是他师父身边的亲信,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但可能性却是小到可以忽略的。若真是其他想要对杨恒不利的人,谢青云想猜也猜不出来,索性就将一切可能都定在杨恒的师父身上。正因为这一点。谢青云当即在心中推断出,杨恒没有和他师父合谋。当日与自己说了要合作对付他师父,如今这话还依然真实可信。否则的话,杨恒的师父或是他师父的亲信也没有必要大费周章,来这里探听他和杨恒的说话,显然是这位杨恒的师父对他不放心,早先一直不肯对杨恒说起那姜家藏的是什么宝贝,只让他来接近姜秀,如今杨恒接近了姜秀也传信给了他师父,这位师父也就坐不住了,怕杨恒知道是藏宝图之后,就会动了其他心思,因此提前来了,还有一点可以佐证外面的人是杨恒的师父或是和他的师父有关,就是此人对着小院当是很熟悉,才能做好准备那细入发丝的匠器,若是其他人,即便是随身携带这种匠器,也未必能够瞬间反应,借助他们下台阶的机会,将此匠器插入石板那几乎不存在的缝隙当中,只有杨恒的师父,才会对这机关石板熟悉到这种程度。

    可怜杨恒还以为他师父给了自己这间小院,就真个全都送给他了,却不知他师父虽没有安放任何可能偷听窥视的匠器,但却留下了可以偷听的暗门,也就是石板上几乎不存在的缝隙,而这个缝隙也只有那细如发丝的匠器才能够探入,偷听。确定了这些,谢青云倒是更加从容不迫了,进入石室之后,但听那杨恒开言说道:“此时寻你来,只希望你能立下字据,若是在地图到手之后,你完全可以杀了我,自己独吞,为防这一点,你必须立下字据,写下你与我合作的一切想法,签下你的大名,画上你的手印,这字据由我藏起来,一旦你要杀我,这字据自然会公之于众。”

    听了杨恒的话,谢青云故意不满的一皱眉头,道:“你不信我?”

    杨恒笑道:“你又能完全信任我么?这种事情,合作时自当尽力,但相互之间也不得不提防着点。”

    谢青云眉头微微一松,冷笑道:“那你为何今日才说?”

    杨恒依然微笑:“当初你情绪未定,若是在那柴山郡外就直接说了,说不得你当时就反悔,不打算与我合作了,直接杀了我,也就了事。至于前几日,你刚来洛安郡,我也对你不放心,悄悄派人盯了你几天,看你没有其他异样,我才打算寻你说出这法子。不过你放心,这些人都不是武者,只是洛安街头的武徒甚至连武徒都不是,这些帮闲泼皮到处都是,他们一个月都会接到不同的人盯人的任务,拿些赏钱罢了,这样的人自不会理会我为何要他们盯着你,也自然不会发现你我之间的秘密。”

    谢青云听过,再次冷笑道:“同样,这些人盯着我,我也不会发觉,只当是身边的路人罢了。”杨恒点了点头,道:“果然不愧是大教习欣赏的弟子,够聪敏。”

    谢青云再道:“可这份字据你又如何保藏,想要在我杀了你之后,自见天日,你不是还要托付给某个信任的人么,此人岂非也要知道咱们谋夺藏宝图的机密?”

    杨恒摇头笑道:“不用担心,这世上除了人,还有匠器。你的字据我放在定时匠器之中。每间隔一段时间,我就会重新设定一下。若是到了固定的时间,我没有出现。这定时匠器的盒子就会爆开,内层中你的字据就会大白于天下,这便是同归于尽之法。”

    谢青云点头道:“到底是我认识的杨恒,想得也算精细。也幸好你对我说了这些,否则我还真会怀疑你是不是假意欺瞒我,和你师父一齐合作,到时候连我也一块除掉,那样你才会装出一副完全信任我的模样,不会提出方才的说法。”

    杨恒听了谢青云这般说。讶然一笑,道:“这一层我倒是没有想过,若是我没提,乘舟师弟是不是真怀疑我和师父合作,之后在我师父没来之前,先找个机会将我给杀了?”谢青云点头道:“正有此意,现在确是不用了,疑虑打消,你我联合一处。全力对付你师父,在这之前,先将藏宝图骗出来再说。”

    说过这话,不等杨恒接话。谢青云话锋一转,问道:“你师父不是不想让你知晓那姜家的宝贝是什么吗?一旦你得到藏宝图了,在通知你师父来。他不会对你震怒,甚至杀了你么?”

    杨恒摇头道:“他不敢。他来了之后,我就直接对他说藏宝图在我手中。他若是要杀了我,一辈子也得不到那藏宝图了,我这么做,他绝不会有任何意外,只因为这些都是他教给我的,对任何人都不要全部相信,包括师徒之间。正因为此,我觉着他很快就会来洛安郡了,只因为早先我给他的传信中已经说过我和姜秀的关系越来越好,很快就能执行他要求的任务了,他一定会担心我提前知道什么,所以也会在我下一封信给他之前,赶来洛安郡。”谢青云听后,当即做出一副大惊的模样,连声说道:“如此岂非糟糕,你如何知道你师父已经来了,若是他现在就在洛安郡,监视咱们,那如何是好?”

    杨恒冷笑道:“怕什么,我对我师父非常了解,他虽然会提早来,但现在他在忙一件大事,且我已经在城中各处安排了人,和盯梢你的人一般,只要发现和我师父身形外貌相似的,就来告知于我,这些日子,没有一一位我师父模样的人进城,所以你就放心好了。”说到此处,杨恒一转话头道:“你可有把握杀了我师父?他修为三变顶尖,早先我们谈过,我会将他的招法演给你瞧,当然我是远不如他的,他也会有许多杀手锏我不知道,但在你和它相斗的关键时刻,我会从他背后对他施展致命一击,我以为整个咱们如何做,都模拟一番最好,事不宜迟,就在今晚,你看如何?”

    谢青云摇头道:“你有你的法子,我也有我的法子,我当日对付雷同时,你觉着真的依靠我的战力么,我灵元全部恢复,也不过四十石劲力,那多重劲力的法子,并非每一次都施展的出来,即便施展成了,也斗不过雷同,只因为我身上也有一件特别的匠宝,只要你将你师父喊出来,去那洛安郡外的密林之中,你直言要独吞那藏宝图,他定然会不屑或是震怒,但是藏宝图没有到手,他又不能杀你,也就在他出现情绪波动的时候,我再用匠宝对他一击,你师父必死无疑。”

    谢青云这般说,一是说给杨恒听的,也是他当初早就计划好的,二就是说给外面那人听的,这般让外面那人听见的目的,就是希望对方到时候也答应在洛安郡郊外碰面,让对方相信自己和杨恒合作,他乘舟也是选择了违背律法,谋夺藏宝图的。否则的话,这杨恒的师父有可能会怀疑他假意和杨恒合作,实际是在帮着姜秀对付杨恒,一旦对方认定自己是在做正义之事,那就很有可能将交易之地选在洛安郡之内,如此一来,他就可以随意捉街道上的平民做人质了,如今让对方清楚的认定自己和他这个狡诈的徒弟是真心合作,共同违背律法,谋夺那藏宝图,这位杨恒的师父也就不会选在城内交易了,因为大家都是恶人,自没有人会在意洛安郡内平民的性命,很显然这位杨恒师父听见徒弟要背叛自己之后,也是想要在得到藏宝图后杀了徒弟的,杀人的地点当然选在郊外最好。若是确定以平民为人质无用的话,他当然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而选在城内交易了。

    这一番话说过,杨恒自是一脸惊疑的看着谢青云。谢青云确是笑道:“莫要害怕,在咱们找到宝藏之前,我不会对你如何,当然是在你不对我动杀机的前提之下,我这匠宝你也不用想谋夺了,三变顶尖武师之下,无人能敌,且无人能够操控,当然你一定会很好奇。我告之你也无妨……”话还没说完,杨恒就接话道:“灭兽营生死历练之地。”

    谢青云不无得意的点头道:“正是如此,我听说武者想要大成,都要有极大的机缘,此地就是我第一大机缘,当然你也知道,既是生死之地,我也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也是那雷同将我逼进了生死历练之地的内层。才有了这个机缘。所以我不怕与你合作,谋夺藏宝图,我觉着那就是我的下一个机缘,当然也是你的机缘。抓住了不只是活,而且能够活得更好,抓不住就是个死。我经历过一回了,想要大成。就需要冒险。”如此语气说话,自是让这杨恒更加放心与自己合作。至少在这段日子,不要在疑神疑鬼,当然下一段日子,杨恒就进了隐狼司的大牢了,没有他疑神疑鬼的机会了。

    杨恒听了谢青云的话,虽然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内心却和谢青云预料的一般,更坚定了要冒险得到此上古遗迹地图的信念。当下,杨恒就说道:“我师父随时可能提前回来,之后咱们也要少见面了,虽然你有那厉害的匠宝,但今夜咱们就把能够商量的都商量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直到对付我师父之前,我们都不用见面,若是我师父回来,我会在上面的树上画一个圆,至于郊外交易地图的时间、地点,等我和我师父谈妥之后,我自会借着与你吃喝的时候,悄悄告之你,我师父即便有本事跟踪,他也只以为你是我在灭兽营的师弟,如今的小狼卫,只要你不在夜里单独行走在无人的小巷子里,他是没法暗杀你的。况且他即便杀了你,也得不到地图,所以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谢青云点了点头道:“姜秀传信给我们师兄弟,怕是这几日,那些六字营的师兄也都会来了,晚上多半要和我住在一屋,彻底畅谈,我悄然出来的机会也少了,咱们就今晚细细商议过此后的细节,更为稳妥。”杨恒见谢青云也是这个意思,当即就详细的讲开了他的计划,谢青云也时不时的加入的意见,最后又问了杨恒,他师父姓名以及形貌特征,若是自己这几日见到,也好提前准备着。

    如此大约谈论了半个时辰,一切都说定之后,两人这就离开了地下石室,当然谢青云再一次感受到了石室之外的那人瞬间向远处跃走,只是那一瞬间气息的波动,又安静了下来,显然不是立刻遁走,而是上了附近的高树,或是伏在附近的屋顶,等自己和杨恒彻底离开小院后,他再离开。谢青云没有也不便以灵觉去探对方修为,只要一探,对方定然会察觉,不过从对方潜行的本事来看,若不是和自己这般刻意修习过潜行术的话,此人的修为当在三变以上,也就是说这人若不是杨恒的师父,那杨恒的师父就不只是一人的战力,至少还有上面这位三变武师相助。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谢青云在和杨恒先后离开小院之后,又重新折了回来,潜伏在小院不远的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之上,老远看着小院的方向,他打算追踪方才偷听他们的人,若是能够提前探出对方的身份或是听到什么,那自是最好不过,如今他的潜行术,对付这样三变修为的武师,并不算难。很快,一道人影从小院旁的树上飞跃而起,跃到隔壁的房顶上,跟着又连续纵跃,或是房顶,或是大树,一路远去,谢青云自然是立即而上,相隔的距离不远不近,随着这人一路追踪而去。大约一刻多钟的时间,谢青云瞧见此人进了一家客栈的顶层房间,自然是从窗上进入的,这倒是谢青云最为希望的,若是同样跃入一间民宅,那就麻烦一些了,民宅内的景物虽能看清,但想要偷听到房间内的说话就麻烦多了。也不知道其中是否有机关陷阱,都不便落脚。不过很快。谢青云确是失望了,只因为那人进了客栈厢房之后。就再无声息,一人呆在里面打坐调息,显然房中再无其他人。

    谢青云不甘心,就这般一直伏在房顶等着,一直等到天蒙蒙亮,依然如此,再等下去,有人路过就要看见房顶上伏着一个人了,谢青云这就从房顶上几个纵跃。到了客栈前门附近的树上继续伏着,他相信这人白天一定会出来,他要瞧瞧此人到底是怎生模样,看看是否和杨恒所说的他师父胡先的形貌相似。这般一直等着,到天色大亮,街面上小商小贩都已经出来,行人也越来越多,吃早餐的,逛早市的。熙熙攘攘,客栈的大门也开了,一些住客栈的客人,坐在大堂里。吃着客栈准备的点心、豆浆,谢青云灵觉也是越发集中,大约又过了片刻。一个矮胖的家伙从楼上下来,谢青云从树端直盯着此人望去。只因为此人的气息正是昨夜偷听他和杨恒对话之人的气息,不过这人的形貌却和杨恒师父胡先相差巨大。除非那胡先会缩骨或是涨骨之法,否则不可能易容成这般模样。此人的身高比胡先矮了许多,骨头却是粗大许多,那脑袋大脖子粗,完全和杨恒说的瘦高的师父全然不同。不是杨恒的师父便不是了,谢青云自不会在这个时候从树上溜达下来,他依然盯着这人,直到此人出了客栈远去,谢青云几个纵跃,在片刻间借助客栈房顶,又潜入了客栈顶层昨夜那矮胖子进入的厢房,想要探探是否有其他发现。

    这一进来,就发现厢房之内就和没有人住过一般,干干净净,桌椅卧榻之外,再无半点客人呆过的痕迹。谢青云本想下去问问酒保,这胖客人的姓名,但一想,自己能付钱打听,那矮胖的武者也能付钱打听,看有没有人问过他身份,反而打草惊蛇,于是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至于再去追踪那矮胖武者,已经来不及了,洛安郡大白天繁华之极,他的潜行术再强,可是大白天的,人不用灵觉,眼睛就能看见有人在四处纵跃,那等于没有任何潜行了,可若是像平常人那样去跟着,又容易被发现,所以只好作罢。从窗户上向楼下望去,见没有人,谢青云就跳跃而下,跟着装作路过一般,从客栈后巷出来,随意寻了街角的一个小吃摊,痛快的吃了三两锅贴,一碗豆腐脑,吃过之后,这就回了姜家府邸,却见姜秀刚好出来。

    “师弟,一夜未归?”姜秀左右看看没人,小声问了句。谢青云点头道:“进去详说。”姜秀本就是正要去寻谢青云,如今见到,自又和他一块退回了姜家宅邸,两人去了姜秀的书房,这就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一遍,于是约好,今夜或是明晚,就在姜老爷子的书房内,给这杨恒瞧瞧那上古遗迹的地图。言及此处,谢青云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地图到底是什么样子,就是寻常的一副羊皮图么?”姜秀摇了摇头到:“不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球,球内能够呈现出一副奇怪的地图,那地图就好像咱们看真实的世界一般,不是扁平的,而且手移动到球体上,还能通过手势让地图放大和缩小。”这么一说,谢青云忽然想起了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类似的东西,但怎么想也无法想个真切。便在此时,谢青云忽然感觉到老远有人飞奔而来,当即说道:“你们家那管家过来了。”姜秀摇头道:“没有感觉啊。”不过马上就又点头道:“果然,师弟的灵觉比我敏锐多了。”话音落下不久,就听管家的声音在院外响起:“姜教习,三艺经院有人来报,说有一个少年人来寻你……”说到这里,管家又改口道:“或许是青年。”谢青云和姜秀听了,相视一看,都猜到是其他师兄到了。

    当下姜秀就拉开门道,“我这就去三艺经院,师弟,一同去么?”谢青云点头道:“自然一齐。”他倒是不怕杨恒知道,杨恒本来也就应该知道这帮师兄要来,因此并没有什么要紧,如今的情势就是相互之间,大家都清楚对方在玩阴谋诡诈,但杨恒以为谢青云是跟着自己一方的,而事实上谢青云是在和师兄、师姐一起算计杨恒。不过,虽然如此,但师兄们还是不适宜太过张扬,只因为那杨恒的师父已经知道了自己徒弟的背叛,这些日子自会四处调查,若是发现这许多灭兽营的弟子忽然出现,说不得会将大伙捉了当人质,用强行的手段换取地图,也不用等杨恒来骗取姜家的地图了。谢青云随着姜秀一同赶到了三艺经院,但见那武院先天门外,站着一个挺拔的年轻人,正是柴山郡罗云,姜秀当即迎了上去,也是满面的喜色,同见到谢青云一般,虽然只是一个多月不见,依然激动,然而此时她知道要低调,也就压住心中的雀跃,上前就道:“罗师兄,你怎么来了,我这几日请了假,不如去我家中再叙旧。”

    那罗云听姜秀如此说,又见谢青云站在不远处,自然猜到了什么,也不多话,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有劳师妹了。”这就跟着姜秀一起又离开了三艺经院,谢青云也随同一起,只是出了三艺经院之后,他没有跟着姜秀他们回姜家府邸,而是在外等着,约莫着另外几位要来也是搭乘飞舟,虽然比罗云晚一些接到信,但未必比罗云慢多少。果然,在谢青云等到中午的时候,又见到了两位师兄,是那胖子燕兴和队长司寇,这二人结伴而来,却是稍微改变了一下容貌,都用最简单的法子贴上了不同的胡子,司寇是上唇的小胡子,胖子燕兴则满脸的络腮胡,两人一同向三艺经院行来,穿着打扮,倒像是寻常教习一般,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教习武袍,谢青云自不能让他们再进三艺经院,老远就飞奔过去,接下了二人:“两位师兄,别来无恙,这远道而来,不如咱们就一齐去师妹府上叙话如何?”(未完待续。。)

    ps:写完,明日见 多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