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晶莹的球

第六百七十八章 晶莹的球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胖子燕兴聪敏,司寇沉稳,两人都没有因为谢青云的忽然出现,而显露出任何的异样,当即像是早就约好了一般,拱手道:“师弟带路。”

    三人这就一路向姜秀府上前行,不过谢青云带的路却是绕着弯儿,最后到的是姜府的后巷,免得有人瞧见姜秀府上连续来了许多年轻的陌生人,自会徒惹怀疑,这怀疑并非针对早就知道他们回来的杨恒,而是谢青云昨夜一直跟踪的那有可能是杨恒师父的武者,既然昨夜那人听见了自己和杨恒的密谋,多半也会监视着自己暂住的地方,如此绕开进院,至少以谢青云的灵觉,在侧院左近,没有发现任何人,若是正门处,到处都是行人,他也不能肯定是否有对方的人夹在其中。送这二人进院之后,谢青云没有见到姜秀师姐,倒是齐天正和姜老爷子在书房前院闲聊,一见到这几人,就乐呵呵的上前招呼,和谢青云才分别不久,自没有什么好说话的,这一上前就给了司寇队长和胖子燕兴一个狠狠的拥抱,口中道:“队长,死胖子,又见面了。”{顶}点{小}说

    那燕兴笑应道:“我就说咱们会很快见面,当初离别的时候用不着有什么伤感,果然这一个多月就又聚在一处了。”司寇也是笑着点头:“咱们几个,这回可算是有机会好好教训那杨恒一顿,憋了这许久,就为了寻出他真实的目的,如今连他师父也都给钓了出来,正好一网打尽,也省得以后再啰嗦。”说着话。这就转而面向那姜老爷子,行了个大礼道:“晚辈见过姜老爷子。”他一行礼。胖子燕兴也这才想起来,忙也是一般行了大礼。不过这家伙机灵,不喊姜老爷子,而是称呼姜爷爷,只等着这老人家首肯,就连姓也要去掉,直接跟着姜秀喊爷爷了。

    那姜老爷子乐呵呵的应道:“我们家姜秀有你们这帮师兄弟,真是她的福分……”一边说一边看着司寇道:“你就是司寇了,生得就是一副沉着模样,还有个子车行大块头的没来……”他这话还没说完。胖子燕兴就道:“姜爷爷,姜秀师妹是不是去接那大个子了,子车这家伙定是大大咧咧、吵吵嚷嚷的,若是没有接应上他,指不定就会惹来怀疑。”谢青云听他抢着说话,忍不住促黠道:“老爷子,这死胖子就是燕兴,他这是在你面前表现呢,您老方才都不提他。他可是急了。”谢青云这般说,胖子燕兴胖脸也是红了,不过他深得英雄不能脸皮薄的道理,红着脸也要硬着头皮笑道:“姜爷爷。我这不只是急于表现,而且会表现一辈子,您有事没事都可以知会我。陪你聊天,家里的活。调理身体,这些我全都在行。”姜老爷子也是个开朗性子。倒是没有被这胖子燕兴的热情给吓着,仍旧笑呵呵的直言道:“你这胖子,倒也直率,就是不知我们姜秀看上你哪一点了,你说要是换一个刻板一些的老头子,还不得被你给吓跑。”

    胖子燕兴一挠头,傻呵呵的一笑道:“那不是姜秀师妹在灭兽营的时候就时常和我说爷爷您的那些有趣的事么,我听着就觉着自己个的脾气和您十分对付,这就用不着端着、装着,就和现在这般,有什么说什么了,岂不痛快。”

    他这一说,大伙又笑,姜老爷子倒是不在意这胖子燕兴什么模样,什么性子,只要两条,孙女喜欢,品性不错也就够了,自然这两点,胖子燕兴都复合。众人说笑几句,那胖子燕兴就张罗着要吃乘舟师弟烹的美食,姜老爷子也是跟着年轻人一起,起哄道:“早听姜秀说她的乘舟小师弟不止战力强,还善于烹美食,这两头我都没好意思问,如今燕兴说了,你可要给我露一手,也好让我这老头子享受一回。”谢青云哈哈大乐,道:“这几日不是都在和杨恒周旋么,既然老爷子你说了,我现在就给您烹制一顿,噢,不是一顿,接下来只要有时间,我都给您烹制。”

    姜家老爷子听了,自是哈哈大笑,罗云跟上一句道:“那子车行肚子最大,他来得晚了,刚好咱们可以多吃点。”接下来,众人陪着姜老爷子说笑,谢青云则去了厨房,准备美食,姜家也算是大户了,这食材自是充足,也用不着谢青云却操心。如此时间匆匆而过,一个时辰之后,谢青云的饭菜都已然做好,一群人不用他请那仆役来喊,就都闻着味就跑了过来,自然这也是谢青云特意烹了一道能够香飘很远的菜,要不厨房距离几位师兄和老爷子闲谈的院子还隔着好几重,一般菜肴也没法子做到这一点。姜老爷子穷苦出身,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就直接在厨房外的院子,喊着六字营的年轻人支起了桌子,谢青云则说自己去换回那姜秀师姐,他做的菜,当是随时都能吃到,对大家来说,这次相聚之后,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再见,姜秀师姐自也是一般,所以他去三艺经院附近等着子车行,姜秀师姐则回来和大伙相聚。

    这话说过,大伙也不矫情,那胖子燕兴更是作势要踹他的乘舟师弟一脚,让这小子赶紧去,他好和姜秀一块儿品尝美食,谢青云就咆哮着死胖子,忘恩负义的话语,这就离开了厨房小院,方才他没有从正门进来,若是外面有人监视着,自不好在从正门出去,也就依旧走了原路,从姜家府邸的侧院跃了出去,几番绕路,到了三艺经院附近,远远瞧见姜秀师姐就坐在距离三艺经院一里地外的小茶馆的靠门的位置,悠闲的喝着茶,目光却是盯着三艺经院正门附近,他也就直接溜达了过去,见到姜秀师姐,把自己接到了司寇和胖子燕兴的话一说,让姜秀师姐赶紧回去和燕兴团聚。姜秀却是没有早先在爷爷面前那般害羞,听到这话。直接兴奋的就跑出了小茶馆,看得谢青云是一愣一愣的。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有了美人没了兄弟,这姜秀倒是有了胖子,不要师弟了。

    姜秀离开不久,谢青云却是叫了壶茶,又要了些花生米,刚好茶馆有人说书,他也就借着听书的名义,坐在原位上慢慢等着。估摸着子车行当也是乘飞舟而来,但那灭兽营的飞舟自不便直接飞临洛安郡,否则定然引起轰动,当会在郊外某处停着,在自行驾马而来,今天白天或许是到不了了,谢青云也就做好了等到晚上的准备,于是就这么一直听书到了下午时分,蓦然瞥见一个壮汉老远就风风火火的向三艺经院赶来。只一瞧,谢青云就看出是子车行来,这家伙倒也不笨,还是改换了一些模样。将他比同年人早生出许多的虬髯都给剃了个干净,虽然走起路来依旧大大咧咧,但那张脸到是比本来的他少了霸气。白白净净的,恢复了他十八岁年轻人的本色。谢青云自来不及慢慢算账付钱。丢下一小块白银,这就起身便走。那茶馆的茶保自是眼明的很,什么客人起身,都随时盯着的,只是一般客人发现不了,还觉着若是临时逃了账,说不得这茶馆也不知道。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谢青云一起身,那茶保就发现了,第二眼就瞧见桌面上的银子,待谢青云刚迈出店里,他就上前将银子收了起来,收得十分自然,好像并没有刻意一般,实则却是一套最快的最准确的法子,不让客人觉着他们看钱如命,又不会放在那里不去理会,或被其他贪便宜的客人拿了去,这就是他的本事,各行都有各行的门道。

    谢青云此时的门道,就是要快些拦住那子车行,这家伙大块头本就引人瞩目,到了那三艺经院门口,以他的大嗓门又去问姜秀教习,更会如此,谢青云脚下自是比子车行快得多,片刻间就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子车行的肩膀,小声道了句:“这位老兄,寻姓姜的么?”那子车行本是闷头行走,冷不丁被人拦着,这就要大开嗓门准备喊,却不防谢青云拍他肩膀的手稍一横移就点在了他的喉骨上,只一下,他就难以发声,这就要动手,却发现乘舟师弟的一张笑脸,真冲着自己,而师弟的另一只手则放在嘴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子车行当下就明白了谢青云的意思,这便立即不再做声,谢青云则满意的一笑,转身就走。子车行自是随后跟上,两人一前一后在这洛安郡的其中几条街道绕起了圈子,这也是谢青云早一步将洛安郡各处都熟悉了的缘故,不长时间,两人就来到了姜家府邸的侧院,谢青云一跃而入,这等高度的院墙,子车行身法再差劲,也同样能够轻松跳进去。这一进院子里,子车行终于是憋不住了,好在他此时的精神是紧绷着的,就似和六字营一起在外猎兽一般,声音也是压低了,才问:“乘舟师弟,这是为何,杨恒和他师父监视着咱们了?”谢青云摇头笑道:“杨恒没有见识,他师父可能监视了,一会见了大伙,咱们再细说。”那子车行一听,忙道:“都来了么?”

    谢青云点头道:“自是都来了,就你最慢。”子车行憨厚一笑,道:“那还不是最后才通知我的,要不我第一个就来,便是灭兽营要把我赶走,我也来。”谢青云哈哈一乐,边走边道:“那总教习赶了你么?”子车行这就吹牛皮道:“他敢。”谢青云张口说道:“那是,而且他多半会派了人来护着你。”子车行一听,就惊讶道:“没有人来啊,就我一个。”随后不等谢青云接话,马上道:“怎么能让他们来,师妹家的宝贝,师妹不同意,若是许多人知道,不容易泄露么,就算咱们都信任大教习、总教习,但没有经过姜秀师妹他爷爷的允许,自是不能乱说……”说到此处,子车行也反应了过来,一拍脑门道:“啊呀,不好,我那般和总教习说话,他定然会好奇,就算忍着不问,也一定会担心我这般着急来,当是遇见了大问题,担心咱们的安危,如此说不得会派人来。若是派了大教习还好,若是其他人。保不准知道了就会泄密,说不得那派来的人就跟在我后面了。只是我本事不济,无法察觉。”

    说过这话,子车行第三次一拍脑门道:“那司寇队长不知道怎么告假的,他也是在神卫军中啊,死胖子倒是好说,那药雀李就一个人,他随便说个理由搞不好就出来了,罗云师兄似乎最容易,他在他们苍虎盟应当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想要离开一段日子,都不需要理由的。还是我和司寇师兄最倒霉,不知道神卫军会不会跟来人。”谢青云促黠的看着子车行道:“司寇师兄比你稳妥的多,他没有让人跟着,就你这厮,这下可是坏了大事了,你可知道姜秀师姐家的宝贝是什么?”他故意这么说,果然那子车行就上当了,一脸的着急和自责。当下就住了脚步,连声道:“这可如何是好,师弟你最厉害,赶紧帮我想个法子弥补一番。”谢青云嘿嘿一笑。不再捉弄子车行,道:“司寇师兄在稳妥,也未必瞒得过神卫军的大统领。你也是一般,来就来了。没有关系,我也将此消息传讯给了隐狼司的大统领。有他们在,咱们才能更加稳妥,不过我估摸着来的前辈们都不会直接露面,在关键时刻大约会现身,咱们就要当他们不存在,将所有计划都想到周祥。”听过谢青云的话,子车行总算迈动了脚步,虽然彻底放下了心,但是仍旧一脸不解的模样:“都能说了?姜秀师妹的爷爷不会怪责咱们么?”

    谢青云这就解释道:“那宝贝是上古遗迹的藏宝图……”一面走一面将和藏宝图相关的一切简略的说给了子车行听,听过这些,子车行才算明了了大部分,不过仍然问道:“可是这事当只限于几个大统领知晓,若是灭兽营派来的人是某位营将,该如何是好?”谢青云摇头道:“不会,你那般对总教习说话,我想依着总教习的性子,自己多半也不会来,他对于弟子、属下的个人机密都十分尊重,但还是会派人来护着咱们,既然是机密,自要派更为信得过的人,而距离这里最近的,就是洛安郡灭兽营设立的府邸,当年将我和姜秀师姐等东部四郡的天才少年一起选去灭兽营的灭兽使柳辉,此人我十分了解,莫说不会泄密了,他只会管着暗中护着咱们,咱们要做的事,一概都不会多问,想来那总教习王羲给他传信的时候也会提醒他这一点。”

    这么一说,这子车行才算是真正没了担忧,面上也是重新见了笑容,随即想到好久没见到师兄弟们,那股子激动之情才油然而生,这就大步超过谢青云道:“赶紧的,乘舟师弟,我要去见师兄师妹们。”谢青云这就“呃”了一声,道:“急着见他们,这见到我,也不见你如此激动。”

    子车行啊呀一声,道:“也是啊,只是我本来想激动的,你一上来就不让我说话,弄得我也紧张的很,就忘记激动了,刚才有一大堆问题,才解释清楚,之后又不激动了,我……这个……”说着话,子车行有些不好意思,谢青云哈哈一乐,飞快从子车行身边超过,口中道:“考校一下师兄你的身法,这成了灭兽营的一名营卫,看看有没有进步。”子车行一听这话,当即施展身法,追了上去,明知道追不上,还是要追,这是对武道的执着。不长时间,两人就见到了六字营的师兄弟们。

    子车行倒是十分懂规矩,先看着姜秀的爷爷,行了个大礼,道:“见过姜老爷子。”姜秀的爷爷也是伸手一扶道:“好小子,果然是个大块头,不过这脸上没胡子了,不像我家姜秀说的那般,凶神恶煞。”他这么一说,子车行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抓了抓后脑勺,呵呵憨笑起来。他这一笑,大伙都笑,子车行这才想起方才还挺激动,赶忙几继续表达自己的激动,用力气和几位师兄弟狠狠的抱了抱,连带姜秀师妹也是一同拥抱。谢青云这就张罗着再给大伙做一顿晚饭,听到这句,众人自是齐声欢呼,接下来,谢青云就去烹制美食,众人则开始谈起杨恒的正事来,姜秀负责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都告之了六字营的众位师兄们,随后又将谢青云和她的计划大约说了,只是接下来的细节尚未明确。等到他们说过,谢青云的美食也就做好了。随即包括姜老爷子在内,一众人等边吃边谈。谢青云接着方才大家的话题说了下去:“姜老爷子明日就可以喊那杨恒过来。晚上我和姜秀还有老爷子以及杨恒见面,你们大伙就各自易容,在郡里客栈住下,到时候尽量自然一些,装作路过洛安郡的武者,游览闲逛,等我的传讯。”

    这么一说,姜秀和姜老爷子一齐都笑,那姜秀先一步说道:“这个倒不用。我家有暗室,杨恒的师父也不知道他们在暗室之内。”谢青云摇头道:“这一点我想过,大多数宅邸都有暗室,但你这宅子并非自己所建,杨恒师父未必没有打听过原先宅子的主人将暗室修在那个方位。”姜老爷子接话道:“当初我还奇怪我这孙女为何要这般做,现在看来倒是做对了,她一买下这宅子,就自己个悄悄的挖了一个新的地下石室,以她武者的力道。以及在灭兽营学的一些匠师的简单本事,挖这么一座地下暗室并不是很难,只不过这暗室大小够了,却比原先的那个简陋许多。里面都铺陈了石头,还算干爽,却不是真正的石室石壁。但又不能喊工匠来打造,否则就被人知晓了。”

    听过姜家老爷子的话。六字营一众年轻人都是交口称赞,只道姜秀想得周全。姜秀确是摇头笑道:“还是乘舟师弟教的好。”谢青云听了也是不解。问道:“我么,和我有什么关系?”姜秀笑道:“当初在灭兽营时,你和我们说故事的时候,还提过一个词,你忘了么,狡兔三窟,说的是狡猾的兔子都要准备好三个老窝,随时防止狼来偷袭。咱们可不是兔子,但是比兔子要聪敏许多,我买宅子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这地下石室总会慢慢完善,如今才一个多月,只能简陋一些,不过就要麻烦诸位师兄暂且藏身这里了。”她这一说,胖子燕兴第一个道:“这有何麻烦的,咱们在外猎兽,有时不是要住在山洞里许多日么,在这里有吃有喝,不知道多痛快。”

    他话音才落,众人也是一般言辞,谢青云也不再啰嗦,就继续说道,既如此就简单了许多,到时候通知大家,也方便了,不过易容还是要,依照我的计划,过些日子你们还是要离去的,所以我会给你们买来一些简单的易容的物件,到你们离开的时候为你们装扮上。”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十分好奇,司寇当下就问道:“乘舟师弟,你有什么计划,这就告之我们。”谢青云点了点头道:“那杨恒自然知道你们都来了,因为我是你们的‘叛徒’,早先就和他说过大家在灭兽营已经知道他假意接近姜秀,咱们也是将计就计,假意和他称兄道弟。所以他来姜秀师姐的家宅看姜老爷子取的藏宝图,自会猜到你们就在附近,无论杨恒的师父胡先已经知道杨恒和我要联合起来对付他,为了钓他现身,咱们的藏宝图必须要让杨恒得到,也就是杨恒那假的收宝盒给了我们之后,姜老爷子就始终不去打开,过上几日,他就会依照他的计划前来偷盗,因为你们在这里防着他的偷盗,他想要成功,必须由我这个内应帮着他,这偷盗自然会成功,这个计划之中,也就省去了寻那高手制作一个假的上古遗迹的地图,再过两日,老爷子就会发现藏宝图不见了,第一个怀疑到他,而他已经借口离开了烈武门东部总堂,说的是暂时离开,却是永远的失踪。这武国各门各派,因为外出猎兽而再也回不来的武者有许多,他这般消失,没有人会怀疑,烈武门只会觉着惋惜罢了。”

    谢青云说到此处,姜秀当即插话问道:“他肯为了藏宝图,丢弃他现在的身份?万一寻不到宝藏怎么办?”谢青云笑道:“不丢弃他能如何,他必须这么做,因为我在和他的合作中,占据主动,若是他不潜逃,计划就无法实行,我与他合作的前提条件就是我不能放弃身份,我也不能在你们面前暴露自己,即便得到了藏宝图,我依然是你们的好师弟。”子车行最是心急,接着问道:“再之后呢?咱们要做什么?为何你说我们要离开?”他的话音才落,罗云就问道:“他这般逃走。他也知道我们了解他的图谋,我们只是为了钓他的师父出来。他忽然不见了,藏宝图也不见了。我们一着急,就会立即报官,他会成为隐狼司通缉的对象,今后他的日子岂非极为难过?”

    罗云想到,胖子燕兴和司寇也都想到,姜秀则和子车行一般,异口同声道:“是啊……”,姜老爷子比他这个孙女经历的多,也是和罗云一同想到。这就看着谢青云,等他的解答。谢青云不去啰嗦,这就接着罗云的问话,继续言道:“不会,我和杨恒商谈的时候,已经说了,咱们这些人绝不会报官,只因为这上古遗迹事关重大,若是让隐狼司知道。武皇必然会知道,这上古遗迹定然是无法保住的,因此即便是隐狼司找回来了,姜家也难以保住这地图了。”司寇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道:“可是咱们就不会在寻他多日未果的情况下,索性就不要了,只想着既然我们得不到。杨恒也同样别想得到,而且还要他杨恒付出生命的代价。于是我们就报官了,杨恒那般狡诈。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司寇这么一说,众人都是点头,也是一般认为。只有胖子燕兴,在点头过后,当即想到了什么,立即摇头道:“也未必,咱们报官必然会引来武圣以上的人知道,这上古遗迹的地图找回来也不会是姜家的了,而面对他杨恒,始终只是一个二变武师罢了,寻找一个二变武师,对付一个二变武师,正常人也不会只是数日找不到,就放弃了,寻个三五年,都未必会放弃,只因为对付他简单的多,若是引来武圣觊觎这上古遗迹的地图,那就完全不可能再收回来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再杨恒不知道姜老爷子已经有心献出这上古遗迹地图的前提之下。”胖子燕兴这般一说,众人尽皆恍然,都觉着方才他们想得有些简单了,正常人都不会放弃从一个二变武师手中抢回藏宝图的可能的,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乘舟师弟是大伙中间的“叛徒”,他可以在大伙中间,提醒大家不要放弃,继续选择私下里追查这杨恒的消息,而不是选择报官。想明白了此节,姜秀第一个称赞燕兴道:“死胖子,还挺机敏。”燕兴被心爱的女人一称赞,自是兴奋的很,当下得意道:“那是自然……”众人又是一齐大笑,笑过之后,子车行忽然开口问道:“那杨恒拿了藏宝图就藏了起来,那藏宝图在他的手上,乘舟师弟你又是如何和他合作的,他不觉着你应当会担心他拿了藏宝图就自己跑了,再也不回来了吗?”

    谢青云摇头道:“这一点更是简单,我和他约好了时间,在一个月之后见面,一起参详那藏宝图,我对他说过,若是到时候他不出现,最多过三天,我就会直接报官,只当他想私自吞下,那我也就不在乎自己当初立的什么字据,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传讯给隐狼司大统领,同时我也藏身江湖,接下来我们都会被隐狼司追查,但是关键在于他身上有藏宝图,他不只是会遭受到隐狼司追查,我会将此事告之其他的势力,他遭到的追击可是远多过我的,想要在武国寻到他这样一个二变武师,当许多大势力联合起来的时候,他必然无处遁形。”说到此处,司寇忍不住抚掌赞道:“如此算计,十分在理,杨恒必然不会再怀疑乘舟师弟是否真个背叛了咱们,是否真的贪婪那藏宝图。”司寇说过,众人也都是赞同。

    这时候谢青云才继续说道:“在藏宝图丢失、杨恒也失踪之后,咱们不敢报官,自然私下追查,在洛安郡悄然搜寻几日,找不到他,你们几个就易容出城,当然虽然是易容,却‘瞒’不过杨恒的眼线,这个出城既要做得隐秘,又不十分隐秘,要让杨恒的眼线费很大力气发现你们离开,之后我会去杨恒藏身的地方,告之他你们都相信他已经出城,于是也去追查他的踪迹了。而你们离开之前或是之后,杨恒会联系到他的师父,和我之前和你们说过的一般,他会和他师父撕破脸,约定在什么地方见面。而这个地方,杨恒也会告之我。让我做好伏击他师父的准备,当然你们就在那地点的较远处提前伏好。需要几天的一动不动等待,那杨恒的师父胡先,可是三变顶尖修为,若是靠得太近,他过来的时候,一定会发现,所以你们都要埋伏在靠近荒兽领地深处的方向,而不是靠在洛安郡城的方向,这个方向是杨恒师父胡先的必经之地。同样我会在第一时间将他和他师父约定的地方告之你们,免得那胡先也早一步派人埋伏,不过想来他即便也想要做好伏击准备,也不会和咱们这般谨慎,只因为他的修为远胜过杨恒和我,所谓艺高人胆大,对付我们,他多半会有些掉以轻心,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你们埋伏在附近的目的是防止这胡先还有许多同伙,而我则会埋伏在较近的地方,我的潜行之法可以瞒骗过武圣以下的所有人,就算昨夜我和杨恒谈话被那胡先或是胡先的同伙听了去。他们再来也无法发现我的存在,我手中的匠宝,当能至胡先和他的同伙于死地。而整个过程,师兄师姐们就要一直盯着杨恒。防止他逃跑,胡先和他的同伙一死。你们就可以出现伏击杨恒,抢回藏宝图。”

    这一番话说的时候,大伙都听得十分仔细,说到最后,众人又细细回想一番,都没有任何问题,只觉着这计划算是十分完美,所谓尽人事,听天命。这人事如此安排,算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尽到了极点了,剩下的就听凭天命了,当然天命若是临时有转变,有了其他的情况,大家也可以临机改换计划,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一切商谈妥当,当夜,众人就没有住在姜家的厢房之内,而是纷纷进了那地下石室,这般安排,自然是防着夜半时,杨恒的师父胡先等夜探姜府,白天他们最多在外监视,晚上依仗他们三变武师的修为,自敢来一探究竟,看看姜家到底有没有来其他人,防止谢青云安排了更多的人对付他们。

    这一夜果然不平静,谢青云的灵觉感觉到了和昨晚一般的气息,那个矮壮之人来到了姜家府邸,四处探查,谢青云就大模大样的在房中调息打坐,直到那人查过之后,远遁而去。尽管地下并不能防备灵觉,但姜秀的地下石室挖掘的十分巧妙,蜿蜒深入极深,石室顶又以巨大的石块填充,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根本不会去挖开地面,以灵觉探下去,而另一处原本就有的地下石室,则很容易被探查到,其中并无生命藏身其中。至于家中的仆役和那位曾经的姜秀的邻居,如今的管家,姜秀已经叮嘱过这些日子都不需要外出,好在姜家经常采购许多食材回来,且有保鲜的匠器存着,许久不出去,也不会有人怀疑。如此做,自然是防备他们出去之后被胡先等人捉了,详加讯问,即便他们不说,也扛不住武者的手段。这一夜顺利度过,第二天白天,大伙不再似昨日那般,在院中细谈,而是去了姜秀家中的试炼室,相互切磋,看看这一个月来,大家的武技是否有所长进。

    谢青云则照例去外面闲逛,路过烈武门东部总堂的时候,瞧见了杨恒,这就和他打了个招呼,暗示他那些六字营的兄弟都“悄悄”的来了,又“暗示”他,意会约莫姜秀会来告之他,姜老爷子将那藏宝图找出来了,晚上就请他过来一观。和杨恒简单的闲聊了几句,谢青云也就离开,在洛安郡以小狼卫的身份,开始“悄然”查案,很快到了傍晚,谢青云从正门回了姜家府邸,就和他出来时候也同样走了正门一般。见到姜秀之后,姜秀告之与他,已经通知了杨恒晚上来看那藏宝图,谢青云心下也是好奇的,虽然听过姜秀提起过那藏宝图的造型的特别,却反而更加想看了。

    到了晚上,用过晚餐之后,所有六字营的兄弟都藏进了地下石室。不久自后,杨恒带着他那假的收宝盒,从姜家府邸的后门进入了姜家,姜秀和谢青云就在此处迎他,只因为姜秀和他说好,从后面而来,毕竟这是祖传藏宝图,要谨慎一些,当然杨恒和姜秀都明白,相互在做戏罢了。杨恒也知道姜秀给他看藏宝图,是为了钓他师父出来。很快,三人就回到了姜老爷子的院落之中,这一个月来,杨恒和姜老爷子相处也是十分的好,姜老爷子虽不是武者,但人生经历许多,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也不会惹得杨恒有任何的怀疑。当四人都在姜老爷子的书房中站定之后,老爷子满脸兴奋,又一脸神秘的从书橱后面取出一方木盒,跟着将木盒放在了书桌之上,除了姜秀之外,谢青云和杨恒都屏住了呼吸,一脸好奇和紧张,这倒不用伪装,自是他们真实的心态,也都合情合理。

    随后,姜家老爷子打开了那木盒,一枚晶莹剔透的球体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那球体被姜老爷子取出,平放在手掌之上,大约和普通的夜明珠一般大小,一掌可握。球体之上,刻着一些让人瞧不出内容的纹路。谢青云第一个出言问道:“这纹路就是地图么,这般如何寻宝?”姜老爷子点头道:“正是地图,如何寻宝我也不清楚,总得我姜家将来有能人出来,才能寻出方法,祖上没有告之如何开启这球体的法门,想必真正显露出地图应当还有方法。”谢青云记得姜秀和自己说过用手势能让球体上的地图放大缩小,正要开口问询,那姜家老爷子,就开始用另一只手在球体上虚空抚摸,这一滑动,那些刻文瞬间放大,虚空漂浮,可仍旧看不出任何内容,停了一会,姜家老爷子随手又一摸,那刻纹又缩了回去。这看得那杨恒是目瞪口呆,谢青云也是同样,不过杨恒是真的被这神奇的球体所惊住,而谢青云虽然也惊讶,但是惊讶的原因却是有些不同的,因为他终于想起当时姜秀师姐和他说起这个地图时,他觉着有些熟悉的原因了。(未完待续。。)

    ps:多谢,明天见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