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七百三十二章 罪魁祸首

第七百三十二章 罪魁祸首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对于这一点,早在一年半前他上报武皇时就已经十分谨慎的思虑了一番,此时便再次复述了一番,前半段说的是进入荒兽包围圈之后的事情,经历的火武卒都知晓,也都是实话,后半段说的是他和一部分火武卒被兽王西南兽王亡同捉了,其中也包括谢青云,正要拼死突围时,姜羽大统领出现,力战那西南兽王,用的是早先和兽王们对轰的那种奇特的环玉,再后来所有被俘之人,都听从姜羽大统领的号令,趁此机会分散撤离。

    张踏当时没有撤远,躲在早先被轰碎的深坑之下,被一块巨石所掩。随后就瞧见了那一幕,其余的火武卒尽皆被杀,谢青云临阵反戈,用的不知什么宝贝,重伤了姜羽大统领,紧跟着西南兽王亡同补上一锤,就杀害了姜羽。

    张踏忍着没有冲出去,他知道这时候出去救人只有一死,若是自己死了,那谢青云有可能返回火武骑做一个奸细,无人知晓。当下沉住气,忍住悲愤,一直等到那西南兽王夺了姜羽大统领的尸首离开,那谢青云并没有跟着走,却是留了下来,和张踏猜测的一样,他当是想要返回火武骑,张踏这就借机复仇,从背后偷袭,原本他修为就胜过谢青云,谢青云被偷袭又没有时间动用宝贝,这就被张踏一击而杀。

    张踏觉着自己当是杀死了谢青云,原本想要从谢青云身上搜出一些法宝或是证据。想不到兽将又杀来了,张踏只能赶紧逃走,却不想让谢青云活到了今日。这一番话。在座的除了曲风门主之外,其余都阅读过那卷宗,曲风此时边听边瞧那卷宗,也是看不出任何破绽。

    随后轮到谢青云讲述,前半段和张踏说的大致一样,只有那小红鸟取环玉的地方更为详细,因为此事是他所为。姜羽之外也只有他知道,至于环玉。熊纪大统领已经见识过了,来自于元磁恶渊,他大概说了一番,武圣们自不会强迫他说出详情。之后就将他和姜羽大统领离开后的一切说了出来。包括在离火境中的奇遇,又说那小红鸟拥有半身朱雀的血脉,才保了他在其中,至于小红鸟的来历,他也直言就是在灭兽营买来的,那卖主并不知道,当时买来的时候当做一只最为瘦小的黑色鹞隼。

    言过这些,他没有让小红鸟出来作证,免得被人发现小红鸟已经是三化武圣了。虽然不是荒兽,但也当属妖灵一族,师父姜羽虽然提过武皇知道熊纪是妖灵。但并未公开,国内还有一大堆反对妖灵的强者,他也不知道其他大统领的态度,自不能让小红露面,更不能让一个三化武圣修为的妖灵露面,怕引起那些反对妖灵的强者的担心。他说的这些。几位强者都听得为之动容,毕竟是第一次听闻。且都是如此离奇,每个人心下都感叹谢青云这小子机缘之多,都觉着他将来的前途无量,成为武圣也是早晚之事。

    如他们一般,修成武圣,除了苦修和天赋之外,也都有好几桩大机缘。当然,他们都明白,许多机缘也需要有头脑,有本事去拼,否则机缘到了近前,有命撞见,没命去享。当谢青云说完了一切,熊纪就让张踏和谢青云相互辩驳对方的错漏,二人都无法寻到,只相互说对方想要编一个周全的谎言,十分简单,一年半时间,谁也没见到谁,也无人证。

    与此同时,在武国皇城之外,三化顶尖武圣老常龙驾驭飞舟急速而来,刚要进入皇城领域,又见一艘飞舟拦截在自己前方,那老常龙一跃而出,怒道:“何人拦截,想要阻我救下谢青云,除非从我的尸身上踏过去。”话音才落,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道:“我说常龙,我换了艘飞舟就不识得了么?”那常龙武圣一听,当即反应过来,笑骂道:“我说东门兄,你装神弄鬼做什么,你来也是救谢青云的么?”

    东门不乐也从飞舟上一跃而出,点头笑道:“不然你觉着我来做什么?”常龙大乐道:“那你不用出手,我一人去,想来武皇还会给我面子,你是天宗武仙,直接插手武国皇廷之事,怕会遭人口舌。”

    常龙话音才落,东门不乐就道:“你也不用去,咱们在这里等等,那小子的机敏,你也见过,武皇也是睿智之人,不会这般轻易中了兽王诡计。咱们若是直接带人走,那小子将来可就要被误会到底了,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其他计划,再说他父母还在火武骑……”

    说到此处,东门不乐话锋一转道:“我倒是好奇,你怎么这般快得到消息。”常龙先是“呃”了一声,随即就道:“我自有我的法子,我也不去打听你为何得知的,不过你说的在理,我等就在此等等,若是谢青云无罪,咱们也用不着这般出头了,若是被判了刑罚,再带他走也不迟。”东门不乐也是点头道:“如此甚好。”

    他二人等待的时候,武皇等人已经在那山谷之中开始任由谢青云和张踏自辩了,谢青云没有给张踏机会,直接亮出了火武枪,火武铠,和火武刺。张踏冷笑道:“姜羽大统领尸身被那西南兽王所得,你拿了去又有什么稀奇,你硬要说是在离火境中,他被风眼吸走前,将此物送给了你,我也无话可说。”

    谢青云哈哈大笑道:“西南兽王死在姜羽大统领的飞月踏仙弩下,若是我只拿来这些兵铠,又如何能习练他的武技。”话音才落,一抖手,兵铠全部穿在了身上,拱手对武皇道:“请武皇允许在下习练一套姜羽大统领的火武骑。”武皇和其他众位武圣见他兵铠上身,虽没有丝毫气机流出。依然封印着灵元,但一股气韵油然而生,显然是深得火武枪的真传。和那姜羽流露出的武韵十分相近。

    武皇当即点头答允,谢青云这就开始施展火武枪,当然没有运转一丝一毫的神元,只是将武技打了出来,那神韵之中,却有姜羽之意。打了十来招,这又开始动用火武刺。同样十来招过去,这才停下。那马振激动万分。直接言道:“诸位大人,我就说谢青云不会是那样的人,在下还有其他讯息未言,和此事有些相关。不知能否讲出。”熊纪当即点头道:“但说无妨。”

    这马振随即看了眼丁怒,把一年半前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只觉着五队的两位队尉之死和丁怒有关,只是没有证据,作为对此事件的一个参考。他话音才落,谢青云当即说道:“我叫马振来,便也有这一层意思。”

    话音才落,那张踏再道:“既是相互辩驳,我便直说了。姜羽大统领尸首被兽王所得,那火武心诀自然在其中,一年半时间。依照你的天赋,想要学到其中气韵,也不是不可能。”此话一说,谢青云再乐,跟着取出了一瓶子解药道:“张踏,你机关算尽。却没有料到,那西北兽王猿桥已经被我捉拿。这便是他给你下的兽王特有的毒药的解药。”这瓶丹药一取出,这话一说完,张踏猛然一惊,不过面上却瞬间以怒意掩盖,冷笑道:“可笑,可叹,我哪里中了什么毒,莫要胡言乱语。”

    这话说过,谢青云再次问道:“这般说来,你真不需要这解药?”张踏咬牙笑道:“不需要,我又没有中毒。”话音才落,外面一人的声音远远送来,“武皇,在下医痴高明,你这皇卫虽厉害却敌不过我,不过我敬重于你,特送音通报,审理谢青云一案,我要参与。”

    早在很多年前武皇就听过姜羽提过谢青云多次,这次大案,他也和诸位武圣相谈过,没有人相信谢青云会如此,他心中早已偏向谢青云,所以这般审理,当然是为了一个公正,其二就是要看看谢青云如何自辩成功,三就是要看看那张踏为何会如此说,张踏此人他也见过,也听过姜羽说起,当年任命他为副统领时,武皇陆武一直觉着这人不错,因此他也不敢相信张踏会成为兽武者,如今听见谢青云说出那兽王毒药,又取来解药,当下就明白了数分,猜到这张踏在紧要关头还是怕了死,被兽王毒药所控制。

    此时听见医痴高明求见,当即点头到:“高明兄,还请进。”话音才落,外面皇卫便不在租来,片刻之后,医痴高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张踏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心惊胆战,他怎么也想不到谢青云竟然有他的解药,他不相信西北兽王会和谢青云捉拿,谢青云那话显然是吓唬他的,但很显然对方已经知晓他替西北兽王卖命的事,原本还有机会狡辩,不想着时候医痴高明竟然来参合一脚,这一下麻烦就大了,对方即便查不出他体内的毒药是什么,但探出他已经中毒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张踏不由得悄然观察四周,想看看能否借机会闯出这里,却听见谢青云道:“高明前辈,还请探查一下张踏体内是否有毒,又是何时中的……”

    话还没说完,那医痴高明当即对着武皇一拱手,说道:“不用探了,此子一年半前归来,就言明姜羽已死,还说是谢青云所杀,我便不信,当时就悄然探过他的身体,体内已中奇毒,此毒多是用来掌控人所用,每年要服用一次解药,服用后一年不会有任何妨碍,一旦停服,便是个死字。正因为这一点,我便更加怀疑他,但不知这火武骑中是否还有他的同类,若是只杀他一人,而错漏了其他,那反而不妙。

    不想谢青云这小子活着归来,又引发来武皇面前辩驳之事,我若再不现身明言,怕谢青云会被冤枉而死,这才一路跟来,护着这小子,怕他路上遭受毒手,到了皇城,这里戒备森严,我也是过了多关,才到了外面,结果还是被皇卫发现,不过也恰好说明,武皇陛下的皇卫之能,即便来了强敌,也至少能够提前示警,不会被人突然闯入。”所有的话说过。众人介意了然,那熊纪看向张踏道:“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张踏面上没有害怕,却是露出一副惊怒交加的模样。指着谢青云和高明道:“你们竟这般陷害于我,我无可辩驳。”跟着转而对武皇道:“武皇陛下,张踏尽忠一生,绝不畏死,就怕死后,兽王奸细便这般安插在我武国火武骑内……”

    话还没说完,那边丁怒已经崩溃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大声嚷着:“我说。只要留我性命,我什么都说,我戴罪立功!”话音才落,张踏怒瞪他一眼。当即冲上前去道:“丁怒想不到你也成了兽武者,我杀不了高明,我还杀不了你么!”说话的同时,手就并指如刀,砍了下去。在这一刹那,众多武圣自不会容张踏得逞,不过没有人能够想到,封印了神元的谢青云竟然第一个动手,他也距离丁怒最近。当下接下了张踏的指刀,轻轻一扭,但听见咯啦一声。张踏的手掌便断了下来,垂落在一旁,这等痛楚自然难不倒一位即将突破至武圣的准武圣,张踏当即抬腿反击,所有灵元都运转至腿上,霹雳一般砸向谢青云的脑袋。

    “张踏住手!”几位武圣几乎异口同声。身影联动,当所有人正要动手拦下张踏时。谢青云的手却已经轻而易举的抬起,拦在了面前,张踏的腿踢在了他的手上,却是再次发出咯啦一声,他的腿骨也断裂了。跟着谢青云又是一掌,拂在他的另一只臂膀上,神元涌入张踏体内,凌驾于张踏的元轮之上,口中笑道:“行了,不想受折磨的话,就住手吧。”

    张踏当即呆住了,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谢青云,口中颤抖道:“你,你不是封印了灵元么,怎么……”话到此处,连忙改口:“不,不对,你,你怎么会是神元,你,你是武圣?!”谢青云哈哈一笑,道:“自然,十七岁的武圣,武国最年轻的武圣,最正直的武圣,最讲义气的武圣……”

    自夸了一大串词,这才一掌击倒张踏道:“说吧,所有的都说出来,你不说,丁怒也会替你说。”跟着转头拱手对向武皇道:“在下恳请武皇准许丁怒戴罪立功。”武皇嘴角微笑,点头道:“可以。”

    心下却是觉着这小子有趣之极,难怪这些个大统领都说过这小子精灵古怪,如今当着许多武圣的面,这般自夸,确是与众不同。至于更多的,则是兴奋,武国又多了一位武圣,一位十七岁的武圣,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成为二化、三化也绝非不能,陆武能成为武国开天下的皇帝,自有极强的容人之量,这样的少年他非但不担心对方强过自己,胜过自己,反而更为武国能有此人才感到高兴。

    武皇的心思如此,各大统领也都相似,高兴之余,惊羡有之,后悔有之,早想着应该全力拉谢青云来自己的军中、门中,哪怕不要姜羽的那些好处了。各人心思相同,也有不同,但武皇那一句可以之后,张踏不等丁怒开口,就开始详细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说到最后,丁怒赶忙嚷道:“还有,谢青云在重水境遇险,也是张踏这厮指使我去的。”

    这一句话说过,武皇也是微微失色,道:“张踏,我只到你紧要关头被兽王擒住,下药威胁,怕死而成为兽武者,想不到你一早就有如此歹毒心思,不止姜羽看错了你,我也一般。”说过这话,转而怒问道:“到底为何你要对谢青云如此?”

    那张踏知道再无可能挽回,这就详细的说了原因,原来当年兵王聂石和他一齐率领战营在外征战,被准兽将围住,老聂和他单独引开准兽将,好让战营得脱。后来是他为求自保,害了聂石,让聂石元轮被兽将击碎,他趁机以火武骑灵宝震走那准兽将,然而聂石却不知道,还以为是两人合力之下,他更倒霉,兽将选择了攻击他。

    那时候他和聂石都还只是三变顶尖武者,斗不过准兽将。而聂石走后,他就开始逐渐变得只为自己考虑,同时掩盖一切,丁怒一直是他在战营的心腹,且他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帮他在战营办事,探查聂石是否留下其他心腹调查当年之事,也就在故意陷丁怒于不义之后,抓住丁怒的一个把柄,让丁怒为他所用。

    谢青云来的时候,原本他举荐了丁怒族中的一个年轻人,可被谢青云占了位置,因此丁怒对谢青云怀恨,他又担心谢青云是聂石派来查探当年的事情的,才想要致谢青云于死地,于是就有了重水境害人之事。(未完待续)

    ps:写完,明日见咯,多谢诸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