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五十一章 你爹算个屁

第五十一章 你爹算个屁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说着话,韩朝阳将令牌扔给谢青云,微笑道:“青云,收好莫在丢了,要不又遇见这等小人来找你麻烦,还真是啰嗦的很。”

    “下次不会了。”谢青云伸手接过令牌,既没称呼韩朝阳为师父,又像是接受教训一般,小狼卫大人这番举动,看在韩朝阳眼中,却是再合适不过。

    “什么?”

    “没有元轮?先天武徒?!”

    “首院亲传弟子?!”

    无论是跪着的陈武、高个程,还是爬不起来的胖子罗惊呆了,他们都很清楚,拥有外劲巅峰力道,先天巅峰身法,若是常人,怕是会因为力道不够,无法过那先天的测考,可这些如果放在一个没有元轮的人身上,那便是奇迹了。

    这样的人,能拿到先天令,也绝不为过。

    于是,震惊过后,三人就一同拿眼狠狠的去瞪那被玄衣护院押着的裴元。早知道这谢青云如此身份,他们再如何利欲熏心,也不会答应裴元,去谋算这等祸事。

    “原来青云师兄真的是先天武徒,还是首院大人的弟子呀……”小粽子满心欢喜,满脸欢笑,笑自心底,只觉得这许久以来的委屈似乎一下子都清了。

    其实,这一年多时间,身在少院的小粽子常听人议论,说书院来了个傻帽,脑袋出问题了,才会去读书。

    尽管青云师兄说过,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见识,尽管小粽子也知道修文的好处,可听得久了,也不免心中有气,想着青云师兄被人瞧不起,总是一件很难受的事。

    虽然今天连续两次听到青云师兄说他是先天武徒,可第一次在大校场时,匆忙间要去替师兄传信救人,不及多想。第二次也就是刚才,她还没来得及去问,首院大人就亲自证实了。

    现在好了,青云师兄不只是能习武,而且还拜了首院为师,这下那些老瞧不上师兄的人,终于可以闭嘴了,小粽子又怎能不喜,不笑呢。

    小粽子替谢青云喜,花放也是一般:“谢兄弟能有此际遇,习得这般力道,这等身法,当真可喜。”

    以无轮之身来书院,却得遇首院垂青,又恰好首院能想到无轮者习武的法子,这不是千载难逢的际遇,又是什么。

    “嗯。”谢青云挠头,跟着只是笑笑。

    小少年心中先是蛮爽快的,可马上就又有点不好意思了。

    爽是因为瞧见了陈武他们惊愕的模样,还有那裴元完全懵了的样子,他早先就想尝尝在恶人面前显摆的滋味,这会儿终于尝到了,当然爽快。

    不好意思却是因为小粽子和花放,他当小粽子是亲人,当花放是好兄弟,在亲人和兄弟面前撒谎,小少年过意不去,可这谎却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说得清的。

    即便老聂不介意被人知晓他才是教自己武技的人,可又怎么去解释韩朝阳为何要自认师父,又如此维护自己的事。

    一旦要讲出因由,必然会说到游狼令,这事不得师娘允许,无论如何也不能透露半分,所以即便是面对兄弟和亲人,小少年也只能含混过去。

    ……………………

    其实,不只是陈武他们,也不只是小粽子和花放,一旁的秦宁对于韩朝阳是谢青云的师父一事,也颇有些惊讶。

    以她对韩朝阳的了解,这位首院大人的武道天赋只算寻常,想不到这样的人竟然能创出这等妙法,秦宁虽然惊讶,却也不得不诚心笑赞:“韩首院果然厉害,三言两语间断了一桩栽赃陷害的案子不说,更能教出这般厉害的弟子,实在令人佩服。”

    “哪里,秦观主客气了,老夫还要多谢秦观主,若非秦观主亲临,怕是我这徒弟就要遭了毒手。”韩朝阳拱手道谢,言谈间也一直不怎么去瞧谢青云,首院师父的气派,足足的。

    韩朝阳这般问,听起来是在自谦,实则是在打探,打探小狼卫大人的武道境界。

    从他进石牢起,就听裴元、陈武他们一会说谢青云这般身法,一会又说这等力道,方才连花放也大赞谢青云力道身法,可到底是何等力道,何等身法,韩朝阳却全然不知。身为小狼卫大人的师父,总不能去问他人自己徒弟的武道境界。

    原本韩朝阳就一直对小狼卫的战力好奇的很,这会有了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我也是才来,如果这小子武技不行,也撑不到这时候。”秦宁原本来此也要去寻韩朝阳商议小粽子的事,赞过两句之后,便摸了摸小粽子的头,直言道:“一年前我就看中了这小姑娘,收她为弟子,今日是来向首院你要人,她是个孤儿,跟我去凤宁观,最合适不过。”

    “到底是隐狼司,手段实在是厉害……”听过秦宁的话,韩朝阳心中不禁叹服,他曾想过,没有元轮的人,即便是找到习武的法门,至多也只能在内劲上下徘徊。

    可依秦宁所说,她才刚到不久,也就是说花放和谢青云两人应对陈武他们三人,一直撑到现在,还重伤了那罗执法。以韩朝阳的眼力来看,小狼卫大人最少也有先天武徒的战力,这不由得他不佩服。

    心中那潜藏了一年多的疑惑终于解开了,韩朝阳挺畅快的,秦宁要人的事,他自然乐意,当下便点头笑道:“秦观主看中的人,老夫又怎会拒绝。”

    “那便最好……”秦宁微微一笑,正要再说,却听见裴元忽然大喊大叫起来。

    “我爹是烈武门的武者,你韩朝阳凭什么抓我。我管他是死轮还是没元轮,这样一个废体,怎么可能习武,你身为首院,是想陷害我么?”裴元见到那先天令的时候,人就懵了,这会好容易回过点神来,当即愤而嘶吼。

    韩朝阳冷笑:“你爹算个屁,我们三艺经院培养的天才,也是你爹能知道的?换句话说,烈武门若有这样的秘法,会到处宣扬么?”

    “你敢骂我爹,你竟然骂我爹!”裴元彻底疯了,以往即便他闲着没事去找其他生员的麻烦,也因为父亲的缘故,韩朝阳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却想不到今日,这个老匹夫竟然会这般辱骂父亲。

    换做以前,便是裴元真犯了事,韩朝阳也真不会去责罚裴元,更不会去骂他的父亲裴杰,韩朝阳的性子,便是不愿去得罪人。

    只是现在情形却不同了,韩朝阳这般做,自然是做给小狼卫大人瞧的,他裴杰想和小狼卫大人比,还真连个屁都不算。

    烈武总门之下,每四郡设一总堂,总堂之下才是各郡分堂,裴杰不过是宁水郡分堂的武者。小狼卫的上司游狼卫则直属隐狼司,想和隐狼司叫板,只有烈武总门才有资格,可烈武总门,又怎会为了一个分堂武者的纨绔子嗣,去管这等烂事。

    韩朝阳懒得去理会裴元,猛一挥手,吩咐道:“莫让他聒噪,赶紧带走。”跟着又指了指地上的胖子罗,对陈武道:“你们也是,把他一起抬回去,听候发落。”

    玄衣护院领命,当即不再停留,两人架着兀自骂个不停的裴元飞身上了天顶,远远去了。

    陈武和高个程没这个本事,垂头丧气的抬着胖子罗,开了机关,自行从正门离开。韩朝阳也不怕他们跑,这要是跑了,便会交由衙门通缉,凭他们的本事,又如何逃得脱,死在途中算是便宜的,捉回来后的刑罚,那才叫鬼都怕。

    韩朝阳老谋深算,一句听候发落,给了这三人希望,就想着哪怕入了三艺经院的牢狱,也比被被通缉强的多,至于怎么发落,自然由韩朝阳说了算,未必就比衙门那捉拿逃犯的恐怖刑罚轻了,总要让小狼卫大人出了恶气,痛快了才好。

    几人刚一离开,小粽子就似是想起了什么,忙拉着秦宁的手,摇了摇:“师父,小粽子还有事,要快点回去,咱们晚上再见,好吗。”

    “小妞儿又想什么主意呢?”秦宁怜爱一笑,看着小粽子的柔嫩小脸,忍不住又伸手去揉小粽子那软软的头发,一边揉一边道:“去吧,去吧,让你的花师兄送你,师父也正还有些其他事情要办。”

    “多谢师父。”小粽子甜兮兮的一笑,又向韩朝阳行了一礼,跟着也不理会谢青云,拉起花放的手,就说:“花师兄,咱们快走。”

    花放搞不懂小姑娘为何这般急匆匆的,忙对秦宁和韩朝阳道:“首院大人,秦观主,那学生便告辞了。”跟着又对谢青云道:“谢兄弟,来日再见……”

    再见二字还未说完,便已经被小粽子拉着跑出了石牢大门,不一会儿功夫,就走得远了。

    看着跑远的小粽子,谢青云有点迷糊,眨了眨眼,挠了挠头,只觉得这小姑娘要做的事,多半和自己有关,要不依她的性子,也不会不理自己,忽然就这么跑了。

    “这顽劣徒儿,让韩首院见笑了。”秦宁一拱手:“首院若是没什么要紧事,那我也告辞了。”

    “哪里哪里。”韩朝阳客气一句,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老夫这儿没什么事了,秦观主请便。”

    “秦观主,晚辈还有一事请教,能否借一步说话。”眼见秦宁正要离开,正迷糊着的谢青云突然开口挽留。

    “嗯?什么事,你说。”无论是从小粽子口中了解的谢青云,还是今日亲眼见到的谢青云,秦宁都挺喜欢的,见他有事,当即爽快答应。

    韩朝阳察言观色,又怎能不明小狼卫大人这是要单独和秦宁说话,当下便呵呵一笑,“我去查查这天顶破成什么样了……”说着话,飞身而上,出了石牢。

    韩朝阳这般举动,秦宁只觉着有点奇怪,不及深想,就听谢青云问道:“秦观主对丹药极为了解?”

    “自幼所学,算是了解,如何?”秦宁不明谢青云这般问的缘由,却也如实回答。

    “我想问问前辈,您可知道极阳花的所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