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结交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结交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尽管有此判断,尽管谢青云层几招之内杀掉过虎尾灵猫,但依然不敢轻举妄动。

    虎尾灵猫不过是脊骨珍贵,战力在高阶兽伢不算最强,虎鳄完全有可能远胜过虎尾灵猫。

    何况谢青云之前见过兽卒镜狐闯入兽伢区,这虎鳄万一也是一变兽卒,那立即伏击它,绝不是个好法子。

    于是谢青云打算等,等那虎鳄动手袭击罗云的那一刻,他便在同一刹那袭击虎鳄。也只有这时候,虎鳄才是对周围的警觉最弱之时。

    另外,谢青云也已备好断音石,若是一击不成,又能确认虎鳄是一变兽卒,他就会悄然发动断音石。

    以断音石瞬间击杀虎鳄,仓促间,还在与赤猿周旋的罗云也难以判断,到时候谢青云只需把这功劳揽于己身,反正有柴山乘舟的身法,又是被举荐直接参加总考之人,能以特殊手段击杀虎鳄,罗云不会相信。

    虎鳄不动,谢青云不动。

    四头巨猿和罗云动得越来越快,罗云却始终不取任何兵刃,游走在赤猿当中,呼呼喝喝,这打法和谢青云很相近,似是想凭气力和身法,累死赤猿。

    如此这般,大约一柱香的时间,终于有一头赤猿喘气声越来越粗,步伐也开始变得缓,跟不上其他三头。

    罗云看准了机会,便在它转身踉跄的间隙,身形一扭,躲开另一头赤猿拍下的爆掌,同一时间双拳猛然击出,毫无花巧,毫无招法,只是倚靠纯粹的力道,蛮横的砸向那赤猿的下颚。

    谢青云看得出,赤猿追扑罗云这么长时间,一直护着下颚,兽伢灵智混沌,绝不可能故意诱敌,这便说明赤猿下颚是它们的致命弱点。

    所以,罗云的打法只是看起来蛮横,可选择的攻击部位,却十分准确,绝非猎兽新手。

    下一瞬间,只闻得“嘭!”声,重响,那早已气力不之的赤猿被罗云的重拳砸中要害,咣咚一下,栽倒在地。

    另外三头赤猿一见同伴倒下,顿时急红了眼,像是要把全部劲力都使出一般,发了狂的用大巴掌猛扇罗云,那巴掌的指间,锋锐的猿爪,熠熠生寒。

    伏在五丈之外的谢青云瞧见这一幕,微微一笑,这罗云选择的打法和他想的不谋和,赤猿越急,气力消耗自然就越快,不出三刻,罗云便要胜了。

    “糟了!”不过刹那,谢青云就反应过来,三头赤猿用尽全力的时候,至少有短暂的一段时间,罗云会比刚才被四头赤猿围攻还要麻烦,这虎鳄若是要偷袭,此刻便是最好的时机!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几乎就是同一时刻,虎鳄果然动了,时机拿捏得万分巧妙,偷袭的方式更是令谢青云怎么也想不到。

    那虎鳄如此硕大的身躯,粗短的四肢,竟是以腾空而起的姿态,飞扑罗云。

    虎鳄扑击,啸风烈烈。

    罗云扭头一瞥,顿时大惊,他反应再快,也被三头红了眼的赤猿纠缠得难以脱身,一时间冷汗直冒,身法却是一刻不停,连续闪开三只猿掌的挥击。

    虎鳄距罗云不过两丈距离,谢青云距离虎鳄有三丈距离,在虎鳄腾起的时候,他没有立即出击。

    最好的黄雀,应该在螳螂咬击蝉虫的刹那,再出手的。

    不过谢青云对自己的身法心知肚明,迅级高阶身法,没办法做到在那个瞬间,冲过五丈之距,拦住虎鳄,令罗云不受伤害,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等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在虎鳄近罗云一丈处时,飞身纵跃。

    这一切都在闪电间发生,罗云眼中,先瞧见虎鳄飞扑,已是惊汗连连,紧跟着又看见虎鳄身后,一个人影同时跃起,正式刚才路过的那个半大少年。

    这一下,罗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少年算好了虎鳄的伏击,一直窥伺一旁,只等虎鳄与自己两败俱伤时,坐享渔翁之利。

    作为先天武徒,罗云算是柴山郡武院中,猎杀荒兽经验最为丰富的生员,平日见到抢夺烈武的武徒不少,也听闻过武徒之间因为夺兽,不弱于武者那般残杀之事。

    不过下一个呼吸,情形却完全和他想的不同,在那虎鳄距离他的脑袋不足半丈,而他刚刚再次躲开一头赤猿的大巴掌,全无法子缩身闪避之时,就看见虎鳄硕大的鳄嘴竟忽然停住了。

    罗云反应极快,自不会去管那虎鳄为何不动,当下一个矮身翻滚,从虎鳄身下滚出的同时,也滚出了赤猿的合围圈中。

    待他抬头再看时,心中一松的同时更是大惊失色,原来虎鳄正是被那半大少年在最后关头,一把拖住了粗长的鳄尾,死死的定在了半空。

    罗云见多识广,心知虎鳄的战力有多强,若是说高阶兽伢中战力第一,也不足为过,即便肚子面对虎鳄,他想要胜之,也异常艰难,何况还有三头刚被他惹得暴怒的赤猿,若是再加上半大少年藏在背后突袭,他今日多半是要殒命的。

    不过转眼间,形势大变,他自然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的大惊失色,是为那半大少年的劲力,能这般生生拖住虎鳄,非是先天武徒不可,可这少年瞧上去比自己个还要小,整个柴山郡,他从未听过有这样一个人。

    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间,不及罗云多想,三头赤猿再度围了上来,不去管虎鳄和谢青云,只认准了罗云,发疯发狂的乱打。

    谢青云双手两重劲力直运,也只能将虎鳄定在空中两个呼吸的时间,便脱了手,那虎鳄顺着力势,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原本谢青云根本不想去硬拖虎鳄,想着一跃就跳到虎鳄头部,去刺它鳄眼的。

    只可惜谢青云先前算计失误,没料到虎鳄的身法快极如斯,待他杀到时,已然来不及了,只能收回战刃,双手合抱,拉住鳄尾,给了罗云两个呼吸间的逃出机会。

    自然,待虎鳄落地,谢青云可不会等它再度起身了,当下猱身跃起,直接跳上了虎鳄的巨大头颅,两柄凌月战刃在手,寒光抹过,虎鳄双眸飙出两道鲜血,只一招,便废了这畜生的一对招子。

    一抱、一撩,谢青云已然断定,虎鳄距离一变兽卒相差颇远,但和他搏杀过的所有兽伢相比,都是最强的,显而易见,这头畜生,应该是高阶兽伢中的最强荒兽之一。

    有了这个判断,小少年心中欢喜,一是不用动那断音石了,二是激起了他的性子,猎兽以来,他还从未遇见这般强大的高阶兽伢,正是难得的磨练打法的机会。

    果然,瞎了两只眼睛,痛得狂暴的虎鳄不负所望,那鳄头一扭,竟能和蛇一般,生生的倒转过来,血盆大口一张,数颗凶锐的鳄牙带着扑面而来腥气,显露出来,便要咬向谢青云的腰身。

    毋庸置疑,这一下咬中,谢青云必会拦腰断成两截。

    嗖!

    谢青云还真被这怪异的扭转过来的头颅惊了一下,微微一凛,便在最后一刹,以惊人的身法向后急跃,躲开了这致命鳄吻。

    瞎了眼的虎鳄,竟然能听风辨位,未等谢青云站稳,那粗长无比的鳄尾便似铁鞭一般横扫而至,精准的令人咋舌。

    一咬,一扫,两次攻击,尽管都是在巨痛得发了疯的情况下做出的,可却比谢青云曾经猎杀过的任何一头荒兽,都要危险,都要冷静,都像是在精准的谋划之后,发动的袭击,这让谢青云对虎鳄的战力,有了更高的认知。

    越强,才越有意思。小少年非但不惊,反而笑了。

    随着这一笑,谢青云身法运用到了极致,上下翻飞的绕着癫狂的虎鳄开始旋转,手中的两把凌月战刃也丝毫不停,来回的在虎鳄身上,用足了两重劲力,不断的切、割、划、刺、点、崩……

    为的就是试出虎鳄身上最弱之处,若只是凭借眼力,瞧这虎鳄浑身上下,也只有那对眼睛算是弱点,其他部位包括下腹,下颚,脊背,屁股,无一不是覆盖了虎纹鳄皮,粗糙的像千年古木的老树皮,看着就觉着坚韧无比。

    很快,凌月战刃施展了数次,鳄尾、鳄嘴的连番袭击也躲开了数次,谢青云便相信了,这虎鳄的千年老皮,不只是看着坚韧,砍起来,也是一般的坚韧,每一下斫入,都只能留下一道血痕而已。

    这般几圈下来,谢青云发觉虎鳄的身上,还真就是除了双眼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处能够一击切入的部位了。

    完全可以说,这虎鳄,就是一个将两重劲力运至战刃,也砍不进,劈不进,刺不破的铁筒。

    如今的法子,只能靠着身法,找准一处,次次都劈砍在同一部位,在反复的击打中,破开他这一身厚实的鳄皮。

    念头起,人便动了起来,这一回,谢青云不再四处乱击,找准虎鳄的脑袋,用气战刃的砍诀,一下下的重重砸下。

    既然浑身上下一般坚韧,那索性找脑袋来攻击,至少这大脑相对集中,打不破它,也能在连续的猛砸下,震得它找不着北。

    至于五脏,同样怕震,可这虎鳄四五人之长,五、六棵巨树之粗,这么硕长的身躯,谢青云可没法子找准他其中一个脏器的部位,连续攻击,倒不如撼它脑袋来得更快。

    另一边的罗云被赤猿围住时,就一边游走一边瞧谢青云的打法,见这半大少年暂无危险,便重新依照自己的法子,和三头狂暴了的赤猿游斗。

    这般足足三刻时间,三头赤猿终于先后步履踉跄,罗云如法炮制,双拳连出三回,嘭嘭声不断,三头赤猿便被他重拳击中脆弱的下颚,生生倒毙。

    “小兄弟,多谢相救。”罗云没有去切分赤猿的兽材,从怀中取出两根短棍,高声问道:“这虎鳄难打,要我一齐么?”

    谢青云正打得有些无奈,虽说虎鳄皮糙肉厚,十分厉害。可这许久,他也发现了,虎鳄最强的手段在于防御,至于攻击,这畜生的法子有限,最厉害的也就是靠着鳄头的扭转,和鳄尾的强劲,出其不意的偷袭。

    所以,这般游走搏杀,只剩下时间的消耗,打得是了无生趣。在这个时候,听见罗云要帮,索性点头答应,暂且不去管他罗云是什么人,在这种提防中,与人配合杀兽,不正是他这次独自进入荒兽领地的目的之一么。

    于是谢青云点头应道:“最好不过,有劳了。”

    罗云见谢青云应允,不再多话,当下飞身杀入,乘着虎鳄以鳄嘴追击谢青云,一双短棍挥击而出,专门揍那鳄尾,一棍快似一棍,嘭嘭咚咚的,又戳又砸,且每一次砸中的都是虎鳄尾的其中一段。

    不用言明,谢青云就知道罗云的意图,当下不再去管那鳄尾的偷袭,专心绕着鳄头,狂砍猛砸。

    两个先天武徒如此这般,虎鳄也毕竟只是高阶兽伢,再怎么坚厚,也在半个时辰之后,头骨碎裂,尾骨断裂,殒命当场。

    “小兄弟好身手,罗云佩服。”杀了虎鳄,罗云当即拱手再次道谢:“若没有小兄弟来救,罗云怕是要死在此地,四头赤猿虽为我杀,却应当都归你所有。若是你愿意,接下来几日,罗云便和你一起猎兽,所猎兽伢,你七我三,算作谢小兄弟你的救命之恩。”

    游斗三头赤猿时,罗云已然清楚,以谢青云这般先天武徒的身法、劲力,在他早先言明分他一头赤猿时,就可以留下,或是等着分,或是乘机夺。

    既然没留下,便是瞧不上他这几头赤猿,如今去而复返,只有一个原因,便是发觉有虎鳄窥伺一旁,特意回来救他一命,绝非贪他的赤猿。

    这样的救命恩人,罗云又怎会小气。

    “嗯?”谢青云有些纳闷,依照那冯家少爷横冲直撞的脾性,这罗云是冯少爷的兄弟,即便不是裴元那等算计人的恶徒,也不该这般直爽才对。

    不过纳闷归纳闷,至少从见到罗云起,他所有的言行,算得上是光明磊落,若是没有那冯少爷,谢青云觉着,自己应当会与罗云结交。

    既然如此,那便结交。于是,谢青云当即点头:“在下柴山乘舟,罗师兄爽快,我便恭敬不如从命。”

    聂石说过,这次猎兽,就是要去修习在复杂的境况中,与不同性情的陌生人,一同配合搏杀的本事。

    配合打法是其一,配合的同时,分辨人心,警惕对方是其二。如何做到在搏杀中,该信任的时候信任,该机警的时候机警,既配合默契,又不至于被对手算计,这也是武者在荒兽领地行走,必学的经验。

    自然,只这么短时间,是不可能有什么积累的,聂石的想法,就是要谢青云在去灭兽营之前,先有所适应。

    “乘舟师弟应允,那是最好不过。”罗云痛快接话,哈哈一笑,道:“这便帮师弟斩下十六只猿掌。”

    话毕,罗云也不啰嗦,当下转身去收拾赤猿尸身,谢青云则拿起战刃去剥虎鳄的皮,这鳄皮如此坚韧,应该值不少银钱。

    不过,也正因为这般坚韧,剥下来倒是要费不少事。

    这么想着,战刃一划,却不料噗嗤一声,直入虎鳄身躯,一股绿色的臭血喷涌而出,谢青云急忙躲开。

    “咦……”罗云转头一看,讶然失笑,跟着道:“师弟定是没见过虎鳄,这畜生战力极强,靠得就是这身皮肉,只可惜它一死,这身皮也就跟着废了,不只是鳄皮,浑身上下的每一块皮骨肉都是如此,一文不值……”

    罗云说话爽朗大方,没丝毫嘲笑之意,反倒详细的将虎鳄的特点一一告之。

    自己个孤陋寡闻,谢青云有点不好意思,嘿嘿一笑,也很磊落的直言:“难怪罗师兄未提如何分这虎鳄,敢情早就知道虎鳄不值钱。”

    “哈哈……”罗云见谢青云如此说,心下欢喜,道:“乘舟师弟倒是对我脾性,直来直去,若是他人窥觑这身鳄皮,也会因为面子,不会言明。”

    罗云如此,小少年便忍不住去想,这样的人,怎么会与冯少爷那种纨绔子嗣结交,不过谢青云并不打算点破此事,其中情况或有复杂原因,又或是罗云城府极深,善于作伪。

    无论是那种情形,谢青云都暂时不必理会,即便问了,罗云答了,他也未必敢信。

    眼下要做的就是和这位罗云,组成两人小队一齐猎兽,只有在猎兽中,才有可能逐步看穿一个人的真正性情。

    若是到了谢青云觉得可以真心待之的时候,谢青云自然会去问。若是不到能够深交的境地,谢青云自然也不需要去了解罗云到底是个什么人,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所以,这个时候,谢青云根本就不想多问半句,只需要和罗云搞好关系,一起猎杀荒兽就行了,其余的事情完全不必要多想,想多了也丝毫用处没有,这才是聂石所说的和陌生人猎杀荒兽的真谛。(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