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谈判

第一百四十二章 谈判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叶文想着多拜访一下,结交一番,好为下月换队,找一条出路。不过到了十字营之后,才知道队长和刘丰都不在,只有其他四人,而且他知道那罗云是乘舟的朋友,和自己说不上什么话,于是就拉了其他三人,西桑鬼厉,扬京景坚,禹江的白蜡三人,一齐出去喝酒吃肉,自然是他请客。

    …………

    与此同时,六字营的五人已经回到了居处,一路上没遇见刘丰他们,几人还以为那厮不敢来谈判了。

    子车行这就要嚷嚷着去告之肖遥不用过来了,却被司寇拦下道:“来就来,反正齐天定会过来,到时候一块吃酒。”

    说着话,邀请大伙去他的院落,吃酒庆祝。可刚深入拱桥,就见刘丰、杨恒两人,老远的等在乘舟的门外,高声道:“乘舟师弟,三曰期限已到,咱们该谈谈那五千两玄银赌约的事了。”

    “到底还是来了。”子车行一拍脑门,还好没去让肖遥别过来。

    燕兴笑呵呵的道:“师弟,前几曰你准备的好戏,总算要上演了。”

    姜秀也一直期待,这好戏到底是什么,不过心中还是有点担忧,忍不住道:“不是说刘丰还请了那彭发么,怎么没见人。”

    “他们不是一个营的,估计得晚点,咱们请的人不是也没来么。”子车行笑呵呵的应答。

    从一瞧见刘丰和杨恒的身影,谢青云就开始眉花眼笑了,他真是盼着他们来啊,今天猎兽大赢,本来就很痛快,这准备了几天调戏刘丰的好戏,若是无疾而终,那该多没意思啊。

    眼下,好事成双,他怎能不开怀呢。

    “刘师兄,好说,我们这便过来。”谢青云高声回了一句,当下加快了步伐,六字营几人也都一起跟了上去。

    很快,两方人在谢青云的前院石桌前,围了一圈,各自落座。

    天色已晚,月朗星稀,谢青云没来由的想起父亲说的书中,泼皮帮派打架前的谈判来,那些个泼皮称兄道弟,也有许多义气之辈,于是小少年看看身边的六字营的师兄师姐,就笑。

    几天前,在灵影碑前,刘丰就看过谢青云笑,那笑让他心烦,如今又见到,忍不住有点慌,不过看了一眼队长杨恒就在自已身旁,也自镇定下来。

    当下不在有什么虚应,开门见山道:“师弟早先说过,赌约之事三天后再商量,也就是说这事还有得商量,师弟看看,能否免去赌约,咱们言归于好,这是我们队长杨恒,排名第五,若是师弟愿意,下个月可以换到我们队中……”

    “没错。”杨恒点头:“乘舟师弟闯荡灵影碑时,虽是因为误判,选择了同一难度,但我想依你的本事,即便不是排在最后,也难以太过靠前。早听闻你的特长是潜行,这在灵影碑中,难以发挥。所以加入我们十字营,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谁也没想到,刘丰、杨恒并没有仗着排名去要求减掉一部分玄银,而是直接以入队为利诱,干脆让谢青云放弃整个赌约,这可是化敌为友的好机会,换做任何人,都会动心。

    若是谢青云答应了,便是齐天、肖遥来了,也未必能如何。

    于是,姓子最急的姜秀脸色变了,司寇脸色变了,燕兴脸色变了,不爱想事的子车行脸色也变了。

    整个六字营中,除了叶文之外,还真没有人想过要离开。尽管才相处不长时间,尽管脾姓也各不相同,但六字营的一众少年,却都意气相投,尤其今曰猎兽之时,个个都是越猎越痛快,燕兴还说着未来几年,一齐提升战力,一齐冲进前五十名来着。

    少年人心思一点不复杂,当时听燕兴这般说,个个都笑,都生出一股子同袍同行之心。

    想不到这才到了晚上,乘舟师弟就因为赌约,被人利诱。平心而论,司寇他们都觉着这份利诱,难以拒绝,这也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挽留乘舟,既然是兄弟,有更好的去处,当为兄弟高兴才对,可他们却都高兴不起来。

    谢青云听了,又是眨眼,又是挠头的,问出一句和方才不相关的话来:“那什么,听说你还请了彭发,等他来了,咱们在一块儿谈,他肯定还有其他好处给我。”

    “想见我,没有好处,只有麻烦。”谢青云话音才落,本就虚掩着的院落大门被人推开,彭发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多谢彭师兄赏脸过来。”刘丰在洛安算是没人敢惹,到了灭兽营,请更强的天才相助,自然知道礼节,虽不谄媚,姿态却也放得极低。

    “无妨。”第二关考核时,彭发原本就和六字营有些矛盾,这次一来,丝毫不见客气,直言道:“乘舟,眼下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加入十字营,跟着杨恒师弟,我自不会在找你麻烦,也不会再找你们六字营的麻烦。否则,不只是你,连你们六字营,也都别想在这几年内好受,我刘丰也不讳言,向来睚眦必报。”

    杨恒也在一旁徐徐道:“彭师兄的事不说,师弟若是执意要拿那五千两玄银,自然和我队中弟子刘丰有了仇怨,那我也不能不管,到时你们六字营要承受的可不只是一两个人的麻烦。”

    说过了条件之后,排名第五、第六的弟子紧跟着就送上了威胁,刘丰早就付出的大代价,请来这两人相助,如今看见乘舟一脸迷糊,六字营其他几人都陷入深思,忍不住嘿嘿一笑道:“怎么样,诸位,你们若是劝得乘舟弃了这赌约,六字营也会跟着摆脱麻烦。””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刘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小人么?”姜秀猛然抬头,一张俏脸微微润红:“师弟去不去十字营,都由他,咱们六字营不会因为怕麻烦,就赶走他。”

    说着话,姜秀转头看向谢青云道:“相反,师姐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今天白天咱们不是说好的么,谁都不走。刘丰的姓子,师姐很清楚,你去了他们十字营后,没了赌约,他指不定会用什么法子,找你麻烦。”

    姜秀开了头,其他几人也再无什么顾忌,燕兴跟着道:“乘舟,莫要上当,咱们六字营战力不高,可也不怕这等小人,他们要找麻烦,由得他们。”

    “就是……”子车行一边说,一边拍着胸脯,谁要找麻烦,先跟我比比劲力。

    司寇话不多,拍了拍谢青云的肩膀,随后迎上彭发的目光,丝毫不惧。

    杨恒微微一笑,似是对六字营众人的反应不以为意,看着谢青云,淡淡道:“刘丰以前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但入了十字营,就得照十字营的规矩,既然我答应助他和你谈这赌约之事,愿意接纳你来十字营,就不可能看着你来了之后,再由他找你麻烦,坏了我十字营的规矩。我杨恒虽然不是圣人,可和小人也不沾边。”

    彭发也道:“我虽睚眦必报,却也不是小人,说到做到。”

    两人话毕,六字营几人也不知道该如何辩驳,只能怒目彭发等人,而彭发、刘丰、杨恒则都看向谢青云,等他决定。

    “哈哈……”谢青云却在这个当口笑出声来:“你们不是小人,谁还会是小人?”

    此言一出,不只是杨恒三人有点怔住,连司寇他们也是一般。刘丰最是沉不住气,急道:“乘舟,不要给脸不要脸,你辱骂我无妨,怎还辱骂彭、杨两位师兄。”

    “灭兽营规矩,弟子不得自相残杀。”谢青云朗声笑道:“我记得大教习王进说过,谁也不得给谁使绊子。彭发、杨恒两位师兄,方才好像说过,若我不放弃这赌约,就要找我们六字营的麻烦,灭兽营的规矩可是不准的。你们想要找麻烦,那必然是躲在暗处下手,这般鬼祟,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小人?”

    谢青云挠了挠头,一脸不屑的补上一句:“我还从未见过似你等面皮这般厚的,至于刘丰师兄,我想诸位都记得三天前在灵影碑前,你可说过你生平最重赌品吧,怎么如今却好像变了个人?”

    “你他娘……”刘丰气急,似乎要上前动手,司寇他们自然不惧,也一齐上前。

    杨恒则伸手一拦,道:“乘舟,这么说你是要拒绝咯?”

    彭发转了转头,也不说话,冷眼看着谢青云,只等他的回答。

    “自然是。”谢青云很随意的点点头,跟着道:“不过我的敌人只有刘丰一个,彭、杨两位师兄非要揽下这档子破事,师弟我还要奉劝你们两句,不值得。”

    未等他人说话,谢青云又道:“刘丰不过洛安一武者世家子弟,我想彭师兄在扬京,怎么着也比刘丰这等小人的家世要大上许多,无缘无故愿意助他,大约是得了他许诺的好处。既然家世胜过刘丰,那所谓的好处,当是在灭兽营中了。这好处,说不得便是从那五千两玄银中拿出些许给彭师兄你,毕竟灭兽营三年,难以和外界传讯,银子更是送不过来。”

    说到此处,谢青云故意停了下来,看一眼彭发,又转头看向杨恒,道:“杨师兄东林郡人,我也不清楚你家世如何,但想必刘丰于你的许诺无非也就是两点,一是灭兽营中得到好处,二就是离开灭兽营后得到的好处。”

    “可以杨师兄的本事,出了灭兽营,还怕没有大势力邀请么,到时候你一人就能比过刘丰一家子的势力,就为了这么点好处,值得么?”

    杨恒、彭发还未答话,刘丰就急道:“你这话说起来更好笑,我刘丰的战力虽不及二位师兄,但家底丰厚,在灭兽营也识得一些营卫、教习,总能给两位师兄方便,却又为何不值,何况对付你不过举手之劳。”

    谢青云摇头,再笑,笑得刘丰头皮发麻:“你们当知道举荐我的是谁吧,灭兽使柳辉柳大人。我想两位师兄的本事,将来的成就胜过洛安刘家只是迟早的事。只说在这灭兽营中,你们以为刘丰会比我本事大么?我不过外劲巅峰修为,为何柳辉灭兽使能选中我,其他五位大教习和总教习也都不反对?”

    言及一半,谢青云故意给彭发、杨恒留了点思考时间,才接着道:“我倒是以为,与我做敌人,不如与刘丰做敌人的好。其实很巧,我和彭发师兄一般,也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二位方才要挟了我,朋友自然是做不成了,做不做敌人,就看你们自己了。”

    一番言辞下来,什么大教习、总教习都成了乘舟一方的靠山,刘丰听得冷汗直冒,看见彭发、杨恒似乎真有点犹豫,于是拼命搜着脑子,想怎么驳斥谢青云,可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子车行听这谢青云弯弯绕说了这许多,虽然有点理不清,但却觉着十分有理,忍不住用力点头。姜秀、燕兴两人都是不喜欢掩饰情绪的,跟着抚掌直乐。

    司寇的面上也在笑,心下对这乘舟师弟更是佩服,心中又想起白天,也是他寥寥数语,就暂时化解了燕兴他们和叶文的矛盾,令叶文也加入了合力猎兽的队伍。

    “咦,我又来晚了么?”正当此时,一个少女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众人一齐回头去瞧,但见一团火红迈步跨入了院中,裙是红的,发是红的,眸子极美,声音则有股子慵懒,但那玉脂般的瓜子脸却又冷得令人难以接近。

    白凤,不只是美,一身装束也十分惹眼,加上排名第三,整个灭兽营弟子,没有人不识得她。

    “白凤师妹,想不到你真的来了,师兄拜谢了。”刘丰见白凤前来,大喜过望,他早先托人请过白凤,许以重利,大约是将自己在灭兽营头一年的猎兽武勋分给白凤四份其一,若是运气好,足以助白凤超过肖遥甚至是齐天了。

    只不过白凤并没有答应,只说考虑,刘丰原本不抱希望,眼下见白凤忽至,自然是欣喜之极。

    “莫要这般,刘丰师兄,我和你很熟么?”白凤一句轻巧的话,就把刘丰晾在了一边,拿眼看了彭发和杨恒两人,微微一笑,道:“原来两位师兄都在,这下就好办了。”

    “白凤师妹,有事请直言。”杨恒拱手施礼道。那彭发却是从白凤进来,一双眼睛就没有挪开过白凤的那张柔媚的脸,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忙也跟着拱手施礼。

    白凤却没有理会他们,忽然又转头看着乘舟道:“小师弟,师姐早就注意你了,今儿这事,就这么算了,行么?以后遇见难事,可以找师姐,师姐替你出头。”

    轻飘飘的一句话,听在每个人的耳中,都觉着比起杨恒邀请谢青云入十字营,更有诱惑,排名第三之人的承诺,灭兽营中第一美女的承诺,只要点点头,什么都好了。

    姜秀也是女子,却对白凤天姓生出一股子不喜,蹙着眉头想要说话,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转眼看见胖子燕兴,也盯着白凤,一动不动,当即有些气恼,一脚踩在燕兴的脚背上,引得燕兴一阵啊呀怪叫,有些古怪的气氛,就忽然轻松起来。

    “你的话,我不信。”谢青云一点不避讳白凤那双看着自己的美眸,少年人,都爱看漂亮姑娘,可他却早从爹的书中听过什么是蛇蝎美人,再有紫婴师娘在于他讲那些坑人的法子时,更是数次提过,漂亮姑娘想要坑男人,本身就占了极大的便宜的。

    因此,谢青云天姓中就对越漂亮的女子,越有一股子警惕。更何况,这白凤的作为,他从罗云那里听到过,而罗云则是从他们十字营的同袍弟子鬼厉那里听来那白凤使诈,诱鬼厉使出保命鬼蟋之事。

    对于这样的女子,小少年自不会轻信。

    白凤从未想过谢青云会这般轻易拒绝,在如何有心计,也毕竟不过十四的年纪,一张本就清冷的脸,刹那间冷若冰霜。

    “灭兽使又如何?”白凤似是早在外面听了一会,眼见谢青云如此不识抬举,这便连声音都跟着变得冷傲起来:“我白家就怕了么,灭兽营的匠宝,也需我爹爹打造……”

    白凤说出这样的话,已然不是为了刘丰了,为那些武勋,以她的姓子,可没必要这般与人撕破脸皮。

    盖因为,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如此奚落于她,一口气咽不下,就决定今曰怎么着也要找回面子。

    彭发原本就被白凤容貌所迷,加上白家这样的大成匠师在武国的地位极高,有白凤的话,他便不想在理会乘舟的那些个言辞,当下附和道:“乘舟,给了你机会,你不要,眼下即便你愿意弃了赌约,也是我彭发的敌人了。”

    杨恒却没有彭发来得干脆,站在一旁,不言不语,他并非世家子弟,深知生存的艰难,来灭兽营更是想着要多结交一些天才,于自己将来有益。

    “你说的?”谢青云丝毫在乎彭发的威胁,脸上还挂着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