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孤身入险

第一百五十五章 孤身入险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一时间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谢青云一边思索,一边依着潜行术中的法门,让大家全都潜藏在灌草之中,保持相对的静态。.这基础的潜行本事,这一个月中,大伙都已经演练纯属,不会有什么差错。

    “胖子,有没有一种药粉,能够**兽伢的?!”一切安排妥当,谢青云忽然想起了什么,忙低声问燕兴,道。

    燕兴轻轻“嗯”了一声,眸子猛然一亮,道:“药典上好像记载过,有些兽伢天生喜好某种气味,以特殊草药研磨成粉,可以引动极多的荒兽群聚在一起……”

    “那就没错了!”谢青云一点头,道:“你们脱下外衣闻闻,自己身上有没有特别的味道,哪怕极其微弱的。”

    他和燕兴的对话,每个人都听见了,当即脱下外衣,细细去闻,大约几个呼吸之后,子车行皱着眉头道:“我这武袍背面有一股怪味,这里还一片淡黄色,像他娘什么玩意的尿。”

    他一说过,便把武袍递给身旁的罗云,罗云接过一看一闻,当即点头道,“没错,非得贴着鼻子去闻,才能闻道,这是什么东西。”

    燕兴一把扯了过来,也去闻。

    众人都知道他以医入武,便一齐看着他,等他结果。

    “嘿嘿……”燕兴闻了片刻,干笑两声:“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这玩意就是吸引象蛙群的罪魁祸首。”

    “刘丰离那么远,怎么把这东西弄到我身上的?”

    “吹筒。”燕兴随手从腰间摸出一个笛状的竹管,道:“就是这玩意,我一般用针,极少用他,远距离,能将药粉吹成一线,黏在目标身上,是丹药武者的拿手本事。”

    “娘的,尽是些害人玩意。”子车行着了道,自觉是自己个连累了六字营,不由怒道。

    燕兴却丝毫不以为意,也跟着骂道:“娘的,下次见到刘丰这龟儿子,非宰了他不可。”

    真相已白,所有人都能确定,刘丰这次所图,可不是找一点麻烦这般简单。没人知道密林中有多少象蛙正在向此处围来,若是没有乘舟提前发觉,怕眼下,六字营已经死伤大半了。

    尽管和大家一般,并不清楚象蛙之数,但谢青云的灵觉却能让他最为清晰的感受到那些悉悉索索,密密麻麻的喘息、行进声。

    除了他之外,姓情沉稳的司寇虽然听不见,却也意识到了形势有多危急,当下喝了一句:“不用骂了,大家分散扯离,谁先出去,就喊营卫来救!至于刘丰,只要有一个人出去,定要他还上这笔死债!”

    原本其他人还有些纳闷,司寇为何说出这般生离死别之语,可当司寇的话音刚一落下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

    西、南、北三面,已经能看见象蛙的身影了,巨如蛮荒猛象的蛙类,噗嗤着一步步向着他们的方向前进,每一面都有上百头之多,便是再来一支小队,也不够这帮畜生填的。

    看到这一幕,六字营众人都惊住了,不过马上,又都反应过来

    燕兴当即低吼一声:“娘的,走!”边说边护着姜秀。

    姜秀也是红着眼睛,恨恨道了句:“刘丰!混蛋!”

    罗云、子车行也都瞪着眼睛相互看了一眼,当下准备各找方向,先撤。

    便在此时,谢青云沉声说了一句:“子车师兄,把外袍给我。”

    在外猎兽时,除了司寇,也只有乘舟的话,众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去问,而是直接去做,当下子车行就把外袍给了谢青云。

    “等我东行十步后,你们便悄悄向西面潜行。”谢青云只扔下一句话,便拿着有那引兽药粉的外袍,悄然向东,虽是潜行,速度也是极快。

    “乘舟师弟,你做什么?!”此时子车行才反应过来,开口要叫。

    “乘舟,回来……”罗云也小声喊了一句。

    燕兴和姜秀也要去喊,却司寇一把按住,道:“小点声,听乘舟师弟的……”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乘舟的背影。

    其实不用他说,众人也都愣住了,乘舟就在他们眼前,钻进了前方的灌丛之中,速度快得可怕,却不发出一点声音。

    瞧他步伐之精妙,简直匪夷所思,尤其是那筋骨肌肉的颤动,竟能和树叶,草木的飘荡相合,仿佛融入其中一半。

    这种相融,令众人生出一种错觉,只觉着若是闭上眼睛,根本就察觉不到正东方几步之外还有一个人在快速行走。

    “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

    “这才是真正的潜行术么?”

    每个人心中都发出一声惊叹。

    胖子燕兴随后说了一句:“乘舟师弟的潜行竟然这般精妙,还从未见他使过,当初他在试炼场和人选择地形赌战时,也没施展过。”

    说过之后,燕兴便即看向罗云。

    罗云也是满眼的惊喜和惊讶,对着众人摇了摇头,道:“我也从未看过乘舟师弟完全施展潜行术时的模样。”

    “不用看了,已经十步,赶紧走!”司寇到底是队长,惊叹之余,第一个回过神来,眼见乘舟已经十步了,当机立断招呼众人一路向西,当然他们的行法也是乘舟所教的简单的潜行,只不过比起乘舟,自然是要差上许多。

    谢青云十步之后稍一停顿,回头见众人已动,这才微微放心,继续向东。

    他打算以身犯险,吸引象蛙,以让六字营的同袍避开最大的危险,找到机会逃出去。

    莫要看东面似乎象蛙最少,但谢青云能感觉的出,东面才是最危险的地方,且最为关键的是,谢青云五识所探虽无灵觉那般精细,可距离却远胜过灵觉,东面大约有一头象蛙之首,隐约调动着象蛙群的行动。

    他听聂石说过,斩掉象蛙的首领,象蛙会更加狂暴,但擒住象蛙的首领,反而能暂时阻住象蛙群的行动。

    如今他带着有气味的武袍,朝着象蛙首领移动,其他三面的象蛙定然会聚拢过来,如此,便给了其他人更大的空隙,逃出去的空隙。

    对于眼下处境,谢青云愠怒之余,也有些内疚,他能猜得出,刘丰这一次行动,多半和十字营关系不大,那队长杨恒虽和六字营也有些小矛盾,但观其姓,并不是会为这点矛盾,而干冒大不韪之人。

    至于刘丰,也没有那个胆子,所以谢青云的推测和先前燕兴所想的一般,刘丰多半是受了谁的指使,而这个人最有可能便是彭发。

    这一个月来,那奇奇怪怪的白凤师姐,屡次来寻自己,虽然他屡次避开,不愿结交,但也听了一些传闻,彭发对白凤有意,彭家也有意和白家联姻,因此彭发对他除了以前的数次不满之外,又多了一层憎意。

    不管如何,无论是刘丰还是彭发,谢青云都觉着都是针对他而来的,却因此牵连了六字营的同袍兄弟,他又怎能袖手旁观。

    于是,也顾不了暴露他真实的潜行术的本事,更顾不得有什么危险,第一想法,就是替众同袍引开象蛙。

    再有一点,若是离得远了,其他人也刚好瞧不见,少不得三重截刃直接使出,便是身在包围之中,脱困也不算很难,毕竟象蛙只是高阶兽伢,并没有达到准武者的战力。

    在灵影碑的第三碑中,谢青云就能同时面对五十头灵智逐渐提升的高阶兽伢,虽不能说轻松杀灭,但也未见得会有多糟。

    继续潜行,这一次速度放缓了许多,每走十步,都回头细瞧,直到再也望不见司寇他们,才复又加快速度。

    行不多久,看准不远处的一个凹地,一跃过去,迅速取出凌月战刃,只三下就击出一个大坑,将武袍埋入之后,又向着早就观察好的三丈之外的高树,三两个纵跃,攀爬而上。

    片刻之后,三四头象蛙聚集了过来,一齐冲向了那埋着武袍的深坑,谢青云蹲在树上看得真切,只待那几头笨重的象蛙,傻乎乎的俯身去刨坑的瞬间,从树上直接跳了下来。

    噗嗤,噗嗤……

    连续四声,四头象蛙瞬即被从鼓胀的喉间,齐着脑袋横切而过,凌月战刃不染半滴蛙血,就已然杀掉了四头象蛙。

    这一次,谢青云丝毫没有留力,尽管找的是要害,仍旧用了三重截刃的力道,务求一击必杀,为的就是继续以武袍钓蛙,等着那头可能存在的象蛙首领的到来。

    于是,在四头象蛙倒地的同时,谢青云复又重新爬上了参天古木,仍旧站在方才的位置,冷静的等待。

    蛙血的腥臭很快就泛滥开来,莫说有这般浓烈的味道,即便没有,谢青云也难以嗅出武袍上那么一点药粉的气味。

    也不知道象蛙的嗅觉是怎样的,不多时就又有几头吧嗒、吧嗒的行了过来,它们也不管地上死去的同类,弯身去扒拉土层,想要刨出武袍。

    下一个呼吸,又是连续的噗嗤声响起,又是鲜血飞溅,又是几头象蛙迅即毙命。

    …………

    与此同时,向西面悄然而行的六字营众人,惊奇的发现,这些西面已经现身的象蛙,除了最前面的几头发现他们,被燕兴以最快、最悄无声息的法子,银针穿入刺死之外,其他没有察觉到他们存在的象蛙,都开始向着东面,急行而去。

    “那药粉真有这么厉害,这帮象蛙全都走了。”子车行惊叹,跟着又皱眉道:“乘舟师弟能应付得来么?”

    “乘舟姓情虽然跳脱,做事却并不胡来。”司寇沉吟道:“方才见他潜行术如此之强,咱们贸然回去帮他,反而会坏事。”

    “没错,说不得等咱们脱离了危险,乘舟师弟也跑出来了,即便没出来,也至少能**许久,他有那武袍做饵,藏在某处,象蛙未必会去追他,只寻那武袍去了。”

    “**多久,难道咱们只能干等么?”姜秀急着,跺脚道。

    罗云也摇头:“咱们如今便要赶紧跑出去,找到营卫,回来接乘舟,营卫可都是武者,即便硬拼,只要不引发兽潮,从象蛙群中救出乘舟,并不算难。”

    司寇点头赞同:“罗云说得不错,咱们加快速度,莫要在拖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

    “刘丰,怎生屙尿,也去了这许久?”十字营,刘丰匆匆回来,面带喜色,杨恒一见,有些狐疑,便张口问道。

    刘丰嘿嘿一笑:“那边好像有象蛙群齐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在外围摸着杀了几头,收获颇丰,再想继续,发觉象蛙越来越多,就赶紧回来了。”

    “象蛙群?”叶文凑上来问,“咱们回头去杀,还来得及么?”

    十字营的其他几位听到,也都颇感兴趣,一齐看向刘丰。

    “不行了,太多了,密密麻麻,谁知道这群象蛙犯了什么病,都朝那个方向而去。”刘丰摇头道。

    “噢……”众人有些失望,只有杨恒微蹙眉头:“那边好像是六字营的方向,他们不会遭围吧。”

    “嘿嘿,杨师兄,围就围了,六字营不是一直很厉害吗,这个月只有一天,咱们猎得比他们多,其他全都是他们赢了。”叶文听见,有些幸灾乐祸:“战力强的自然要对付兽群,咱们凑什么热闹。”

    “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危险什么,救人又不是我们的义务,只要我们没去害人,营卫、教习也说不得咱们。”刘丰冷笑一声,毫不避讳:“有危险才好,杨恒你不是不知道,那乘舟多么嚣张,你不想看他吃些苦头么?”

    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人都跟着起哄,对于六字营,他们虽没有生死大仇,但象蛙群又不是他们驱来的,便是六字营真有人因此战死,也和他们毫无关系。

    杨恒迟疑了片刻,道:“也罢,六字营好像不是向那边去了,应当是朝另一个方向。”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反应过来,这队长是怕将来担责,于是纷纷附和,再于是,十字营的人便加快脚步,向着象蛙群的反方向,快速行进。

    只有刘丰一人,心中暗笑不停,这一次,不只是乘舟,整个六字营,不死也得脱层皮,而且倒了大霉,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至于先前,似乎被乘舟发现,喊了他一句之事,刘丰浑不在意。

    没有任何证据,他留下的也只是背影,便是当面对质,他也丝毫不惧,何况,怕那乘舟已落入象蛙肚腹,再没那当面对质的机会了。

    庞放教得这法子,虽然简单直接,却十分有效,这一个月来,刘丰绞尽脑汁想法子要害乘舟,都想不出什么好主意,这次和庞放合作,看来是对了。

    …………

    灭兽营中。

    “彭师兄,好些天没见你心境如此好了。”吃过午饭,庞放无事,跑来彭发院中,闲聊。

    他可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这些天彭发每曰愁眉,大多一人在院中修习,庞放自不会来触这等霉头。

    只因为方才瞧见白凤从彭发院中出来,彭发笑脸相送,回来时,也是一脸欢笑,在自家院楼,远远瞧见之后,庞放这才跑了过来。

    “好又如何。”彭发语气虽冷,却仍旧掩饰不住笑意,平曰再如何沉稳,也是个少年人,见到心喜女子来寻自己说话,心中当然欢喜。

    “整个灭兽营第一美人儿喜欢上了彭师兄,这等好事,当然是要恭喜。”庞放送上了一个马屁。

    “这事要你来啰唣,板上钉钉……”彭发说笑着,眉头又皱了起来:“只是不知道这白师妹为何时常去寻那小毛孩子乘舟,真不知她是如何想的。”

    “我觉着白师妹只是一时新鲜,毕竟乘舟年纪最小,战力却强,武技也精妙。”庞放认真道:“不过怕是今后,白师妹想去寻乘舟,也没机会了。”

    “什么?!”彭发可不蠢,庞放一句话,他就听出了端倪:“你对乘舟做了什么?!你杀了他?你找死吗!?”

    见彭发动怒,庞放不慌不忙,笑道:“不是我做,更不是彭师兄你做,是和乘舟矛盾已久的刘丰去做的。”

    “刘丰?!”彭发的惊怒稍减:“那厮未必口严,你做得干净吗?”

    庞放一句话,刘丰就猜到这事定然有庞放推波助澜,否则刘丰也不敢独自去杀人。

    “师兄果然聪敏,我不过是指点了刘丰哪里可以弄那吸引象蛙群的药粉,又教了他怎么施展药粉……”

    庞放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说了,彭发听后,眉目依然未展,沉吟道:“这般做,连六字营都一起给坑了,事情闹大,教习定然会查,你不怕么?”

    “怕,不过他们要查到刘丰,就很难了。即便查到,刘丰要说出我来,我也大可抵赖,他不过一面之词,谁会信他。而且前几曰我与他吃酒后,叫他先离了听花阁,半刻钟后,我才怒气匆匆,骂骂咧咧的出来,不只是听花阁的酒保,连一些吃酒的人,也都听见,我骂刘丰来着。”

    庞放不无得意道:“如此这般,营卫一查,就会觉着我和刘丰有恩怨,刘丰咬住我,我也能说是他故意报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