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三箭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三箭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司马阮清则到了山林边缘,准备跟着其中一人,也只要跟上一人,便能在两人遭遇时,随时施救受伤的一方。

    大部分赌战都是如此,平ri六字营**相互磨练的挑战,平江知道不会有太大危险,只需要站在瞭望台就行了。

    而如眼下,不是普通的同队**切磋,又是这种地形战,距离太远,做护的教习必须在保持一定距离的情况下,跟上。

    其余观看的**、教习、营卫们都乘上了一艘巨大的飞舟,宁立在高空,居高临下,观看整个赌战。

    “咦,那是什么?”有人注意到,最高的上空一直盘旋着一艘极小的飞舟。

    “好像早就有了,我们来的时候就在那了。”有人回答。

    “应该是营卫jing戒的吧,以前在试炼场上空就看到过。”

    简单的几句对话,也就没有人再去关注那艘小舟了,而庞放也已经进入了山林边缘,站在司马阮清的身边,乘舟却还没有来。

    “快到时间了,再不来,算他输么,司马教习。”庞放很随意的问了司马阮清一句,言辞间没有丝毫礼貌,不过马上他就发觉自己好像兴奋过了头,赶忙拱手道:“教习赎罪,我有点急了。”

    司马阮清丝毫不在意,摇头道:“约定时间过了十五分钟,才算他输,距离正点还有三分钟,也就是十八分钟后,乘舟若还没到,便判他输掉赌战。”

    “这厮倒是傲慢,让咱们都等他一人。”庞放下意识的又吐出一句,随后忙晃了晃脑袋,赔笑道:“教习,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着这样的赌战,应该稍微提前一些……”

    司马阮清不置可否,对庞放客气或者是随意的话,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一挥手,打断了他,简单的吐出一个字:“等。”

    庞放干笑两声,便不再说话,他也弄不清自己个到底是为何,总觉着有一股气力**不出来,就不痛快似的,现今浑身上下都想着斗战,搏杀,才能一扫那种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气劲。

    …………

    最高空的那艘小舟内,刀胜、雷同、伯昌三位大教习和总教习王羲,都坐在其中。

    这艘飞舟是全灭兽营最快的一艘,且有特别的匠器,能够瞭望极远,加上大教习和总教习远胜过寻常武者的眼识、耳识,盘旋在此处,观看赌战,在合适不过。

    乘舟是他们的**,此战赌金又是如此庞大,而且庞放算是这一期**中,最强的弓手,和乘舟的潜行术相撞,几位大教习和总教习自然想要看看,这场jing彩的斗战。

    “总教习,为何这次不下注赌乘舟赢?”刀胜笑嘻嘻的问道:“之前每回乘舟赌战,你可都一反常态押注了的。”

    王羲没接话,雷同却应道:“还用问么,乘舟虽然潜力极大,但当下战力,和那庞放相比,未必胜得过,且庞放的心思可不似乘舟其他的对手,和乘舟比起来,谁着了谁的道,这可说不准,我都没敢去赌,总教习自然瞧得通透。”

    王羲点头:“我向来少去做那无把握之事,乘舟和庞放都有不少后招,咱们对乘舟更了解一些,庞放却是多有不知,所以此战的变数,我也瞧不准。”

    刀胜听后,却露出一脸高人模样,道:“你们可知**、教习还有营卫们都押了谁?”

    伯昌忽然跟了一句话,道:“自然是庞放,有人在昨天故意放出过消息,庞放窥觑乘舟的潜行术,还有那神奇的提升劲力的法门已经许久了,所以上个月原本可以提升到三十以内的排名,却反而故意落后,只为接近乘舟排名,令他答允。”

    伯昌吸了口旱烟,继续道:“这般一来,大多数人就都下了庞放的重注,若是下在乘舟身上的,将大有可赚。”

    “咦,伯昌,这你都探听清楚了。”刀胜奇道:“莫非你也下了大注在乘舟身上?”

    “总教习看不准的,我才没你那般好赌的心思。”伯昌说过一句,又陷入惯常的沉默。

    “赌的意思,又不是铁定赚钱,赌的魅力就在于极大的不确定xing,对于这种押注极大的,但战力又说不准的,赌起来才有意思。”刀胜自顾自的说过,便开始饮酒吃肉。

    这艘舟船虽是全封闭的,可内部却不似当初接**来灭兽营那般,布置奇特。而是和寻常内室一般,桌椅、茶具应有尽有,像是小了许多的议事阁,上来之前,刀胜就嚷嚷着带了许多酒食,说边吃边看才有意思。

    灭兽营五位大教习,一位总教习,虽不及老聂那般贪吃,但也都是好吃之人,刀胜这般说,自不会有人反对。

    吃了一会,飞舟舱内有些沉闷,刀胜觉着雷同最近几ri话少了很多,方才只说了一句,再没什么言语了,忍不住撩拨他道:“雷同,你这厮怎么连吃都不上心了,坐那发呆作甚。”

    雷同嗯了一声,没怎么回应,直到刀胜随手抄起一块鱼牛的肉,直接砸了过去,雷同才反应过来,顺手接了,扔入口中,大肆咀嚼,好一会才干笑两声道:“我在想着这次没下注,会不会后悔。”

    “少来了……”刀胜自不信雷同失神是在想此事,不过也没心思多问,他发觉伯昌已经对着那穿透玄窗架设的瞭望筒,开始细瞧起来。

    “乘舟那小子来了么?”刀胜忙也跑到一旁的玄窗,顾不得再去品尝美食。

    雷同呵呵一笑,像是要掩饰什么一般,赶紧跟着也走到另一扇窗前,总教习王羲不慌不忙饮了一樽酒,又有些奇怪的看了雷同一眼,这才来到玄窗前,透过瞭望筒观看,眼识越过百丈高的空中,看向那地面的试炼场。

    …………

    “来了,来了,乘舟来了。”

    与此同时,盘旋在五十丈高的巨大飞舟上,一群**、教习和营卫也都发现了乘舟出现在试炼场外,喧闹声顿时响起。

    地面上,乘舟递上**令,验证过随身的凌月战刃,又经过严密的搜身,确认和曾报上来所要使用的宝贝、器具、丹药无一二致后,就进入了试炼场。

    “乘舟,这般晚来,瞧不上我么?”山林脚下,庞放一见到乘舟,原本想客套几句,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一句挑衅的话脱口而出,这和他那yin诡的xing子极为不合,说过之后,就有些后悔,自己今ri怎生这般冲动,心中所想,就直言而出了。

    谢青云一听就乐了,心说这便是那多诡诈的庞放么,怎么一开言,就这许多漏洞,当下露出一脸不屑的神se,道:“没错,正是瞧不起你,你想如何?气不过,要退出赌战么?那敢情好,这个时间退出,一万两玄银总是要付出的,不用和你打,就能赚到银子,于我来说,大好事。”

    庞放被嘲讽,只觉着一股愤怒直冲上来,当时就想动手,不过马上便意识到心绪不对,这般怒意,对于他的战法影响极大,当即强压住恼恨,冷笑一声,大步向山林之上进发。

    司马阮清温柔一笑,看着谢青云,竖了个大拇指,跟着也上了山,不过却是另一个方向,在地形、地貌的试炼场中,为避免影响和干扰到**斗战,做护的教习不需要跟得太紧,尽力不要出现在**的视线里,司马阮清身法极佳,速度极快,要做到这一点,又能在有**受伤时候,立即出现救人,对她来说,没有什么问题。

    谢青云看着司马阮清的背影,也笑了笑,跟着仰面看着眼前的山林,吸了口气,找了第三个方向,进入其中。

    这才刚开始,谢青云并没有用上潜行术,一路不紧不慢,沿着山路向山腰爬去。

    山林地形,顾名思义,山中之林,地势少有平坦,路中路旁皆是林木。此类地貌,比起谢青云常和六字营**习练的密林,要更加干燥,林木的茂密程度,也不如平丘密林,但因为处处陡峭,在其中潜行,耗费气力要远大于密林。

    对于弓手来说,却更方便寻到伏击之地,居高临下,以箭伤敌。

    六字营相互之间斗战,兵刃都换成圆弧木头,并不伤人。但这等赌战,则不需要去换,否则斗战中历练变成了摆设,这也是为什么正式的赌战,做判和做护的教习要分开之故,若还是和六字营之间那般,只有平江一人,便顾忌不过来。

    如此有了一个专门做护的教习,受伤、哪怕是重创之后,也来得及施救,治疗武徒乃至准武者体魄的**,丹药再好也比不上武者疗伤丹药,对于灭兽营来说,也是能够供得起的。

    …………

    五十丈高空,众**议论纷纷。

    “瞧你乘舟也并不如何,方才看了会庞放,再回头寻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找到。”一个光头**嘟囔道:“不是说他潜行术十分厉害么,若真个厉害,我目光一离开他,再回来,便应该难以寻见了。”

    “你居高临下,当然能轻松找到,你若在山林之中,那些树可不似现在这般小,他潜行到你身后,你未必能发现。”当即便有人反驳。

    十五字营的一名瘦高**,在替庞放说话:“那可未必,方才我看乘舟一会儿,转头在寻庞放,反而费了些眼力才能看见他,庞放可不会潜行术,只凭借他弓手的伏击本事,便这般厉害了。”

    “是啊……”我也发现了,马上又有其他**应声,盖因为他们也都发现庞放的行进似乎更加隐蔽,至于那做护的大教习司马阮清,根本就瞧不见身在何处了。

    如此一比,显然传闻中乘舟的潜行术甚至能瞒过大教习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

    这般时而去看谢青云,时而去看庞放,众人的喧闹声渐渐小了,只等着两人再度相遇,看看最终是谁能伏击到谁,大部分**、教习以及营卫的赌注都押在了庞放的身上,因此心中也期冀着庞放能够获胜。

    …………

    “肖遥师兄,这次定能大赚上一笔。”卓平兴奋的从飞舟甲板上向下张望,一张脸兴奋的通红。

    “你就这般肯定乘舟能赢?”肖遥笑道:“每次让你押注,我可都没有赌哦。”

    “可每次都对了。”卓平笑嘻嘻的说道:“肖遥师兄是不好赌,但是很会赌,看人极准。”

    肖遥哈哈大笑:“这次却未必了,我看他们二人战力,庞放更强。”

    “什么?”卓平一脸惊愕:“那师兄还让我押乘舟?”

    “押他,因为我信他,他有股子让人捉摸不透的地方。”肖遥敛了笑容,轻声说道。

    “那……”卓平好一会才道:“我也信肖遥师兄,肖遥师兄也让我捉摸不透。”

    …………

    “咦,乘舟不见了,去哪儿了?”半刻钟后,终于有**看丢了谢青云,当即大呼小叫起来,不过立刻就有目力极佳的人,指了指方向,这才让这位**发现,谢青云正极其巧妙的借助山道上一条岩石带,潜藏身形的同时,向山顶急掠。

    “这才是乘舟的潜行术。”

    六字营众人早先就听到其他**的议论,却都没有说话,只是相视一笑,如今见到乘舟师弟,真正施展起潜行术,心中也不免跟着得意。

    都在想着,这还只不过是才开始,等到后面怕是齐天、肖遥等排位前十的**,也未必能看得清乘舟的去向,只有到庞放和乘舟短兵相接时,才能发觉。

    只是有一点,令司寇他们有点疑虑,庞放没有选择紧跟乘舟师弟,以身法追击,耗尽乘舟的气力,在远程发箭攻击。

    而是先行上了山,似乎铁了心打算伏击乘舟,这般说来,庞放似乎有把握能够破掉乘舟师弟的潜行术,找到谢青云的位置,这确是有些奇怪。

    司寇想到的,谢青云自然也想到了,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无论是庞放要伏击他,还是他先寻到庞放、悄然偷袭,两人总要碰上,地形战的规矩,规定时辰之内,若无斗战,赌金便要各出一半,上缴灭兽营。

    如此一来,没有谁会闲着没事,把玄银不当钱,跑来挑战,下过战书,又故意避而不战。

    所以,庞放这般选择,要和谢青云较量的,除了谁的潜行和伏击更厉害,再就是心境,谁得心境更能够隐忍,便能占到一定的先机。

    嗖!嗖!嗖!

    突然间,一连三声破空之音响起,直到数丈之外,谢青云方才听见,不用去看,只凭借声响,就能断定,此三箭的力道比起司寇大了不止一星半点,速度也比司寇的开石弓,快了不止一星半点。

    嘭!叮!噗!

    紧跟着又是三声,却声声不同,第一箭穿入土中,第二箭深入山石,第三箭则刺入了林木。

    谢青云在三箭将要she中他的瞬间,滚到了一旁,没有用到接近影级低阶的身法,只是往常超越准武者的身法,就躲开了这惊险的三箭。

    躲过之后,谢青云迅速向后急退,连续在林间绕着弯,穿梭数丈,最后滚入了一道山腰凹陷之处,平心静气,完全和周遭相融之后,这才沉静下来。

    这一次,三箭连发,躲是躲得轻松,可谢青云心头却并不轻松,他惊的不是庞放三箭的威力,而是庞放如何发现他行迹的本事。

    从箭羽she来的距离和方向看,庞放应当在十五丈开外的位置,即便是开了六识,也未必能够察觉到这么远的动静,何况谢青云的潜行术还能让他和自然相合,就算是走到了近前,也容易忽略到身边还有这样一个人。

    既然庞放能够发现他的位置,那只有一个可能,庞放没有用六识去感觉他的存在,而是眼睛直接看到了他。

    记得司寇说过弓手的眼识要专门去练,司寇自己的目力就极其强大,将来开了六识之后,眼识会远胜过同境界之人。

    这般说来,庞放的眼识应当更加强大,而且多半有什么特殊的技能,在这般广袤的山林,他如果仅仅是目力惊人,也未必能够这般巧合,一眼就看向了谢青云所在的方向。

    想到此处,谢青云眨了眨眼,非但不觉得糟糕,反而乐了。

    斗战越难,才越有意思,若是简简单单的就击败了庞放,玄银是赚得容易了,可对于武技的磨练,却丝毫没有帮助。

    十七丈外,庞放三箭she过,根本不管是否能中,也翻身在附近**出了数丈,才停下,重新去看那乘舟。

    这一看,心头不禁懊恼,三根箭羽清楚的分别插入土、石和树种,乘舟却没了影子,糟糕的是,他已经开了心眼通,刚才寻到乘舟靠得就是心眼通,可现在却失去了乘舟的踪迹。

    “冷静,宁静!”一股躁意直逼庞放的心间,他很想直接冲出去,撕碎了这该死的乘舟,不过这个念头一起,他便立即小声的提醒自己,莫说是他那yin沉的xing子,便是弓手的弓技中所要求的凝神合一,他就已经差点破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