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生一对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生一对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咦?”谢青云说。

    “啊!”那少女一脸惊讶,还有些惊恐,双手护住身体,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衣物。

    谢青云看着少女这般模样,忽然冒出父亲说的一些故事中:那日少侠初遇少女,正是少女沐浴时,于是取了少女的衣物,悄悄藏起……

    偏巧这少女的容颜煞是好看,比姜秀师姐多了数分娇美,比那灭兽营中最好看的红发白凤多了几许幽明。

    若是说小少年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能和眼前这少女相当的,也只有化作本相的师娘了。

    所不同的是,少女更多的是清灵,师娘的则是妖灵。

    于是小少年忍不住:“哟”了一声,而那少女依然是:“啊!”

    片刻之后,两人又异口同声:“你是谁?”

    一问,再问,还是异口同声:“你怎么在这里。”

    一问,再问,三问,仍旧是异口同声:“鬼鬼祟祟的,是贼么?”

    三问之后,两人都笑,少年眉花眼笑,少女则笑颜明媚。

    少女边笑边说,眼神有些羞涩:“这般不好,容我先穿上衣物……”

    不等谢青云接话,少女弯身,去拾那地上的秀袍,这还未拾起,忽地双手向前连弹,一手五枚飞针激射向谢青云。

    几乎是同时,谢青云人影闪动,准武者之上接近影级的身法蓦然施展,躲开十枚飞针的瞬间,已经出现在少女身前。没有任何犹豫,并掌化刃。九重截刃,直接用上了当下所能到的极限。三重劲力。

    一手砍,一手撩,分别袭向少女的脖颈和腋下。

    无论少女是谁,会在此时出现在这里的,定然有极大的问题,谢青云早已经做好应敌的准备随时应敌。

    他是何等样人,自妖灵紫婴、兵王聂石处所学,竟是机灵古怪的坑人打架的法子,又怎么会被一似如书中的半裸少女所迷。

    一砍、一撩。极为凌厉的两招,这般突兀的击出,怕是灭兽营中排名三十的弟子,也未必接得下,躲得过,可偏偏这明媚少女就躲开了,脚下轻轻一滑,毫厘之间,向后退开了三尺。

    飞针、闪针。截刃,滑躲。

    一个回合的交手,不过电光火石,整个过程中谢青云“咦?!”了两声。那少女也是同样:“啊?!”了两声。

    谢青云第一声“咦”是惊讶于少女的飞针竟然和他同时,方才他跃起攻击,原本就不是为了躲那飞针。而是早就算好了先制住这深夜闯入的不速之客再说,便想好了待少女弯腰时就是最好的机会。

    想不到这般巧合。对方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弯腰不过是个陷阱。也是想借此机会偷袭。

    第二声,自然是为少女的身法,虽然简单的退步滑闪,可谢青云瞧得出,身法和他到了同样的境界,才可能做到。

    接近影级的身法,这在整个灭兽营中,怕只有齐天、肖遥以及他自己能够做到了。

    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子,有这样的身法,这样的手段,且身在武国,为何没有被灭兽营发现,又为何没有参加灭兽营的招考,却是有些奇怪。记得老聂说过,灭兽营对于整个武国,除去兽武者之外,任何势力门派,哪怕和六大势力矛盾深重,也愿意将天赋极佳的弟子送来。

    显然,眼下的这个少女是个例外。

    少女的两声“啊”和谢青云大同小异,第一声自然也是惊讶,这个少年这般滑头,竟然和自己一般同时想到了偷袭。第二声则是惊叹于少年的战力,身法极速,劲力极大。

    以她的见识,还从未听说过有和自己年纪一般大的人,能有这样的身法和劲力。

    “好吧。”啊过之后,少女又笑:“既然你我都是贼,不如就这么算了,各走各路?”

    谢青云也笑:“你为何肯定我是贼?我是巨鱼宗的朋友。”

    “没劲,都这时候了还装模作样?”少女说:“这是巨鱼宗药长老的楼阁,他脾气古怪,不喜任何人打扰,鱼机那老儿都要让着他几分。这里可是巨鱼宗里,除了灵鱼阁、宗主堂之外,守卫最森严的地方,此楼阁四维,五丈之内俱是机关。”

    “除了鱼机,药长老和他的弟子之外,其余人想要靠近此处,不只是受到攻击,也必会触动传讯示警之物。如今药长老外出采药第三天,你偏巧出现在这里,还不和我一样么?”

    听过少女的话,谢青云总算明了,为何巨鱼宗把他放在此处关押了,也算是向灭兽营表明态度,他们可是尽力护着这杀人嫌犯的安全的。

    而那位披着鱼鳞甲的弟子,怕不就是这药长老的弟子了。

    心中明了,面上却带着疑色:“既然守卫如此森严,你为何能来这里?”

    “这也要问,你能来我就不能,既然是在贼,就各有各的法子。”少女蹙眉,满面焦急:“到底如何,时间拖久了,于你我都没好处。”

    谢青云挠了挠头:“你说的对,是我糊涂了,那各自离开吧。”

    少女欣喜:“一言为定。”说罢没有弯腰,直接用一只晶莹的玉足去勾那地上的衣物,这刚一勾起,那衣袍猛然一卷,忽而射出三条剔透似水的长鞭,夹杂着凌厉的风声,从不同的方向直卷向谢青云。

    谢青云出手丝毫不慢,似是早料到少女会再次偷袭,且他也和少女一般,存了坑敌的心思。

    他如今是羁押之人,没有兵刃,仍旧是以拳代刃,只不过这次却化成了一个球,身法运用到了极致,在那三条水鞭之中连续穿梭了三次,又一回欺身到了少女身前。

    “卑鄙!”两人同时惊斥对方。跟着彻底没了顾忌,嘭嘭嘭的连过了数招。少女拳法、掌法,鞭法都不弱。三种打法相互环绕,纷繁灵巧。

    谢青云只凭借一双拳掌,将那九重截刃的斩、劈、推、撩,四种打法淋漓尽致,那少女也丝毫不惧,无论是劲力还是身法,两人均打得势均力敌。

    这一战只打了三刻,就停了下来,少女面色红润。少年也微微气喘,两人知道,相互的战力相当,这般打下去,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是打过之后,心中都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意,谢青云自习武以来,不是和比自己弱的人斗战,就是和比自己强许多的人打。又或者被恶人所逼,在拼命中提升战力。

    如今却是头一次,和自己战力几乎完全相近的对手打,却是打得十分痛快。九重截刃中的斩如斧,劈如刀、推似棍,撩似剑。第一次在习练之外的斗战之中,完全施展。

    而且。还是以拳掌代替凌月战刃的情况下施展出来的,这让谢青云对九重截刃的理解更加深刻。

    那少女也是一般。相互都看出了对方所受益处,于是相视一笑。

    这一笑,便没再动手了,少女道:“难得遇见你这样的对手,只可惜今日不是斗战的时候,不如……”

    话音才落,就听见外间有人呼喝:“乘舟何在,可瞧见有贼人来?”

    这声音正是那位鱼鳞甲弟子所发。

    “什么,你真是药长老的朋友?”少女一听,面色大惊,跟着眼神落寞:“要杀要剐,随意。”

    谢青云却笑嘻嘻的看着她眨了眨眼:“还不躲么,他们上来,你就没得跑了。”

    少女又和初见时一般:“啊?!”了一声,眼神虽仍旧犹疑,却丝毫也不停,当下卷起地上所有的衣物,一闪身,推开卧房的门,溜了进去。

    “嗯?”谢青云见她进去,便大模大样的从楼梯上下了一楼,正巧看见药长老的弟子进来,当下问道:“半夜三更,吵吵嚷嚷,你巨鱼宗出了贼,却跑来吵我。”

    不待对方答话,谢青云又道:“哎呀,糟糕,莫非是你巨鱼宗的毒计,故意说是走贼,然后你再杀了我,好赖在贼人身上?!”

    这话一说完,谢青云就向后急闪,做出一副防备模样。

    “放屁!”若非宗主亲自交代,这位药长老的弟子上午就想揍谢青云了,如今又听谢青云这般说,再也忍不住痛骂起来:“你什么东西,也配住我师父的楼阁?若非宗主大人有令,早宰了你喂鱼了!”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你还是要杀我。”谢青云一脸惊骇:“莫要过来,你都说了宗主有令,莫非是你自己个想借此机会杀我么?”

    “滚蛋!”鳞甲弟子再没心思和谢青云多啰嗦,理也不去理他,没去走那楼梯,一个箭步跃上了二楼,这便一把推开书房的门。

    谢青云见状,也无能为力。此刻若是上前阻拦,更会被这鳞甲弟子怀疑,反而会搜得更加仔细,所以他能做的也就是在刚才那么一会,稍微拖延一点时间,希望那少女能够乘此机会藏好。

    这少女什么身份,又是什么人,谢青云完全不知,愿意帮她,只是看在她大约是巨鱼宗敌人的份上,虽说巨鱼宗的敌人未必就是好人,可至少眼下,谢青云把敌人的敌人就当成了朋友。

    至于这少女的手段,谢青云不觉有什么,他自己个也是个坑人不眨眼的家伙,危急时候斗战搏杀,自然要用非常手段。

    其实,与少女打过这么一回,除了势均力敌的武技之外,还有这般势均力敌的坑人的法子,反倒让他生出几分亲切,若非少女的容颜比师娘少了一分妖灵之气,他还真要怀疑对方也是妖灵族的一员了。

    虽然无能为力,但谢青云还是上了楼,跟在鳞甲弟子身后嚷嚷:“这是你师父的楼阁么,为何没人说与我听?你要是早说,我就不在他床上撒尿了。”

    “你!”鳞甲弟子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原本从书房中出来,这就要进卧房的。却被谢青云气得,就要动手。

    “你不是说不来杀我么。你要杀人……”谢青云满脸害怕,向后连退了数步。他知道这鳞甲弟子早晚要进少女躲藏的卧房,但能拖半刻就是半刻。

    “明天过后,你就等着死吧!”鳞甲弟子狠狠的瞪了谢青云一眼,忍住怒气,推开卧房的门。

    谢青云三两步又跟了上来:“明天过后,为何我会死?你们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会把你的话告诉总教习的,他一定会保住我。”

    鳞甲弟子的话,显然表明他们巨鱼宗准备充分,当有什么法子。定下谢青云的罪,不过谢青云并不担心,只是随口试探一番,一边试探,一边左右四看,又用余光向上、向床底,向衣柜瞄了瞄,却寻不到那少女半点踪迹。

    “对付你这小儿,需要诡计么?”鳞甲弟子冷笑。同样四处查看,不过却比谢青云大开大合的多,衣柜什么的直接打开,床底下也弯腰。直接取了佩刀,胡乱横扫。

    “光明正大,你们又如何定得了我的罪。”见鳞甲弟子寻来寻去。也找不到那少女,谢青云也微微放心。当下继续试探,若是这厮愿意说最好。他也有个准备,若是不愿说,谢青云也不怕,公堂自辩,他有足够的信心,说得那些人哑口无言。

    “哈哈,别以为有个武圣修为的总教习为你撑腰,就什么都不怕了。”鳞甲弟子没找到盗贼,转头像是看笑话一般,看向谢青云:“虽然现在说给你听,也不打紧,但你莫要以为就能套出我的话,今晚就老实呆着,明天等死吧。”

    说过话,鳞甲弟子不再停留,大踏步的离开卧房,这就要离去。

    “咦,那两间有药味的房间你不进么?”谢青云见探不出什么,又转而去打探那炼丹房,多知晓一点是一点,小少年天生就是这副好奇的性子。

    “那里?”鳞甲弟子头也不回,冷笑道:“那小贼敢进那里,也就不用我去寻了,自然会没命的。”

    谢青云呃了一声,目送鳞甲弟子走远,这才返回卧房:“出来吧,人走了。”

    “你先出去!”十分突兀的,少女的声音就这么传到了谢青云的耳朵里,这让谢青云忽然想起了在灵影碑中,听那武仙老婆婆说话,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不出,这般晚了,我要睡了,要不你就一直别出来。”谢青云挠了挠头,果真就要上床躺下。

    这等机会,能看见少女如何藏身的机会,小少年当然不愿错过,显然这少女潜藏的本事,比他的潜行术还要高明,这么点大的地方,都翻了个遍,却看不见,几乎就和隐形没多大区别了。

    表面上看起来,也没有用什么类似于混化印的法宝,若是用了,那鳞甲弟子的修为,在这么小的房间之内,也大约能够感觉的出不对。

    “无耻!”少女骂道,可却没什么法子,声音落后,一道影子从桌上茶壶间腾起,如水似波,杳渺悠然,片刻间化作身形窈窕的少女之身,只不过只有半尺之高。

    又过片刻,那水雾自茶壶壶嘴脱离,随后飘然落地,紧跟着缓缓长大,大约半刻之后,终成一人之高,水雾也清晰化人,仍旧那方才那位少女,仍旧是只穿着亵衣。

    “咦,你怎么会进那茶壶,怎么会化作水雾?”谢青云好奇:“刚才那些衣物呢,怎么都不见了,你喜欢裸身么?

    “你!”少女怒目圆睁,瞪着谢青云,眸子里闪过委屈和羞愤:“原为你好心助我,还要谢你,想不到你就是个无耻之徒!”

    说着话,随手一摆,一堆衣物又掉落了出来,接着她也不理谢青云,自顾自的穿了起来。

    谢青云见状,猜到少女身上大约带了类似乾坤木的灵宝,且能够让武徒使用。

    刚要开口询问,却看见少女羞红了脸瞪着他,这才猛然醒悟这少女为何生气,当下转过身去,有些尴尬道:“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姑娘别往心里去啊,再说咱们还不过是个小孩儿,呃……我今年十二了,快十三了,你呢?”

    “我十二……”少女的声音忽然柔和了许多,盈盈传入谢青云的耳朵:“我已穿戴齐整,你叫乘舟么,这名字不错。”

    谢青云听后,当即转身,却不料这一回头,一根绿油油的细针,直刺自己的双目,与此同时,那少女爆喝一声:“这般羞辱于我,便废了你的招子吧。”

    “嗖……”这一次,谢青云却是真个没有准备,早先瞧见半裸的少女,他还没有觉着什么,刚才耍赖皮要少女出来,出来之后又说你喜欢裸么,这一番行为想来确是有些孟浪。

    如此,小少年自然抱有歉意,也就没有多想,这一没多想,就着了少女的道了。

    当下来不及再去掩饰,两重身法即刻施展,影级低阶,如影随形。刹那间,就不见了踪影,再出现时,人已经到了少女的身侧,手掌成刃,抵住少女白皙的脖颈。

    此刻,那少女衣物已经穿好,一身淡绿色的裙袍,配上少女的身段容貌,更显清纯,只是谢青云知道,这女子心思之诡灵,要是被她的容姿所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果然和师娘说得一般,越好看的女子,越容易骗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