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方小盒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一方小盒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影级身法?!”少女的美眸睁得老大,头也不敢转过来,口中叹道:“你……你果真太坏了,有这样的身法,早先就能杀了我,何必这般戏耍我。”

    “咦?”未等谢青云回话,少女目光一瞥,发现谢青云浑身上下都在渗血,当下奇道:“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没有……”谢青云另一只手从怀中摸出一枚淬骨丹,扔入口中服下,这才接道:“怎样,服了么,你是谁,来做什么,都说出来吧。”

    那少女没去回答,却抿嘴笑道:“我知道了,你这身法也不是一直能用,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法子,用过之后还要浑身流血,多用几次怕就要完。”

    “一次也足够杀你。”谢青云手刃微微用力,劲力直透少女脖颈:“说不说。”

    少女吃痛,眼圈微微泛红,像是要掉下泪来一般,楚楚可怜:“我说就是了,你救了我,又捉了我,我现下命在你手中,只有依你。”

    谢青云也不接话,耐心等着。

    少女幽幽叹了口气,才缓缓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盗他们的巨鱼剑,那是一方灵宝,若是得到之后,待我修炼几年,就可为我爹娘报仇了。”

    “你方才都瞧见了,我有一门奇术,能够水遁,只是修炼不到家,非脱去衣物不可,那亵衣是灵宝,可以护着我在水中时间更久,装我衣物的也是灵宝,能藏于亵衣之内,比乾坤木好些。能给武徒用,只不过里面的空间极小。放不了多少物事。”

    “这般说,你潜入巨鱼宗的法子。也是走水而来的咯?那巨鱼剑所在之处,也有活水通向外间么?你既然偷了剑,为何跑到此处?莫非这药长老的居所也有通往外间的活水?瞧来若是真有,那多半在那丹药房了。”谢青云一边接话,一边分析道。

    少女点头不停,美眸眨了眨,道:“你很聪敏,猜得不错,巨鱼剑就放在灵鱼阁内。灵鱼阁中有泉,泉上有人鱼丹,那玩意可是灵药,不过没有特殊手法,取不走。那灵鱼阁中的泉眼,和这药长老的丹房相通,通道坠入山底,又连到巨鱼岛外的升海。”

    说到此,少女脸上颇有几分得意:“这通道只有一指大小。非我水遁,他人不可能在此间行走。我来此十天,原本要在过几天动手,想不到今日来了许多人。多半巨鱼宗有大事要发生,我便乘此机会去盗剑,想不到我从药长老丹房遁入那灵鱼阁的时候。这药长老房中还没人,回来的时候就撞见你了。”

    “我可是都说完了。”末了。少女委屈道:“你既然救了我,又知道我的事。看你和那鳞甲弟子对话,应当和巨鱼宗还有点小仇怨,不如你就放了我吧。”

    “你的话七分真,三分假,这十天里你做的事应当没有骗我。”谢青云眨了眨眼:“不过盗的怕不是那巨鱼剑吧,再有替你爹娘报仇一说,也未必是真……”

    话音未落,便听见整个巨鱼山的上空,雷音滚滚,那鱼机以神元鼓荡声音,散布全山:“诸位贵客稍安勿躁,有贼子潜入巨鱼宗,诸位若是瞧见,便告之我宗弟子,必有重谢,若是没有瞧见,还请安歇,今夜打扰之处,明日也有赔礼奉上。”

    说过之后,声音再度提高:“那盗取巨鱼剑的贼子,你可知巨鱼剑乃是我巨鱼宗宗主的传承之物,你若自觉奉上,还有活命的希望,否则你离不了此岛,更出不了升海!”

    他话音刚落,谢青云身前的少女就一脸促黠的看着他,好看的眼睛眨了眨,那意思是说:“怎么样,还不信我,说了是盗剑的。”

    谢青云这样要说话,又听见空中一个陌生的声音,同样是雷音鼓荡:“天宇门纵横武国北部边陲,今日应巨鱼宗鱼机宗主邀请来此,正遇见此等腌臜贼事,老夫天放,便和鱼机兄弟同仇敌忾,那小贼听好了,明日辰时再不现身,你便是我天宇门的大敌。”

    “天宇门?”谢青云心中嘀咕,眉头微蹙,嘴上却带着一点笑意:“这人能传音整座巨鱼山,怕也有武圣的修为,大约当时庞家请来的第二尊武圣了。”

    少女察言观色,见谢青云这等神情,嘻嘻一笑:“你不知道天放么,天宇门名字好听,却臭名昭著,那天放老儿最好男色,三百多岁的年纪,留着老长的白胡子,却四处掳掠男童,这等人和巨鱼宗联手,瞧起来……”

    话到一半,少女忽然咦了一声:“莫非他们就是为你而来,进入巨鱼宗来这么多人,也是为你而来,方才那弟子说……”

    再次话到一半,少女忽然向后急退,与此同时,又是不知道从何处摸出的七枚飞针,射向谢青云。

    方才谢青云没有准备,都能依靠身法躲开,因此少女这七枚飞针并没有打算射中谢青云,只是想阻拦他哪怕一个呼吸,自己也好全身而退。

    只可惜这一次,谢青云虽然在听外间武圣喊话,心思却一直没有放松,不只是轻易躲开了七枚飞针,人也如影随形的跟上,那少女退后三尺,谢青云和他的手刃便前行的了三尺,两人之间的动作就像没有变化一般。

    “怎么说?”谢青云轻描淡写。

    少女面色大变,深深的呼了口气,皱眉道:“该说的都说了,要杀便杀!”

    “宁可死,也不肯说实话么!”谢青云好奇道:“正因为这鱼机老儿说是盗剑,那我更觉着不是了,若是那巨鱼剑如此珍贵,今日巨鱼宗又来了许多外人,他更不会如此宣扬,自己的巨鱼剑掉了,多半那巨鱼剑只是象征了一个身份,并非鱼机使得趁手的兵器。”

    从方才说过要杀便杀。这少女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面色越发的冷了:“随你怎么猜。我想说的都说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谢青云忽然松开了手刃。挠了挠头:“那你走吧。”

    “什么?!”少女一脸惊讶:“真的?!”

    “自然,本就没想杀你,我和巨鱼宗是敌人,你偷了他们的东西,咱们勉强算是朋友。”谢青云嘿嘿一笑道。

    “小贼,你盗取的巨鱼剑可是有气机的,你不出来,我们也能寻到你。”山中,鱼机的声音再次传遍整个巨鱼宗。紧跟着便直接点出了酬劳:“若有那位弟子,贵客发现,此时通报于我,潜龙高阶传承武技,立即兑现。”

    显然这武技,诱的是普通弟子,又或是灭兽营的营卫,若是王羲这等人要藏那小贼,也不会为五十万两而动心。

    “这等好武技。你不心动?!”少女听见这句话,机警的看了眼谢青云。

    “心动,不过已经说出去的话,不会收回。”谢青云挠了挠头。一脸可惜。

    他倒不是做出来的,原先听少女提到人鱼丹,他就想起律营时。那陪他习武的营卫提过巨鱼宗的宗主最好的宝贝不是灵宝,而是丹药。一枚人鱼丹。

    人鱼丹于巨鱼宗历代宗主传承的心法来说,可助他提升境界。而对其他人来说。可有起死回生之效。

    而无论是少女言辞还是鱼机言辞,显然丢的都不是那巨鱼剑,能让鱼机这般紧张,甚至搬动天宇门的门主相助,又夸下海口,重赏的,多半是远胜于巨鱼剑的物事。

    又听鱼机说巨鱼剑有气机,便想起人鱼丹才是灵气充沛之物,若是跟着气机去寻,人鱼丹可是最容易在好到的,少女也提过,想要取人鱼丹,得有特殊手法。而这事,连营卫都没提过,能知道的人,多半也研究过人鱼丹了。

    所以谢青云猜测,少女偷取的乃是巨鱼宗的第一宝贝人鱼丹,也只有此,才会激得巨鱼宗鸡飞狗跳,不怕跌了面子,到处乱嚷嚷。

    且少女多半也有法则隔绝那人鱼丹的灵气,再联想到少女说灵鱼阁的泉眼,和药长老炼丹房相同,很有可能这药长老也是借助人鱼丹的灵气,来炼丹。

    如此一来,谢青云基本能够断定,人鱼丹此刻就在这少女手中了。

    于外间来说,没有巨鱼宗宗主传承的心法,拿这丹药只可能是为了治病救人,谢青云和少女并无大仇,且方才一番搏杀,还有些惺惺相惜的亲切,最重要的,他巴不得看到巨鱼宗倒霉。

    因此,潜龙高阶传承武技,说不要就不要了。

    尽管他的武技更好,不需要巨鱼宗的,可如今缺银子,这武技总能换来玄银。虽然距离五十万两相差甚远,但好歹也是玄银,所以小少年还是可惜了一下。

    少女见他这般,忽而一笑:“咦,看不出你还是个君子,既然如此,那多借住一天,我的水遁本事还没复原,最起码得后天才能离开。”

    谢青云丝毫也不犹豫,点头道:“行,那你这便歇息,我到外间去了。”说过话,转身就走,倒是那少女微显惊讶,犹豫了一会,只等谢青云都出去,关上了门,才道了句:“多谢。”

    谢青云也不去戳穿少女偷盗的是人鱼丹,对于这古灵精怪的少女,他不会相信她所有的话,所谓要后天才能离开,谢青云猜她大约又是在骗人,多半明天就行了。

    尽管很想看看少女如何悄无声息的溜进丹房,又如何水遁走的,可想到她水遁要半裸了身子,谢青云觉着还是算了的好,要不又被人当做无耻之徒,可就不好。

    不过话说回来,那少女的身姿倒是挺好看来着,配上她那张明媚的脸,小少年觉着,百看不厌。

    …………

    “宗主……”巨鱼宗议事堂,鱼机和天宇门门主,同样是武圣的天放,分宾主落座。鱼机眉头深锁,天放一旁安慰:“老弟,此事怕不是那么容易,人鱼丹气机全无,能来偷盗的,定然知晓如何掩盖人鱼丹的灵气。”

    “这个自然,只是不知那小贼有没有离开巨鱼岛!”鱼机咬牙切齿:“若是捉到他,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鱼老弟切莫着急。细细想想,还有什么法子……”天放说到一般。沉吟片刻:“这人鱼丹丢得这般巧合,你说会不会和灭兽营有关?”

    鱼机听过。心中一凛:“虽说敢盗这丹的人,不然修为高深,可依我对王羲那厮的了解,他没有什么法子潜入灵鱼阁而不被发现,除非他硬闯,巨鱼宗还真未必能拦得住他。”

    “那你的意思是?”天放小声问道。

    “当是善于偷盗之人所为,或是有人花费代价请那偷盗之人所为。”鱼机道:“咱们武国,没有武圣善偷,倒是有个大贼石三。不过多年前还在三变武师的境界时,早就死了。”

    “宗主,宗主!”两人正商议,忽然外间有人嚷着,毫无顾忌的冲了进来。

    “嗯?慌什么?!”鱼机蹙眉不满。

    “宗主……”那人一身普通武袍,腰间却挂着巨鱼令,乃是鱼机的亲信,喊了一句之后,拿眼去瞟天放。

    “不得无礼!”鱼机佯怒道:“天放兄是自己人。有事但说无妨。”

    来人听了,也不再犹疑,当下道:“发现人鱼丹的气机了,在东北方密林之中。”

    “什么?有其他弟子知晓么?”听见这个消息。鱼机霍然起身,人鱼丹与他关系重大,便是武圣。也难以沉得下气。

    “没有,我没有打草惊蛇。宗主现在去,还来得及。”亲信拱手道。此事他很清楚,就连巨鱼宗,知道是人鱼丹被盗的也不过五人,其余长老、弟子都以为是巨鱼剑被偷。

    鱼机和天放向来同盟,虽说相互之间也常有利益之争,但此时天放人在巨鱼宗,人鱼丹一丢,他若去找,以天放对他的了解,定然能猜得出来。

    于是索性把此事告之了天放,还能多增加一个强大战力,帮着一起寻找,只要人鱼丹能回来,大不了事后,巨鱼宗让一些利给天宇门就是了。

    “鱼机兄弟,老夫方便去么?”天放笑眯眯的问道,他向来心胸狭窄,说这话时看的是那位鱼机的亲信。

    “天放兄哪里话,他不懂事,莫要和他一般计较,咱们走。”鱼机嘴上这般说,心中却是暗骂一句,这老儿一把年纪了,还和他弟子计较,真不是个东西。

    天放却道:“有时候不懂事的弟子,也是要管一管的。”

    鱼机皱眉,瞪了那亲信一眼:“还不快给天门主赔罪。”

    那亲信心中一凛,看了眼天放:“弟子胡言乱语,望天门主赎罪。”话音才落,灵元一动,一条胳膊卸了下来,那齐着肩膀断裂处,刚要喷出鲜血,便被灵元所止。

    “这手臂不会用灵药接了,天放兄可满意?”鱼机一脸诚恳。

    “怎要如此,小惩一下就是了,鱼机兄弟过重了。”天放哈哈一乐,当下拿过那手臂又给那弟子接上,神元所到,断臂相连。跟着道:“快服下丹药,晚了,手臂不灵了,莫要怪罪于我。”

    亲信忙点头:“多谢天门主。”随后掏出丹药,扔入口中,不再顾忌,当下打坐调息。

    “天放兄请。”鱼机看也不看亲信,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天放也不客气,当下笑呵呵的先行出了议事堂,心中却也在骂道:“这混蛋鱼机,自己个性子乖戾,教出的弟子也是一般,竟然给老子甩这等把戏!”

    两人各自腹诽,面上却都带着笑容,一前一后,向巨鱼山东山密林前行。

    武圣的身法自然非寻常武者可比,鱼机、天放速度极快,不多时就赶到了东山密林,鱼机当下放出灵觉,四面查探,天放也是一般。

    “怎么没有?”天放疑道。

    “有,在那边!”鱼机微一摆手,低声道:“若隐若现,那贼人果然有法子藏匿人鱼丹,掩盖气机。”

    “怪了,他莫非真不是武圣?”天放再次奇道:“为何咱们灵觉这般无所顾忌的探查,他也发现不了?”

    鱼机冷笑:“多半只有武师修为,武圣善盗的,还真没听说过。也只有这种自小钻研盗术的,才有可能破掉我灵鱼阁的机关。”

    说着话,当下向人鱼丹气机所来的方向急行,丝毫没有顾忌,也不怕被人发现,他相信,只要对方不是武圣,即便发现了他,也逃不出他和天放两大武圣的合力追击。

    不过半刻,鱼机和天放就到了方才探查出的人鱼丹气机的所在地,可眼前只有一方巨石,巨石附近,仍旧是一片茂密的山林,和周围一般,漆黑一片,月光都难以透进。

    “那上面有什么玩意?”天放指了指巨石之上,一块平平整整的小方盒。

    “瞧瞧便是。”鱼机说得大模大样,人却小心谨慎,随手折了一根树枝,一个箭步跨上了巨石,走到那方盒前,用树枝挑动了一番,灵觉也一直放开,对那方盒左右查探。

    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鱼机这才伸手拿起方盒,轻轻打开,也随时最好准备,扔掉方盒,向后急退。

    果然,这一开之后,一股臭气从方盒中扑面而来,鱼机吓了一跳,忙扔掉方盒,闪身退出数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