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古剑碎了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古剑碎了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此人身材高瘦,端坐笔直,他的手中拄着一把黝黑的宽剑,看起来像是倚靠那把剑才将身体给支撑起来。

    谢青云只一打量,第一注意到的就是他的眼神,这样的眼神非常的冷,冷的似是冰石,且透露着诡异,就这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看。

    显然,这样的目光不只是没有丁点生人相见的客气,更是充满了敌视,似是谢青云稍有异动,这高瘦之人便要随时发难一般。

    “前辈,在下无意闯入洞府,还请见谅。”谢青云只愣了一会,便冲着此人抱拳行礼。

    虽然只片刻时间,他已经大约判断出对方的情况,靠坐在石壁上,还要拄着一把宽剑,看起来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集中在了宽剑之上,多半这人受了重伤,或是气力、灵元甚至是神元耗尽,才会如此。

    化外之地的石门之外,方圆两百里范围内,像是一处封闭了的境中之境,而这个境中之境,本就是狂磁境深处的一角。

    狂磁境又是元磁恶渊中最为特别之处,这元磁恶渊自身就是上古遗迹,每间隔数百年就会四处游走。

    这狂磁境之内便是武圣进入,只要在关闭前没能出去,便再也出不去了。

    这人出现在这里,定然是和自己一般被困在此处,又非灭兽营中教习,怕是在灭兽营发现元磁恶渊之前就进入此地了。

    无论他是武师也好,还是武圣也罢,在这等险恶之地。受了重伤,需要倚剑而坐。也是合情合理之事。

    不管怎么说,此人毕竟是前辈。能不与他为敌,便尽量不要为敌,谢青云才会施以敬礼。

    可行礼之后,再瞧那人,依旧端坐不动,没有任何回答,看着谢青云的眼神还是那么的诡异。

    谢青云微微等了片刻,便又再次说了一遍:“前辈,在下无意闯入洞府。还请见谅,前辈若是不方便,需要相助,但说无妨。想必前辈比我更清楚这里的险恶,想要从此地出去,自是千难万难,晚辈可没有心思要与前辈争什么,若能通力合作,那是再好不过。”

    一口气说了一通。谢青云诚心实意,在这样的境况下,想要打消对方疑虑,也只有如此。想来这人若非心智失常,定会接受自己的建议。

    不过这一番话说过,这高瘦的家伙还是一动不动。就那样坐着,死死的看着谢青云。

    这可令谢青云十分纳闷。当下小心的抬起头来,细细看去。虽然是看,但神色中依旧充满了敬意,省得引发此人误会,无论是发出雷霆一击,还是在身前设了机关保护自己,都不是谢青云所能轻易接下的。

    这般一看之后,谢青云没看出所以然来,却发现,正在自己斜上方漂浮的小糖兽转过了蛋壳,睁着大眼睛,满是奇怪的看着自己。

    小糖兽这般神色,谢青云心中一动,便出言问道:“这位前辈是谁,小糖兽你可认识?”

    小糖兽“咿呀!”一点头,跟着又驾蛋壳换了个方向,面对那位诡异的前辈,伸出了前爪,轻轻一握,这个动作就似先前摄取谢青云的丹药一般。

    不过这一回,小糖兽是从地上抓了一把碎石、尘土,凌空带起,却并没有摄入蛋壳之中,指示将那尘石拢成圆乎乎的一团,跟着小爪子用力一扔,那团尘石,呼啦啦的一下,全部砸在了这诡异前辈的脑袋上。

    这一下之后,小糖兽似乎十分得意,“咿呀咿呀”的哼个不停,小爪子也没有停下来,又连续抓起碎石、尘土,砸在了那人的脑袋之上。

    这般扔了好几回,才转转过头来看着谢青云,一边眨着灵动的大眼睛,一边指着那位前辈,示意谢青云也来一起来砸着玩。

    原本刚见小糖兽拿石砸人,谢青云还有点紧张,怕那前辈暴起伤人又或是触发某个机关,因此他的双手已经握拔出了凌月战刃,随时准备抵御以及闪躲。

    虽然这诡异前辈多半受了伤才会这么坐着,但能在这里呆上许久,修为战力定然比自己要高上许多,真要打起来,自己若是没有防备,很有可能一招之内就被他给杀了。

    不过,当谢青云看到小糖兽连砸了几把碎石子,这位前辈还是一动不动之后,谢青云便觉着有些不对了,索性不去管是否挑衅,大胆的放出灵觉去探,这一探之后,少年人哑然失笑。

    原来坐在这里的高瘦前辈已经是个死人了,只是肌体保存完好,夜明珠在他头顶,笼罩的光芒有些明柔,谢青云又谨慎的不敢走进了去瞧,一时间还真看不出来生死,这会儿用灵觉探过,才清楚的肯定,这人已经没有了呼吸,而且他的元轮早就碎裂成片,也已经枯死了。

    有灵觉之后,判断人死,没有呼吸只是其中一面,因为有许多武技都有龟息之法,能够长时间诈死,而去探查生命之源的元轮,才能真正确定生死,未必要元轮碎裂,哪怕完好的元轮,哪怕是灰色死轮,活着的生命和死去的生命就完全不同,一个有生灵之气,一个彻底枯竭。

    也就是说,眼下坐在谢青云身前不足五丈的诡异前辈,已经是一具死尸了,也难怪这人的眼神,在谢青云瞧来,一直觉着有些别扭,冷硬冷硬的,令人毛骨悚然,而此刻知道他已经死了之后,再看他那躯体,也发觉十分僵硬。

    确认这人已经死了,谢青云并没有陪小糖兽胡闹,他快步走了过去,到了近前时,也没有去触碰尸首。

    虽然小糖兽扔过碎石,但力道不强,并不能试出这尸首身周是否有机关尚未发动,尤其是毒气一类,甚是可怕。避无可避。

    无论是在灭兽营听伯昌大教习授课,还是跟着老聂的时候。谢青云都听过,在什么样的境况之下。要防备机关陷阱。

    眼下便是其中一种,当一个修为极高的前辈客死异地时,通常会在临死前设下机关,防止有人破坏他的尸身,抢夺、盗取他身上的灵宝、武技传承。

    也有一些是故意设下机关,留下字迹,看看发现尸首的后辈对他是否尊敬,对他磕头,或是下葬其尸身。又或是其他事情,只要照他所留的字做了,机关便能不破而解,若是上来就坏他尸身,搜他灵宝,便是不敬,多半要被机关所设计。这这样的机关,算是一种考验有缘人的机关。

    当然更多的是来不及设下任何机关,便一命呜呼。留下的宝贝和武技,自会被后来者得之。

    谢青云可不清楚眼前这人到底是怎样情况,自然得小心翼翼。小糖兽把他带到此处,又胡乱扔碎石砸尸。想来这人和这神奇的小兽有着什么过节,其中的因由,自然没法子从无法说话的小糖兽这里得知。

    加上先前是问小糖兽极阳花之事。他却将自己带到此处,这一脑子的疑问。谢青云都希望能够从这具尸身上找到一些线索,好让自己明了。

    在此处呆了快两年。破入武者境,武技也增长飞速,没死在强大的蛮兽爪下,在很有可能寻到极阳花之前,若是线索尚未发觉,便中了机关陷阱而死,那可是冤枉大了。

    谢青云提着凌月战刃,弯腰蹲身,打算依照伯昌大教习所传授的经验,以战刃探一探尸身身周地面的松软,在辨别其中气味和痕迹,看看有没有可能在地下设置机关。

    刚要用战刃去轻压土层的时候,却听闻清亮一声,小糖兽驾驭那透明蛋壳极速从眼前一掠而过,到了谢青云身前,跟着像是献宝一般,在谢青云身边绕了一圈,随即漂浮在那尸首手中握着的古剑之上,小爪子不断的指着那剑,口中开始“咿呀,咿呀”起来。

    “你说这剑是宝贝,要我拿着?”谢青云停了手中的活,抬头疑问道。

    “咿呀,咿呀!”小糖兽连连点头,一脸得意的笑容,跟着拿出身下的血红之果,晃了晃,重新塞回身子底下,最后又指了指那把黝黑的宽剑。

    “你说我给了你这果子,你就带我来拿剑,回报我?”谢青云再问,虽然小糖兽无法言语,但比起外面两头庞然巨兽来可要好得多,谢青云可以猜测他的意思,然后问他,怎么说小家伙能听得明白他的话。

    “嗯……”见小糖兽点头肯定,谢青云讶然无语,原来这小糖兽不是带他来寻那极阳花的,或许他根本没听明白极阳花是什么,着急拉着自己来这里,是寻这位得罪过小糖兽的前辈的兵器,或许还有其他武技一类。

    “那极阳花呢?”谢青云还是抱着希望,又问了一句:“赤红花茎,三半红叶……”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极阳花的样子,同时指了指地面上生长的小花。

    “咿呀,咿呀……”小糖兽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又伸手指了指这古剑,一脸的疑惑。

    “你说这古剑就是极阳花?”谢青云看着小家伙的模样,有些无可奈何的问。

    “咿呀,咿呀!”小糖兽点头,笑颜重新上了他肥嘟嘟的小脸。

    “嗯……”谢青云只失落的片刻,就又笑了,极阳花再寻也不迟,一会拿了古剑,在找找这前辈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宝贝,也算没有白来,说不得都是武圣级的,万一寻不到极阳花,出去也能换来远胜过五十万两玄银的钱财,既然去年七月的武圣拍会能够拍卖那极阳花,只要自己出去,就请那总教习王羲帮忙,再去寻来一株,直接用钱去买便可。

    谢青云的心性,向来比寻常人更为乐观,想到这里,更是眉花眼笑,何况他觉着自己未必就没有可能在这化外之地寻到极阳花,毕竟此处不受那元阴磁暴所扰,定有一处地方生着大量极阳之物。

    “多谢,多谢。”谢青云拱手笑道:“我这便试试机关陷阱,若是没有再取剑不迟。”

    小糖兽听了,急忙摇头:“咿呀。咿呀!”跟着又指向那古剑。

    “不可不防,若是有机关。你我可都麻烦了。”谢青云道:“你也听得懂机关一词?”

    小糖兽听谢青云这般说,面上露出一些急色。连连点头,随后又连连摇头,咿呀个不停,可他越是这般,越没法子表明自己的意思,于是索性驾驭起蛋壳,嗖的一下,撞向了那尸身。

    未等谢青云阻止,就听见嘭!嘭!嘭!连续三声。击打在尸首的身上,紧跟着又是嘭!嘭!嘭!三声,撞击在尸体身周三面的土层之上,最后才又重新漂在谢青云眼前,一脸得意模样:“咿呀,咿……呀,咿呀……”

    这几声之后,谢青云完全能从声音中辨出其撞击的力道极大,远胜过他凌空操纵那碎石攻击的力气。这般力道下来,若还不能激发机关陷阱,足以表明此地并无机关了。

    看着小糖兽的模样,谢青云忍不住一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又笑:“原来果真没有机关,你这般横冲直撞。倒是省了不少功夫。”

    说着话便伸手去拔那柄黝黑古剑,此剑剑柄寻常。剑身极宽、极厚,一看就知道是意见重型灵兵。谢青云原准备好要费些气力,谁知道这么一拔,便听见扑簌簌的一阵声响,那剑化作碎末,撒了一地。

    在看自己手中,连那剑柄还在握着,不过手上也染了一堆黑色的粉末,而剑柄却变作了赤红,显然那黝黑之色,只是长年累月下凝结在剑柄之上的锈迹,却不想全然将整个剑柄给遮掩了本色。

    谢青云拿起剑柄细看,才发觉剑柄之上,刻着一朵小花,赤红花茎,三半花叶,只不过中间还多了一条雪白似舌的花蕊,这一下,谢青云才明白小糖兽为何带他来此,只因为这剑柄上的花雕,却是很想他口中所说的极阳花,可惜眼下见到,只是相似而已。

    不过即便就是,也毫无用处,这毕竟只是花雕而已。

    小糖兽见那剑身化作粉末,咿呀一声,就趴在蛋壳之内,圆滚滚的脑袋埋在粗短的小前爪间,又从爪缝之中,偷偷去瞄谢青云,那模样,十分的不好意思。

    谢青云见他如此,只觉可爱,当下安慰道:“还有剑柄,看这剑柄向来也是不错灵材所铸。”

    小糖兽一听,脑袋又重现了,急忙用力点头:“咿呀”一声,表明自己还是没有白带你来的。

    谢青云一乐,顺手就挥了一下那剑柄,谁知道不挥还好,这般一挥,剑柄顿时也发出一声噗!便簌簌的化作粉末,撒落在地。

    “咿呀……”小糖兽见此情景,大眼睛瞪着,顿时愣住了,随即一抹红晕爬上了他淡墨色的圆脸,这便羞红了脸蛋。

    谢青云却全然不在意,倒是发觉小糖兽这脸红极为有意思,小家伙除了薄如蝉翼的翅膀有些淡绿之外,整个身体从头到脚都是淡墨之色,身在这自然万物之中,倒像是没有色彩一般,这脸红起的时候,却是见到一股微红,自他身体那透明铠甲出瞬间涌起,跟着化作一抹极淡的红云,爬上了脸颊。

    这等因为羞涩,而气血上涌的境况,在小糖兽身上展现,可比其他任何灵智生命身上出现,要清晰有趣得多。

    小糖兽见谢青云看着他笑,更觉羞涩,大眼睛转而盯着那尸身,一下子羞恼起来,驾驭着蛋壳,就嘭嘭嘭的连续撞了十几下,跟着看都不好意思看谢青云,咿呀了一声,就嗖的一下直接飞出了洞,又飞出了拐道,消失在谢青云的视线之中。

    小糖兽这般举动,更像一个小娃娃,带人来炫耀,结果丢了脸的小娃娃,一时气急,都怪罪到这个尸体身上,怪过之后又不好意思的直接跑了,逗得谢青云眉开眼笑的。

    笑过之后,谢青云没有去追小糖兽,他倒是一点不担心小糖兽会有什么危险,却因为小糖兽方才那几下连续的撞击,这尸身却丝毫无损,便对这尸体更加好奇起来。

    小糖兽那几下,以谢青云近距离灵觉所查,每一下都有上百石的力道,也就相当于修习多年的三变武师之力,比起那化外之地的蛮兽的全力都要更强,可这样的力道,却连一具死了多年的尸体都撞击不碎,足以表明这尸身生前至少是武圣以上的修为。

    至于到了武圣的哪一个境界,谢青云无法猜测得出,他可从未问过教习,武圣的尸体是否会长年累月不腐不化,也和生前一般坚硬。

    不过,不管这位再如何厉害,也已经死了,既然没有机关陷阱,又来了这里,不寻个仔细,岂非浪费这等机缘。

    死者为大,不管这位前辈生前如何得罪了小糖兽,谢青云还是恭恭敬敬的给他磕了三个头,随后才伸出了他的凌月战刃,挑开了死者身上已经发黑的武者袍,这一挑开,便见他怀中滚落出一枚玉玦和几个瓶子。

    没有机关,未必瓶中没有毒虫,谢青云小心翼翼的挑开瓶塞,等了一会不见动静,灵觉探入,才发现瓶中空无一物,这才直接拿在手上,低头去看,果然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