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二百八十章 再破一境

第二百八十章 再破一境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从红雀所在,回到古藤笼的路上,自然再没有必要去省气力,谢青云才会毫不犹豫施展出两重身法。

    原本那两只三尾红雀的身法已经到了影级高阶,可其一是它们才喷射完第三波火球,灵元不济,其二是谢青云这一路过来,都是影级低阶的身法,它们下意识的跟着谢青云的腾挪节奏,满以为这一啄,刚刚好能够击中谢青云,可却不曾想谢青云的身法突然增快,令它们反应不及,才有了这一啄的落空。

    早先两只红雀不如白虎那般癫狂暴虐,只是因为它们一直处于远距离攻击之态,眼下如此近的距离一啄不中,一股火性自然从胸中燃起,当下就暴怒着,不管不顾的冲向谢青云。

    如今两只红雀灵元都不够,也只能施展影级中阶的身法去追,谢青云便以同样的身法,连闪连避,直接带着它们一路冲回了藤笼旁,跟着一矮身,又滚进了藤笼之内。

    两头红雀表现得和白虎完全一样,又啄、又抓,想要破坏这坚韧的古藤笼,可无论他们费怎样的气力,却丝毫没有用处。

    而此时的谢青云已经安然坐于笼中,开始激发已经彻底耗光的灵元,耗费快,激发同样也快,不长的时间,谢青云的灵元尽皆充满活力,而笼外的红雀也已经又发了三波火球,再次陷入调息之中。

    灵元尽复,复元手再次施展,将自己浑身上下的伤全部治愈,这一治愈自又耗费掉一部分灵元。谢青云便再次将其重新激发。

    这一次激发过后,谢青云清楚的感觉到。尾脊之中所有的灵元已经完全炼化精纯,只剩下服用武丹。破入二变之境。

    破入二变所耗费时间,和在一变之内提升劲力全然不同,预计会更长久,谢青云便没有着急这么做,因为远处的六眼巨蛇已经只剩下一丝气息,怕是要不行了,那那巨龟也在连续的踩踏中耗光了灵元,此时正趴在六眼巨蛇的不远处,恢复灵元。

    谢青云大踏步的走出藤笼。看着正自恢复灵元的两只红雀,那红雀见他出来,连灵元也不恢复了,一齐飞起,再用巨喙去啄谢青云的脑袋。

    这一次谢青云灵元充沛,气息匀称,两下推山五震合一,迎着两只红雀就打了出去,一边打。谢青云一边笑,这一场苦战即将获胜,自然要笑。

    嘭!嘭!

    两声轰响过后,两只红雀体外毫无伤痕。可却径直坠落下来,跟着便开始翻滚不停,一边翻滚一边飞起、落下。好似踩在热炭上一般煎熬,可这热炭正是来自它们体内的震荡轰鸣。怎么腾跃也摆脱不了。

    红雀鸣啸凄惨,一身火红的雀羽跟着四散漂亮。对它们来说,那是苦痛,谢青云看在眼中,却颇有乐趣,若非要赶着去六眼巨蛇身边,喂它吃下灵药,替它疗伤,谢青云定会和小时候在老王叔的熟食店学厨艺时候,拔那鸡毛一般,上前乐呵呵的把这该死的红雀毛给统统拔下。

    面对这等几次三番差点要了他性命,又给他巨大伤痛的红雀,生得再如何漂亮,在少年眼中,也是恶敌,只有拔光了它们这一身毛,才够痛快。

    六眼巨鹰的灵元早已耗尽,没法子以音爆去震荡在它身边痛苦不堪的巨龟和白虎了,拖着一副残缺的躯体,趴在那里,缓缓的激发死寂的灵元。

    十头蛮兽只剩下一头巨龟仍有战力,它本在调息恢复灵元,见谢青云将红雀震倒,当下也不去等灵元彻底恢复,直接一个纵跃起来,又开始踩踏六眼巨蛇,想要在谢青云冲来之前,把巨蛇给踩死,这便是狂乱后的蛮兽所做的选择,若是清醒,此时大约早就跑了,先保下性命再说。

    谢青云恢复灵元之后,只打出了两次推山五震,此刻灵元虽足,但气息混乱,只是六眼巨蛇的命不等人,当下施展两重身法冲了过去,如今他自身的身法就在影级低阶的顶尖,只要灵元足够,施展两重身法到影级中阶毫不费力,体魄和元轮也完全能够承受得住。

    这一掠而来,谢青云并未选择和巨龟斗战,又是两枚中品气血丹扔进了六眼巨蛇的口中,以方才六眼巨蛇服用中品气血丹和巨龟相抗的时间来看,两枚中品气血丹药力不用消耗完,他便能将凌乱的气息重新调整好。

    六眼巨蛇服下丹药,重伤之处又开始生出新肌,巨龟更加恼怒,或许是狂乱之故,它选准了六眼巨蛇,反复杀不死巨蛇,也不会换个想法去攻击谢青云,只一个劲的疯癫了一般,狂踏巨蛇之躯,不将巨蛇击杀,决不罢休的气势。

    扔过丹药之后,谢青云又掠到六眼巨鹰的身边,同样给了它一枚中品气血丹,以助它复伤,至于地上那巨龟和白虎,若是给它们几个时辰,大约便会从推山五震合一的苦痛中恢复过来,再给一段时间,就能自行以灵元将破损的内脏疗好,只不过它们没有这样的时间了。

    谢青云坐在巨鹰身旁,调息复原,不长时间,气息归位,再不混乱,当下冲到六眼巨蛇身旁,不在给巨龟留命的机会,两次推山五震合一,全部打在了巨龟的身上,当即就将巨龟的龟甲尽数震裂,那巨龟一声闷哼,噗通一声,四腿一软,趴在了地上,浑身上下和方才那头白虎一般抽搐个不停。

    能够承受谢青云连续两次五震合一,还能够有气力翻滚止痛的,只有最开始那头战力最强的白虎了,那头白虎若是没有六眼巨蛇和六眼巨鹰的合力攻击,说不得几个时辰的时间,待体内震荡自平,还有恢复的可能,而眼下这巨龟。中了两下之后,便是不被攻击。也无法复原,一直到死了。

    做好这一切。谢青云一脸的轻松,一场前所未有的危险大战总算是差不多要结束,他活着,两个大家伙都活着,虽然每一次大战对比之前,都可以算作更加危险,从未经历,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经历多么凶险的搏杀,但此刻。他只想笑,只想痛快的吼叫。

    只不过还有残局要收拾,两只红雀,一只巨龟和一只白虎,都只中了一次推山五震合一,若任由它们呆着,几个时辰后,怕又要恢复。

    于是,天机洞自东向西二百六十里处。一个少年一边手舞足蹈的在一头比他体型大上百倍的巨蛇身上拍击,一边疯狂的大笑大叫,随后这少年又跳到同样大他体型数倍的巨鹰身上,仍是一边拍击。一边大笑大叫。

    或许是受到少年的感染,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稍稍恢复一些气力,就跟着一起疯癫的嘶吼起来。若是这声音在外界人间的领地发出,让不明其意之人听见。多半会以为巨鹰和巨蛇发了狂,要横扫城镇。吞噬人群。

    近一个时辰,谢青云全力救治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这回是彻底将它们身上所有的伤全都治愈,才罢手,近乎把灵元又耗费一空。

    只因为他接下来便要吞服武丹,跨入二变武师之境,不如再次将已经精纯的灵元再次消耗、激发一回,让基础更加牢固。

    这一次,谢青云没有忘记救下垂死的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后,探一探它们的修为可有提升,不过发现这两个大家伙的灵元还没恢复,暂时没法子探知,这便打了个手势,让它们复元之后,将地上没死的全都杀灭。

    直到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点头明白,谢青云才盘膝坐定,也开始激发刚刚消耗的灵元,从他可以以武丹冲境,提升修为一来,第一次在古藤地下,外有几头蛮兽围攻。第二次刚从蛇腹出来,随时可能被蛮兽撕裂,都是万分危急之境,却都幸运的成功了。

    此时第三次服用武丹,总算是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境况之下,谢青云只觉着十分惬意,虽然他的灵觉依然外放一丝,去感受周遭,但这种心灵上的放松,却是从未有过的,加上他很期待两个大家伙一会灵元恢复之后,劲力又提升了多少,心中更是兴奋。

    蛮兽、荒兽都有内丹,一旦灵元精纯,便可以直接勾通天地灵气,吸纳入体,提升修为,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也是同样,只不过这两头大家伙长年累月被体内毒性压制,修为早该提升而没能提升,这毒性一驱除,跟着谢青云连续斗战搏杀,几乎每一次生死战,将灵元消耗再激发的过程,就等同于彻底把体内灵元炼化精纯的过程,比起其他蛮兽来说,要快了许多,才会造成一有生死大战,两个家伙便立即提升修为的错觉。

    个中道理,谢青云一边恢复灵元,一边细细思索,也算是想了个通透,通透就是明理,明理才能明心,明心才能见性,见性才会令习武修行不易出错,不易出错,才能生出巧妙,有了巧妙,才能胜人一筹,所谓天才便是比常人更快的明理,比常人更善于思考。

    少年盘坐天机洞,正自恢复灵元,却忽然笑了,只因为脑中忽然冒出这段圣贤之语,便觉着自己也算是个天才了,无论是幼年之时,还是如今已长成了十五岁的少年,谢青云这个性子总是没变,得意自然要笑,笑了可不是自满,越笑越要奋进,为下一次更爽快的笑。

    少年的心中从不认为,获了大成功,还要皱着个眉头说不行不行,才是谦虚,才能进步,赢了痛快了舒坦了,当然要享受这种滋味,做大侠做英雄,也是一般,只因父亲说的书中,那些个无论神仙大侠,还是人间侠客,无一不是性情洒脱之人。

    就在这样的痛快之中,谢青云的灵元尽复,这一回,他第一次比六眼巨蛇和六眼巨鹰恢复的还要快了,虽然是因为他所消耗的灵元并不如这两头大家伙彻底,也不似两头大家伙重伤新愈。

    艰难之后,总是有一段顺境,一切都如此顺利,谢青云从容吞下一枚武丹。一共五枚下品武丹,第一枚破入武者境时所用。第二枚给了蜂后,第三枚从一变五石劲力提升到现下的十一石劲力时所用。

    所谓劲力只是同境下不同的阶段的一种默认的区分之法。譬如同为一变武师,每服一枚武丹,劲力会提升一石,元轮会坚韧一点,筋骨肌肉的抵御攻击的能力同样会提升,以及身法、武技施展起来都会比之前更加圆润通畅,整体战力也就随之会有进一步的提升。

    武者之间,同境之内,往往都用劲力表示修为。只因为劲力有具体的标准,以它作为一个阶段战力的表示,更加简单明了,却并非单纯的指劲力的提升,而是代表了劲力、筋骨体魄、身法和武技的整体战力的提升。

    而谢青云只用过两枚武丹,就提升如此之快,以他自己的猜测,第一次大约是元轮异化,不同于常人之故。第二次怕是和自己吞下蜂后内丹有关系,只是那蜂后内丹并未化作他的内丹,人类也不可能有内丹,因此他一直猜测。那内丹相当于一种灵药,在当时的境况下服用之后,机缘巧合化入血脉。助自己灵元消耗和激发的更快,而这种药效迟早也会消失。

    对于可能的消失。谢青云并不在意,只抓住眼下的时间。能提升多少就提升多少,现下,他只剩两枚武丹,吞下这一枚之后,便还剩下一枚,这一次他并不知道,破入二变武师之后,能够在增长多少修为。

    和之前一样,武丹入体之后,悬浮在元轮上方,滴溜溜的打转。上一次提升修为,六识全被封笔,陷入险境,而第一次在地洞之中,境况更为奇特,因此这一回,谢青云做好了准备,即便再出什么危境,他也毫不担心。

    自己每一次的服用武丹,都和大教习所说寻常境况不同,却都能得到远胜过常人的提升,有这样的提升,冒这样的险,谢青云甘愿,当然即便他想稳妥的一石一石劲力的来提升,也没法子,眼下这种提升方式,全不由他掌控。

    和上一回一般,很快就感受到一丝一缕的天地灵气被武丹勾通,缓缓涌入体内,依然和上次一般,不大一会时间,天地灵气忽然间变得凶猛异常,仍旧没有破武者境时的圆孔来掌控灵气流的速度,那可怕的天地灵气,轰然一下全部撞入身体,迅速吞没了那枚旋转的武丹,再也不以武丹为中转,直接涌入元轮。

    筋骨胀痛,元轮撕裂的感觉再次袭击而来,谢青云依然以同样的法子,调用精纯的尾脊灵元,塑成水渠模样,裹挟新入体的灵气,缓缓进入元轮。

    这样一来,总算得到了缓解,不过仍旧和上回一般,当他的所有灵元耗尽,又需要重新激发的时候,天地灵气仍旧没有个完结,水渠不见,灵气狂暴,轰然顺着元轮,直冲入尾脊,刹那间填满了尾脊,开始冲击尾和身的关卡。

    这也就是谢青云并不担心会出现上一次难以掌控的原因,只因为上回他的力道只有五石,无论体魄还是元轮都承受不住,那样狂暴的灵气涌入龙脊之后,自然会冲毁龙脊,而现在,他需要冲破身脊的关卡,达到二变武师之境,刚好需要这狂暴汹涌的灵气流。

    在大教习那里修习的时候,谢青云所听到的冲击身脊境时,需要缓缓通过武丹导纳灵气到元轮,直到积累到足够庞大,再调用已有灵元鼓荡新入的灵气,轰击那身脊的关卡,十分复杂。

    而现在,他倒是不需要这样做了,这些个入体的灵气根本不受他控制,一股股的自行涌入,自行入元轮,自己冲入人体大龙,自行冲击身脊,反而省了不少事。

    尽管如此,那种冲击身脊关卡的痛苦,谢青云依然要承受,只是这样的苦痛比起当初破入武者境,打开整条大龙时候的苦痛要轻上许多,对于多次拼了命在度过危机的谢青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谢青云只感觉身脊关卡轰然巨响,自然,这种巨响只是心神中震动,并非耳朵所能听见。

    巨响过后,身脊终于正是打开,而紧跟着的,便是那尾脊处汹涌的灵气瞬间通过了冲开的关卡。涌入了身脊之中,这一下冲击。直到淹没身脊的三分其一处,才堪堪用完进入体内的所有灵气。

    这一次。在没有任何的封闭六识,也没有大龙脊的碎裂,冲境非常成功,可谢青云反倒有一丝丝的失落,只因为他在没看见元轮的变化,没有看见那紫色和金色的交相辉映,他的元轮异化,和总教习王羲全然不同,也和王羲口中提过有记载的几位大不一样。

    除了那从无到有之外。便是这奇怪的颜色,平日青绿色不假,可当初异变以及之后冲入武者境,加上之前那次在一变武师之内提升修为,都清楚的看见了紫色和金色,他记得武仙东门不.乐曾说过,元轮的不同,其中有褐色的小武体,那位神卫军统领祁风便是。

    当初。谢青云并未太过在意,可在天机洞中,破入武者境,和一变武师内提升修为。两次出现紫金煌煌之色,和早在青峦山遇见人书,元轮异化时所见一般。才引起了他的好奇,想着说不得自己也是什么天才中的天才。那才有意思,父亲说的书中。也有不少英雄大侠,天赋异禀,自己元轮异化已经算是十分特别了,若是再有个什么什么类似于小武体的元轮,才叫厉害。

    不过眼下,谢青云是没法子得知自己的元轮到底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颜色了,只能等着人变化苏醒之后,问问他,或许能够清楚一二,毕竟按照这厮的说法,自己出生时,他就一直呆在自己身体内睡觉,还说自己和他们老主上相似,多半能够了解一些。

    少年心境,对这等事情,并不会在意许久,如今身脊已开,直盖过三分其一的灵元,依照二变武师最高的劲力达到六十一石来看,谢青云如今当有二十石左右的战力。

    预估之后,谢青云也不怠慢,直接灵觉入体,自己感受自己的气机,这一探之后,便即明了,和方才预估几乎一样,此刻的他已经达到了二十一石的劲力。

    也就是说四重劲力用上,大概能到四十四石,虽比不过巅峰的二变武师,但与二变武师的高手斗战,绝不会吃亏。

    至于身法,谢青云并不清楚,以他二变修为,自身当已经到了影级中阶,而两重身法之下,应当有影级高阶了,也就是说要施展影级高阶的身法,谢青云完全不需要再去担心筋骨和元轮承受不住了,也不用服用什么丹药。

    不过谢青云最为好奇的还是三重身法之后会如何,依照早先的常态,如今他三重身法,应当跨入一化武圣的身法境,也就是达到灵级低阶,可灵级低阶身法有多么可怕,他十分清楚,所以谢青云有点不敢相信,灵级身法需要武圣的体魄才能承受,以他现在的修为,莫说气血丹了,即便服用上品灵元丹,怕也没法子承受。

    念头都是一闪而过,想总不如直接去试来得真实,谢青云痛快的长啸一声,拔身而起,一个纵跃,三重身法当即施展而出,整个人化作一道影子瞬间出现在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身前,跟着一个推山五震,直接将被这两头大家伙凌虐将死的巨龟身上,直接拍死了这紧剩的一头巨龟,至于其他白虎、巨龟、红雀,在谢青云破境的这段时间内,已经被两个大家伙击杀而亡。

    拍死巨龟之后,谢青云才总算明了,自己的三重身法仍旧停留在影级高阶之上,比起早先那三重身法,没有任何变化,都是影级高阶的巅峰,所不同的是,他如今的体魄,依靠丹药,可以多施展数次这样的三重身法,而不至于元轮崩溃。

    谢青云并没有失落,反而哈哈大笑,不失落,是因为这样才最为合理。

    习武求进,求强,可一切都要在与自然相合的基础之上,多重劲力和身法,聂石估算过最高到九重,但是习练过程中要受体魄的限制,制约体魄的就是元轮,也就是说受到生命本元的限制。

    若是急于求成,违反自然万物的法则,用最简单的言辞形容,就会走火入魔,破体而亡,如今三重身法一试,虽无寸进,却也让谢青云放下了那一点小心思,少年心思通透,到觉得对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令谢青云大笑的。却不是因为此事,而是他同一时间灵元探出。去查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的修为,这一探便即清楚。六眼巨蛇的修为再次提升,从九十石劲力到了九十五石,

    而六眼巨鹰则从七十五石到了八十五石,如此大喜之事,谢青云怎会不为出生入死的同伴高兴。

    至于这一次六眼巨鹰提升的程度比六眼巨蛇还要快,谢青云稍稍一想,也就清楚,两个大家伙常年被毒性抑制,如今算是厚积薄发。可发也有个发的尽头,越到后面提升的速度自然会越发缓慢,直到达到它们的极限,再想要提升,就和其他蛮兽一般,按部就班逐步的来了。

    显然眼下的六眼巨蛇即将接近极限,不知道下一次提升能够达到多少,而六眼巨鹰则距离极限稍远一些。

    谢青云击杀巨龟,仰天长笑。两个大家伙以为他为此而庆祝,却不知道他是为了它们的修为提升而高兴,不过无论为了什么,见主人痛快畅笑。六眼巨蛇和六眼巨鹰也跟着发出阵阵嘶鸣,一个嘶嘶隆响,一个呼呼爆烈。

    尽管这两种声音。作为人类来说,根本听不出和兴奋有任何关系。甚至十分刺耳,但是谢青云能够感受得出两个大家伙的心境。于是笑得更痛快了。

    这正笑着,忽然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爬来,低头一看,一直黝黑的小乌龟簌簌的爬上自己赤裸的脚背,哼哼的叫着,当发现他垂头看它时,小乌龟的叫声更响了,一边叫,一边深处长长的乌龟脑袋,扭过来对着地上的巨龟死尸点头不已。

    这一次,小乌龟虽然在没有之前的、也不知道是谢青云的幻觉还是真实所感的那种拟人化的神情露出来,但谢青云完全能够感受的到,这家伙又想吃他的烤龟肉了。

    “啧啧,同类相残啊……”谢青云脸上笑意不改,嘀咕了一句。

    却不料小乌龟好像听懂了一般,冲着谢青云又哼哼了两下,似是不满的爬下了谢青云的脚背,自己个爬到巨龟的尸身之上,转头对着谢青云哼哼唧唧,好像在斥责谢青云一般。

    谢青云见它如此,哈哈大笑,当即取了凌月战刃,好在炎狼牙算是三变荒兽,极为锋利,切割这三变龟肉也不算难,随意弄了几条,架起篝火,这便开始炙烤。

    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自也极爱吃烤熟的肉类,当下老老实实的趴在附近,一动不动的流着口水,等着肉熟。

    那小乌龟转头看着巨鹰和巨蛇,这一次谢青云惊讶的发现,自己又看见了小乌龟的神色了,竟然是一脸不屑,两个大家伙的馋样。

    不过下一个呼吸,当小乌龟自己也转头看着烤肉架上的龟肉发出滋啦啦的声音的时候,谢青云清晰的看见,这厮也留下了口水。

    再见小乌龟这等神色,谢青云直接咧嘴乐了,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当即出言问道:“小乌龟啊,你可是妖灵?”

    所以有此一问,只因他记得蛮兽和妖灵算是同祖同宗,只不过妖灵用了人类的修行方法,最终能化人形,且拥有人族灵智,蛮兽则契合自然,天生地养,只追求纯粹的力量,因此灵智不足。

    这小乌龟能有此灵动神情,或是妖灵一族流落在天机洞中,又或是天机洞中蛮兽无意间走了妖灵的修行法子,才到了这一步也未尝不可能。

    “哼哼……”却不料小乌龟听见谢青云的话,斜着龟眼看他,又是一脸不屑,好似不屑妖灵之说一般。

    谢青云自不会和乌龟计较,又是一番大笑,便不在去理它,当下专心致志的烤肉,不管这乌龟什么来历,即便没有那么神奇,在这天机洞中有这样一只有趣的小乌龟陪伴前行,一路都这么喂过来了,再喂它一些烤肉,自也无妨。

    当然,无论是小乌龟还是六眼巨鹰、巨蛇,胃口都是巨大无比的,谢青云的篝火也是造得巨大无比,烤肉架都是折了古树的老枝,串了龟肉之后,又串了蚺蛟的肉,白虎的肉,还有红雀的肉。

    和早先一般,虽然这三尾红雀比之前的红雀的体型大伤数倍,但烤熟了之后。于谢青云来说,味道最是香美。

    而六眼巨蛇和六眼巨龟爱吃的则是白虎的肉。只有那只小乌龟,吃起同类的肉来。最是欢实。

    谢青云一边吃肉一边烤肉,一边试着将方才最后一次五震合一而引乱的气息重新规整,这一试,又是一乐,紧紧几个呼吸,便即恢复,也就是说,即便一连两次推山五震合一,他也不需要专门盘膝而坐去特意调息了。只要游走片刻,稍稍拖延一下时间,就能再次施展推山。

    如此一来,百石劲力之下三变蛮兽,他全然不用去惧怕了,即便百石之上,面对从百石到一百六十一石的巅峰三变蛮兽,只要他灵元足够,也能凭借不断的推山五震。与之周旋。

    当然一百石出头的劲力,和一百六十石左右的劲力,还是相差极大的,面对后者。谢青云觉着自己大约能够保命也算不错。

    一顿美食享用完毕,重新调息恢复所有灵元,一人三兽又踏上了向西的征途。第三只兽自然是那头小乌龟,这一次它似乎脸皮厚了许多。不在时远时近的跟着,直接爬上了谢青云的腰间老藤编织的衣服上。挂在哪里,打起了盹,这乌龟如此作态,看得谢青云哭笑不得。

    就这般一路向西,很快,不只是谢青云,连六眼巨鹰和六眼巨蛇也发现了不对,按说即便没有兽王遣来的强大蛮兽,此段地界的蛮兽也都有八十到一百石之间劲力的修为,见他们冲入自己的地盘,当然要厮杀一番,之前遇见第一批十头蛮兽,到遇见第二批之间的路上,便是如此。

    可眼下,莫要说用丈来作为艰难前行的距离了,用里来算,行了十里,都没见到一头蛮兽,连虫豸一类的蛮兽,都不见了踪影,一些河流溪水之内的水兽也未看见一条,水中都空荡荡的,不知道这些兽类都躲藏去了哪里,似乎转眼间,所有蛮兽似乎都消失了个干净。

    为此,谢青云特意停下,以潜行术中的追踪之法,细细探查,又以他破入二变武师后,再次提升的强大灵觉细细搜索,仍旧没有瞧见任何蛮兽的动静,这越发让他感觉到古怪和诡异。

    眼下他的灵觉已经能够扩到五十丈之多,虽然比起武者之中最强的百丈只够一半,但谢青云的灵觉是可以增长的,寻常武者开六识时,入体、入物的灵识是可以增长的,但是体察周遭危险的觉识却是固定的,即便到了武圣也是一般,至于武仙,传说中也同样无法提升觉识,也就是说他们开六识的时候达到百丈,到武仙时候多半还是百丈之距。

    因此谢青云从一变武师破入到二变武师的境界,觉识从十几丈增加到五十丈,若是被他人知晓,定然会震惊错愕,捉了他去探究也很有可能。

    尽管谢青云觉着古怪,觉着诡异,不是为自己没有探出动静而惊讶,因为他自己的潜行术就能避开三变武师,大教习灵觉的探查,蛮兽中有这样天赋的也很有可能,但是一下子,所有的蛮兽都这般了,确是蹊跷之极。

    虽说如此,但仍旧要行,不行不足以过那兽王的考验,想要得到极阳花,离开元磁恶渊,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这规则由兽王来定,谢青云虽不服气,但深知力不如人,只能遵循他人的规则来,而且有规则给他定下,已经算是极好。

    若兽王不见他,不理他,任由他自己摸索,怕是终老于此也出不去的,而且兽王还可以直接遣强大蛮兽当他蝼蚁一般杀掉,也绝不为过,眼下有这等考验,让他闯,已经算是极好的机缘了。

    就这般又行了四十里,大约到了三百里之处,眼前出现了一片极为开阔的地带,没有茂密的古树成林,没有错综的古藤缠绕,空空荡荡,一片平原,一眼望去,前方数十里,都是这等地貌。

    “小子,能到这里,算你走运!”便在此时,一声断喝如晴空霹雳,从数十里外传了过来,几乎是声到人到,一头矫健的赤红色公牛,如一团火般,狂奔而来,瞬即就冲到了谢青云身前十丈处,停了下来。

    他这一声断喝,直接把一直睡得发出哼唧之声,嘴角之流口水的黝黑小乌龟给震醒了,这一醒来,瞧见红色公牛就在前方,小乌龟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哼的一声,直接从谢青云的腰间掉落到了地上,紧跟着便拿出它的拿手绝技,四腿划地的身法,嗖嗖嗖的跑回了身后的林中,刹那间就没了影,自然谢青云灵觉一探,就查到这家伙正躲在古藤缝隙之中,一边盯着这里看,一边浑身瑟瑟发抖,也不知道是不是怕的。

    六眼巨蛇和六眼巨鹰见到公牛冲来,没有丝毫害怕,个个昂首挺胸,只等主人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前去,尽管以它们的灵觉去探,根本探不出这头公牛的修为到底几何。

    相比于小乌龟,眼下谢青云对这头公牛更为好奇,一是他能口吐人言,二是他修为探查不透,但从气机来看,仍旧属于三变范围,并没有达到兽将的境界。

    可若是探查不出气机的具体修为,对方应当高过兽卒,达到兽将才有可能,只犹疑了一会儿,谢青云便猜到,这头公牛身上或有什么灵宝,掩盖了他的气机,就好似自己的掩神环一般,只不过他的掩神环更强,武仙之下任何人探查他气机,都会误以为他是寻常武徒。

    而这头赤红公牛的气机,显然停留在三变兽卒之境,只是具体几石劲力,全然无法探出。

    赤红公牛见谢青云岿然不动,也不接话,便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小子,为何不言半句,瞧不起我么?”

    “不是不言,只是不敢相信,你一头牛居然会说人话。”谢青云微微一笑,这赤红公牛耐不住性子,张口就问,谢青云倒是很喜欢这样的性子,不过眼下,对方可是敌人,如此性情,刚好可以稍加利用,看看能否激怒与他,一旦怒了,打法就会出偏差,自己取胜的把握也就更多。

    当然这只是一个可能,世上大有豪爽之辈,心思谨慎,打架时暴躁,却非但不会上当,还会给对方下坑,这样的人,远了不说,谢青云就认识一个,还是教了他许多,怎么坑人的师父,此人正是兵王聂石。

    “牛为何不能说人言,可笑可叹,你一个小小人类,见识如此之浅。”公牛张开牛嘴,呼哧呼哧喷出牛气:“你可知我是谁,我来此要做什么?”

    “方才四十里地界都没有半头蛮兽,前辈定然是兽王遣来的强者,那些蛮兽也是因为前辈而都躲藏或者是逃离了这片地域。”谢青云不慌不忙的道:“因此前辈来此目的,怕是兽王的又一次考验,比起之前连续两批星宿蛮兽,应当更为艰难,只是我想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其他的考验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