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图谋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图谋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李嘉住手,我不识他!”平江在击飞李嘉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不妙,自己身后有人以灵元穿过自己的体内,将自己当做兵刃,过渡灵元,才打飞了李嘉,此时他也不敢回头去看,这飞舟本就只有他和李嘉两人,此人能够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瞬间将灵元渡入自己的身体,那自己的性命也随时在对方的手中捏着。

    这般又见李嘉疯了似的,那剑击向自己,似乎要连带自己和这忽然闯入之人一并杀了,平江自然高声喝止。

    李嘉本要言语戏耍平江不成,又要武力戏弄平江,结果自己被撞飞了,心中自然极为恼怒,此刻见到李嘉身后一个披头长发的消瘦武者忽然出现,自是不去管平江的安危,只要自己不杀掉平江,借着剿此贼子的机会,伤了平江,也泄方才之怒,也不为过。

    李嘉刚才和这披头散发的武者对过一击,并不觉得对方会比自己更强,只是自己用了六十二石不到的劲力,没有想到对方一下子六十五石力道,忽然涌来,才会着了对方的道。

    何况这斗战搏杀又不只看劲力,李嘉十分相信自己的武技剑法,能够拿下此人。

    平江见李嘉丝毫不理自己,知道这一次自己怕是要完,当下闭上眼睛,灵元全速涌向身后,李嘉虽要伤自己,毕竟也算同僚,若是自己去挡他这一招,便给了身后闯入贼人大好机会,不如和李嘉合力,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让身后之人受伤。

    这么做,绝非平江懦弱。不敢却对付李嘉,只因为他的心胸宽广。眼界更广,在这等时候,即便自己和李嘉拼了,死了,对自己对灭兽营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贼人能够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闯入灭兽营的飞舟,不知道有何等阴谋,若是自己的死。能够阻碍哪怕一点点贼人的阴谋,也算没有白白死去,总比以力去挡李嘉这一击要好上太多。

    同样是重伤或是死去,价值不同,如此做,更不会落了李嘉的口实,至于其他争端,若还有命在,以后再说。

    其实。若换个时间,换个地点,不是此等境况,平江也绝不会任由李嘉这般以剑相逼。只要和灭兽营无关,他拼了命,也是要伤李嘉的。平江心性随意,却不代表可以真由人骑在头上予取予夺。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平江只感觉自己灵元刚运至身后,要借助背脊打向身后之人。却忽然又有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将他直接提了起来,扔向一边,这一瞬间,他才看清了身后之人的装扮。

    此人虽是消瘦身材,但一身肌肉显得结实有力,自己已经算是挺高的了,这人比自己还要高那么一点,身上更是穿着奇怪的古藤编织的衣袍,头发极长,也没有挽髻,身上泥土血污都是,那腰上的古藤之间还趴着一只黝黑的小乌龟,探头探脑的,不知道再看些什么。

    此人面上虽也是泥尘,但看起来应当是个少年面容,不过修成武者,肌体衰老延缓,有许多人都学了筑容秘法,可以将自己的容姿固留在自身的某个年纪之上,所以平江并不认为此人是个少年,这一个照面之下,最让平江觉得古怪的是,他竟然生出一丝这古藤衣的少年,似乎在哪里见过的念头。

    这一切不过都是眨眼之事,平江被抛开之后,秋虹剑便刺了过来,一剑有三种变化,每一变化又有四招,一时间如纷舞的光芒,在古藤衣少年眼前闪耀不停,分不清那妙到分毫的剑尖要刺向哪里。

    李嘉见平江被扔开,心中一阵不甘,不过又见突上飞舟的贼人躲无可躲,心中一阵痛快,只想着把这个混蛋的浑身上下,刺出七八个窟窿,方才痛快。

    可无论是李嘉,还是摔在一旁,看得愣住的平江都没有想到,如此复杂又巧妙的秋虹剑,竟然在这古藤衣贼人的随意一挪之下,就全部避开了,紧跟着此人随手一拍,就将那剑从李嘉手中弹飞了起来,当啷一声,坠落在飞舟的地板之上。

    “你到底是谁!”李嘉这一下终于感觉到后怕,此人战力胜过自己不只是一星半点,若不是手下留情,自己已经死在对方手上了,于是一边后退,一边问道,以求拖延时间,既然对方没有杀自己,定然是有所图,有用到自己的地方。

    “你是想杀他,还是想杀我?”古藤衣少年蹙了蹙眉头,终于开口问道:“你和他不是同僚么,为何下此杀手?”

    “这……”李嘉想不到此人竟然一张口,就问出这等问题。

    “你和他有嫌隙么,嫌隙到要随意伤他,甚至杀他的地步?”古藤衣少年再问。

    “这……”李嘉又一次支支吾吾,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道这古藤衣贼人这么问的目的何在,若是答错了,是不是自己就要被他杀掉。

    “这等境况,李营将如此做,自是为了杀你!”平江忽然出言道:“此处只有灭兽营知晓,阁下能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想必对此了如指掌,这等被人忽然闯入飞舟之事,前所未有,面对阁下这等大敌,李营将牺牲我,也算不得什么。”

    平江这般说,可不是为李嘉开脱,只是他不想让这古藤衣贼人看灭兽营的笑话,武力上,他们已经没法子与此人抗衡了,若是心理之上,在被这人嘲讽,灭兽营可是丢尽了颜面,若是此人借这个口实,面对大教习和总教习时,张口说出,对灭兽营必是极糟之事。

    “正是如此,你来此到底为何?”李嘉见有平江说话开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当即接话道。

    古藤衣少年听过平江之言,似乎全然明晓他的意思。看着李嘉冷笑两声:“你也配做灭兽营的营将,我看你比平江教习差得太远了。想不到我这次一出来,接连见到两位如此不堪的营将。实在是糟糕至极。”

    “你怎么认识平江,你还知道他是教习,你到底是谁?”李嘉惊慌失措,转而看向平江道:“你认识他么,你背叛了灭兽营?”

    “栽赃嫁祸,下流无耻!”古藤衣少年听李嘉这般说,顿觉恼怒,断然喝道:“你便给我躺下吧。”

    话音才落,人就迈前一步。双手以李嘉根本无法躲闪的速度,拍击在李嘉的身上,瞬间便将李嘉的筋骨尽数拍断,跟着一捏李嘉的脖颈,便让痛到叫出声来的李嘉晕了过去。

    “你到底是谁,你要杀便杀,何苦这样侮辱他。”平江不卑不亢道:“我虽不齿他为人,但总算是灭兽营同僚,你这般辱他。便和辱我灭兽营一般……”

    说着话,平江一跃而起,提起双拳,就要恶战一场。

    “平教习。想不到你平日这般随性,关键时刻,却是个英雄。”古藤衣少年。说着话,面上带笑。进而大笑上前:“哈哈,平教习。还认得我么?”

    “你是?”听对方如此语气,平江越发觉得自己应该认识此人,当下也有些愣住了,但见古藤衣少年伸手将面上的泥尘抹了个干净,便拿眼细细去看,这一看之下,顿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莫要再看了,再看本大侠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古藤衣少年,上前两步,张开双臂,狠狠的抱住了平江,用力拍了拍他的脊背,道:“两年不见,我回来了。”

    “哈哈,哈哈……”平江像是傻了一般,双手垂着,干笑了两声,随即越笑声音越大,到最后变成了哈哈大笑,身体也不在僵硬,伸出双手,给古藤衣少年,一个结实的拥抱:“好小子,好小子,好小子……”

    连续三声好小子之后,又道:“我就说,乘舟可不会死,你这机灵的家伙,怎么会死,六字营的你那帮师兄师姐们,也认为你不会死,他们虽然惦念你,但从不会祭拜你。”

    “那是……”谢青云再见故人,笑得面目全非:“我这般厉害之人,还没行遍天下,做那大侠之事,怎么可能死掉。”

    “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平江一边笑一边松开了抱着谢青云的手,一把拽住他,坐在了飞舟舱地之上:“你怎么这般厉害了?什么修为?”

    “二变修为,不如你。”谢青云挠了挠头:“灵觉探探就知道了。”

    平江一听,更是奇怪,当下灵觉去探,发现谢青云修为果然只有二变,且才四十石的力道,于是微微一愣,不过只是一愣之后,当即想起了什么道:“莫非你那几重劲力的法门,可以随着修为的提高,依然存在?”

    “哈哈,这是自然,可是我的秘密啊,必须保密!”谢青云最爱见人为他而惊讶,赞美似的惊讶,尤其是长辈亲友,他更是得意。

    不过得意之一小会,谢青云就看了看地上仍旧晕迷的李嘉道:“我的事情容后再谈,平教习你信不信我?”

    “自然信!”平江不解。

    “如此最好不过。”谢青云感激道,随后便认真问道:“雷同大教习可曾去了生死历练之地?”

    “没有,他似乎有什么其他任务,可我没权知晓,不过李嘉或许清楚,他虽然也没有权知道,但他是雷同的亲信……不过说起来,我有半年没见到雷同大教习了。”平江迟疑道:“你问这个作甚?”

    “之后再说因由……”谢青云返身走到李嘉身前,将自己的长发披下,遮住脸面,灵元运入李嘉体内,顿时将他激醒。

    “你……你……”李嘉刚一睁眼,就看见披头散发的谢青云,当即吓了一跳,身上无处不碎的筋骨带来的痛感,瞬间袭来,更是令他哼出声来。

    “雷同大教习现在何处,你可知道,说出实话,便饶你不死。”谢青云冷言警告,一边说话,灵元一边在李嘉体内旋转,时不时撞击一下他的五脏六腑,吓得李嘉连声忙道:“他在追踪兽……兽武者。应当四五日后就回。”

    “你为何知道的这般详细!”谢青云再问。

    “我师父跟着雷大教习一起去了,前几日有雀信传书于我。他们具体的回程,总教习都未必知晓。”李嘉已经恐惧到知无不言。

    “为何要传信给你?”谢青云有些不耐烦:“一次说个明白!”

    “这我也不知。师父说要关系到灭兽营的大事,让我在总教习回来的时候,将飞舟弄坏,拖延一下时间,说若总教习察觉怪罪下来,一切由雷同大教习承责。若是事成,之后赏赐我武圣灵宝一件。”

    李嘉忍着剧痛,叽里呱啦的把所有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话音才落,谢青云就再次将李嘉弄晕。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雷大教习这是要做什么,拖延时间?”平江越发觉着此事干系重大,谢青云两年未见,一出现就问雷同,跟着又听到李嘉这番言辞,当下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知,几日之后自然会真相大白。”谢青云想了想,回道:“你帮我个忙,送我回灭兽营。之后再驾飞舟回来,然后自己将自己的筋骨震碎,和李嘉一般就好,等总教习他们七日后回来。千万莫要说出我回来的话,就只言明有古藤衣的怪人,把你们击伤击晕。又消失不见。”

    “这……欺瞒总教习么?”平江有些迟疑。

    “正是,欺瞒总教习以及他身边的所有人。”谢青云郑重其事:“若你信我。就这么做,除非你有法子单独面见总教习。可在这飞舟之上,你单独见他,必会被其他人瞧见,难保不会怀疑什么。”

    平江想了一会,这才用力点头,道:“你放心,我信你。”

    谢青云知道这样的话,还能被平江信任,有多难的,当下干脆点头:“多谢,我现在知道的只有一样,雷同不是好人,不过从李嘉的口中,却觉着这雷同似乎有更多的阴谋,而且此事似乎牵连很广,我需要悄然回灭兽营探查一番。”

    平江听过这句,心下也明了了数分,当即道:“我明白了,这便启程么?”

    “借我一套寻常教习的衣服,先寻一处水源,洗赶紧了再回,否则这模样回灭兽营,定然会引起注意。”谢青云回道。

    平江再点头:“你还是那般心思机敏。”

    说过话后,便从自己的武者行囊中取了一套寻常教习的武袍,递给了谢青云。

    “等等,还有事情未做。”谢青云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其他几艘飞舟上都有哪些人,战力如何?”

    “都是三变修为,和李嘉差不多。”谢青云一说,平江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若是自己就这么飞走,其他几艘飞舟的同僚定然会惊讶,虽然无法联络生死历练之地内的大教习和总教习,但是他们可以以雀传讯回灭兽营,令灭兽营内留守三变巅峰修为的人有所防范,既然雷同大教习有所图谋,灭兽营内怕也有他的人了。

    为避免走漏风声,谢青云自然要先将其他几艘飞舟上的留守营将都给打晕,打成和李嘉差不多的模样。

    “别让他们太受苦了。”平江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放心,他们又不是李嘉。”谢青云微微一笑,这就开启飞舟舱门,一跃而出,那几艘飞舟就停在附近,以他的身法,完全可以如鸟般飞掠,进入飞舟之内。

    每一艘飞舟的下方舱门都是开着的,以防生死历练之地忽然出了差错,没有到时间,就将人抛了上来,若是舱门关闭,那便糟糕至极了。

    谢青云方才忽然出现在平江的身后,便是他捏碎了最后一半玄空虫玉的结果,这一次没有风洞,没有光华流转的通道,他是直接被一股力道抛上来的,一上来,就刚好落在了平江所在的飞舟之上,正好遇见李嘉和平江斗战的一幕,当下就助了平江一臂之力。

    三刻钟之后,谢青云重新回到了平江的飞舟之上,平江也不怠慢,见他上来,当即进入舱室,启动飞舟,急速冲破云雾,消失在山巅。

    过了半个时辰,平江寻到一处山清水秀之地,放下谢青云,任由他痛快的冲洗了身体,再以凌月战刃,将头发削短了一些,重新修饰,随后换上了一身武袍。

    谢青云如今形貌都有了一些改变,变得高了许多,再不似当初那个小少年了不说,容貌虽仍旧是少年模样,但却多了更多的冷静和沧桑,若非熟识之人,也很难看出他是谁来。

    这般飞舟再起,半天时间,重新飞回了灭兽营外的山城,下舟之后,把那李嘉留在飞舟之内,平江和谢青云便一起进入了内山,上了另一艘城内飞舟,这便落入了灭兽城中。

    驾驭这艘飞舟的营卫并不认识谢青云,见到平江时,平江只说是大教习刀胜派他回来取些物件,这位是林教习,顺带搭乘飞舟一起回来。

    令牌俱在,营卫也没有什么怀疑,谢青云和平江便顺利的回到了灭兽城中。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