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取信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取信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以往谢青云无论与人还是与兽斗战,无论是势均力敌,还是要拼命而为的搏杀,他总是那个能够坑了对方的人,即便很可能同归于尽,他的坑人法子,也总能起到奇效。

    这一切都让谢青云有些自以为是,他一直觉着自己有着丰富的斗战搏杀的经验,若是抛开修为、武技等不谈,再论战力的话,他以为自己当时极其厉害的了。

    可眼下,他这个战力强大的家伙,却被彭杀轻易制服,且对方完全没有用自己修为、武技对他进行更高一筹的碾压,凭借的只是经验和诡诈。

    直到此刻,谢青云才明白什么叫经验,什么叫做搏杀的经验。

    所谓的这一个“坑”字,可不只是他曾经做的那些,不只是简单的诱骗和戏耍对手,在这之外,还要有极为冷静的头脑和环环相扣的手段。

    任何正常人,从晕迷之中醒来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睁眼,即便是常年习武,十分警觉的武者,比常人更强的就是,在睁眼的瞬间或是攻击身边可能伤害到他的人,或是直接向后跃开,以求在不明环境境况下,躲开敌人的攻击。

    即便拥有特殊的法门,能够骗过武者灵元,装成晕迷的状态,但醒来的瞬间,再到施展这等法门,都要有个情不自禁的反应时间,可彭杀竟能够完全将这等反应时间压制到谢青云根本察觉不到的境地,这样的人,只有头脑冷静到和石头一般。全无情绪和肌体反应,才有可能做到。

    冷静之外。彭杀的手段同样是一步接着一步,为了避免被发觉自己已经醒来。先是故意阻止谢青云将那蛊虫驱出自己的喉咙,好让谢青云生出疑惑,心绪不稳。

    随后又在灵觉无法外探,无法清楚谢青云修为的境况下,他刚一制住谢青云的手腕,几乎在同一时刻,就将灵元涌入到谢青云的体内。

    若是对方比自己强大,通常在灵元冲击对方身体的瞬间,对方的灵元会当即反击。因此彭杀寻找的这个时机,就异常重要,虽然其实谢青云的修为远不如他,即便不是这个时机,彭杀依然可以一击制住谢青云,但他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能够有如此敏锐的判断,如此相扣的手段,如此冷静的头脑。都令谢青云佩服之极。

    所以,被这彭杀轻易制住,少年仅仅只是懊恼了片刻,心中便又笑了。若没有彭杀,他还沉浸在那种自以为是之中,而现在他却知道。自己的斗战经验,还差得很远。作为灭兽营的弟子,在那些常年身处荒兽地域。斗战搏杀的武者、军将的眼中,还真就是个雏娃娃。

    也难怪在灭兽营中行走时,战营的这帮营卫是最为看不上他们这些弟子的,也和灭兽营弟子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而外间那些六大势力以及各门各派,想得到灭兽营中的天才,要的便是他们这群少年人的天赋基础,至于真要上荒兽领地的战场,领悟那些搏杀的残酷,他们平日杀的那些荒兽,以及他们平日见过的那些零星的同袍之死,完全和真正的战场搏杀不是一个等级。

    谢青云的心中冒出无数个念头的同时,也对自己过往的战力、经验,有了新的认知。

    就在他这般想的时候,彭杀已经收回了如电一般犀利的目光,转而看向他,冷言道:“你是什么人,为何灵影城的守卫全都昏睡过去,这些是你做的么,那虫子又是什么,我为何也会昏迷,你又为何要救醒我?”

    彭杀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是关键之所在,且他完全没有说,你若不讲,我便杀你这样的废话。

    他的灵元一直笼罩在谢青云的肚腹之内,这般问话,一是承认了谢青云救了他,二也是表明自己并不会因此相信谢青云,若是谢青云的应答不对劲,无法让他满意,他绝不介意当即杀掉谢青云。

    谢青云等的就是彭杀的问话,他也并不指望回答之后,和彭杀成为朋友,只要不是敌人,只要能合力为了灭兽营的安危,一起对付雷同这帮混蛋,那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我是谢青云,城头的守卫和你一般,都是中了尸蛊,不只是他们,眼下整个灭兽城,除了你我之外,其余人全部都陷入昏迷,我救你,自然是为了与你合力,对付下毒蛊之人,若是你信我,咱们再详谈。”

    谢青云并没有一口气啰嗦许多,在这等境况下,必须要以最直接,最简单的言辞回答彭杀的问话,说得太多,反而惹人怀疑,且一下子把雷同之名讲出,倒显得太过突兀,也有栽赃之嫌,这般一点点的抛出,让彭杀跟着自己的思路,一点点的明白整个事情的经过,也给了彭杀思考的时间。

    这些除了谢青云天生善言之外,也是他看了不少书卷,从书卷中学到过一些以言辞破人心的法门。

    果然,和他所料的一般,彭杀听到他的回答,只是微微有些惊讶,便蹙起了眉头,并没有一下子因为听到太过突然之事,而陷入震惊之中。

    “谢青云?”彭杀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谢青云,不是已经死了么,两年前死在生死历练之地,你到底是谁,莫要胡说……”

    彭杀虽这般质问,但笼罩在谢青云体内的灵元并未有任何的动静,显然他只是有所怀疑,并没有完全不信,一边问,还一边打量着谢青云的面容。

    “彭营将应该不认识我了,两年前的时候,我们也只不过几面之缘,倒是彭营将在这许多弟子中,能记得我的名字,令我颇感惊讶。”这个时候,谢青云似乎是在闲聊,可却是有意的稍微放一下节奏。缓一缓彭杀的情绪。

    自然这个缓一缓,并非等彭杀再来问。那般就显得自己在借着掌握彭杀想知道的消息,而故意傲慢了。因此未等彭杀应话,他又接着说道:“生死历练之地,机缘万千,有人出不来,未必我就出不来,以前也有活下来之人,只不过无人知晓而已,这其中关窍,说起来。得三天三夜,可眼下灭兽营的境况却容不得一刻的耽误,我只希望彭营将知道,我虽刚此生死历练之地活着出来,但我依然是灭兽营的弟子,为了灭兽营的安危,拼了性命也不惧。”

    谢青云表明心迹之后,声音便稍稍放缓:“可我一人之力远远不够,彭营将如今是仍在城中。最强战力之人,所以才先救下你,才好接下来一起商议,如何对付灭兽城的灭顶之灾。”

    原先谢青云并不了解彭杀。只清楚他表面很低调,不喜言辞,而之前听兽武者的老六和老二刀疤脸转述雷同的话。才知道彭杀并不愿意来灭兽营,因此还曾以为彭杀有可能是那类性子暴躁。一生只知猎兽的军将。

    不过经历了被彭杀制住,这一连串的变故之后。谢青云知道彭杀可绝非粗蛮之人,无论表面如何,其心中定然是个明理知事的将才。

    如此,谢青云才会这般说辞,让彭杀想明了眼下最紧急的状况,至于他在生死历练之地,到底经历了什么,并不重要,自然彭发既然明理,便是事后也当不会多问,天下有太多武者,得到机缘,修为大增,或是百年传承,或是遇那隐士高人,这些都是不便透露给外人的事情。

    “我如何信你。”彭杀回答的简单明了,谢青云却是心中一笑,他知道能问出这一句话,彭杀已经信了他一半。

    “彭营将可探我气机,我修为不过二变,四十石的力道,在生死历练之地两年,略得机缘,从当年内劲武徒修到如今,十分合理。”谢青云娓娓而言:“当年不知彭营将是否听闻过我的本事,我想既然彭营将记得我的名字,应当知道我和庞放的一场试炼场挑战,引发到要去巨鱼岛受审之事,那场挑战,许多人都知道我有一门特别的武技,能够倍增劲力。”

    彭杀点了点头,依然冷漠:“记得。”

    “如今,我依然有这等本事,因此我真实战力,可力战三变武师,不过彭营将更善斗战,轻易就将我制服。”说这些,看似无关之话,其实却是向彭杀袒露战力修为,表明自己为取得他的信任,无所顾忌,且也只有这样的战力,才能令彭杀知道,自己与他合力对付大敌,是足够资格的。

    “继续。”彭杀的手仍旧扣着谢青云的手腕,示意他说下去。

    谢青云并不在意彭杀的态度,这便说了下去:“一会你可以这般扣着我,一路从机关桥回到灭兽城,咱们潜行查探,看过满城昏睡之人后,便知道我所言非虚,我若是下蛊毒之人,也没有必要单来救你。”

    说到这里,谢青云微微呼了口气,再言道:“想要灭兽营死之人,说来你未必会信,我们暂时也未必有机会潜到他身边,见到他,但也只有他做奸细内应,才可能对灭兽城造成如此大的危境。”

    “谁?”彭杀眉头第二次皱了起来。

    “雷同,雷同大教习。”谢青云终于说出了这个名字,这一次他没有给彭杀反应的时间,便直接言道:“当年在生死历练之地,便是如此巧合,我亲眼见他带着一名兽武者从内层出来,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可最终不慎被他发现,要杀我时,外层竟出现风团磁暴,开了内层之门,我被吸入其中,才算脱险,可从此便在内层,再也无法出来。”

    谢青云此话自然是半真半假,只因为他不能说出雷同为窥觑他的异变元轮,这事只有五位大教习和总教习知晓,便是雷同叛了,也未必会到处说这等珍贵消息。

    虽然现在的谢青云早已经是武者,元轮被夺也没有用了,但这消息依然不能外传,只因为灭兽营将来还要不断的寻找这类异变元轮之人,若是被人盯上,也就麻烦了。

    所以,谢青云才无中生有了一个兽武者,这话编得虽然轻巧,却也合理,难有疑问之处。

    彭杀越听越是心惊,但面上却只是将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没有质问,仍是沉稳的问道:“两个疑点,其一你如何做到偷听雷同说话,而很久才被发觉。其二,你进了内层为何不死,你当年修为不过武徒。”

    彭杀这般问,谢青云早就料到,自然这两个问题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所要做的只是为了灭兽营的危局,必须要暴露自己的一些秘密。

    “我的潜行术在当年已经能够瞒过大教习了,若是彭营将记得,当年我们初来考核时的情境,在飞舟坠落之后,我消失了许久没有回来,众教习以为我死了或是失踪了,其实是我见到大教习们四处寻人,救人,猜到那飞舟坠落不过是考验,才故意躲得久一些。”

    谢青云虽然早就准备好应答,却依然十分郑重:“另外,还有一点,却无法现在证实,等解了灭兽营的大危机,待我六字营师兄、师姐们回来,你可以问他们,他们都知道我的潜行术,我也教过他们一些,正因为此,我们六字营合力猎兽的数量才一直远胜过我们自身的战力。”

    不等彭杀接话,谢青云继续回答他的第二个质疑:“至于内层的磁暴,我身上有一件特殊的灵宝,原本的作用是吸纳声音,积累到饱和,开启机杼,发出音爆出其不意的攻击敌人。可谁层想到,我进入内层之后,这灵宝能助我吸纳近身的磁暴,因此才让我完好无损到今日。”

    谢青云说着话,直接将那变化后的断音石取了出来,一枚似玉的环石递到了彭杀的面前,彭杀并没有去接,谢青云就这么拿着,跟着便说了半句假话:“只是如今这环石再不能施放音爆,也不能吸纳声音了,不知是不是被磁暴破坏了它的灵性,至于此石何处而来,我不能讲。”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