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王羲的心思

第三百三十一章 王羲的心思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听过彭杀的话,谢青云仍旧好奇,当下便直言问道:“莫说两年前了,就是现在也距离学成还有半年,这半年时间,不怕我暴露你们的身份么?”

    “当年我也是这般问总教习的,可总教习说他信你,便是死,你也不会将此事外传。”彭杀应道:“其实直到现在,我也始终不明白总教习为何这般信你,为了拉你入暗营,不惜在你还未答应前,就说出暗营之秘。”

    徐逆听过师父这般言辞,也同样好奇起来,转头看着谢青云。

    谢青云瘪了瘪嘴道:“我也不知,当初我还不是被总教习和大教习一齐收为弟子了么?”

    其实,谢青云心思敏锐,听过彭杀这许多话之后,也大概猜出了王羲的意图,他是真心想留自己在暗营,却又知道自己心向往火头军,不只是自己平日在他面前表露的意思,更是因为他对聂石极为了解,知道聂石带出的徒弟,定会对聂石十分佩服,竟而对聂石曾经带过的军中,十分向往。

    再有火头军统领曾经和自己见过面,那意思也是要对自己观察考验,也提过去了元磁恶渊,若是让他满意,他便选自己去那火头军中。

    所以王羲才尽极了法子,想先用诚意,也就是告之谢青云暗营的秘密来打动谢青云,再用威胁,以知道秘密必须要丢了性命的威胁,来试探谢青云。

    两相之下,谢青云都仍旧想着去火头军,王羲也只能作罢。

    自然。谢青云也明白,那第二项所谓的威胁。怕是王羲帮着火头军对自己的考验,若是自己怕死了。还真留下来了,那火头军也没有必要接纳自己了。

    只是这两个考验,晚了整整两年,又是在这样一种,灭兽营陷入危机的时候,忽然发生,怕是总教习王羲也始料未及的了。

    至于王羲为何对自己这般看中,谢青云只能认为一是自己和他一般,都是元轮异变者。二是自己是他袍泽兄弟聂石教出来的弟子,三怕就是自己在灭兽营的一年之中屡次展露出来的习武天赋。

    尽管有这许多理由,但谢青云心下对总教习王羲能够这般待自己,还是十分的动容,同样,也生出了一丝他性子当中,那股子少年人的小得意。

    徐逆却依然有些不解,看着彭杀问道:“师父,可那火头军未必是想去就去得了的。若是青云兄弟没被火头军看上,又该如何?”

    谢青云虽然知道火头军统领对自己有意,但彭杀不知道,不过听彭杀的语气。或许他知道了也未可知,当初说不得便是火头军统领和总教习王羲说过之后,王羲才找到彭杀。令他如此这般的。

    这其中细节,是否明了。谢青云倒是并不在意了,不过徐逆这么问。他也跟着看向彭杀,想要一起听听。

    彭杀笑笑道:“总教习和我透露过,那火头军大统领觉着谢青云这小子还不错,虽然没有确定要他,却也列入考察之中。而且总教习说了,若最终谢青云没有被火头军选上,那就留在灭兽营的暗营之中,想来这里也算是火头军之外,最适合这小子的地方,这谢青云应当不会拒绝。”

    徐逆听后,忍不住又道:“可是……”

    徐逆为人随和,但对自己身在暗营却是十分骄傲的,方才谢青云自己都说,若是不去火头军再来暗营的话,有些对不住暗营,太过自大,他也同样这般认为,还觉着谢青云能说出这等话,在少年之中,也算难得的懂事明理之人了。

    可未等徐逆说完,彭杀再次言道:“总教习还说过,火头军不要的人,咱们暗营接下,一点不丢面子,也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尤其是谢青云这等少年天才。”

    听过彭杀的话,徐逆先是一愣,彭杀从猎杀营来到灭兽营中,面上是极不情愿,可心中却是自得的,作为弟子他很了解师父,对这暗营异常在意,甚至觉着,无论哪一个军中,甚至武国国君身边,若有同类组织,也未必比得上他们五人之能。

    徐逆对身在暗营的骄傲也有一部分来自于师父的性子,可此刻见师父说起总教习的话来,竟是毫不在意的笑,一时间有些愣神。

    “徐逆,这便想不通了么,咱们以暗营为荣,可暗营的统领是谁?”彭杀见徐逆这般,忽然板起脸来说道。

    “自然是王羲总教习……”徐逆应道。

    “总教习王羲最推崇的人是谁。”彭杀再问。

    “是……应该是火头军大统领吧。”徐逆听后,沉吟了片刻,眉头终又展开,道:“我明白了,天外有天,以暗营为荣,却不要把暗营想得天下无敌,那不是骄傲,而是傲慢了。青云兄弟得到火头军统领的看中,应当为他高兴,若是不能去火头军,而留下来,不只是为他高兴,也为咱们暗营高兴。”

    徐逆说得畅快,面上也笑得畅快,谢青云见这师徒二人如此,当下便道:“这句话不是对暗营的不敬,可青云确是因为对火头军太过向往,但我可以就此下定决心,若是去不了火头军,定然加入暗营,到时,还要徐逆大哥和彭营将多多教我。”

    “那是自然,若真留下,你还要过那三位师伯的大关。”徐逆似乎想到了极为有趣之事,不由大乐。

    自然无论是徐逆还是彭杀,亦或是谢青云,他们都是笑而无声的,尽管这药铺能隔绝内音,但谁也不知道雷同他们是否有类似于彭杀的匠宝,能够听见他们的对话。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救醒焦黄兄弟,再去救其他三人,来回路程。也差不多刚好日出。”彭杀提醒道。

    谢青云当即点头,伸手取出一枚化灵丹。拍入这焦黄的口中,跟着施展起复元手来。这一边施展一边言道:“彭营将,弟子还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彭杀应道。

    谢青云有点不好意思,道:“我想问问,彭营将早先用过的能够透过厚重石门听其中声音的匠器,为何方才在战营的时候,当咱们要离开那躲避器械之前,不拿出来先隔着器械听听外面的动静,再出去?记得当时彭营将却是悄然探头,以耳识和眼识自己去辨明是否有人靠近。”

    未等彭杀说话。徐逆就接道:“青云兄弟有所不知,那匠器是师父当年在猎杀营时,从一处三百年前的遗迹中所得,拿到手中时,这匠器已经损坏,师父请了大匠师帮忙修补,修补好之后,前后也只能用上不到十次了,算上师父和你偷听那鬼医大弟子婆罗和于专的对话。应当还有五次使用的机会了,因此这东西用在关键时刻,才算用得其所。”

    谢青云听过之后,忍不住“啊”了一声。心中对彭杀的佩服更胜一筹。

    彭杀听他这般一“啊”,也丝毫不避道:“先前在灵影碑时,你说得十分在理。后来到了灭兽城,你的潜行术也异常了得。但没有听那鬼医大弟子的言语之前,一切都尚未确定。虽然我亲眼看见灭兽城出了大危机,但仍旧无法全然信你,因此用上一次这匠器,用来正式确认你的真假,自然算是极为关键之事。”

    谢青云听彭杀忽而说这许多,知道彭杀误会了自己的“啊”,误会自己对他如此郑重的探查自己真假而有些讶然。

    可其实谢青云这一声啊,只是对彭杀的佩服,于是忙道:“彭营将所做,弟子佩服得很,我这一声‘啊’,就是觉着彭营将做事谨慎,大事当前、危境当前,丝毫不乱,滴水不漏,若是换做我,说不得就会错漏,那可不只是丢了自己的命,连灭兽城也都因为一乱而彻底毁了。”

    “少拍马屁。”彭杀咧嘴一笑,笑得开心。

    徐逆见过师父彭杀笑,可似今天这般,面对一个才见面不久的人,笑上这许多次,却是极为难得,这也让徐逆对谢青云更增几分好感。

    “拍得情真意切,多拍几下也没什么。”谢青云说笑了一句,手上依旧不停,这一次和位徐逆驱毒一般,片刻不到的时间,那蛊虫就在焦黄的肚腹之中化作一只扁虫,一命呜呼了,下一刻,谢青云自然是以灵元将此虫逼入焦黄的咽喉,跟着再一拍,那死了的蛊虫就喷了出来,落地化作一滩脓水。

    这一次,谢青云没有再多等,当下一枚气血丹拍入焦黄口中,以灵元化入他的胃腑之内,很快,药力直达血脉百骸,焦黄也悠悠的从疲惫的睡梦中清醒过来。

    这一醒来,和谢青云想象中一般,并没有惊愕或是动手,一双眼睛扫了扫在场的三人,跟着又环顾了四周环境,这才问道:“彭营将,这是何故,为何捉了我来这里?”

    “焦师伯,此地安全,青云兄弟已经知道暗营之事,有话直接问便了。”徐逆当即接话道。

    焦黄仍旧有些狐疑,却见彭杀也点了点头,道:“焦兄,时间紧迫,灭兽营出了大事,总教习仍旧在元磁恶渊之中,只能靠咱们来应付了。”

    见彭杀如此说,焦黄才确信了一切,徐逆也当即开口,把灭兽营中所发生的事情,捡着最为重要的都说了一遍,最后才提到谢青云的身份,正是两年前那位失踪在元磁恶渊的弟子。

    焦黄到底是暗营中人,无论是听到雷同大教习的背叛,还是听到灭兽城中只剩下他们几个还有清醒意识之人,到最后听见谢青云是两年前那位失踪弟子,都未表现出过于惊讶的神情,直到最后徐逆说完,才点了点头,问出了心中的几个疑问。

    徐逆自也恭敬的一一解答,一切事了,对于细节,焦黄也没有去深问,他知时间紧迫,当下就起身要行。

    谢青云则应了早先答应彭杀的,对焦黄恭敬得很,整个过程也极少开言,但凡说话,必显诚心实意。自然这诚心实意也并非作伪,对于以火头工的身份潜藏的暗营营卫。谢青云自然十分敬重。

    这一番下来,焦黄对谢青云也颇有好感。起身要走的时候,扭头说了一句:“这小子还不错,哪里会像罗烈他们说得那般不堪。”

    彭杀只是点头,徐逆则多说了一句:“罗师伯他们护短而已,青云兄弟和叶文、杨恒他们也不过小孩子斗气,算不得什么大事。”

    谢青云当即笑笑,见机接话道:“两年前的事了,在这元磁恶渊之内,我历经两年苦难。早就看淡这些了,叶文、杨恒两位师兄,想必也都淡忘我了吧。”

    嘴上这般说,心中却是好笑,那叶文他不清楚,杨恒这厮在元磁恶渊的外层,想要杀掉姜秀师姐以求自保之事,又怎么可能还是当年小孩儿斗气之举,这等恶人。死不足惜。

    只不过谢青云没有把此事告之彭杀和徐逆,也就更不会说给焦黄听了,若是让还未见过的罗烈、多名知道,那一齐合力救灭兽城于水火的大事。怕是要出问题了,那两人多半不会相信自己弟子如此品性,且很有可能姜秀已经杀了杨恒。死无对证,将来可就说不清楚了。就算杨恒还活着,谢青云当时并没有露出真容。只是土著野人,这杨恒想要在师父面前哭诉,也无可说。

    人越来越多,一行四人一路向律营而行,大约行了三刻钟,赶到律营的营区,这里只有一个明哨,谢青云还认得,是那兽武者之一的老儿麻皮脸,此人也有三变修为。

    方才一路而来,焦黄的潜行是由彭杀临时所教,他却学得并不十分快,如今遇上麻皮脸,徐逆索性陪着他一起呆在隐蔽处等着,只由彭杀和谢青云饶开麻皮脸,进入律营之中。

    焦黄好面子,所以彭杀并没有和他提过谢青云潜行术极佳之事,可这一路下来,焦黄自己却亲眼看见,四人当中谢青云最善潜行,且彭杀教他的几个法门,也像是从谢青云哪里学来的。

    焦黄心知肚明,彭杀这是给他留面子,到了此地,徐逆提出在外等着,他也乐得如此,心中还想,若是谢青云这小子没有点本事,自然不可能在元磁恶渊呆上两年,也不可能独自一人探破雷同的阴谋,先救下彭杀,再商议如何破敌的计划。

    这边徐逆陪着焦黄在暗处等待,谢青云则已经和彭杀探入了律营之中,彭杀虽是战营中人,且很少在灭兽城走动,显得极为高冷,可其实对灭兽城各营都十分了解,轻车熟路就领着谢青云到了罗烈的营帐之内,当下就将罗烈拎了出来,在律营中寻了个极佳的掩体,便交由谢青云驱毒疗伤。

    仍然十分快捷,那蛊虫便在谢青云的复元手和化灵丹的作用下丢了性命,化作一只扁虫,跟着又被谢青云驱出了罗烈的体内,随后一枚气血丹拍入罗烈腹中,片刻之后罗烈也就醒来。

    这罗烈生得五大三粗,性子也有些急躁,谢青云看得出来他是强忍着没有跳脚,却是开口急问,发生了什么,又凶神恶煞般盯着谢青云,问道:“这小子是谁?!”

    彭杀示意罗烈稍安勿躁,跟着便亲自把灭兽城中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罗烈一听便皱起眉头,和焦黄一般,问了几个细节问题,彭杀答过之后,才指了指谢青云,把谢青云的身份报了出来。

    之前罗烈听闻谢青云一人探破雷同阴谋,又救了彭杀,心中还颇有好感,此刻一听他是谢青云,先是大惊失色,跟着一张脸就耷拉下来,道:“你不是死了么,为何又回来了?那元磁恶渊中发生了什么,我又如何能信得过你?”

    彭杀听罗烈这般多话,干脆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脑袋上,道:“少他娘的废话,我信他就是了,这等大事,还有什么可猜忌的,先救下灭兽城,干掉雷同那帮混蛋,你在问他,我也不拦你,护短没错,也要分清境况,局势!”

    罗烈被彭杀一通教训,当即有些面红耳赤,但却真的不再多问谢青云的事情,只看了他一眼,道:“姑且信你,此事了解了,咱们再说。”

    谢青云早有准备,也没有去计较这些,只当这罗烈性情可爱,在他爹说过的一些故事里,便有这般粗蛮的汉子,就是这般有趣。

    不去质问谢青云,罗烈又似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道:“彭兄,我说咱们人也不少了,救下多名和曲荒,便和雷同他们直接硬来,又能如何,他们不是还要等那老三来么,我看等老三来了之后,这帮人怕是已经被咱们杀光了。”

    彭杀没好气道:“就你厉害么,若是真这般简单,还用得着你说?”

    跟着不等罗烈再问,彭杀就道:“那鬼医的大弟子婆罗,咱们便对付不了,可若真要打,第一个要对付的也就是他了,便从尸蛊上来看,此人稀奇古怪的秘法自是极多,咱们若不能确保,对他一击必杀,那他当可直接施法让城中所有人都化作尸人,到时看你如何是好。”(未完待续。。)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