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暗兵

第三百四十六章 暗兵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览古说话越多,拖延时间越长,彭杀自更像如此,他心知自己猜得到览古所想,览古也猜得到他心中所想。

    览古借着老七的愚蠢问题,大约是想在言谈之中,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找到机会夺取雷同,至于放走罗烈和焦黄两人,通过交易想换取雷同是,再有一点,也算是满足览古那关押数年后脱狱时的一种发泄,戏耍人类的发泄。

    只不过这种交易,览古也清楚,在罗烈和焦黄彻底安全之前,彭杀是不可能放了雷同的,而且很有可能,还会利用雷同再交易一次,以博取多活一人。

    览古想要玩,彭杀也就陪着览古一起玩下去,只要他的灵元随时笼罩住雷同,便没有任何问题,当下也接话道:“有意思么?”

    览古哈哈大笑,道:“好玩,逗逗人族的傻子,颇为有趣。”

    老七原本以为览古说他终于懂得动脑子了,是在称赞他,可听到这里才觉着十分不对,他只是脑子不善去想,却也不是真个就傻了,自然听得出览古话中之意,当下面色发青,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准武圣老三见他如此这般,心中想着毕竟是自己的兄弟,当下小声道:“既然兽将大人已经表露出看中雷同性命的意思,送出两人之后,彭杀自然还会搏上一次,待他兄弟走远,他再用雷同性命威胁,看看兽将大人会否将他们一齐放了。”

    老七见老三解释,恍然大悟,不过马上又道:“既然如此。兽将大人刚才为何还和彭杀做交易?”

    “你这个蠢驴倒是挺有意思的。”虽然老七声音很小,但这等距离。武徒都能听见,就莫说兽将的耳识了。自然能听得一清二楚,见老七连番的愚蠢问题,览古忍不住再次大笑。

    老三原本好心安慰,却又引来兽将的嘲笑,他只觉着一股火起,生怕这该死的老七坏了他的好事,却又知道自己此时再呵斥这老七,也于事无补,反倒增添笑料。当下再也不去理会老七,悄然迈进两步,和老七拉开距离。

    这爱喝酒的老七见三哥如此,自知又一次问错话了,心中很是委屈,脑子却依旧糊涂,但也不敢再多问半句。

    “我来说给你听。”览古却转头笑着解释:“因为我确是在意雷同的命啊,我只能选择和这几个家伙再赌上一次,看看能不能寻到机会救下雷同。只要救得早,赶上方才离开的两个人,追回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老七一听,也觉得有理。不过他却再也不敢接话了,低着头,一言不发。览古见状,又是一真哂笑。

    览古啰啰嗦嗦。暗营的彭杀、多名和曲荒,都明白他的伎俩。三人也不掩饰,多名和曲荒盯着在场所有人,防止他们突然袭击,而彭杀则目不转睛盯着手中的雷同,无论是几人来抢,又或是声东击西,雷同在手,便无可畏惧,若是不行,便真个杀掉雷同,鱼死网破。

    彭杀这般做着,嘴上也接着览古的话,像是解释给老七听一半,他的目的,便是能够多说几句,时间越长越对他有利。

    “正是如此,所以我和览古比的就是耐心,只不过我还有一个担心,便是不知道览古的极限在哪里,若是惹得他忽然发了疯,也有可能个早先他说的一般,直接连我带雷同一齐杀了。不过既然是搏命,就什么可能都会发生,我也做好了随时陨落的准备。”

    老七并不知道这二人为何频频向自己说故事一般,讲出他们心中所想,只是他可以肯定,这两人是在利用说话,又谋划着什么事,绝不会专门为了对他解释这一切。

    便在彭杀话音刚落的时候,婆罗忽然开口说了一句:“只可惜,你们输了。”

    婆罗一张口,彭杀就知道要糟,紧跟着果然便觉察到自己的灵元瞬间像是消失了一般,从雷同的体内退了出来,他想也没有想,便再次催动灵元,这一催,便即明白,他的灵元并没有消失,而是彻底封印在了龙脊之内,再无丝毫动静。

    彭杀反应极快,灵元不行,要杀人,劲力足以,当下一张大手就要去掐那雷同的脖子,却不料这一动手,就觉着一阵酸麻,跟着筋骨肌肉全都一齐酸麻,下一刻,他便再无半分力气,整个人就这般软到在地,那一直被他控制在手中的雷同也一同倒了下来,只因为雷同的手脚都已经断了,也没法子自行站着或是坐下。

    彭杀蹙眉扭头,和他所想的一般,多名、曲荒两位兄弟也和他一样,统统软倒,只有脑袋可以动弹,转过来一脸惊怒的看着他。

    “怎样,还是输了么?”兽将丢下一句话,转而背脊上的火翼猛然张开,掀起一阵劲风,跟着一道火红流光泛起,兽将览古腾空飞翔,片刻间便飞得远了。

    彭杀知道大势已去,雷同被他们救下,这兽将览古自然是去捉了罗烈和焦黄回来,当下看着多名和曲荒叹道:“对不住了,是我的失算。”

    “彭兄莫要自责,你若不行,我们更不行,咱们既然活不下去,只好共死。”多名郑重道。

    “正是如此。”曲荒跟着点头,几人性子虽然不同,但相互之间的情义却是真挚之极。

    婆罗等人也没有理会他们,把雷同从彭杀身边拖了回来,跟着取出丹药喂了雷同服下,片刻时间,雷同筋骨愈合,手脚便有能动了。

    这一起身,雷同就二话不说,上前四脚,分别踩断了彭杀的双臂、双腿,只踩得彭杀闷哼一声,眉头蹙了起来,这等痛苦虽然极痛,却不至于让一个三变武师,痛得乱叫。

    雷同自然清楚彭杀断了手脚后的反应。当下冷言道:“我雷同睚眦必报,兽将大人未说要杀你。我便先废了你的手脚,也是可以的。至于你刮擦我元轮的苦痛,我暂时没办法用在你身上,不过我却可以让你承受另外一种痛苦。”

    说着话,雷同走到多名身前,冷笑一声:“你们很有同袍情义,那我便看看,这情义价值几何,话音刚落,一把提起托名。双指探出,直接戳入了多名的两只眼睛内,只真么一点,灵元瞬间涌入多名眼内,便向是数根尖针不断的刺那眼球,多名痛得惨叫不停。

    这等手法,是雷同在神卫军时学的法子,眼球是许多生命最柔软的地方,平日攻击。有灵元护着,未必会痛苦不堪,即便被人以极快的手法挖下,失去了眼识。只要灵元未失,也能瞬间将灵元涌入其中,止血。愈伤,令他不再疼痛。若此时有气血丹、淬骨丹,灵元丹任何一种服下。都能再生眼球。

    只可惜此时的多名,灵元无法运转,浑身酸麻无力,更没法子取出丹药,此时被这雷同用这样的手法刺激双眸,那种痛苦,就和全无修为的普通人,被无数针尖刺目一般,痛到极致。

    “雷同,你这混蛋,有什么冲着我来。”彭杀勃然大怒:“方才是我折磨的你,你对我便是!”

    “放心,一个个来,我要让你身体痛,心也愧疚。”雷同冷笑不已,说着话,灵元不停涌入多名的眼眶之内,不为挖下他的眼睛,只为持续不断的刺痛他的眼球。

    这般反复的刺激之下,多名终于忍受不住,痛晕了过去。

    彭杀和曲荒倒在一旁,看在眼中,愤怒之极,却也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直令他们几欲吐血,雷同却不慌不忙道:“在鬼医大弟子的身边,玩这种挟持,你们是自己找死。”

    婆罗听雷同称赞自己,却摇头道:“也未必,方才我下毒也花了不少功夫,他们三人都十分谨慎,不过好在兽将大人吸引了他们的大部分注意力,才让我成功的将药粉顺着他们的呼吸,弹入他们的体内。”

    “下一个,曲荒曲副营将。”雷同大喇喇的走到曲荒的身边,刚要动手,天空一阵呼啸而至,伴随着火红的流光,罗烈和焦黄两人被直接扔了下啦,嘭嘭两下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二人并未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全然不敌兽将之能,轻易被览古的火翼一扇,就捉到了背脊之上,又被览古神元压制,完全动弹不得,这一落地,就见曲荒要被雷同折磨,当下便猱身冲上。

    只可惜方一动手,览古也已经降落下来,踏上一步,火翼一挥,罗烈和焦黄二人的四条臂膀,便脱离了身体,啪嗒啪嗒四声,坠落一旁,汩汩鲜血当即就喷射了出来。

    婆罗也不怠慢,双手连弹,就乘着这个机会,将药粉弹入罗烈和焦黄的伤口,这药和对付彭杀、多名、曲荒的一模一样,中了之后,罗烈和焦黄当即软倒在地,连灵元止血也都不能。

    “啧啧,我答应他们二人会活下来,便绝不会杀了他们,你这般动手太快,他们怕会失血过多而死。”兽将览古脸上带着轻描淡写的笑容,上前一步,以神元涌入罗烈和焦黄的身体,瞬间替他们将鲜血止住,跟着又道:“给他们两枚丹药,让他们的手慢慢长出来,这地上的四条手臂,就留着喂狗吧。”

    “览古,你要杀便杀,啰唣什么,我们已经被你制住了,你还要玩什么花样。”彭杀眼见兄弟们全部被抓,他身为暗营营将,更是愤怒中带着自责,当下爆声怒喝。

    “还有人没上来,自然不算完,谁知道你们在城中还有几人。”览古不慌不忙的笑道:“还有两天,你们灭兽营的生死历练才结束,最先回来的应当就是王羲,我便坐在这里等着,用吞天灭兽弩招待他。”

    顿了顿又道:“自然,这两天时间,也有足够的机会等到城中之人上来,看看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这许久时间,这几位的兄弟还没出现,怕是已经着了你们人的道,不是被捉,就是被杀,我想他们要救你们回来,应当会活捉用来交换吧。”

    话音刚落,就冲着灭兽城北门的方向,以神元逼出声音,放声长啸,道:“想要他们活命,你或者你们就给我自行过来,三刻钟时间,再不出现,我就有的是法子折磨他们。”

    …………

    览古口中的徐逆和谢青云,此时仍旧呆在灭兽城中,他们上了飞舟不久,就听见那兽将的长声嘶吼,紧跟着便见那兽将驾驭火翼,直飞北门内山的山道,虽然他们的飞舟速度更快,但若是赶到山道,在令正和雷同相斗的彭杀他们登上飞舟,时间绝然不够,光是雷同等人就能拖住众人,不令他们上来。

    因此,谢青云和徐逆两人稍做商议,便又驾飞舟回了灭兽城内,将飞舟停好,这便一路助人,断下所见尸人的手脚。

    这么一段时间下来,所有尸人终于都被控制住了,整个灭兽城内,已经再无敌人,便在此时,谢青云和徐逆就听见了那兽将的放声长啸,和他们预料的一般,彭杀等人已经被捉,只是兽将还顾忌有他们在暗处,才没有动手杀人。

    当下谢青云和徐逆商议片刻,就有了主意,于是一路奔走,告之所有被救之人,自断手脚,随意找个地方躺着,口中含上一枚丹药,随时准备愈合碎骨,至于其中因由,谢青云和徐逆并没有和任何人解释,但所有人都是谢青云所救,他们已然信了这个少年,自然,谢青云仍旧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知道他是谢青云的,也只有几人罢了。

    做好一切,徐逆和谢青云二人便驾着飞舟大模大样的飞向了北门外内山的山道,距离尚有数里的时候,谢青云悄然从飞舟之后,一跃而下,落在最高的一株古树之上,这便潜行下来。

    徐逆便继续驾驭飞舟,向着吞天灭兽弩所在的山道上前行,这是谢青云和徐逆商议好的计划,那老五、老六许久未归,也隐瞒不了,兽将等人一定猜到城中尚有人在,徐逆便充当这样一个人,而谢青云继续潜伏在暗处,作为一枚暗兵。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