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习惯性破绽

第三百五十三章 习惯性破绽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婆罗苦痛难当,无法开口出声,他又痛又笑,谢青云便再次贴近他的耳朵,以气声发音,道:“以指在我手上划出来便可,若是不从,这痛苦还要加倍。”

    被推山击中的痛苦,只有亲身领受,才知是有多么的难忍,谢青云给出了交易方法,婆罗丝毫也不再迟疑,当下就在谢青云手上划了两个字:“归家。”

    触觉也是五识之一,就和婆罗感受谢青云无声的触语一般,谢青云自能够感觉出他写的是什么。

    当下心中一笑,这便收回灵元,既然是交易,谢青云也不打算骗这婆罗,小小意思一下,以复元手在这鬼医大弟子婆罗的身上拍击了几下,替他略略减轻了一些痛苦。

    如此这般,自然是为了诳这婆罗说出归弥母亲被困在何处的实情,若是直接去问,婆罗心知要死,说不得鱼死网破,就是不说。

    谢青云装出一副也和灭兽营为敌的模样,且只需知道归弥母亲所在的地方,连解药都不去要,挑动得痛苦中难以思考的婆罗不由得不有些相信。

    最为关键的是,他只是点出自己另有计划,点出将来会有和婆罗合作的可能,却没有承诺立即放掉婆罗,还要利用婆罗对付雷同,绝不似为了得出囚禁归弥母亲的地方,而一下子装出对婆罗万分热情之态,如此这般,便是寻常时的婆罗都可能忍不住去信了谢青云,更何况此时痛得半死,脑子都不灵光的婆罗。

    婆罗果如谢青云所料想的一般,他自知对方不会轻易去了这股子震荡之力,但少了那么一点苦痛,也确是舒服了一些,既然今ri全败,那留得xing命下来,将来或许还有可能真和此人合作的机会,这少年沉稳老辣,瞧他想要独自控制归弥的言行,还真有可能和灭兽营不在一条心上,或许就是借着雷同救兽将的这次机会,完成他对灭兽营更大的yin谋。

    谢青云收回复元手,转而高声对那归弥说道:“归弥,你母亲所在我已经知晓,如今没有大碍,等此间事了,再与你一齐去寻,你便老实呆着,我不会为难你。”

    归弥一脸欣喜,却又赶忙问了一句:“解药呢?”

    谢青云应道:“啰唣,自有法子去解。”说话的同时,灵元一收一放,筋骨肌肉也跟着一紧一松,虽然只有刹那,若是有心人细心却探,亦能感觉的出来。

    归弥并没有因为谢青云如此态度而有任何不满,他叛出灭兽营本就之分自责和愧疚,如今谢青云没有直说他母亲所在,他觉着是对方没有这么快就信任自己,倒是十分正常。

    谢青云说过此话,便没再搭理归弥,跟着又一次指着婆罗,对那于专和顺河道:“你二人若再不住手,我就要了他的xing命。”

    婆罗十分清楚,无论谢青云对灭兽营有任何yin谋,丝毫不妨碍他随手要了自己的命。

    可此时此刻,受苦的是他,等死的也是他,他没有任何选择,对方提出交易,他只能全力配合,如今对方再以自己的xing命去要挟那于专和顺河,他也只能认命,事实上,此刻的婆罗虽然苦痛略减,可仍旧是浑身上下每一寸筋骨肌肉、五脏六腑都在震动,这样的难受,令他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想谢青云要做什么,只能以体内的灵元,全力去对抗那不断翻滚的震荡。

    顺河、于专心知雷同对鬼医大弟子婆罗极为重视,虽然他们都清楚婆罗和雷同面和心不合,但更清楚这婆罗的师父鬼医是个厉害人物,雷同对婆罗尊重,除了依靠他的本事之外,更多的是将来还要与那鬼医合作许多,自是不能得罪,这婆罗的秘法极多,谁知道他能不能在死前的时候,将自己的死前的情形传递出去,让他师父知道。

    有了这个想法,于专和顺河相互看了一眼,当下跳出战圈,紧跟着由于专说道:“住手便住手,莫要伤了婆罗。”

    他们不打,徐逆等人也住了手,方才四人合力虽然不能立即取胜,但也隐隐占了上风,怕是再多有一会,就能击杀这二人,三位战营的营卫虽然有些莫名,但战时听令是他们的天xing,自然不会多言。

    徐逆和乘舟早有默契,此时便是杀了于专和顺河,若没有逼出雷同和兽武者中的老三,也是白搭,因此他自知道这乘舟兄弟这般做的目的。

    果然,乘舟可没有这般轻易放过于专、顺河,当下冷笑一声,道:“给你们半刻钟时间,商量一下,谁自杀,自要死一人顶了这婆罗的命,我便留下他。”

    这次说话,谢青云的灵元同样是一收一放,筋骨肌肉也是一紧一松,第二次这般,徐逆也发现了一些端倪,每一个人的行动、说话之时,都有自己的习惯,习惯不同,起伏不同,有些人大一些,有一些人小一些,而大部分武者却全然没有起伏,而是另外的一种筋骨灵元的颤抖规律。

    有起伏的武者中,有一部分修行很多年后才发现这个问题,这种起伏在被偷袭时,是致命的弱点,然而能够发现这样弱点的人不多,能够抓住的人更少,徐逆是跟着罗烈学了一些刺杀的技巧之后,才对这一方面有着比寻常人多那么一点的敏锐。

    不过,若是修为超越对手许多,便能够轻易发现这一弱点,只是当你的修为超过对手许多的时候,也用不着抓住这等弱点,随手一招便能击杀对方了。

    往往若是长辈高人发现,会提醒自己的晚辈去改,若是毫无干系或是敌对关系的强者发现,提也不会去提,糟糕的是,这样的习惯极为难改,只能依靠时间不断的磨砺,因此没有人愿意把这样的问题暴露出来,发现之后,都是自己悄然去改。

    因此很多有这种问题的武者,一生都没有发现这等状况,或是直到被人刺杀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状况。

    徐逆发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拼命去回忆这几ri和乘舟兄弟的相处,却发现乘舟之前并没有这样的习惯。

    莫非是错觉?徐逆有些纳闷,不过他的灵觉却更加在周遭细细探查,若乘舟兄弟真有这样的习惯,那修为到了准武圣的老三和雷同,必然能够发现,他们若此时窥伺一旁而不攻击的话,绝非认为乘舟和自己能够胜过他们。

    多半是顾忌乘舟方才所说的匠宝,尽管乘舟用那匠宝掩饰他的推山十二震合一的武技十分真实,但雷同这等狡诈之人,自然十分谨慎。

    可一旦乘舟兄弟的这糟糕的天xing习惯是真的话,那雷同或是老三定然会抓住这个机会,瞬间击杀谢青云,抢过他们认为的那所谓的“匠宝”,之后再收拾自己,便极为简单了。

    可眼下徐逆又不能去提醒乘舟这一点,周围可都是敌人,这问题被任何人听去,对乘舟来说都是极为麻烦之事。

    因此徐逆只能愈发凝神戒备,无论是谁要偷袭谢青云,他都会第一时间用绝技冰锋,击穿对手。

    “你!”听过谢青云的话之后,即便是寡言的顺河,也忍不住对着谢青云怒目而视。

    于专更是放声大骂:“你放屁,你他娘的找死么?!”

    他们自然知道谢青云这般说,是在戏弄他们。

    要杀就杀了,还玩什么一命抵一命,这等类似的把戏,在之前兽将览古,就曾经对灭兽营的人玩过,那览古没有直接杀掉彭杀等人,除了满足自己压抑多年需要发泄的心之外,更是想利用他们钓出徐逆等人。

    如今这少年所作所为也是异曲同工,很显然,他也是想调出雷同等人,只不过瞧这少年和徐逆的战力远不如雷同和老三,且少年自己也说那匠宝又已经失效,雷同和老三出来,他们可绝非敌手,莫非这少年人在附近还伏有其他的强者,只等雷同老三出现,便给他们致命一击。

    于专脑子极快,念头一个接着一个,却又听见谢青云嘿嘿一笑:“是不是放屁,那便要看你觉着自己的命和他的命谁更重要了,或者你们二人自相残杀也行,死了一个,婆罗也就能够活下来了。”

    “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儿,被你如此挑拨?便是我们真杀了对方,你也决无理由放了婆罗,反倒是省下不少力气,让你少了个敌手,婆罗的命却依然在你手中。”这一次仍旧是那于专应话,顺河和方才一样,只一个劲的怒目而视,他一向少言,只听命于雷同,遇事也习惯的不想去思考。

    于专知道,谢青云就是这么故意耍他们,他们却不能真就任由谢青云杀了婆罗。

    因此他这番话的解释,虽然听起来像是废话,可却明明白白说给婆罗听,如今这局面我们想救你也很难。

    “哟,还挺聪明,难怪能坐上探营的营将之位。”徐逆适时的接了一句,自然是出言嘲讽那于专,其效果便是令本就恼怒的于专,更是勃然大怒。

    谢青云故技重施,举起右掌,满面调侃道:“快点,你们谁死一个,否则他就死了。”这一次却不只是简单的说着玩,话音才落,手掌就猛然劈砍了下去,与此同时,谢青云的灵元又一次一收一放,筋骨肌肉也是一紧一松。

    “掌下留人!”于专却是吓着了,当即大喊。

    同样也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影子从谢青云附近的一株大树之上,一跃而下,一股异常的臭味也在这个时刻,飘然而出,令人给予作呕,不用再问,这般偷袭谢青云的人,自然是叛出灭兽营的大教习雷同。

    “乘舟,当心!”徐逆大喊一声,猱身扑上,他一直处于谨慎之态,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那雷同的时机算得基准,刚好就卡在谢青云灵元和筋骨肌肉的收放之间,这等机会稍纵即逝,却被雷同抓得死死的。

    “当心的是你!”就在徐逆动手的同时,一声爆喝凌空而下,那兽武者中的老三虽然晚了半个呼吸,却提前一步拦击在了徐逆的身前,他也发现了谢青云那糟糕的习惯,只不过他距离稍远,也没有打算这么快动手。

    如此一跃拦截,便是见雷同动手之后临机的决定,之前不现身,和雷同一般,一是担心那少年手中的匠宝,二便是担心对方在附近伏有其他人。

    如今见雷同抓住机会,自然那匠宝之事便无大碍了,以雷同的战力,定能击杀那少年,抢过那神奇的匠宝,眼下唯一的麻烦就是怕对方尚有强者潜藏附近。

    不过这等机会,老三也不想拖延下去,先杀了那徐逆,便是对方强者齐出,也来不及了,少一个敌手便是一个。

    且对方强者怕兽将览古,最强也不过准武圣,虽说准武圣也分战力高低,最强的准武圣能够接近武圣了,但老三断定对方真有准武圣伏窥在侧,也未必战力强到哪里去,且数量也不会多过两人,否则在览古发狂的这么长时间,他们大可先出一人,将婆罗,于专和顺河击杀就是了,何须让徐逆和那小毛孩子在此处玩这许多把戏,没有这么做,定是顾忌到自己和雷同尚未现身,也就是说对方伏击之人,战力最多和自己相当。

    有了这个判断,老三才会在雷同袭杀谢青云的时候,霍然而出,配合雷同击杀徐逆。

    徐逆冲向雷同,自然也防着老三,他冲向雷同的方位,留给老三偷袭自己的最佳位置,只有一面,因此在老三落下的瞬间,他早已经准备好,换了个方向,不只是避开了老三的雷霆一击,且只是稍微绕了个小弯,继续冲向雷同。

    三名战营的营卫反应极快,在徐逆惊险避开老三的同一时刻,他们也拦在了老三的身边,哪怕一击被老三给打死,也要拖住老三,为徐逆争取时间。

    “杀老三!”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谢青云高声呼喝,双掌平平推向雷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