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三百七十章 祁风本性

第三百七十章 祁风本性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这一夜吃喝不断,比起吃喝更痛快的是和几位大教习诉说两年间的别来之情。

    虽不能将天机洞的情况讲出,但是单单他和犀龙之间,一齐猎兽的事情,就有千言万语也道不尽,最后说起自己躲避磁暴的那山洞,生满了极阳花,谢青云直接从乾坤木中取出五枚,分送给了几位大教习和总教习。

    众人都知谢青云既然拿了出来,就不是那般假意客气之人,当下都收入囊中,一枚极阳花,拍卖价就要五十万两玄银,对几位大教习来说都算是不菲,对于王羲来说,虽然能够出得起,但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极阳花送出,谢青云自然解释了一番乾坤木的由来,自然没有提起牛角二,只说这乾坤木自己在山洞中寻到,是灵元加持过的匠宝,无法关闭,无需三变修为,只要有灵元,都能进入拿取其中的物件。

    几位大教习听后,都说那洞中必然有过曾经被困在狂磁境中的前辈待过,这等能给三变以下修为使用的乾坤木极为少见,不过去听闻过将乾坤木化作本体大小,如一棵硕树一般,能够提前注入灵元,依靠机关开启自由取物,这等乾坤木已经算是匠宝,可远不如谢青云手中的是,那样的乾坤木无法缩小,便等同于失去了乾坤木的效果。没事扛着一棵大树,到处行走,虽然其内空间比树体本身要大,可这样丝毫体现不出乾坤木的效用,没人会这般做。

    大教习们所说。谢青云自然知道,老聂、聂石那里就是如此。不过聂石本就没有灵元,那乾坤木中套着断音室。固定在书院的后院,确是再好不过。

    王羲自也知道聂石的这断音室,只觉着比起谢青云手中的这根乾坤木匠宝还是要差上许多。

    说过这个,刀胜又眉飞色舞的提起庞放、彭发以及刘丰等人,只说当初以为谢青云死了,众人各自想了法子,分别去了庞家、彭家和刘家,最惨的要数刘家,被迫赔了钱财。家势一落千丈,庞家还有一点根基,那彭家根基则极大,赔过之后,依然屹立不倒。

    不过第二年,便听闻两家皆失势,说是遭人暗害,说道此处,刀胜笑眯眯的看着谢青云道:“你猜得出。是谁扳倒了彭家么?”

    谢青云摇头,狐疑的看着众人:“我所识之人,也就诸位大教习和总教习身份地位最高了,能扳倒彭家的。怕不是总教习用了朝中的关系?”

    王羲接话道:“我向来不喜和朝中官员打交道,哪里来得朝中关系,平日相交最好的便是几大军门了。”

    刀胜见谢青云猜不出来。当下道:“聂石,那个兵王聂石。你的授业恩师,早先听说他曾经是兵王。我们几个还有些不以为意,想不到他现下修为不过一变二石劲力,却能想到其他法子,直接将彭家彻底击垮,实在是佩服之极。”

    谢青云听后,顿时又惊又喜,惊的是老聂不只是记挂于他,还亲自以身犯险,去寻彭家的麻烦,喜的是听闻到老聂的劲力到了二石,记得老聂说过武者之下,体魄最多只能承受三重劲力,离开老聂来灭兽营前老聂的劲力是两重,到一石。

    若现在到了二石的话,足以表明老聂的多重劲力竟然破开了准武者的体魄限制,直接达到了五百钧的四重,足足二石,这般算来,在宁水郡三艺经院,也算是好手了,再加上他那三重身法,一对一的话,怕是在宁水郡内,都难有敌手。

    瞧见谢青云惊喜交加说不出话来的模样,王羲主动接话道:“你放心,聂石很好,你家那边也都还好,由聂石一直照顾着。”

    “多谢总教习挂怀。”谢青云忙举杯敬酒,之前不提也就罢了,这般说起,谢青云忽然十分想念家人,还有半年时间便能回去,只有一种归心似箭之感。

    “总教习,还有一事……”谢青云话未说完,王羲就笑道:“极阳花你再给我一些,我会转交给老聂的,他会找来那能给你娘治病的凤宁观主,你也就不用等到半年之后了。”

    听过总教习王羲的话,谢青云自是欣喜不已,这一高兴,又举起佳酿,和众人痛饮。灭兽营危机过去,谢青云顺利归来,极阳花也到了手,无论是对于极为大教习以及总教习,还是对谢青云来说,心中都像是放下了许多压力一般,痛快之极。

    这般吃喝一整夜,谢青云才从灭兽阁离开,回到六字营他住的庭院之内,倒头便睡,以他的修为睡不睡都是一般,即便喝了许多酒,也能够以灵元将酒性蒸出,可谢青云心下高兴、舒坦,好久没有这般的轻松,他才不愿去掉这满身的酒性,这便任由那种醺醺然之感,遍布全身,睡下来也是痛快得很。

    这般一觉到了晚间,又要赴宴,谢青云倒是乐意得很,整整两年都未曾放松下来,刚回灭兽营就遭到大难,如今一切过去,连续几日吃喝玩乐,倒是惬意之极,再有四五天,六字营的师兄、师姐们就要回来,只是就这么想着,谢青云心里都忍不住的乐。

    “小兄弟,又来借食材么,尽管拿……”谢青云刚走进听花阁,那掌柜眼尖,立马就瞧见了他,这便热情的走了过来。

    此时乘舟归来的消息,并未宣布,灭兽营中人,只知道这位神秘的营卫,救下了整座灭兽城,可姓甚名谁,到底是哪一营的营卫全都不清楚,大伙都在猜测是总教习安排在营中潜伏的奇兵,专门为应付这类突发危境的,因此也就没有人非要去问出谢青云到底是谁。

    “不客气,掌柜,今儿不用食材了。我是来吃的,有人请客。”谢青云拱手笑道。

    “那是自然。小兄弟如今立下大功,谁能请您都是荣幸。我还说你要有空,咱们最好的雅间,我做东,专门给您做上一餐上好佳肴。”

    “你说的,不许反悔,过几日我便来吃,不要舍不得。”谢青云笑道。

    “怎么会舍不得,高兴还来不及呢。”掌柜笑笑,跟着问道:“您今天去哪个雅间?”

    谢青云道:“临风雅间。”

    “嗯?”掌柜的听后。倒是一惊,不过随即又似恍然:“难怪,似您这般少年天才,谁都喜欢,他要请你,也合情合理。”

    谢青云只是笑笑,这便自行上楼,那掌柜的也就没有跟上,他早知今日武圣祁风在最高层包下了最好的雅间。却没有想到请的人是这位灭兽营的英雄少年,此时听后,第一反应就是祁风或许来拉拢这少年,去神卫军了。于是掌柜心里盘算着,最好总教习别放人,有这样的英雄少年在灭兽城呆着。是灭兽城的荣耀。

    至于为何不上楼,那自然是俗成的规矩。武圣待客,若无吩咐。最烦叨扰,只要上菜时,由酒保送入即可。

    不多时,谢青云就进了临风雅间之内,他两年前来过一回,前些日子跟着彭杀来救焦黄时,也是从楼顶窗户跃入此间,再下楼去了伙房寻人的,所以对这里一点也不陌生。

    这刚一进来,祁风就伸手招呼他过来坐,谢青云定睛一瞧,祁风的打扮和寻常武者并无二致,再没有昨日所见那大统领的英姿,更没有两年前第一次见到祁风在灭兽城校场中见诸位灭兽营弟子时的模样。

    “祁统领?”谢青云三两步行了过来,拱手要行礼。

    祁风哈哈一笑:“没别人,莫要拘谨,喊我名字或是祁大哥都行。”

    见祁风语出自然,并无刻意做作,谢青云便也不客气了,一屁股坐下道:“祁大哥,你这身装束,这般言辞,都是平日姿态么?”

    “怎么,还信不过我啊。”祁风又笑:“只是雷同已经不在了,若是他未有这等事发生,由他来作证最好,平日我在神卫军中,除了非要装出一副大统领的模样之外,和三五好友之间,都是如此。”

    未等谢青云回答,祁风拿起茶壶,杂耍一般,高高举着,任由那壶嘴流出一道细线,仰着脖子,接下那水,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有点渴,你也喝么?”

    说着话,将茶壶递给了谢青云。谢青云看得都有点愣了,这接过茶壶又放在桌上,道:“还不渴,祁大哥,真想不到你是这般性情,到有些像我那位大教习刀胜了,我和他也最说得来。”

    “是么?”祁风点头:“有机会倒是要和刀胜结交一番,不瞒你说,平日待人接物,要做出大统领的风范,实在是累人。这军门几个统领之间,只有和镇西军的边让兄弟我才自在些,连你们总教习王羲如果在我面前,我也没法子像现在和你一样。”

    “莫要问我咱们才见几面,我为何就能这般自如。”祁风不等谢青云再问,就又说道:“一见如故就不说了,只因为我这人对武圣之下、又天生不爱端着的朋友,都会自然生出亲切之感。”

    “我明白了,譬如雷同、譬如刀胜,你若和他们一起,便是初次见面,也会轻松的很,若是王进,若是总教习王羲,再有那伯昌,你就未必会如此了。”谢青云反应很快,当下就想明白了其中关窍,他自知自己外在绝非沉稳性子,倒是很有些飞扬跳脱,想笑就笑,如此祁风见了,便就会轻松之极。

    “你果然够机灵,难怪王羲那厮不只是赞你的战力天赋,更说你头脑机敏。”祁风笑道:“咱们这就开吃,如何。”

    谢青云一摸肚子,哈哈一笑:“饿坏了,快点。”

    祁风也是一笑,按下桌边响铃,很快酒保们就鱼贯而入,将一些凉菜一一端了进来,酒肉自然是少不了的。

    祁风不算是贪吃之人,虽然吃得随性,却远不如谢青云所见得那些个好吃的大教习,吃得张狂,更不如聂石那样,只顾吃也不说话。

    两人吃喝一阵。闲聊了一阵,祁风话回正题:“乘舟。咱们也不拐弯抹角了,聊了这许久。我瞧着我们性情也颇为投缘,来神卫军,咱们定能成为至交好友,至于那些个其他条件,月俸、丹药等等,便先按营将的标准来,你去了之后,暂为亲卫营的营卫。”

    说到这里,祁风倒是诚恳:“军门律法自严格之极。这不是为你而特殊所立,我那亲卫营的营卫都是神卫军的翘楚,所以虽为营卫,但所得俸禄等,都和其他营的营将相当,也没有人会不服气。”

    “这也是神卫军目前能为你提供的最好的条件了,我想你选择将来去哪儿,也不会只看这个,若是直接让你坐上副统领啊。或是其他职位,又或者只是营卫兵卒,却拿着远胜过营将的俸,这样的势力。定是律法不严之地,想来这般做的人,多半是看上你对元磁恶渊的秘密的了解。而不是看重你自身的本事,那样就算你去了。待你将元磁恶渊的消息都说过之后,未必还会有人理你。同袍们嫉妒和鄙夷,让你只会想一走了之。”

    祁风这番话倒是正说到了谢青云的心坎之中,不过他如今只想去火头军,说的自负一些,若是火头军不要,他才会选择其他军门甚至是烈武门,只是这等话自不好直接言明,倒像是瞧不起其他势力一般,若真的火头军不要,其他几大势力说不得反会对他鄙夷。

    “祁大哥说得极是,我也是这般想法。”谢青云饮下碗中好酒,接着道:“不过元磁恶渊的消息,祁大哥多虑了,我已有了法子,我打算将其中我所经历和知晓的,统统告之六大势力的统领们,若是祁大哥现在方便听,我便先说于你听也行,不过为避免猜疑,我想到时候还是要请诸位统领一齐,我当面将这些说来,才是最好。”

    祁风听着听着,眸子便自然睁大,他想不到这乘舟竟然会这般做,未等他开口,谢青云又道:“武国国君,设立三艺经院,便是不要私藏,让全民都习武,成为武者,如此才能在数量上不至于被荒兽拉下太多。这元磁恶渊自然不能随意暴露给所有武者,说起来能让武国武者更强,但如此圣地,任人都想独占,自会引发人族之间的腥风血雨,因此只由六大势力统领知晓便可。”

    “既然几位大统领都有同样的想法,相互也能达成合作,那我乘舟觉着,将我知道的一齐告之诸位,不用藏着掖着,那诸位统领再入狂磁境后,得到的好处会更多,我在狂磁境中虽没能寻到传承,但我想我的经历或能给诸位提供线索,若是大家合力寻到,那自然是最好,诸位都是武国武者中最强的存在,同时再强一层,武国整体的战力也都会提升。我这般做,便是想到国君建立三艺经院的初衷,如此分享,总比一家势力得去更好。”

    谢青云侃侃而谈,听得祁风从惊讶到惊喜,再到平静,他身为大统领,性子在如何跳脱,心思也是极为细腻的,自然能够明白谢青云所说的意思,表面这一层丝毫没错,另外一层也是谢青云不想成为被争夺的棋子一般的心境,要选他来,看中的便是他的战力,其他一切无关。

    “好小子,你有这般心境,我祁风更没有看错你,方才的条件不变,你若愿意来,神卫军随时恭候。”祁风微笑言道:“不过瞧你此时的语气,大约是想要考虑过后,再做打算。”

    “正是此意,还请祁大哥多多见谅。”

    “无妨,无妨,不过你既然看得如此透彻,必然清楚这请你来的条件,应当都差不多少,最多是在职位之外,另送一些灵宝,你若只贪图这些,便不会有方才那一番话了,所以我想,有两个可能,你早看中猎杀营、鬼游骑或是那烈武门的烈武营中的一个,或是自幼佩服,或是其他因由,只是如今战力暴增,一时间拿不定注意,才会犹豫。”

    “其二,便是你想进那火头军,火头军极为神秘,传闻中也是武国最强的军门了,六大势力之中,能进这里,说不得好处最多。”

    “依我和你结交这么短时间来看,你的性子应当不会犹豫在前面三个之中,多半是想着要去就去全武国最强的,所以很有可能你想的便是火头军了?”

    “祁大哥好头脑,分析的极为正确,我正是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见祁风一下子猜了出来,谢青云索性也就不去隐瞒了。

    “只是你怕火头军收人的标准特别,不会要你,才不说死。可又怕直说了,对我们其他几大势力十分不敬,才不好言明?”祁风说过,未等谢青云接话,又哈哈笑道:“他人我不清楚,我可以保证我神卫军绝不会因为你这等想法而有所保留,随时都恭候你来。这点面子上的事情,又怎么会在意,换做任何人,都会想着准备去最好的地方,但怕万一去不了,自然要来第二好的地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