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乘舟归来

第三百八十八章 乘舟归来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盖世仙尊都市修真神医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就这般愣了一会,还是同样站在墙头的罗云出言问道:“你……你真是师弟?乘舟师弟?”

    一旁的子车行听罗云出声了,自己也回过神来:“乘舟……师弟,你,我,刚才那两拳……”

    谢青云见这二人如此,忍不住再次哈哈一笑,当下跳回院中道:“师兄们不信,可进我院中一观!”

    说着话谢青云这便打起井水,将自己脸上的粉末彻底清洗个干净,心中还嘀咕着,这妆容可惜了,只用了这么一会,下次再找徐逆大哥来帮忙,就不吓自家师兄、师姐了,那些恶人瞧见,说不得也会被吓个半死。

    罗云和子车行相互对视一眼,这便跟着一齐纵身跳入院中,那性子最火辣的姜秀,这会儿反倒没了声音,仍旧站在原地,胖子燕兴转头向她瞧去,但见她一双美眸之中,隐隐噙着泪水。

    “师妹,你这是?”燕兴忍不住问道。

    “他是乘舟,是乘舟师弟。”姜秀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回答燕兴:“刚才他揽住我的时候,说不能抱太久了,要不死胖子会生气的。”

    “什么?!”胖子燕兴听过这话,这才终于肯定,那“鬼魂”正是离开了两年的乘舟师弟,他以为再也回不来的乘舟师弟,他念了两年的师弟,燕兴再也忍不住,一个纵跃跳进了院中,口中高声大喊着:“师弟,你个混蛋,想煞我……哎哟……”

    只是喊到一半,心境太过激动。人落地时也没能站稳,一个趔趄。就扑倒在地。

    “师弟……是师弟回来了,师弟没有死。”司寇的弓已经垮回了背上。口中不停的念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境,到底是如何。

    便在此时,就听闻院中传来罗云的声音:“师弟,乘舟,真是你,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这太好了的声音就不断的说出。司寇听得出罗云和自己一般,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了。

    “哈哈哈哈,乘舟你个球,你怎么没死啊。”子车行那粗鲁的声音紧跟着传了出来,随后又听燕兴叫道:“他娘的,乘舟,还不快扶师兄起来,让师兄好好看看你,娘的。要不再打一架,方才被你踹了屁股,师兄我不服气。”

    “来来来,你们一起上。莫要瞧你们修为、武技都大进了,我也从未落后。”乘舟笑得开心,放声说道。

    院外的司寇和姜秀都能想象得出来。乘舟师弟的模样,应当还是和两年前那般。一笑起来,就眉花了、眼开了。灿烂得心都开了一般。

    只是这两人仍旧不敢进那庭院,司寇还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生怕是在做梦,梦一醒来,师弟便又消失不见了。

    “队长,司寇,还不进来么,快点快点,真是师弟啊,不用怀疑了,老子没有被迷。”胖子燕兴放声大嚷:“师妹,咦,师妹呢,不是你最先猜出乘舟回来了么,怎地又不进来了。”

    “来了来了。”姜秀有些慌乱,美眸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下,她怕那胖子瞧见,忙伸手抹了去,转而去看司寇,发觉司寇正冲着自己笑。

    “吱呀……”便在司寇和姜秀要起步进院的时候,忽然间听那院门被打开了,一张熟悉的脸蛋从院门里探了出来:“师兄,师姐,怎么还不来,我早和听花阁说好了,一会就去找他们掌柜要来食材,明日也不用外出猎兽,咱们大吃一顿。”

    “是你,是你……”司寇终于清楚的看见了乘舟,一如两年前那个小少年,笑呵呵的叫自己进来享用美食。

    “师弟……”姜秀笑了,可那已经抹去的泪珠儿,又一次从眼里流了出来,再也忍不住,就这么哗啦啦的流。

    流了半天,却最终只冒出一句话来,和那燕兴一般的话:“你怎么还没死啊。”

    那胖子燕兴听了,似是忘记了自己方才说过一般,转头从院子里出来,说道:“师妹,你怎么说话呢,师弟好容易活着回来,又说他死。”

    “嗯,嗯……”姜秀伸手又去抹着泪,连声道:“不死,不死,大家都活着,师弟怎么会死。”

    这是胖子燕兴第一次直言指责姜秀,也是姜秀第一次顺着燕兴的话,软软的顺了他,却看得谢青云笑嘻嘻的,冲着燕兴竖起了大拇指。

    “好,有什么好伤心的,师弟回来了,当高兴才是。”司寇皱了皱眼,紧了紧鼻子,将眸子里的泪咽回了眼中,这才放声说道:“咱们六字营又齐整了,过几日猎兽,便要让全灭兽营的弟子好好瞧瞧,咱们师弟回来了,全队的武勋,定能拿回第一。”

    一边说,一边招呼着姜秀,一齐大踏步的进了院子,但见不只是子车行站在院中呵呵傻笑,连那一向沉稳不弱于自己的罗云,也是呵呵傻笑个不停。

    “都成傻子了么?”司寇忍不住说笑一句:“笑成这样。”

    “乘舟师弟回来了,傻便傻了,有何不可。”子车行冷不防说出一句,听起来有些粗糙,却有那么股子圣贤经韵味的一句话来,直说的众人一愣,随即子车行先是自己个笑出声来,紧跟着罗云也笑,司寇也笑,燕兴也笑,姜秀也笑,谢青云也是笑。

    半个时辰之后,谢青云已经将所有的食材从听花阁中取了来,这一次他没有隐瞒,只因为和他同去的,还有六字营的一众师兄师姐,直到此时,那掌柜才知道,这救了自己,救下整个灭兽城的人,竟然是六字营两年前陷在生死历练之地的乘舟。

    原本一个弟子这般陨落,他一向不会太过在意,可两年前乘舟之名已经传遍了灭兽营。一是刚来时那突飞猛进的排名,其二便是几乎人尽皆知的乘舟庞放对赌挑战。庞放死后,乘舟被代入巨鱼宗受审一事。

    可两年前发生的这些。比起乘舟从生死历练之地重新回来,只算是芝麻见着大山一般,不值一提了。

    灭兽营中的武者,大都知道生死历练之地,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位才知道那生死历练之地实际上是元磁恶渊。

    只是即便不知道元磁恶渊之名,大家也都清楚,每一年陷入生死历练之地没有出来的武者,便永远也出不来了,即便第二年重新开放。进去,也寻不到那些人,连尸骨也寻不见了,只因为那生死历练之地,大到远无边际,连武圣在其中一月,也未必能走完其万分之一的路程。

    这般可怖的地方,一名弟子,竟然被困了两年之后。又走了出来,听花阁的长辈几乎是在震惊和懵神之中,将所有准备好的食材,交给了兴高采烈的六字营众人。

    于是。当谢青云等人在院中起火,烹饪美食的时候,乘舟活着从生死历练之地回来的消息。终于开始在灭兽城传了开来。

    东门守卫营。

    “什么,那日救起我等的竟是乘舟?”一名营卫刚听到消息。就惊得合不拢嘴。

    “可不是么?”另一名营卫应声道:“我说怎么觉着有些眼熟,两年时间。这厮在那生死历练之地内,想来应当吃了不少苦头,个头高大不说,眼神也远比寻常弟子要坚毅的多。”

    “我早就说了,那少年瞧起来不是总教习安排的暗棋。”第三名营卫接话道。

    第四名营卫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才道:“你们啊,太年轻态简单了,生死历练之地,你我可都去过,两年前乘舟连武者都没有破入,又怎么可能在其中困了两年而不死呢?”

    “兄弟有何高见?”他这般一说,其他几人也都觉着有些道理,忙就问道。

    这第四名营卫一脸自得,又重复了一遍:“你们还是太年轻,脑子想得太简单了。乘舟当年天赋极佳,是么?”

    “应当算是。”众营卫点头。

    “这不就结了,或是那总教习早看出乘舟的天赋,这便以生死历练之地的名义,对外宣称他被困在其中了,其实瞧瞧将他收为弟子,潜藏在灭兽营中,或是在灵影城或是就暗藏在狱城之内,苦修两年,战力暴增到如今能够破了那雷同大教习的地步。”第四名营卫侃侃而谈。

    “既然如此,那为何又要暴露出来?”第一名营卫忍不住问道。

    “蠢!”第四名营卫敲了第一名营卫脑门一个暴栗,道:“这不是刚好此事发生,乘舟这枚暗子就起到了绝佳的作用了么,只可惜,咱们大家都瞧见过他的容貌了,便是能藏得一时,时间久了,早晚有人会猜出端倪,或者当时就有熟悉他的人,被他救过之后,猜出了一二,只是没有人去提罢了。”

    “嗯嗯,言之有理。”第二名营卫附和道:“所以暗子做不成了,总教习索性就让他恢复本来的身份,说不得这一期弟子学成之后,这乘舟就要留在咱们灭兽城,担任营将。”

    “也是。”第三名营卫道:“这少年如此战力,做营将绰绰有余,咱们再见了他,不只要客气,还要多说好话,万一以后做了咱们的营将,也好提前熟悉熟悉。”

    “放什么屁呢,这么快就想换营将了?”这几人聊得热火朝天,不防东门守卫营的营将中的一位刚好过来,也刚好是他们几位的上级,听到这几位的话,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骂道。

    西门守卫营。

    “我倒是觉着还是李营将待咱们更好,那乘舟未必会留在灭兽营中。”同样的事情几乎同时发生在西门守卫营里,只是营将还未来,就有人维护自己的营将了。

    若是谢青云听闻这些,定会哑然失笑,营卫们都喜好把事情想得复杂,其中最关键的一环便是大多数人,不会相信他能够在生死历练之地独自生存整整两年。

    战营之内。

    徐逆听着属下营卫的议论,眉头禁不住就要皱起,自从那日被乘舟这厮抹了嘴角上的残羹之后。他便觉着听到这小子的名讳,就没来由的烦躁。

    如今听属下议论。也是一般,可正自烦着。却不妨有属下来问:“徐营将,你说那乘舟是真的被困了两年,还是总教习安排的?听说你和乘舟还挺熟悉。”

    “我与他丝毫不熟,我和你们一般,只是被他救起了而已,还是师父彭营将先被他救了,之后在师父相助下,先救了我罢了。”徐逆没好气的回道:“至于他是什么人,我和你们一般。只知道被困那生死历练之地两年,又侥幸得脱罢了。”

    说过话之后,便不在理会属下,当即踏步去了校场,自己个开始挥拳习武。

    十七字营。

    杨恒这次回来,本就灰头土脸,被那土著野人捉弄一番,又被那小娘们姜秀耍弄一番,实在是倒霉之极。他接近姜秀,自是有他的目的,平日里本就忍受不住,如今更是被羞辱。心中自是极为不平。

    可目的未达,他还真不能对姜秀发作,虽然之前杀那姜秀。他自知这女子已经再不会相信自己,但他还是要想法子化解掉这一段恩怨。

    可如此一来。心中的恼恨便发泄不了,这便想着找六字营的麻烦。不如先请人揍那胖子燕兴一顿,自己在适合的时候,忽然杀出,玩一次英雄救胖,做给那姜秀看,既打了燕兴一顿,有能让美人儿对自己的印象稍好一些,何乐而不为。

    “杨师兄,这是伤药。”十七字营,杨恒如今的小队,他依然担任队长,此时他正想着如何实施计划,一名弟子过来将药递了上来。

    杨恒在这群师兄弟面前,向来表现和蔼,这便忍着烦躁,接过道谢,看那师弟也是一脸诚意,杨恒便打消了请人相助,暗害燕兴的想法。

    这偌大的灭兽营,他还真找不出一个可以让他暴露自己恶行之人,请任何人来,将来都有可能泄露出去,这样自己便功亏一篑了。

    又想了一会,仍旧想不出所以然来,却忽然听见院外又人高声喊着:“杨师弟,那乘舟竟然还活着,你可知数日前挽救灭兽城于危难之中的是谁,竟然是那乘舟。”

    这高喊之人,杨恒自然认识,年纪比他稍大,战力虽不如他,却也算是了得,十七字营中的中坚力量,姓于名吉安。

    十七字营的猎兽,此人都出了很大的力气,平日里杨恒说什么,他都鼎力支持,杨恒对他也十分依仗。

    可此时,听见这人说那挽救灭兽城的竟是乘舟,本就在为六字营烦心的杨恒自是一股恼意腾升而起,当下就冲着从院外刚刚冲进来的于吉安吼道:“胡说什么,乘舟两年前就死了,就算当时没死,困在那生死历练之地两年,也早就陨命了。”

    那于吉安或许心中正自激动,还真没听出杨恒语气的不满,当下就辩道:“不是,我起先也不相信,后来亲自跑去问了,所有人都这么说,消息传出的是听花阁的掌柜,那人可是二变修为的武者,应当不会胡乱说这等事情,来戏耍大家。”

    “什么?”杨恒霍然起身,一把揪住于吉安的领子,道:“你说的是真的?”

    “杨师弟,你这是?”于吉安没有想到杨恒忽然对自己如此无礼,当下也怔住了,急声问道。

    “呃……”杨恒强压住心中的震惊和震怒,顺手放开了于吉安的衣襟,跟着道:“太过激动了,实在是对不住,这等事情闻所未闻,于师兄,我这便去打听一番。”

    说着话,杨恒就丢下兀自有些发懵的于吉安,大踏步的出了庭院,一路狂奔而去,他怕自己再不离开,就要忍不住一拳将这于吉安给揍了。

    他知道于吉安的性子,向来不会乱说,既然这么说了,那乘舟回来多半是真的,这个该死的乘舟,两年前揍了杨恒几巴掌,在杨恒心中,他死了,自然大好之事。

    可如今,竟然在他想要图谋姜秀的时候,又活了回来,杨恒怎能不心生恼恨,只是他脑中兀自觉着不太可信,于吉安不撒谎,听花阁的掌柜也不会撒谎,却不代表此事就是真的。

    或许那听花阁的掌柜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而此时最直接的法子,就是去那六字营走一遭,当然依他的身份,此时去六字营,便是乘舟不在,也要被那帮人奚落一番,尤其是那胖子燕兴,因此杨恒打算悄然行去,远远的瞧上一眼,听上几句便可,他如今二变修为,可远胜过六字营众人许多,六识的敏锐更是如此,自然能够不被对方发觉的情况下,将他们的话听个大概。

    一刻钟不到,杨恒就来到了六字营居住的区域之内,过了流水小桥,前方数丈之外就是六字营诸人的庭院了,老远杨恒就听见那乘舟的庭院之内,传来高声的呼喝,像是在喝酒玩乐,听那声音确是充满了喜悦,似乎那乘舟真的已经回来了。

    只是杨恒想要听得在真切一些,必然还要再进一些,才有可能。(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