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朝元 > 第四百零四章 失丹

第四百零四章 失丹

作者:温酒煮花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玄界之门都市超级医圣都市修真神医盖世仙尊武道宗师万衍道尊永恒国度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朝元最新章节!

    一众弟子听闻,心中更是惊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所想。

    在小伙伴们面前炫了一回,谢青云那股子小得意又犯了,笑嘻嘻的瞧了一眼众人,接着又道:“至于肖遥师兄第二次出手,那般隐秘的手法,可不是我这等随意跟着凤宁观的前辈学学,就能明了的。”

    “所以……我也根本没能发现,我能躲开,全赖我对竹罗叶粉那几乎常人难以嗅到的味道比较熟悉。换做其他人,但凡没有接触过竹罗叶粉的,初次去闻,大多只以为其无味。只因为我曾经长期将那药粉带在身边,才会对它的气味非常熟悉,你若换其他任何一种药粉,我便定要中招。”

    谢青云一番话说完,众人仍旧有些愣神,直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那胖子燕兴第一个开口直言道:“乘舟师弟,还有什么你不会的么?”

    “师弟,我真是越发佩服你了。”队长司寇第二个插话。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佩服的看着谢青云,只觉着这个师弟真是无所不能。

    心中小得意的谢青云当下嘿嘿一笑,谦虚道:“我若是真个什么都会,咱们这灭兽营外方圆万里的荒兽怕是早被我屠戮殆尽了,便是你燕兴师兄的钢针刺人,我就不会,你教我学,怕是我也学不来。”

    胖子燕兴一听,咧嘴乐道:“这倒也是,咱还是有比师弟你强的地方,是不。”说过话转头去瞧身旁的姜秀。

    “我不知道。”姜秀秀眉一翘。不去理他,胖子燕兴颇为尴尬。却引得众人一齐哄笑。

    笑过之后,谢青云再道:“齐师兄。肖师兄,还没打够,咱们再来如何?”

    “自然,再来。”齐天拱手应道,肖遥也是一般。

    他二人自然也都未战过瘾,方才破谢青云的招法的打法,是越打越痛快,这便摆好架势,须臾。三人这便又厮杀起来。

    和方才一样,又是几十招过后,谢青云以小挪移加筋骨寸进两境身法配合,闪开空档,找到了反击的机会,片刻之间,形势便转,成了谢青云力压齐天和肖遥二人。

    这般再打了几十招,肖遥和齐天再次寻到了谢青云招法之中的间隙。虽然相比之前,这间隙更是难以抓住,可齐天还是抓住了,只是眨眼间。形势再变,又一次变成齐天主攻,肖遥换手法用那竹罗叶药粉扰袭谢青云。

    谢青云以和齐天相似的身法、修为抵抗。只能疲于应付。肖遥所以一直用竹罗叶粉,是因为这药粉也是他目下身上带的。能制敌却不伤敌的唯一研磨好的药粉,其余都又毒性。打在谢青云身上,虽然能解,但总要麻烦许多。

    如此这般,战势反复变化,刚开始大都是谢青云故意让齐天、肖遥二人学着破自己的招法,到后来齐天、肖遥的攻势也越来越强,谢青云也开始学着用同等修为来破解他们的合力攻击。

    于是,双方越打越是兴起,直打到天色大亮,三人灵元再次消耗掉大半,这才罢手。

    这一番疯狂搏杀,谢青云那筋骨寸进的身法算是彻底稳固了下来,想要再进一步,便需要长期磨练了,到达老聂口中想象的微境,不知道何年何月,甚至不清楚武仙能否做到。

    寻常意义上的身法,说得都是大身法,腿部的发力引起的速度变化,从迅级低中高阶到影级,再到灵级,越来越快,越来越强,自然这样的大身法也同样能在极小的狭窄范围内游斗,速度也同样跟着身法的境界而变快。

    而谢青云此时所习练的身法,没有固定的名称,大都是武技本身所带,可以称之为小身法,且并非每一种武技都带有小身法,有些武技什么身法都不带,有些则带了和辅助大身法的走位,游斗方式。

    《九重截刃》所带的身法,在口诀中统称为小挪移,而第一阶段,也算作大身法范畴,同样以小挪移命名,但是却比大身法的最小范围内游走还要小,几乎可以贴着敌人的身体旋转绕行。

    第二阶段便是筋骨寸进了,这便是在身体几乎不需要去动的情况下,以筋骨的震荡,躲开敌人半寸以下范围内的攻击,或是将自己的攻击忽然之间增加半寸,往往都是方寸之间,护住自己的要害,或是击中敌人的要害。

    第三阶段称之为微境,这只是老聂按照习练方向推导而出的,想象中的身法,不只是筋骨肌肉能够震荡,五脏六腑,大脑,身体内部的一切都可以震荡躲闪,听起来匪夷所思。

    如今谢青云从顿悟筋骨寸进,到稳固筋骨寸进,只用了一夜的时间,若是说给老聂听,定会震惊到极致。

    若是被同样懂得小身法的总教习王羲听见,说不得比老聂还要惊愕,只是齐天等一众弟子,对此身法并不了解,眼见其极为厉害,却不知在修习的难度,虽同样敬服,却更多的是惊喜,为乘舟师弟修成这等身法,而喜。

    到三人罢战之后,齐天和肖遥才忽然反应过来,这一场快一个多时辰的大战,几乎开始的一半时间,都是乘舟师弟喂招给他们,助他们增加斗战经验,寻找破招之法,到后来二人越发纯熟,才和乘舟师弟相互受益。

    这一下,齐天和肖遥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原本二人是要全力助乘舟师弟的,如今却反了过来,这般二人合力得到的提升,未必就比他们两人和乘舟单打独斗所提升的要少了。

    当下齐天先一步道:“乘舟师弟一番苦心,师兄无以为报,只能道声谢了。”

    肖遥也拱了拱手,正要开口,却见谢青云挥手打断。跟着道:“咱们既是师兄弟,又何来这般客套。你二人挤兑我么?”

    “可是……”

    肖遥想说,谢青云却不让他说。继续道:“再说了,咱们喂招之上,两位师兄学得更多,但我这身法却在两位师兄的相助下,彻底稳固,两厢比较,我还是站了便宜的。”

    “可是……”这一次,齐天插话,要说可是了。

    谢青云见两位师兄总要说什么。索性打断后,笑骂道:“行了行了,说来说去,不就是要道谢么。就算你们占了我便宜吧,可既然是师兄弟,占了便宜用一声道谢就想混过么?”

    “齐天师兄和肖遥师兄不会这般小气吧,以后我可要随时寻你二人相助切磋,可不能嫌烦就跑了,既然要回报就得听我的。再有我万一被其他营的师兄们一齐欺负。找你二人来打群架,更不能为了排名第一、第二的面子而推脱了。”

    谢青云一番说辞,齐天、肖遥听后,自是一番哂笑。其余六字营弟子和李谷,也都笑个不停。

    齐天笑过后便道:“这是自然,师弟有什么要帮忙的。我二人义不容辞。”

    肖遥也是郑重点头。

    众人又随意说笑了一番,才一齐出了谢青云的试炼室。外间天色已经大亮,齐天、肖遥和李谷一夜未回自家营里。各有事要忙,便先行离去。

    司寇、胖子燕兴、罗成和姜秀一夜下来,也是受益匪浅,各自都要回自己的试炼室内,好好领悟,修习一番,说了几句后,便一齐离开,只约好,晚间在一齐吃喝,两年未见,虽然相处了一个晚上,但总有许多话说也说不完。

    谢青云见一众师兄、师姐都离开了,一番热闹之后,心中不免觉着有些孤寂。

    战了一整个晚上,虽然不用去睡,灵元气力也都有丹药恢复,但心神还是有些疲累,只想着去城中四处走走,让心境轻松起来,若是以习武修行的说法,这也算是炼心,心明方能更好的修武。

    只是这时,谢青云又想起了那只小还是老的乌龟,于是在庭院的每个房内都寻了一圈,仍旧不见踪影,许多天没见,稍稍有些担忧,不过再想那乌龟在天机洞的行事,当不会有事,早先在那听花阁偷吃美食,结果中了毒,想必心中有了阴影,也不敢去偷了,这几天并未听见听花阁又食材被偷的消息。

    心中放下那老乌龟,谢青云这便离了庭院,去那灭兽城中闲逛。

    这才出了六字营不远,路过十七字营附近的时候,但见杨恒和两名十七字营的弟子气势汹汹的从里出来。

    那杨恒狂怒着吼道:“是谁,谁偷了我的丹药。”

    刚好又有一名弟子从外间回来,路过谢青云身边,也没看他,只是被杨恒的吼叫所吸引,大踏步的跑了过去,一到杨恒身前就急切询道:“杨恒师弟,什么事?莫要着急,慢慢说。”

    “他娘的五十枚下品武丹,数百枚灵元丹,一枚不剩!”杨恒满面怒容,声音依旧不低:“这灭兽营中哪个缺丹药,直接和教习说就是了,竟来偷丹,待我捉住了,非活剐了他不可。”

    “什么,这么多?”来人也皱起了眉头,沉吟片刻道:“眼下又寻不着贼人,这般叫嚷也没有什么用,不如咱们就去律营,将此事细细禀告上去,由律营营将安排营卫去查便是。”

    “是啊,杨师兄,于吉安师兄说得有理。”杨恒身边的一位弟子附和道。

    “有个理,又不是你们的丹药被偷!”杨恒恼怒之极,昨日本就为那乘舟忽然回来,成了挽救灭兽营的少年英雄之事烦躁不已,晚上去了那律营的师父罗烈处探寻了一番,才知道那英雄少年果然是乘舟不假,当下心中就是一阵不痛快。

    只是自不能在罗烈面前显露出来,罗烈知他和乘舟有嫌隙,再不会和从前那样,与他一同指责乘舟,反而主动说要替他调解,杨恒只能唯唯诺诺点头应承,随意应付过罗烈之后,杨恒就郁闷之极的离开了律营,独自一人买了许多酒,会自家庭院中闷饮,只想着这个该死的乘舟当年如何羞辱他,打了他几巴掌。

    本以为乘舟死了,他心中极为痛快,这两年过得也是舒坦,时不时还能寻那六字营的麻烦,可想不到如今乘舟非但没死,还练就了一身本事,糟糕的是连罗烈师父也都被乘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说服了,竟然替乘舟说起好话,不用问另一位更精明的师父,灭兽城东门守卫营营将多名,也是信了乘舟的。

    带着这样的心境,越喝越是心烦,也不用灵元去化酒,没有多时,杨恒就醉倒在自住的庭院之中。

    直睡到天色大亮,日上三竿,脑子有些疼痛,调息片刻,就去了房中,不想一进厢房,就瞧见一大堆药瓶,横七竖八的摔在地上,还有些已经碎裂。

    这药瓶里装的都是那些他平日斗战对赌,或是依靠排名得来的灭兽营下发给弟子的丹药,杨恒灵觉扫过,当下就知道,所有的瓶子都空了,而地面上还散落着几枚被咬了一半的丹药,最让他愤懑和不解的是,这被咬碎的丹药之中,竟还有潜龙境武师用来境界修行的下品武丹。

    武丹每次提升力道,都需完整服用一枚,这般咬碎了去吃,丝毫用处都没有,简直就是直接浪费,显然这偷窃丹药之人并非真的要想这全部的丹药,很有可能是针对他杨恒而来,故意捉弄与他,顺带再拿走大部分丹药。

    杨恒骂过之后,忽然发觉于吉安的神色有异,心中顿时一个咯噔,想起昨日也是这般对待于吉安。

    对杨恒来说,任何人都是他利用的对象,在这十七字营,他和于吉安算是最为交好,平日给于吉安的印象也是沉稳睿智的,如今连续两日这般,自怕会被于吉安看穿他的本性,无论是接下来的半年,还是将来离开这灭兽营,他杨恒总要多结交一些朋友。

    杨恒是个能忍之人,当下就明白不能因为那个该死的乘舟影响了自己的心智,当下收回怒容,换上一副抱歉的模样,道:“于师兄,实在是对不住,我这几日心境却是有些浮躁,且今日这丹药被偷,只我一人,还有几枚丹药洒落在地,连那武丹都被啃了一半,随意丢弃,所以我才……”(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道君斗战狂潮玄界之门龙符通天仙路逆鳞永恒剑帝

朝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温酒煮花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酒煮花生并收藏朝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