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 > 酒后痴缠——恋爱高手尹向南

酒后痴缠——恋爱高手尹向南

推荐阅读:电影世界逍遥行星级猎人都市无上仙医主神大道电影世界大抽奖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重生之苍莽人生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

    “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景孟弦漆黑的眼眸加深了色泽。请使用访问本站。

    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他低沉的嗓音,有些喑哑。

    向南羽睫带泪,哀怨的看着眼前这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小嘴一撇,别开了脸去,“不说了……”

    每次他特别生气的时候才会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自己说过的话,然后,她乖乖说了,他就又会发一顿好大的脾气。

    这次向南学乖了,不要再说了!

    景孟弦一记浅尝的吻,就朝向南的唇瓣盖了过去。

    但,与其说这是一记吻,倒不如说这只是一个属于恋人之间暧昧的厮磨游戏。

    他并没有将这一记吻加深,而是用唇瓣浅浅的厮磨着向南柔软的樱/唇,轻轻的吮尝,吞含……

    目光攫住眼前这张动人的绯色面庞,眼底逐渐被动情的迷离所侵占。

    他抓下向南拉着自己领带的小手,送入唇间,轻轻的啃咬着,贪婪的让它在自己脸颊上厮磨着,只想要更多更深的感触着向南手心里的温热。

    “尹向南……”

    他低声唤着她的名字,磁性的嗓音里透着愉悦。

    “向南。”

    “嗯……”

    向南睁着水眸,迷迷糊糊的应他。

    “向南。”

    他的双臂撑在向南的身侧,把她密实的封闭在自己怀里,头微低,一声又一声,不间断的呢喃着她的名字。

    仿佛是急需要证明,这个女人,就在自己怀里一般。

    “南南……”

    “嗯……”

    向南眨着水眸,笑看他,眼底满满都是醉意,小手儿俏皮的在他清俊的五官上描绘着,“你干嘛一直喊我啊。”

    “因为太想你了……”

    景孟弦温热的手指,不停地从她清秀的额际间轻抚而过。

    面对这样的微醉她,他可以不留余地的向她展现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向南那双醉意朦胧的眼眸,眨了又眨,羽睫仿佛又湿了些分,“你也想我吗?”

    她似乎不确定的问着他。

    “想。”

    景孟弦的声音喑哑了些分,深邃的眼潭炙热如火,“我想你,比你想我,更深。”

    向南握住他炙热的手,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手掌心里,贪婪的汲取着他手心里的温度,“景医生,我好像醉了……”

    不然她怎么会听到这么动听的话呢?

    “你没醉……”

    他不希望她醉,他希望现在的她是清醒的。

    能清醒的表达她对自己的感觉,能清醒的感觉到自己对她的那份炙热。

    因为曾经在她身上那样奋不顾身过,也曾经被伤得那么深重,所以再相遇,他对她的爱变得更敏感……

    他做不到像从前那样拨开心房,把心脏双手捧在她面前。

    现在的他,学会了掩饰,懂得了保护自己,却还是学不会……不爱她!远离她!

    而怀里的她,一如既往的,还像从前那样……

    恋爱高手!!

    或许,景孟弦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她。

    永远能把爱情的距离掌控在手心里,时远时近,若即若离……

    明明前一秒还表现得那么浓烈,可后一秒,却能据他于千里之外。

    这样的尹向南,让他没有半分的安全感,却能轻易让他,将这份压抑了太久的爱,表现得越来越浓烈……

    “我醉了。”

    向南醉意熏熏的呢喃着,眉眼间全是笑。

    “景医生,今天那些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她迷迷糊糊的,前言完全不搭后语。

    “嗯,怎么还?”

    景孟弦低头,沉吟一声,用浅浅的胡渣在向南的下巴上故意磨蹭着,逗得她‘咯咯’直笑。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用身体……还吧?”

    向南真的醉了,说起话来含糊不清的,但她的思维又好像清醒得不得了。

    “嗯。”景孟弦毫不避讳的点头,笑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向南弯着眉眼笑起来,嘟嘴,“不怎么样。”

    显然,她真的醉了。

    如果换做是从前,她一定会骂他流/氓,然后红着脸一把把身上的他推下去。

    “不过……”

    向南眯着媚眼望着眼前这张帅得一塌糊涂的俊颜,羞涩的笑起来,“景医生,你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她不安分的小手,又一次朝他的面庞袭了过来。

    她睁大着乌溜溜的醉眸,捧着他俊美的脸颊,意犹未尽的欣赏着他。

    景孟弦任由着她在自己脸上肆虐,试探性的问她,“告诉我,你喜不喜欢这么好看的景医生?”

    “喜欢。”向南毫不犹豫的回答他,脸露羞涩之色,忙补充道,“每个女孩都会喜欢!”

    景孟弦失笑,摇头,“我不要其他女孩喜欢。”

    “那你要什么?”

    向南睁着一双醉意朦胧的水眸,像好奇宝宝一般笑问他。

    他只要她,尹向南的一颗心,就远远够了!!

    “我想……要你!”

    他的声音,已然喑哑。

    而向南,即使醉了,却对于这句话的理解……比清醒的时候,更明白!!

    绯红色的眼眸,染上一层迷离的氤氲,下一瞬,小手一拉他脖子上的领带,她柔软的红唇,还带着清甜的酒香之气,就朝他主动地印了过来,笨拙的含住了他性/感的薄唇。

    向南的吻技,绝对堪称世界最差,没有之一!

    湿热的舌尖,笨拙的在他柔软的唇瓣上肆虐着,急切的想要撬开他的唇齿,攻占他的领地,却偏偏……

    嗯,好难!!

    向南又急又笨的动作,惹得景孟弦差点破功笑出声来。

    这个女人,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向南,别急……”

    他轻哄着她,不着痕迹的从她的唇间退出来,却不料,招来她饥渴般的趁胜追击,才挪开半分,又被她捕捉到,仿佛是唯恐他会再次逃离一般的,向南干脆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而后就将这个笨拙的吻,再次加深加重。

    景孟弦哭笑不得。

    天知道,他本来是想调整一下姿势,让她做这项运动更舒服些,不过看这情况……

    她会不会也太,迫不及待了点?

    而向南的迫不及待和主动,远比他所设想得要厉害许多!

    一只滚烫的小手,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就探进了他的衬衫里去,沿着他性/感的肌理线一路往下游离而去……

    动作虽大胆,然颤抖的小手却已经出卖了她胆怯的内心。

    景孟弦浑身蓦地一僵,下腹陡然紧绷,深刻的眼潭紧缩了几圈,灼灼的盯着身下这个试图变身为饿狼的小白兔。

    直到她的手指触上他长裤的拉链……

    景孟弦所有的耐性,彻底告吹!!

    明显,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下腹绷紧的昂扬,几乎快要弹跳而出。

    “小妖精!!”

    景孟弦一口咬在向南的红唇之上,感觉到自己的裤头已经被那双不安分的小手给拽了下去,紧接着……

    他最敏感的东西,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紧紧握住!!

    景孟弦亢/奋的低哼一声,鼻息间的喘息陡然加重。

    女人一旦喝了酒,就会在床/上变得疯狂大胆吗?她尹向南竟可以变得如此主动?他是不是真的该考虑让她多喝几次酒?

    “南南……”

    景孟弦压抑着体内所有的欲/望,勾手,攫住她性/感的下巴,哑着声线迷离的问身下的向南,“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热气,伏在向南的酡红色的颊腮上,酥酥麻麻的,让她醉在这份旖旎中,更甚……

    “景医生……”

    她娇软着声线唤着他。

    一双潮红的眼底,布满着情/欲因子,那双握着他硕/大的小手,竟凭着鲜少的经验,开始笨拙而又努力的,套弄起来。

    “呼——”

    景孟弦紧张得重重吸了一口气,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昂扬,在她的小手里茁壮成长,长成一颗苍天大树!!

    涔涔的热汗,顺着额际,一滴一滴划落而下,将身上的衬衫浸湿,黏在他的后背上,特别不舒服。

    他眯着魅眼,性/感的盯着身下半醉半醒的向南,手指轻勾她的下颚,“你刚刚叫我什么?”

    “景医生……”

    向南弯着眉眼,勾着嘴角,娇媚的嗔唤他,“景医生,景医生……”

    该死的,他好像,对她这个称呼,喜欢得不得了!!

    就像某种床/上的情趣昵称一般,让他,单单只是听着,就亢/奋不已,就把持不住的想……要她!!

    “再叫一遍……”

    “景医生……”

    “再叫一遍。”

    景孟弦诱/哄着向南,一双大手早已迫切的探入她的裙衫底下,轻而易举的就将她诱/人的小底/裤褪了下来。

    “唔——”

    向南感觉双/腿/间一凉,下意识的,就将腿部夹紧,但景孟弦又哪里肯给她机会。

    他健硕的腿部轻易的挤了进去,将她的双/腿打开来,修长的手指,就朝向南湿润的花/穴处探了过去。

    “唔唔——”

    才一感觉到他的抚弄,向南就敏感得抑制不住娇哼出声来。

    景孟弦的手指间,越来越湿……

    而身下,随着他的动作,向南的娇身,已不受控制的摆弄起来,唇间不断的有呻/吟声溢出来,刺激着他的身体里所有沸腾的血液。

    他快速的将两人身上所有的阻隔褪去,半分钟不到的时间,两个人已经彻底坦诚相见。

    感觉到向南已经为自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他抱住向南白希的双腿,一个挺身,就深深的将她贯穿。

    “啊——”

    这突来的入侵,让向南忍不住失控的尖叫出声来。

    明明两个人已经做过很多回了,可是为什么他每一次的入侵,都让向南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快要被他挤爆了一般。

    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每一次的入侵……

    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块感,刺激着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让她,根本无从抗拒。

    “南南,放轻松……”

    景孟弦的昂扬才进去一半,就不敢动弹了。

    只能停在半路上,撑着身体,凝望着身下的她,喘着粗气,任由着热汗染湿两个人的赤luo的身躯。

    不知到底是因为身下的她太紧,还是她真的太不适应自己的存在,以至于他才一进去,就被她紧紧地夹住,而他,根本不敢乱动半分,唯恐自己太过用力而弄疼了她。

    “南南,你夹得我……好紧……”

    虽然这样,他会更爽一些,可是,他也不想她在过程中只有痛感。

    湿热的大手,安抚般的拍了拍向南粉色的翘/臀,“乖,这样你会更难受。”

    向南一听这话,就努力的将身体放松了些分,微醉的小脸蛋上泛起诱/人的潮红,漂亮如蝶翼般的羽睫轻扇着,可怜巴巴的望着身上的景孟弦,一双小手紧紧地攀住他的肩头,娇喘着出声问他,“你……可不可以温柔一点?”

    “当然。”

    景孟弦失笑,低头,在她的唇上落下一记安抚的吻。

    难道他一直都太粗暴了吗?

    向南垂下眼帘来,嘟着嘴低声怨道,“上次就好疼……”

    她的话,让景孟弦蓦地一愣,漆黑的眼眸掠过几许歉意,从自己肩上拉下她的小手,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含了含,“那天我也很疼……”

    只是,她疼的是身,而他,疼的却是心!

    “现在那里还疼不疼?”

    景孟弦有些担忧。

    那天自己对她确实够粗暴的,甚至于连分毫前戏都没有就直接要了她。

    向南摇头,委屈淡去,“不疼了。”

    景孟弦能感觉到裹着他的那份灼热已经在悄然之间放松了下来……

    他眉心一颤,腰身一挺,再一次,深深的将自己挺进了向南的娇身中去。

    回应着他的,是向南娇身的一阵激颤,以及那亢/奋的娇喘声,“孟弦。”

    “嗯。”

    景孟弦沉吟着回她,腰间的动作越渐加深加快,急速的在她身体内驰骋起来。

    向南被这飞速的撞击和抽/插,惹得尖叫连连……

    那种时而跌进地狱,时而冲上云霄的落差感,几乎让她无法承受,被他冲击着的娇身因亢/奋而不停地紧缩着……

    直到最后,伴随着向南“啊——”的一声尖叫……

    迷离的潮红染上她白希的胴/体,她抱住景孟弦结实的后背,亢/奋得无法自抑的他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指甲印……

    湿热的潮/水,伴随着她的颤抖,肆意的从身体内喷洒而出……

    她居然,又高/潮了。

    真不知该说自己太不经逗,还是该赞身上这个男人的技术太过完美!

    而身上的景孟弦,抱住向南,开始进行最后一波凶猛的冲刺……

    “不要在里面……”

    向南知道他快要到达顶峰时,急忙喊了一句,娇身往后退了些分,让他的昂扬从自己的身体内退了出来。

    而后就见如奶牛一般的浓稠液体,从景孟弦的身体内喷射而出,全数染在了向南的双/腿之间。

    湿黏黏的感觉,让向南羞得不敢抬眼去看他,却不料,景孟弦健硕的身躯竟再次朝她凑了过来。

    他的大手掰过她绯红的脸颊,眼底似有半分生气的戾气,“为什么不能在里面?”

    “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向南虽然喝了酒,但好在这点常识她还记得。

    万一她偏偏就在这喝醉了的一晚中标了怎么办?为了将来宝宝的身体健康,所以,她必须得时刻在意着。

    向南的话,让景孟弦漆黑的深眸剧缩了几圈,眼底那份亢/奋的潮红隐隐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份冷入人心的冰凉,他淡漠的掀了掀嘴角,“尹向南,你放心,我还不屑拿我的京子困你一辈子!!”

    他说完,也不等向南答话,便兀自起身,luo着健硕的身躯,清冷的步入了浴室去,留下向南一个人躺在床上犯迷糊。

    她刚刚有说错什么话吗?没有吧!

    向南敲了敲有些犯疼的脑袋,好困!她好像真的醉得不轻。

    于是,又困又累的向南,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以至于,隔日醒来,什么都忘了……

    忘了自己说过,想他;也忘了自己在床/上一声一声娇唤他为景医生;更忘了自己如何主动对他伸出的yin魔之手;唯一记得的就是景孟弦的生气。

    因为,从早上醒来,直到出门,他都没有再理会过她。

    不过,向南其实真的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什么地方招他生气了,就是想破了脑袋,她也没想出来。

    看来这酒,还真的不能多喝。

    ——————————————见《红袖添香》——————————————

    护士站的桌前,一个小不点儿惦着小脚,眨着一双可爱的大眼儿,微微笑着,看着里面的小护士。

    “阳阳?干什么呢?”

    即使阳阳是刚转进来不久的新病人,不过因为他过分可爱和乖巧,以至于小护士们很快都记住了这个小男孩。

    “护士姐姐,我能不能借这个打个电/话呢?”

    小阳阳羞怯的指了指桌上的座机。

    “当然没问题啊!阳阳要打给谁呢?”

    小护士把座机的话筒递给阳阳,“需不需要护士姐姐帮你拨号码呢?”

    “好,谢谢护士姐姐。”

    小家伙非常绅士有礼貌,而后把手里紧捏的小纸条递给小护士,“就是这个号码。”

    这是上次他临走前找景叔叔要的电/话号码,他答应了景叔叔自己生日要邀他一起来庆祝的。

    【好吧,大家期待的宝贝登场,也就意味着离某些剧情不远了!另:特别说明下,写这段船确实是为了后文做铺垫,所以也没有花达笔墨,不喜欢看船戏的也只能先忍一会哈!】

    【大家可以把月票投给这本书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镜子万般感谢!谢谢,给她就是给了镜子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捉蛊记捉蛊记盗墓笔记末日土行者无限打工

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邻小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邻小镜并收藏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