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 >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0)——强吻

我们只是想爱一场(10)——强吻

推荐阅读:电影世界逍遥行星级猎人都市无上仙医主神大道电影世界大抽奖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重生之苍莽人生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

    “不行!不能随便,找家便宜的就行,最便宜的。”

    向南又忙补充。

    景孟弦头撑在方向盘上,双目牢牢地锁住她,完全没有要开车的意思。

    向南见他不开车,也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只一味的盯着自己看,看得她心里都经不住有些发毛了。

    眨巴着双眸觑着他,“你看什么?”

    景孟弦挑挑眉,一本正经道,“尹向南,你说你不是良心被狗给啃了,就是智商被狗吞了!”

    向南哑口。

    敛眉,不快的瞪他一眼,“你什么意思呢!”

    景孟弦不悦的捏了捏她的下巴,“花心大萝卜?一辈子都跟我挂不上勾的代号,居然还是你封给我的!你还真够没良心的!”

    向南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是我没良心吗?还是景医生自己没处理好跟前女友的关系?哦,不对,不是前女友,是前未婚妻。这么一说,其实我也没资格说这种话……说来说去,倒还觉得自己像个小三。”

    向南有些憋屈,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景孟弦深眸一闪,“那天你见到我了?你到过我家?”

    “是!”

    向南如实回答,皮笑肉不笑道,“而且真是刚巧不巧就让我撞见你们俩在深情吻别了!景医生,你可真专情啊!”

    向南的语气有些尖酸,见他完全没有要开车的意思,有些烦了,“我自己去坐公交车吧!”

    她还真说着就弯身捞过车后座的湿衣服要换上。

    景孟弦忙从她的手里把衣服夺了过去,又甩回了后座上去。

    “你干什么!”

    向南有些恼怒。

    恼的当然是他同曲语悉接吻的事儿。

    吼完这句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却倏尔,只觉眼前一黑,还来不及待她反应过来,她冰凉的唇瓣,便已经被景孟弦紧紧压覆住。

    “唔唔——”

    向南抗议。

    双手费力的去推身上的男人,她紧咬着牙根,含糊的发出类似‘走开’的声音。

    但她到底是女孩子,而且此刻还病得有些厉害,又怎能跟身上男人的力道相比拼呢?

    景孟弦单手捉住她的双手,桎梏于头顶,让她分毫也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则霸道的去抵开她的紧咬的贝齿,急切的想要攻城略地。

    “滚开!!”

    向南去踢他,但依旧无济于事,甚至于两条腿也直接被他用腿直直压住。

    sh/it!

    向南在心里大骂。

    就在她开骂的时候,唇齿被撬开,而后景孟弦的灵舌便轻巧的钻入了她的檀口间去,攻城略地。

    向南被他这粗暴的吻搅得有些喘息不过来。

    一想到他在前几天就这么对曲语悉的,心里的恼怒更甚,干脆一狠心,就直接用牙齿狠狠地咬住了景孟弦的舌头。

    “哼。”

    听得景孟弦吃疼的轻哼了一声,却不料,他不仅完全没有要放开向南的意思,甚至于,更是变本加厉的捧住她的脸颊,将这个充满着血腥味的吻,加深加重。

    “唔唔唔……”

    向南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他吻到窒息了。

    见他不仅没有退缩,甚至于吻得更猖狂了,向南哪里还敢继续咬他,连忙就松了齿去,到最后也只能任由着他痴迷的深吻着自己。

    不知吻了到底有多久,景孟弦这才意犹未尽的从向南的唇瓣上挪开来,炙热的眼眸死死地凝住她,重喘了口气,捏了捏她的下巴,“怎么不咬了?”

    “你活该!”

    向南喘着粗气,望着他嘴角那抹血丝,有些心疼,嘴上却一点也不饶他。

    “你那天到了我家楼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景孟弦的手,玩弄着向南长长的发丝。

    向南根本不愿过多的提起那天的事儿,哼了声气,“那种情况,你觉得我会给你打电/话?”

    “是,我承认,那天我跟曲语悉……不对,那天是我被她强吻了!我有当机立断的推开她,而且,有跟她说得很明确,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上她!另外,回家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漱口,这一点你可以问问我们的儿子!”

    对于他的解释,向南只是瞠目看着他。

    脑子里正在不停地回想着那天的一幕幕。

    确实,那天他们那一吻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所以她才会误解为是告别吻,但是,曲语悉甚至都没有被他邀请上楼去。

    可是……

    “你们俩为什么会在一起?那天你们在约会?”

    如果真是,这厮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这问题我还想知道呢!那天晚上云墨和紫杉拉着我去酒吧解闷,我大概喝了点酒就醉过去了,一醒来就坐在了曲语悉的车上!隔天我去问云墨才知道,当时他跟紫杉闹别扭,紫杉跑了,他扶着我又追不上她,而这会恰巧就遇见了曲语悉,他只好先把我交给曲语悉,然后自己追紫杉去了!男人嘛,见色忘友的事情见多了!勉强还说得通!我这解释,你满意吗?”

    “那紫杉和云墨现在在一起了吗?”向南居然无厘头的问了一句。

    景孟弦头上三根黑线,“尹向南,你的思维能不能不要跳跃得这么快?能先把咱们之间的事情解决完了,再去八卦别人的感情吗?”

    景医生非常不满意她吊儿郎当的态度。

    向南眨眨眼,“勉强满意吧!”

    景孟弦笑了笑,又惩罚似得捏了捏她的下巴,“难怪那天我打电/话给你,就听你声音一直闷闷的,你这女人,有什么不开心的就不能直接跟我说吗?非得把所有的东西憋在心里!就你这性格,真不知道要把自己磨成什么样儿去。”

    景孟弦说着,又凑上去在向南的鼻尖上啄了一个吻,大手拉住她的小手,心疼的捏了捏,“向南,我总以为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有困难有苦处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可是……孩子没了,这么让人难过得事情,你到最后却还是选择一个人默默地承担,宁愿把自己一个人躲在这冰天海水里都不愿意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害我像只无头苍蝇一般,绕着整个城市寻了一整天……如果我找不到你,怎么办?是不是就打算一直把自己睡在这水里,直到冻死,饿死?”

    听着他对自己的控诉,向南眼眶微湿,“我……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对不起,因为我没照看好我们的孩子,我让它就这么从我身体里流走了,我特别害怕告诉你,我知道你不会指责我,不会怪我,但我怕你难过,怕你会自责!所以我才一直没肯告诉你,宁愿把自己藏起来……”

    景孟弦心疼的吻了吻她微凉的手背,“就因为知道你是这种性格,所以我才总要替你担心,因为你总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揽下来!”

    景孟弦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手掌一下又一下轻轻抚过她的长发,“很多时候不是别人把你当超人,而是你自己!所以,这样的你,每次都教我又爱又恨,又心疼得打紧。改变不了你,所以往后只能靠自己再用心一点发现你心里藏匿的那点小心思。”

    “对不起……”

    向南哽咽着同他道歉。

    “我们之间不要再说对不起了,每次听到这三个字,心里特别不好受!我们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对方的事,至于孩子……”

    景孟弦抚了抚向南平坦的小腹,那一刻,能清楚的感觉到向南小腹微微颤动了一下。

    而他,心弦也跟着一阵紧缩。

    那里,还有点疼!

    “就算要说对不起,真的,也轮不上你!!没有照顾好孩子,或许我们都有过,但是,最大的过失一定是我这个做爸爸的,连最基本的安全都无法保证给它……”

    景孟弦漆黑的眼底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向南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眶,她哽咽的道,“其实我们谁都没想过事情到最后竟然会变成这样,我更没想过有一天若水会成为杀死我孩子的侩子手……我真的好气她,可是我能怎么办?我不能恨她,她是我妹妹,我唯一的妹妹,我不能在失去一份亲情的时候,又再失去另外一份亲情!所以我也只能一个偷偷躲起来难过……”

    向南到底没能控制住情绪,埋在景孟弦胸膛里,低声呜咽起来。

    景孟弦将她紧紧搂入怀里,大掌捞住她的后脑勺,让她紧贴自己的心脏位置,试图让她安心些分。

    “向南,今晚我没办法带你去酒店,改天吧!现在我们必须先回家。”

    待向南情绪稍微转好了些,景孟弦这才启动车身。

    向南眨眨眼,“回家?回哪个家?”

    “你家。”

    向南眼潭闪烁了一下,摇摇头,“我不想回去!”

    她的眼眶还有些浸湿,“我不回去,我现在不想见到她……”

    “南南,听我说,逃避永远都不是办法,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或许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同秦姨和若水好好谈谈!另外,秦姨一直很担心你,今天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而且一直在电/话里叮嘱我,让我找到你第一时间带你回去,她还说想跟我们好好谈谈。”

    景孟弦歪头看着向南,“难得秦姨松了口,说不定这次讨论过后会有结果?”

    见向南还在犹豫,景孟弦也不急,“当然,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去的话,我就带你回我自己家了!酒店那地方你是别想了,你现在病得这么厉害,必须得马上帮你退烧才行。”

    “嗯。”

    向南轻轻应了一声,双眸眨了眨似有些倦意,“我暂时不想回去,你领我回家吧!有点累了,要真谈什么,也不急在今天这一晚上了。”

    “好。”

    景孟弦点头,“那我先给秦姨报个平安。”

    “嗯。”

    景孟弦飞快的秦兰打了电/话,他用的是车载电/话,为了方便向南同母亲通话。

    电/话里向南觉得母亲对景孟弦的态度似乎较于从前好了许多,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样,总之也没催着让她回家。

    挂了电/话,向南倒着实松了口气。

    却忽而,景孟弦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起初以为是秦兰可能还有没说完的话就再拨了过来,可一看来电显示时,向南微微愣了半秒。

    来电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母亲,温纯烟。

    对于这号人物,向南从来都是避而远之的。

    她似慌了慌,便急忙别开了眼去看窗外。

    景孟弦精确的捕捉到了向南眼底的那份慌乱和惧意,他笑了笑,有些无奈,而后关了车载电/话,带上蓝牙耳机后,方才接起了母亲的来电。

    “妈。”

    “怎么了?”

    过了一会,那头似说了些什么,景孟弦好看的剑眉微微笼起来,“妈,你先别急,爸到底怎么了?你慢点说。”

    向南一听他的话,就忍不住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景孟弦,就见他听着电/话里的话,神色越来越沉重。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景孟弦挂了电/话。

    “怎么了?”

    向南见他脸色不太好,忍不住关心他,问了一句。

    “家里出了些事。”

    景孟弦的神情依旧有些凝重,却只轻描淡写的提了一句。

    向南心想,他家里的事,他大概不太愿意说吧,也就没再深入的问下去。

    哪知景孟弦又道,“是我爸,被人栽赃,举报贪赃枉法,入了狱。”

    “啊?”

    向南一愣,没料到事情竟然这般严重。

    她忙坐起了身来,“不会吧?那……现在怎么办?”

    景孟弦摇摇头,剑眉就一直没舒展开过,“这时候顶头刚换帮子,而且又重打贪赃枉法的,就算再多的资金,怕是也没办法轻易出来,毕竟这种时候,谁也不敢为了这点钱把自己的官途搭进去!”

    向南哑口,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来安抚他。

    “行了,我爸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先睡一觉吧,到了我叫你醒来。”

    他拍了拍向南的脑袋,安抚她赶紧休息。

    向南睡了,闭上眼却怎么都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自己和他的事情,全都是些不顺的烦心事搅着向南,到最后到底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向南是被后背上一阵阵沁凉的感觉惊醒的。

    棉球一点点顺着她的后背划过,而后是她的手心,酒精的味道渗在空气里,还有些呛鼻。

    向南这才意识到,自己是luo着睡的,而身后那个正在给自己擦酒精降温的人,除了景医生,又还能有谁呢?

    向南羞涩的将被子捏紧一点,埋在自己的胸口前,尽可能的不让自己曝光得太多。

    “醒了?”

    景孟弦沉着的声音从向南的身后暖暖的响起。

    “嗯。”

    向南应了一句,没有回头去看他,只问道,“我高烧很厉害吗?”

    “嗯,迟迟退不下。”

    向南看一眼床头上的时间,时钟都已经指向凌晨两点了。

    “你还不睡?”

    向南回转身看他。

    就见他穿着一套浅色的v领睡袍,胸前露出健硕的肌理线,极为性/感。

    似乎刚洗过头发的缘故,发丝清清爽爽的,很干净的洗发水味道。

    向南看着这样的他,稍稍有半分的痴迷。

    景孟弦掀开被子躺了下来,伸手,将赤luo的她揽入怀里来,却没对她有半分的不规矩,“好好睡一觉,明天上午送你回家。”

    “你不回s市吗?”

    向南错愕的看着他。

    “回。”

    景孟弦顺了顺她的发丝,“明天回不去,下午有一台很重要的手术。最迟也要等后天吧!”

    “好。”

    向南将头歪进了他的怀里。

    “我回去之后,记得好好照顾自己,每天多给我打几个电/话,随时向我汇报一下你的状况!说实话,我就这么走了,对你不是特别放心,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过去,但你要工作,还得照顾家人,我就不勉强你了。”

    向南微微一笑,“我是大人了,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

    “希望如此。我会尽快赶回来的,另外,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想找机会给我妈提提。”

    提起温纯烟,向南心一凛。

    她还是有些害怕,“再过一段时间吧,等所有的事情都平顺了再提也不迟。”

    向南将头埋进他的怀里更深一些。

    她真的有些累了,不想再去经历另一番狂风暴雨了……

    向南想,他们之间,真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上午,景孟弦载着向南回家。

    秦兰留了景孟弦在家里吃饭。

    家里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小阳阳了,第一次见爸爸出现在自己家里,特别兴奋,一整个上午就粘着景孟弦让他抱抱。

    尹若水一整个上午的时间都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直到吃饭的时候,秦兰去叫她,她才慢吞吞的从房间里推着轮椅出来。

    出来见着了向南和景孟弦也不同他们打招呼,眸光闪了闪便飞快的挪开了去。

    向南一见若水就想到了自己孩子流产的事儿,心里稍有不舒服,但她只能让自己尽快释然。

    餐桌上,秦兰一直不停地给景孟弦夹菜。

    “阿姨,别夹了,我够了,您自己吃吧!”

    见秦兰热情得完全没有要停的架势,景孟弦这才礼貌的出口制止她。

    听闻景孟弦这么一说,秦兰这才停了手,她叹了口气,看着景孟弦有些歉意,“孟弦,以前是秦姨做得不够好,你也别介意……”

    尹若水一听这话,似乎就不高兴了。

    她抬起眸子,扫了一眼秦兰,隔半响才又垂了头去继续吃饭。

    向南有些意外的看着母亲。

    “你们俩是不是打算结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捉蛊记捉蛊记

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邻小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邻小镜并收藏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