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 > 结局篇(24)——缠绵,要么是夫妻,要么是,兄妹!!

结局篇(24)——缠绵,要么是夫妻,要么是,兄妹!!

推荐阅读:电影世界逍遥行星级猎人都市无上仙医主神大道电影世界大抽奖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重生之苍莽人生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

    云墨二话没说,抱起她,就直接往楼上走,“一起洗澡……”

    “不要——”

    紫杉被他抱在怀里,大喊大叫。

    但显然,抗争无效,云墨抱着她,站在花洒下,便开始耍流氓似地给紫杉解着身上浸湿的衣裳。

    暖暖的热流从花洒里漫下来,筛落在两人冰凉的身体之上,登时舒服了不少。

    紫杉揪住他不安分的大手,紧住自己的领口。

    “你别乱来!”

    她脸颊绯红,不知是害羞成这般的,还是因为这氤氲的温水。

    云墨只知道,这样子的她,格外诱/人。

    是那种,可爱里,透着娇羞的媚惑……

    根本让他把持不住!

    云墨见她还有些抵触,也就不急着把她法办了。

    水流里,大手捧住她动人的面庞,举高,痴然的望着眼前那双明媚的月牙儿双眸,轻笑道,“爷怎么就栽在你这种小不点手里了呢?”

    这个问题,云墨仿佛是到现在都还没搞明白!

    他饶有兴致的咀嚼着,“爷自认自己风流倜傥,百花丛中过,片叶从不沾身,可没想到,居然被你这个毛头小妞儿给收了!”

    他说着,大手坏坏的在她的脑袋上一个劲儿揉搓着。

    紫杉抗议,“云墨,你别这么讨厌——”

    云墨痞痞的坏笑着,终于停止了折腾,拍了拍她的小脸蛋,扯出一抹得意的坏笑来。

    紫杉粉拳落在他的胸口上,“收了个情史丰富到异于常人的花心大少回来,你以为会是件省心的事儿吗?”

    云墨捉住她的小手儿,掩了嘴角那抹笑意,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本正经。

    手臂拦着她的细腰,收紧了力道,让她更加靠近自己些分,“在认识你之前,我连爱情是什么滋味都没尝到过,认识你知道,才知道原来爱情比男女关系复杂多了,也艰涩多了……”

    提起四年里的苦苦追寻,他似乎还心有余悸,却飞快的扬起一抹邪魅的笑,“不过甜起来的时候,腻得简直让人沉沦……”

    他说着,痞邪的俊脸,已经情不自禁的朝紫杉突起的雪峰凑了过来。

    紫杉羞得去拍他的脸颊,“我看你根本就是脑子里想那种事儿,想得沉沦了!!云墨,你能不能别一见我就发/春啊……你真是没救了!!”

    这家伙……

    好好说话不行啊,一张脸非得往她胸上蹭!!

    紫杉觉得自己当真得赶紧习惯他的无耻!

    也对,他的无耻功夫根本不是这一天两天了,四年里他也没少占他便宜。

    起初还好,比较含蓄,只会用眼睛强/歼她,到后来根本就是变本加厉,直接用手上,再然后嘴也凑上来,而如今……

    无需多说了!!

    云墨贪恋的在她怀里蹭了蹭,低低一笑,手在她柔软的小腰肢上捏了捏,“小杉儿,爷一见你……就燥得厉害!!”

    他说着,湿热的吻,便如头顶密集的水流般,狂狷的落在了紫杉白嫩的颈项间,锁骨处……

    飞快的用舌根咬开她胸口的纽扣,任凭着她如何口头上抗议,他也全然听不到。

    “以后必须让爷每天干一次!”

    云墨抱住紫杉的雪峰,哑声要求。

    气喘得有些过快。

    “……”

    紫杉一巴掌毫不客气的拍在他的后脑勺上,恼羞成怒,“云墨,你到底娶我回来干嘛的?就为了发泄你这过剩的性/欲?”

    该死!!

    云墨一把将紫杉抵在墙壁上,缠着她的小细腰,攫住她的小下巴,重重的捏了捏,“你是不是得反省一下你自己?一举一动,都在勾/引着爷……”

    “我哪有!!”

    紫杉嘟起嘴,抗议!

    “还说没有?小嘴儿翘这么高,不就是等着爷亲下去?”

    云墨说着,就在紫杉的小嘴上重重的啄了一口。

    “……”

    紫杉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这也行?

    “你真是一朵奇葩……”

    紫杉瞪着他,好笑又好气。

    云墨趴在紫杉的肩头上,低低的笑着,一双手早就贪婪的去扯她身上湿答答的衣裳了。

    “云墨……”

    “云墨——你这禽/兽!!啊——”

    “唔唔唔——你慢点,唔唔——”

    柔弱且生嫩的紫杉,飞快的被云墨进攻,霸占。

    “叫出来……”

    云墨能感觉到她在故意压抑着亢奋的叫声。

    他伸手,去抵开紫杉紧咬的小嘴儿,声音已然沙哑,“叫出来!!别忍着……房子里就我们俩,没人可以听到,叫给我听,我喜欢,小杉儿……”

    伴随着云墨的诱/哄,他一个生猛的挺入,惹得紫杉完全控制不住的尖叫出声来……

    “啊————”

    尾音颤抖,尤其惹人怜惜。

    连连的娇喘,让云墨变得越发亢奋而硕/大。

    抱住她的小细腰,要得越发深入,急切!!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去美国手术之前,在机场里候着机。

    来送景孟弦和向南的人还真不少。

    秦兰、云墨、紫杉、小向阳,一个不少的,都在。

    云墨同景孟弦道别,握了握手,撞了撞胸口,“回来后,别把兄弟忘了。”

    景孟弦却神秘道,“回来一起把婚礼办了吧!”

    云墨一喜,“认真的?”

    景孟弦抬头去看正站在一旁聊悄悄话的两个女人,笑着点了点头,“认真的,等我回来!”

    “好!!”

    云墨有些激动。

    婚礼他早就想办了,如果四个人真的能凑在一起办的话,那岂不是好事成双?到时候小杉儿也定会乐开花的。

    这个提议,确实不错!

    “你们俩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向南拉着紫杉走了过来,问景孟弦。

    景孟弦避开向南的问话,看一眼手腕上的表,“我们该登机了。”

    “再等等吧!”

    向南扯了扯景孟弦的衣袖,又踮起脚尖往机场大门口看了看,转而,又觑向自己的母亲,这才如实交代道,“妈,我……叫了孟弦他爸过来,应该……没关系吧?”

    秦兰脸色微微变了变,转而尴尬的笑笑,摇摇头,“能有什么关系,老朋友见个面而已,没关系,没关系。”

    向南是了解自己母亲的,通常急着否认的事情,就一定是有事情!

    但向南以为,这些过往的事总垫在心里也不好,她倒希望他们俩能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心里所有的疙瘩说开。

    该在一起的在一起,不能在一起的话,哪怕分开也要释然,不是吗?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直吊在心里,成为永远的遗憾。

    更何况,这往后母亲和景伯父也是迟早要成为亲家的,总该是有要见面的机会吧!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

    王者风范般的景市长,被一干身穿黑色制服的保镖们簇拥着,稳健的从机场外走了进来。

    即使年已过五旬,却依旧意气奋发,气质沉稳,内敛,教路过的人,无论男女,都忍不住频频回头张望。

    “景伯伯来了!”

    向南喊了一声,忍不住由心的感叹,“这长相、这气质……会不会太好!!”

    难怪她妈一直迷恋着不肯落下心来呢!

    景孟弦敲了敲向南的脑门,“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景老师,你爸……也太帅了吧?!”

    连一旁的紫杉都忍不住花痴般的感叹出声。

    向南扯了扯旁边的母亲,压低声音道,“妈,你没介意吧?”

    “当然没有!”

    秦兰忙反驳。

    脸色有稍许的慌乱。

    “爷爷——”

    景蓝泉才一走近,小阳阳便激动的一下子飞扑到了他脚边,“阳阳还以为要好久才能见到你呢!”

    小家伙牵着爷爷的手,随着他的脚步往前走着。

    “怎么会?爷爷以后会经常去看你的。”

    景蓝泉宠爱的摸了摸自己小孙子的脑袋,脚步定格在了众人面前。

    目光落在秦兰身上,淡淡一笑,“好久不见……”

    秦兰也笑开,点点头,“嗯,好久不见!”

    唇间的笑意,有些牵强。

    景蓝泉从秦兰身上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儿子和未来儿媳妇,“刚刚有个重要会议稍微耽误了些时间,所以来得有点晚。”

    “没关系!景伯伯。”

    向南忙笑着摇头,表示理解。

    “其实本来不该打扰您的,不过我担心他万一连自己爸爸都忘了怎么办。”

    向南指了指身边的景孟弦,半开玩笑似的说着。

    景蓝泉放松的笑了笑,像兄弟似地,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鼓励他道,“上手术台的时候,别紧张!有向南陪着你,爸倒也放心了!”

    景孟弦拍了拍父亲握着自己肩膀的大手,“爸,你放心吧!你儿子这辈子就属站上手术台的经历最多,紧张不了!”

    只是,这回稍微有点不同罢了!

    曾经是站在台上的人,如今,变成了躺在床上的人罢了!

    “两个人在那边好好照顾着对方!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景蓝泉还有些担心。

    “嗯。”

    景孟弦点头保证,末了,看一眼众人,又看向自己的父亲,“爸,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景蓝泉不解的看一眼儿子。

    众人皆心领神会,“要不我们去那边坐会吧。”

    于是,一干人等在向南的带领下,去了另一旁的vip休息厅,这头只剩下景孟弦和景蓝泉俩父子了。

    “爸,有件事,我其实不知当讲不当讲,但是,我不说的话,担心做完手术之后就真的忘了,可能我忘了这件事就没有人会再跟你提起她了……”

    其实,这件事到底要不要告诉自己的父亲,景孟弦还是有些迟疑的。

    该说吧!毕竟,父亲是最有权利知道事实真相的人!

    景蓝泉深沉的望着自己的儿子,“你说。”

    儿子故意支开这么多人,想必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自己。

    一贯从容的他,此刻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秦姨……”

    景孟弦抿了抿唇,“其实,秦姨跟你之间,一直还有个孩子!”

    “什么?”

    景蓝泉眼瞳一紧,眼底掠起一层激动的波痕,“孩子在哪?”

    他回头,透过人群去寻找秦兰的身影,“男孩还是女孩?现在在哪里?应该也跟你们一般大了吧?”

    景蓝泉回过头来,问自己的儿子,眼神里尽是期待。

    情绪早已不似他刚刚的那份平静。

    “爸,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景孟弦看着这样的父亲,忽而有些怀疑自己说这件事的必要性了。

    但话已说出口,收也收不回了。

    “爸,你和秦姨的孩子,她叫尹若水,是个女孩,但是……已故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想到自己那还没来及认亲却已经离世的妹妹,再想到她离世的原因,景孟弦心里满满都是内疚。

    对秦姨的,对自己父亲的,还有对向南的……

    “已……已故?什么意思??”

    景蓝泉脸色突变。

    景孟弦吸了口气,“爸,有时间你跟秦姨一起去看看她吧!儿子跟你说这些并不是想让你心里痛苦或者是内疚,我只是想告诉你,秦姨给你的爱,一点也不亚于你给她的,如果你们还有机会在一起的话,就好好把握住对方吧!秦姨心里那份失女的痛苦,或许也只有你能慰藉她……”

    景孟弦要的,其实很简单。

    他只希望爱他的每一个人,都幸福快乐!

    他一直明白着父亲的爱,从小就明白!就像自己对向南的爱,一样……

    “儿子……”

    景蓝泉显然没料到自己儿子会同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却最后,到底还是摇了摇头,“你好好去美国治疗吧,爸爸和你秦姨的事情就不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操心了!我们俩大半辈子也熬过来了,剩下的时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俩过得幸福就好!”

    “爸,你不愿意跟秦姨一起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你怕耽误了我和向南的婚姻吗?”

    他们两对如果想要组建成一个家庭的话,就必须要有一对出来让步。

    也就是,他们之间,永远都只有一对能成为法定上的夫妻!!

    而向南和他之间,要么是夫妻,要么是,兄妹!!

    法律上,永远只认可一方,而另一层关系则归纳于,**!

    “好了!”

    景蓝泉阻断了儿子的话,“爸谢谢你愿意把这些事情告诉我!虽然心里有些难过,但就像你说的,知道总归比不知道好!至于我和你秦姨的事情,我也非常感谢我儿子的理解!我以为你会偏向你妈那边的,所以爸挺意外的!谢谢你,儿子!!”

    景蓝泉欣慰的拍了拍儿子厚实的肩膀。

    “你和向南好好在一起,她是个好姑娘,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珍惜你们之间的这段感情!我和你秦姨的事情,我们会自己解决的!我承认,你和向南的婚姻,确实是我考虑的一个范围,而且,我相信你秦姨也会有这样的顾虑!你们也别替我们俩操心了,做人父母都是如此,最重要的莫过于子孙幸福!知道了吗?”

    “爸……”

    景孟弦有些感动。

    “好了,登机时间到了,别耽误了飞机,赶紧的,上飞机吧!去叫向南过来!到了记得一定给我打电/话。”

    “嗯,好!一定。”

    景孟弦点头保证,“对了,爸,能帮儿子个忙吗?”

    “嗯?”

    “帮我把秦姨和阳阳送回家去吧!”

    景蓝泉笑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不说,爸也会这么做的。”

    “谢谢。”

    父子俩的交谈结束,一干人回来,不舍的送了两个人上了飞机。

    秦兰领着阳阳随着云墨和紫杉一起往外走。

    “秦兰!”

    景蓝泉叫住了她。

    秦兰一怔,背脊僵了一下,到底还是转了身,不解的回头看向景蓝泉。

    “景市长,有什么事吗?”

    “我送你们。”

    他说。

    迈步,朝他们走了过去。

    “不用了!”秦兰忙拒绝,“我们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

    紫杉差点就主动要求送秦兰和阳阳回去了,但被旁边明事儿的云墨一眼看出了名堂来,忙拉住了自己的小娇妻赔笑道,“景伯伯,那秦姨就麻烦您了!我们先走了,再见……”

    说完,拽过紫杉就疾步出了机场去。

    “孟弦和向南特意交代了,让我送你们俩回去!走吧。”

    景蓝泉知道秦兰不会轻易答应他,所以只好把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搬了出来。

    秦兰却以为景蓝泉送自己不过只是出于女儿和女婿的请托,想了想身边的小阳阳,到底还是应了下来。

    上飞机才一坐定,向南就忍不住同景孟弦八卦开了。

    “你刚刚跟景伯伯聊了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向南就是特别好奇,两个大男人,难不成还有别人听不得的秘密?

    景孟弦偏头看好奇的她,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若水,我告诉我爸,关于若水的事情了……”

    向南张嘴,惊愕的看着他。

    水波流转,闪过几许淡淡的伤然。

    末了,点点头,认可道,“对,景伯伯有知道这件事的权利,其实我也一直希望景伯伯能去若水的墓前看看她的,知道了也好,也好……”

    …………………………

    向南闭了闭眼,忽而,又睁开了眼来,仰头看着他的下巴,问他,“你觉得那张结婚证重要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捉蛊记捉蛊记

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邻小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邻小镜并收藏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