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 > 第五十一章 悲惨的君子维(无情现身求首订

第五十一章 悲惨的君子维(无情现身求首订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

    七……七阶灵兽?

    不可能!他一定是眼花了。

    君子维狠狠的瞪大眼睛,只希望眼前的只是一场泡影,可是,什么都没有消失,众多的七阶灵兽正虎视眈眈的望着他。

    “这……这是怎么回事?”君子维愣住了,这么多的七阶灵兽,就连他君家都没有这个手笔啊,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如此强大的灵兽?

    而且,契约灵兽需要契兽阵,除了那些大门派外,又有谁能拿出这么多的契兽阵?

    “哈哈,君子维,怎么样?害怕了吗?”君覃大笑两声,那表情有着说不出的爽快,多少年了?他忍了多少年了?

    几年前,他的姐姐,也是他唯一的亲人,因为被君一凡玷污而跳井身亡,但是该死的君家却为包庇君一凡诬陷姐姐勾引他不成寻了短见。

    天知道他多想报仇,如今终于夙愿以偿。

    君家就算在强大一旦失了人心,气数也尽了……

    “君子维,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为姐姐报仇吗?可是我没有那个实力,就只能忍了下来,好在我选择了明主,才能在今天如此理直气壮的和你讲话。”君覃抬着头,冷冷的看在脸色大变的君子维。

    君子维冷哼一声:“那是你姐姐自作自受。”

    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没有用处的旁系就去处罚嫡系?旁系与他虽也有着一丝血脉,但几百年下来那血脉早就淡了,能用的则用,不能用的则弃。

    身为一个家主,他要做的便是让任何人都不得不服从他的命令。

    “君覃,和他废话干什么?我们好不容易能出一场气,直接开打不久行了?云豹,去给我教训教训这个自高自大的君家家主,别把人打死了就行,当然,缺胳膊缺腿什么的就管不着了。”

    吼!

    在那人话落后,云豹一声大吼冲向了君子维,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而与此同时,其他灵兽也得了自己主人的命令,同一时间向着容颜大变的君子维扑了过去。

    悲剧的君子维,如果他直接把金银地契送到景仁,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奈何他对景月轩心生恐惧,认为君清羽毕竟是他三弟的血脉,怎么也会对他这个大伯念着一点亲情,而追杀她的事也是韦老和老家主做出的,和他无关。所以才会送到君门。

    谁知君清羽对他恨入骨髓,是以,早就吩咐君门的人好好招待君子维。

    得到君清羽的话,那些被君家伤害过的君门子弟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只要留着他一条命,就算是半身不遂也无事。

    “嗷呜。”

    银狼扬头长啸一声,一口咬住君子维的命根子,顿时鲜血四溅而出,疼的君子维差点晕厥过去。

    望着这些凶猛的群兽,君子维目光惊恐,他后悔了,现在真的很后悔,如果早知道这样,当初怎么也要阻拦父亲对君清羽下手。

    如今说什么也没用了。

    难道这君家就要生生的毁在她的手里吗?

    “不!”

    想到这里,君子维暇眦欲裂,大声喊道,就在这时,身后一头金纹虎扑了过来,他终于忍受不住,砰的一声栽倒在地。

    “这么快就晕了?真没用,还想再让我的小金金多玩一会,”君胖子撇了撇嘴,不屑的扫了眼倒地的君子维,趾高气扬的说道,“兄弟们,把他身上的东西都给搜出来,不知道君家拿多少好东西来孝敬孝敬我们,哈哈哈!”

    痛快!

    今天还真是痛快,简直是出了多年的恶气。

    君胖子咧嘴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哪一天有现在这样的痛快。你君家家主又怎么了?不朝阳是败在了我们的手里?

    “胖哥,这家伙怎么办?”君覃看了眼地上的君子维,眉头微微一皱。

    君胖子眨巴了下小眼睛,一脸奸笑的道:“这家伙已经没用了,不死也落了个半身不遂,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他不是天生看不起我么这种废物吗?那我就让他永远也脱离不了废物的名号,哈哈哈,我也要让他尝尝我们当年所受的滋味。”

    君家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君子维对废物深恶痛绝,就连嫡系中也有不少人被他所不耻,若他成为一个废物,那接下来的事情会多么有趣?

    “老大说了,君家存在不了多少时间,就让君子维暂时活着,等到拿君家开刀的那一天再好好的对付他。”

    君胖子抚摸着下巴,呵呵笑了起来。

    让他活着,明显比死了更痛苦,所以就先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吧。

    “好,那我就把他送回君家,”君覃冷笑起来,他低眼瞧着半身不遂的君子维,说道,“君家主,这种滋味可好受?啧啧,看样子你不但无法修炼,那手啊脚啊都不能动了,哦,对了,你那命根子也被咬掉了,这算不算真正的废物?”

    君子维眼皮动了动,却感觉身上犹如千斤重,根本就无法动弹。

    但是,他的意识还是有些清醒的。

    听了君胖子和君覃的话,君子维如今只有一个想法,让他成为废物,还不如给他一刀来的痛快。

    “君覃,去君家时小心些,别被君家给扣留了,到时候我在后面偷偷跟着你吧,你万一被君家给扣了,我好去景仁商会求助。”

    君然似乎有些不放心,那君家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呵呵,这件事不用担心,我把君子维丢到君家门口就走,现在的君家除了君老爷子外还有谁能阻的了我?等君老爷子赶出来我也已经溜走了。”

    君覃拍了拍胸膛,信誓旦旦的说道。

    而后他抬手把鲜血淋漓的君子维给提在手上,脚尖在地上轻点,几个闪身间就到了门口,随即消失在众人的眼帘内。

    此时的君家已经起了轩然大波。

    君子维被老家主派去君门,回来时却是半身不遂,一条手臂已经脱离了臂膀,在空气中晃荡,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在君家,让人不觉感到恶心。

    所有人看到君子维的惨象都不由暗自心惊,这……这身体怎么像被野兽给啃噬了一般?破破烂烂的,连麻布都比他整洁。

    老家主脸色沉了下来,砰的一声,拳头重重的砸在墙壁上,他咬牙切齿的道:“君门,简直是在欺人太甚!”

    就在这时,一道含着得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爹,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咦,大哥他怎么了?”

    君二爷大步走了进来,在看到君子维的惨象之后狠狠的被吓了一跳,不过更多的是愉快,君子维如果不行了,那君家家主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而且他可没忘记君子维这个混蛋对他儿子做的那些,如今看到他这幅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正沉浸在愤怒中的老家主丝毫没听出他语气中的愉悦,只沉着脸道:“还不是君清羽那个贱人,可惜那个贱人有流月门少主保护,就算我想要杀她也要掂量一下她在景公子心中的地位。”

    二爷眸光微闪,呵呵笑道:“爹,想要对付君清羽,我有一个法子。”

    老家主眉目一动,看着自己这最不省心的儿子,说道:“你如果能替我除了君清羽那个臭丫头,我就让你担任君家家主。”

    君家家主这个位置,对二爷是有着十足的诱惑力,果然一听这话,他的心动了一下:“爹,你还记不记得清海那个丫头?”

    “君清海?老三的女儿?我记得那丫头倒是不错,不过好像自从我出来后就没见过她,那丫头现在在什么地方?”

    老家主皱起眉头,他的印象中倒是有这么一个少女。

    那少女的容貌不如君清羽,却温顺的很是惹人怜爱,脾气好,性格也好,就连天赋也不错,可怜的她自幼丧父丧母,一个人辛辛苦苦走到这个地步。

    “在一个半月前,君清海就失踪了,不过我已经让人去找她的下落,想必很快就能找到她,爹,不管如何,清海丫头和君清羽都是一个父亲生的,她们关系虽然不是很亲近,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到时我们可以假装把清海丫头逐出家门再进行追杀,让她去投奔君清羽,想必君清羽不会拒绝,彼时找个机会就由清海除了她,就算景公子怪罪下来,也和君家无关,毕竟所有人都知道君家已经将她逐出家门。”

    说到这里,二爷顿了一顿,冷笑道:“当然,这事需要清海丫头配合,我们可以和她说,若她愿意帮助我们做成此事,君家会对她全力栽培。”

    老家主眸光一动,他没想到这最不让他看上的儿子可以想出这样的计谋了。也活该君清海要成为君家替死鬼。

    “好,这件事就由你去做。”

    顿时两人一拍即合,然而老家主怎么也没想到,他还没寻到君清海的下落,君家就已经进入了灭顶之灾……

    二爷看向床上半死不活的君子维,冷笑了一声,大哥,你大概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情势逆转,如今的我就快成为君家家主,而你只是一个废物罢了,当初你对凡儿的所作所为我会让你加倍的偿还!

    便在君家因君子维的事情忙碌起来之时,昏迷了几天几夜的君梦莲终于幽幽醒转过来,全身上下的刺痛提醒着她那天所做之事,顿时羞辱感侵袭在整个胸膛。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大庭广众下怎么做出了这种不堪入目的事,君家的颜面都被她给丢光了。

    “少臣哥哥?”君梦莲一抬眼就看到站在自己旁边的俊逸男子,心蓦然一跳,“少臣哥哥,我是被陷害的,我……”

    泪水顺着眼角淌了下来,君梦莲哭的梨花带雨,那副凄惨的模样好不可怜,若换成以往,估计柳少臣就会把她拥入怀中好生安慰。

    只是这一次,柳少臣什么都没有做,仅是用那陌生的眼神看着君梦莲。

    如此的目光是君梦莲从未见过的,她的心不由慌了起来:“少臣哥哥,你听我解释,我的心里只有少臣哥哥你,就算……就算看在我曾经救过你的份上……”

    如今的君梦莲还以为柳少臣会一如既往的被她拿捏住。

    然而,柳少臣却没有说话,眼神冷漠的凝望着床上衣不裹体的女子:“君梦莲,我只问你一件事,两年前当真是你救了我?”

    不知道柳少臣为什么问这话,君梦莲的心跳了一下,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少臣哥哥在说什么呢?那天当然是我救了你,少臣哥哥不也确定了这件事了吗?”

    冷眸扫过少女苍白的面色,柳少臣淡淡的说道:“那你能不能说一下那天你救我的情形?比如我受伤的部位是哪一个地方?”

    君梦莲紧咬着唇,眼里闪烁着泪花,她滚了滚喉咙,声音沙哑的道:“少……少臣哥哥,我……”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看到这情形,柳少臣如何不知事实的真像?只是得知到这个结果,他的心里像被虫子给狠狠的啃噬了一口,后悔的俊颜苍白。

    脚步踉跄了几下,柳少臣转身向门外走去,君梦莲内心一惊,急忙抓住他的衣袖,哭泣道:“少臣哥哥,不要走,我求你不要走……”

    柳少臣已经是她最后的靠山,若是连柳少臣也不要她了,那她该怎么办?又要回到以前的生活吗?

    不,她不要!

    整个青冥派都知道少臣哥哥要娶她,如果发生了这种事那些人又会如何的嘲笑她?这种丢面子的事让她比死还要难受。

    “啪!”

    柳少臣回身甩了她一个巴掌,一掌就将君梦莲拍到地上。

    君梦莲捂着红肿的左脸,双眸含泪,不敢置信的看着这曾经说要护她爱她一生的男人。

    “君梦莲,原来你一直都是在欺骗我,可笑我竟以为你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子,以至于被你骗的团团转。”柳少臣不觉笑了起来,那笑容分外刺眼,让君梦莲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缓缓闭上眼,柳少臣深呼吸口气,睁眸之时眼底冷芒四射,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为你,我不惜去伤害我真正的救命恩人,君梦莲,你心肠如此歹毒,必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而我念在同门之宜不会对你下手,但是从此往后我们的关系就如同此袖……”

    撕拉一声,柳少臣将衣袖撕扯下了一大块,狠狠的丢到地上。

    “你好在为之吧。”

    最后望了眼梨花带雨的君梦莲,柳少臣再也没有任何眷恋,转身离开了这里,从始至终,都不曾因对方那哭泣的模样有所心软。

    君梦莲瘫坐在地,紧紧的握着柳少臣撕下来的衣袖,目光中露出绝望之意。

    少臣哥哥,你当真狠心,纵然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但这么多日子的相处你就可以抛弃吗?

    泪水一滴滴的落到地上,很快浸湿了一片,君梦莲忽然发生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整张绝美的容颜都充满了狰狞。

    “君清羽,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如果你不存在于世,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我要你死,你一定会不得好死,啊啊啊啊!”

    步出梦香阁,柳少臣听到身后传来的那道呐喊声,脚步微微一顿,叹息了口气,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何他以前却认为她善良纯洁?

    陡然,柳少臣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清冷的面容,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或许只有这个女子,方才能配得上他。

    可想到景月轩,他的眉头不由皱起,不知道景公子和她是什么关系,看起来貌似不是情人之前该有的气氛,稍后景仁举办的拍卖会便要展开,若是能从中得到一个中型聚灵阵送给她,也许就能够祈求她的原谅……

    青冥派虽也有着炼阵师,但身为内门弟子的柳少臣只拥有小型聚灵阵,一般如中型聚灵阵,或者契兽阵之类的阵法,也只有一些核心弟子才配拥有。

    所以此次柳少臣对这两个阵法都是势在必得。

    ……

    因为前一次拍卖会的圆满成功,这次的拍卖会吸引了不少的人,就连郡城以外的势力都跑来凑了这份热闹。

    而得到赵老的吩咐,当君清羽一行人出现后,就立刻有人把她引入君字包厢。这君字包厢是特别为她设立的,亦是三楼唯一的一间包厢,低头看去,能将下面的情势看的清清楚楚。

    午时刚过,各大势力便纷纷而来,唯独缺了一个君家,不过这也在君清羽的意料当中,如今的君家没有闲情顾得上拍卖会。

    此时,二楼的琼字包厢内,一名容貌可爱的少女正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观望着楼下热闹的情景。

    “孙爷爷,这拍卖会还真有趣,我听都没听说过呢,回去后让父皇也准备一个拍卖会吧?”

    少女手托着腮帮子,两颗如宝石般的黑眼睛闪闪发亮,让任何人见了都想要把她给搂入怀中好好的疼爱一番。

    孙老摇了摇头,宠溺的一笑:“小公主,陛下繁忙,怎么会有时间去弄什么拍卖会?这次我们出来还不知道宫里闹成什么样子了。”

    伊晴崛起可爱的唇,娇俏的脸蛋上写满了不满:“谁让那混蛋要向父皇提亲,我如果不跑的话,是不是就被父皇给嫁给他了?我不要,孙爷爷,我只想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才不要和那种混蛋在一起。”

    听到伊晴的话,孙老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为何小公主会被流月派的张少樊给看中了,虽说那张少樊只是流月派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但就算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也不是皇族能招惹的起的。

    如果小公主不离家,说不定真的会被陛下嫁给那张少樊。可据说张少樊比较变态,喜欢折磨女人,不知有多少女人被他折磨而死,像小公主这样的体质,怎么能经受的起那种折磨?

    所以,为了保护小公主,孙老不惜带着她离开了皇宫。

    “小公主,你放心吧,只有我孙某还有命在,就决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孙老微微一笑,对于这小公主他一直当做孙女来疼爱,自然不舍得她受委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嚣张的声音。

    “哈哈,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慕家那老不死的吗?怎么?老不死的,你还没死啊?据说你把君家的君一凡给强了,原来你这老不死的还有这一种变态的爱好。”

    “你……你……君胖子,你放肆!”

    伊晴一怔,疑惑的蹙起了秀气的眉头,她怎么感觉前一道声音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君胖子?

    伊晴突然想了起来,这不是那该死的胖子吗?

    说起这段孽缘,那是二十五天前的事情了,那一天,孙老出门办事去了,她一个人无聊,无意间闯入了万山林,本来闯入万山林也没有事,她随身携带着驱除灵兽的香粉,只要灵兽不是成群结队的出现,这香粉就足够赶走那头灵兽。

    而一般来说,除非有兽王带领,否则灵兽很难成群结队的现身。

    但是,这死胖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来,身后还有一群灵兽在追赶,偏偏那该死的胖子还朝着她而来,于是可怜的伊晴就这样被拖累了……

    因为死胖子闯下的祸,她不得不跟着一起跑,最后两个人一起滚下了山坡,那该死的胖子竟然……竟然还占她的便宜,趁机摸了她两把,她绝不相信如这胖子所说是不小心的,他一定是故意吃她豆腐。

    不过伊晴还真是冤枉了胖子,他确实是不小心摸到了软绵绵的东西,一时好奇捏了两把,而正因为此,他整整被伊晴追杀了两天。

    想到这里,伊晴就满脸羞愤,猛地站了起来推门走出去。

    正和穆非然吵得不可开交的君胖子突然瞥见那一道熟悉的倩影,吓得他肥肉都抖了两下,为什么这女人会在这里?

    那被追杀的两日是他永远的噩梦。

    所以,他也不和穆非然吵了,咻的一声就跑向了楼上。

    伊晴没有去追君胖子,她扫了眼脸色铁青的穆非然,顿时瞥见他眼底毫不掩饰的杀机,不觉冷哼一声:“你是什么人?”

    听到少女娇俏的声音,穆非然回过神来,神色很不好的说道:“我是穆家家主,姑娘你又是何人?”

    “我是谁你管不着,我只想问,和你吵架的胖子是谁?”

    “你说那该死的胖子,”穆非然咬了咬牙,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杀意,“他是君门的君胖子,也是我的仇人!”

    伊晴可爱的脸蛋上扬起一抹不满:“姓穆的,那死胖子的命是我的,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收了他的命,你敢违反一下试试。”

    在皇宫里,除了对那些亲近的人外,伊晴的性格也是极其的霸道,何况她一眼就对这姓穆的没什么好感。

    不过,知道那胖子的身份就好办了,当初的帐她要和他好好的算个清楚,轻薄了她,没这么容易完事。

    说完这话,伊晴也不管穆非然是什么表情,转身走入了包厢……

    君字包厢内,君胖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屁股坐在君清羽的旁边,拿起茶杯就猛地灌了一口水。

    “胖哥,你怎么了?”君然好奇的望了他一眼,他还从没见过这胖子有过如此慌张的时候。

    “没……没事。”君胖子脸色一红,他哪有那个脸告诉别人是被一个女人给吓着了?

    不就是摸了两下吗?那丫头怎么这么小气。

    君胖子撇了撇嘴,为了这事就追杀他追到了这里,用得着吗?不过最近这段时候还是别出门了,那个疯女人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君清羽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胖子今天似乎有些不正常……

    “诸位,欢迎来参加我们的拍卖会,”柳总管手执定音锤,微笑的说道,“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我们这次拍卖会所要拍卖的一些阵法,说起这阵法功效恐怕无人不知,而今天的拍卖会中,所拍卖的就是三级阵法契兽阵与中型聚灵阵,不用我解释你们大概就知道了这两个阵法的使用。”

    说到这里,柳总管扫视众人,在看到他们激动的神色之后,微微一笑,继续道:“不过呢,这两种阵法恰好都有三个,所以契兽阵与中型聚灵阵捆绑在一起拍卖,也就是说共有三个势力有幸获得这两种阵法。”

    对于柳总管的做法,有些只能够拍得一个阵法的人都感觉很可惜,但很多人还是认同的,毕竟无论是契兽阵还是中型聚灵阵,他们都极其的需要。

    “好了,如果各位没有意义的话,此场拍卖会就开始。”

    唰的一声,柳总管掀起了红布,顿时间,红布内的两个阵法映入眼帘,看的他们都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第一对阵法花落谁知我们都很期待,现在可以开始报价了,底价为十万两的白银,或者一千两黄金。”

    柳总管话音刚落,一道声音就从大厅内传了过来。

    “我出二十万两。”

    “三十万两。”

    “三十五万两……”

    报价声一声高过一声,所有人的心情都充满了激动,要知道这可是三级的阵法,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大白菜,如果能得到这两个阵法,家族的实力必定会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百万两。”

    这道声音掷地有声,让所有人都不觉投向了楼上。

    穆非然头上直冒冷汗,如今的穆家已不比从前,他为了这次的拍卖会,基本上拿出了所有的家当,希望这价格能吓退其他人。

    但是,穆非然明显失望了……

    “两百万,呵呵,穆家主,我看你已经穷途末路了,还是算了吧,就算买回去阵法也没有什么用了。”

    说这话的是林家的家主,自从穆家和君家为敌之后,势力是一落千丈,而林家却趁这个时候超过了穆家,成为如今仅次于君家的势力。

    穆非然咬了咬牙,说道:“两百三十万。”

    “两百五十万,”林家主笑了笑,“穆非然,我欢迎你再次加价,不管多少,我林某人都会跟上去。”

    砰!

    穆非然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凳子上,这两百三十万是他已经能拿出的极限,此次为了拍卖会他把一些地都抵押了,谁知还是败了。

    “两百五十万还有没有?两个拍卖阵可远远不止这个价格,两百五十万还有没有?两百五十万一次,两百五十万两次,两……”

    就在林家主欣喜自己拿到阵法之时,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他心中的幻想:“五百万。”

    价格直接就从两百五十万提升到五百万,这……这他妈的震撼人心了。

    柳总管握着锥子的手都微微颤抖,他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五百万三……”

    “一千万。”

    温文尔雅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柳总管狠狠呼吸了口气,激动的双手颤抖:“丁字包厢的客人出一千万,还有没有人有更高的价?一千万两一次,一千万两两次,一千万三次,成交,这两个阵法就归丁字包厢的客人所有。”

    包厢内,柳少臣轻抿了一口茶水,温文尔雅的面容上扬着笑意。

    有了这阵法,就能去向君清羽赔礼道歉,想必看在阵法的份上她也会接受自己。当初,他不过是送了君梦莲一个小型聚灵阵,她就开心的不成样子。

    而中型聚灵阵比起小型聚灵阵来说,珍贵十倍不止。

    “下面开始第二对阵法的拍卖,依旧是底价十万两银子,现在可以开始报价。”

    这次,他刚说话,一道苍老的声音就从包厢内传了出来:“慢着,我能否用一物换取阵法?”

    “这个……”柳总管有些为难,下意识的看了眼三楼独立的包厢。

    他这一眼被很多有心人给看见了,所有人都不觉猜测,难不成那包厢内的就是阵法的主人?

    突然,一个小厮跑到柳总管的身旁,到他耳边说了几句,柳总管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先看看是什么东西,值不值得用阵法交换。”

    然后柳总管便让小厮前去包厢一趟,将老者所想要交换的东西呈了上来。

    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金色种子,暗淡的光泽环绕在种子的周围,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柳总管不觉一怔,凭他的眼力还不知这是什么东西。

    “金树果的种子!这竟然是金树果的种子。”

    此时,君清羽的灵魂内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

    无道老人还没从这份激动中回过神来,颤抖的说道:“这金树果一般需要一千年才能够长成,对一些人来说就没什么大的用处,但是你拥有灵田,在灵田内仅仅只要一百天就能够生长出果实,小主人,你运气太好了,这金树果可是炼制六级先天之阵必备的药材。”

    先天之阵,顾名思义,便是能够使后天十二级突破到先天的阵法。在这片大陆上,六级的炼阵师极其的稀少,更别说能炼制出先天之阵了。

    因为对于先天之阵来说,所需要的药材太过珍惜,哪怕是六级的炼阵师也很少有人能够制出先天之阵。

    所以,饶不得无道老人不激动。

    君清羽眉头一挑,说道:“胖子,你去让人和柳总管说一声,那种子我换了。”

    “啊?”君胖子疑惑的眨了下眼,他看不出这种子有什么不平常的地方,不过既然君清羽这么说了,一定有着她的道理。

    拍卖席上,一人走到柳总管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柳总管眉眼一动,嬉笑道:“这位尊贵的客人,阵法的主人已经同意和你交换物品,此队阵法就归你所有。”

    包厢内,听到这话的孙老松了口气,他还真怕那人会不同意交换。

    “孙爷爷,我们为什么要把金树果的种子拿出去交换?”伊晴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看向身旁的老者。

    孙老微微一笑,宠溺的揉了揉伊晴的小脑袋,说道:“小公主,那金树果的种子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用处,不说成长年限的长远,就连照顾它都是一件费心的事,若没有足够的灵气提供,它就会日渐枯萎,既然如此为何不换些有用的东西。”

    伊晴一眨眼睛,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

    两对阵法拍卖了出去,余下的只剩下一对,众人都紧张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这最后一对会花落谁家。

    “咳咳,”柳总管干咳了两声,“那我们就继续下面的拍卖,底价依然是十万两银子,好了,各位开始报价吧,如果金钱不够的话,可以用物品来作为交换。”

    目光环视四周,柳总管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不紧不慢的说道。

    众人你一声我一声的争起了阵法,都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最后这阵法被寒字包厢的客人以五千万的价格给拍走。

    仅仅是一场拍卖会,君清羽就赚了六千万两的银子与钱都买不到的金树果种子,如今的郡城之内,按财富,竟然没有人能比的过她。

    自最后一场结束后,人群就各自的散了……

    潇月望着手中的阵法,如清月般俊逸的容颜上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元元因为没有师父指导的缘故,阵法并不是很精湛,但是,他对于炼阵师十分的痴迷,若是看到契兽阵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似想到少年兴奋的容颜,潇月的眼里也带着温柔的光,虽说这五千万的价格贵了些,但只要元元开心就物有所值了。

    突然,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潇月怔了一下,惊讶的道:“那不是清羽姑娘吗?拦住她去路的男人是谁?公子……”

    他转头望向一旁,却发现那俊美如仙般的男人浑身散发出冷冽的寒气,完美的面容亦是寒冷的让人的血液都瞬间冰凉。

    潇月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公子这样子真的太吓人了,他还是躲到一旁去比较好……

    此时,景仁商会门口,君清羽不耐的皱了皱眉头,冷眼看着挡住她去路的柳少臣,清冷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意,冷笑道:“柳公子何时也如无赖地痞一般的拦人的去路?”

    对于柳少臣,君清羽一直没有什么好感。

    前生若不是因为他的缘故,师父和挚友如何会死相凄惨?而她在前世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救了这个男人的性命。

    为此事她最终痛不欲生。

    “你恨我?”柳少臣眉头一皱,随即松了开来,“你是不是恨我认错了人?我那也是被君梦莲给欺骗了,我并不知道救我的人是你,为了向你道歉我才拍下了这对阵法,我想以你的天赋加上中型聚灵阵会修炼的更加快速。”

    听到柳少臣这话,君清羽身后的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中型聚灵阵?这东西很稀奇吗?他们君门的人人手都有一个契兽阵和中型聚灵阵,到最后这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想用中型聚灵阵来收买老大?

    这他妈的就是一个笑话!

    “柳少臣,你还是滚回去和你的君梦莲恩恩爱爱吧,”君胖子哼了一声,鄙夷的道,“你们两个真是天生一对,没有谁比你们更加合适了。”

    柳少臣脸色微微一变,温文尔雅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冷芒:“别和我提那个虚伪丑陋的贱女人。”

    说到这,他转头看向君清羽,转而温柔的道:“小羽,如果早知道当初救我的人是你,我是决不会和她订婚,如今我愿意与她解除婚约,娶你为妻。”

    与君梦莲在一起时,柳少臣确实是为了救命之恩,然而现在面对着君清羽,他更多的是这少女曾经表露出的天赋。

    就凭她击杀后天八级的实力,哪怕是入了青冥派也可直接成为核心弟子,享受着绝无仅有的权利。

    但是君清羽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目光定在一处,再也不复那面对其他人时的清冷……

    循着少女视线而望,那瞬间,一道如仙人般卓越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眸子里。

    柳少臣一直以为景月轩已经足够优秀了,却没想到世上还有人俊美到如此的程度,天上地下都绝无仅有,完美的容颜让男女都不由为之嫉妒。

    与景月轩的清俊温柔相比,这个男人,却是寒冷的让人心惊,整个人都罩着一层寒气,俊美如仙的脸庞上勾绘着冷漠的线条。

    一袭白衣飘然而至,让人感到面前似乎出现了一幅画,而这般完美没有瑕疵的男人就像是从那幅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街道上肃静无声,众人的目光都循着男子移动,谁也不知道这般完美的男人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清儿,你又到处乱跑。”

    一改刚才的冷漠,当男人走到君清羽的面前之时,冷漠的线条缓缓柔和起来,目光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别说是其他人了,君清羽也愣住了,这目露温柔的男人真的是无情?该不会被什么人给调换了?

    “妈呀!”潇月吓了一跳,差点跪在了地上,他惊恐的望着俊美的无情,狠狠的揉了揉眼睛,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公……公子笑了?太可怕了!公子居然笑了。

    还没等君清羽回过神来,无情强行拥住了她的肩膀,在看向柳少臣时,面容再次恢复那一如既往的冷漠。

    “你对我的未婚妻可有意见?”

    未婚妻?

    柳少臣眯眼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容貌确实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但是,身为青冥派内门弟子的柳少臣感觉自己一向比其他人更优越。

    “这位公子,我是青冥派的人,不知公子可以给我一个面子……”

    柳少臣认为自己的语气已经很好了,但是无情显然没有给他面子,那表情还是那般的冰冷,眼里有着化不开的寒气。

    “护法!”柳少臣咬了咬牙,心里犯了狠意,“把他给我杀了。”

    “是,柳公子!”

    青衣护法虽然不想做这种事,可惜他不能违抗柳少臣的命令,所以在听到这话后,身形一闪就冲向了无情。

    便在他到无情的面前之时,无情只是冰冷的看了他一眼……

    “轰!”

    一道强劲的力量狠狠的轰在了青衣护法的身体之上,他的身子顿时摔了出去,口里源源不断的冒出鲜血。

    如果有人能看到他身体内部的情况,就会发现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然而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看见无情动一下手。

    柳少臣见势不妙就想逃跑,但不知为何,无情仅是伸手一抓,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两人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我是青冥派的弟子!”柳少臣脸色一变,他没想到这男人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杀他青冥派的人。

    “青冥派?”无情面无表情的望着面色恐惧的柳少臣,倒是收回了想要杀他的手,“带我去青冥派。”

    如果不把这件事解决一下,或许会为她带来麻烦,既然如此,那就由他出面将此事解决,若是青冥派要为这些人复仇,那他不介意屠杀整个门派。

    无情的眸中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意:“潇月,带他先走,我随后便来。”

    “是,公子。”

    潇月一把拎起柳少臣,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臭小子,连我们公子的女人都敢抢,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柳少臣表面一副惊恐的模样,心里却感到不屑,等回到青冥派,必要你们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在两人离开后,君清羽看着面前冷漠俊美的男人,说道:“无情,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未婚妻了?”

    无情仅是淡漠的扫了她一眼:“我在帮你,你又欠了我一次。”

    君清羽愣了一下,帮人有冒充未婚夫的这种帮法吗?就在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无情低眸在她耳旁说道:“最迟一月,我会回来。”

    话落,也没看身后的少女是什么反应,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安静的街道上。

    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君清羽心里有什么东西一点点融化开来。这个男人,似乎每次出现的都是这么的凑巧……

    “胖子,君然,”君清羽收回目光,吩咐道,“去邀请郡城除却慕家和君家外所有的势力来我君门,就说有事相商。”

    眸光闪烁了几下,君清羽冷笑起来,她很快就要离开郡城,在此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君门势力的扩展,还有那差不多气数尽了的君家……

    君门这个势力对如今各大世家来说并不陌生,却不知为何这君门的老大要邀请他们,虽然心里疑惑,但基本上大部分的势力都打算来一探究竟。

    据说,这君门连君子维都吃了亏,君家还不敢找上门来算账,若能巴结上这君门也对他们有着不小的好处。

    所以一时间各大势力都向着君门聚集而去……

    此时的君门内,君清羽端坐在首席之上,微笑的看着底下各势力的首脑们,不紧不慢的开口:“各位也都是郡城一方领土的首脑们,现在我叫你们来只是为了一件事情,我相信你们会很乐意听从。”

    听到这话,众人面面相视,终究还是由郡城地下势力的老大张凌说道:“清羽姑娘有什么话就说吧。”

    君清羽微微一笑:“很简单,我想要收复整个郡城,所以,我需要你们投效我,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什么?”张家家主张铁生闻言脸色一变,语气很不好的说道,“清羽姑娘,你这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就连君家老爷子当初也没做到这点,你又凭什么让我们这么多人都听你的命令?”

    “是吗?”君清羽笑了笑,不气不恼的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眉头微微一挑,“我只给你们两个机会,一是效忠我,而另一个便是此生此世都无法踏出君门一步。”

    张铁生咬牙切齿的瞪着君清羽:“清羽姑娘是打算囚禁我们一生?哼,我承认你确实很强,连八级强者都败在你的手里,但我们在这里这么多人,难不成你还能把我们所有人都困在这里?”

    众人脸色都不好看,这丫头简直太过嚣张了,她凭什么把他们留在这里?难不成他们这么多人还会怕一个小丫头不成?

    “既然张家住想要看看我是何德何能留下你们,那我就让你们看好了,”君清羽再次笑了起来,清冷的目光中涌动着淡淡的光芒,“君门所有的人听令,立刻把你们的伙伴放出来给众位家主看一看。”

    唰!

    唰唰!

    顿时间,无数个灵兽的脑袋在门外露了出去,皆是追随在自己主人身旁虎视眈眈的盯着在做的众首脑们。

    七……七阶灵兽?

    众人深吸了口气,一时间面上露出错愕之色……

    ------题外话------

    先虐了两人,下章继续虐

    ——

    农家俏神医文/空晴寂

    【一对一温馨暖文,讲述一介小小农家药女温馨的田园创业史】

    心心念念的未婚夫竟然和表姐偷情,回头还理所当然的要退婚,趾高气昂的施舍侍妾之位。

    孙锦绣被人陷害推下荷花池,一朝身死,再次睁眼之时她变成了她。

    国际医药世家继承人孙雯穿越成了农家女,从此痴傻村姑变身彪悍药女。

    少失考妣,兄妹三人穷困潦倒,仅余几亩酸土田,两间泥胚房。

    更有外祖家盛势凌人,母舅家贪心不足,欺上门来。

    更倒霉的是,内忧外患,县太爷獐头鼠目也来横插一脚。

    怒!

    一切反动势力都是纸老虎!想要欺负他们弱女遗孤,还得先过了她在世神医这一关!

    种药田,开药房,在古代也倒腾出个医药公司,彻底垄断医药市场,赚得盆满钵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冰伊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伊可可并收藏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