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 > 第五十五章 诸葛云的恨

第五十五章 诸葛云的恨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

    一道红光飞向了黑痣青年的下身,他还没来得及求饶,众人就感到一股鲜血飚射而出,疼的那青年大喊一声就晕厥了过去。

    君清羽将火焰刀收起,转身望向诸葛云,说道:“要不要跟我走?”

    诸葛云深凝着少女那如黑夜般的双眸,微微抿了抿薄唇,凌乱的头发之下那还算清秀的容颜上透着坚毅的光泽。

    “我无处可去,所以,我想要跟着你。”

    “那我们走吧。”君清羽笑了起来,那耀眼的笑容如一束阳光般落入了诸葛云的心里,冰封许久的心因这抹微笑而渐渐的融化开来。

    从出生起,她就被誉为不祥的存在,人人避而远之,就连她的亲爹也不愿靠近她,生怕会被她所拖累。

    只有这个女子愿意接近她……

    诸葛云那双凌厉的黑眸里涌动出一丝感动的光芒,而后那清秀的脸蛋上扬起灿烂的笑容,轻声应道:“好,我和你走。”

    君清羽微笑的扫了眼诸葛云,如今当务之急,是解除诸葛云身上的封印。

    “前辈,她身体内的封印能解除吗?”

    微微垂下眸子,她掩盖住眸中的那抹情绪,用灵魂传音询问道。

    少顷,灵魂之内才传出无道老人的声音:“解除封印有两种方法,第一便是动用先天强者之力,若有先天强者再次,就能轻易的破除封印,这封印对先天强者来说实在是不堪一击,第二,便是动用九幽之火焚烧,这九幽之火只在九幽之地才能够寻到,可那九幽之地太过危险,稍不谨慎便会灰飞烟灭,当然,还有第三种方法,她的身体内更有几层封印,需要一层层的解开,不过这需要许多年才能完成……”

    第三种方法,便是前生师父所动用的那个方法。

    君清羽微微抬眸,唇边扬着浅浅的笑容:“不管有多危险,我都要去试试,绝不能让这世再充满了遗憾。”

    如今能尝试的也只有第一种与第二种的方法,可她又去哪儿寻找先天强者?

    无情?

    蓦然间,君清羽的脑子里闪现出那一张俊美冷漠的容颜,不觉摇了摇头,她欠无情的情太多了,不想再欠他什么。

    “我们现在去哪?”诸葛云转头看着君清羽,皱眉问道。

    “京都香城。”

    船到桥头自然直,无论如何,她都要尽早的帮诸葛云解除封印,让她再次迈入修炼之徒。

    一个拥有天灵体脉的天才,她的修炼速度必然很快,可笑的是如此的天才,诸葛家族就这样抛弃了。

    京都,是朱香国最为繁华之地,而如今的京都香城之内,却是一片热闹之景。

    因最近各大门派来香城举办的武者大比,让如今的香城成为了香饽饽,说起来这武者大比是由流月门与无上宗所选举的一场比试,而为了比赛的质量,就先由两个门派往后的隶属门派前去大陆挑选一些好苗子,所以能进入比试的都是在各个世家拥有顶尖天赋之人。

    此时,流月门所在的别院之内,红衣老者手执一颗黑色棋子,缓缓的放了下来,兴致阑珊的说道:“还有几天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这次比赛发现一些好苗子。”

    坐在他对面的是个黑衣老者,这老者较为沉默寡言,他将白色棋子放到将军的前面,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如今距离神州大会还有三年时间,就算这次能在比赛里发现一些好苗子,三年时间又能做什么?”

    红衣老者微微一滞,轻叹了口气:“上一次的神州大会,我们流月门成了最后一名,无论如何,此次都不能再落后了。”

    似认为红衣老者说的很有道理,那黑袍老者并未讲话,仅是那紧锁的眉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了,前不久轩儿来信,说是他发现了一个天才,让我们把那位天才的名字报上去,并且留意一下那天才的下落,轩儿是门主的弟子,眼光一向很高,被他发现的天才必然有着过人之处。”

    红衣老者呵呵笑了起来,他到是对于景月轩所推崇的天才很感兴趣。

    “等看了她的实力后再行定论。”黑袍老者眉头一挑,继而又把目光放在棋盘之上,他不是别人说两句就会义无反顾相信之人,哪怕是景月轩。

    他所信的,只有自己的眼睛。

    “这里还真热闹。”

    香城繁闹的街道之上,诸葛云抿唇笑了笑,那头乱蓬蓬的头发早已经输的一丝不苟,身上穿着的是崭新的衣服,清秀的容貌看起来格外的舒服,那双明亮的眸子里偶尔透过凌厉的光。

    不得不说,诸葛云脱了那身乞丐服,倒是个秀气漂亮的女子,这种女子无论走到何处也会吸引旁人的目光。

    就当两人在街道上行走的时候,前方的路忽然被人给挡住了。

    站在两人面前的是位男子,那男子看了看手上的画,再反观向君清羽,眼睛顿时一亮,走上前几步,说道:“君姑娘,我是流月门的护法,我们火云长老想要见见姑娘。”

    “火云长老?”君清羽怔了一下,流月门的人要见自己?难不成是因为景月轩?

    想到那清俊如皓月般的男人,君清羽微微点了点头:“前方带路。”

    “是,清羽姑娘。”

    虽说流月门要见自己必然和景月轩脱不去关系,但是,一向警惕惯了的君清羽始终未曾放松神经。

    便连诸葛云亦是如此。

    她一双凌厉的双眸环视着四周,清秀的容颜上带着深深的戒备,在不知道流月门想要做什么的时候,谁敢让紧绷的神经放下来?

    “火云长老,五岭长老,清羽姑娘属下已经带来了。”

    随着此话的响起,火云落下最后一个子,微笑了起来:“总算是来了,我也没有辜负那小子所托了,呵呵,让她进来吧。”

    “是,火云长老。”

    在那人话落后,君清羽就走了进来,然而,她的脚步刚刚跨入,就有一股强大的威压迎面压来,那强大的威压令她呼吸一滞,似乎面前的氧气都随之消失了。

    但是,她还是强撑着没有跪倒在两人面前,仅是微微抬起了眸子,嘴角含着似有似无的讽笑。

    与她相比,如今一丝实力都没有的诸葛云明显就没有这样好受了。即便五岭只是动用了三分的威压,却也令她脸色发白,喉咙里传来一股腥甜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抹雪白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那股强大的威压尽都消失了。

    “小羽?”诸葛云一怔,看着替自己挡住威压的少女,眸中泛着感动的光芒。

    她真没用,什么事都做不了……

    诸葛云微微垂下眸子,明亮的眸子里带过一丝晦暗,如果她的实力没有被封印,如果她能继续修炼,或许就可以帮她什么了……

    “哼!”

    五岭哼了一声,身子一动就把威压撤了回来。

    他的嘴里虽然没说什么,但对于这能在自己威压下面不改色的少女还是起了一分的敬佩之心。

    直到此刻,君清羽才好好的打量了下屋内的两个老者……

    只见其中一位红衣似火,仙风道骨,一张老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那头鹤发在阳光下有着耀眼的光芒。而另一个老者则是冷着一张脸,黑袍笼罩下是一片黑暗,相比较红衣老头的仙风之气,这位老者倒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一般。

    很明显,刚才的举动就是他搞出来的。

    “呵呵,五岭,你也试过了,这丫头不错吧,”火云呵呵一笑,笑眯眯的打量着眼前的君清羽,“丫头,轩儿早已经和我们提起过你,他让我们把你的名字加入参赛者中,不知你有没有什么兴趣?”

    君清羽眉头一挑,问道:“有什么好处?”

    “好处?”火云一怔,继而反应过来,笑道:“这次比赛的前十名,能加入流月门或者无上宗。”

    “没兴趣。”君清羽摊了摊手。

    火云彻底的愣住了,要知道当今朱香国内有多少天才以加入一流势力为目标,这丫头居然说什么没兴趣?

    他流月门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差劲了?竟有人不愿入他的流月门。

    “丫头,加入了我流月门的好处可是不少,比如说阵法,关于阵法的功效你不可能不清楚,入了流月门后就可以得到一个中型聚灵阵,还有其他的一些阵法。”

    也难怪火云不知君清羽的能力,景月轩只告诉他自己发现了一个天才人物,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若火云知道君清羽的手下人手一个中型聚灵阵与契兽阵,又怎么可能会用这中型聚灵阵来诱惑她?

    君清羽兴致缺缺的打了个哈欠:“还有什么?我对那中型聚灵阵没兴趣。”

    火云的话哽在了喉咙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她说对中型聚灵阵不敢兴趣?她还敢不敢再打击人一点?

    “好吧,那我再说点其他的好处,如果去我流月门里,修炼的地方必然会比外面更多真气,而且流月门里拥有不少的药材灵石之物,更能多长点见识,另外,流月门天才弟子众多,若加入了我们流月门,你成长的必然在外界快许多。”

    眸光微微闪烁几下,君清羽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了。”

    “呃?”火云一下子愣住了,他提出送她中型聚灵阵她没兴趣,如此的条件倒是答应了?

    这丫头还真是怪人。

    火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要她答应参加比试那就比什么都行。

    “这位老前辈,”君清羽转头望向冷着一张脸的五岭长老,微微笑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这老前辈应该曾经中过一种毒素,导致实力修炼缓慢可对?”

    五岭一怔,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不错。”

    那是在十年的事了,他无意被敌人暗算,导致毒气入体,虽然不曾完全封死他的经脉,却也使他的修炼速度缓降了不少。

    这也是五岭心中永远的痛。

    “老前辈,如果我能祛除你的毒,你是否能帮我做一件事情?当然,那件事情对老前辈来说不会太为难,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君清羽微微笑着,朱雀之火能焚烧天下万物,一点毒素自然也不在话下。

    五岭眸子一亮,继而又暗淡下来,他苦笑一声,说道:“多少人帮我看过了,都无法祛除这毒素,这次怕是也是无用功罢了。”

    一次次,他都从希望到绝望,纵然毒素在经脉里越聚越多,或许有一天会完全堵塞起来,他也没有丝毫法子。

    “不试一下,怎知不行?”君清羽凝望着黑袍老者,淡淡的说道,“如果继续下去,你终有一天会变成连修炼都无法修炼的废物,这便是你想要的?如果试一下,或许还有希望。”

    五岭的心蓦然一动,是啊,不试就连希望都没有了,试一下总归还有一线的可能,但这少女能否值得他相信?

    他凝望着那含着淡淡笑意的少女,五岭终究还是决定相信她这一次……

    “好,我愿意一试。”

    君清羽收回了目光:“火云前辈,帮我找个安静的房间,在我帮他祛除毒素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得来打扰。”

    ……

    幽静的房内,五岭躺在床上,黑袍下的脸色微微泛着苍白,他咬了咬牙,说道:“开始吧。”

    “好,”君清羽缓缓走到五岭的跟前,低眸看着躺在床上的老者,道,“我会用火焰替你祛毒,稍后不管有多痛苦都必须忍受下来,记住了,用你的真气保护住你的丹田与灵台,若不小心,便会灰飞烟灭。”

    话语说完,她微微垂下眸子,用灵魂传音通知朱雀:“朱雀,我们开始吧,把朱雀之火借给我。”

    “嗯。”

    少顷,灵魂内传来朱雀之火冷酷的声音:“朱雀之火难以控制,若是不小心就会伤到你的性命,到了那时候,你就放弃他吧。”

    在朱雀看来,这老头死了怎么也胜过伤到君清羽。

    君清羽没有回答,只因她明白,这一次只许成功绝对不允许失败。

    唰。

    红色的火焰从君清羽的手心上燃起,骤然间将整个房间映衬的通红明亮,然后那火焰哗的一声就飞向了五岭。

    “啊!”

    那剧烈的疼痛下,五岭发出一声沙哑的大喊。

    他感觉到体内的灵魂都在火焰下颤抖起来,如此剧烈的疼痛即便是天境强者都难以忍受的了,又何况是他?

    一滴冷汗顺着君清羽的额角淌了下来,她的脸色微微泛着苍白,丝毫不敢放松……

    此时,五岭的身上也出了密密麻麻的汗,但不多时就已经被火焰蒸发干了,远远望去,便看到床上之人的身上冒起汹汹火焰,偏偏那火焰并没有焚烧掉他的衣服。

    君清羽眉头微微一皱,灵魂力微微一动,那些火焰就游遍了五岭的全身,找到了他的经脉钻了进去。

    刺骨的疼再次让五岭叫喊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祛除毒气是这般的痛苦,但是就算再痛苦也必须忍受下去。

    不消片刻,一丝丝黑色的毒气从五岭的毛孔内钻了出来,这一刻竟是感觉到全身舒畅爽快,让他有大喊大叫的冲动。

    哗!

    君清羽手掌一挥,将朱雀之火收了回来,然后她全身一软就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果然,朱雀之火难以控制,不过若是让朱雀亲自上场,控制起来就会得心应手,可结果便是,五岭的灵魂被他给焚烧的干干净净。

    “哈哈哈!”

    五岭感受到身体的状况,放声的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差点掉了下来:“我终于解毒了,终于不用担心有一天会成为废物了。”

    天知道这些年来他过的多么提心吊胆,如今这毒素终于解除,他也可以不用再那般的担忧了。

    而这一切,都是这个少女给他的……

    “丫头,你今天的举动相当于救了我的命,说吧,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不管是何事我都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五岭感激的看着君清羽,他想到这丫头初进门时给她的暗探,老脸上染过一丝羞愧。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那朋友的情况你应该看得出来,她的体内被人给下了几道封印,需要一名先天强者才能破开封印,所以,我希望你帮她解除封印。”

    “哦?”五岭挑眉笑道,“这事很简单,稍后让你那朋友来见我吧,三天之内,我能够帮她解开封印。”

    君清羽轻轻松了口气,她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顺利,只要解开了诸葛云的封印,她便能再次踏入修炼之途。

    “好,我稍后让她来见你,另外,我想要让她的名字也被报入比赛当中。”

    “哈哈,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我看的出来那丫头天赋还算不错,只是可惜一身实力都被封印住了,只要她获得冠军前十,我们流月门随时欢迎你们的到来。”

    毒素解除之后,五岭也不似最初的冰冷,笑着开口说道。

    君清羽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去找诸葛云,当诸葛云听到她的话后,倒是愣了一下,却什么感激的话都没有说,仅是深深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少女。

    “小羽,你帮了我这么多次,从今往后,我诸葛云的命,交给你。”

    小羽,你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我诸葛云都不会让你死在我的前面……

    那一瞬间,前生诸葛云为救她而涉入险境时说的最后一句话,不知不觉中出现在她的脑中,让她的心骤然颤抖起来。

    前生的悲剧,不会再次发生,这一世,她定会护她一生一世周全。

    “小云,你的命,是你自己的,”君清羽平复下内心的波动,微笑着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你真的感激我的话,那就好好珍惜你的这条命。”

    “小羽……”

    诸葛云抬头凝望着君清羽,轻轻抿了抿薄唇,突然间,她笑了起来,那笑容灿烂至极,犹如百花齐放。

    “好,我答应你。”

    但是,心里如何,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这三天内,诸葛云一直留在了流月门内,五岭果然也信守诺言的帮她破除封印,在第四天晨光初升之时,一道若隐若现的气势从后院内攀升而出,那一瞬间,君清羽忍不住跑了出来,心境微微泛着激动。

    封印,终于解除了……

    而后便见晨光之下,那一抹倩丽的身影朝自己走来,诸葛云的面容上扬着浅浅的笑容,与以前相比,她的身上多了一分高贵与自信的气息。

    “天灵体,这丫头竟然是天灵体,”五岭跟在后面愣愣的走了出来,“拥有天灵体脉的人,那是绝佳的天才,没想到我居然能发现一个天灵体的人,这天灵体可是百年才会出个一二的天才,如今大陆之上如此天才亦是少之又少。”

    当今世上,能超过天灵体的也只有先魂之体,可这先魂之体太过罕见了,所以,五岭相信,如今的大陆上是不会有先魂之体的天才。

    就算有他恐怕也无缘见到……

    “恭喜。”君清羽走上前去,微笑着说道。

    诸葛云定定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少女,轻轻抿了抿薄唇,眼神透着一抹坚毅:“我一直以为我会成为你的累赘,没想到却还能再次揭开身体的封印,从此往后,我不会当你的累赘。”

    她只会用生命去保护着她。

    “你从来都不是累赘。”君清羽浅浅的笑了起来,那目光不复一贯的清冷,拥有的是从所未有的柔和。

    “走吧,今天比试开始,既然火云前辈已经帮我们报了名,那我们就去看看这场比试的情况如何。”

    “嗯。”

    诸葛云微微点了点头,跟着君清羽离开了流月门。

    这场比试在会场之上举行,一大清早会场周围就聚满了人,陡然间,君清羽感受到身旁的诸葛云气息暴乱了起来,那股强烈的憎恨从身上扩散开来,直直的逼向了会场中央。

    “云?”

    君清羽诧异的看向诸葛云,柳眉微蹙,而后循着她的目光望去。

    此时的诸葛云,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会场上那穿着一袭青衫的少女。那少女与她差不多年纪,约莫十七岁左右,娇俏美丽的容颜上扬着微微笑颜,她的手中挽着一名相貌英俊的男人,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众人的注目。

    “诸葛家的诸葛莹儿!”诸葛云紧紧的攥着粉拳,如狼似虎的眸子狠狠的瞪着青衫少女,“这次诸葛家族派来的竟是她!”

    诸葛莹儿,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亦是同日出生,原本仅是个庶女罢了,谁知出生那日天生异象,诸葛莹儿被奉承为凤女转世,所以她那本是小妾的娘被提升为了诸葛夫人,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

    可那诸葛夫人还是不甘心,竟想要杀了她,好在最后被她派来的人心生不忍,放过了她一条生命。

    “你们看,那不是诸葛家的诸葛莹儿吗?这次她应该代表着诸葛家族参赛。”

    “据说这诸葛莹儿出生时天生异象,还有道士说她是凤女转世,并且天赋惊艳绝伦,还断言她会成为大陆最杰出的一名女子,觅得最优秀的佳婿,所以诸葛家族一直对她宠爱有加,这诸葛莹儿果然不负期待,小小年纪就成为了一名后天七级,如今距离那后天八级也仅有一步之遥。”

    “啧啧,十七岁就到达这个成就,诸葛莹儿果然是天资卓越。”

    众人的议论声纷纷入耳,那诸葛莹儿娇美的容颜上带上一抹享受的笑容,却在这时,她感觉到下方有一道敌视的目光在注视着她,秀气的眉毛不觉一簇。

    “莹儿,怎么了?”

    身旁的男人低眸看着诸葛莹儿,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诸葛莹儿摇了摇头,她的眸光在下方一扫,就看到那一双如狼似虎的眸子,那女人的眼神太过凌厉,好像能穿透她的灵魂。

    这女人是谁?

    诸葛莹儿蹙眉沉思了半响,却还是想不出哪里见过对方。

    实在是诸葛云离开家族的时候不过十二岁罢了,如今过去了五年,骨骼都已经长开,如何还能认得出来?只感觉那女子的样貌有些熟悉而已。

    至于诸葛云为何认出了诸葛莹儿,是因为她曾经偷偷的逗留在诸葛家族的门外,但那时又有何人知那披头散发的乞丐便是早该死了的诸葛云?

    诸葛云毫不掩饰自己憎恨的视线,若可以她真的很想上去杀了这个女人。

    十七岁的后天七级当真是很厉害吗?当初,她知道后娘不喜欢她,也不愿意让她成为武者,所以从八岁开始就偷偷的修炼,而到十二岁那年,便成为了后天八级,整整四年到达如此的成就,在大陆亦算的上一方天才。

    可是,在她修炼的时候不小心被后娘的人发现了,如此后娘才知道她四年到达了八级,为了让诸葛莹儿天定凤女的身份保存下来,也为了使她的女儿一直是诸葛家族的第一天才,后娘不惜想要取走她的生命。

    当时的她,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啊。

    想到当初的那些事,诸葛云的心口起伏不定。就在这时,一旁伸过来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冰冷的手掌,那份温暖的感觉令诸葛云的心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想要报仇,有的是时间。”

    少女低低的声音在诸葛云的耳旁响起。

    她诧异的望了她一眼,轻轻咬了咬唇:“是我太忍不住了。”

    诸葛家族,诸葛莹儿,终有一天,她会让他们为曾经犯下的过错付出千百倍的代价。也许诸葛莹儿是没有错的,但她又何错之有?就因为天赋较强,便该死吗?那诸葛夫人所犯下的过错,需要她的女儿来偿还。

    “那个女人是谁?”诸葛莹儿眉头一皱,看向诸葛云的目光带过一丝冷意。

    刚才这女人明显有了杀机,自己好像并没有招惹她,而且不知为何,在看到这女人的刹那,她有一种不想让她活着的冲动。

    这种冲动让诸葛莹儿吓了一跳,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初次见面的人有这般强烈的恨意,就好像她们本来就该是仇人一样。

    两人之间,只有一个能活在这个世上。

    “想必是什么微不足道的人,”英俊男人扫了眼诸葛云清秀的面容,低眸向着身旁的诸葛莹儿说道,“这次参加武者大会的天才我们基本上都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能与堂妹你相比的也只有两人,一个是朱香国的四皇子,柳少钰,这柳少钰可是个人物,据说当初青冥派想要收他入门,但闲散惯了的他毫不留面的拒绝了,这次不知为何参加了此次比赛,第二个便是东方世家的东方如箐,这东方如箐实力与你相当,不过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战胜她。”

    诸葛天笑了起来,对于自己这堂妹他还是有着很大的信心。

    身为天定凤女的她必定有着过人之处,不然出生那日也就不会天生异象,相比较那个不祥的存在,这才是诸葛家族的宝。

    “如此说来,只有一个柳少钰会是我的对手,”诸葛莹儿秀眉微皱,“只不过,堂哥,那女人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好像我们有仇似得。”

    而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想杀了那个女人。

    “堂哥是否知道那女人的身份?”

    “不清楚,”诸葛天摇了摇头,冷笑的看了眼下方的诸葛云,“不在我的情报范围之内,应该是某个小家族幸运的上来的吧,这种人物根本不需要在意,我想也许她也知道莹儿你凤女转世的身份,当时天师不是说了吗?你以后必定是人中之凤,你的夫婿也会是大陆最为杰出的男子,所以知道这事的女子有多少不嫉妒你?她大概也是那其中的一员罢了。”

    像他堂妹如此的优秀,也许只有大陆最为杰出的男人才能相匹配,那些凡夫俗子,连给堂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诸葛莹儿冷笑一声,也不再多看一眼诸葛云。

    “有这种闲心去嫉妒别人,还不如多加修炼提升实力。”

    哪怕是身为本人,诸葛莹儿也不知道那什么凤女是她娘亲用来欺骗世人的,就连她自己也把自身当成了凤女转世,诸葛家族的第一天才。

    “没办法,谁让莹儿你太优秀了,”诸葛天温柔的笑了笑,说道,“被人嫉妒也是正常的,只不过她实在是微不足道,亦不用放在心上,有人嫉妒也代表着莹儿你的实力,十七岁的后天七级,别说是诸葛世家了,就算朱香国内,能达到这个地步的天才也少吧?”

    她可是诸葛家族的骄傲,这生诸葛家族能获得如此优秀的天才,以后的百年必定兴旺不衰。

    诸葛莹儿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娇羞的笑了笑:“堂哥太抬举我了。”

    说话间,她又不经意瞥向人群内的诸葛云,冷然的一笑,这女人最好别让她在比试上碰见,否则她会让她知道,什么人是她不能生存嫉妒的。

    便在众多参赛者都到齐之后,流月门和无上宗的人也双双到来了。

    此次流月门前来作为裁判的便是火云与五岭,而无上宗只来了一个青袍老者,那老者始终面带微笑,只是那笑意却让人感觉很虚假。

    “各位,我们来迟了,”火云呵呵一笑,大步走向了裁判席,他眸光环视四周,在看到人群内的君清羽后缓缓松了口气,“这次比赛的规则就由无上宗的吴明长老来宣布一下吧。”

    人群攒动了起来,众人交头接耳,脸庞带着兴奋之色。

    “咳咳,”吴明干咳了两声,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比赛的规则很简单,在这比赛之内有一点必须注意,那就是禁制下杀手,有什么私仇可以到底下解决,一旦在擂台上向对手下了杀手,那便取消参赛资格。”

    他只说不许下杀手,却没有说不能下狠手……

    “好了,接下来我宣布第一场的淘汰赛,”吴明的目光淡淡的环视四周,继续说道,“为了今天的比赛,我把我们无上宗的无上之境给搬了过来,稍后我便让人开启无上之境,你们需要在这无上之境内生存半个月。”

    生存半个月,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就在众人松了口气之时,吴明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想必大家认为去了无上之境,只需要在里面呆个半个月就够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无上之境里有不少凶猛的灵兽,当然,你是死不了的,因为这无上之境相当于一个幻境,你在里面死了,在外面是不会真正的死亡,也就说你,你丧身于灵兽爪下,仅是会被踢出无上之境。”

    听了半天,众人总算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的意思便是,在无上之境里遇到危险是死不了的,只是一旦死亡后就被传送出无上之境,然后在外面复活,但若如此也便等于失去了比赛资格。

    见众人听明白了意思,吴明继续道:“如果你不想被淘汰出去,那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如此也算通过淘汰赛,可若想要获得此场比试的名次,那需要找到我在各个山头放的令牌,每个令牌都代表着一个名次,所以这次比试靠的不只是实力,还有你们的运气。”

    “不过就算躲起来也不是没有好处,在无上之境里修炼比外界更为快速,至于能否通过此场淘汰赛,那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众人都错愕的睁大眼睛,傻傻的看着裁判席上的三个老头。

    运气?还有这种靠运气的比赛?那如果实力强大的人没有了运气,岂不是也只有名次靠后的份?

    “莹儿,你放心吧,你的运气一向很好,如此说不定能超过柳少钰成为此场比赛的冠军。”诸葛天安慰的拍了拍诸葛莹儿的肩膀,温柔的笑道。

    诸葛莹儿笑了起来,那勾起的唇角般扬着信心十足的笑容:“堂哥,无论是这场还是下面几场的冠军,我诸葛莹儿都要定了,既然我身为凤女转世,若只是拿了个第二名,如何对得起这个身份?就算柳少钰的实力比我强,我也要打败他。”

    “哈哈,莹儿有这信心就好,堂哥相信你是最优秀的。”诸葛天扬起唇角,他诸葛家族的女儿当然优秀。

    不过,那不祥之人处外……

    “在这无上之境里竟然死不了?”

    和其他明显松了口气的人相比,诸葛云微微皱起了眉头,眼底掠过一丝凌厉的光:“这样不好办了,我原本想让那诸葛莹儿死在那里。”

    君清羽抬手拍了拍诸葛云的肩膀,微微笑道:“你想对付她,还差这一时?总会有机会的,而且,我也会一直在旁边帮你。”

    这诸葛莹儿为自己的天赋沾沾自喜时,不知若知道诸葛云在五年前就到达了后天八级又如何作想?

    而且,君清羽重生也不过一年不到,实力就已经突破到五级,更是曾击杀了身为后天八级的韦老……

    若她知道这些,亦明白诸葛家族的人仅是井底之蛙罢了,大陆天才何其之多?他们没见过不代表这个世上没有……

    “好了,诸位,无上之境已经开启,老夫就在这里祝你们好运。”

    就在这时,吴明的声音缓缓响起,而一道白光笼罩着会场,无上之境终于在众人的期待之中开启了……

    ------题外话------

    推荐惆怅客果果/文《邪凤妖娆,狂傲大小姐》

    上古世家绝世天才殒落,灵魂穿越时空,携着空间玉灵附身花痴无能女身上。

    什么,此女是废柴?还是被人休弃的小媳妇?没关系,有她强魂入住,废柴也会变天才。

    解封印,继天脉,拥有五彩之灵,召唤之力苏醒,万年不出的天脉召唤者竟然是个植系召唤师。

    唤血藤,契魔宠,构建植物王国,且看她如何将最最鸡肋的植系异能发扬光大、傲世众生。

    本文一对一,女主强大,男主霸气!空间种草,契约魔宠,不一样的召唤,不一样的精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冰伊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伊可可并收藏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