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 > 第五十八章 杀上门去

第五十八章 杀上门去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

    “唰!”

    密不透风的房内,男人两手被掉在雪白的墙壁之上,一盆凉水突然浇了过来,让他微微睁开了迷茫的凤眸。

    他衣裳半敞,头发上还挂着水珠,紧紧的贴着他近乎完美的容颜,那迷茫的眸子透着十足的诱惑之力。

    王石下身一紧,啧啧的看着两手被吊起来的妖孽男子,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看看这白皙的肌肤,比那些女人的更美,难怪可以隐瞒真实性别这么久,尤其是这脸蛋,若是被别人享用了就太可惜了,花落衣,你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臣服在我的身下,我会让你体念女人般的快感。”

    毛糙的手指划过男人敞露的胸膛,那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肌肤让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的贪欲,如此的男人,分明就是一个妖孽受,就算他不享用,迟早也会被其他人给得了去……

    男人就像是死了一样没有说话,微垂的凤眸中一片的茫然。

    “花落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你麻烦?是罗凡长老的授意,他要让君清羽身边的人都遭殃,你只是第一个而已,接下来就会是巴林他们,不过最后君清羽也不会逃的掉,罗凡长老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王石冷笑了起来,和门派长老为敌,那个女人分明就是在找死!罗凡长老的实力是在先天高级,任凭她有一只灵兽又怎能敌的过长老?

    若不是长老不便出面,她也不会逍遥到现在。

    许是听到少女的名字,花落衣终有了一丝反应:“你刚才说什么?谁想杀她?”

    王石轻蔑的一笑:“罗凡长老想要对付的人,是怎么也无法活下去,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对你出手?在外面和你说的仅是借口而已,毕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幕后的指使者是罗凡长老,只是不知道罗凡长老会让她怎么死,碎尸万段,还是找一百头灵兽把她给强奸了?说不定还会一个开心下奖赏给我们玩乐,啧啧,那样的绝世美人在我的身下,一定会很销魂。”

    听着王石嘲笑的声音,花落衣的眸子迸发出如狼一般凶狠的光芒,他的手腕用力的挣扎着,喉咙里发出类似野兽的低吼。

    “哈哈!花落衣,没有用的,你是挣脱不了的,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臣服在我的胯下,我绝对会让你欲生欲死!”

    王石大笑了两声,猥琐的目光打量着这肤如凝脂颜如妖孽般的男人:“说真的,我们门派之内,白衣师姐算是绝世美女,但是和你相比,她的美貌还是差了一些,可惜了,这样的绝世美人竟是男子,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人把你前面的阉割了,使你成为真正的女人,哈哈!”

    现在王石的目光就给花落衣带来一种反胃的感觉,这种目光这些年来他不知看了多少,但只有这个男人的,让他有一种想要将他双眼废了的感觉!

    眼见王石揉搓着拳头向自己逼近,花落衣将全部的力量都贯彻在自己的脚上,他狠狠的一脚踹在了他的下腹,愤怒的大声吼道:“滚开!”

    砰!

    王石的身体骤然飞了出去,猛的摔倒在地,他疼的额上冷汗直冒,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下体,脸色狰狞了起来:“给我打,狠狠的打!奶奶的,居然给踢我,不给你点教训尝尝你就不知道自己现在落入了谁的手里。”

    这臭小子踢什么不好,踢了他的那样东西,这一脚下去估计都报废了。

    “王石师兄,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

    “连我们王石师兄都敢踢,他真忘记自己现在姓什么名什么,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而已,我们王石师兄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众人阴笑的看着花落衣,手中带刺的长鞭狠狠的甩向了男人。

    啪的一声,长鞭刮在他的身上,连皮肉被划下来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刹那间,原本白皙的肌肤一片的血肉模糊。

    红玉抬起头就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叫唤了一声就扑向了那些人。

    “啪!”

    王石冷笑的捡起了长鞭,抽在了红玉的身上,它的身子划过一个弧度落到了地上,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以为你还是十二阶的灵兽?太搞笑了,你的实力被白衣师姐封印了,现在的你对我们来说只是一只随时可以捏死的蝼蚁,等教训完他再来收拾你!还有你们,教训的时候给我们悠着点,别伤了他的脸和背,否则我看了会倒胃口,前面倒没关系,伤的再重都无所谓。”

    话音刚落,其中一人一不小心长鞭从他那妖孽般的面容上划了下来,顿时间,一个血红的口子布在了他的右边脸颊,鲜血汩汩的渗了出来。

    王石愤怒的大声吼道:“你们他妈的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让你们别伤了他的脸,不然还怎么让我欲生欲死?你们想让我倒足胃口?”

    “王石师兄,我不是故意的,而且你又不需要面对他的正面,所以就算他的脸受伤也不影响师兄的兴致。”

    听到这话,王石一怔,这话倒也说的没错,在和一个男人交合之时是无法看到他的容颜。

    “下次注意点,别伤了他的背面,真是一群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王石愤愤的说道。

    散乱的墨发遮盖住了原本倾城倾国的容颜,鲜血布满了半张面庞,格外慑人,他的目光透过前面的众人,落在那一只火红色的狐狸身上。

    她的狐狸?

    为什么她的狐狸会在这里?难道是巧合?没错,一定只是巧合,她已经恨透了自己,又如何会因为放心不下他让狐狸跟来?

    “为什么……它会在这里?”

    花落衣的声音沙哑,微微带着颤抖。

    “你是说这狐狸?”王石冷笑了一声,“还不是因为你?它想要救你,所以就被我们给逮住了,哈哈,等驯服你之后,就用这只狐狸作为我们今天的晚膳,到时候绝对会分给你一块肉!”

    花落衣身子一颤,血光从凤眸中涌现了出来,愤怒的吼声响彻整片天空……

    “是花落衣的声音!”

    君清羽忽的站住脚步,清冷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杀机:“花落衣,红玉,你们千万别有什么事,否则,我不介意血洗内门!”

    那道吼声是这般的愤怒,同样也使君清羽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那一刻,她心中的杀机放了出来,轰的一声,周围的树木在这股气势下化为了湮灭……

    “不好了,王石师兄,君清羽和风云小队的人气势汹汹的向这边冲来了!”

    就在王石被花落衣的声音给吓倒的时候,一道急匆匆的声音传了过来。

    “打进来?”

    王石被吓了一跳,眸光闪烁了几下:“快,快去请罗凡长老!不!不对,以罗凡长老的性格是不会来管这场闲事,你帮我去找罗凡长老,让他将这事传给白衣师姐!”

    “那王石师兄你呢?”

    “我去拖延那个女人!”

    王石擦拭了下额上的冷汗,那个女人怎么会为了一个这样的垃圾打入他的府邸?他可没有信心面对她……

    花落衣怔怔的望着王石离开的方向,脑海中一遍遍的响着刚才的对话……

    她来了?

    也许,她是为了那只狐狸而来,自己那夜差点犯下过错,她又怎会原谅自己?

    花落衣苦笑了一声,痛苦的闭上了眸子……

    院落中,王石一眼就看到那一袭如雪般的白衣,但还没有欣赏这一副美景就被她身后气势汹汹的众人给吓住了。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王石吓得浑身颤抖,脚步不停的向后退去:“我……我告诉你们,强闯别人的私宅是犯法的!门派的执事堂不是吃素的,而且……而已白衣师姐最不容许有人做出违反门派规则的事情来,我警告你们……”

    砰!

    巴林长剑一挑,顿时便把他挑飞了出去,将后面还没有说出的话也成功的阻截在了喉咙之内……

    “巴林,这里交给你们!我去找红玉和花落衣。”君清羽眸子之内杀意闪过,一字一顿的说道。

    “是,队长!”

    巴林按捺住内心的紧张,躬身说道。

    霎时,一道白衣闪过,少女如闪电般射向了远方……

    “兄弟,这花落衣已经昏死过去了,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打?”

    密不透风的房内,灰袍男人转头看向身旁的瘦子,有些为难的说道:“我怕再继续下去,他估计连命都丢了。”

    瘦子眉头一皱,尖细的目光望着浑身鲜血淋漓的男人,冷笑一声:“是他不识时务,不答应王石师兄的要求,既然刚才王石师兄没有让我们停下,那我们就继续,你去准备一些辣椒水,继续打!”

    灰袍男人轻叹一声,转身走到瓷缸面前,舀起一碗鲜红的辣椒水便走向花落衣。

    “花落衣,对不起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希望你醒来后别怪我们,谁让你不从了王石师兄。”

    就在辣椒水将要浇向花落衣时,砰的一声,房门忽然被踹了开来,一道红光闪过,直射向灰袍男人手中的辣椒水。

    砰

    勺子骤然落地,辣椒水洒了出来,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两道剑芒砍向了他们的胸膛,只听见噗嗤一声,鲜血便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最后的一刻,两人都看到了站在房外的那道绝美身影,是如此的惊艳夺目……

    “花落衣!”

    君清羽的眸光一扫就落到了花落衣的身上,急忙快步走了过去,长剑一挥便砍断了铁环,伸手接住掉落下来的花落衣。

    男人身上的红衣在鲜血的衬托下越发的醒目,一头墨发散乱的紧贴着他的脸颊,原本妖孽的面容上是一片慑人的红,更甚至还往外咕咕冒着鲜血……

    眸光缓缓扫下,在看到男人胸膛处的伤口之时,眼瞳骤然紧缩,心底的杀机更加强烈,怎么也无法止住。

    他的伤,已经不是普通的伤,皮肉外翻,鲜血狰狞,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才让他伤到如此的程度?

    整片胸膛就没有一块完好无损的肌肤……

    “花落衣,你撑住,我去为你布置治疗之阵。”

    君清羽深呼吸了口气,缓缓的将男人放到地上,许是听到她的声音,男人原本紧皱的眉头渐渐的松了开来……

    她后退两步,从万象乾坤袋内拿出治疗之阵,慢慢的置在男人的身旁,哗的一声,一道绿色的光芒涌出,笼罩着男人残破不堪的身体……

    “呜呜。”

    一道哽咽的声音还带着哭腔,瞬间就牵引了君清羽的心,她转头扫去,在看到不远处躺在地上的红色狐狸之后,心狠狠的抽了一下。

    “红玉!”

    她快步走到红玉身前,抬手将它抱入怀中,紧紧的抱着,那声音带着并不是很明显的颤抖:“红玉,抱歉,我来晚了……”

    红玉的身子微微一僵,抬起大眼睛凝望着君清羽。

    主人是伤心了吗?因为没有能及时赶回来救它?

    “红玉,以后,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绝不会!”君清羽微微垂下眸子,紧紧的抱着怀中的狐狸。

    她真怕,若自己再晚些时刻到来,会不会就再也见不到它……

    在听到这话后,红玉满肚子的委屈都消失了,它靠在君清羽的怀中,心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主人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芳香,那种特别的味道可以轻易让它的心安稳下来,仿佛只要在她的身旁,它就可以什么都不怕……

    “红玉,你现在这里和花落衣一起疗伤,我还有些事情需要解决。”

    君清羽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将红玉轻轻的放到了花落衣的身边,修长的手指轻抚过它柔顺的长毛,柔声说道:“等我回来。”

    红玉眨巴了下大眼睛,拼命的点了点头,呜呜的叫了两声,那意思像是让君清羽快去快回,顺便替自己报仇杀了那些混蛋。

    君清羽轻柔的摸了摸红玉的脑袋,而后扭头走向了门外,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容颜上的笑容瞬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冷的杀机……

    春风拂柳,此时嘈杂的院落之内,巴林一脚踏在王石的身上,好巧不巧的正好踩在他的下体,那延续后代玩意本来就被花落衣给踹了一脚,这一踩更是踩得他差点吐血。

    “巴林,你他妈的到底要干什么?我王石是杀了你全家还是奸淫了你媳妇?你用得着用心歹毒的想要废了我?我告诉你,我王石也不是吃素的,你们给我等着,很快我就会叫你们生不如死!”

    王石脸色苍白,神情狰狞了起来,那如毒刃一般的眸光狠狠扫向巴林,恨得他咬牙切齿。

    砰!

    巴林抬起脚尖一脚把王石踹飞了出去,他的身体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落到了一双脚旁……

    那股强烈的杀意让王石一震,惊惧的抬起了眼,刹那间,一张绝美的面容赫然倒影在了他的眼瞳之中。

    王石一向是好色之人,如果按照往常的习性,必然会好好感叹一下造物主的偏心,在这个世上竟有女子美到如此程度,这般完美的面庞刻画的恰到好处,尤其是那修长的身材,万分勾人。

    但是现在,王石没有时间去感叹。

    实在是他被少女一身冰冷的杀气给吓住了,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惊恐弥漫在他的整双眸中,颤颤巍巍的看着她。

    “队长?”

    巴林愣了一下。

    自从认识队长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她有过如此的一面,这般强大的气势,好像让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王石?”君清羽冰冷的低下眸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王石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惊恐的点了点头。

    “就是你抓走了花落衣和红玉?”君清羽的黑眸中一片冷漠,轰的一声,冰冷的杀气从她身上扩散而开,向着王石笼罩而去,“你该死!”

    这一刻,王石真的害怕了。

    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去招惹了这个杀神?她连精英弟子都敢杀,又何况是自己?

    “清羽师姐,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王石猛的扑倒了君清羽的脚边,可怜巴巴的哀求道,“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冒犯的,是罗凡长老,是他让我去对付你身边的人,他才是罪魁祸首,我只是一个跑腿的,你放过我吧。”

    什么狗屁尊严,到了现在,都没有姓名重要,就算是要让他为君清羽舔脚趾他都会屁颠屁颠的上前。

    “啪!”

    一道长鞭狠狠的甩在王石的身上,鞭子上的长刺将他的皮肉都给划了下来,疼的王石顿时跳了起来,嗷嗷的乱叫。

    “你刚才不是打的很爽?”君清羽冷笑了一声,声音低沉的吩咐道,“巴林,去给我准备辣椒水和盐水,我要把刚才他们所承受的痛还给他!”

    王石猛的长大眼睛,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不!”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的抗议,很快巴林就将辣椒水和盐水拿了过来,舀起一勺鲜红的辣椒水就洒向了王石,那刺激的感觉让他的头脑一个激灵,而在这剧烈的疼痛之下他的脸色苍白如纸,神色越发的扭曲。

    啪!

    啪啪啪!

    长鞭一道道落在了王石的身上,很快就已经鲜血淋漓,浑身上下找不出一块完整的肌肤。

    他疼的在地上翻滚,那露出的森森白骨刺激了众人的眼……

    望着凄惨无比的王石,那些和他同流合污的人狠狠的打了个颤抖,尤其是那些鞭挞过花落衣的人,心中的恐惧无以复加。

    比起他们,君清羽显然更知道身体最柔弱的地方,下手更猛,一块块血肉就被长鞭上的刺给勾了下来,却因为有辣椒水的刺激,他想昏都昏不过去……

    “我听说你看上了花落衣,想要让他成为你的男宠?”君清羽冷冷的笑了起来,“既然如此,你那传宗接代的东西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王石瞳孔一缩,一个不字还没有说出口,但见少女扬起了长剑,哗的一声,一股鲜血飚射而出,染红了他的眼睛……

    “啊啊啊!”

    院落之内,一声凄厉的声音传荡在整片天空,犹如鬼哭狼嚎一般吓得外面不知情况的弟子们都狠狠的打了个颤抖……

    巴林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队长也太狠了,不过对王石这种家伙,根本就不用留情,留他活在世上也仅是一个祸害……

    “巴林,所以参与此事的人,一个都不放过!”君清羽轻轻的抬起眼眸,简单的一句话,就注定了在场所有人的命运……

    “是,队长,只是你……”

    巴林愣了一下,抬眼望向君清羽。

    “花落衣就在里面疗伤,稍后你把他带回去。”

    君清羽的声音清冷,那蕴含着的坚定让巴林的心颤抖了一下。

    队长明明一直担心着花落衣,那为何却又不愿让他知道?只是令巴林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竟是个男子!

    眸子中闪过一丝黯淡,巴林苦笑了一声,没想到他最终喜欢上的,居然是个男人……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打击的吗?

    “队长,花落衣若知道队长来救他,那他……”

    “巴林!”君清羽眸子一沉,打断了巴林的话,“我不喜欢他,既然我对他没有男女之情,就不会给他一丝的希望。”

    巴林的身子一震,他明白君清羽说的是事实,若花落衣知道她为他狠狠的虐了王石,必然会重新点燃希望,而如此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

    “队长,以前你经常和柳少钰在一起,花落衣却一直在后面看着你们,那时候,我认为花落衣所注视着的是柳少钰,事实上,他看着的从来都是队长。”

    君清羽的脚步蓦然一滞,她背对着巴林,清风拂过,一头青丝在背后轻轻浮荡。

    “巴林,照顾好花落衣,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再去通知我。”

    ……

    君清羽刚回到自己的院落,便看到了晨光之下负手而立的男人,她的嘴唇微微一动,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男人墨发轻扬,白衣在晨光的笼罩下完美的像是一副画,忽然,君清羽迈步跑向男人,扑入了他的怀中。

    紧紧的揉着投怀送抱的少女,男人微低下眸子,却什么话也没有说,仅是如同珍宝一般的抱着她……

    “无情,我有点累了。”君清羽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轻轻的靠在了男人的怀中。

    无情凝望着怀中的少女,轻轻的把她的手放到了他的手中,正当君清羽不解的睁开眼望向他时,那让人动容的声音缓缓的随风飘过。

    “如果你累了,就紧紧的握住我,让我成为你手中的剑,替你斩杀任何的敌人。”

    君清羽的身子微微一震,轻轻的闭上了眼。

    如果你累了,就紧紧的握住我,让我成为你手中的剑,替你斩杀任何的敌人……

    突兀的,她笑了起来,绝色的面容之上那笑容万分动人。

    无情,这一生,我君清羽能认识你,是何其有幸?若前生便能与你相识,或许悲剧就都不会发生。

    她睁开了双眸,踮起脚尖吻上了男人的唇,那温热的感觉通过男人的唇流淌到了心里,是从所未有的舒心……

    无情紧紧的拥住少女的身子,脸上的冷漠像是被融化开来一般,再不复一贯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来晚了一步!”

    一袭白衣落在了院落之外,白衣紧皱着眉头望向汇流成血河的第十五号修炼室,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严肃。

    “白衣师姐,一定是君清羽,一定是她干的!”

    一旁的青衣男人吓得瑟瑟发抖起来。

    他在之前就去向罗凡求助,果然如王石所预料的一样,罗凡长老不想将自己暴露出来,所以就让长老帮忙向白衣师姐求助。

    以白衣师姐的性格,是怎么都不会容忍他人伤害门派弟子。

    “君清羽?她是什么人?”白衣眸光一沉,冷声问道。

    青衣男人颤抖了一下,脸色苍白的说道:“君清羽是内门的弟子,仗着天赋不错,已经杀了不少的门派弟子,董非然,大漠,还有魏犵都死在了她的手里。”

    “什么?”白衣眼神透出一丝冷芒,面露严肃,“为什么她杀了这么多人还能留在门派内?执事堂是干什么吃的?”

    男人苦笑一声:“白衣师姐,她的后台是少主,不知道那个女人和少主是怎么认识的,少主竟然包庇她,整个门派除了门主还有谁能抑制的了少主的行为?罗逸长老就是因为看不下去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出手阻止,却被少主废除了执事堂的职位,不但交给五岭长老处罚,还罚他去为君清羽打扫院子,现在很多人是敢怒不敢言啊。”

    他说的是声声泪下,俨然将君清羽说成了十恶不赦仗势欺人的恶棍……

    白衣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厉的说道:“轩师兄当真是糊涂了不成,他身为门派少主,不以身作则,还任由一个女人胡作非为,她今天杀一个明天杀一个,真要让门派的人都被她杀光才后悔?既然别人不敢管这场闲事,我白衣却不得不管!绝不允许如此妖女残害我门派内的弟子!”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冰伊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伊可可并收藏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