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 > 第六十章 爽!很爽!想要更爽!!!

第六十章 爽!很爽!想要更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

    灵魂炼狱,是流月门最严酷的惩罚,它不会让罪人的身体受到太大伤害,却令灵魂遭受难以想象的折磨。

    君清羽的脚步置入灵魂炼狱,便有一股热浪席卷而来,汹涌的火焰如同大海一般起伏不定,在那火焰之下一声声鬼哭狼嚎让人毛骨悚然。

    “啧,又有人来了,不知道这人是犯了什么错误被关在这里?还是个小姑娘,哈哈!”

    “不知道这小姑娘能在灵魂炼狱之内呆多久……”

    “像她这样的小姑娘,应该没有几个时辰就会承受不住的大喊大叫,啧啧,真不知道是哪个狠心的人把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丢到了灵魂炼狱内。”

    在看到君清羽步入之时,一道道目光刷刷的投了过去。感叹的有之,惋惜的也有之,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都别说话,七夜来了。”

    不知道这七夜是何许人也,在听到这名字后,原本还嘈杂的声音骤然消失了,安静的如同深夜一般。

    随即一声清脆的铁链声从不远之处传来,铛铛的落入了君清羽的耳中……

    君清羽抬起眸子循声而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系在脚上那根粗长的铁链,旋即顺着一袭黑衣向上扫去,顿时一张英俊的轮廓映在了她的眼中。

    男人肤色黯淡,却五官精致,宛如刀刻而成的一般,锋利而性感的唇轻扬着好看的弧度。唯一的缺陷是他英俊的容颜上竖着一道淡粉色的伤疤,从眉角一直扩到下巴,不过这道伤疤没有破坏男人的英俊,反而给人一种超然的霸气。

    君清羽的目光对上了男人的双瞳,顿时间心底一颤,仿佛被深深吸引了一般……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清明透亮,似乎能洞察人心,任何人在他的眼里都无处遁形,却又如同无法驯服的野马,狂傲不羁,睥睨天下,他眼瞳内的讥讽是如此明显,就好像天下之人没有一个值得被他放在眼里……

    随着男人的走进,他手脚上的铁链发出铛铛的声音,宛如风过竹林,重重的撞入了众人的心中。

    在他现身的刹那,整个火海都鸦雀无声,肃静的让人不觉联想起了王者降临时的情景……

    “新来的?”男人在走到君清羽面前时停下了脚步,剑眉轻挑,低眸审视着眼前的少女,“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君清羽的目光投射出两道清冷的光,淡淡的说道,“他们刚才说过了,你名七夜。”

    男人哈哈大笑了两声,一头墨发在火焰下狂舞,如同鬼魔一般的慑人,良久,他收敛了笑声,唇角勾起一丝弧度。

    “七夜……呵呵,这确实是我现在的名字,而以前的姓名我也已经忘记了,不提也罢,新来的,我是这灵魂炼狱的头,在这里你们都要听我的。”

    君清羽没有说话,她的眸子微闪过一道光芒,原来灵魂炼狱,竟然是这样的地方……

    “喂,新来的。”

    一条玉臂忽然勾在了君清羽的脖子之上。

    女子咯咯的笑了起来,那笑容妖娆妩媚,配合上那张绝美的面庞,倒是很容易就让男人涌起一股冲动。

    “说说看,你是怎么被送到这个地方来的?”

    “我?”君清羽淡淡的挑眉,“杀了几个人而已……”

    她的语气云清风淡,好像认为杀人没什么大不了似地。可在这里面的人有多少是善茬?基本个个都是杀人如麻,手染鲜血。

    “你呢?”君清羽转眸望向女子,问道。

    “呵呵,我只不过引诱了几个男弟子双修而已,便被罗逸那个混蛋关到了这里,妖女又如何?双修不是很正常吗?谁让我的功法就是这样?而且我又没有强奸他们,都是你情我愿的。”妖娆女子撇了撇嘴,而后眸光一转,看向七夜,说道:“新来的,你知道七夜是为什么来这里的吗?”

    “为什么?”

    君清羽确实有些好奇,这个男人似乎在这么多人中有着极强的号召力,那他是犯了什么罪被送入了灵魂炼狱?

    “七夜和我们不同,他做的事情可大了,”妖娆女子捂唇笑了起来,“那家伙把顾言的老窝给一把火烧了,气的顾言和他打了起来,两人整整打了七天七夜,在第七夜时顾言那混蛋太无耻了,找来了一群人群殴,这才把七夜给打败了,但也因此他得到了七夜这个外号,在门派内能和顾言战个七天七夜还立于不败之地的人极少……”

    君清羽微微一怔,难怪七夜会被送入灵魂炼狱,他竟然将顾言的老窝给烧了,还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尽脸面,估计这是顾言永远的痛。

    不知为何,君清羽感觉到一阵爽快,对于七夜也越发的顺眼了起来……

    轰!

    忽然,一股强烈的气势从不远处如翻腾般而来,妖娆女子脸色急忙一变,说道:“遭了,又开始了,新来的,等下你就呆在我们的身旁,那火焰不是吃素的,灵魂不够强大的人会直接在那火焰下魂飞魄散。”

    君清羽转头望向女子的侧颜,淡淡的问道:“为什么想要帮助我?”

    “咯咯,”女子娇媚的笑了起来,媚态横生的说道,“或许是看你比较顺眼吧,杀了几个人而已,这样淡然的话真不敢相信是由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说出来的,更何况,被门派给关到这个地方服刑的人,都是我们的同伴,新来的,快坐下,尽量的去抵抗那股力量。”

    话语落下,妖娆女子抚了抚红衣便坐到了地上,两手展现出打坐的姿态。

    望到其他人也都坐了下来,君清羽不再犹豫的就坐在了女子的身旁,缓缓闭上了眼睛。

    “轰!”

    “轰轰轰!”

    一股滔天的火浪从不远处涌来,像是不耐烦似地一遍遍的冲刷着众人的身体,顿时间,所有人的脸色一片苍白,紧皱的眉头似乎是承受着无尽的痛苦……

    这一刻,他们确实经历着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那种折磨并非来自肉体,而是更薄弱的灵魂,就好像有一根火焰长鞭进入到灵魂之内狠狠的鞭挞,疼的无法自拔。

    但是,君清羽却有着另外一种无法言说的体会……

    那火焰侵入灵魂,在这炽热的温度之下,君清羽只有一种感觉……

    爽!

    而且不是一般的爽,是非常爽!就好像一颗很久没有浇水的树苗忽然淋漓了一场倾盆大雨,那种舒爽的感觉根本无法用话来形容。

    不!

    这样还不够!她想要的是更多更多……

    轰!

    在此瞬间,原本还轰刷着众人的火焰突兀的向着一个方向涌去,惊讶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那目光俨然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涌动的火焰如漫天遍地般的压在少女的身上,她却似乎毫无察觉似地紧闭着双眸,静静的坐在火海当中。

    妖娆女子的嘴巴张不合拢,吃惊的望着那清丽绝色的少女。便是七夜也睁开了眼睛,向她投去了注目,向来狂傲不羁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旋即而来的便是一抹兴致。

    是的,他对这个新来的女人有了兴趣。

    承受火刑的时间是五个时辰,五个时辰之后,君清羽睁开了双眸,顿时就看到了一群人正古怪的望着她。

    “怎么了?”

    君清羽愣了一下,清冷的目光中流露出疑惑之色,她好像没有做什么吧?

    说实话,到现在君清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觉得那些火焰给她带来一种很舒适的感觉,甚至一点点填满了体内的丹田,不自觉的就想要更多。

    但那些都是在她不经意中发生的,就连她也不清楚自己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新来的,你……”妖娆女子上下扫视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的灵魂没什么事吧?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她一人承受了所有人的火刑,那种威力哪怕是七夜都无法坚持下来,可她竟然整整坚持了五个时辰。

    天哪,这新来的女人是个怪物吗?

    “我没事,”君清羽摇了摇头,“感觉这滋味很爽,可惜了火力不够猛,不然还能让我更爽……”

    很爽?火力不够猛?想要更爽?

    妖娆女子的脸色僵住了,妩媚多情的目光中流露出古怪之色,她那神色就像是在看一头恐龙,惊愕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还敢不敢再打击人一点?

    天知道这些年他们是多么惧怕火刑?每次承受酷刑之时都会生不如死,这新来的女人居然说很爽?

    妖娆女子深呼吸了口气,若是再和她说下去,真无法保证自己是不是会没有忍受的住被她给活活气死。

    “哈哈!”七夜仰头大笑两声,狂傲的目光落在少女身上,“我七夜这辈子没有佩服过谁,但对你我是心悦诚服!所以往后你便是灵魂炼狱里的头。”

    灵魂炼狱是一个尊敬强者的地方,只要你有过硬的实力,那你就是他们所憧憬的强者。

    当然,这边所谓的实力不是打一场,而是看谁能在火刑下更加的轻松自然,无可厚非,君清羽的实力超过了在场所有人。

    所以对于七夜的决定没有任何人有异议……

    “头,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妖娆女子咯咯的笑了起来,媚眼中流露出妩媚之色,“你称我为媚儿就行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都需要在这灵魂炼狱内度过……”

    当君清羽在承受火刑之时,门派内就发生了一场强烈的地震,但身为地震的引导者却丝毫不知,而在火海中享受着一场淋漓的大雨……

    “你说什么?”

    执事堂内,火云猛然站起了身,双眸通红的瞪着白衣,愤怒的大声吼道:“灵魂炼狱出了变故?为什么会这样?”

    白衣脸色平静,美眸却沉了下来:“事情就是这样,灵魂炼狱的灵魂之石被人毁了,再也无法打开来。”

    再也无法打开,便代表着君清羽一辈子也无法从灵魂炼狱走出来……

    火云双腿一软,坐了下来,他深呼吸了口气,如刀子般的目光唰的一声投向了白衣。

    “白衣,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灵魂之石好好的为什么会损坏?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谁能够想象得到火云心中的暴怒,他答应过少主会照顾好那丫头,如今却发生了这种事情,又怎能让他冷静?

    与火云相比,五岭的脸色也没好到什么地方去,当年若不是君清羽施以援手,他又怎会消除多年的顽疾?

    这份感激他从来没有说过,却一直留在了心中,不然也不会如此帮着她,更是“一不小心”失手费了罗逸……

    “这件事和我无关,”白衣静静的品着茶水,不紧不慢的说道,“灵魂之石已有年限,到了损坏的边缘,我以为还能坚持个个把月,没想到这么快就完全销毁。”

    “哈哈!好一个我以为,”火云仰头大笑了起来,“白衣,你早知道灵魂石将要损坏,为什么还要让她进去?你到底是何居心?”

    火云恨得攥紧拳头,暴怒的大声喝道。

    灵魂炼狱是执事堂最为特殊的地方,即便是身为先天强者,临近那个地方的滋味也不好受,所以除非是要关押罪犯之时,否则是绝不会去那个地方。

    即便是五岭都从未步入过灵魂炼狱。

    既然白衣见到灵魂石将要损毁,还把她关入了灵魂火海,分明就是让她一辈子无法离开那个地方!

    “火云长老不用担心,我已经差遣人去寻找灵魂之石,等找到那石头之后就能够再次打开灵魂炼狱。”

    白衣轻轻抬眸,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说道。

    “等你找到灵魂之石?”火云冷笑一声,“那要到什么时候?灵魂之石如此稀有,五年之内能寻到已经是运气非常好了!难不成要让她在那个地方滞留五年?”

    五年的时光,黄花菜都黄了,谁能等那么五年?更何况,五年的酷刑又怎是一个小姑娘能承受的住的?

    “我也没有办法,”白衣淡淡的望了他一眼,“是她的运气太不好了,灵魂之石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在她进入灵魂炼狱的第一天就损坏了,若是她要呆个五年十年的,也只能怨她自己,若不是她杀了那么多人,又怎么可能会违反门派规则?女人还是要有仁心,冤家宜解不宜结,就算她有再大的仇恨也不该杀了同门的弟子……”

    火云的心中怒火翻涌,早知道会这样,当时就算不顾一切也要阻拦那丫头进入灵魂炼狱。

    正当他还想要与白衣争吵之石,一道优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了?”

    暗淡的余晖倾洒而下,笼罩着男人修长笔挺的身影,晚风之下,锦衣浅扬,他静静的站在夕阳之下,清俊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光彩,美的如此虚渺而不真实。

    然而,此时的男人头发微有些凌乱,沾着汗水紧紧的贴着白皙的脸庞,显然是一路狂奔而来……

    “轩师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不过是处置了一个违反了门派规则的弟子罢了。”白衣温柔的笑了起来,那眉目间绽放出柔和的光彩,与严肃而冷厉的她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火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无奈的望向景月轩:“少主,你来晚了,白衣在灵魂之石将要损坏的情况下还将君清羽关入灵魂炼狱,那丫头恐怕再也无法离开那个地方。”

    景月轩握着门把的手微微一紧,缓缓的他松开了手,抬起清俊的眉目直视着白衣,声音清润如水,却夹杂着微薄的凉意。

    “你是仗着什么才肆无忌惮?”

    男人优雅的笑了起来,那张容颜之上的笑容明明如此好看,却让人从脚凉到心底。

    白衣没有说话,面无畏惧的望着余辉下的男人:“轩师兄,我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是她犯错在先,我奉门主之命来处置她,至于灵魂之石的损坏仅是一个意外,我事前又无法得知。”

    她按照门派规定办事?又何错之有?就算是面对敬仰已久的师兄,她也绝不会认错。

    景月轩淡淡的笑了起来,目光如月般的清华,直直的投射在白衣的身上:“白衣,你信不信,在这个流月门内,顾言庇护不了你?若是我想要杀你,没有一个人胆敢阻拦,所以你最好祈求她平安无事,否则,你也不需要留在这里了。”

    一个流月门罢了,如果她遇见危险,那他不介意亲手毁了它……

    话落,景月轩不再多说什么,在白衣惊愕的目光下转身离去。

    “哼!”

    火云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一眼愣住的白衣就向门外走去:“五岭,我们去灵魂炼狱之门看看,说不定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再这里呆着也于事无补。”

    白衣紧紧的咬着嘴唇,脑子瞬间转动了起来。

    为什么轩师兄说他若想要杀自己,没有人胆敢阻止?难不成他在门派的地位比门主还要强?但这又怎么可能?徒弟的地位怎会超过师父?

    此时的白衣完全忽略了一点,景月轩并没有称呼顾言为师,而是直接说明道姓……

    血红的灵魂炼狱之门,散发出淡淡的压迫,一块光芒黯淡的碎石落在地上,却没有人多去注意一点。

    景月轩静静的看着灵魂炼狱之美,清俊的眉目逐渐带上一抹深思:“灵魂之石已毁,作为开门的动力源已经失去了功能,除非找到另一块灵魂之石,否则绝无法打开灵魂炼狱之门。”

    “少主,那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火云抬头看向景月轩,“灵魂之石极其稀有,就算让整个门派的人都出去寻找,也无法短时间内寻到灵魂之石……”

    景月轩摇了摇头,神色凝重:“没有其他的办法,这灵魂炼狱之门异常牢固,不是外力能够损毁。”

    人群之内,罗凡冷眼看着站在大门之前的众人,冷笑了一声,那女人最好一辈子出不来,在那里遭受生生世世的折磨,如此方才能解除他心头之恨。

    却在这时,所有人都感觉身后一道强大的气势轰然而来,在这股猛烈的威压之下,众人皆是身子一震,忍不住抬头望向了遍布着晚霞的天空。

    虚空当中,一头乱糟糟的白发在风中轻扬,老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底下的众人,苍老的面容上隐约可见那几分的怒意。

    圣境强者!

    众人呼吸一禁,门派内的圣境强者只有一人,那便是隐世不出的山容前辈!

    “谁是执事堂的堂主?”老头负手而立,衣袂飘飘,若抛去那头还没来得及梳理的白发,倒是颇有仙风道骨之资。

    五岭迈步上前,躬身说道:“我是执事堂堂主五岭。”

    “五岭是吗?立刻去把灵魂炼狱的门给我打开来!”

    老头眉头紧皱,沉声吩咐道。

    可是五岭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让老头的脸色不觉再次沉了几分,眼底怒火闪烁:“我让你去打开灵魂炼狱的门,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山容想要打开灵魂炼狱做什么。他这么多年没下山,难不成此次下山就是为了灵魂炼狱?

    “山容前辈,不是五岭长老他不愿意打开,”白衣从众人身后迈步而来,白衣胜雪,在风中掀起优美的弧度,“而是灵魂之石损毁,无法打开。”

    灵魂之石损毁?

    山容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又是谁?”

    “山容前辈,我是核心弟子白衣,也是最忠于流月门之人,”白衣保持着得体的笑容,恭敬的说道,“不知前辈想要打开灵魂炼狱所为何事?白衣若有能力必然会帮助前辈您老人家。”

    “白衣?”

    山容哈哈大笑了起来,心底怒火燃烧,老眼死死的盯着那张素净的容颜:“你就是白衣?”

    “正是小女。”

    白衣微微笑了笑,山容前辈能知道她的名字无可厚非,在门派之内,她不但是年轻的五级炼阵师,门主更将玉佩给了她,这用意很明显了,他是想将她当做下任门主培养。

    因为门派有规定,门主绝不能把玉佩给任何人,除非那个人是他的接班人……

    既然如此,门主必然向山容前辈提过她,所以山容能知道她的名字,白衣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没想到白衣不但得到门主的宠信,还认识山容大人,”罗凡淡淡的一笑,眼中含着艳羡,“不过以白衣的天赋,确实拥有这种资格,一个二十多岁的五级炼阵师,恐怕除了神之境那种地方,能和她相提并论的屈指可数,何况流月门之内?我敢担保,在整个流月门中就没有人能比她更加天才,这丫头的炼阵天赋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强的。”

    对于白衣,罗凡倒没有一丝嫉妒之情,只因这女人的天赋实在太过强大,又是这般嫉恶如仇,更深得门主宠信,他脑子出了问题才去嫉妒这样的人。

    “白衣?我现在找的就是你!”

    老头愤怒的大笑起来,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出了手,拳头狠狠的落在了白衣的胸膛之上,纵然这一拳他没有用出全部的力量。但圣境强者是何等强大?直接便让白衣摔了出去,吐血不止。

    罗凡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错愕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着大发神威的老头。

    这……这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师父!”

    顾言急匆匆的从身后跑来,他看都不看一眼脸色苍白的白衣,快步跑到老头身前,谄媚的笑道:“师父,你要打人的话,等下我帮你打,现在关键的还是要打开灵魂炼狱之门。”

    说这话时,他擦拭了下额上的冷汗,希望师公没出什么意外,不然的话自己这条小命就要保不住了……

    “打开?打开个屁!”老头双眼喷着怒火,凶狠的怒吼道,“灵魂之石损毁了还打开什么?给老夫滚!”

    灵魂之石被毁了?

    顾言吓得脸色苍白,身子忍不住哆嗦了起来,这一刻,他的心中是从来没有的后悔……

    完了!这下完了!

    灵魂之石被毁,师公就无法出来了,他们这些但凡参与了此事的人都要完蛋了!

    “白衣,你到底怎么搞的?”顾言愤怒的转向白衣,怒火滔天的大声吼道,“灵魂之石怎么会毁了?”

    白衣猛的哆嗦了一下,她咬了咬唇,眸中是一片的不甘。

    这是门主第一次对她发火,她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门主,那灵魂之石虽然临近损坏边缘,却应该还可以支撑个把月,谁想到刚把君清羽关进去之后就损毁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白痴,蠢货!”顾言气的颤抖起来,“你知不知道我被你害惨了?既然灵魂之石将要损毁,为什么还要关人进去?执事堂前任堂主罗逸又是干什么吃的?为何不及早通报?”

    五岭是刚上任的,不知道还是情有可原,但罗逸那该死的混蛋就不可原谅!

    五年前他就应该上报,好派人花五年的时间去寻找灵魂之石,如此一来现在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门主……”白衣紧要着唇,压下内心的委屈,说道,“可是君清羽不得不罚,灵魂炼狱是最好的惩罚之处,门主你不也答应了我?那个女人太过目中无人,让她再里面多呆几年倒是可以磨灭一下她的性子。”

    顾言正想说些什么,背后传来一道冷哼,吓得他浑身一抖,带着一副哭腔的说道:“师父,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灵魂之石把师公给放出来。”

    师公?那不就是山容前辈的师父?

    白衣的容颜僵住了,惊愕的道:“门主,山容前辈的师父为何会在灵魂炼狱之内?”

    说到这事,顾言就一肚子的火,他冷笑了一声,沉着一张容颜说道:“还不是被你给送进的!”

    “我?不可……”

    话还没说完,白衣猛然瞪大了眼睛,身子颤抖了起来:“你是说君清羽?”

    那个女人是门主的师公?这怎么可能!

    她只是一个内门弟子,何等何能才可以成为门主的师公?白衣紧咬着唇,心脏在这一刻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除了她还有谁?”顾言森冷的一笑,“白衣,你为何要欺骗我?如果不是你当初的谎言,我也不会误认为你便是我那神秘的师公,同样不会做下如此的过错,我被你给害惨了!”

    “我……不知我欺骗了门主什么?”

    “当时我问你是不是六级炼阵师,你默认了,所以我才产生了误会,并且把玉佩交给了你。”

    言下之意,他那所谓的师公便是一名六级的炼阵师。

    轰的一声,白衣的脑子霎时一片空白,只有顾言的声音一遍遍的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那女人貌似是二九年华,竟已经是一名六级的炼阵师?而她向来引以为豪的天赋,在她面前居然不堪一击。

    这一次,她败了,还是败得撤的,粉碎了她全部的高傲与自尊!

    望着白衣苍白的面色,罗凡的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心中的悔恨涌了上来,让他满嘴的苦涩。

    “六级炼阵师……”

    他轻轻的闭上了眼,苍老的面容上一片黯淡。

    “原来我以为白衣的天赋已经足够强大,却没想到还有一个比她更强的,不只如此,她更是门主的师公,可笑我以前从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这一次,不但白衣输了,他同样也输了……

    输在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手中!

    那是年轻的六级炼阵师啊,同为六级炼阵师,他根本就无法和她相比,不,是差的太多了!

    她还有发展的潜力,而自己最多也仅能炼制出先天之阵,再也无法突破到七级!

    “公子,清羽师姐应该就在那个门中。”

    突然,一道清脆如铃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旋即扑来的是一股犹如来自地狱内的冰寒之气……

    男人站在虚空当中,白衣浅扬,俊美如仙般的容颜上笼罩着一层冷漠之气,寒眸扫过广场便落在了灵魂炼狱之门上。

    “圣境!”

    见到这美如画面般的一幕,众人都狠狠的倒抽了口凉气。他能够稳站空中,就已经把他的实力昭告了出来。

    这竟然又是一个圣境强者,什么时候圣境变得如此多?尤其对方还这般的年轻……

    “轰!”

    男人抬起长剑,一道剑芒划过,狠狠的砍在了大门之上,顷刻间剑芒被弹了回来,将男人逼退了几步。

    “没用的,”山容摇了摇头,“这个灵魂之门无人能够损毁,即便是圣境,而且他能够弹射攻击,除非你是赤手空拳,否则攻击无法迫近大门。”

    似乎没有听到老头的话,无情身形一闪就到了大门之前,这一刻,那一袭白衣无风自扬,衣袂飘飘,美的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仙人一般……

    男人的拳头划过天空,带来一阵凌厉的风,猛的落在了灵魂炼狱之门上,轰的一声,一股震荡的感觉传入掌心,他却像是毫无知觉般的再次抬起了拳头。

    “他是什么人?”老头眉头一皱,转头望向青黛。

    青黛愣了一下,蹙起黛眉,说道:“好像是清羽师姐的男人……”

    “什么?那丫头的男人?”老头错愕的目光转向了无情,细细的审视了一番,如果不是君清羽还被关在灵魂炼狱内,估计他就会笑出了声。

    “这小子倒是很有眼光,和我一样。”

    在老头看来,茫茫人海中发现了君清羽这样的天才,不是有眼光是什么?只有那些白痴才会把她当废物。

    “臭小子,等丫头平安出来后我再和你们算账,这段时间谁也不许离开这个地方,给我吃喝拉撒都留在这里!统统给我想法子把她弄出来,她如果出不来了就给我想办法滚进去陪他!”老头狠狠的瞪了眼顾言。

    虽然白衣是罪魁祸首,那这个混蛋也脱不开关系……

    白衣紧咬着唇,一向心静如水的她,第一次有了一种嫉妒的感觉?不知是嫉妒着她的天赋与身份,还是嫉妒她不但获得轩师兄的目光,更有着一个如此强大的男人?

    但她确实是在嫉妒!

    原来嫉妒是这样的感觉,犹如蚂蚁啃噬心脏一般,又疼又痒,难以忍受……

    “这位道兄,”老头凝望着无情鲜血淋漓的右手,眉头微微一皱,“你这样是没用的,不如我们安静的坐下来想想其他办法?或许还有可行之处?再这样下去,我估计你的右臂就报废了。”

    拳头一下下的落在灵魂炼狱之门上,男人俊美的容颜上渐渐溢出了汗水,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指缝间流淌了下来,缓缓渗入了地面……

    时光似水流逝,炼狱之内,君清羽静静的闭目盘膝,无数的火焰从四面八方涌入身体,令她的周围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场。

    周围的人渐渐露出了钦佩的目光。

    此段时间以来,这新来的女人替他们承受了所有的刑罚,也让他们舒坦了好一段时日。

    这让所有人都对她心存感激……

    “媚儿,你说她是不是真的能够承受?”男人拍了拍媚儿的肩膀,好奇的目光落在君清羽的身上。

    媚儿瞪了他一眼,可这一眼却媚态横生,让这男人的身体都差点酥软了下来,某处地方更是可耻的产生了反应。

    “王博,你也不是没有受过这种惩罚,你认为会舒坦吗?就算她灵魂抗打击能力再强,那也不会什么痛苦都没有。”

    “媚儿你的意思是说……”

    媚儿拿出手帕擦拭了下眼角,感动的说道:“头是个好人,她一定是为了解救我们才主动承受了所有的火刑,她为了我们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回报她了,如果她是个男人,我便对她以身相许。”

    “啧,就你?”那名为王博的男人摇了摇头,耻笑道,“媚儿,就凭你这个勾三搭四的性子,估计没有男人愿意迎娶你,幸好头是个女人,不然就要毁在你这个女人的手中了。”

    媚儿白了他一眼,娇媚的说道:“人家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再说了,我们不还有七夜吗?”

    “七夜?”

    刹那间,全部的目光都聚集在那背倚着树闭目养神的男人。

    七夜睁开眼便看到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剑眉一皱,狂傲不羁的黑眸中带着不满:“你们想要干什么?”

    “咯咯,”媚儿娇笑了两声,“七夜,你看看你这身材,真是健壮,还有这脸蛋,这般的英俊,再看看这伤疤,都是这样的性感,尤其是不受女人的诱惑,所以不如你去对头以身相许吧,这里就你最符合这个资格。”

    在这么多男人中,唯独七夜性格沉稳,其他的男人自己不过说了几句话便轻易勾搭上了,只有他才没有受到勾引。

    七夜转眸望向火焰之内的少女,那狂傲的目光中闪过一道光芒,桀骜不驯的勾起了唇角。

    “她的能力折服了我,所以,我可以试试。”

    “……”

    此次轮到其他人愣住了,天知道媚儿只是想开一个玩笑罢了,这家伙竟然当真了?

    轰!

    忽然,一道强劲的气势从少女的身上传了出来,顷刻间所有人都向她转过目光,在看到少女的变化之后,眸中涌现出深深的震撼。

    “她……她在突破?”

    “按照气势来看,现在她突破的级别应该是在后天十二级。”

    媚儿苦笑一声,目光透出复杂之色:“头不只是灵魂的强大折服了我们,这实力也足够变态的,七夜,说不定她以后的成就会超过你。”

    七夜剑眉轻挑,唇边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眼神一眨不眨的正处于突破中的少女,用那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期待着那一天,或许到时候我再去烧顾言老窝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帮手,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把被我烧毁的老窝又重新建造了出来。”

    媚儿有些无语,这家伙被送到了灵魂炼狱接受刑法,都还不忘去烧了顾言的老窝……

    正在这时,君清羽豁然睁开了双眸,她活动了下胫骨,满足的笑了起来:“灵魂炼狱确实没有白来,没想到这些火焰还有如此的功效,不只让我实力突破,更是让火灵也成长了不少,只是不知道如今过去几个月了……”

    说话间她站了起来,眸光环视四周,落在了众人露出古怪的容颜之上,微微一怔,疑惑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媚儿苦涩的一笑:“我们平常抵抗刑法都来不及,别说修炼了,连个正常觉都睡不好,你倒好,竟然直接就给突破了,我真怀疑你的灵魂是怎么做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冰伊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伊可可并收藏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