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 > 第六十一章炮灰终有炮灰的下场

第六十一章炮灰终有炮灰的下场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

    众人都明显有同样的感觉,这个女人的灵魂也强大到离谱,不知道她是来这里受罚还是接受奖赏。

    七夜剑眉轻挑,从地上站了起来,手脚上的铁链发出清脆的响声,英俊的面容上扬起好看的弧度,他站在君清羽的面前,狂傲不羁的凝望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少女,那低沉沙哑的声音并不是很好听,却有着十足的磁性。

    “如果我七夜能够出去,以后就唯你是从。”

    不只是这些月来的帮助,更因为少女惊人的毅力和天赋。

    在大陆上,人总共分为两种,一种是看到别人的能力超过了你便对她产生嫉妒之情,另外一种就是臣服于天赋比你强的人。

    而七夜明显是属于第二种。这个少女的实力彻底的折服了他,让他心甘情愿收敛内心的高傲。

    “你手上的铁链无法解开?”君清羽眉头一扫,投向他手脚上已经生锈的铁链。

    七夜哈哈大笑了两声,不以为然的说道:“这铁链是顾言特别为我打造,用剑无法斩断,不过这么多年来我也已经习惯了。”

    “是吗?”

    君清羽沉思了半响,忽的唤道:“火灵,出来!”

    唰!

    那瞬间,一团火焰如幽火般骤然浮现在君清羽的面前,比之当初小凰儿让她吸收的火源,明显成长了太多……

    君清羽缓缓抬起了手,火焰似有灵性般的在的面前逐渐被拉长,化为一把长剑哗的一声斩向了七夜手脚上的铁链。

    铛!

    一声清脆的响声,绑住七夜手脚的铁链断成两截落到了地上。

    “七夜!”媚儿娇媚的容颜上露出欣喜之色,“你的铁链总算是掉了,这当真是太好了。”

    七夜愣了一下,继而大笑了起来:“虽说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但是没有了沉重的铁链还真是让人轻松,哈哈!”

    君清羽抬手将火灵收了回来,清冷的目光微微扫过这一片殷红的火海:“我们想办法出去。”

    “出去?”媚儿怔怔的眨了下眼睛,咯咯的笑了起来,“头,你真会说笑,我们刑期未满,怎么出去?”

    “我们能进来,就一定能够出去,纵然我不知道我来到了这里有多久,既然已经得到了好处,那也该离开了。”

    君清羽抚摸着下巴沉思了下来,却在这时,前方传来一声炸响,震得整个地面都颤抖了几下。

    “走,我们往那边去!”

    ……

    轰!

    轰轰轰!

    天空之下,男人的拳头狠狠的落在了灵魂炼狱之门上,右臂上的衣袖都被震得粉碎,露出那让人慑人的手臂。

    他的手背血肉模糊,一整条手臂都因大门的威力而震裂开来,鲜血从裂口缓缓渗出,宛如一条条血筋般的遍布在整个手臂。

    所有人都看的心惊胆战。

    在君清羽进入灵魂炼狱的五月之内,这男人就从来没有停歇过,仿佛不知道疼痛似地,只是一下又一下的轰打着灵魂炼狱之门。

    “哎!”山容重重的叹了口气,焦急的说道,“也不知道派去寻找灵魂之石的人回来了没有,为了尽快的找寻灵魂之石,轩儿已经亲自带人前往,可是就算这样也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完成。”

    若再这样下去,这个男人的右臂就要残废了……

    啪!

    在男人持之以恒的攻击之下,灵魂炼狱之门终于裂开了一条长长的缝隙,当看到这一幕后,山容猛的一震,不可思议的说道:“不可能!灵魂炼狱之门哪怕是一百个圣境强者也无法把它打破,这……这是怎么做到的?”

    太不可思议了!

    那男人是怪物不成?

    山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望着虚空之中那一道飘然而立的雪白身影。而后无情再次抬起了鲜血淋漓的拳头,将全部的力量都贯彻在手臂之上,轰的一声,强大的力量猛然轰向了大门。

    砰!

    铁红的大门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化为了无数道碎片,如同红光一样缓缓掉落了下来……

    灵魂炼狱之门竟然被打破了!

    所有人都露出错愕的表情,神色呆滞的看向那如仙人般的男人……

    破损的大门之内,一抹清丽的身影快步走了出来,君清羽感受着久违的阳光,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感叹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无情。”

    君清羽的身子一僵,微微低下了头,突兀的,男人鲜血淋漓的手臂落在了她的眼瞳之中,心猛地一震。

    “你的手怎么了?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重伤。”

    无情没有说话,仅是静静的抱着她,直到感受到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这些天紧绷的心才松了下来。

    君清羽凝望着男人的手,再扫向身后明显是被外力所击破的大门,那一瞬间,她的心脏抽了一下:“是不是你打碎了大门,所以才让你的手受伤?”

    男人低下眸子,深深的注视着怀中的少女:“你没事就好。”

    你没事就好——

    君清羽的心狠狠的一震,那心疼的感觉让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她用力的眨了眨眼,才隔掉那层薄雾看清面前的男人。

    “无情,你真是个笨蛋!”

    她的手落到了男人的背上,紧紧的抱着眼前的男人,清丽的面容上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

    两人的头发在风中纠缠,白衣浅扬,那相拥的情景美得就像是一幅画,让人不觉心神荡漾。

    “哈哈,我们总算是离开那个地方了!”

    一道狂傲的笑声从后方传来。

    在听到这熟悉的语气之时,顾言的脸色骤然大变:“不好!灵魂炼狱之门被毁,那个该死的家伙出来了!”

    五年前的一幕,他永远无法忘记,是这个男人烧了他的老窝,还和他大战了七天七夜,成为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

    当然,同样变了脸色的还有罗凡。

    顾言只感觉耻辱,毕竟以他的实力,那男人还杀不了他,但自己却实实在在的恐惧!

    当年若不是他用了阴险的方法,就算是那么多人也无法囚住他!对于自己,那个男人已经恨之入骨。

    一袭黑色长袍如鹰般的划过,落在了众人的眼前。

    男人唇角浅扬,俊颜上的伤疤因这笑容越发的慑人,他狂傲的抬起黑眸,如鹰隼般霸气凌厉的目光在扫到人群中颤颤巍巍的罗凡之时猛的一沉,残忍的大笑了两声。

    “老混蛋,当年竟然敢对我挖陷阱,害我被囚禁了那么久,日日遭受着痛苦,现在你的死期到了!”

    唰!

    男人矫健的身形划过天空,如闪电一般的射向了罗凡。

    罗凡吓得脸色大变,急忙呼救道:“门主,救我!”

    “快!”顾言容颜一沉,“快去拦住那个臭小子,快去!”

    刹那间,众人拔出武器就要去帮助罗凡,却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并不是很高却很清楚的划过众人耳畔。

    “凰儿,但凡去帮助罗凡的人,都是你今晚的食物。”

    话音刚落,一道红光从君清羽的身上射了出来,旋即众人便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站在她的面前。

    小凰儿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高兴的拍手笑道:“太好了,你们快去帮他,这样凰儿就可以美餐一顿。”

    听到这话,本来还想去帮助罗凡的人霎时停下了脚步。

    不是因为小凰儿的威胁,而是由于这丫头是门主的师公,谁那么大胆子违抗她的命令?

    只能祈求罗凡自求多福了……

    罗凡的目光流露出绝望之色,一张老脸苍白无色,恐惧的望着那笑容狂傲的男人。

    “老混蛋,你当初设计抓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落到我的手里?哈哈!”七夜狂傲不羁的大笑了起来。

    这五年来,他时时刻刻都想要将这个老混蛋的骨头打断接起然后再打断,如此才能一报五年之仇……

    这样想着,七夜也确实这样做了。

    他抬起拳头狠狠的轰在了罗凡的胸膛之上,顿时间他的前胸凹进去一大块,身子猛地向后飞去,喷出一口鲜血。

    “哈哈,老混蛋,现在我就让你尝试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让你设计抓我,让你把我送到灵魂炼狱中去!”

    七夜的拳头一下比一下用力。

    当年凭借他的力量,纵然双拳难敌四手,逃走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不是这该死的老混蛋,他这五年别提多潇洒了!

    顾言惊恐的看着七夜一拳拳的把罗凡的肋骨打断,再一下下的接起,然后再打断……不觉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这根本是生不如死啊!

    他下意识的向后面缩了几下,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刻,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老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当君清羽帮无情布置好治疗之阵抬起头时,一眼就看到了满脸笑容的山容,脸色猛的沉了下来。

    “你的三级阵法炼制的怎么样了?我在离开前就吩咐过你,半个月之内把阵法的炼制时限缩短到一个时辰,现在过去了这么多月,你的水平上升的怎么样了?”

    山容愣愣的眨巴了下眼,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个……一点进步都没有。”

    没办法,他这几个月都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炼制阵法。

    “一点进步都没有?”君清羽挑眉笑了起来,“现在过去多久了?你竟然和我说你一点进步都没有?老头,你还想不想在半年之内提升到四级炼阵师?”

    “想,当然想!”

    这不是废话嘛,他做梦都在想着四级炼阵师。

    君清羽脸色一沉:“那还不快去继续炼阵!”

    “是,我这就去。”

    说完这话,山容不再等君清羽吩咐,唰的一声就向着后山遁去,那速度快的直叫人瞪目结舌。

    众人错愕的目光从山容的身上收了回来,落在了君清羽无奈的面容之上……

    山容前辈是何须人也?堂堂的圣境强者,她竟然向训弟子一样的教训着他?而且山容前辈好像很害怕她似地……

    更震惊的还是在场的一些炼阵师。

    别人不清楚,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山容没有炼阵天赋,甚至曾经老头还去请教过他们炼阵方面的经验,奈何他实在是一个半吊子。

    现在竟然能炼制出三级的阵法?更能在半年之内突破到四级?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说不出话的吗?

    白衣紧咬着唇,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

    能让一个半吊子的炼阵师突破?哪是一个天才能做到得?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人,难怪山容前辈会对她刮目相看。

    “清羽师姐,”青黛快步的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君清羽,微笑的说道,“你没什么事吧?”

    对于这自从进入门派就认识的女子,君清羽倒是很有好感,她轻轻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没什么不好的,如果不是惦记着风云小队,还有无情……我真想在里面再呆上一段时间。”

    青黛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愕然的望着这张绝美的容颜:“还……还想再呆上一段时间?那是门派最严厉的处罚灵魂炼狱啊。”

    “不错,”君清羽双眸含笑,眼神微扫过众人,最后落在顾言的身上,“门主,有一事我不知可提不可提。”

    顾言被吓了一跳,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师……师公,不知师公有什么吩咐,晚辈必然全力以赴。”

    师公?晚辈?

    这次轮到君清羽愣住了,这些事什么东西?她有那么老吗?

    “师公,你是我师父的师父,就是我的师公。”顾言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君清羽,怯怯的说道。

    “你师父?你师父是谁?”

    “呃……”顾言怔住了,错愕的望向君清羽,“我的师父就是山容啊,师公你不知道吗?”

    “不知,”君清羽很诚实的点点头,“那老头不是说不愿拜我为师?还说相互学习,这又是怎么回事?算了,不想这些有用没用的东西了,门主,我对流月门有一个提议。”

    “师公你喊晚辈名字就够了,不然真是折煞晚辈了,”顾言摸了下额上的虚汗,“其实不是师公说我也知道师公是想让晚辈修改条例,让流月门变得允许弟子间残杀,既然这是师公的命令,晚辈必然……”

    “不,”君清羽摇了摇头,打断了顾言的话,“流月门间禁止弟子厮杀并不是坏事,只是我无法容忍别人欺上头来,我想要说的是,能不能让灵魂炼狱里面的火变得更猛更强?”

    “……”

    “在那灵魂炼狱内确实给人一种很爽的感觉,可惜火力不够猛,无法让我更爽,而且若火力强大,我也不会到今天才突破,早一月就能晋级,下次修好了灵魂炼狱之门,记得加大火力,我还想要进去爽快一次。”

    顾言愣住了,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就只是这样傻傻的望着君清羽,更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被流月门弟子视为地狱的灵魂炼狱,她又说了什么?很爽?不够猛?还想要再次进去爽快一番?

    她确定她不是在故意气人?

    “砰!”

    白衣身子一软,狠狠的摔坐在地,那一刻,她的心中是无尽的悲凉,苍白的面色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为了惩罚她,自己遭受了这样的罪,可最后呢?

    灵魂炼狱竟成了她的享受,还借助着火焰的威力给突破了?

    白衣笑了起来,那笑容狼狈至极,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竟是第一次感觉到做人的失败……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

    君清羽笑了起来,那笑容落到了顾言的眼中不觉狠狠的打了个寒颤,目光中流露出惊恐之色。

    “七夜好像和你有仇,我身后的那些人也对你很不满,所以……”君清羽顿了一顿,微微笑道,“你稍后就给他们揍一顿出出气吧,放心,他们下手比较有分寸的,不会让你死了,顶多是半身不遂,或者灭绝后代。”

    既然顾言称她为师公,如此好的利用条件怎么可能放弃?媚儿他们早就对顾言不满,七夜有和他有深仇大恨,而这些人已然成为她的属下,自然是要为他们争取福利。

    “头,你真是太好了,”媚儿兴奋的摩拳擦掌,呵呵笑了起来,“这个顾言有眼无珠,升罗逸那家伙为执事堂堂主,凭什么男人可以勾三搭四,女人勾搭了就是犯罪?还说我是会祸害门派的妖女,把我关入了灵魂炼狱之内,我早憋着一肚子火了,就算不为七夜,为我们自己,也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媚儿从不认为自己有罪,她修炼的就是媚术和双修功法,自然要去勾搭男人了,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准则,不死皮赖脸纠缠不休,也不去强奸男人,凭什么就认定她有罪?

    有些男弟子不也是祸害了不少良家妇女?为什么他们就属于无罪?就因为她是女人?这样太不公平了。

    “你们想要干什么?”

    望着那些气势汹汹而来的众人,顾言急忙后退了几步,他刚想要抬起手反抗,却想到君清羽刚才的话,只能讪讪的放下了手。

    “干什么?”王博哈哈大笑两声,“我们被关了这么多年,早就都有一肚子怨气,现在到我们出气的时候了,弟兄们都给我上,揍死这丫的!”

    被关在灵魂炼狱之内的,有多少是真正十恶不赦的坏人?而逍遥在外的,又有多少是无辜的?

    这个世界评论好坏的标准很简单,看你实力的强弱与背景的大小……

    众人一拥而上,将顾言包围了起来,而在那么多人的包围之内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

    “不!”

    不过很快,一群拳头脚踢的声音就埋没了对方的声音……

    君清羽转眸望向脸色苍白的白衣,缓缓的迈步而去,随着她走入的瞬间,一股强烈的杀机弥漫了出来。

    “是你封印了红玉的实力?”

    白衣的身子向后挪动了几下,身子轻轻的颤抖了起来。还没等她来得及说些什么,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轻轻传过。

    “我一向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既然你封印了红玉的力量,那我就把这相同的惩罚送给你,”君清羽微微抬眸,目光清冷的落在了白衣的身上,“凰儿,封印了她。”

    小凰儿有些惋惜,若是能把她当做养料那该多好,不过她知道娘亲的想法,杀了她太容易,远远没有粉碎她的高傲来的更痛快。

    轰!

    无数的火焰卷向了白衣,刷的一声涌入了她的身体,这一刻,她感觉有一股炽热的火焰在燃烧着她的身体,那股剧烈的疼痛感让她大喊出声:“啊啊啊!”

    疼!而且不是一般的疼!在那火焰之下,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融化了……

    火焰的燃烧并没有持续多久,但是,对于白衣来说却如一个世纪般漫长,直到她认为自己身体内部会被火焰燃烧为灰烬时,那股炽热的感觉方才缓缓退去……

    白衣虚弱的躺在地上气喘吁吁,鹅蛋脸上汗水淋漓,她想到了刚才的那股痛快,心狠狠的颤抖了起来。

    “娘亲,凰儿闯祸了。”小凰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君清羽。

    君清羽眉头一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刚才凰儿不小心用力过猛,把她的丹田给完全的废了。”

    实力被废和封印,那是完全的两码事,一个人力量若被废,那就代表她这一生都是废物。

    君清羽眉目含笑:“废了就废了,凰儿并没有做错。”

    “可是……”小凰儿一片天真无邪的大眼中此时蓄满了泪水,小心翼翼的看着君清羽,“凰儿太笨了,刚才放到她身体内的力量,还有那么一丝出不来了,凰儿真的不是故意的。”

    君清羽淡淡的扫了眼疼的脸色苍白的白衣,不紧不慢的说道:“没收回就没收回,没什么大不了的,凰儿无需自责。”

    “娘亲不生气就好。”

    凰儿把头埋在君清羽的怀中,低眸之时天真的大眼里闪过一道狡诈之色,唇边勾起如同小狐狸一样阴险的笑容。

    谁让那个丑八怪阿姨不但封印了红玉,还趁凰儿与朱雀叔叔帮助小老虎恢复实力的时候欺负娘亲,她就是不只要她实力废了,还要每时每刻承受着凤凰之火灼烧的痛苦。

    白衣疼的神色扭曲,在地上翻滚不已,她用怨恨的目光瞪向小凰儿,但很快又被一阵更加剧烈的疼痛给覆盖了……

    小凰儿偷偷的朝着白衣偷偷的伴了下鬼脸,哼哼了两声,这个丑八怪还敢瞪她,不知道那火焰她随时可以控制吗?只要一个念头这个丑八怪的五脏六腑都会化为灰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瞪她。

    “无情,凰儿,我们走吧。”

    君清羽淡淡的笑了笑,无论是罗凡还是白衣,他们的事情都可以告一段落,如今也不知道花落衣的伤势恢复的如何……

    离去时她投目向七夜望去,眉头一挑,说道:“七夜,你们结束后可以选择离开,或者去九号修炼室找我。”

    “哈哈,”七夜狂傲的大笑了两声,朝着君清羽投去敬佩的目光,“我七夜从小到大都没有佩服过谁,你是我唯一敬佩的人,所以,在灵魂炼狱之内,你是我们的头,出来了也是一样,何况我们基本都是没有地方去的人,跟着你也无妨,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和你闯出一番名堂。”

    这才是七夜真正的目的所在。

    像她这样强大的灵魂力,自己有生以来都没见过,若是能追随着她,远远比他们一个人闯荡要强上许多。

    “好,那我在修炼室内等你们。”

    或许这一次,她真该感谢白衣,若不是她,她无法这么快突破,同样也收服不了这样一群属下。

    ……

    第九号修炼室内,当得知君清羽平安归来,巴林等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在看到少女平安无恙之时,心底悄然松了口气。

    “队长,你还好吧?”

    “我很不错。”君清羽淡淡的一笑,只是想到无情的手臂,心猛地一沉,虽然在治疗之阵的治疗之下,他的伤已经慢慢的恢复,然而谁能想象得到她初次见到那条差点被报废的手臂之时的心惊?

    为了救她,怕是两条手臂都变得残废,这个男人或许还会用腿继续攻击着灵魂炼狱之门……

    “队长,柳少钰他们都出去寻找灵魂之石了,只是在灵魂炼狱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巴林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君清羽,看她这意气风发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去受罚的。

    “其实也没什么,”君清羽耸耸肩膀,“只是让我爽快了几个月,顺便把实力给突破了,最后收服了一些手下而已……”

    “啊?”巴林傻眼了,他踌躇了半响,才弱弱的说了一句,“队长,你不是去受罚的吗?我怎么感觉你是去享受并且提高实力的?”

    “也可以这么说吧,”君清羽站起了身,淡淡的吩咐道,“稍后会有一些人来这里,你帮我把他们安顿下来,我现在去陪着无情。”

    “哦。”

    巴林挠了挠头,刚想说花落衣的事情,却已经见到那一袭白衣飘出了门外……

    “算了,下次再和队长提吧,花落衣那家伙失踪了几个月了,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队长去陪伴无情公子,还是先别让她为这件事情操心了。

    世上无不透风的强,何况五月之前门派就引起了一场寻找灵魂之石的震荡,所以,在君清羽离开灵魂炼狱之后,那边的事情早已传播在了整个门派之内。

    尤其是一些炼阵师,在听到她能让山容那种半吊子都突破到三级,急忙拿着自己不会的问题前来请教,不过无一不被挡在了外面。偏偏那些人不敢招惹她,只能眼巴巴的守在门口等着。

    可惜等了整整半月,君清羽都没有出现……

    此日,院落之内,罗逸小心翼翼的打扫着落叶,与之间的心不甘情不愿相比,他就算再不情愿也不敢表现在脸上。

    笑话,门主的师公,他敢提意见吗?连门主都被揍的半个月还没能下的了床,又何况是他?

    但就在他打扫落叶之时,一道血红的身影映入眼帘。

    男人红衣似血,半边容颜上染满了鲜血,眉目间的火焰标志衬托的他越发的妖孽,尤其是那张面容,纵然覆盖着一层鲜血,却也可以看得出他的长相是多么的让人惊艳。

    “花落衣!”

    一道惊讶的声音从院门内传了出来。

    巴林快步的向着花落衣走去,在看到男人鲜血淋漓的模样之时,眉头忍不住轻轻的皱起,担忧的说道:“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为什么会受伤?”

    “咳咳!”花落衣干咳了两声,一口鲜血咳了口出,他仿佛不知道自己身体的伤,紧张的目光投向巴林:“君清羽她……”

    “哦,你说队长?她没什么事,现在正在修炼,你如果要找她的话我可以带你去。”

    “她……没事?”

    “队长确实没事,无情公子把她从灵魂炼狱内救了出来。”

    巴林丝毫没有看到在自己说这话时花落衣的身子猛地一僵。

    突兀的,他扬头狂笑起来,笑着笑着一滴清泪从眼角缓缓淌下,而后也没有理会身后错愕的巴林,转身向着北院走去。

    他紧握着的掌心中,是千辛万苦从先天魔兽群里夺下的灵魂之石……

    可是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这一次,错过的不只是时间,还有……永远……

    “花落衣这是怎么了?”巴林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不过他能回来就好,免得队长还要为他担心,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搞得自己一身伤。”

    砰!

    忽然,前方的红衣男人重重的倒向了地面,他紧握着的手掌也松了开来,一颗菱形的晶石从中滚了出来。

    “花落衣!”

    巴林脸色大变,急忙跑向了倒地的男人,他刚想将他扶了起来,眼神却不小心瞥见了一旁的菱形晶石,眼瞳猛的一缩。

    “灵魂之石?花落衣他……”

    他的目光扫向了花落衣,神色复杂的说道:“花落衣失踪这么长时间,竟然是去寻找灵魂之石,可是队长已经离开了灵魂炼狱,他的灵魂之石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一刻,巴林竟然能够体会到花落衣的心……

    房间之内,本在闭目盘膝的君清羽豁然睁开了双眸,她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浊气,说道:“不行,现在还丝毫感觉不到半先天的力量,不过修炼也不急于一时,既然如今已经到了后天十二级,那距离半先天也不远了。”

    说话间她已然起身,缓步走到门前,在推开门的刹那,巴林焦虑的身影映入眼帘。

    她眉头一挑,淡淡的问道:“巴林,发生什么事了?”

    “队长,”巴林惊喜的转头,却在想要开口时踌躇了一下,“队长,我已经等你许多天了,有一件事不知道还是想要告诉队长一声,花落衣他在前不久回来了……”

    “嗯,我知道了。”君清羽淡淡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明显的松了口气。

    “还有……”巴林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君清羽,“他找回了灵魂之石。”

    君清羽眸光一动,转向了巴林:“你说他找回了灵魂之石?”

    “不错,”巴林点了点头,“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伤的太过严重,所以到了门派之后就倒下了,我等了队长许多天,就是想把灵魂之石代交给队长。”

    说着他将一块菱形的晶石递到了君清羽的面前。

    君清羽凝望着晶石之上血迹,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击打了一下,骤然酸涩了起来,她抬手接过灵魂之石,轻抚着那干枯的血迹,嘴唇微微一动:“花落衣他这是何必?”

    巴林没有说话,仅是静静的望着君清羽,良久,方才说道:“队长,花落衣也不是在纠结于你愿不愿意接受他,他只是认为曾经差点对你做出无礼的事情所以让你再也不想见他,队长为何不去见见花落衣,向他说清楚这件事?他一直以为队长讨厌着他,因此他才……”

    才如此的伤心绝望。

    “讨厌他?”君清羽眉头一皱,“我什么时候讨厌他了?巴林,你带我去见花落衣……”

    “是,队长!”巴林欣喜的说道。

    只要队长愿意去见他,说不定就能解除他内心的心病。

    ……

    “公子,事情是这样,你给我们评评理,潇月太可恶了!”

    静谧的院落内,元元狠狠的瞪了眼一旁面容清秀的少年,委屈的说道:“自从他当了那个皇帝之后,那些人一天到晚逼他立后,他不愿意娶妻,就把我推出来了,说我和他……和他是那种关系!搞得整个国家的人都说我们是断袖,我的名声都被他给搞臭了。”

    元元真的很委屈,但不是委屈潇月搞臭他的名声,和无情在一起的人怎会在意别人看法?他委屈的是这个混蛋竟然利用他!

    真是枉费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

    “元元,我说过要对你负责。”潇月转头望向元元,认真的说道,“就算你来找公子做主,我还是要对你负责。”

    “负什么责?”元元愣了一下,白皙可爱的面容上扬着疑惑。

    “把你名声搞臭的责,”潇月阴险的一笑,“还有,上次不小心拿棍子捅了你,我不是说过要对你负责吗?所以我向那些人宣布我们的关系,也没有做错……”

    “你……”元元脸色一红,转头望向无情,可怜巴巴的说道,“公子,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潇月他简直太可恶了,还用棍子戳我屁股……”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低了下来。

    “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在我武棍弄剑的时候跑进来不小心被我捅了,不过我会对你负责,并且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棍子。”

    “真正的棍子?”元元好奇的望向潇月,眨巴了下水汪汪的大眼睛,“什么是真正的棍子?”

    潇月邪恶的笑了起来:“很快你会知道的……”

    无情仿佛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始终负手而立,白衣飘然,忽然间他望见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匆匆忙忙跑来,冷漠的线条微微柔了下来。

    “无情!”

    君清羽在看到男人之时,心中一喜,问道:“你有没有看到花落衣?”

    无情眉头一皱,摇了摇头:“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底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君清羽神色微沉,“不知道花落衣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

    流月门外,云雾缠绕的山间,柳少钰冷眼望着拦住自己去路的几人,唇角勾起一丝冷笑:“二十个先天,其中更有一个先天大圆满,众位还真是太看得起在下了。”

    “柳少钰,对付你,我们必然要不留全力!”

    为首的中年男人冷笑了起来,如鹰隼的目光射向了柳少钰,冷声说道:“我奉劝你一句,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得话,后悔也没处使了,我们落月岛的东西不是这么容易抢的!”

    柳少钰眼眸微沉,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下,想要逃脱确实有点困难。

    “柳少钰,据说所知,这流月门的门主也只有先天大圆满吧?至于你曾经和我们落月岛的帐我都先放过了,那灵魂之石是我们落月岛用来救治大小姐的东西,你竟然敢潜入我们落月岛中偷走了灵魂之石,这简直是不把我们落月岛放在眼里!”

    “没办法,在下的一个朋友正等着灵魂之石救命,”柳少钰勾起唇角,不以为然的一笑,“所以,在下也是不得已为之。”

    “朋友?”中年男人冷笑一声,“不知是哪个朋友可以让你这种狡猾的狐狸以身犯险冲入我们落月岛。”

    “唔……”柳少钰抚摸着下巴,低低的笑了起来,“可以说是红颜吧,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冲冠一怒为红颜,那灵魂之石太稀有了,在下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这才想起了落月岛里就有灵魂之石,不得已只能潜入你们落月岛。”

    “冲冠一怒为红颜?若说是那些冲动的毛头小子做出这种事来我倒是相信,你柳少钰是绝不可能!”中年男人嗤笑的说道,“你以为我们岛主闭关就能为所欲为?没想到吧,我们落月岛的东西都有追踪之能,所以才能这么快就追到了你。”

    柳少钰摊开折扇,温润如玉的笑道:“这在下确实没有想到,什么时候落月岛变得这么先进了。”

    “哼!”中年男人哼了一声,“柳少钰,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既然你不愿意交出灵魂之石,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轰!

    中年男人的身上爆发出一股强悍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向着柳少钰席卷而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冰伊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伊可可并收藏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