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 > 第七十六章 朱雀之门第七层

第七十六章 朱雀之门第七层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藏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

    此时的流月门与往常的热闹相比,倒是有着一种诡异的安静,所有人都齐聚在门主阁内,脸上一片的担忧之色。

    “门主,山容大人他……”

    顾言摇了摇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虽然他对于这个师父怕的很,却同样十分的尊敬,若当年不是他把自己捡回来,或许他也不会有如此的成就。

    “师父被那位圣境偷袭重伤,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易了,恐怕时限没有几日了……”

    顾言一直明白,师父的心中还在坚持着某样东西,他在等待去往了风云之城的弟子回来,准确来说,只是在等待君清羽一人……

    如果不见到那位女子平安无事,便是死他也不会安心。

    看着老头发白的面色,顾言心中一痛,下意识的握住了山容的手:“师父,他们一定会平安的回来,为了没有遗憾你要坚持住。”

    听到顾言的话,在场的长老们都转过头去,偷偷的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

    仿佛是听到顾言的话,老头眼皮微微一动,却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那一张老脸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嘴唇发紫,鼻尖的呼吸十分虚弱,让人很怀疑他在下一刻是否就会陨落……

    就在房内流传着悲伤之气的时候,一道急匆匆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门主,好消息,好消息!”

    顾言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的扫向了门外,在看到来人之后便认出了他是流月门的弟子。

    “什么好消息?”

    那弟子还来不及喘口气,便惊喜的说道:“是火云大人和少主他们回来了,现在已经在山门之外被阵法阻挡无法进来。”

    “什么!”

    唰的一声,顾言猛的站了起来,仿佛自己听岔了,不禁问了一遍:“你……你说谁回来了?”

    “是……是火云长老他们!”

    这一次,众人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到顾言以风一般的速度冲向了门外……

    “快,我们也快跟去看看!”

    众位长老急忙收敛了神色,快步走了出去……

    山门之外,随着那一声轻响,原本阻挡了众人的护山阵法在所有人的眼下打开,而后便看到顾言带领着一群人冲了进来。

    当步出山门之后,他停下了脚步,热泪盈眶的凝望着那些阔别了两年的面容,喉咙不觉有些哽咽,无数的话语最终只化为了一句:“火云长老,你们终于回来了……”

    天知道,自从落月岛散步了那样的消息之后,他们是在怎样的压力下生活,再加上山容被重伤,整个流月门再也不似以前的辉煌,若不是有护山阵法的庇护,怕是数月前就会被北宗铲平……

    “门主,为什么流月门用上了护山阵法?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火云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

    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那阴郁的表情明显告诉火云等人,流月门出事了!

    顾言没有回答火云的话,他转头望向君清羽,悲伤的说道:“师公,你还是快去看看师父吧,他一直在等着见你一面,如果晚了的话,恐怕就不行了……”

    众人的心都咯噔了一下,便在想要询问具体事情之时,便见原本还一身清冷淡然的女子身上散发出冷冽的寒气,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便腾空而起,如同一道光芒般划向了不远之处……

    顾言愣住了,有些错愕:“凌空飞行?圣境?”

    “不,”火云摇了摇头,说道,“这是飞行武技,能让圣境以下的武者凌空飞行,她现在仅到了先天……”

    虽然是这样一句话,却同样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到了。

    两年前她离开门派之时,不过是后天十二级,短短两年时间就到达了先天,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速度?还要不要这么变态?

    但想到如今流月门的情形,众人的心中都是一沉,身上萦绕着悲凉的气息……

    “老头!”

    君清羽直接冲向了屋内,在看到床上毫无生色的山容之后,心底燃烧起了熊熊怒火,那股杀机扩散而开,让跟随而来的门派弟子都不敢说一句话,怯怯的跟在她的身后。

    如今的清羽师姐太恐怖了,不由自主令人想起了两年之前在山门外的那场杀戮,现在的她和那时完全一种气息,恐怖而慑人。

    记得那一次,是花落衣被杀,她才会压制不住怒火大开杀戒……

    “老头,抱歉,我回来晚了……”君清羽微微垂下眸子,敛住了眼底的一片杀机,“是谁伤了他?”

    从背后而来的顾言听到了她的问话,微微一怔便如实回答:“是北宗的人,那北宗原本只有一个圣境,那一天不知为何又冒出了一个,并且偷袭师父,师父才会被他重伤。”

    “北宗?”

    君清羽紧紧的握着拳头,或许是那强烈的怒火让她身上的气势爆发了出去,狠狠的撞翻了周围的桌椅。

    “好一个北宗,我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北宗!既然他们胆敢伤害老头,那我与他们之间必定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那是怎样强烈的仇恨?只要她还没死,就一定会毁灭了那个北宗!

    “门主,给我传令下去,两个月之内,大陆所有的一流势力都必须赶来流月门,否则后果自付!”

    顾言愣了一下,诧异的凝望着少女清冷的面容,一时间有些犹豫:“师公,我们流月门和很多势力的关系都不好,那些一流门派也有许多如北宗一样看不起我们流月门的人,让他们两个月必须赶到,而且还是命令,这……”

    “按照我说的去做!”

    君清羽背对着顾言,微风拂过,青丝浅扬。

    不知为何,这一刻顾言竟然感觉到这个年轻的女子身上有一种强大的气场,那种气场,便是师父也不如……

    整个场合,知道情况的也只有从风云之城回来的人,他们明白这一次,君清羽是彻底的愤怒了,而挑起怒火的北宗将不久于世……

    顾言把疑惑咽了回去,说道:“师公,这件事就我会让人去办。”

    只是那些人能否来就不一定了……

    “好,”君清羽微微点头,清冷的目光落在山容的身上,“老头的伤还可以等个几日,若是再晚回来几天,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他,幸运的是如今他还有救……”

    “啊?”

    顾言的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来,有些呆呆的看着君清羽:“师公,师父的伤需要七级的炼阵师炼制的治疗之阵才能够治愈,难不成你想要趁这个机会突破到七级?”

    君清羽是六级炼阵师顾言是清楚的,可没想到她现在就要突破七级,七级和六级纵然只是一级之差,却有着天翻地覆的差别。

    “噗嗤!”

    媚儿笑了起来,媚眼流波的说道:“门主,你说这话还真是搞笑,我家头已经是七级炼阵师了,你居然还说她现在要去突破?”

    不但是门主,就连其他的人听到这话后也呆住了。

    七级炼阵师是什么概念没有人不知道,整个大陆也只有落月岛内拥有七级的炼阵师,但落月岛的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可这却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震惊过后,所有人都激动起来,如果她是一名七级的炼阵师,那是不是代表山容大人不会死了?

    这无疑是几个月来最好的消息了!

    “帮我去准备一下药材,稍后我要炼制阵法。”君清羽扫了眼傻住的门主,淡淡的说道。

    顾言浑身一个激灵,终于从震惊中走了回来,他的脸上扬起惊喜之色,过于的激动令声音颤抖不已。

    “师公,我现在就帮你去准备药材!”

    治疗之阵只算的上最七级内最基本的阵法,然而,君清羽炼阵不像其他人一样从最简单的开始炼,她最先炼制的必定是对自己最有用的。所以以她如今水平,炼制七级的治疗阵不是什么困难之事……

    不过,在突破到七级的那天晚上碰巧发生了变故,之后又急忙赶路,所以她自从晋升后还不曾去过朱雀之门的第七层……

    此次她刚好趁此机会去看看朱雀之门的第七层内有什么宝贝。

    在打开第七层之后,君清羽还没有发表什么话,一旁的无道老人却首先惊叫了起来:“是神器,天哪,这么的神器!”

    “神器?”

    君清羽的心微微一颤,抬眸望去,在看到架子上的五把神器之后,眉头轻轻一挑:“貌似也不是很多……”

    不是很多?

    无道老人深深的呼吸了口气,狠狠的瞪了眼君清羽,如果不是一向良好的修养,估计这时候绝对破口大骂。

    “小主人,这是神器!这个世间的神器本来就不多,你这里一下就出现五把,还是拥有器灵的神灵,竟然不知足,你知不知道这里一把神器拿出去就会让一些人抢破头?”

    任何人听到君清羽的话都无法不生气。

    她以为神器是大白菜吗?五把神器竟然敢说不是很多,估计这个世上也只有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和我手头上的龙炎剑相比呢?”君清羽抚摸着下巴,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神器。

    “龙炎剑在神器榜中是名列前茅,这些自然无法和龙炎剑相比,但就算这样也该知足了,不过,如果那叫做花落衣的男人实力越强,你的神器发挥出的力量也便越大。”

    “哦?”君清羽挑了挑眉头,“既然没有龙炎剑厉害,那我留下那些武器也没有什么用处,嗯?这是……”

    突然,她的目光锁定在武器架旁的一颗珠子之上。因为一开始两人的目光都被武器架上武器吸引,因此没发现那颗珠子。

    “天哪,是摄魂珠!”无道老人错愕的睁大眼睛,“竟然是神器榜排名第五的摄魂珠,因为此类神器并非是攻击性和防御系武器,所以不需要器灵,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摄魂珠……”

    “摄魂珠?有什么用处吗?”君清羽眸子微眯,看无道老人的表情,这摄魂珠貌似非比寻常。

    无道老人苦笑一声:“这摄魂珠的用处比龙炎剑还要大,比如说,你想要控制一个人,便可以对那人使用摄魂珠,他就会听命于你,这种忠诚是来自于灵魂,被使用了摄魂珠的人不用担心会背叛你,相当于是你的傀儡!”

    君清羽眼睛一亮,这东西确实是个宝贝,往后遇到了什么强大的敌人,是不是直接能将他摄魂?

    “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无道老人看了眼君清羽,忍不住泼了盆凉水,“摄魂珠也是有限制,无法控制和你实力相差太大的敌人,好比你现在只是一名先天,就控制不了圣境的强者。”

    君清羽缓缓收回了思绪,把玩着手中的黑色珠子:“原来如此,但这样一来,摄魂珠还是可以帮到我许多忙。”

    说完这话,她把摄魂珠丢入了万象乾坤袋内,若有所思的望了眼武器架上的五把武器,眼底掠过一丝光芒,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离开朱雀宝鼎之后,君清羽没有停留的就走向了山容的房间,此时房内的死气越发浓郁,所有人都面露焦急之色。

    “我去看看师公怎么样了!”

    顾言实在等不及了,转身便向着屋外走去,他还没有来得及多走两步路,便迎面撞上了君清羽。

    “师公,”他心中大喜,却有些忐忑的问道,“阵法怎么样了?”

    君清羽没有回话,仅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在众人紧张的目光下走向了床上的老头,蹲下身子在他的周围布置下阵法。

    一阵淡绿色的光芒从阵法内升起,笼罩着老头虚弱的身体,这一刻,众人都不敢眨下眼睛,目光死死的盯着阵法内的老头。

    随着时间流逝,老头苍白的面色逐渐恢复了一丝丝的血色,发紫的嘴唇缓缓退了下去,原本萦绕在周围的死气亦渐渐的消失……

    “你们快看,山容大人动了。”

    有眼见得人瞥见山容颤抖的手指,惊喜的叫了起来。

    顾言布满血丝的双眸一眨不眨的望着山容,显然这些日子都没能睡好觉,眼皮下还有一片黑青之色。

    终于,在他紧张的注视下,山容睁开了眼睛。

    只不过这老家伙睁眼的第一句话是:“肖天你这个欠操的混蛋,他妈的竟然敢偷袭老子,老子早晚有一天要抄家伙灭了你!”

    静……

    整个房间都是诡异的安静。

    所有人都忘记了老头醒来时该有的欣喜,全都用陌生的眼神望着他……

    在他们心目中如神一样的山容大人说脏话了?

    听听看,他说的都是些什么?欠操?他妈的?老子?还有抄家伙?

    啪嗒!

    有些人甚至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就好像偶像高大的形象瞬间在心中破灭……

    骂完之后老头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场合,那张老脸顿时骚的慌,突然间,他的目光定在了君清羽的身上,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在发现自己没有眼花的时候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回来了?”

    君清羽唇角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道:“两年没见你怎么变成结巴了?如果我再不回来,估计就要替你埋尸了,埋尸这种活太累人,所以我不得已只能回来了……”

    说这话时那无奈的表情就好像真的不想干这种累的活似地。

    如果是以往,老头绝对跳起来和她大吵一架,但是这一次,什么都没有。他只是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不放过一处地方。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敢置信。

    “你真的回来了?落月岛不是说风云之城发生了很大的事情,所有门派都全军覆没了吗?”

    落月岛?

    提起这三个字,气氛诡异的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身上都涌现出森狼的杀机,让整个屋内的人都暗暗心惊。

    在风云之城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山容大人,”媚儿勾唇笑了起来,“风云之城的事情往后再说,现在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在我们与各个门派的比试之中,无论是武者比试还是炼阵的比试,我们都拿到了第一名。”

    媚儿纵然不喜欢门主,但是,却对山容这个可爱的老头很有好感,甚至隐隐带着一丝的尊敬。

    山容的神色僵住了,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沉默良久,一道狂笑声传了出去。

    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看那些人以后还敢不敢看不起他流月门。

    “咦,那不是山容大人的声音吗?”

    “山容大人?他不是受了重伤了吗?难不成他的伤好了?”

    整个流月门内都听到了这道笑声,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旋即而来的便是狂喜之色。

    山容大人的身体恢复,流月门就不需要再躲躲藏藏了,这些日子以来害的他们都无法出去完成任务,如同缩头乌龟一般的躲在门派之内……

    “门主,”君清羽看都不看一眼狂笑的山容,转头望向顾言,说道,“把山容身体康复的消息传出去,不过暂且不用宣扬我们回到门派,我要等着北宗的圣境亲自上门!”

    君清羽微微眯起双眸,这一件事绝不会这样算了,他们回来的消息,北宗也不会这么快就知道……

    “可是,北宗有两个圣境,我们这里毕竟只有一个。”顾言有些纠结,就算山容恢复,那也绝不会是北宗的对手。

    听到这话,君清羽倒是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扫了眼始终面带笑容的景月轩,眼底掠过一丝疑惑。

    门主不知道景月轩是圣境?

    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景月轩不愿意宣扬她自然不会说出来……

    “我发现你问题总是这么多,”媚儿冷笑了一声,“头让你去你就去呗,别说两个圣境,再来五个都没什么问题!两个圣境就把你吓成这样,你还当什么门主?”

    面对媚儿的刻意嘲讽,顾言并未生气,只是眼底却明显带着不相信。可是所有从风云之城回来的人却是一脸淡然,仿佛媚儿的话很正常。

    也是,他们都面临过数百个圣境,又怎会因为区区两个就会畏惧?更何况,君清羽的手里不只有从城主府借走的五人,还有两头强大的圣境灵兽……

    这等实力,灭五个北宗都是绰绰有余。

    顾言讪讪的笑了两声:“徒孙谨从师公吩咐。”

    不得不说,顾言的办事效率确实很有效,很快北宗的人就知道必死无疑的山容不知怎的就康复了,但因为君清羽等人回归门派的消息被压住了,而其他势力也没有刻意宣扬,所以北宗竟然不知他们已经回来了。

    纵然北宗再强,也无法将爪压伸入那些一流门派之中。

    不过那些被派去各大势力的流月门护法却明显被吓住了。要知道,以前那些势力的人都是眼高于顶,很不将排名最后的流月门放在眼里。

    可这次不只是各门派的长老弟子集体出来迎接,当听说他们是来自于流月门的人后,便连从不出现的圣境强者都亲自来了,那笑容不只能用可敬来形容,简直就是谄媚!

    他们只不过是小小的护法而已,连先天都没有到达,何尝遭受过这样的待遇?更有些人在看到圣境强者在对自己微笑时直接就吓傻了,哪怕是身体素质良好的也久久没回过神来……

    便是落月岛的人都不会有圣境亲自来迎接吧?难不成这些门派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也难怪护法们会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这些人的行为太诡异了,让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大刁民最强狂兵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冰伊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伊可可并收藏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