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 > 第八十章 消失的落月岛

第八十章 消失的落月岛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

    “老头,你在看什么?”

    后山上的茅草屋内,君清羽看着老头色迷迷的眼神,脚步忍不住向后退去,弱弱的说道:“你该不会也和那些人一样吧?”

    “臭丫头,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山容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老头我是那种下流无耻淫荡小人?我只是觉得你真是真人不露相,啧啧,居然可以做出这样轰动的事情来。”

    这丫头表面清冷淡然,内心却火爆至此,竟然把一个男人给强奸了!据说还把对方的衣服都给撕了……

    顾言复杂的望了眼君清羽,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他原本还想将师公与轩儿凑成一对,如今看来却是不可能了……

    “看来我老头还要和你学习一下,年轻人果然是有一种冲劲。”老头笑眯眯的审视着眼前的女子,从上到下,从头到尾,看的君清羽再次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的名声还真是远播千里,连带着久居后山的老头都知道了……

    君清羽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头,我来是想送你一样东西。”

    “什么?”

    “唔……”君清羽抚摸着下巴,清冷的面容扬起浅浅的笑意,“一把武器。”

    “武器?”山容愣愣的眨巴了下老眼,呵呵笑道,“丫头,我已经有武器了,我的武器当时还是找大陆最好的铁匠用最好的材料打造的,仅次于神器,所以那武器你还是自己用吧。”

    “好吧,”君清羽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故作无奈的说道,“原本我是看在你这老头人还不错的份上,想要将这把神器送给你,既然你不需要的话,那我就留着自己用吧。”

    “呵呵,那你就留给自己……等等!”山容忽然之间反应过来,苍老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君清羽的手臂,他的呼吸一紧,有些急促的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神器?该不会是他听错了?

    “是你自己说不要的,不是我吝啬不给你,难不成我还要强行塞入你的手中?这不行,绝对不行,我不是那种强人所难之人。”君清羽摇了摇头,完全是一副不愿强迫别人的模样。

    山容急忙挡在她的面前,揉搓着手掌,呵呵笑道:“丫头,是你听错了,绝对是你听错了,我什么时候说不需要神器?”

    “是吗?”君清羽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可是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让我留着自己用,不知道那人是……”

    “是顾言!”

    山容瞥了眼自从听到神器这两个字就傻眼的顾言:“丫头,就是这个是非不分的混账说的,我刚才清楚的听到了。”

    顾言愣住了,这关他什么事情?在这两位谈话时他敢插话吗?可是偏偏他不敢出声否认……

    咽下满嘴的苦涩,顾言哭丧着一张俊颜说道:“师公,刚才确实是我说的,和师父没什么关系,您就原谅师父他老人家吧……”

    天知道,做人家徒弟也可以做到这种悲惨的程度,连黑锅都要替师父给背了……

    大陆上还有谁比他更加的凄惨?

    山容满意的看了眼顾言,转头说道:“丫头,我就说刚才那番话是他说的,绝对和我没什么关系,等稍后我再好好的教训这个臭小子,现在能不能先将那神器给我看看?”

    君清羽的额上顿时呈现出三条黑线,她无语的看了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两人,抬起了手掌,刹那间一柄长剑赫然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

    但见长剑晶莹碧透,散发出暖黄色的光芒,那光芒映衬着整片茅草屋都是一片通黄,尤其是剑身上那条黄色小龙的图案,气势如虹,一看就是非比寻常……

    “这……这是什么神器?”

    感受到剑上那股慑人的气势,老头的心狠狠的一颤,目光中涌现出欣喜之意。

    君清羽淡淡的笑道:“皇龙剑。”

    “皇龙剑,当真是好名字,哈哈,”山容开心的大笑两声,他从君清羽的手中接过长剑,激动的手指都颤抖了起来,“我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够摸一下神器这种东西。”

    神器,那是传说中才有的物品,他不过是一个圣境而已,怎么也没料到会得到神器……

    “那个,师父,能不能给我看一下?”顾言咽了口唾沫,抬起手就想去摸一下山容手中的皇龙剑。

    然而他的手指还没接触到剑,山容就飞起一脚把他踹了出去,紧紧怀抱着皇龙剑,那眼神防狼似地瞪着顾言。

    “你想干什么?”

    “我……”顾言委屈的看着山容,“我想感受一下神器的气息。”

    “感受个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抢我的神器!”

    “我哪敢,我真的只是想摸一摸而已……”

    此时的顾言万分哀怨,他就不是想摸一下吗?这老头太吝啬了,又不是想要抢他的东西,摸一摸都不给……

    “那也不行,万一你把我的心肝宝贝摸坏了呢?”山容白了他一眼,手掌颤抖而轻柔的抚摸着皇龙剑光滑的剑身,他那温柔的动作,就好像在爱抚着自己心爱的女子。

    君清羽实在呆不下去了,这老头还敢不敢再恶心一点?她若是继续留下去,估计三天之内吃不下任何东西。

    而自那天过后,大陆越发的平静,北宗被新成立的大陆联盟给移为平地,原本君清羽以为在闹出这样大的动静之后,落月岛绝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什么都没有。

    整个落月岛都是一片的安静,没有任何动作,安静到给人一种很不寻常的感觉……

    直到昨天,联盟内传来一道消息,落月岛消失了!

    没错,确实是凭空消失!若说被人移走也不可能,先不说移动岛屿的力量,便是隐藏岛屿的地方都没有。

    何况之前联盟就派了几个探子前去落月岛的附近,那些人亲眼看到落月岛是在他们的眼里一点点的消失,直到一丝不剩……

    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落月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这个消息传入君清羽的耳中,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心底隐约带着一丝不安,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落月岛似乎在酝酿着一个很大的阴谋……

    忽然,一双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她的手掌,令她那颗略带不安的心平复了下来。

    “落月岛的人,在几天之后会去往圣灵山。”

    男人紧握着她的手,线条冷漠的俊颜上透着淡淡的光芒:“而且,他们去往圣灵山,一是为了传说中能够改变人体脉的圣灵之水,第二便是因为,柳少钰最近在圣灵山的周围出没。”

    柳少钰?

    君清羽心思一动,抬头凝望着男人的寒眸,心底略带复杂之意:“无情,你在查探柳少钰的事情?”

    男人的手微微一颤,敛下眸子,淡淡的说道:“你担心他。”

    这一刻,君清羽的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把话吞了下去。

    纵然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无情却还是发现了自己对柳少钰的担心,不惜为她去搜查那个男人的下落。

    此情此意,或者只能用一生来回报……

    “无情,你还记得你前不久和我说过的话吗?那时候本想给你一个回答,却被朱雀和绝的出现给打断了。”君清羽淡淡的笑了起来,眼神认真而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确实为了花落衣大开杀戒,也为了柳少钰牵肠挂肚,只因他们是我不可缺少的朋友,不只是他们,还有朱雀,景月轩等人……我同样会如此做,乃至于不顾生死!”

    似乎感受到男人心底的情绪波动,君清羽抽出了自己的手而后反握住他,唇边勾着淡淡的笑容。

    “但我可以为了你,而努力的活着……”

    她说的不是可以为他放弃生命,而是愿意为了他努力的活着……君清羽不知道若是自己出了什么事,这个男人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来。

    男人向来冷漠的寒眸中涌现出异样的波动,黑眸定定的望着面前的女子,从来都习惯用淡漠来伪装一切的他,在这一刻,神色竟然激动起来……

    她的意思是,在这个世上,只有他于她来说是最特别的存在?

    骤然间,男人那颗不上不下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抬手将君清羽拉入怀中,大手紧紧的把她的脑袋按在胸膛之上,冷漠的唇角勾起浅到几乎不可见的弧度。

    “无情,我的道路还很长,很远,但有你在我身旁相伴,无论那条通往巅峰的大道是多么的血腥而漫长,便是披荆斩棘,我们都会共同踏往那巅峰之处。”

    是谁道高处不胜寒?若有他在,那她便不会孤单……

    “我会陪着你。”男人轻垂下眼,俊颜之上那冷漠的线条像是融化了开来,寒眸亦化为了那温暖的阳光,笼罩着怀中的女子。

    君清羽轻柔的笑了起来。

    与这男人认识五年,五年之内,他无数次的帮她助她,为救她更不惜用蛮力轰打灵魂炼狱之门,以至于整条手臂都差点报废。

    但他从来没有要求过她什么,甚至不曾用恩情来强迫于她……

    纵然他并不喜欢柳少钰,可却为让她安心而派人寻找他的下落。

    这番情意,如何不令人感动?

    “无情,明天我们就出发去圣灵山。”君清羽缓缓离开了男人的怀抱,勾起的唇角有着柔软的弧度。

    “好,我陪你。”

    无情深凝着面前女子绝美的面容,寒眸中一点点凝聚着浅薄的笑意,或许是得到了她的答案,他似乎并不在将那些男人放在眼中……

    君清羽眨巴了下眼睛,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为了不让落月岛的人认出我,我需要改头换面,既然如此,你也陪我一起。”

    “好。”

    对于君清羽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

    圣灵山,每隔十年方才会大开一次,据说这圣灵山上的圣灵之水能改造人体质,即便是个废柴,也会成为天才,当然,作为传说中的圣灵之水绝对不会如此,更非有缘人无法寻到。

    所以在最近一段时间,圣灵山的附近来了不少的强者,其中圣境便有几人……

    突然间,所有人的目光定在一处,再也无法移开目光……

    怎么说呢?那两个长的都太普通了,普通到丢到人群里就寻不到,可是那一身气质却无法相比,而吸引到他们的便是那两人的气质。

    即便是长相平常,若拥有这般的气质也绝对让人无法忽视。

    但见其中的白衣女子皮肤黝黑,五官到算的上精致,偏偏被唇下的一颗黑痣给破坏了这份精美的感觉,她的眉目清冷,宛如远黛,走过间周身掀起轻微的风,让那一身白袍无风自扬。

    而另一位男人则是五官平常,算不上精致,倒也并不丑陋,就是那种让人看了就会忘记的类型。

    可是,这男人的脸上线条冷漠,寒眸中一片冰冷,白衣上似乎笼罩着一层使人望而退却的寒霜,让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有时你明明看到他注意到你,但在男人的寒眸中却没有你的影子。仅有在看向身旁的女子之时,那身寒意才会渐渐退去,冰冷的眸子之内亦是有了那一抹身影……

    “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圣灵山,也不知道柳少钰会在什么地方!”君清羽轻轻挑眉,眸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正当她想要从人群内寻找柳少钰之时,却发现了与众人寒暄的病态男子,眉目中掠过一丝诧异:“薛霖?”

    男人听到旁边有人唤自己的名字,转头望去,只不过他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容颜。

    “薛少主,你认识的人?”

    旁边的一位锦袍青年忍不住看了眼君清羽,啧啧了两声,那女人的气质倒是不错,可惜长的不怎么样。

    薛霖皱了皱眉头,微微摇了摇头:“不认识。”

    “呵呵,看来又是一个贪慕雪宗权势的女人,”锦袍青年笑着拍了拍薛霖的肩膀,猥琐的舔舐了下唇角,“虽然这女人的脸不能入目,但那身材还有气质倒是不错,既然送上门来,那你眼一闭就能爽快一下了。”

    薛霖有些厌恶的看了眼锦袍青年,如果不是因为几大门派打算联手寻找圣灵水,他是绝不会和这样的男人同行。

    无情的脸色冷了下来,身上散发出无尽的寒意,便在这时,一只手落到了他的手上,让他浑身的杀机收了起来,再次恢复那冷漠淡然的模样。

    “薛霖,怎么,当初在朱香国的武者大会你忘记了?”君清羽淡淡的笑了起来,“还是说,你忘记了那天你和君青海联手设计的事情?”

    薛霖紧皱着眉头,病态白的面容上则是一片的疑惑,他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身子猛地一震。

    “你……你是?”

    “不错,确实是我,”君清羽微笑的打断了薛霖的话,“我以为你把老朋友给忘了。”

    说这话时,她加重了老朋友这三个字。

    薛霖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自己改成这幅模样,却能够清楚的明白君清羽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将到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

    “原来是你,”薛霖歉疚的笑了笑,“既然是老朋友了,我怎么可能忘记?只是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面对着雪宗真正的主子,薛霖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恭敬,反而用熟络的语气说话,毕竟她有意隐藏身份,知道雪宗归属于她的人也不是没有,若太过尊敬只会暴露了她。

    君清羽的唇角勾起满意的笑容,这薛霖除了识女人不清之外,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薛霖指了指自己这方的人,说道,“这两位分别是,天灵宗的少宗主林吉和鬼煞门的大小姐花季月。”

    刚才说话的,赫然便是天灵宗的少宗主林吉。

    除他之外,还有一位红妆女子,容貌绝艳,和花落衣倒有几分相似,在听到花季月的名字之后,花落衣的灵魂产生了异样的波动。

    君清羽眉目一动,却不露声色的打量着她。

    “林吉,花季月,这两位是……”

    薛霖刚想介绍君清羽,却被她的声音从中截断:“玉清君,慕离尘。”

    玉清君,便是君清羽三字反过来倒念。

    而慕离尘确实是无情的名字,只不过知道他这个名字的少之又少……

    薛霖微微一怔,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病态白的面容上勾起一抹笑容:“君姑娘,既然你来到这里,那也必然是为了圣灵水,不如我们一起去找这个圣灵水。”

    君清羽的眸中闪过一道光芒:“好。”

    对于这圣灵山,她没有任何的研究,倒是跟随着薛霖他们说不定能寻找到道路……

    薛霖心中一喜:“那我们这就……”

    “慢着!”

    忽然,一道高傲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薛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阴沉的扫向站起来的花季月,本就病态般的容颜上越发的难看:“花季月,你想要说什么。”

    花季月咬了咬红唇,有些委屈的看着薛霖:“薛大哥,我们的实力和其他势力相比本来就弱了许多,为什么要带上这两个拖油瓶?”

    不屑的眸光扫过君清羽,她冷哼了一声,眼底划过一道轻蔑。

    这个女人长成这样,竟然也能入得了薛大哥的眼,更重要的是,她似乎还认识君清海那个贱人!

    与那贱人认识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同样看重了雪宗的权势想要勾引薛大哥。

    “花季月!”薛霖的脸色一片阴沉,望着花季月的目光带着警告。

    可是花季月丝毫没有看到他眼中的愤怒,继续说道:“本来就是,圣灵山这样危险,谁知道她会不会害死我们?说不定到最后好运找到了圣灵水,她为了独自享用在背后捅我们不刀,薛大哥,你忘记君清海的教训了吗?这种无权无势的女人最不可相信,说不定她又是一个君清海!”

    猛然间,花季月住了嘴,娇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因为现在的薛霖太可怕了!就算曾经他出言侮辱君清海,她也没有用这样可怕的眼神看着自己。

    难不成他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这个得知让花季月的心中又妒又恨,如猫爪子在她的心中狠狠的挠了一下似地,却又不敢再激怒薛霖。

    “花季月,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行!”薛霖哼了一声,这个女人本来就是雪宗真正的主子,何来窥视之说?

    若得罪了她,恐怕雪宗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看来有人不欢迎我们,”君清羽缓缓勾起唇角,淡淡的笑道,“既然如此,我们走吧。”

    无情微微点头,从始至终,他看都不看一眼那几个势力的人……

    “花季月,既然你不想和我们一起探险,那你就自己呆着,”薛霖冷眼扫过花季月苍白的容颜,急忙带领着雪宗的人向着君清羽快步追去,“君姑娘,等等我。”

    林吉淫笑了两声,眼神扫过花季月愤怒的面容:“花季月,你确实长得很美,不过那姑娘气质不错,难怪薛少会为了她抛弃你。”

    话落,他抬手一挥,便带领着天灵宗的人追向了前方的几人。

    始终站在花季月身旁的黄衣老者扫了眼众人离去的方向,轻叹了一声,有些忧虑的问道:“看薛少对那女人的态度,恐怕……”

    话还没说完,花季月的眼泪便掉了下来。

    “乌爷爷,我不甘心!”

    “小姐,忍一下吧,”乌林的眼底带着复杂,“我们鬼煞门和雪宗的联姻实在不行,小姐你就放心吧,最后你必定会成为雪宗的少宗主夫人,往后的雪宗女主人,忍一时方能成大事,就算薛霖喜欢那个女人,可是身份摆在那里,薛宗主怎么会让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进入雪宗?顶多也只能成为他的小妾罢了,到时候你进入雪宗,想要怎么对付她就能怎么对付她,何必逞一时之快让薛少对你不满?”

    如果让薛霖听到这番话,必定会大发雷霆。

    无权无势?身为流月门门主的师公,大陆联盟的盟主,一名七级炼阵师竟然成了他们口中无权无势的女人?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让这样的女人成为他的小妾……

    花季月紧握着拳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说道:“为了得到薛少,我就暂且让她加入这个队伍中,乌爷爷,我们走!但凡是我看中的男人,迟早会是我的囊中之物,至于那小妾之位,她想也别想,我不会让任何人来分享夫君的爱!”

    最终,鬼煞门还是回归到队伍之中。

    薛霖看了他们一眼,却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此行太过危险,总是需要有一些人去当这个炮灰,不是吗?

    “薛霖,你的桃花运倒是不错。”君清羽微笑的打趣道。

    花季月针对她的理由,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薛霖眼神一暗,苦笑道:“你就别打趣我了,自从那件事过后,我已经害怕了女人,也不知道谁才是真心的,那鬼煞门的花季月,别看她在我背后死皮赖脸的纠缠,其实和她暧昧的男人倒是不少,更喜欢到处勾三搭四,我对这样的女人没兴趣。”

    君清羽看了眼薛霖,没有再说话,她知道当初君清海带给他的创伤,没有这么容易就能够恢复……

    “哼!”

    看着两人谈笑风生,花季月冷哼了一声,鲜红的长指甲狠狠的掐着掌心,指尖泛白。

    忽然,君清羽的目光再也无法移动……

    她的眼神射过重重人群,落在那唇角含笑的男人身上,心底骤然涌现出丝丝杀机。

    “落月岛,萧齐!”

    君清羽微眯起眸子,眼底掠过一丝杀机,没想到他竟然亲自来到了这里!

    仿佛是察觉到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萧齐眉头一皱,抬眸望去,却已然已经追寻不到那目光的踪迹……

    “哥,”萧子盈柳眉微蹙,白皙清秀的面容上透过一抹疑惑,漂亮的大眼睛望向身旁的男人,“发生什么事了?”

    萧齐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是我多疑了,盈盈,据说这圣灵水能够改变体脉,所以这一次,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圣灵水。”

    萧子盈淡淡一笑,眼神却扫过圣灵山上的众人,心底微微有些失落。

    那个男人,应该会来的吧?

    可是若他出现,落月岛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

    “各位,欢迎你们来到圣灵山。”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似从远古而来,忽远忽近,让人无法寻到说话之人的方向……

    “我是圣灵山的守护者,别问我在什么地方,我是绝不会告诉你们!在这圣灵山上,我便是无所不能的神,即便是我想要杀人,那也简直是易如反掌,所以你们最好别在我的地盘上玩什么花样,也不许破坏生态和平,否则我便将尔等逐出去,对了,更不许欺负小动物!”

    君清羽眉头一挑,似笑非笑。

    这圣灵山的守护者还真有意思……

    那声音沉寂半响,继续说道:“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进入圣灵山,若有缘者自然会见到圣灵水,而进入圣灵山的规矩还是一如既往,每个进入山上的队伍都人都需要交出一样宝物!”

    众人闻言,都心中大喜,争先恐后的想要进入圣灵山。

    此时,圣灵山某处不为人知的地方,响起一道窃笑的声音:“这些人类还真是白痴,随便就给我送来了这么多的好东西,他们以为圣灵水是这么容易得到的吗?什么有缘人?那是狗屁!这里除了我之外就没有人知道圣灵水在什么地方!”

    若是有人在这里,必定会感到万分的诡异。

    春风拂过,整个山林内都没有一个人影,却有一道声音仿佛便在耳旁……

    “这些东西又足够被我享用许久,唔……下次我要不要把十年一次的圣灵山开启改成五年?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

    萧齐总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盯着自己,偏偏在他望去之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这种如针在背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就好像他暴露在敌人的眼前,却不知道敌人在什么地方……

    “离尘,稍后帮我注意一样东西。”

    君清羽眉头一挑,转眸望向无情,清冷的眉目中划过一道光芒。

    “什么?”

    “小动物……”

    无情抬眸看了眼君清羽,却什么也没有问便轻轻点头:“好。”

    “君姑娘,你要注意小动物干什么?”薛霖望向君清羽,好奇的问道。

    君清羽淡淡的笑了笑,她当然不会告诉薛霖,是因为圣灵山守护者所说的那番话……

    “小动物吗?”她轻抚着下巴,唇边的笑容更甚。

    某个不远处的小东西狠狠的打了个寒颤,不知为什么,它总感觉有什么人在打它的主意……

    “哼!”花季月冷哼一声,颇为不屑的目光扫向君清羽的面庞,“在这种地方到处都是凶狠的灵兽,哪里来的小动物?要找小动物去其他的地方,我们没时间帮你留意这种东西!”

    “花季月!”薛霖脸色一沉,冷声喝道。

    花季月被吓了一跳,她紧咬着唇,绝艳的容颜上一片委屈。

    “薛少,”乌林老脸冷了下来,“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为了一个不知来路的女人如此的伤害着我家小姐,更何况,这个女人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

    那对男女的关系,只要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偏偏薛少还容忍着他们,这种和其他男人关系不清的女子,哪有资格配的上雪宗少宗主?

    薛霖勃然大怒,病态般的俊颜上一片阴狠,他刚想说些什么,却在这时,几声大吼从树丛中传了出来,旋即无数头灵兽狂奔而来。

    “灵兽群!而且领头的几个为先天!”

    乌林的脸色变了。

    虽说这次三个势力来这里的也有几个先天,但灵兽的数量太多了,没想到刚进入就碰到这么多的灵兽,这必将是一场苦战。

    薛霖看了眼君清羽,在他看来,这里能迅速出手解决这些灵兽的只有这个女人,可看情况她似乎无意出手,也只能硬着头皮让雪宗的人杀入了灵兽群内。

    “薛大哥!”

    花季月吓得俏脸苍白,急忙躲在薛霖身后。

    她从来都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何时面对过如此场景?来这里也不过是为了薛霖而已,让她上场战斗是绝对不可能。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薛霖身子一闪,将让花季月暴露在灵兽的爪牙之下。

    “啊!”

    花季月惊呼一声,快步向后退去,可纵然如此她还是慢了一步,衣服被灵兽的爪子给撕扯了下来,露出那雪白的娇躯。

    林吉的目光转向花季月,在注意到她暴露在微风中的两座高峰之后,下腹突然涨了起来,不觉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妈的!”林吉急忙收回了目光,却怎么也无法忘记刚才那诱人的一幕,“那女人还真他妈的诱人,如果能把她给上了,那倒是一件美事,可惜这女人是鬼煞门的人,我可不想鬼煞门的那群老不死的杀入我天灵宗。”

    他的语气有些惋惜,若非如此,他早就将这个女人给强了。

    花季月的天赋很不错,小小年纪就到达了后天十一级,可惜没有实战经验,所以遇到灵兽群时才会感到害怕……

    “披上!”

    薛霖眉头一皱,抬手将自己的衣服丢了过去。

    花季月一愣,急忙抓住飞来的长袍,快速的遮住了袒露的身体,眉目间染过一丝得意之色。

    看来薛大哥还是在乎她的,只不过是看自己经常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所以吃醋了,想要借助那个女人来刺激自己。

    她就说嘛,薛大哥怎么会这么没眼光,喜欢上那样一个女人。

    天知道,薛霖只是感觉那两陀白花花的东西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感到恶心,才会把衣服借给她,谁知道她竟然自以为是的想到别的地方去。

    “少主!”

    薛大长老转头望向薛霖,眉宇间带上一丝急迫:“现在灵兽越来越多,我们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不管如何,必须撑住!”

    薛霖的心中同样焦急,再次忍不住转头看向君清羽,却发现对方还是没有出手的打算,仅能轻叹一声。

    整个山林,很多人都挂了彩,只有那两人静静的立于风中,白衣纤尘不染,仿佛鹤立鸡群。

    如今却没有人注意到,哪怕灵兽就在他们的身旁,却也是寻找着其他的目标,似乎将这两个遗世独立的人忽视了一般……

    花季月望了眼气质出尘的两人,暗恨得咬了咬牙:“为什么在这么多灵兽的攻击下,他们两个还没有死?尤其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妄想抢我的薛大哥!”

    在她看来,这两个人实力最差,灵兽不是应该寻找最低下的人类最先出手?偏偏到现在他们还活着。

    而且看着情况,似乎都没有动过手……

    “大小姐,小心!”

    乌林看到一头灵兽扑向了花季月,脸色大惊,急忙抬手将她拉到了一旁,手中的长剑将那头灵兽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花落衣,”君清羽望了眼花季月,轻垂下眸子,问道:“花季月是什么人?”

    灵魂之内,短暂的肃静,才传来男人如妖孽般惑人的声音:“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花落衣……”

    一时间,君清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许是明白她心中的疑惑,灵魂内响起男人自嘲的笑声:“你还记得我体内的力量吗?这个力量是误服了神果才产生的,只不过太过强大,以我的肉体无法承受,所以当年我母亲才帮我封印了,可这件事被鬼煞门知道了,逼我说出神果的下落,然而,它只有这么一个而已,已经被我服用,我那父亲却认为有意隐瞒,将剩下的神果私藏在外公的家中,为此,他不惜屠杀了外公一家,只为找出神果。”

    君清羽的心一点点沉了下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花落衣的遭遇和自己何其相似?都是因为所获得的宝物惨遭灭亡的命运。

    可自己有幸重新来过,他却要承受亲人逝去的悲哀……

    “外公和外婆的死,让母亲伤心欲绝,最终也是命丧黄泉,他没有找到剩余的神果,认为还在我的身上,所以多年来才一直对我展开追杀,为了躲避鬼煞门我才男扮女装,如今虽然有了和鬼煞门对抗的实力,可是我却再也无法去报仇……”

    男人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悲伤和无奈,让君清羽的心疼了起来,比起花落衣,她明显幸运太多……

    “花落衣,我会为你报仇!”

    君清羽微微抬眸,清冷的目光落在花季月的身上,一抹杀机从她的眼底一闪而过:“等找到圣灵水后,我们就去一趟鬼煞门!”

    灵魂内传来一道异动,男人的声音却消失了,但通过契约,君清羽感受到了他在那一刻的激动……

    “先天中级的灵兽!君姑娘,小心!”

    薛霖转头之时,便看到从树林中窜出一头先天中级的灵兽,正抬起身子向着地面上的白衣女子俯冲而去。

    刹那间,所有人都转过目光,落在那一道白衣之上。便在所有人都认为女子会死在灵兽爪牙之下时,她身旁的男人忽然有了动作……

    轰!

    冰冷的寒气从男人的身上射了出来,如同无数把无形的剑设射穿了灵兽的身体,砰的一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庞大躯体摔在地上,骤然间那身体化为了湮灭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冰伊可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伊可可并收藏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