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我的道侣天下第一 > 216.深潭里的守护兽

216.深潭里的守护兽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神藏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我的道侣天下第一最新章节!

    防盗!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需订阅, 请支持正版!支持作者!谢谢

    凤琰首先拿出的是引路牌, 上百个引路牌堆在一块, 分不清谁是谁的。凤琰一个个地看过, 找到十三人的引路牌, 分给大家,剩下的又塞回储物袋。

    覃明拿着引路牌,仔细观看, 半个巴掌大小, 正背面都刻了奇怪的图案, 看不出来有什么玄妙之处。

    他打算把牌子塞进衣服兜里,往腰间摸了两圈,才想起身上穿的是古装, 没有兜,古人好像喜欢把东西往怀里塞。

    拉开衣襟一看,发现并无内兜, 他犹豫了下, 还是把牌子塞进去。

    “你在做甚?”凤琰侧首问覃明。

    “呃?”覃明动作一顿, 尴尬地把手从衣襟里抽出。

    似乎看出覃明的困窘, 凤琰摊开手掌给他看。但见空空的手心突然多了个牌子,过了一会,又消失了。

    覃明瞪大眼睛。

    这是怎么办到的?刚刚他忽略了什么?明明大家都分到一个引路牌, 然后……然后皇子殿下似乎说了什么, 他没仔细听, 正好奇地拿着引路牌翻来覆去地看。

    “……殿下……这个……”覃明取出引路牌,眨巴着眼睛看着凤琰。

    “念诀。”

    凤琰轻说了四个字,不是大陆通语,覃明跟着念了一遍,惊奇地发现引路牌隐入掌心,消失了。再念一次,又出现了。

    原来如此!

    这什么诀发音奇怪,他刚刚没当回事给忽略过去了。

    偷偷地打量了下凤琰,见他不再将注意力放自己身上,不禁松了口气。

    “此引路牌原是我等入宗门前,仙人发放用于验身之用。如今前途未卦,我便先发给各位,切记不可丢失。”凤琰一脸严肃地吩咐。

    其他人点头称是。这可是他们的身份证明,自然丢不得。

    凤琰继续取出储物袋中的其它物件:一瓶辟谷丹、三件下品宝物、五件衣物。

    小孩子不懂掩饰,有几人发出惊叹声,凑过去想摸摸,旁边年纪大的少年猛地一拍,将那小嫩手拍回去了。

    卞离吃了痛,憋红了脸,怒瞪着张超。

    凤琰将辟谷丹数目,宝物用法以及衣物的防御作用讲解给众人听,最后又道:“如今仍在林子中,尚能寻到食物,辟谷丹数目不足,暂不食用。其它物件,按需分配。”

    按需分配?

    覃明疑惑地看向一脸淡定的皇子殿下。

    他难道没有发现其他人眼里的渴望吗?一群孩子,身陷阽危之域,随时要面对凶猛的野兽,令人胆丧魂惊的巨鬼,以及未知的妖魔鬼怪,没有武器,没有防具只有等死的份儿。

    如今倒好,十三个人,八件器具,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平均分配。可是若按需分配,更不合适。

    “我已有剑。”林凛第一个开口。他的眼神一直粘在那把绝非凡品的法剑上,却努力克制自己,毅然选择退出。

    他背上的长剑名唤惊鸿,乃是其父寻人精心打造磨砺而出的青锋利器。林凛对惊鸿视若珍宝,容不得它受一点委屈,今日为了生计,不得不用它杀鸡宰兔,宰完之后,他来回清洗了数次,更是撕了衣袍的一角,不断地擦拭剑身,一脸痛惜。

    “我会剑术,我要剑。”容聂封第二个开口,他怕慢了,皇子殿下会抢先。

    一旦有人开了头,其他人便按捺不住,为自己争取利益。

    “我要衣服!”

    “我要那个漂亮的扇子。”

    “我也要衣服。”

    “我身子弱,更需要衣服。”

    “我要铃铛,可以挂在腰间当装饰。”

    “衣服只有五件,可不够分。”

    “这些衣服都好大,像大人的衣服。子葵穿不上。”

    覃明见这些孩子七嘴八舌地为自己争取利益,吵得面红耳赤,便头痛了。

    小孩性子直,心里想着就会开口要,但是东西不够分配,最后只会产生矛盾,发生口角,严重则滋生仇恨。他不懂凤琰为什么要说出按需分配的话,闹得大伙伤了和气,若再不出个好主意,他们快要动手伤人了。

    “不要争了,不要争了。”覃明忍不住高声呼喊。

    他这一喊,孩子们都愣了,十几双眼睛冷飕飕地盯视他,覃明冷汗一冒,顶着压力,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猜拳定胜负,胜者得之。”他道。

    “何为猜拳?”凤琰问。对于刚刚的混乱,他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依然云淡风清。

    覃明摸不透少年的心思,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出什么,但自己话都说出口了,总得说下去。这帮小孩,才走了一天,就闹出矛盾,以后该怎么顺利到达琼仙宗?

    “石头、剪刀、布,会吗?”覃明破罐子破摔,无视凤琰探究的眼神,伸出右手,变幻着手势。“石头砸剪刀,剪刀剪布,布包石头。胜出者,可先挑宝物。”

    众人一听覃明的讲解,面面相觑,合计一下,竟觉得此法非常了得。

    除去林凛,正好十二人,两两对猜,胜出六人,再两两对猜,胜出三人,三人一起出手心或手背,有一人不同,便出局,剩下两人再石头剪刀布,胜出者为第一名,输者为第二,剩下十人再按此步骤重来一次,直到胜出八人。

    所以每个人,都有数次机会,即使输了出局什么都没有拿到,也不得怨言,只恨自己运气差。

    覃明讲解完后,其他孩子立即找身边相近的人进行猜拳。他们都找到伴儿了,覃明只得面对身边的皇子殿下。

    皇子殿下的眼睛清亮,覃明硬着头皮,伸出手,道:“……来吧!石头剪刀——布——”

    “……”

    覃明食指中食动了两下,剪刀撞上石头,输了。他讪讪地收回手。

    尼玛,完全看不清他的动作,这个皇子是闷骚!

    很快,第一轮出现第一个胜利者了。

    毫无意外,第一名是尊贵的皇子殿下凤琰,第二名是面色阴郁的世家弟子容聂封。

    选宝物时,容聂封紧盯着凤琰的动作,生怕他抢了宝剑,当凤琰的手悬在宝剑上空时,他呼吸都急促了,若不是身边的龙沐拉了他一把,只怕要扑上去了。

    凤琰瞥他一眼,手在宝剑上滑过,取了一件具有防御性的衣服,月牙色,手工精致,布质柔滑,面料上隐约绣有符纹。正是这符纹使得衣服拥有了防御功能。凤琰并未急着穿上衣服,只是交给覃明,坐回原位,便不动了。

    覃明拿着衣服莫名其妙,以为凤琰是想让他侍候着穿衣,便抖开衣服,打算侍候这小皇子,岂料小皇子手一摆,一副拒绝的态度,又不开口明示,覃明只得拿着衣服,乖乖地坐在一旁。

    容聂封眼疾手快地拿了宝剑,捧在怀里,生怕被他人抢去了。

    李飘渺冷嗤一声,颇为不齿。

    容聂封得了宝剑,心里乐开了花,便不与李飘渺计较了。

    第二轮很快结束,胜者居然是黄子葵和金小池。黄子葵欢喜地选了漂亮的仙衣,金小池选了扇子。

    只剩下一件宝物和三件衣服,其他人神色凝重,第三轮的猜拳就有□□味了。

    覃明连输两轮,有些着急。说实话,没有一点防身之物,他这小身子恐怕很难在野外活下来。

    第三轮与唐笑对决,有过两次经验的唐笑完全不给覃明机会,布赢了石头,轻松胜出。

    覃明郁闷了!

    明明他才是猜拳老手,为什么运气这么差,连连失手?在第二轮输给了龙沐那小姑娘,第三轮输给了唐笑这小屁娃,运气太背了。

    见他低着头,凤琰忽然拍了拍他。

    被安抚的覃明坐他身边,打算在最后一轮扳回来。

    第三轮的胜者:龙沐和李飘渺。

    两位少女很有默契地选了衣服,完全无视了那对看似无用的铃铛。

    第四轮的竞争异常激烈,剩下只有六人,两两对杀,再三人杀一局就能决出胜负了。

    覃明的运气真的被狗吃了,面对只有九岁的卞离,他居然还是输了!

    输了!

    覃明举着拳头,欲哭无泪,看着小屁孩高高兴兴地与另外两人进行三人对决。

    最后一轮气氛异常紧张,卞离、唐笑、韩婷三人对决,手心手背一起来,韩婷手心,卞离和唐笑皆是手背,韩婷出局。

    小姑娘出局后,当下便默默地哭了,但谁都没有上前安慰。

    卞离和唐笑即已胜出,便毫无悬念,最后一次石头剪刀布,卞离赢,挑了铃铛,把衣服留给了唐笑。

    唐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拿了衣服。

    覃明郁闷地想画圈圈,四个没争取到宝物的竟然都是土娃子,这概率,真不好说。

    拿了衣服的人,当场穿上了,那衣服竟也怪,明明是大人尺寸,孩子穿身上后,居然变幻着缩小了,贴身适中。

    覃明暗暗称奇,忙将手上的衣服递给凤琰。

    “殿下,这衣服你快穿上吧。”

    凤琰接过衣服,没有急着穿上,拉过覃明,将衣服披在他身上,引得覃明一脸震惊。

    “这……这使不得!”

    现在他正按着狗儿的身份,扮演一个仆人,哪有“仆人”抢主人的“战利品”?愿赌服输,他再不济也不会跟个少年抢衣服。

    覃明拒绝,坚决不要,凤琰动作难得的强硬,只说了一句话,便让覃明不敢再动。

    “你若早死了,谁来侍候本王。”

    我勒个去!

    会说话吗?这么恶毒的诅咒都敢说?谁爱侍候皇子的谁去,本大爷不干了总行吧?

    覃明有些火了,脾气上来,脸色就不好看了,眼神更大胆地直视凤琰。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凤琰轻飘飘地又说了一句。

    覃明呆若木鸡,身体僵硬地任凤琰摆布,穿上了这件神奇的仙衣。

    从宝船上掉下来,是皇子殿下抱着他,才免于巨鬼吞噬,但是,凤琰救的人是狗儿,不是他呀。

    “莫害怕。”凤琰摸了摸他的脑袋,温和地道。

    害怕?不!他只是有点被惊到了。

    以身相许?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覃明心里纠结。

    修真者的衣服,不但有防御作用,还保暖御寒,穿在身上,舒服极了。摸着身上柔滑的布料,覃明低下头,微皱眉头。

    这皇子少年的心思,完全令人猜不透。

    “怎么回事?”他俩一头雾水。

    覃明趁机迅速地对他们道:“你们是远程攻击,跟我站一起,躲着点妖兽的攻击,小心了。”

    金小池愣了下,没听懂前半句,听懂了后半句话。何为远程攻击?

    “跟我站一起就可以了,你用扇子攻击妖兽,懂?”见金小池愣头愣脑的,覃明不禁提高了声音。

    这次金小池有点明白了。他摇晃扇子,一道强劲的风窜向妖兽,意外地在妖兽的脸上刮出一道口子,痛得妖兽嗷嗷大叫。

    卞离是个聪明的娃,他迅速地摇晃着铃铛,随着铃声响起,妖兽的反应迟钝了,他眼睛一亮,摇得更快了。

    凤琰把没什么攻击力的黄子葵和唐笑拎起,再次扔向覃明的方向。

    “喂——”覃明差点被两人撞上,急忙避开,加血的动作一顿。

    黄子葵被丢到地上,亏得穿了仙衣,并无大碍,唐笑摸摸屁股,一脸不解。

    覃明见他们不知所措的模样,忙喊道:“你们躲到一边扔石头就行,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啊,哦。”黄子葵会意,丢下手中的小树枝,捡起地上的石子。

    此时,妖兽面前还有龙沐、李飘渺、林凛、容聂封以及凤琰。

    覃明发现龙沐和李飘渺虽是姑娘,却都有基本的武功,林凛和容聂封手中有剑,杀伤力最强,而凤琰,却令覃明惊讶不已。

    但见他手执一根树枝,树枝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光,快、狠、准,白虹贯日般,直击妖兽的要害之处。妖兽的眼睛被一道金光刺中,它怒吼,粗长的尾巴狂风扫落叶般,搅得灰尘满天,狂风大作。

    覃明急喊:“小心!”

    林凛敏捷地往后一跳,躲过妖兽的袭击,龙沐和李飘渺却被扫个正着,如破布娃娃般被飞了出去,趴倒在地,容聂封急中生智矮了下身体,却仍被妖兽的尾巴扫中,在地上打滚,手一麻,仙剑抛出去数米远,他大惊失色。

    凤琰在妖兽的尾巴扫过来前,早有感应般,纵身跃起,跳至半空,手中一掐印诀,一道金光射进妖兽的身体里,妖兽头顶那代表生命值的血量条,竟然少了五分之一。然而,他已后继无力,突然脱力,自半空落下,眼看妖兽的利爪要击中他,覃明心急如焚,脑中下意识的闪过【商阳指】。这是万花门派的攻击技能,瞬发无CD,击中目标后,可持续18秒对目标造成伤害。

    【商阳指】打中了妖兽,妖兽一震,头顶血条下面增加了一个DBUFF(负状态),利爪从凤琰的身边擦过,失了准头。

    覃明心中一喜,不忘给其他人丢个【握针】,使出轻功【蹑云逐月】冲刺到凤琰身边,拖起他,紧接一个【太阴指】,瞬间向后退去,同时他注意到,妖兽的血量又少了一些。

    原来如此!

    看到妖兽头上不断减少的血量,覃明豁然开朗。

    他的攻击技能,对妖兽造成的伤害,比这些小孩子的攻击,要强得多。若以剑三的标准来判断,这只妖兽不过是一个小副本的BOSS,他一个满级万花,使用花间游心法攻击,拿下它轻而易举。

    既然如此,何必让这些小孩子上去送死?

    “凤大哥!”林凛按着受伤的右臂,来到覃明和凤琰身边,焦急地道,“你们带着大家快逃吧,我来拖住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的道侣天下第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清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尊并收藏我的道侣天下第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