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疏影照惊鸿 > 第一百零七章 荼蘼花开,花期将末

第一百零七章 荼蘼花开,花期将末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神藏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

    盛云穷被莫惜缘绑在了一个不见天日的密室之中,心里面毛毛的,不知道莫惜缘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莫惜缘走了进来,什么东西都没带:“盛云穷,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狮虎派的弟子,要是被你师父知道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你以为你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过就是想让你帮我个忙,帮我洗刷我的冤屈!我知道,我莫惜缘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就算不是好人,那也不能随便帮别人顶罪吧!诶,就算我对灭世刀感兴趣,可我又不会用,拿在手上,不过也是一把废铁!只是,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我的惊羽剑也不见了呢?你知道吗?”

    “你胡说什么?我早就离开那什么火焰岛了!”

    莫惜缘咬了咬嘴唇:“真没想到,你的嘴巴这么硬啊!看来,我是不能好声好气的跟你商量了!既然我是望雪阁的圣女,那我就用望雪阁的手段来让你开口吧!”说着,莫惜缘就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绿色的小瓶子,倒出来了一颗小药丸,“这个药,是白雪姐姐给我的,听说这里面,有着十几种蛊毒!不过你不要怕,这药,就算吃下去,也不会马上就有症状的!这药,会在七七四十九天之中慢慢发作,让你的五脏六腑一点一点的溃烂!你应该不想尝试吧!”刚说完,莫惜缘就强行把这个药丸塞进了盛云穷的嘴里,逼着他吞了下去。

    盛云穷吓得差点儿没昏过去,赶紧求饶:“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你给我解药,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那你倒是说说看!”

    “这一切,都是秦裕婼设计好了的!从你跟林墨到火焰岛上所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她演的戏罢了!她先让人把周康在火焰岛的事散布了出去,还特意传到了你们的耳朵你,然后跟我做了一个交易,只要我能够配合她演这场戏,她将来就一定会让我成为狮虎派的掌门人!”

    “所以你是说,她假装被你强行带到了火焰岛,就是为了引出我们和周前辈?然后就好实施她的计划是吗?”

    “没错。当她完全取得你们的信任之后,就拿了圣女你随身携带的蒙汗药,下在了你们喝的茶里面,趁着你们熟睡之时,盗走了惊羽剑和灭世刀,之后又伪造了那一切,把脏水泼到了圣女你的身上!”

    莫惜缘突然就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无害的秦姑娘,竟然这么有心机啊!”

    “喂,圣女娘娘,我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能放了我,把解药给我了吧!”

    “当然。”莫惜缘解开了绑着盛云穷的绳子,还从一个小蓝瓶中拿出了另一颗药丸,“你先把这个服下,之后的半年,每隔一个月来找我那一次解毒药。给我听好了,要是你敢背叛我,你会死的更惨!”

    盛云穷连忙表示衷心:“盛某以后,全听圣女娘娘的吩咐!”说着赶紧吃了解药,确实觉得身体要舒服多了,然后就赶紧离开了。

    “小缘儿,你刚才给他吃的什么毒药啊?”

    “哪是什么毒药啊,不过就是一个治普通感冒的药罢了!”

    “所以你的解药是……”

    “又不是毒药,哪有解药啊!他被绑了这么久,全身都麻了,我就给他吃了一个活血化瘀的药,自然就觉得舒服了些!”

    林墨天无奈的笑了:“也就你鬼点子多!”

    “诶,现在已经证明了,当初,盗走灭世刀,给我无关,全都是你的裕婼师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你倒是说说看,要怎么跟我道歉啊!”莫惜缘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看到莫惜缘这较真的样子,林墨天立马就怂了:“不是,你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啊?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样,我们赶紧去找我义父,我跟他解释,他一定会相信我的!”

    莫惜缘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重重的敲了下林墨天的脑袋:“榆木脑袋!我要的是这份解释吗?就算你亲自出面去解释,那些人无非就是会认为,你林教主,是被我这个妖女给迷惑了!你当初肯丢下自己的婚礼,丢下自己如花似玉的新娘子给我走的时候,那群人就不会听你的解释!在他们眼里,你的解释,什么都不是!”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咱们就将计就计,直接让秦裕婼把这一切的真相都给说出来!”

    苏子沐自从从谢倾颜的嘴里听到苏棠的腰间有一朵迎春花之后,就一直有点儿魂不守舍。相处这么多年,谢倾颜的性格苏子沐再了解不过,就算她再恨自己,也绝不可能单纯的拿这件事情来唬自己,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事,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可能直接去问苏棠这件事吧,毕竟是女孩子,怎么可能会不害羞!而且,万一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巧合呢,那不就尴尬了吗?

    苏嘉树突然跑了进来,望着苏子沐,一脸好奇:“父王,你怎么了?”

    听到苏嘉树的声音,苏子沐一下就回过了神:“父王没事。”虽然嘴上总会跟谢倾颜争吵,甚至怀疑苏嘉树不是自己的孩子,可是,如今苏嘉树已经八岁,模样也慢慢长开了,确实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而且,这孩子还特别聪明,苏子沐想不爱他,也做不到。

    “父王没事!”苏子沐笑着说道,“嘉树,父王听说,萧大人做了嘉树的老师,对吗?”

    “嗯!”苏嘉树兴奋的点了点头,“父王,父王已经好久没有陪嘉树去玩儿了,嘉树听说,城外的百花都开了,父王陪嘉树去放纸鸢好不好?”

    看着苏嘉树水灵灵的大眼睛,苏子沐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便把苏嘉树抱了起来,宠溺的说道:“好,父王陪嘉树去放纸鸢!”

    看着飞到天上的纸鸢,苏嘉树笑得更开心了:“父王,你好厉害啊,嘉树将来也要像父王一样厉害!”

    “那嘉树就好好读书,好好习武,将来就可以像父王一样厉害了!”

    苏嘉树点了点头,目光却停在了苏子沐的身后:“母妃?”

    苏子沐愣了一下,转过身一看,竟然真的是谢倾颜!

    苏嘉树机灵的抢过了纸鸢,跑开了,就只剩下了苏子沐和谢倾颜两个人。

    “你怎么来了?”

    “我回到府上,听下人说,你带着嘉树来城郊放纸鸢了,便过来看看!真是没想到,嘉树这孩子,转眼间就八岁了!记得你我八岁的时候……”

    “我八岁的时候,你才四岁。那是我第一次跟着父皇去到穆国公府,第一次见到了你。那个时候,你身边还有一个男孩儿,衣服上绣着一枝柳条,比我小了一岁,你们玩儿的特别开心,父皇让我也去,可我怎么也融入不进去。我又想去找你哥哥谢倾安玩儿,可那个时候,他已经十二岁了,有了自己的玩伴,所以也不想跟我这样的小孩子在一起。我只能站在一旁,看着你们笑的那么开心!然后你突然看了我一眼,还冲我笑了一下,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那一刻我就在想,如果将来,等我们长大了,你可嫁给我,我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谢倾颜吸了吸鼻子:“可那终究都成了往事,往事如烟过。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了!”

    “你知道吗,十六那年,父皇给我们订婚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高兴!我以为,我曾经的一个愿望,就要实现了!在皇宫里,所有人都因为我的母亲是媵女出身而看不起我,可他们谁也没想到,父皇会把穆国公的女儿许配给我!可我还是太天真了,当时的我根本就不会想到,你答应嫁给我,是为了救李折柳!”

    “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会这么认为?人们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而我嫁给你已经十年了,你还是这么看我!苏子沐,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如果我当初不愿意嫁给你,那在跟你订婚之后,确定折柳已经平安无事之后,我完全可以悔婚,去嫁给比你更有前途的太子或者是裕王!可我为什么没这么做?你就没想过吗?!”

    苏子沐愣在了原地。

    “四岁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好像很不一样。你回皇宫之后,我还会去找哥哥打听你的事,希望下一次还能再见到你。我承认,我跟折柳是青梅竹马,但是,青梅竹马之间的感情就一定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吗?!”

    苏子沐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想要跟谢倾颜说声“对不起”,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三个字,一直都在他的喉咙中打转,怎么也说不出来。

    谢倾颜无声的长叹了口气:“昨日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

    容暗香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雪雁城,容暗香和落雨两人女扮男装,和黄昏、凌风一起住进了醉梦楼。

    夜铃和断泪将这些日子搜集到的一些情报都交给了容暗香。

    “铃儿,你见到过陈昌宏这个人吗?”容暗香一边看资料,一边问道。

    “见到过,但没有具体的接触过。不过听醉梦楼里面的其他人说,陈昌宏这个人,虽然是太学院的院长,但却风流成性,现在都四十多岁了,还流连于烟花柳巷之地,而且,他的儿子陈正康虽然也有二十岁了,但跟他爹一样,都是纨绔子弟,还不学无术!”

    黄昏冷笑着说道:“千林王朝从建国开始,这太学院的院长,都是世袭而得,要真是等到那陈正康当了这太学院的院长,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不得志的寒门子弟!”

    “对了,容姑娘,铃儿记得有一次,陈正康来醉梦楼的时候,铃儿发现他的腰间带着一块很特别的玉佩,铃儿觉得奇怪,就把那玉佩给画了下来。”

    夜铃将自己画的玉佩给了容暗香,落雨凑近一看,神色顿时就变了:“这玉佩,这玉佩不是哥哥一直带在身上的吗?!”

    “阿雨,你确定吗?”凌风连忙问道。

    “我不会认错的,这一定就是当年哥哥随身携带的玉佩!陈家,一定就是凶手!”

    “铃儿,你想办法,拿到这个玉佩,这到底是不是落雨的哥哥的玉佩,我必须还要进一步确认!如果这真的是,那么陈家,望雪阁一定会拼尽全力,除掉他们!”

    韩妙竹看着院子里面开着荼蘼花,就烦的不得了,这种花可不是她喜欢的!她最喜欢的,还是雍容华贵的牡丹。可是,偏偏这裕王府有规定,不许种植牡丹!

    韩妙竹记得,云馨兰的头上就总是带着一朵荼蘼花。该不会,这些荼蘼花,就是专门为她栽种的吧!

    “妹妹可知道这些荼蘼花代表着什么意思?”云馨兰突然就走了过来,“这是一种末路之花。荼蘼花开,代表着女子的青春已经过去,代表着感情的终结!这种花啊,既高傲,又清秀。而我现在的样子,不就已经是‘荼蘼花事了’了吗?”

    韩妙竹完全听不懂云馨兰在说些什么,哪有女人会自己说自己的青春已经完了啊?便笑着说道:“姐姐说的哪里话,哪有什么‘荼蘼花事了’啊!这些东西,不过都是那些所谓的先哲拿来骗人的罢了!”

    “妹妹,我真的好羡慕你啊,从小到大,有那么多人都宠着你,如今嫁进了王府,还有王爷宠着,多幸福啊!”

    这时,小红突然走到了云馨兰的耳边,小声说了两句之后,就连忙退下了。云馨兰笑着对韩妙竹说道:“妹妹好好赏花,姐姐就不打扰妹妹了!”说着,云馨兰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云馨兰行色匆匆的背影,又想着云馨兰刚才说的话,韩妙竹总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便偷偷的跟了上去,想要弄清楚,这个云馨兰,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疏影照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疏影横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疏影横斜并收藏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