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疏影照惊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红墙重门,山茶如血

第一百一十七章 红墙重门,山茶如血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美国之大牧场主医妃权倾天下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超级兵王神藏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武林中文网 WWW.50ZW.LA,最快更新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

    萧子清接过了侍卫手中拿着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块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凌字。萧子清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陈远山,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啊?虽然对于圣元王朝我不是很了解,但是,这上面这个凌字,我还是知道的!来人,传陛下旨意,除了五岁以下的孩子,其他所有人,全部押入大牢!”

    “你不能抓我,你不能抓我!”纵使陈远山百般反抗,除了两个不满五岁的孩子没被带走之外,其他人全被强行带走。

    刚入狱不久,苏子沄就下令,陈家蓄意谋反,所有男性斩首示众,女性充入奴籍,于三日之后行刑!

    很快,陈家蓄意谋反的消息,就在整个千林王朝传遍了。

    “陈家蓄意谋反,什么意思啊?”秋雪晴一头雾水的看着慕清浅。

    “你还不明白吗?当年,杀害你亲生父母的幕后真凶,就是陈家!快二十年了,真凶总算是要得到应有的惩罚了!如果阿影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

    “公子,你跟姐姐到底怎么了啊?你真的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要离开望雪阁吗?”

    “她走的时候,我还躺在病床上。那时,我以为我就要死了。好不容易撑了过来,去梅园找她,才发现,早已是人去楼空!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离开,我只知道,如果她真的不想见到我,那我便不去打扰她!”

    秋雪晴凝视着慕清浅,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十四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了她,那个时候的她,是那么的瘦弱,那么的惹人怜爱。但是,我能在她的眼中看到希望。可是如今,快二十年了,每一天,我都能看到她眼中的希望在一天一天的被磨灭。你没有身处过江湖,所以你不会明白那种痛苦。在所有人眼里,阿影是一个冷血的杀手,可是杀手,也是有心的啊!”

    容暗香穿着一身深色的披风,走进了牢里。

    陈远山穿着一身囚服,抬头看着容暗香:“你是谁?”

    “我是谁?”容暗香解开了披风,露出了那张让陈远山恐惧的脸庞,“陈远山,我跟我母亲长的一模一样,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陈远山笑了笑:“真是没想到啊,当年居然还有漏网之鱼啊!你爷爷、父亲、母亲,还有哥哥,都死的那么惨,你居然还有勇气活下来!”

    “为什么没有勇气?!你杀了我全家,我当然得努力活下来,不然,怎么看到你全家被杀的惨样呢?”

    “就算我锒铛入狱,你也没资格杀我!你要是杀了我,你燕家,永远都别想翻身!”

    “我没想过让燕家翻身啊?能不能脱离奴籍,其实并不重要。就算是最卑贱的身份,只要家人们陪在我的身边,我依然很快乐!可是呢,可是你亲手毁了这一切!”容暗香一下子变的狰狞起来,“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是你们,亲手毁掉了我所有的希望!十六岁那年,所有亲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若不是阁主和黄昏及时赶到,我想,我应该也在那个时候就死了!原本呢,我也想随着他们一起离开这个冰冷的世界,可转念一想,我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不就是亲者痛,仇者快了吗?所以,我拼尽一切,活了下来!我寻了快十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这个真凶,又怎么会放过你?!”

    “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陈远山,这些年,你怕是安逸惯了吧!你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让我、让阿影、让落雨活了下来!望雪阁的听风堂搜罗天下所有情报,只要有心去查,就一定可以查的到!陈远山,你的野心,太大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再去刺杀阿影,勾起她的那段往事!”

    “叶疏影……”陈远山长叹了一口气,“叶渊民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我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竟然会成为全天下最厉害的杀手!”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不会受这么多苦!我们三个人,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当年若是没发生这些变故,我们现在早就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享受着天伦之乐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死!”说着,容暗香便拂袖离开,紧接着,黄昏走了进来。

    看着眼前这不过十四岁的小孩儿,陈远山不屑的笑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儿,也想杀了老夫?”

    “小毛孩儿?”黄昏瞪着陈远山,“我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叫成小毛孩儿!陈远山,我黄昏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还是相信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这么多年,你都养尊处优的待在雪雁城,或许还没听过那句话吧!没关系,现在就送给你:黄昏所到之处,永无黎明!”

    黄昏从容的离开了大牢,而陈远山却倒在了牢里面,浑身是血,死不瞑目……

    小齐子也顾不得苏子沄和白樱会在寝宫中做些什么,直接冲了进去,跪在了地上,低着头,慌慌张张的说道:“陛下、娘娘,陈远山,死在大牢里了!奴才问过值班的狱卒,他们说,明明没有人去探监,也没有听到一点儿动静!”

    “小齐子,告诉本宫,陈远山死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回娘娘的话,陈远山死的特别难看,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白樱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笑了:“黄昏所到之处,永无黎明!小齐子,你先出去吧!”

    等小齐子出去之后,苏子沄问道:“看你这样子,是知道杀死陈远山的凶手了?”

    “陛下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白樱贼贼的笑了,“陛下刚刚听到臣妾的那句话,明明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你们这些望雪阁的人,胆子也真是太大了点儿!虽然陈远山是死囚,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杀了的啊!再说,明天,就要行刑了,至于这么急吗?”

    “就是因为明天就要行刑了,小容儿和黄昏才会这么着急!不过,臣妾还是有一点想不通。落雨不来,臣妾可以理解。但为什么,都这节骨眼儿上了,阿影怎么不来呢?就算她不愿意来雪雁城,但仇人就在眼前,她绝对不是说放过,就能放过的那种人!”

    “阿樱,今天白天朕去看司宇的时候,他跟朕说,想要习武!朕就跟他说,可以来找你,也可以找子清,可这孩子太犟了,非要让白杨教他!阿樱,你知道白杨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白樱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自从上次他和红袖来看了晟儿之后,我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红袖心中也有一个心结,却迟迟不能了结!作为姐姐,从他第一次见到红袖时的那个神情,我就能看得出来,他喜欢这个比他大了十岁的女孩儿!”

    “是吗?他喜欢红袖啊!这是好事啊!”

    “可臣妾并不觉得这是件好事……红袖是诗千羽的徒弟,心心念念着的,全是诗千羽!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也全是拜诗千羽所赐!作为姐姐,臣妾自然希望,自己的弟弟一切都能好好的,况且白杨现在已经不小了,已经到了成婚的年纪!可他一日放不下红袖,我就没办法劝他成婚……”

    苏子沄搂着白樱:“正如你所说,白杨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他已经成年了,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所以,阿樱,作为他的姐姐,你应该支持他!”

    夜已经很深了,月光却很亮,苏棠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着明亮的月亮。

    玄沣轻轻的从身后为苏棠披上了一件外套:“在想什么呢?莫要着凉了!”

    “我在想,如果大师姐也能像我这样幸运,那该多好啊!”

    玄沣虽然真的很不喜欢红袖,但是,正如苏棠所说,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真相究竟如何,已经不得而知。玄沣将手轻轻的放在了苏棠的肩上,说道:“人的命运,其实,从他出生那刻起,就已经被写好了!红袖天赋异禀,也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上天才要拿走些什么吧!”

    “可我觉得,上天对我真的很好!让我遇到了你,遇到了所有爱我的人!世人都说,江湖险恶,但在我的心中,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沣师兄,你一定要,一辈子都陪着棠棠……”

    朝堂之上,刑部尚书江海清上书道:“陛下,陈远山虽然是死囚,但也是朝廷重犯,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他人杀了,于情于理,都不合规矩!微臣请求陛下,批准微臣,让刑部去找出真凶!”

    邢子湘出列说道:“陛下,微臣不赞同江大人所言!陈远山既然已经是死囚,那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其实并不重要!就算江大人率领整个刑部去调查,也未必能查出什么结果,反倒是浪费时间!陛下,陈家一手遮天害得昔日的参知政事温陵大人蒙受冤屈,甚至遭受了灭门之灾,着实可惜!陛下,这温家,毕竟也是开国十大家族之一,微臣希望,能给温家的后人一个交代!”

    苏子沄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子湘,由你代朕拟旨,复隆城太守温陵参知政事之职,追封温陵隆国公,追封其妻兰氏兰汐一品夫人,追封其子温行之隆国公世子,封其女温家雪如落雨韶安郡主!”

    “微臣领旨!”

    苏子渲一回到裕王府,就直接去了云馨兰的房间,而云馨兰还是一如既往的画着画:“这是在画兰花?”

    “这兰花儿画着可真是无聊!都说兰花是花中四君子之一,可我怎么看,怎么都像极了韭菜!这韭菜还可下饭,这兰花,当真是一无是处!”

    “今日上朝,倒还是挺有趣的!”

    “哦?”

    “这邢子湘,当真是厉害得很,三言两语,就让江海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馨兰笑了笑:“是谁杀了陈远山,苏子沄会不知道吗?要是真被江海清查出了些什么,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对了,兰儿,苏子沄让邢子湘拟旨,要为温家平反,还封了温雪如,也就是落雨为韶安郡主!”

    “这望雪阁,可还真是麻烦!不过,我倒是纳闷儿,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叶疏影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王爷,我看啊,还是得让暗卫去好好调查一番!”

    这日,在梧桐县的楚府中热闹的不得了,因为刚好是楚南杰的五十岁大寿。

    看着满院宾客,看着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楚南杰突然觉得,自己是这么的幸运!他这一辈子,有两个深爱着他的妻子,有三个性格各异,却依旧善良的孩子,还有这些梧桐县爱戴他的百姓们!

    只是一转眼,楚思齐已经二十岁,行了冠礼,楚忆月也年满十五岁,到了及笄的时候。至于白雪,这几年,跟阳春一起待在梧桐县,琴箫和鸣,没了江湖上的恩怨纷争,倒也是逍遥自在!

    梧桐县的百姓总以为阳春和白雪是一对璧人,但对此,两人都是相视一笑,心照不宣。或许,对于白雪来说,阳春就是那个对的人,但她也知道,早在遇到自己之前,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另一个人,放不下,甩不开!而对于阳春来说,白雪就像他的红颜知己一般,是唯一一个能伴他高山流水之人!

    兴尽之处,一梧桐县略有学识的一个小秀才突然说道:“我听说,白雪姑娘和阳春公子琴箫和鸣,宛如天籁,不知道,能不能让大伙儿听一下啊!”

    白雪和阳春相视一笑,正想着要弹奏什么曲子,突然一个密卫翻身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二位领主,副阁主急召!”

    “副阁主?”白雪眉头微锁,在她的记忆中,容暗香是很少会派出密卫的,除非有什么要紧的事。只是,当年的那些冤案已经平反,该报的仇,都已经报了,按理来说,望雪阁应该不会有什么要紧的事了啊!

    “副阁主吩咐属下,请所有领主全部回青云城,有要事相商!”

    “我们知道了,明日一早就动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逆袭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疏影照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疏影横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疏影横斜并收藏疏影照惊鸿最新章节